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少将,持续震惊!

    徐天胤来到酒店的时候,守候在外头的媒体记者们,在看清了他一身军装和车牌后,这才想起来要拍照。

    但可惜的是,人已经进了酒店,能给他们拍到的只有背影。

    他穿过酒店大堂,服务台的几名年轻女子看见他,轻轻惊叫。结果谁都忘了上来询问,他直接进了电梯,按下了五楼的按钮。

    而此时,五楼舞会大厅里,震惊还在持续。

    苗成洪看着夏芍,以他纵横商场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的震惊表情。她说,这场对决华夏集团掌控着主导权,原来一切都不是在装腔作势!起初,他以为,她的话不过是年轻气盛不肯服输罢了。后来,发现她什么也没有做,他心里还曾摇头失笑,暗道“终究是年轻”。哪里想过,她岂止是做了,她简直就是创造了一场传奇!

    她瞒过了所有人,打了一场堪称经典的商战!

    胡广进不可思议地摇头,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这是跟自家女儿一个年纪的少女啊!这谋算,这布局,这太了不得了!当初,她来自家别墅,他怎么就不曾注意到她?怎么就觉得她坐在沙发上喝茶的样子很乖巧很不起眼?瞧这不声不响的,干的事情却是这么大手笔!

    熊怀兴一拍脑门子,“乖乖……我老熊算是服了!”

    曹立此时看向夏芍的目光,已经不止是惊艳,而是多了震撼和惊叹的意味。太不可思议了!她的年纪,她的作为,令人喟叹!再加上她的容貌,她的气度……她简直就是珍宝!

    曹立的眼中迸发出狂热的意味!他要她!这少女,他要定了!

    严龙渊垂眸,目光少有的赞叹。除了当家的,他还佩服过谁。这少女……怪不得当家的会放在心上了。早就知道,当家的眼光不会错!她确实配得上。

    而此时,舞会大厅后头的休闲区,柳仙仙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眨巴着眼盯着台上淡然微笑的夏芍,“靠!这妞儿又来这一套……老娘是跟她说过,要把气氛搞得欢快点,可这也欢过头了吧……”

    没人接她的话,胡嘉怡和苗妍还半张着嘴,没反应。

    元泽也出现了呆愣的表情,眼底神色震惊。他只是想着,没有参加她成立华夏集团的那场舞会,所以这次要来现场感受一下她的成就。但哪里知道,又被她给震惊到了。这次的震动,可一点也不比上次少啊!

    “实际控股是指多少股份?算成资产的话,多少钱?”柳仙仙盯着夏芍问,语气喃喃,“给我换算个数字出来,老娘要跟她要压惊费……这回,要好好再宰她一顿!”

    胡嘉怡听了这话总算是有了点反应,但她却是茫然地摇摇头。她不是不知道,而是没有办法给出一个具体的数字。从小在家中长大,商场上的事她还是知道一些的。盛兴集团,听老爸说有百亿的资产,但前段时间股票跌得厉害,资产必然大幅缩水,现在是肯定不值那么多的。但是,芍子手中持有这么多的盛兴集团股份,自然不可能任其这么跌下去,如果涨回来的话,能涨到什么程度,这获利就不好说了。

    最起码,现在是没有办法算个数字出来的。

    这些事,胡嘉怡能想到,在场的人自然也能想到,且比她想得要深。

    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盛兴集团这么大的家业,即便是江山易主,也不是这么容易就散的。董事会重组之后,集团只要运作起来,还是能起死回生的。尽管盛兴集团闹出了行业作伪的丑闻,但如果华夏接手的话,第一时间要做的必然是挽救声誉。这一点,他们都不怀疑眼前的少女会做不到。

    别的不说,明天华夏集团的剪彩仪式,发布会上将事情一宣布,如果快的话,明天盛兴的股价就会涨!

    盛兴集团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如果能恢复如初,那这资产……可了不得啊!

    福瑞祥是去年才成立的,今年夏天华夏集团才宣布成立,可这一转眼才几个月?到现在还有人对夏季拍卖会上的那场发布会津津乐道,今晚到场的宾客也都是为了见见她本人而来。但结果呢?她又宣布了这么一个重磅炸弹般的消息!

    如果说之前还有人认为华夏的成立有运气使然的成分,那么现如今呢?

