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吞并,王道林的结局

    人群里冲出一道矮胖的身影,手里持着一样明晃晃的东西。舒籛镧钔

    不是每个人都遇到过这种事,突来的嘶哑的历喝把一群人给惊了个不轻,众人本能地呼啦一声散开了!

    夏芍正一步踏入店里,听闻那声“我杀了你——”不由眸色一冷,霍然回身!

    她回身之时,出手迅捷,三指已刁住身后来人的手腕,脉门一扣,一拧,轻微一声脱臼声被惨叫声掩盖,地上哐啷一声掉下一把锋亮的刀子。

    刀子刚刚落地,夏芍还没回过身去,一眼还没扫去王道林身上,身旁便射来一道人影!那人影迅疾如电,从夏芍身旁扫过,卷了一地的风雪。

    夏芍一惊,这才想起徐天胤在店里!

    她一把将手腕脱臼哀嚎不止的王道林给推了出去,身形一闪,挡住徐天胤。在他的弹腿上一勾、一靠!曲肘上前一挡!

    徐天胤在她闪身过来的时候,便身形倏然顿住,生生被她挡住。

    而此时,王道林被夏芍一推,已是身形踉跄着跌出去。地上半指厚的雪,刚刚清扫出来,店外的地面上又已见白。王道林皮球一般在地上滚了滚,身子擦出一道长长的痕迹,一直擦出去老远才停了下来,在地上捂着手腕惨嚎。

    夏芍一眼扫去,对跟着她一起下车来的马显荣道:“报警,叫救护车。”

    马显荣赶紧应了,打电话的时候却是瞥了夏芍好几眼——夏、夏总这、这身手……

    夏芍的身手陈满贯和孙长德见识过,马显荣是不知道的,也难怪他惊异。不仅是他被惊住了,福瑞祥店外的同行们也是纷纷看向她。

    刚刚出了什么事?

    他们只看见一个人手里拿着明晃晃的东西冲过来,别说人长什么模样了,就连他手里拿着的是把刀都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夏总回身,接着便是一声惨叫,刀子也掉到了地上。

    太快了!

    快得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谁也没看清。

    一群人不仅是惊奇地看向夏芍,他们还看向她身后的徐天胤。

    只见门口,一名身穿着少将军装的年轻军官立着,气息冷厉暴戾,天空落下的雪片粘去他剑锋般的眉上,那寒彻竟不及他眸底的冷冽。那一双漆黑的眸深邃如渊,看一眼就能将人吸进去,而这一刻他的眼,绝没有人想看。

    而他的视线却是只盯着王道林看,气息寒戾残酷,死神一般。王道林在远处的地上疼得大冷的天儿额上都见了汗,徐天胤的目光却让他差点心肌梗塞都犯了。

    他从来不知道世上有人的眼神比闫老三还可怕,那不是闫老三那种邪气的目光,而是冷,彻骨的冷。让人一触上他的目光,似乎能听见血液冻成冰渣的感觉。

    王道林不是没注意到徐天胤穿着的那身少将军装,但这对此时的他来说,已经顾不得了。他辛苦打拼半生的家业,一个月之内就这么江山易主了。他本就接受不了,为此在看守所里一口血吐出来,保外就医。

    他有数桩案子的嫌疑在身,被公安的人盯得牢牢的,今天上午店里来人,通知他去公司办理些交接上的事。他这才去了盛兴集团的公司,到了之后已是中午,看到了电视台上紧急播放出来的华夏集团落成剪彩仪式上的新闻发布会,这才知道,自己辛苦打拼半生的家业,竟然易主给了华夏!

    他当即又是一口血喷出来,公司的人急忙把他往医院送,他却是半路让司机把车开来了古玩街的店里。

    他坐在店里等,就知道她中午会来一趟,接受同行的祝贺。果然,她来了。

    他接受不了!自己怎么就栽在了这个小丫头手里?

    这个小丫头,连闫老三都死在了她手上!现如今,她竟然控股了自己的集团,这让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事到如今,家业栽了,人也栽了,王道林知道,他这辈子算是完了。他还怕什么?

    从他创立盛兴开始,这世上跟他争的、跟他作对的,通通没有好下场!不然,他凭什么打下这么大的家业?敢抢他的家业,他就让她有命抢,没命花!

