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倒霉的王道林

    苗妍要在医院住院一周左右,她的父亲苗成洪要在她出院后再去寻找封印阴阳眼的东西,正好趁着这一周,他要跟王道林打打招呼!

    元泽当天晚上就出了院,随夏芍、胡嘉怡和柳仙仙回了学校。舒萋鴀鴀

    胡嘉怡今年这生日过得不太平,不仅她郁闷,她父亲胡广进也郁闷。要不是王道林搞出这些事来,家里请的宾客也不会没招待好,元副书记的公子也不会发烧住院。更重要的是,若不是知道了凶手是谁,胡广进差点就要替王道林承受苗成洪的怒火!这让胡广进对王道林在自己家里搞这些事也是万分不满,他也打算找王道林说道说道!

    再加上朱家三兄弟和熊怀兴,王道林这下子倒了霉。

    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是积蓄在一起爆发的。

    生日宴会那天晚上,王道林也没想到夏芍会直接跳下去救人,他先是惊了惊,之后便心头暗喜。

    那湖水那么冰,别说她一个女孩子,就是壮年男人下到水里,估计都上不来了!再说了,还有闫老三在呢。

    王道林负手而笑,跟着众人下了楼,去了胡家别墅外头。胡广进叫了救护车来,并跟众人道了歉,对出了这样的事表示歉意,并说好改日定然再请众人去酒店好好赔罪,然后便请宾客们先回去。但当时却没人愿意走,因为跳下湖里救人的是夏芍和元泽,两人身份都不轻,虽说是假如两人出了事,也牵连不了众人,但却是都想知道两人会不会有事。

    一群围在湖边不敢下水,只是远远地张望,呼呼啦啦一大群。最后熊怀兴带着人拿了棉衣手电进了林子,沿着湖岸找寻,没有找到夏芍,却把元泽和苗妍给找回来了。

    那时救护车已经到了,元泽和苗妍被抬进救护车时,说夏芍在林子里。胡广进听了赶紧和熊怀兴再带着人去找,却是把王道林给惊到了!

    什么?她没死?

    王道林的脸色变了几变,但随即就镇定下来。她没回来,反而在林子里,想必是被闫老三给困住了!

    胡广进进林子前又委婉地请宾客都归家,众人听说夏芍也没事,这才告辞了。王道林也不好留下,便回了家中,他一夜没睡,等待这闫老三的好消息。

    结果,第二天一整天,闫老三也没联系他。王道林便开始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对付这么个小丫头,用不了一天一夜吧?他晚上没敢打闫老三的电话,怕影响他斗法惹怒了他,但等了这么长时间都不见他联系他,王道林终于是忍不住拨通了闫老三的电话。

    手机在响,却没有人接。

    王道林惊疑不定,不停地拨打,越是没人接,他心里越是七上八下!

    他并不知道,正是因为他不停地拨打闫老三的手机,铃声才被别墅风景区的工作人员巡逻的时候听见了,循着声音上山一看,几个大男人都吓得跌坐在了地上!

    山林的空地上,躺着一具尸体。依稀能看出是名略微有些秃顶的老者,老者呈大字型倒在地上,大片殷红血迹染红了他手脚下的地面,此人眼睛死死盯着天空,眼窝凹陷,脸颊凹陷发黑,嘴张着,一个扯着脖子的动作,面容扭曲,死状凄惨。

    这狰狞的模样吓坏了风景区的工作人员,几人连滚带爬下了山,报了警。

    报警的时候,刚好是周末这天的傍晚,夏芍、胡嘉怡和柳仙仙与出院的元泽一起,坐上徐天胤的车,回了学校。

    一回到学校,没了徐天胤在一旁,柳仙仙自然就开始跟夏芍秋后算账了。这一回,连胡嘉怡也加入了找夏芍算账的行列。但,这妞儿清算的账面很奇怪,她不算夏芍瞒了她们华夏集团董事长的账,也不算生日当晚从阳台跳下去吓到她的账,而是郁闷夏芍布阵斗法的时候,没叫上她一起!

    她从小就喜欢神秘学,热爱占卜和一切神秘事件,对胡嘉怡来说,夏芍这个“有料,却不肯分享”的作为,在她眼里不可饶恕!