    一名少女,以如此年轻的年纪,一手主导了这样一场商战,把资产强于她三倍的盛兴集团收入囊中!从月初,到今天的圣诞舞会,一个月的时间!而盛兴股份的收购更是只用了一周!

    尽管这场商战是不可复制的,不是每个集团都会像王道林这样,所有的麻烦事赶在一起。但假如这件事发生在在场的人手上,他们能将时机和一切有利于自己的条件,利用至此么?

    或许有的人认为自己能,但如果时间倒退数十载,让自己在这少女这般年纪时布下这样的局,他们自问做不到!

    华夏集团,又创造了一场传奇。

    在场的宾客们纷纷看向夏芍,目光早已不同,与之前的恭维祝贺相比,多了些郑重与敬佩。众人都知道,如果华夏集团能让盛兴活过来,恢复以往的盛况,那华夏的资产就至少会翻一倍!到时候,莫说是在省内,就是拿到全国来讲,华夏集团都能算得上很重的企业了!

    这才多长时间啊?这匹商场里杀出的黑马,成长速度也太令人畏惧了!有这样一个掌舵者在,它还是成长到怎么样的程度?

    在寂静之后,舞会里开始出现低低的抽气声。

    夏芍站在意味颇多的目光里,淡然含笑,轻轻回头,看了身后三名大将一眼。

    孙长德憋着笑,暗地里对夏芍竖了竖大拇指——太成功了!不用到明天剪彩上的发布会,今晚这消息就能在上层圈子里炸开,明天股价必然涨!夏总从来不做无意义的高调举动,她只要高调一次,必然要有收获。

    陈满贯对夏芍点点头,示意她效果达到了,舞会可以开始了。

    夏芍轻轻颔首,感觉身旁传来一道暗含笑意的目光,她转头一看,见杨启也对她露出恭贺的笑容。

    杨启的目光也带着微叹,只是这微叹里,略微带着点无奈和好笑——连这样的时候都不忘记利用,实在难以想象。她这年纪,平时也这么沉稳?难道就没点这个年纪的少女该有的样子么?

    夏芍笑了笑,视线转去下面的舞会大厅里,说道:“既然我的事宣布完了,那舞会就开始吧。今晚是圣诞夜,先祝诸位圣诞愉快,愿今晚尽兴。”

    她从服务生那里拿过一杯红酒,轻轻对着下方众人举杯,举止优雅,眉眼间笑意轻悠,却是一瞬间繁花嫣然。这一身裹在浓艳里的素雅,更是让这一笑香而不腻,好似青烟在人脑海中挥之不去,久久盘亘。

    酒店的服务生收拾了地上宾客们掉落的酒杯,给客人们都换上红酒,众人随着夏芍一起举杯,她难得地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

    底下众人低低喝彩,笑着纷纷鼓掌。夏芍将空酒杯交给服务生,便裹着披肩朝众人微微欠身,这便要走下去。

    却在这时,站在下方最前头的曹立伸手过来。

    他五官并称不上帅气,但奈何人靠衣装,又这么多年身居高位养成的凌然气度,这一伸手,举止还颇有点绅士和不容拒绝的姿态。

    “夏总。”曹立笑着伸着手。

    他料想他当众邀请她,她断不会当众让他没面子。只要她把手交到自己手里,今晚,她就是他的了。接下来的舞会,只要有他在身旁,他相信没人敢来从他手上抢人。

    曹立绅士地笑着,等着夏芍不得不把手递给他。

    但,她没动。

    她居然没动!

    曹立微愣,旁边站着的人都替他尴尬。

    曹立自然也尴尬,他轻轻皱眉,看向夏芍,他不相信她居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他难堪!但这一看,他才发现,她压根就没看自己。

    她抬着头,眸中神色怔愣,正望向舞会大厅的门口。

    曹立一愣,众人也都发现了夏芍不同寻常的反应,这才愣了愣,纷纷转头,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舞会大厅门口,一名男人站在那里。

    男人一身笔挺的少将军装,眉峰如剑,鼻梁高挺,薄唇抿着。气息孤寂冷漠,眼眸黑沉如夜,直直望向台上那裹在素雅与艳丽里的少女,目光专注。

    随即,他抬脚,向她走来。

    男人踏在金红的地毯上,气场如一柄冷寒高悬的利刃,劈斩而下,将人群劈散而开。

    他步伐稳健,黑色的皮鞋光亮如新,笔挺的少将军装一点褶也不见!一条金红的地毯,被他走在其上,像是踏上披荆斩棘的战场。那是真正的冷血战将之姿,战场上磨得锋锐的一柄杀人剑,气息与这奢华的舞厅格格不入,那般地刺目。所到之处,这些过惯了奢华安逸生活的上层名流无不惊惶退避,生怕被这男人的锋锐伤到。