    王道林坐在地上,捂着胳膊,眼神癫狂。这副模样吓得古玩街上的同行纷纷后退,徐天胤却是视线微动,转去地上那把锋利尖锐的长刀上,那刀子刀尖锋利,刀身足有一尺长,若是扎到人身上,一刀便能扎穿脏器,要了人的命。

    徐天胤顿时气息冷寒,空气都似在这一瞬结了冰渣,他长腿一抬,便要向王道林走去。

    “师兄!”夏芍一把拉住了徐天胤。这可不是市郊风景区的山里,他能那样对付闫老三,可不能当众这么对王道林。这也是她刚刚阻止他的原因。

    王道林狗急了跳墙,当众欲杀她,对他来说,不过是挖坑埋自己罢了。她并没有任何损失,反而王道林的举动,只会让他更快地付出代价。

    徐天胤的身子在夏芍碰上他的一刻便是一震,很明显的情绪波动,那些冷寒暴戾就像是裹在身上的寒霜,一层一层剥落,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她时,漆黑的眸已是将她上下扫视了一遍,接着手臂一张,把她抱在了怀里。

    他呼吸沉重,但却拍拍她的背,似在安抚她。

    夏芍哭笑不得,谁安抚谁?现在应该是她安抚这男人吧?他忘了她的身手是从小师父他老人家教导出来的,向来不差了?若她连个王道林都对付不了,回去可怎么有脸见师父?

    见门口的同行们还没散,且发生了这种事,人有越聚越多的趋势,夏芍便赶紧推了推徐天胤,推不动他便掐了他几把,总算把这男人给扒拉开,而后跟街上的同行们道了歉,安抚了众人。

    众人自然纷纷怒斥王道林行径狠毒,又不时往徐天胤身上瞧。王道林不在乎这时的福瑞祥还有什么人脉,众人可是在乎得紧。

    听说昨晚华夏集团的圣诞舞会,省军分区的年轻司令曾到场祝贺?莫非,就是眼前这位?哟!这位看起来似乎对夏总有意呀……

    正当众人纷纷猜测的时候,警车和救护车很快就到了,王道林保外就医期间当众故意行凶,被检查过身体之后,便又送回了看守所。夏芍和一些同行们去了警局做了笔录,王道林这回的罪名可是实实在在的了。

    他古董造假、买卖文物的罪名很快便定下,苗妍的事因为证据不足,许定不了罪,但夏芍这件事却是证据确凿,实打实的杀人未遂。

    当王道林的案子定了下来后,夏芍便趁着周末,来到了看守所。

    王道林戴着手铐脚镣,面容憔悴,哪里还有以往省内名企老总的威风?他两鬓已经发白,像是度日如年,一下子老了十岁。

    他看见夏芍来探监,憔悴的脸色多日不见的生机,但这生机却并非喜意,而是憎恨。他眼底都迸出血丝来,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夏芍,呼喝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谁让她来的!我没同意她来看我!让她走!我要回去!”

    对方给他一个瞪视的眼神,表情严肃,目光严厉地喝道:“喊什么!不许大声喧哗!”

    夏芍浅笑着坐在椅子上,隔着铁窗看王道林,似是一点也没将他的愤怒放在眼里,他愤怒他的,她只道明自己的来意,“王总,我不是来看你的。你觉得以我们之间的交情,我会想来看你?”

    王道林一愣,停下呼喝,看着夏芍的眼神却是发狠,冷笑:“你是来嘲笑我的,我知道。”

    “我没这么闲。”夏芍一笑,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来,在王道林眼前一晃,“我是来请王总签了这份文件的。”

    夏芍晃了晃,便将文件拿直了给王道林看,王道林目光一落在那份文件上便怒极攻心,伸手猛地一抓!

    夏芍早知他会如此反应,笑着把文件往回一收,笑意淡然,“别激动,这文件我今天就带了一份,若是被王总撕了,我还得再跑一趟。”

    “你做梦!”王道林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两眼发红,神情癫狂,稀松发白的头发丝颤巍巍,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个疯子。

    “你做梦!你做梦!要我把我手里的股份给你,你做梦!我……咳咳!我就是死!我也不会给你!”

