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商战!吞并!

    在王道林一天两次进警局的时候,艾米丽乘坐的航班降落在了机场。

    公司派了人去接她,夏芍本也打算放学后去酒店设宴,为她接风洗尘。但艾米丽声称,中国有句古话,叫无功不受禄。如果夏芍想为她设宴,那就等地产公司拿下了市中心那块地标再说。

    夏芍便就由她了。但她放学后还是出了学校,先去医院看过苗妍,苗成洪如今对夏芍的态度已不同昨天,很是热情。并表示如果华夏集团在与盛兴集团的商战中缺资金,可以先从自己这里周转。

    夏芍对此只是一笑,“苗总,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记得我说过,这场好戏的主导权,在我们华夏手中。”

    她笑容淡雅,意态散漫不经,倒叫苗成洪一愣。

    主导权在华夏手中?这话她是说过。不过,他认为那只是年轻人的逞强而已。但今天她又说起,不免叫他看不透了。华夏集团除了维持自身运作的资金,能拿出来对付盛兴集团的钱估计不多,掌控主导权?他倒想看看她能怎么做!

    苗成洪好奇了,夏芍却是笑了笑,走出了医院。

    看着少女悠闲走出医院的背影,苗成洪一叹,去看病床上已经入睡的女儿,突然有种自己老了的感觉。这辈子,他没什么心愿,哪怕心知女儿撑不起他这么大的家业来,也只想日后给她留够生活不愁的钱就行了。至于这能帮她封印住阴阳眼的少女,他就帮她一把吧!只当是给女儿讨还一个公道,也算给她个谢礼!

    夏芍出了医院,却是没有回学校。

    北方十二月的天气已经很冷,路上霓虹映着形色匆匆的路人,唯有白衣的少女悠闲地在路上走。她沿路走过市区的商业街,转进一条巷子,从巷子出来,又悠闲地散步去了经贸大道上。

    这条大道上,大多是商业大厦,盛兴集团的总部就坐落在此。别看王道林一天有一半的时间在古玩街的店里,但盛兴集团旗下除了古玩行业,王道林还投资了酒店业,总部大楼就设在这条街上。

    尽管是晚上,公司也有人值班,保安就站在大楼门内,亮堂的灯光映着外头车水马龙的街道,一名白衣少女从公司门前走过,保安压根就没注意。

    这少女半低着头,戴着顶织着雪花的浅粉帽子,前头两个小毛球轻轻摆动,瞧着娇俏可爱。她打扮不管怎么看都是名普通的学生,从门前走过,保安只是看了一眼,就在门里溜达了起来。

    然而,却不知,正当他转身的时候,一颗小石子从少女口袋里轻轻弹了出来,精准地落在门边一处角落。

    少女的手从口袋里出来,看着像是在呵气,事实上,她手在胸前,不知虚虚画了个什么图案,速度极快,且步子半分未停,图案画过,她人也已经从盛兴集团的门口走过了。

    一切看起来那么自然,这只不过是个从公司门口经过的普通少女,然而,有一些事,却在悄然之间已布下了。

    夏芍弹去盛兴集团门边的那颗石头是她昨晚上回宿舍前随便捡的一颗,用龙鳞的煞气蕴养了一夜,这石头便成了一颗阴寒之石。她以此石做阵眼,画下法阵,未来的一段时间内,盛兴集团里的人都会无形中受此阵影响,脾气易怒。

    这听起来似乎效果不大,但一来夏芍不想让阵法对普通人造成实质性伤害,二来阵不在难易,管用就行。对盛兴集团来说,这么个小小的阵法,足以有奇效了。

    回学校的路上,夏芍给马显荣打了个电话,一番吩咐,便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去了。走进校门的时候,她抬眸望了望暗沉的夜空,一笑。

    好戏要开始了。

    第二天,王道林还在警局里拘留着,省内的上层圈子里便刮起了一场风暴!

    事情先是从谣传开始的。

    王道林进了警局,虽然才一天的时候,不少人就已经得到了消息。传言,他买卖文物、古董造假的罪名已经被坐实,盛兴集团面临成立以来最大的打击!

