第二十一章 曝光!出事!

    胡嘉怡每年过生日,胡广进都广发请帖,邀请各界名流。舒煺挍鴀郠说是给女儿庆生,其实也有跟各界人士交好的意思。来的人当中绝大多数是商界人士,也有一些平时与胡广进交好的朋友,以及瑞海集团的股东们。

    下午五点,别墅里就开始陆陆续续来了人,将请帖交给门口的佣人,接着都笑容满面地送上贺礼。

    胡广进夫妻走到门口,笑迎宾客,这总算是让元泽解放了。他趁着胡广进这会儿没空顾及他,便赶紧上了二楼。

    宴会开设在二楼,元泽到了二楼便仰头看向三楼胡嘉怡的房间。

    这四人都在屋里一下午了,怎么还不出来?

    正想着,房间的门开了。

    柳仙仙先从屋里风情万种地走出来。外面是隆冬,别墅里暖和,可她穿得也太火热了点!只见她一身紧致的红色短裙,丰胸、纤腰、翘(禁词)臀,勾勒得纤毫毕现!她化了浓艳的妆,红唇红甲,长发拢去一边颈侧,扶着三楼的楼梯栏杆,冲下面一笑,颇有纵横情场的坏女人的韵味。

    元泽站在二楼,正仰头往上看,柳仙仙一出来,差点窥见她裙下风光。害得他赶紧垂眸转头,脸上笑容还算自然,走去二楼的楼梯口,将带着宾客来到二楼的胡母迎上来。

    胡母客气地与他颔首致意,但一抬头看见柳仙仙的妆容衣裙,不由眼神一亮,打趣道:“哟!仙仙这一年倒是长成了。我看再过个三五年,你这丫头就要祸国殃民了。古时候的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了。”

    不仅胡母夸奖着,跟着上楼来的宾客也都是眼神一亮。这些人,都是商场老将了,平日里应酬多,美女是见过不少的,但还是忍不住被这年轻火热的身段给吸引了,只是这些男人来时身旁都带了女伴,只得看了两眼便赶紧把目光调转开,以免惹身旁女伴不快。

    柳仙仙被胡母夸奖得欢快一笑,媚眼飞扬,却是一挑眉,冲着门里喊:“都磨蹭什么呢!赶紧出来!要老娘进屋去请?”

    她一说话,便有人咳了一声——这姑娘,怎么瞧着火热风情的,闹了半天,性格是……这样的?

    柳仙仙说完,当真三两步进了屋,一把拉出一个来,竟是苗妍。

    苗妍缩在她后头,有些不好意思。她平时从不穿这种礼服,不是不喜欢,主要是她太瘦了,瘦得一点女孩子的美感都没有了,她自己为此也很自卑,所以从来不穿礼服。今天是被胡嘉怡逼得没办法了,且她家中就是经营服装企业的,什么也没衣服来得多,各种款式,各种颜色,几个衣柜都挂满了。

    苗妍在三个朋友的推荐下,最终挑了一身略微有些蓬的公主裙,浅粉、七分袖,裙子及膝,袖口和裙口滚着蕾丝边,腰身处一朵大蝴蝶结,不仅遮挡了她太瘦的身形,还能使她比平时看起来圆润些。

    但尽管如此,她的脸颊、露出了的一小截手臂和小腿,还是显得瘦得不同寻常。好在柳仙仙给她化了淡妆,把苍白的脸色遮了,这才令她在出现在众宾客眼前时,没有引来太多奇怪的目光。而且,这些宾客都是浸淫商场多年的老将了,这点事情不至于让他们失去绅士风度,所以,大多数人还是对苗妍报以微笑,这才安抚了她紧张的情绪,微微松了口气。

    只是苗妍从房间出来之后,宾客们便不再注意楼上了,因为这个时候宾客还没有到齐,胡广进还在楼下迎客,而今晚生日宴的主角——瑞海集团的董事长千金胡嘉怡必然是要等宾客到齐,宴会开始后,再隆重出场。