    唯一站着没动的,便是台上的少女。

    她的神色随着男人的走来,频频变幻。那是属于少女的情怀,惊讶、惊喜,轻微的紧张、轻颤的期盼。这今夜在众宾客震惊骇然、惊疑喟叹的目光里,沉稳淡雅,悠然从容的少女,这一刻首次露出不太淡定的表情。

    夏芍真的是惊讶且惊喜到了,她没想到徐天胤会来。她今晚并没有邀请他,因为她想他应该不喜这种场合,所以她只是在来酒店的路上,在车里给他打了电话。没想到……他竟然来了?

    他不仅来了,而且……他这身穿着真的太让她惊讶。

    他竟然会穿军装来?

    这是她第一次见徐天胤穿黑色以外颜色的衣服。原本,她以为军装的颜色会不太适合他,但是没想到,太惊艳了!她从来不知道,世上会有人把军装穿得这么帅!仿佛天生这身衣服就适合他,如此合身,如此笔挺,如此杀伐冷厉的气度,这才是少将!

    制服诱惑,夏芍总算在这一刻明白了这个词的意思。

    她目光是惊喜了,舞会上的宾客们却是惊异了。

    这男人仪表堂堂,气度非凡,一看便知身份不凡!而且,他这身军装是怎么回事?这、这军衔……看起来是少将啊!

    少将军衔,这么年轻?

    宾客们私下里纷纷互望,在青市,这么年纪轻轻的军方高官,且还这么脸生的,不就是……那位?

    哪位?

    省军区新到任的司令。

    听说,此人姓徐,家世背景极受人猜疑,传言是共和国那位老人的嫡孙!

    听说,他从十五岁开始,就在国外为国家执行任务,整整十年,军功赫赫,近期才归国。一回来就是少将军衔,司令职位,接管省军分区!

    但,这只是传言而已。没有人出来证实,主要是基本上没人见过这位年轻的少将司令的真容。他不爱交际,从不出席上层圈子的聚会。听说,他到任那天,就连省委杨书记要给他接风洗尘,都被他拒绝了。

    连杨书记的面子都不给,又姓徐,年纪这么轻军衔职位就这么高,这才引起了众多猜测。

    莫非,今晚到来的这位就是……

    众人齐刷刷地望着徐天胤,这时,静悄悄的人群里不知是谁轻轻惊疑地喊了一声,“徐、徐司令?”

    这声音虽小,却惊了一众人,一群人齐整地转头,寻向那声音的来源!

    胡广进张了张嘴,被突来的众人关注的目光惊得一愣。都、都看着他干什么?他跟徐司令也不熟啊!细说起来的话,他跟他连话都没说过,这都是从自家女儿那里听说来的。

    “他、他是省军区的司令?”苗成洪惊愣了。他是不知道这件事的,那天在医院里见到徐天胤时,他陪着夏芍身旁,一直沉默寡言,而他又挂念女儿的事,压根就没打听他的身份。

    “他真是司令啊?”熊怀兴瞪着眼看向徐天胤。他那天从朱家祖坟上送夏总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徐天胤开着车在一家法国餐厅门口等他,当时他注意了那辆挂着司令部车牌的车,第二天在福瑞祥里碰见徐天胤的时候,他不是不想打听他的身份,只是夏总明显不想介绍,只说这是她的师兄。他便就想着来日方长,没再问了。怎么?他的猜测没错,他真是省军区的司令?

    “老胡,你跟徐司令认识?他、他是不是那位?”熊怀兴嗓门本来就大,尽管是压低了生意,在这静悄悄的舞会大厅里,也让周围人听了个清楚。

    立刻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看向胡广进,把胡广进看得一脸苦笑,“这、这我也不知道哇!我就知道这位确实是省军区的那位司令。其他的我真不知道!就这些还是我女儿跟夏总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见过徐司令,才知道的。”

    众人惊疑不定,都有点失望。虽然胡广进也不知道,但至少证明了一件事,眼前来到舞会上的这名男子当真是省军分区的司令!

    他、他跟夏总怎么认识的?