    “不是给,是卖。”夏芍淡然微笑,“王总看好了,这是律师起草的正式的股份买卖协议,价格公道,一切都是正规程序。不要说得像是我抢你的,我在向你买。”

    “买?呵呵!”王道林冷嘲一笑,看着夏芍的眼神恨不得伸手出来把她撕了,“我们盛兴集团是怎么落在你手里的?你敢说你走的是正规程序?现在在这里跟我装好人?”

    “我走的是正规程序啊。”夏芍一副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说的模样,把王道林气得胸口一闷,差点又一口血喷出来。

    这丫头怎么这么无耻?

    正规程序?那些媒体曝光、公安局报案、让嘉辉集团出面瞒天过海,哪个不是她在阴他?她还敢跟他说正规程序?!商场里的尔虞我诈,有几个是走正规程序的?呵!他在商场大半生,就没看见有几个干净的人。

    “这么说,王总不想走正规程序?那好吧。”夏芍把文件收了起来,站起身来,唇边笑意淡了淡,“知道我为什么还愿意来这里跟你谈么?是为了我自己。我提醒自己,你今天坐在铁窗里等着宣判,已经是你的报应,我不应该再落井下石。但其实我是挣扎的。你见过朱部长跪在老父坟前痛哭的样子么?你见过我的朋友落水命悬一线,她的父亲彻夜守在病床旁的样子么?如果你见过,或者你体会过,我想换做是你,你绝不会愿意这样大度。我不想大度,但我总想着先礼后兵。既然如此,那就告辞了。”

    夏芍笑了笑,但神色终是冷了下来,转头望了望外头晴冷的天,转身就走。

    “等等!”后头传来手铐脚镣的哗啦声,王道林声音惊惶不定,“你、你想干什么!”

    “我能做什么?我只是想看看王总的报应而已。”夏芍回身一笑,眼底却没有笑意,“让我想想,朱部长家中祖坟被下了钉子,他的父亲暴毙、大哥病逝,兄弟三人身染重疾。我的朋友被下咒,鬼门关里走了一圈。这些只是我知道的,我想定然还有我不知道的。不过没关系,你所做过的一切恶事,都会报应在你身上。王总的父亲和大哥还在世吧?妻子儿女也都还在。会不会有事,这我不清楚,如果你以前害过别人的儿女的话,那就应当会应验的。”

    王道林神色大骇,“你、你威胁我!”

    “我有么?王总多心了。我只是回去等着老天给你的报应而已。”夏芍挑眉。

    王道林却是两眼一黑!老天给的报应?他不信。但他信风水师的神鬼莫测!这些年,闫老三帮着他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就算是杀了人,也没有任何证据!

    她、她这是要用这种手段对付他?

    王道林怒极攻心,干咳一声,胸口奇痛。

    夏芍看着,微微垂眸,眼神淡淡,“王总坚持不卖盛兴的股份给我,也无所谓。我大可以等你的子女从你那里继承了,再从他们手里买。都说自己的身体,自己心中有数。不知道在王总心里,自己还能有多少日子?”

    王道林一口气没上来,霍然抬头望向夏芍。

    夏芍淡淡地看着王道林,他两颧起乌云,山根低干枯,且眼球边缘略微发黄,眼有红丝,鼻脊露骨。这不仅从中医上来说是阴虚肝症的征兆,而且他还心脏有病,从面相上来看,怕是难过百日了。

    她今天一来到就看出他的面相上的征兆了。之所以还说刚才那些话给他听,只是为了吓吓他而已。比起朱家人和苗妍来,他只是受受惊吓,已经是便宜他了!

    而她刚才说的那些报应之事,其实真的有法可为。只是,夏芍不会当真这么做。不是因为她大度,而是因为王道林不值得她这么做。为了他这么个人,让他的家人受牵连,自己只会背负业障,有朝一日若有还报,徒令她的父母家人伤心而已。

    王道林如今的境地,和他所剩不多的生命,已经算得上是他的报了。至于报不报的够,这辈子不够,不还有下辈子么?

    夏芍冷笑一声,转身往外走,她等着从王道林的子女手中收购股份也不是不可。这些天,就让他继续担惊受怕吧。

    “等等!”王道林又喊住了她,“我、我要是签了,你、你能放过他们?”