    因而,比起胡嘉怡的几个朋友,这些人更愿意相互之间寒暄一番,拉近一下关系,顺道给自己积累些人脉。

    楼下,唯有元泽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楼上的房间。

    他知道,她行事低调,不愿意引人注目,所以她必然是知道这些老总不会注意楼上很久,然后才会从屋里出来。

    她不想引人注目,而他不想错过这一刻。

    元泽立在楼下,一直抬着头,目光直视楼上。他这副模样在寒暄握手谈笑的人群里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便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这些人随着他的目光一起抬头看向楼上。

    楼上,最先出现在众人视线里的是一幅银色的裙摆。

    银色曳地的真丝裙摆,看不见裙下的风光,但只是这轻轻的一步,便可见悠然意态。那裙摆在深色的地砖上推开,好似一朵银莲初绽,在夜里深静的水面上轻点,激不起一丝涟漪,却忽然让看到的人屏息。

    看见的人屏着息,目光一点一点地往上挪,看见了一只纤细白皙的手。

    那手自然垂着,手腕上碧绿温润的玉镯衬得手腕柔美,白皙如玉,也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原因,竟隐隐发着淡淡珠光。

    少女从屋里款款出来,她低垂着眉眼,只能叫人看清那微微翘起的唇角,楼下却一阵无声的抽气。

    楼下寒暄热闹的人渐渐感觉到气氛的不对,纷纷看向那几个仰着头目光呆愣的人,然后也跟着仰头。接着,每个人的胸膛都微微挺起了,一口气堵在胸口,忘了出气。

    只见少女一身银色真丝长裙,纤臂雪颈,肌肤胜雪,玉瓷一般微微蒙着珠光。她立在那里,悠然含笑,宁静淡雅,就像立在一幅泛黄的古画里,一刻,便是亘古。

    少女的容貌也是美的,只不过那一身的气质却是最先吸引人的,等到去看她的容貌,便有种“就该是这样”的感觉。就该是这种宁静的眉眼,微微翘起的唇角,一笑,便叫人觉得舒服。

    这时,楼下又陆续来了不少人,胡广进引着刚到的宾客先上楼来,走到楼梯口,正要回身跟宾客谈笑,便看见了这样一副画面。

    楼上本应谈笑风声的宾客们竟齐齐抬着头去看楼上女儿的房门,目光就像是呆愣了一般。

    这种事情在自家举办了这么多年的宴会来说,从来不曾发生过。胡广进不由抬头望去,这一看,便微微皱眉——女儿的这同学好不懂事!今天明明是自己女儿的生日宴会,她打扮成这样,倒是抢风头!

    胡广进这想法真是冤枉夏芍了。夏芍身上穿的这件裙子,是胡嘉怡衣柜里比较不扎眼的款式了,连点水晶亮片之类的小缀饰都没有。比起柳仙仙的大红惹火裙装、苗妍的粉色系公主裙,她的算得上最简洁的了。且她脂粉未施,素面朝天,奈何气质出众,纵然是如此低调,仍是引起了注意。

    夏芍也没想到自己的算计会有偏差,她最是清楚这些商场老狐狸的性子,不会注意楼上太久,一会儿就会开始各方走动、为自己积累人脉的。所以,她特意避开了受人瞩目的时刻,听见下面传来阵阵寒暄声之后,才下楼来的。

    夏芍自然是没想到一切都因元泽而起,她不解地轻轻蹙了蹙眉,眉头这么一皱,就像是平静的水面忽而有波纹漾动,总算是把一群名流呆愣愣的状态给震了回来。

    今晚来胡家大宅参加生日宴的有不少是富商名流的二代子弟,正值年轻风流的年纪,一见夏芍便惊艳了,纷纷跟胡母打听她的家世来路。

    胡母对夏芍的印象倒还好,总觉得是个安静的孩子,不怎么说话,但举止落落大方,中午家宴的时候,瞧着也挺懂规矩礼貌。只是没想到今晚能一出来就这么惊艳全场。她也看出那件衣裙并不扎眼来,便会心一笑,对夏芍轻轻点头,嘱咐身旁凑过来询问的几个二代子弟,“嘉怡的朋友,你们可不许乱来!”