    对于罪名被坐实了的事,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毕竟才一天而已,哪能这么快?再说了,盛兴这么大的集团,人脉也不少,各方面走动走动,结果也难说。

    不少人都在观望。

    但,盛兴集团内部却是最先出现了波动。

    王道林有两儿一女。女儿已经嫁人,两个儿子也已成家,但都是出了名的纨绔。按说,在王道林刚刚被拘留的时候,王家怎么也该各方活动关系,可是怪异的是,兄弟两人竟然就鬼使神差地开始争公司继承权了。

    兄弟二人,两股势力,在集团内部搅动起了风雨。王道林被拘留的第三天,两个儿子就在公司里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两个上前拉架的股东和高管,也被打伤,送进了医院。

    此事一闹出来,观望的人尽皆哗然!

    这怎么打起来了?现在就抢起了继承权,难不成,王道林真的要坐牢?是不是有什么内部消息?若不是事情铁板钉钉了,这怎么这么快就开始内斗了?

    王家这两兄弟,哪里是继承公司的料子?都说王道林的侄子还有些能力,但事情出了之后,他两个儿子防这堂兄弟跟防贼似的,把公司里属于他这堂兄弟一派的高管调职的调职,纷纷派在了不管事的部门,引得这一部分人十分火大。

    公司里不少股东都皱了眉头,外界更是传言纷纷。

    一说王道林的案子已经不可能有转机,买卖文物、古董造假的罪名已经定下,铁定要坐牢了!

    一说盛兴集团内部争斗严重,一些高管被调职,人心惶惶,职位波动很大,公司运作方面出现了问题。

    一说有的股东很是不满,在公司会议上指责两兄弟父亲有难,身为儿子的竟不多方走动,第一时间想的居然是夺权的事,说起来实在是叫人心寒。结果,却和两兄弟当场吵了起来,当天险些又要闹去医院。

    还有说王道林的侄子一怒之下打算带领被调职的高管一起辞职,自立门户。盛兴集团面临分裂,可能会分家。

    这些传言也不知是真是假,但通通都上了报纸,在社会上反响强烈。有指责王道林为商不仁的,有指责王家儿子不孝的,有强烈要求严办王道林的,有叹息高门金玉其外的,也有担忧盛兴集团可能分崩离析,会不会引起股价下跌的。

    前面那些指责、担忧对王家有没有影响,暂且不知。

    十二月五号,盛兴集团的股价当真开始出现下跌。

    连续三天,股价持续下跌,不少人纷纷抛售手中的股票,造成盛兴集团损失不小。

    王家一看出现了这种情况,这才开始活动关系,给报社电视台打电话,要求停印这些刊物,并且做一期专刊出来,挽回盛兴集团的名誉!

    但得到的答复却是不可能!

    王家人很郁闷,平时跟他们关系十分融洽的媒体,怎么就换了张脸?以前见了面,不都是奉承巴结的多?怎么这回玩起了这一套?

    两兄弟自然是感觉出了不对劲,当晚就把关系不错的两家杂志社和报社主编请去了酒店,一番宴请,好话说尽,对方这才稍稍透露了句话。

    “盛兴是不是得罪人了?这些期刊是有人在背后操控着发行,钱都是对方出的!别说是停不了,刊印多少,内容怎么样,都是对方定的!”

    “什么?!”兄弟两人惊怒地站了起来。

    盛兴集团得罪了人?那是肯定的。以自家父亲的为人,仇家不少,但这个世界上,不是说有仇就有本事报复对方的。跟盛兴集团有仇的人,要报复,也得先掂量掂量自个儿的分量!盛兴集团在省内可是领头的企业,在哪方面没有人脉?早晨请了人要对付盛兴集团,晚上王道林就能知道!

    再加上这些年,王道林与闫老三交好,想对付盛兴集团的人,哪个不反过来被王道林给吞了?

    所以,这么些年以来,就没有敢对付盛兴的人,这也造成了王家人压根就不往这方面想。这天晚上一听居然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兄弟两人自然是大怒,立马问这个人是谁,盛兴集团明天就反扑!先把对方给吞了再说!

    但,这个人是谁,来的人却不肯透露了。只说他们也不太清楚,然后,便匆匆告辞了。这两个人走得匆忙,很明显是知道点内幕,却是不敢透露。

    两个人自然是不敢透露半句的,他们只听说这个人可能跟华夏集团有关,至于报社和杂志社方面,似乎是国企的熊总牵的线。之所以他们不敢透露,是因为盛兴集团不知道为什么还惹到了军区!