    夏芍慢悠悠转身,挑了挑眉,眸底的冷嘲一点也没因王道林还重视家人而好转,既然还有人性在,为什么不把这种心情分给那些被他所害的人一点呢?

    “王总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我若是跟你一样,今天就不会来了。不仅不会来,连钱我也不会花一分。你们王家人都不在了,白白的股份给我,我还用费事跟你签合同?”

    王道林捂着胸口看着夏芍,他嘴唇已经有些发青,憔悴不已,手扶着桌子,像是要看明白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夏芍却是不再说话了,只等着他的决定。反正,今天还是晚几个月,她无所谓。

    王道林张了张嘴,似乎在挣扎。他这一生的心血,今天若是签了,就什么也没有了。若是不签,他死之前都会是盛兴集团的前任董事长,如今的股东……

    他自嘲一笑,是啊,前任。从董事长变成股东,他丢的人还不够么?保着这个身份入土,该嘲笑他的人,还是会嘲笑他。他这一辈子害过的人太多,就算是他还是盛兴集团的董事长,死后也照样会有人骂他吧?

    王道林捂着发疼得心口,凄凉地笑了两声,却笑不出声音来,喉口发甜,看起来像是要犯病。

    在一旁的看守所工作人员一看,赶紧要去招呼人,今天怕是要叫救护车。这王道林怕是要送医院。

    王道林却是趁着那人走了,从铁窗里朝夏芍伸出手来。

    他没说话,夏芍也不说话,只是把文件递给了他。

    王道林的手颤巍巍,像是在看自己人生中所看的最后一份文件,认真仔细地看过价码和条款,目光变幻,却是没有力气再抬起头来深深望一眼外头的少女。他用最后的力气在最后一页签署了自己的名字,知道这一生的家业结束了。

    他说,他不信报应。这到底是不是呢?

    王道林晕了过去,夏芍接过文件,却没有离开,直到工作人员来后,王道林被抬上来救护车,她远远看着白色的车子开走,这才望了望冬天冷冷的天空,心中滋味难言,出了看守所,坐车去了公司大厦。

    华夏集团接收了王道林手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件事情很快又在商界刮起了一阵旋风!

    谁也没想到,以王道林和华夏集团的恩怨,他会愿意将手中的股份卖给华夏。但,华夏集团年轻的董事长,就是办到了!

    她不仅办到了,她还重新又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

    宣布,盛兴集团即日起更名为华夏集团,原盛兴集团旗下资产归入华夏,股市上盛兴的股票同样更名。原盛兴集团旗下所有的古玩行,即日起招牌换下,挂上福瑞祥的牌子。

    这宣布一经发布,波澜四起!

    众人这次发现,原盛兴集团的收购案,或许压根在这位年轻的董事长心中就是一场企业吞并案!

    这场吞并案的最明显的结果就是,福瑞祥在国内古玩行业的进军步伐几乎可以说一步到位!原本盛兴打拼下来的客户、领地,全都归了福瑞祥。

    从今以后,福瑞祥在国内古玩行业已是巨头!

    而股票呢?吞并之后,连王氏那半分之三十的红利也都是华夏的,整个集团都归了华夏,那股价升上去之后,华夏的资产真的是翻一倍这么简单?

    当然不止翻一倍。

    发布会之后,夏芍采取了一系列的举措。

    她先是令福瑞祥入驻古玩行会,陈满贯当选为省古玩行会的会长。接着便在原有的行规基础上,制定了反作伪的行业规定。又联系了几家电视媒体,联合省内书画、瓷器等各方面的鉴定专家,举办了现场鉴定、揭露市面上最新的一些作伪招数的节目,收视率颇高。

    不少收藏界人士纷纷前来学习鉴定知识,民间对收藏热情又涨了起来。

    一同涨起来的,还有福瑞祥在古玩行业的声誉和华夏的股价。

    股价一路直升,势不可挡,华夏在以极快的速度回收之前投资收购股份的资金!