    “嗨!什么嘉怡的朋友,就是同班同学,被请来参加生日宴会的。你们也知道我那个闺女,就好交朋友,从来不管什么家世不家世的。”胡广进这时带着人上来,便插了这么句嘴,然后看见元泽还在往楼上看,便皱了皱眉头,笑着招呼道,“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位可是元书记家的公子,特意来参加我们嘉怡生日宴的。”

    周围的人一听,忙看向元泽,眼神纷纷变了,迅速换上一副笑容,热情地上来与其握手寒暄。

    可怜的元少又被人给围了。

    但听见刚才胡广进这话的几个年轻纨绔子弟,却是眼神一亮——这么说,楼上的女孩子不是哪位老总的千金,只是普通家世的女孩子了?怪不得,以前在青市上层的各种宴会上都没见过。原来是这样……

    几个二代子弟笑了笑,都不由心痒。而带着这几个人的父辈们却是纷纷瞪了他们一样,暗含警告!

    普通家世的女孩子,有什么好关注的!有那个工夫,不如多去交往几个有帮助的人,哪怕是哪家公司的千金也好,总比得上这个!

    这几个老总这时倒忘了,他们刚刚也是看得眼都直了,有的人还被身旁的女伴掐了好几把,才把目光给拔下来的。而这时,二楼气氛再次归于平常,有几名老总的女伴早已是聚在一起,频频往楼上看。还有几名千金频频看向元泽,被他温煦阳光的外表和沉稳的谈吐气质吸引,一会儿看看元泽,一会儿看看楼上的夏芍,目光不善。

    柳仙仙站在夏芍身旁,啧啧调笑:“完了完了,你得罪了不少人。”

    夏芍对此微微一笑,不予理会。她不怕人来找茬,待会儿她身份公开,这些想找茬的都得退散。

    而且,她今晚的精力不在此处,宴会之后,对付对面山上那位风水师才是要做的事。

    眼看到了要开席的时间,楼下陆续又赶来几人,胡广进忙着下楼去迎接,夏芍便说道:“我们下去吧,一会儿是嘉怡的专场,我们别在这儿站着了。”

    柳仙仙和苗妍点头应了,三人一起下了楼,混进了人群里。

    一到了人群里,夏芍便被几个纨绔子弟给围了,这些个人,自以为绅士,那都是装出来的样子。实际上手放在兜里,衣领微微敞着,说好听点叫风流倜傥,难听点就是流里流气。

    “美女,我今晚没带女伴,能荣幸地邀请你当我的女伴么?”一名身量中等,模样还算帅气的公子哥儿笑着跟夏芍打招呼,神态却有些高傲,显然不容她拒绝。

    一旁的几个公子哥儿便跟着附和,“是啊,美女,同意吧!我们刘少家里可是瑞海集团的股东哟!刘少帅气多金,还有绅士风度,他平时一招手可是有一堆女人来,今晚亲自邀请人,可是不多见哦!”

    瑞海集团资产颇丰了,每年的利润那都是羡煞不少人的。别说瑞海这么大的集团股东了,即便是集团里的一个高管,那说出去都是很有身份的。

    所以,这几个人压根就没有想过夏芍会拒绝的可能,甚至还有一个人笑着说道:“是啊,不过我们都没带女伴来,你要是想轮流给我们当女伴,我们也乐意。”

    这话一说出口,几个公子哥儿都笑了起来。

    他们只围着夏芍,尽管旁边柳仙仙也很惹火,但他们都不是第一次在胡家见到她了。这妞儿别看瞧着风骚,其实脾气火爆着,看不上眼的谁的面子也不卖,翻脸不认人。而苗妍又太瘦,自然不在他们猎艳的眼里。

    最先邀请夏芍那位刘少高傲地一笑,等着她点头同意。

    夏芍却是淡淡一笑,“抱歉,我今晚没有找男伴的打算。”

    她轻轻颔首,气度神韵悠然,不像是在装清高,而是自然而然的拒绝。这几个公子哥儿却都是一愣,等刘少反应过来,两步便追了过来,“你拒绝我?”