    柳仙仙则是对夏芍隐瞒华夏集团董事长的事大加鞭挞,斥责她不仁不义,居然隐瞒室友!害她在生日宴会的时候,在她面前闹了好大的笑话,这件事情是柳大小姐的奇耻大辱,在她眼里不可饶恕!

    元泽好整以暇地笑着站在一旁,看着夏芍站在校园里,被两名室友轮番轰炸。总算大出了一口气,觉得这丫头也有被人教训的时候,看着实在叫人心里舒坦。

    夏芍苦笑,这实在是有些失策!原本,她以为晚点再将自己的身份透露出来,到时那些老总围着自己寒暄,这俩丫头插不上嘴,震惊过后慢慢就平复了。等回了学校,怎么也能接受了,不至于围着她一通轰炸。

    谁曾想,竟出了苗妍的意外。胡嘉怡的生日没过好,一晚上担惊受怕,今天又在医院待了一天。夏芍身份的事不仅余波未过,还牵扯出斗法的事来,胡嘉怡会放过她就怪了!

    眼看着这时才下午五点来钟,四人都还没吃晚饭,夏芍果断决定带着三名好友去酒店开吃,一来给嘉怡补个生日宴,二来也是安慰一下元泽。

    这提议自然是一致通过,四人又出了校门,打车去了望海风酒店,柳仙仙和胡嘉怡拿着菜单毫不客气地点菜,用两人的话来说,就是以前不知道夏芍这妞儿这么有钱,居然拉着她去火锅店吃饭,还想给她省钱来着,实在是太蠢了!今天要给她放放血!不宰她一顿不算完!

    夏芍笑而不语,随便她们点。

    元少倒是在这时表现出良好的家世修养来,任凭两人点菜,他不搀和进宰人的行列。但夏芍却还是给了他一个笑眯眯的眼神。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想什么,这小子今天就是存了看她好戏的心思!

    待柳仙仙和胡嘉怡点菜完毕,夏芍接过来看了一眼。她只是轻轻扫了扫,胡嘉怡便凑在柳仙仙耳旁,小声问:“是不是太狠了点?这一餐好花费不少呢!你点那些酒都是些贵的……”

    “瞧你这点出息!还瑞海集团董事长千金呢!她资产据说跟你老爹有得一拼,你替她省钱?”柳仙仙横眉竖眼,狠狠掐她一把。

    夏芍确实是在看点了什么,扫过一眼之后,她对服务员说道:“送个蛋糕来,再来一例老参鹿骨汤。”

    胡嘉怡听了眼底露出感动的神色,元泽也笑了笑,微微感动。

    柳仙仙眉一竖,“为什么就一例汤品?我也要!”

    “你掉冰水里了?”夏芍抬眼笑看她,“你们点了汤品了,这汤是给元泽的,大补元阳。你们俩要是喝了,保管今晚流鼻血。不补身,反倒伤身。你确定要喝?”

    柳仙仙一听,自然就不要了,但是她还是没完,眼睛瞪着,一指胡嘉怡和元泽,“他们俩,一个人有蛋糕,一个人有参汤,我呢?”

    “我看你肝火挺旺盛,喝点茶吧。”夏芍笑着起身,亲自去给柳仙仙斟茶。

    元泽闷笑一声,胡嘉怡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就这待遇?”柳仙仙不满,“老娘不干!你这是明摆着不重视我!”

    “我怎么不重视你了?”夏芍边斟茶边悠闲地笑,“为了表示我对你的重视,我决定说点华夏成立时候的趣事给你听听,这可比那些八卦传言来路正得多,怎么样?想听不想听?”

    这话对于爱八卦的柳仙仙姑娘来说,夏芍的安抚之策可算是对了路。柳仙仙和胡嘉怡立刻眼睛亮了,连元泽都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来。他对夏芍成立华夏集团的事也大多是听传言,从来没问过她,不是不想问,而是怕涉及华夏集团商业上的事,她不好答。今晚难得她自己想说,想必也是会回避一些商业上的敏感问题,那为什么不听?

    三人立刻表示要听,夏芍这才坐了,把经历又说了说。

    菜陆续上来,摆了满满一桌子,四人边吃边聊。当初古玩市场捡漏的事自然是重头戏,夏芍把其中的趣味说得详细,听得三人连连称奇。

    “太厉害了!为什么我没这种眼力?”胡嘉怡两眼放光,兴奋的表情看起来就想亲自去古玩市场试试似的。

    华夏拍卖公司是怎么成立的,当初收购吴氏古玩行的事,夏芍也是说了说。

    听得柳仙仙从她自己点的汤品里抬起头来,一指夏芍:“奸诈!”