    据说,军区那位今年刚上任的神秘的少将司令,亲自给省文化局局长去了电话,闹得吴局长十分重视,亲自下了严令——这次的事,盛兴集团闹得民怨太深!哪家报社杂志社也不许给其洗白!至于那些商战内幕,不该管的,不许透露!

    上头的文化局都下了严令,下面哪家报纸杂志敢违规?这几天,全都埋头悄悄做事,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

    王家兄弟两人查不出对手是谁,却明显地感觉到,这个人背景似乎很硬?

    这天晚上,两人心情烦躁得紧,却还得回去想对策。

    只是,对策还没想出来,第二天早晨,省内发行量最大的一家报社,又出了一期独家期刊。

    国内书画家协会评审委员会的专家、省书画家协会的市场部的部长朱怀信,做客这家报社,为广大藏友讲解书画作伪方面的知识,解说书画鉴定方面的一些要领,并特意将从王道林的古玩行里查出的张大千古画,和当初那幅任伯年的《三友图》作为经典案例,进行解说。

    这天的报纸一经发行,十二月八号,盛兴集团的股价再跌!

    并且,当天便有几名国内的收藏人士就怒气冲冲地给报社打了电话,称他们也曾从王道林手中购买过古画,看报纸上的叙述情况,他们有被骗的可能。

    这家报纸立刻和电视台决定,第二天再做一期电视节目,将这些人的古画拿到节目现场,请朱怀信和几位专家现场鉴定。

    现场鉴定的结果是,这几张古画无一例外都是作伪的!手法高明,出自同一人之手,此人已经被警方抓获,目前正在审理当中。

    此事一出,收藏界一片哗然,反响极大!这两年,由于东市拍卖会的兴办,省内收藏热渐渐到来,作伪的行业丑闻一出,不少人都对收藏表示了担忧,要求严厉打击这种行业内的不法之事!

    几名受骗的收藏人士,更是气愤之下,请了律师,将王道林告上了法庭,告其欺诈!

    十二月九号,盛兴集团的股价第一次出现跌停!

    王家两兄弟心急火燎之下,这才商议着暂停内斗,挽救公司。但最近这段时间,企业内部的人脾气都变得很暴躁,一言不合吵起来的事常有,加上兄弟二人把堂兄的人都调去了闲散职位,导致最近这部分纷纷递上辞呈,有离去单飞的意思。事情闹僵了容易,想讲和却是难的多。不拿出点实际好处来,谁也不是好哄骗的傻子。

    正当僵持之时,祸不单行。

    十二月十号,苗妍出院,在将其送回学校后,其父苗成洪便来到了市公安局报案,称王道林用了迷药之类的东西,将他的女儿从阳台推下去,蓄意谋杀!

    随后,苗妍、夏芍、元泽和胡广进夫妻都受到了警局的传唤,到了局里做了笔录。苗妍描述中的那只古董手表,就戴在被拘留的王道林的手上,被取下来后,经苗妍回忆,就是这只手表!

    王道林使了什么手段让苗妍跳楼、其动机是什么,还有待查证,但蓄意杀人是肯定的了。他被当做重点的嫌疑人看管了起来,不准办理保释。

    此时一出,对盛兴集团又是不小的震动!

    省内整个上层圈子都震动了!为的是这件案子里涉及到的人——苗成洪、夏芍、元泽、胡广进!

    王道林怎么惹了这么多人?

    苗成洪可是国内最大的玉石商啊!全国著名的企业家,资产拍得进前十位!富商巨贾!

    夏芍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上层圈子里无人不晓的风水大师!商场创造出神话传奇的人物!

    听说这次的事情还是在胡广进爱女的生日宴上闹出来的,胡广进很恼火,瑞海集团也是有头有脸的名企,不是好惹的!

    至于元泽,那是省委副书记的独子啊!当天他也跳入湖中救人,这要是出个三长两短,都得记在王道林头上!