    他语气不可思议,总觉得这么个普通家世的女孩子,能来这种宴会已经是烧了高香了。她还不赶紧抓住有钱人家的少爷捞点好处?凭她的容貌气质,只要她开个价,钱随口她要!装什么清高?

    刘少感觉很没面子,周围的人也感觉到这边气氛不太对,转头望来。

    这时,元泽的声音传来,“抱歉,她是我的女伴。”

    元泽含笑走来,良好的教养,丝毫不做作地伸出了手。他也不说那些“美丽的小姐,我有荣幸邀请你做我的女伴吗?”这种酸得人牙都倒了的话,他只是笑看着夏芍,然后看见她抬眸望来,冲自己浅浅一笑,竟然当真伸了手过来。

    少女的手轻轻落在他的手心,温温软软,如玉般润泽,因为落下时极轻,便有点微微的痒。元泽的目光落在自己掌心,感觉两人有第一次肢体上的碰触,甚至能感觉到少女温温的体温,从小就被锻炼得处事沉稳的元少,唇边露出欣喜的笑容,耳根子竟微微红了。

    夏芍见他这模样,不由轻笑一声,微微摇头,暗道果然还是个少年啊。

    两人这副双手相交的画面,落在后头刘少一干人眼里,不免脸色难看。这无异于当众打脸,太不给他们面子了!闹了半天,不是不打算找男伴,而是看上的不是他们这些人,早就盯上了省委书记家的儿子?

    还以为真是什么清高的女神,搞了半天,还不是一样!

    远处几名早就瞄上了元泽的富家千金这时也走了过来,她们也知道这是在胡家的宴会上,不好把事情闹得太难看,因而便笑着问:“元少真是好眼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我们以前都没见过,不如给我们介绍一下?”

    这明显就是给夏芍难堪,暗指她家世普通,配不上元泽。

    “她不是哪家的千金。”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元泽一笑,在心里补了一句,对这些人也不太想理会。有的人,时时刻刻都想踩低别人,伸手打人的脸。但今晚他们注定要收到一记响亮的耳光。

    那几个千金立刻露出轻视的眼神,不过立刻就掩了,竟还有不依不饶笑问的,“不是哪家的千金是什么意思?我看元少这位女伴气质好着呢!怕是胡董事长的千金也比不上吧?”

    柳仙仙听了这话一怒,她本是在一旁看夏芍好戏,但听见这句话不由拧了眉头——太阴毒了!这显然是看出胡广进对夏芍有些不喜,故意挑拨离间,这是想让胡家把夏芍撵出去是怎么着?

    她眉头一拧,便要上前警告,夏芍便一把拉了她的手,把她按下,“嘉怡生日,别闹事。”

    而那几名千金见柳仙仙有打人的意思,便已经是拧起眉来。

    幸亏这时最后到场的宾客们到了,胡广进笑着将人引上楼来,那几个人走在一起,气氛却不太好。

    夏芍在人群里抬眸望去,目光渐冷。

    胡广进后面跟着王道林,王道林跟在胡广进上来,一上来便弥勒佛似的笑呵呵跟众人握手寒暄,而他身后走着的熊怀兴却是怒哼一声,牛眼怒瞪王道林,转身走去一边。

    熊怀兴嗓门大,他这一哼,很多人都发觉了气氛不对劲。有的人从古玩行朋友那里听说了王道林的一些事,对于他给别人祖坟上动手脚的阴损事,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信的人悄悄往后退了退,假意和身旁人笑谈,避过了和王道林打招呼的事。而跟着熊怀兴上来的四五人直接跟着他走去了大厅里面,笑着与胡夫人打起了招呼。

