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期末考试

    这些日子夏芍忙着公司的事,她基本上除了上课,课余时间她都用在了思考公司的事上,晚上回宿舍,只来得及做完功课,复习的时间少了许多。眼看着还有半个月就到了期末,夏芍把公司的事交给手下人去做,自己在学校里当起了乖学生。

    她连周末都取消了去店里替人看风水运程、以及和徐天胤见面的安排,在宿舍里认真复习功课,准备考试。

    她这副认真的样子,看得柳仙仙都直摇头,“真搞不懂,华夏的资产够养你几辈子了,还这么用功干嘛?换做是老娘,这书读不读都无所谓!”

    夏芍正埋首于复习资料里的经典题型,听了这话头也没抬,边划着重点边说道:“那是因为你没在我这个位置,你要是在我这个位置坐几天,你就明白了。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这话谁都知道,但打江山真的那么容易么?这一点只有打过江山的人才能体会个中滋味。但相比起创立江山来说,守住江山确实是更费心力的事。若是不充实自己,华夏集团前进的脚步便会慢慢停止。

    吞并了盛兴集团,华夏这一场仗打得是很漂亮。但有句话叫“居安思危”,夏芍可不想华夏集团有朝一日,会成为当初的盛兴集团。

    身为掌舵者,她唯有勉励自己,提高自己,才能守得住自己的江山家业。

    夏芍这番话让柳仙仙愣了愣,或许说出去很难让人相信,当外面铺天盖地都在说着华夏集团的商界传奇的时候,它的掌舵者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对那些赞誉淡然处之,很有计划地做着自己的事了。

    柳仙仙从门口退了回来,坐去桌边,也拿出了课本,“行,看你这么有志气的份儿上,老娘被你激励了!今天破例留在宿舍,陪你复习功课!”

    胡嘉怡惊讶地转头,“你不是要出去猎艳?”

    柳仙仙一皱眉头,用鄙视的目光看她,“胡嘉怡,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做人要有志气!你看看这妞儿,什么都比咱们几个强!你难道就不觉得愤怒吗?不觉得不服气吗?老娘一定要在哪个地方压过她才行!”她一撸袖子,书本翻得啪啪响,“来!复习!”

    “本来我跟小妍今天就是要在宿舍看书的,只有你一个人有事而已。现在居然反过来被你说,有没有搞错!”胡嘉怡白了她一眼。

    苗妍在一旁笑着拿了课本,默默坐去桌前。

    这天,宿舍里的四姐妹难得谁也没出去,全都坐在书桌前复习功课,偶尔起身走动走动,遇到难题就讨论一番,午餐晚餐都是在宿舍里解决的。

    高中的课程确实比初中难很多,但对夏芍来说,她这些年来,一直都是以理解为主。语文、政治这些课程,因为有丰富的社会经验和阅历,她向来都是结合现实来学习,答题的方向都是有窍门的。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都是有定数的。掌握好了,便没什么压力。

    历史、地理这样的课程,对夏芍来说更没压力,她以古玩行业起家,对历史本就有兴趣,从小跟着周教授听了很多正史、野史和人物传记,对她来说掌握这些知识是必须的,她本就有底子,再加上学习的时候,大多是当做故事来看。至于地理,她也是将其当做必须掌握的常识类知识来记忆,且她这些年学习玄学易理,天文地理在她心中有着比较特殊的感悟和情感,这两门课程她一来有底子,二来心态比较放松,记忆方法也很活,因此收到的效果很好。

    至于英语,这门课程对现在的夏芍来说真不是难事。她前世学习成绩虽说不出类拔萃,但毕了业能进入京城的大公司工作,靠的就是这点长项。她读大学的时候,现报了英文补习班,学习口语交流,几年下来,她的英文很流利。这些年,她在这方面就没下过什么心思。