    这四个人哪一个分量都不小,市局里肯定重视,王道林故意杀人的罪名能不能坐实暂且不知,但盛兴集团在这节骨眼上惹了这么四尊大神,只怕……

    众人的担忧没有错,第二天盛兴集团就受到了波及。

    十二月十一号,盛兴集团的股价下跌百分之十以上,再次跌停!

    十二月十二开始,连续三天,盛兴集团的股价持续跌停!股价降幅前所未有!集团资产大幅度缩水,损失惨重!股东惊慌不定,公司内部人心惶惶。

    十二月十六号,王道林的侄子突然宣布将手中的股份出售给了香港嘉辉国际集团,并宣布带领手下高管集体辞职,另立门户!

    事情一出,不仅公司内部,就连省内上层圈子都是又炸开了锅!

    谁?

    香港嘉辉国际集团?

    李老的手怎么伸到青省来了?

    难不成,李老盯上了古玩行业?不然,他收购盛兴股权做什么?都知道李老爱好古董收藏,没想到,他竟想自己也过把这个行业的瘾?

    嘉辉集团的突然介入,在之前一点风声也没有,但自从王道林的侄子出售股权、率部出走自立门户,盛兴内部便频频出现震动。

    十二月十七号,两名股东将手中持有的股份也低价卖给了嘉辉集团,退出盛兴。

    十二月十八号,又有两名股东出售了手中股份。

    十二月十九号,嘉辉集团对股市里一些散户手中的盛兴股票进行了收购。

    十二月二十号,嘉辉集团持有的盛兴股份已达到了百分之四十,成为了盛兴集团除了王家以外最大的股东!

    十二月二十一号,嘉辉集团的董事长助理杨启亲自飞来青市,约见王家两兄弟和王道林的女儿,要求收购三人名下的股份,对盛兴集团实行实际控股!

    这件事,王家兄妹三人自然是不愿意的,王道林的女儿已经出嫁,她手中的股份比较少,只有百分之五,是当初嫁人时的嫁妆。两个哥哥手中却是各有百分之十,父亲王道林手中有百分之三十股份,如果兄妹三人的股份都出售出去,那么,王家就只剩下父亲手中的股份,充其量成为集团的大股东,却失去了集团的控制权!

    盛兴集团是王道林一手创立,打拼半生发展至今,从董事长变成股东,可谓打击不小。

    可是,如果不出售,盛兴的股价一直在跌停,整个集团面临破产,而香港嘉辉国际集团无论财力人脉还是管理公司方面,都不是盛兴能比的。如果让嘉辉集团成为盛兴的决策者,股价必然会慢慢回升,集团自然就起死回生了。反正出售了三人手中的股份,王家还占百分之三十,日后还有红利分。

    事实上,这样的想法,兄妹三人心中还是很悲凉和无奈的。因为他们也清楚,以嘉辉集团的能耐,收购盛兴这样处在破产边缘的集团实在是驾轻就熟的事,今天他们的人与三人坐在明面上谈,已经是在走正规程序了,如果他们不同意,迫使嘉辉集团在暗地里动作,那可就不是今天的情况了。

    十二月二十二号,经过一夜的思考,王家子女三人与嘉辉集团签署了协议,将手中的所有股份转卖出去。自此,香港嘉辉国际集团手中的盛兴股份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五!成为盛兴集团的当家人!

    一个星期,盛兴集团江山易主!

    仅仅只用了一个星期!

    当被关押在看守所的王道林听说了这件事后,一口血喷了出来!

    盛兴集团是他一手创立,对二代子弟来说或许体会少一些,但对他本人来说,却是意义不同!让他从董事长降为股东,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

    王道林接受不了这么多的变化。先是闫老三死了,再是自己被查出买卖文物、古董造假,接着儿子争夺继承权、集团股价下跌,他在看守所里知道这两个不孝子干的好事,已经是肝气郁结,一口气吊着出不来,恨不得两人就在他面前,先大耳瓜子扇一巴掌!再让他们赶紧把自己保释出去,好让他出去主持大局,挽回局面!

    但他还没来得及办理保释手续,苗成洪便来报案,告他蓄意谋杀!这下子,他别指望保释了,集团的股价居然在这时出现了跌停!接着,唯一能干点的侄子居然最先卖了股权,率部出走,嘉辉集团强势收购……

    一个周!仅仅一个周!

    自己打拼半生的心血就这么江山易主,这让他怎么能接受得了?