    胡广进也发现了这气氛,不由神色不露地咳了一声,让满屋的宾客都把目光聚集到了自己身上。

    “今天是小女十六岁的生辰,很高兴诸位给我老胡这个面子,前来参加小女的生日宴会。既然人都来齐了,就先让我的女儿嘉怡出来见见大家吧。”胡广进笑着说道。

    说罢,众人便含笑鼓掌,有请瑞海集团的董事长千金。

    房门再次打开,胡嘉怡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一出现,打扮便叫众人一愣,夏芍却是和柳仙仙、苗妍三人互望一眼,轻声一笑。

    胡嘉怡搞怪,她穿的并非礼服,而是与后世COSPLAY的性质有点像,是一套小巫女的衣服。紫色裙装、巫术帽、魔法杖,俏皮搞怪。

    胡广进哈哈一笑,“我这个女儿让我给宠坏了,穿得这么古怪出来,希望别吓着各位才好啊。”

    他这么一说,众人也反应过来,纷纷笑了起来,大赞胡嘉怡有想法、有活力、有年轻人的朝气。甚至有人说瑞海明年开春的时装发布会要是有这么套衣服,看起来也不错。

    夸赞、恭维,之后便是纷纷祝贺。众人举杯,庆贺胡嘉怡十六岁的生辰。

    一杯酒喝完,便到了送贺礼的节目。胡嘉怡站在楼上,笑着听着请来的司仪一件件念这些老总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礼物无一不是贵重之物,从国际顶级品牌的首饰、包包、鞋子,到各家公司主营业务里别出心裁的礼物,什么特别定制的玩偶、特别设计的手表等等,层出不穷。光是念礼物,就念了半个小时。

    这期间,王道林在人群里一直不停地搜寻,他在找夏芍——今晚,闫老三让他必须做一件事,他要找机会下手,就得先看看夏芍身边有什么亲近的人。

    夏芍的目光就没离开过王道林,见他的目光在人群里搜索,便知道他定然是没安什么好心。她身旁便是元泽、柳仙仙和苗妍,她带着他们三个往后退了退,退去人群最后边。不经意间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时,她便愣了愣。

    元泽和柳仙仙倒没什么,苗妍的印堂处隐隐有一团死气!

    怎么会这样?

    明明之前都没有的!

    夏芍一眯眼,冷然往王道林处一看,便一把拉了苗妍的手,说道:“小妍,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要离开我身边!”

    苗妍愣了愣,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今天见过夏芍奇异的手段,便点了点头,显得有点慌张。

    “没什么要紧事,别怕。”夏芍给了她个安抚的笑容。

    王道林一时没看见夏芍,这时,司仪已经读到了他送的贺礼。

    “盛兴集团王总,贺瑞海集团董事长千金胡嘉怡小姐生辰,送清道光年间豆青花瓶一件。”

    人群里嗡地一声,纷纷“哎呦”一声,这送的可是古董啊!盛兴集团百亿资产,全国都排的上名号,就是不一样啊!

    不少人纷纷恭维王道林慷慨,胡广进也笑着替女儿致谢。王道林却是目光一闪,呵呵一笑,说道:“胡董事长就别拿我打趣了,谁不知道,如今省内的古玩行业,福瑞祥可比我王道林的名声大。他们店里的好东西也不少啊,想必比我慷慨,呵呵。”

    他这一提到福瑞祥,众人这才纷纷看向胡广进——怎么?胡董事长还请了华夏的董事长来?人在哪儿?怎么寒暄了这么长时间,都没见到?

    不少人开始纷纷四顾,都想见见最近省内风头最盛的集团创始人!

    柳仙仙眼神一亮,去拉夏芍,“对了!还有这么个人!都忙忘了。快快快!准备好了,一旦发现这人在哪儿,老娘就带你们杀过去!”