    话虽如此说,她眼神却是发亮,满脸兴奋的笑容,有点热血沸腾,“老娘这可是一手消息啊!哈哈!以后谁要是再在老娘面前提华夏集团的八卦,老娘就去鄙视她们——‘你们说得那都是什么呀?老娘这里有一手消息!本人透露!想知道不?一人过来叫一声姐!’”

    柳仙仙独自YY,仰头大笑,很爽的样子。

    元泽在一旁听了笑了笑,看向夏芍。原来华夏集团是怎么来的,虽然听她亲口说了,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尤其是看见她就站在眼前,安慰朋友,给朋友端茶送水,他就觉得有点恍惚。

    这些商业上的事,元泽觉得,如果是十年后交给他做,他也能做得来。可是现在,总觉得驾驭不了。十六七岁的年纪,掌控一个集团,听着还是让人觉得是个奇迹。

    元泽笑着摇头,笑容里百种滋味。或许,她就是个神奇的存在吧。

    这时候的元泽不知道,华夏集团早已不是夏芍讲述中的光景,它已在酝酿一场更大的风暴!一场进军地产行业、吞并盛兴集团的计划,早已在这个正忙着给朋友端茶倒水的少女胸中酝酿成熟。

    明天,便是一个开端!

    这个计划的实施,将会在月底华夏集团的舞会上,改写省内古玩行业的格局,让华夏集团在一夜之内,资产增长数倍!再次书写商界传奇!

    差不多吃饱了的时候,制作得漂亮的蛋糕送了上来,夏芍与柳仙仙和元泽,一起给胡嘉怡点了蜡烛,补她昨天的生日。

    胡嘉怡眼都红了,“虽然不是昨天了,但我怎么觉得这是我过得最好的一次生日了?我长这么大,小的时候我爸妈忙着创业,公司的事忙,他们没空给我过生日,长大了他们倒是给我办得隆重了,只可惜热闹是热闹,都是冲着我爸来的,没几个是真心给我过生日的。我还是第一次单独跟朋友一起过生日,如果小妍也在,今天就完美了。”

    夏芍听了一笑,“放心吧,明年咱们还这么过,到时候保证完美。到时候,说不定小妍的阴阳眼,也会慢慢好起来了。”

    元泽不知道苗妍有阴阳眼的事,自然是愣了愣。柳仙仙夹菜的动作停了停,也听出话里的意味来。胡嘉怡抢先问道:“什么意思?小妍的阴阳眼能慢慢好起来?她不是说找了很多人都封印不了吗?谁要给她封印?别告诉我是你!”

    “我是要给她封印,不过需要的东西不太好找,苗总要找齐了尚且需要一段时间。至于要多久,这可不好说。我估计今年是没希望了。”夏芍笑着说道。她之所以说出来,是因为这种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反正苗妍知道了,她们也早晚要知道,到时候这俩妞儿要知道她还瞒她们,估计又有得闹了。

    即便是现在坦白,也遭到了胡嘉怡一番盘问,“好哇!原来你真个高手!早就会这种办法,那之前我在宿舍里问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会?”

    那些逆天改命的事,解释起来有点麻烦,夏芍就干脆不提了,只说道:“有些事,不是我说了我会,我就能办到的。这些东西很难弄到,必须得有钱、有人脉,还得靠机缘。苗总满足两个条件,至于能不能弄齐全了,那就得看小妍的福气了。”

    胡嘉怡听了,这才认可地点点头,“也是。如果就是没办法,那还好安慰自己。如果有办法,却还是办不到,那打击一定很大……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小妍他爸能弄到么?”