    王道林一口血喷了出来,接着就病倒了。

    他被安排了保外就医,但还是以重要嫌疑人的身份被警方看守起来,除了医院和王家大宅,哪里也去不成。

    他就医也没什么心情,把两个儿子一番痛骂,却是心力交瘁,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些事怎么就发生得这么快?他也是商场打拼半生的老狐狸了,盛兴的易主看起来只是所有事情都集中爆发在了一起,而导致的结果。细细回顾起来,好像顺其自然,但王道林就是有种古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就好像一切都在梦中,因为一切太顺利了,他总觉得事有蹊跷。蹊跷在哪里,他说不出来,只感觉到好像有只看不见的手在暗中操控着一切!

    感觉到事有蹊跷的不止王道林一人,很多商场老将都有这种感觉。

    盛兴集团的易主看起来过程没有任何问题,但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如果细细想来的话,王道林的侄子宣布把股权出售出去的那天,总显得太过突然。香港嘉辉国际集团是什么时候联系上他的?怎么会突然出现的?李老怎么就突然对古玩行业感兴趣了?而且还真的出手了?

    这些事实在是耐人寻味,而更耐人寻味的还有一件事。

    那就是华夏集团。

    华夏集团与盛兴集团不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这次盛兴股价大跌,为什么华夏一点动作都没有?这么好的机会,难道不应该出手收购一部分股份么?

    有的人分析了一下,得出的结论是,可能华夏可供调用的闲散资金不多,趁着盛兴股价大跌的时候收购确实是好时机,但万一盛兴这才真的死了,救不过来,那持有盛兴的股份完全就是赔钱的投资。

    或许,华夏是不想冒这个风险。

    而且,对于华夏集团来说,盛兴集团元气大伤,且在古玩一行和收藏界里闹出作伪丑闻,已经是给福瑞祥增添客户了,华夏集团什么都不用做,就已经得到了好处,这也不失为一步稳步求取的棋招了。

    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众所周知,明天就是圣诞节,而明晚就是华夏集团落户青市的舞会了。

    这场舞会将省内各界名流邀请了个遍,连国内当初参加东市拍卖会的一些专家和名流都邀请到了,可谓商界的一场盛会!

    这名少女,今年夏天在东市起家,名头大盛,不少省内没在夏天见过她的人,都不想错过明天的舞会,这一位年纪轻轻就在商界创出一段传奇佳话的少女,这位盛名在外,圈子里被推崇有加的风水大师,很多人都想见见的她的真容!

    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一晚,望海风酒店,一间贵宾包间内,坐着一名男子和一名少女。

    男子西装革履,脸色带着职业化的微笑,眼底笑容却是柔和,五官干净帅气,正将一份文件递给对面的少女。

    这份文件,是一份股权转让协议。

    少女接了过来,细细看过上面条款,笑容淡雅,意态悠然,拿起笔来,在最后一页,帅气地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看她在签署名字的时候显露出来的意气飞扬,男子眼底笑容更柔,笑着站起身来,伸出手来道贺:“夏总,恭喜你,华夏集团从这一刻起,正式成为盛兴集团的当家人。”

    夏芍笑着站起来,跟杨启握了握手,笑容里意味颇深,“我要的不是成为盛兴集团的当家人,而是盛兴集团更名为华夏集团。”

    “那你可还有一步路要走。”杨启毫不意外,笑容更盛。

    “这一步路不会很长,过年之前,杨助理想必要再打一次电话祝贺我了。”夏芍玩笑般说道。

    杨启却不认为她是在开玩笑。从他见到这名少女起,她就一直是个传奇。让人看不透,却让人为之着迷。

    仍记得当初在东市第一次见她,不过是一年半前,她还是名普通学生,却从拍卖会上得到了千万的资产。短短一个月后,她就成为了福瑞祥的幕后老板。一年之后,她竟然就成立了华夏集团。而这不过又过了半年不足,她竟然又来一次大手笔!

    这次的商战,打得神鬼不觉,实在是漂亮!

    有谁知道,这一切竟然都是她在幕后一手操控?