    夏芍笑看她一眼,接着便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苗妍身上,密切注意着周围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事。

    元泽在一旁颇有趣味地一笑,挑眉看夏芍。这丫头今天对他见死不救,一会儿他也不要救她,让她被柳仙仙和胡嘉怡追杀到精疲力尽好了。

    “胡董事长,华夏的董事长在哪儿?你你你、你这不厚道哇,也不跟我们说一声。闹得我们现在,跟华夏的夏总是对面不相识哇!”这时,有人已经等不及地问了。

    这人虽然是开玩笑,胡广进却是愣了愣,“哎呦,是有这么回事!我是给华夏发了请帖的,可是……我没见到夏总来啊。”他转头去问司仪,看看宾客记录,果然没发现有华夏集团进来的记录。

    “这……大概是夏总有事没来吧?”胡广进说道。他请帖发了不少,省内但凡是在青市住着的名流一概邀请到了,但不是人人都有时间来,今晚来的人已经不少了,他这才给忘了的。

    “没来?不可能!”这时,熊怀兴开口了,他嗓门大,一说话满屋子人都能听到,“夏总收到请帖那天,我就在福瑞祥店里,她那意思是要来的。而且,今天我本来想跟夏总一起过来,开车去福瑞祥店里接她的,马总说夏总一早就到了!”

    一、一早就到了……

    胡广进和身旁的妻子对望一眼,两人都很惊讶。

    这话……什么意思?

    “老胡,马总说,夏总没坐福瑞祥的车来,她说坐朋友的车。一大早就到了你家,这、这应该在你家都待了一天了,你说她没到?你这是跟我们开玩笑的吧?”熊怀兴边说边开始在人群里搜寻。

    他身量高,目光自然比别人远,一眼便望去最后边,而夏芍正好和朋友站在最后,熊怀兴一见她,先是一惊艳,接着便哈哈大笑一声,仰着头,越过众人,遥遥对夏芍喊道:“不是吧?夏总!你今晚打扮得这么亮眼,他们是怎么有本事忽略了你的?”

    见熊怀兴冲着后面喊话,人群呼啦一声齐齐转头。

    还有些人没发现他是在跟谁说话,胡广进夫妻却是神色大变,不可置信!

    好在这时夏芍说话了,她立在后头没动,只是笑了笑,玩笑道:“熊总,我今儿是以嘉怡朋友的身份来参加的生日宴,就没跟伯父伯母说,你可倒好,一来了胡家大宅,我的潜伏就演不下去了。”

    夏芍语气打趣,整个屋子里的目光却如电般齐齐射来!

    熊怀兴眨了眨牛眼,“啊?什么意思?敢情夏总跟胡董事长的千金是朋友?这、这……哈哈!我说老胡啊,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你这么长时间,一直不知道么?”

    胡广进哭的心都有了,他可不一直不知道么!他、他甚至今天一天都没正眼瞧过这少女!只知道是嘉怡的同学,而且刚才他还因为她太过惹眼有点不快,在那几个集团二代子弟面前揭她的短儿,以为替女儿出了口气,哪知道……

    胡夫人也是愣了。她对夏芍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只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今天进了家门后,就话不多,一直安静坐在沙发上喝茶吃点心的恬静少女,竟然就是丈夫这段日子时常说起的华夏集团的创始人?

    这个在今年夏天一夜成为省内新贵的华夏集团,它虽然年轻,资产却堪比瑞海集团!而其创始人就在自家做客了一天,他们都没把人认出来?!

    不仅胡广进夫妻愣了,在场的宾客都是“嗡”的一声,炸开了锅!

    首当其冲地便是离夏芍最近的那几个二代子弟,几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夏芍!她是华夏的董事长?就在刚才,被他们当初了普通家庭出身的少女,还一番言语调戏?