    一群人又看回去,这时,徐天胤已经站在了夏芍面前。他黑漆漆的眸盯着她,将怀里的花当众递给她。

    这花还是玫瑰和百合的组合,看得出来还是那家花店出品,但迎着男人定凝认真的目光,夏芍就觉得眼前的花束那般打动她,她伸出手接了过来,宝贝似的捧在怀里,轻轻一笑。

    那笑容和着浓情淡韵的柔美气质,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她这副开心的模样落在对面休闲区里坐着的元泽眼里,少年轻轻垂了眼帘,唇角笑容略微有些不是滋味。而她这副模样同样落在身旁的杨启眼里,他也轻轻垂眸,无声一叹,便笑着退后一步,悄悄下了台子。

    而夏芍身后站着的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三人也结伴悄悄走下去,但三人相互交换的眼神里也同样是震惊的。

    孙长德没见过徐天胤,压根就不知道夏芍跟他认识。陈满贯当初在福瑞祥的店里见过他,马显荣也在店里见过他。但两人却都只是知道他是夏芍的师兄,却不知他真实身份竟是省军分区的司令!

    夏总的这位师兄,若真是传言中的那家世背景,那、那可不得了哇!

    三人边看了徐天胤一眼,边走下了台子。台上只剩夏芍一人,她捧着花束恬静地笑。面前的男子注视着她,见她开心,便也淡淡地勾起唇角,浅浅一笑,目光微柔。

    他这一笑,在场宾客带来的女伴就都是齐齐一个抽气——这男人会笑的!他笑起来……好迷人!

    而这时,徐天胤已经在台下伸出手。他的手势并不那么绅士,只是伸出手,直接,自然。衬着那身笔挺的少将军装,剑般的锋锐气息,天生的气度。仿佛他就该如此直接,那些绅士的姿态只会折损他的气质。

    夏芍笑着,这一刻亦是众人瞩目,她却是笑着将手交到了他的掌心里。

    曹立早就收回了手,但这一刻仍是显得尴尬。他眯了眯眼,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若是别人也就算了,今晚他势必不饶了他,但怎么偏偏是他?

    在青省,除了两个人,没有别人是他曹立不能得罪的!而这两个人,一个是严龙渊,一个就是徐天胤!

    严龙渊以前就在,而徐天胤却是最近才空降来的。别人不知道他的家世背景,他可是知道得清楚!谁叫他姐夫是省委书记杨洪轩呢?

    曹立自从杨洪轩上任,已经很多年没遇到这种钉子了。他感觉就像被人当众打了脸,好像四周宾客的目光此刻都盯着他。这要是不把面子找回来,这些人回去指不定背后怎么笑话他呢!

    但曹立也听他姐夫杨洪轩说过,徐天胤性情孤冷,不喜与人交际。正当他想着怎么自然点地上前打招呼时,夏芍已挽着徐天胤的胳膊走了下来。

    今晚的圣诞舞会,她也没想到会出这么多的事,看着宾客们连连受到震动,她身为主办方,也有些不好意思,这才说道:“舞会上给诸位准备了酒水餐点,还希望大家今晚尽兴。”

    说罢,她冲周围宾客们微微欠身。

    宾客们对徐天胤的出身极感兴趣,但见没打听到,尽管心中有些挠心挠肝的,但还是不好直接追问。毕竟这是在人家举办的舞会上,这么做显得不太礼貌。而且,万一这位年轻的司令就是他们猜测的那家世,这么紧抓着不放,也无疑会得罪他。

    今晚,还是有收获的。至少,见到了这位从不出席任何上层交际舞会的年轻司令。

    而他的家世背景,只要他还在省内任职,就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就冲华夏集团今晚宣布的事,众人此时也没有不给夏芍面子的,见她这么说了,便赶紧笑着应了,表示一定尽兴,这才装模作样地取了酒杯来,相互寒暄笑谈了。

    见夏芍陪着徐天胤,众人便纷纷围住了华夏集团的三名大将,笑着上前敬酒恭贺。

    夏芍挽着徐天胤的胳膊,走向休闲区。

    此时,休闲区的沙发处,元泽、柳仙仙、胡嘉怡和苗妍四人已经是站了起来。四人也不知为什么要站起来,或许,是今晚被夏芍宣布的事给震惊到了,让他们觉得,这样的成就值得起身相迎,便自然而然地站了起来。

    “那边舞会开始了,你们不去跳个舞?就打算一晚上这么坐着?”夏芍走过来,坐下说道。

    “咳!”胡嘉怡咳了一声,一拉左右两个妞儿,冲夏芍一笑,“行行,我们不当电灯泡。这地方留给你们,走走,咱们跳舞去!”