    而夏芍想起后世的一些鉴宝类节目,脑中灵光一闪,便与电视台签订了合约。

    电视台不仅请了省内的鉴定专家,还请了福瑞祥和华夏拍卖公司里的鉴定师,帮一些民间收藏人士的古董鉴定并估价,其间加入了现场互动环节,可让观众猜价,猜中者会获得福瑞祥关于鉴定方面的书籍和奖品。

    节目一经录制播放,反响强烈!不仅是民间收藏人士,就连一些不太懂收藏的人,家中有疑似古董的宝贝,都可以拿到节目现场去。是赝品的,专家会现场解答为何是赝品,并提醒收藏者在这方面要注意的事项,提高大家的鉴赏眼力。而是真品的,便会进入估价、猜价的活动。

    这一挡节目的收视率之高,对提高全民收藏热情的效果之好,令电视台和古玩行会的同行们都极为欣喜!这不仅对大家的生意有好处,对福瑞祥的声誉和整个古玩行业的声誉,都有好处。

    众人得了好处,陈满贯为人又颇重情义,福瑞祥在省内古玩行业彻底稳住了根基,坐上了龙头的宝座。

    就在街头巷尾到处都在谈论华夏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有一家地产公司还跟华夏集团有关。

    这家地产公司的总经理是一位中德混血的美女,来自遥远的德国,名叫艾米丽。据说她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MBA,管理界的精英。这样的学历在这年头,任何公司都争抢着要,她却是年纪轻轻就来到了国内的土地上创办了自己的事业。

    不是每个人都有放弃在大公司又稳定又好的条件,来走一条成败未知的道路的勇气。这样的人值得尊敬,但现在却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艾米丽的笑话。

    因为她买下来的那块地是金达地产引以为耻辱的地标,明明是黄金地段,商业中心,本该赚个金山银山回来的,结果却赔得极惨。建住宅住宅不成,建公园公园不成,结果只能建了个外围,里面完全荒废,平时很少有人去。都说那里很凶,当初在建设的时候常发生工人死伤的事故。

    而这艾米丽还当真招了工人来,听说工资提高了两成,还签了工伤赔偿合同。

    所有人都暗地里骂她傻,等着看她的工人出事,活活赔偿医药费给赔死。

    但这些人却不知道,这天晚上,一辆车停在了尚未开工的工地外头。

    夏芍从车上下来,让人抬了一对铜龟、一块泰山石镇和一盆植物下来,看好对面假日酒店两座大厦的位置,摆放在了工地门口,把泰山石放去了大门里面摆好。

    艾米丽跟下来,看着工地门口两只巨大的铜龟,这向来严谨干练的女子少有地露出好奇的神色,“这么两只乌龟、一块石头和一盆植物就能管用?”

    “这可不是普通的乌龟,这两只铜龟是开光过的,可化煞、保平安。”夏芍一笑,又让人从车上搬了盆植物下来,“这种植物叫龙骨柱,龙在我们国家的人心中是一种精神力量的存在。你如果要我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我只能说精神可以形成信念,而信念集合的气场可以加深人的气场。但其实风水上只是因为它是多浆植物,煞气遇水则止。你可以安排人在工地外头种它一排。至于这石头,在风水上,任何物体都有属于自己的气场,把它安放在该放的地方,就能改变周围的气场。”

    “另外……”夏芍拿出一张设计图纸来,递给艾米丽,“外围按照我给你的图纸上的样子来建,千万别马虎。”

    夏芍前世时是学建筑的,画图对她来说是老本行,她根据自己所要的私人会所的样子绘制了图纸,内里的布置类似于八卦图形,不仅可以化煞,到时她还可以布下聚气之局。

    艾米丽接过,点点头。对于夏芍刚才所说的话,她还是没太听懂。她依旧坚持地认为,自己是个唯物主义者,信奉科学。但,她倒是不反对别人这么做,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神秘而又神奇的地方。且对她来说,她跟随的这年轻的少女,本身就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安排好一切,夏芍便坐车回了学校,艾米丽则表示即日工地就开始动工。

    所有的事情都起了个头,夏芍便把后续诸事全都交给了手下的人去办。

    她的精力和时间毕竟有限,因为她还有学业要操心。

    再过半个月就是期末考试了,夏芍打算这半个月什么也不过问,专心复习备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章 吞并,王道林的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章 吞并,王道林的结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