    刘少眼神最为复杂,他总算明白她对他说的那句“抱歉,我今晚没有找男伴的打算。”的时候,他为什么会感觉气韵那么悠然,一点不似做作清高。起初,他还以为看错了,闹了半天是这么回事!她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即便是自己的父辈,在她面前也要略低一头。她是够资格与胡广进平起平坐的人,他这样的二代子弟,在她面前,压根就不是低了一等,而是身份根本不能比。原来,她给他当女伴不是高攀,到头来,想高攀的人是自己……

    而离元泽不远的几名富家千金早已捂住了嘴,华夏的资产,听说跟瑞海集团有得一拼,而她们这些人家里,有的只是千万家资,普通家庭的人面前,她们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千金。那么,在这少女面前呢?她不是谁家的千金,她是一个集团的创始人!

    元泽看着这些人的神色,唇角笑意微微轻嘲——她不需要是谁家的千金,她只是她自己,比任何人都出众。

    元少这时早就忘了自己的初衷了,他看着众人纷纷恍然,换了一张热情的脸,激动地来与夏芍握手寒暄,便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他也不知道这欣慰的心情是哪里来的,反正就是自豪、骄傲。

    胡广进带着妻子大步走过来,双手握住夏芍的手,“哎呀!夏总!你说你……你怎么不跟我说呢?哎呀!我这一天,可怠慢了你了!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别生我老胡的气啊!嘉怡也是的,竟然跟夏总是同学,还是舍友!哎呦,这缘分……这孩子也是的,也跟着瞒着我!”

    他边说边回头瞪了眼楼上的女儿。哪知胡嘉怡早就呆在了楼上,目光呆呆地望着下面,手里的魔法棒掉了都不知道,除了眼还眨巴着,这个人就跟石化了一样。

    柳仙仙也石化了,她看着夏芍被那些老总涌过来包围住,便开始怔愣。

    二、三……

    她用了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杀不进人群!太他妈挤了!柳仙仙牙一咬,呼啸着上了三楼,一把掌拍在胡嘉怡肩膀上!

    “胡嘉怡!我现在给你机会抽我一顿!快!我绝不还手!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胡嘉怡眼还是瞪着楼下,被柳仙仙拍了一把,都没反应过来。

    “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不然的话,那妞儿就死定了!骗了老娘这么久,你说,还要给她活路么!”柳仙仙差点捂脸,太丢人了!她刚才还拉着她说等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一曝光,就拉着她冲杀过去的,结果人就站在自己身边。而且都认识两三个月了!

    这人丢大了!

    夏芍!你死定了!

    柳仙仙的强大怨念,夏芍此刻没心思管,她表面上笑着应付着这些前来攀交情的老总,目光却一直往身后扫。

    刚才,她被这一群老总包围的时候,让苗妍待在自己身边,一步别离开。夏芍时不时地回头看,看了几回,人都在。

    而就在刚刚,她又往旁边看一眼时,发现那里站着另外一名过来寒暄的老总,而苗妍,已经不见了!

    苗妍!

    夏芍心里一惊,说了句:“抱歉,我想找一下我朋友。”

    她这么一说,众人以为她要找她朋友有什么事,都纷纷让开,夏芍以为苗妍被挤去了后边,但——后面空无一人!

    夏芍脸色变了变,元泽当先发现了,问:“怎么了?”

    “苗……”夏芍话还没说完,二楼大厅里便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

    “啊——”

    这声尖叫声音熟悉,正是苗妍的!夏芍循声转头,大厅里的人都纷纷望去。柳仙仙和胡嘉怡在楼上,视野比众人广,当先看清楚了情况,两人一齐面色大变!

    “天哪!阳台!苗妍坠楼了!”

    柳仙仙喊着,便和胡嘉怡一起往下冲。

    她们的速度却没夏芍快。

    她明明在拥挤的人群里,却身形犹如一道银色疾电,角度刁钻地从人群里穿插了过去,直奔阳台。在柳仙仙和胡嘉怡还没冲到,一群老总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便当先自阳台一跃而起!

    当众,跳了下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一章 曝光!出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一章 曝光!出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