    “我告诉了苗总好这些东西的路子和地点。说实话,苗总的条件已经比很多人都要好了,这些事换个人去做,困难就大得多。”

    苗成洪就是玉石行业的,他对那些玉石的真假定然能分辨得清,而且他也有门路,不缺钱、有人脉,这已经是最好的了。天底下有阴阳眼的人不多,苗妍生在这样的家庭,可以说是她最大的幸运了。

    夏芍垂了垂眸,“我们只能期待好消息了。”

    事情说到这些上来,气氛就不免有些沉闷,好在胡嘉怡是乐天的性子,夏芍三人也不想气氛太沉闷,毕竟是在给她过生日呢。于是,没一会儿,四人就又笑闹了起来,切了蛋糕,柳仙仙就直摇头,“以后不能再叫芍子神棍了。瞧瞧这妞儿,会看风水、会相面、会起卦、会斗法,连阴阳眼都会封!胡嘉怡你压根跟人家就不是一个级别!以后咱们宿舍的神棍只有你一个人,芍子升级了,她是大师。”

    “凭什么!”胡嘉怡拍桌子站了起来,很是不爽,但有无话反驳,事实摆在眼前。她咬了半天唇,一指夏芍,“我不管,给小妍封印阴阳眼的时候,我要在场!我要学习!我要奋进!不然我胡大占卜师的名声就被你挤下去了!”

    夏芍听了轻笑一声,竟是点了头,“好。东西找齐了之后,我还需要给小妍结个印。结印的事西方有魔法阵,东方有结印册,你既然对西方魔法感兴趣,到时就看看吧。”

    胡嘉怡眼睛一亮,一把抱住夏芍,“芍子!你是我的福星!”

    夏芍被她勒了半天才放开,四人吃了蛋糕,也都撑到不成了,坐着歇了好一会儿,这才埋单离开。

    这一顿饭花费不少,叫了这么多,四人自然是没吃完,夏芍叫了服务员来打包。这个年代,来酒店吃饭的还很少有打包带走的意识,这种行为直到后世还被许多人视为丢面子。但夏芍不怕,她跟朋友一起吃饭,又不是商业饭局,没必要讲究那些。

    她这举动,元泽、柳仙仙和胡嘉怡都有点意外。

    服务员笑容也有点不太自然——有钱吃这一桌子几万块的宴席,还计较这点打包的事?

    服务员看向元泽,他是屋里唯一的男生,她自然就以为是元泽结账。心想这女孩子刚才跟这少年坐在一起的,应该是他女朋友吧?交了这么个女朋友,来这种场合还打包,可真够丢人的。

    没想到,元泽竟然耸肩笑了笑,没什么意见,服务员只得拿了餐盒和袋子来。

    只是没想到,打包的时候,柳仙仙一把搭住夏芍的肩膀,打趣她:“不是吧?吃不完的还得带回去?请我们几个吃这一顿饭,花了你不少钱,心疼了?”

    她眉眼间都是笑意,巴不得夏芍说心疼,好让她体验一回宰到她的快感!

    哪知道在一旁帮忙的服务员惊愣地抬起头来,看向夏芍——什么?这餐饭是这少女请的?不、不是那名男生?

    “你们几个,又是千金又是少爷的,就算没过过苦日子,勤俭节约上课的时候总学过吧?”夏芍边打包边笑着瞅三人一眼,“这些菜,没什么汤水的就带回宿舍,明天去学校食堂热一热还能吃。剩下的,学校后面不还有些流浪猫狗么?倒了多浪费。”

    她这么一说,胡嘉怡和元泽点点头,忙帮着收拾。

    “没错没错,学校后面那些猫猫狗狗很可怜的。”胡嘉怡说道。

    元泽只笑不语,心情莫名很好。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这丫头以后会是个勤俭持家、贤妻良母的类型的感觉。这感觉莫名让他心情很好。

    柳仙仙白了夏芍一眼,手上忙活着,嘴里不依不饶,“谁是千金小姐?你说的那是胡嘉怡!我柳大小姐可是过过苦日子的!节约的事,我比你懂!”

    夏芍轻轻抬眼,看向柳仙仙,倒是有点意外。她从来不谈过去,也不谈自己的身世,今天听见这么一句,确实难得了。

    打包之后,夏芍结了账单,打了车来,四人便回了学校。把剩菜放去学校后面,提着少数几样东西回了宿舍。

    这一晚,尽管没有苗妍在,显得宿舍里有点不太一样,但三人却都是累了,睡得异常香甜。

    夏芍是睡得香甜,王道林却是一夜没合眼。

    他一天没有闫老三的消息,便偷偷盯着福瑞祥的店里。夏芍出没出事,马显荣一定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但是,这一天里,福瑞祥安安静静的,马显荣还接待了几个客户,笑容满面,似乎生意谈得不错,一点都没有得知董事长遇难后的慌张和难过的表情!