    夏芍一愣,随即一笑。她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知道今晚这几个朋友也一定震惊到了,所以过来就随便说了句开场白,没想到这妞儿把她的意思给曲解了。

    苗妍点点头,表示赞同胡嘉怡的话。

    元泽看向坐在一起的两人,徐天胤把花从夏芍怀里接了过来,放去了茶几上。花一拿开,便露出了两人尚且挽在一起的胳膊。少年看着那画面,唇角挂着笑容,眼底却是微痛。

    虽然,早知如此的。在她创立华夏的时候,他就看得出来,两人或许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是,身为朋友,他还是忍不住靠近,再靠近……

    今晚,在听闻华夏集团的又一次大手笔之后,他就知道,她日后会走得更高更远。她会遇到一个站在更高处等她的人,也适合有一个强大的男人陪她。但……他有些不服气!虽然刚刚知道徐天胤竟然是省军分区的司令!别人不知道他的家世,他父亲身为省委副书记,他岂能没听他在家里说过?

    真没想到,他竟然家世背景如此深厚!但……出身不是自己能选择的,他的家世也不差。给他十年,待他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未必不配陪在她身边。

    可是,上天没有给他这个十年。他在与她同一个年纪的时候遇见了她,她已经起航,而他还在原地。所以,她的真命天子不是他。

    这一刻,对感情还很懵懂的少年,总算明白了,爱情为什么一定是要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才能开花结果。

    他遇见了对的人,却没能在对的时间。

    少年垂着眸,这一刻心情有些酸涩。他看向徐天胤,目光复杂。看着他低头问她今夜有没有吃过东西,然后在听说她没吃后,就拿开她手中的香槟酒杯,叫服务生换来温白水。起身看了看舞会上的自助餐点,亲自挑选了几样给她。之后就坐回她身边,拖过面前的瓜果盘,专门剥花生松子儿一类的养胃的东西给她。

    见少女笑眯眯地享受着,少年却是微微皱眉。

    他真的能给她幸福吗?他的家世是很显赫,但问题就出在显赫上。他也是官门家庭出身,自从就懂得这些门庭之别。自古官商不离,但在官眼里,商永远是低一等的。她若是日后要嫁进官门家庭,以她的成就,假如是嫁进自己这样的家庭,那是很登对的。但若是嫁进徐天胤的家里,那在世人眼里,只怕她是配不上他的。

    在他眼里,没有她配不上的人!却不愿世人用那种世俗的眼光看待她。这个男人,真的会不让她受这些流言所扰么?

    元泽少年皱了皱眉头,但随即却又很快地舒展开了,似乎想到了什么,眸底浮现出笑意。

    对啊!有的时候,世俗是可以检验爱情的。徐天胤适不适合她,就让时间去考验,而他能不能配得上她,也让时间去考验!

    反正,她的年纪,离嫁人还早。或许,老天爷还是给他时间的。他可以努力!等到她嫁人的年纪,他也会有所成就,究竟谁才是最适合她的那个人,现在还说不准!

    走着瞧!

    这样一想,元泽眼底又浮现起笑意,甚至挑挑眉,对徐天胤投去属于男人之间才懂的挑衅的目光。他看向夏芍,笑着问:“你是主办方,就这么让宾客去跳舞了?怎么也该你领一场才是。怎么样,要不要去跳一圈?”

    夏芍一愣,抬起头来,这小子邀请她跳舞?

    徐天胤也抬起眼来,看向元泽。两人有当初医院里的苹果之仇,目光一对上,便无声的噼里啪啦。

    柳仙仙却意外地拍了元泽一巴掌,“说什么呢!要跳也该是徐司令和芍子去跳一场给咱们看看!”

    柳仙仙上回在医院里的时候,还故意拿元泽来给徐天胤添堵,但今晚怎么就这么通情达理了?殊不知,她这也是在为难徐天胤。怎么看,这男人都不像是会跳舞的那类人,不知道跳起来会不会很搞笑?