    有谁知道,利用媒体来打这一场商战,其实就是她的主意?熊怀兴是她找的,钱是她出资的,电视台的节目是她策划的,那些曾经在王道林手中购买了古画的受骗者,也是她提前就得到了名单,早早联系上的。至于名单是怎么来的?那是她买通了王道林店里的店员得到的。

    一场舆论的操控,完成了盛兴集团股价下跌的操控。

    杨启不知道的是,盛兴集团这一个月来内部屡屡出事,人心如此浮躁,与夏芍布下的那阵法也有一定的关系。

    杨启只知道,夏芍在月初一早就联系上了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李伯元,请他看一场好戏。并请李伯元出面,在盛兴集团股价下跌的时候,收购盛兴的股份。她知道,如果是华夏出面收购,以两家的恩怨,盛兴一定会反抗,且华夏资产不及盛兴,收购盛兴无疑是打对方的脸。对方要脸面的话,就会死撑着不肯撒手。而嘉辉集团出面则不一样,以嘉辉集团在国际上的实力和名望,盛兴的股东不仅有压力,而且有希望,这才致使股份收购十分顺利!

    但没有人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华夏集团与香港嘉辉集团间的一场协议。

    股份转让协议,一早就拟好了。

    就等着今晚,双方签字生效。

    杨启握着夏芍的手,感觉掌心中少女的手温软如玉,不由心中微动,一种异样的感觉。但他却是轻轻一握,便礼貌地松了手,只是目光赞叹。他一点也不怀疑王道林手中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她会弄不到手。盛兴最终必然不会有王氏的股权,它必然完整属于华夏!而她,就是个传奇,才一年半的时间,她给商界带来了多少惊喜?

    “打算什么时候宣布这件事?”杨启笑问。

    “明晚,杨助理可要参加?”

    “夏总亲自邀请,我想,董事长有事来不了,还是会允许我代为出席的。”明晚是一场盛事,必然不亚于夏季拍卖会上的发布会。他那时有事没来,这次可不想错过。

    夏芍笑着点头,收起面前的文件,说道:“按照合同上的协议,从嘉辉集团周转的十亿资金,三个月之内,连本带利归还。”

    “本金就可以了,我们董事长可不敢要夏总的利息。”杨启笑道。

    “在商言商,李老能帮我这个忙,我已经是很感激了。再让你们做白工,岂不是太不厚道?只怕公司的董事会也会有非议。”这次收购盛兴的股份,花了整整二十个亿,有一半是华夏自己出的钱,有一半先跟李伯元签了协议调来周转,三月之后归还。

    三个月之后,看起来时间很短,但其实对夏芍来说足够了。她自然是准备了后续的事,盛兴的股价不会一直这么跌着,自己低价收进来,自然会让它涨起来,那可是一笔不少的收入。

    “夏总可能有所不知,帮您这个忙,可是我们董事长的个人资金,不必经过董事会。”杨启说道。

    夏芍却是一愣,微微垂眸,没有经过董事会,而是用的个人资金,那就是说……嘉辉集团内部现在斗争也很厉害吧?她去香港还得一年半后,希望李老顶得住。

    “不管怎么说,利息我还是会归还的,能多些资金给李老,我也很乐意。”夏芍笑着说道。

    杨启自然听得出这话里的意思,她果真是聪慧,一听就知集团内部争斗得厉害,这利息虽说对李老来说不值一提,但她有这份心思,也不枉李老天天笑呵呵把她挂在嘴边了。看得出来,李老可不仅仅因为她能在一年半后去香港为孙少爷渡劫的事才看重她,其实,李老是把她当做晚辈来疼爱的。

    今天是平安夜,杨启也没想到,自己今年的平安夜能跟这名少女一起度过,尽管这饭局是公事上的,但只有两人,这让他心底竟难得有些温馨的感觉。

    两人一起吃饭,气氛自是融洽,用餐过后,杨启并没有唐突地挽留夏芍,而是很有分寸地与她握了握手,便说明晚等着她的大戏。之后,在出了酒店贵宾间的时候,很绅士地提出送她回学校。

    夏芍却是笑道:“不巧,我还有一场饭局要赶。杨助理这些天也累了,今晚就早点休息吧。”

    杨启微微一愣,笑道:“夏总倒是忙,那好,那就明晚见。”

    两人握手分开,杨启回酒店卧房,夏芍却是上了楼去,又来到了一间贵宾间。

    里面,陈满贯、孙长德、马显荣、艾米丽,四人坐在桌前,已经是用餐完毕了。桌子被清理干净,上了茶来,四人坐在一起聊天,只等夏芍来。

    夏芍一进门,四道目光便齐刷刷聚集在她手上,她笑眯眯晃了晃手中的文件,这才入座。

    四人的脸上却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就连艾米丽这样严谨干练的女子,也眼神兴奋了。

    她第一个出声,“天哪!夏总,我记得我之前曾经说过,我很佩服你。但现在我要改口,我崇拜你!”