    那小丫头还活着?

    王道林心中惊疑不定,连连拨打闫老三的手机,从傍晚打到夜里,一直没打通。到了深夜,他终于是坐不住了,打算出门去闫老三家里看看。说不定,他回来了呢?

    但,还没出门,家里的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大半夜的,有人敲门,对提心吊胆了一天的王道林来说,实在是件惊悚的事。

    但来的人,更让他惊悚——公安局的。

    来的是刑警队的孙队长,这位孙队长跟前段时间在福瑞祥门口闹事的宋队长不一样,他是那天去的那位赵副局长的人,跟王道林没有交情。因而他在接到市郊风景区的报案后,就发现有一个号码一直在拨打被害者的手机,查明了这个号码的户主信息,孙队长才不管是不是大半夜,连夜就带人来提人去了市局。

    王道林就在市公安局的审讯室里熬了一晚上。

    他本不想承认认识闫老三,但又无法解释总给他打电话的事,最后孙队长把一堆勘察现场时拍的照片摔到了审讯室的桌子上,王道林一看闫老三的死状,吓得当场就喊了出来,出了一身的冷汗!

    闫、闫老三怎么死了?

    谁杀了他?

    谁有本事杀了那个神鬼莫测的闫老三?

    十年来,他一直把闫老三当做神人一样地敬畏着,他、他竟然死了?!还死得这么惨!那、那手脚是被人钉在地上的么?那、那表情……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是跟那小丫头斗法的时候死的?

    这不可能!那小丫头才多大年纪!她怎么可能有本事杀了闫老三?而且,闫老三的手脚被钉在地上,她、她有这么狠?

    如果,那小丫头还活着,她又有杀了闫老三的本事,和这么狠绝的心肠,那他岂不是?!

    王道林变幻的脸色如数落在审讯的孙队长眼里,这下子,任谁也不会相信他跟死者不认识了。

    王道林心里火烧火燎,却只得佯装镇定,他不得不承认跟闫老三认识。却只承认他是名风水师,与自己认识多年了,自己一直是他的客户,给他打电话只是因为两人约好了今天要见面,对方一直没来,他这才打了电话。

    孙队长也不是傻子,这话听着有理,但却经不起推敲,“哦?王总平时约人,对方如果放了王总鸽子,王总就会这么一直打对方的电话,从下午一直打到深夜?”

    “我自然是有急事!谁没事找风水师?如果不是生意上的急事,我会这么急着找他?”

    “那就麻烦王总说说你有什么急事。”

    “这是商业上的事!你不需要知道这么多!你问我这些是个什么意思?把我当初杀人犯审讯了吗?我王道林在省内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没有证据,就给我说话小心点!小心我找你们领导投诉你!”王道林一拍桌子。

    孙队长脸色难看,却是不吃他这一套,“王总是不是凶手,我们自然会查。现在,你需要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

    王道林怎么可能和盘托出?他总不能说,他和闫老三密谋了去别墅风景区的山上摆阵法,要置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于死地吧?至于往宴会上一个小丫头衣领里放符下咒的事就更不能说了!虽然这些事,说出来,在法律上也不能当做证据,但他怎会承认自己害人?搞不好警局的人接受不了这种说法,反而会怀疑是他亲手把人从阳台上推下去的!

    这位孙队长和赵局走得近,而他又跟赵局没什么交情,反而跟江局常打交道,这两位副局斗得厉害,万一赵局为了立功,硬是扯出个杀人证据安在他身上呢?

    王道林死扛了一个晚上,一句也不肯多说了。

    警局确实没有他就是凶手的证据,没办法,只得一早就放他回去了,只是告诉他随时接受传问。

    王道林在回去的路上左思右想,越想越是担惊受怕。要是那小丫头真有比闫老三还厉害的本事,那他不是得罪大敌了?

    这些年来,他让闫老三帮他做了多少事?别人不知道风水上那些玄乎的事,他可是亲身体会了不少!那小丫头要是知道闫老三跟他是一伙儿的,那盛兴集团的资产别说是华夏的三倍,就是十倍,她只要动动手,他手下这么大的家业还有活路?

    不!不行!

    他得先下手为强!