    夏芍一眼看向柳仙仙,立马便知这妞儿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了。她笑看她一眼,“行了,少来。我没领舞,这舞会也开起来了。你们若是想跳舞就去吧,若是不想去,就坐下来聊天。”

    柳仙仙一咬唇,不肯放过她,“你别告诉我你不会!堂堂华夏集团的董事长,连交际舞都不会跳,你嫌不嫌丢人?不会的话,就跟老娘走,我教你!”

    夏芍看着她笑了笑,热舞她不会,交际舞她却是会的,毕竟前世在公司里,总有舞会应酬一类,怎么能不会?但她不去,只是因为徐天胤怕是不会,而且,他的性子,能来今天的舞会已经很让她惊讶了,叫他跳舞?那不可能!

    见夏芍只笑不语,柳仙仙越战越勇,还想说什么,却被胡嘉怡叫上苗妍,生生拖走了。走的时候,自然没忘了拉上元泽。

    休闲区里,只剩夏芍和徐天胤坐着,他低头给她剥着松子,夏芍却是笑着看他。

    一直看,一直看,直到看到男人抬起眼来,问:“看什么?”

    “看师兄穿军装很帅。”夏芍笑眯眯打趣他。

    男人果然手中动作顿了顿,微微转过头去,也不知是别扭还是什么,过了一会儿转回来,问:“喜欢?”

    夏芍一听就挑了眉,赶紧摆手,“帅是帅,可没你叫你以后每次来见我都穿这身。”她可算是知道他的性子了,这男人压根就不太懂浪漫,他送花只是因为第一回送时,见她欣喜,接着便一直送,送了三回,一直都是这一束花。虽然她不计较这些,但她敢保证,只要她说喜欢,他以后见她时必然会一直穿军装。

    徐天胤见她这么说,便点点头。

    夏芍却是有些好奇,“师兄今晚过来,怎么想起穿这身了?”他不像是这么高调的人。

    他低着头,继续剥松子,把剥好的一把交给她,语气平板地答:“公事,刚回来。”

    夏芍一笑,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但随即又脸上笑意微暖,想来他过来,必然是觉得今晚对她来说是大日子,想来恭贺她。但是又遇上公事,紧赶慢赶地过来,有时间去买花,却没时间换身衣服。

    她看出今晚的宾客们对徐天胤的家世背景很感兴趣来,虽然是最终没曝光,但只怕震动和猜疑还是不小的。

    这对华夏来说倒没什么,好处多于坏处。尽管她从未想过从徐天胤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但只要两人在一起的事曝光,势必会引起这么个结果。这个结果,无论她愿不愿意,都势必会存在。而师兄家里……只怕不会愿意吧?

    毕竟在为官者的眼中,商人总是低一等的。尽管她从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但却管不住别人有这种观念。

    她早知师兄家世显赫,但却一直没问过。一来是觉得不便过问,二来也并不太在意。她向来觉得两个人之间相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现实的东西有它存在的道理,但如果现实成为了阻碍,那只能证明感情不够。

    这一世,即便是没有感情,她也能过得很好。但如果爱情来了,她希望它纯粹,不为世俗眼光观念所扰,只求两人在一起,心灵彼此相安。

    禁不住越想越远,夏芍一直沉默不语,徐天胤感觉到她气息的变化,抬起眼来望向她。他虽然沉默寡言,但却极为敏锐,似乎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眸色微深,伸手握住她的手。

    “不会是你想的那样,那些人不重要。我会处理。”

    他突然开口,让夏芍一愣。

    “爷爷不是。”徐天胤解释道,目光定定不放开她。

    夏芍挑眉,有点惊讶这男人的敏锐,连她想什么都看穿了。但她脸上笑容却有点古怪——什么爷爷不是!知道你说话简洁,但你就不能多说一个字吗?

    少一个字,听起来感觉很怪好不好!

    “知道了,你爷爷不是。”夏芍一笑,顿时轻松了起来,打趣一笑,“现在考虑这些太早了。师兄还是继续你的追求计划吧。”

    听见她说知道了,男人本该轻轻点头,但剑眉却是轻轻一蹙,也不知为什么,总听着这话别扭。他思索了一会儿,找到别扭的原因,低头看她,纠正,“爷爷。”

    夏芍抬眼对上男人的眸,很是无语,脸上却绽开笑容,“知道了,我们可以不在这儿讨论爷爷的问题吗?”