    “崇拜夏总不止你一个人,我们都是她的崇拜者。”孙长德笑了起来,自从夏芍来了青市,两人还是第一次见面,他今晚显得异常兴奋。

    陈满贯和马显荣坐在一旁笑,两人盯着夏芍手中的文件,眼神赞叹而佩服。

    “原来,夏总早就有吞了盛兴集团的想法,我当初还担心地产公司的资金从哪里来,今天我才明白了。原来是这样。”艾米丽说道,眼神毫不掩饰的赞叹。

    原来,她早有打算好了。

    但这一切还是令人赞叹!不是赞叹她敢想这种疯狂的事,而是在于她真的做到了!

    她简直就是奇迹!

    “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今晚原本是要庆贺你的地产公司成功将市中心的地标低价购到手,没想到我却有别的事忙,祝贺晚了,实在过意不去。”夏芍笑道。

    艾米丽摇了摇头,“没关系。比起夏芍的手笔来,我做的事不值一提。我还需要努力。”

    夏芍笑了笑,艾米丽收购那块地的时候,果然没有引起金达地产的重视。

    金达地产的老总曹立在打听了艾米丽的背景之后,大笑道:“这么个洋妞儿名校毕业,想闯荡一番,胆子大是好事。只是,无根无基的,就想在陌生的国度打拼事业?天真!这一套在国内可行不通!我不介意教教她在这里的生存守则,她以为能从我手上捡个大便宜,那就让她捡!我还得谢谢她,到时候她破产回国的时候,看在她为我们金达解决了一块心病的友情上,我会去机场送送她的。”

    就这样,艾米丽毫无悬念地低价收购了那块地,招工的时候,虽说是没人愿意来,但这世上,永远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艾米丽跟工地的员工每人都签署协议,工伤赔偿丰厚,工资也比其他工地高两成。这自然就招到了人,这些人家里有不少都是困难的,盯着那些工资。夏芍倒不介意工资多给点,反正他们这块地购得的价格很便宜,至于工伤事故,自然是不会有风水上的原因的。

    等过了明晚的舞会,她就把那边的风水给化了,之后就可以开工了。

    夏芍与手下四名大将坐着喝了会儿茶,四人对明晚的舞会抱持着诸多期待,估计今晚要兴奋得睡不着了。

    而夏芍也有些兴奋,毕竟是完成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她也很是高兴。但她却是要好好休息,毕竟明晚估计有得忙了。

    她把文件交给孙长德带回公司,回了学校,好好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晚上,圣诞夜。

    华夏落户青市的舞会,开幕。

    ------题外话------

    下面,是【元旦求月票】小剧场:

    芍姐:元旦贺岁接龙!我先!新春风景丽,元旦百花开。

    龚沐云:花开比富贵,富贵赛吉祥。

    胡嘉怡:吉祥千里送,新年四时调。

    柳仙仙:时调……喂!你这不好接!

    芍姐:接四时吧。

    柳仙仙:四时八节人贺喜,皇天后土岁来兮。

    胡嘉怡:喂!来兮怎么接?

    秦瀚霖:我会我会!我来!

    众人望。

    秦瀚霖:来兮来兮美人怀,去兮去兮悍妇妻。

    众人:喂!你这是贺岁?

    秦瀚霖:嘤嘤,这是我的新年愿望!不信你们问师兄!他的愿望一定是来兮来兮小师妹!

    众人望徐天胤。

    徐天胤(看夏芍):你的新年愿望?

    芍姐:来兮来兮大月票!

    徐天胤:就这个?

    芍姐:就这个!

    徐天胤(面无表情,呆萌望乃们):唔,月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六章 商战!吞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六章 商战!吞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