    “快!掉头!回警局!”王道林忙吩咐司机。他得去跟警局的人说,那小丫头是个风水师,指不定是两人斗法,那小丫头杀的闫老三。这说法警局的人就算不信,也得查她,给她找找晦气,也好绊住她的脚步。他好布置家业,部署一下集团里的事,把整个盛兴的资源都调动起来对付福瑞祥!

    王道林就压根没想过跟夏芍赔礼道歉,重归于好、和平共处的事。双方有了同行宴会上的不愉快,又有了盛兴被古玩行会孤立的局面,再到后来福瑞祥门口举报收购文物的闹剧,和昨天设法在胡家杀了夏芍的事,双方如今早就是不死不休了。就算夏芍愿意原谅王道林,王道林也是要提心吊胆,万一这丫头是个笑面虎,背后一刀,他可受不了!

    况且,夏芍压根就没有原谅王道林的念头。

    于是,王道林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他要集合所有力量反扑。但他的车子还没开到警局门口,手机便响了起来。

    电话是店里的人打来的,王道林一接起来,那边就传来慌张的声音,“王总,不好了!文物局带着省里的一些鉴定专家来了,说我们店里涉险作伪造假!情况不太好,您快回来看看吧!”

    王道林一听,心里就咯噔一声,哪还顾及得上去警局?他急忙让司机赶紧开车回店里,一路上心里都是烦躁,这怎么什么倒霉事都赶在一起了?

    等他赶回店里,他这才明白了。

    店里,朱怀信带着省书画协会的几位鉴定专家正在查看店里的古画,指着一副张大千的画不住交换意见。而文物局的人则确定了店里有几件东西是土里出来的,怀疑王道林与盗墓的人有联系,收购盗墓的赃物。

    这些事,其实哪个古董商都会沾一点,但只要做得不大,且平时又各方面的关系处理得好,其实不太要紧。但今天这些人居然无视这种潜规则,堂而皇之地进了店里,开始严查。王道林在看见朱怀信的一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朱怀信为人儒雅老实,在书画协会和文物局里朋友不少,他带人来找茬,王道林自然是心如明镜,但他表面上却是义愤填膺,“这些物件我都是从卖家手里收上来的,赝品我看走了眼,土里的东西我也有分辨不清的时候,你们这么往我身上安罪名,是个什么意思!我王道林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以为我好欺负吗?”

    一行人听了都是冷笑,朱怀信拿着手里的一幅张大千的古画说道:“王总,这画做得精巧啊,熏得几乎看不出火气来,跟当初展销会上那幅任伯年的《三友图》是出自一个手法。我想这种高手应该不会太多,没有证据,我们不会来找你。走吧,要不要听听你的老朋友是怎么说的?”

    文物局的一名工作人员也冷笑着说道:“王总,上回那面金代双鲤纹的铜镜,你说是对方陷害你,那不是你店里的东西。虽说文物最终是没收了,但文物局还是觉得这件事要一查到底。因此我们将这件铜镜交到了省指纹鉴定中心,很抱歉,我们在上面找到了你的指纹。既然不是你店里的东西,那上面怎么会有你的指纹?公安的人一会儿就来,王总跟我去一趟说清楚吧。”

    查指纹的事,当初不是没想过,不过只是这么一件文物,罪名也不是太重。考虑到王道林身家百亿的集团对省内的经济和税收的贡献,总有些无形的手在阻挠着将他定罪。

    所以,事情最终就这么大事化小了。

    但,这次不一样。

    省委、省文物局都做出了批示。王道林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只知道,这个人来头不小。

    而且,这些日子,朱家三兄弟也不是什么事都没做的,他们之所以没马上找王道林的麻烦,只是因为要来个证据确凿,凭着朱怀信在书画协会和文物局的名望,和熊怀兴交友广泛的便利,他们找到了这个古画作伪的高手,今早已经报了案,想必人这个时候已经抓起来了。

    王道林惊惧了,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才刚刚从警局出来,刚回到店里,立马又被令一拨负责文物犯罪的公安人员给带走了。

    倒霉的王道林,一天进了两次警局。

    而他倒霉的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他进了警局之后,便被当做嫌疑人拘留了起来。而他不知道的是,更大的麻烦还在等着他。

    一切都在他进入警局之后,风暴般地刮了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五章 倒霉的王道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五章 倒霉的王道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