    夏芍的这句爷爷只是名词上的称谓,但徐天胤听她这么叫了,便点点头。

    夏芍抬眼看向舞池,她总不能在这儿一直陪着徐天胤,虽说有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在,但她总该去走动走动,该尽的礼数还是要尽的。于是她这便起身,让徐天胤一人在这儿坐一会儿,自己从服务生手里拿了杯香槟,便走进了人群里。

    见她过来,一群宾客自然是笑脸迎了上来,赞叹、恭维之时,不免旁敲侧击她与徐天胤之间的关系,并顺道隐晦地打听徐天胤的家世背景。

    夏芍自然打太极把话题绕了过去,众人轮番上阵,竟没有一个能问出来的,不免惊讶。暗暗觉得这少女果真是不简单!这说话的本事,真是滴水不漏啊!

    “夏总。”

    这时,有人在身后唤夏芍,夏芍回身一看,竟是严龙渊。

    “夏总借一步说话。”严龙渊明显是有事。

    夏芍一愣,随即笑着点头,随他边聊边自然地走去了偏僻些的地方,这才笑问:“严老大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严龙渊咳了一声,“不是我的事,是我们当家的。”他边说便瞥了眼在休闲区里坐着的徐天胤,见他目光一直跟着夏芍,也不在乎,反而与他对望了一眼。

    “你们当家的?”夏芍挑眉问。

    “是这样的。我们当家的今晚虽然来不了,但是他让我带了贺礼来给夏总。我们当家的说,夏总不喜高调,因而让我私下里恭贺,这贺礼让我私下里再给夏总。”严龙渊边说边从怀里拿出了一件小盒子。

    盒子不大,看起来就像是戒指盒子那么大。夏芍挑了挑眉,自然知道那不可能是戒指,只是没想到龚沐云会准备了贺礼给她。

    她不由想起那谦谦君子般雅致的男子,听着他这一番细腻的心思,倒是一笑。

    对方虽考虑到她的性情喜好,不当众给她,但这般心思,倒叫她不好不接了。

    她只得接过来,打开一看,见盒子里是一对精致的珍珠耳环。奶白的颜色,泛着淡淡银光,耳钉款式,简洁柔美。

    夏芍也是识货的,一看就知道这对珍珠的大小来看,价值不菲。最主要的是,它的款式很适合自己,不以任何装饰,最天然的姿态。

    她微微一笑,礼貌地收下,“替我谢谢你们当家,改日我打电话亲自道谢。”

    严龙渊微微点头一笑,临走时又看了徐天胤一眼,转身时却是垂下眼眸——这耳钉可是当家的亲自挑的,夏总的神情看起来倒是没有见到那束花时欢喜。虽是接了,倒只是礼貌上的。啧!不行,要打电话给当家的报告一声。

    夏芍把东西握在手里,拿着酒杯又进了舞池,接受众宾客的道贺,顺道认识了不少省内上层的人物。

    舞会一直开到晚上十点才散,散场的时候,夏芍上台谢过今晚到场的来宾,并邀请众人明日到场出席剪彩仪式。众宾客应下,这才在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的陪同下出了酒店。

    夏芍却是没离开酒店。

    明天刚好是周末,她今晚就宿在酒店了。一来明天要剪彩,她还是要穿礼服,到时就直接从酒店走,省得再来换。二来今晚她出去,媒体记者们必然蜂拥而上,一番询问。他们尚且不知华夏和盛兴的事,那些问题没必要回答。她相信,今晚的宾客们会将消息转告给媒体的,到时必然一番骚乱,她若出去,今晚怕就难走了。

    还不如直接住在酒店,明天从这里出发。

    夏芍还穿着旗袍,房间早就开好了,直接上楼,便可以歇息了。

    但,她真的可以上楼就歇息吗?

    夏芍在房间外转过身,目光幽幽地盯向身后那明明新开了一间房,却还是跟过来的男人。

    男人也同样看向她,目光深幽,落向她手中一直握着的盒子。

    ------题外话------

    师兄的家世现在还不到宣布的时候,会在下一场冲突的时候再宣布。

    另外,最近总觉得疲累,更文很晚,也明白妹纸们等更的心情,但也请体谅下我吧。毕竟持续更新,一直也不请假,更新的量也不少,人都会累的,我也需要休息。更得晚的时候,大家就次日再看吧,总之到了休息的时间就休息,千万别不睡等更,还是睡眠重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八章 少将,持续震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八章 少将,持续震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