    对夏芍来说,需要用点心的就是数理化这几门课程。高二才分文理科,对现在的她来说,这些课程都属于必修,窍门方面除了多做题、多总结,没有太多的捷径。

    夏芍把复习功课的重点放在这几门课上,在宿舍里坐了一天,直到晚上熄灯前,听陈满贯和孙长德打电话,汇报了些公司的情况,她这才洗漱睡下。

    第二天早起,打坐之后,四人聚在一起用过早餐,又是一轮扎堆复习。

    但没看多久的书,柳仙仙就坐不住了。她本来就不是安分的类型,昨天老老实实复习了一天对她来说,已经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妞儿咬了咬嘴唇,开始打量夏芍,“喂!你不是风水大师么?就快考试了,有没有什么招法,能让咱们轻松过考的?”

    这话一问,胡嘉怡就眼睛一亮,转身兴奋地说道:“这个我知道!听说戴文昌笔,摆文昌塔,挺管用的。是不是,芍子?”

    夏芍埋首桌案,头没抬起来,只是笑了笑,“摆文昌塔要寻文昌位,摆错了位置一点用也没有,文昌笔倒是可以随身戴着,白水晶的,开过光的,注意点佩戴方法就成。”

    “那就弄呗!”柳仙仙拍桌子站起来,书本一撂,“快快快,去哪儿买?你说一句话,老娘立马给你弄来!找文昌位的事对你来说很简单吧?找不出来别说自己是风水大师!”

    柳仙仙说着话,便速度开始换出宿舍的衣服。夏芍这才从书里抬起眼来,笑看她一眼。

    文昌位对她来说,确实好找。无论是住宅文昌位、流年文昌位还是命主文昌位,都不难。但问题是……

    “现在去也没用。再过一周就要考试了,临时抱佛脚,晚了。”夏芍笑着说道,打趣地看着柳仙仙衣服换到一半,僵了。

    “晚了?什么意思?”柳仙仙转过身来。

    “不管什么事,临时抱佛脚都没有用。风水只是助力,文昌星即文曲星,乃是星宫名,主大贵的吉星。加持文昌位,确实可以开启智能、扫除无明,增强记忆力,对安定心神、集中记忆力有助。但这只是助力,你认为离考试还是一周了,这股助力能有多大的作用?”夏芍不紧不慢笑问,她当初中考前摆的那独占鳌头的风水局,都是在离考试半年前摆的。

    “那、那你的意思就是,咱们摆晚了呗?”柳仙仙柳眉一竖,眼一瞪,“不是我说你,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说?有本事不用,老娘总算知道什么叫暴殄天物、糟蹋资源了!”

    “早用又能怎样?以你的性子,给了你这股助力,你更是不管不顾了,转身就玩去了,有什么用?”夏芍慢悠悠笑道,“我说过了,风水只是助力,人才是根本。如果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来说,风水只是那股东风,万事还需要你自己去准备。”

    “风水只是东风?你的意思是,它的助力只有那么一点点?”柳仙仙哈地一笑。

    “别小看这股东风。有了它,你可以事半功倍,达到更好的效果。但你的问题不在这股东风上,而在于你本身。你连书都不看,功课都不复习,对事情毫无准备,空有助力,你才是糟蹋资源。”

    夏芍笑看柳仙仙,见她皱起眉头来,表情纠结,似乎觉得有点绕。她这才又不紧不慢说道:“我再打个比方给你听吧,假如我扔个钱包到门口去,你想要,也得先动腿,才能捡得着。我告诉你明天彩票会中大奖,你想中,也得先出门买彩票。天下没有掉馅饼的好事,我在你桌子上摆个文昌塔,告诉你它对你成绩有助,你也得先学习,这股助力才有效。”

    柳仙仙愣了愣,这回算是听懂了。胡嘉怡和苗妍也微微点头,看起来颇有沉思。

    夏芍这才垂眸转回身去,继续埋首书桌了。

    柳仙仙默默又换回了衣服,一张怨念的脸,看得胡嘉怡偷笑一声。很少看仙仙吃瘪,也只有芍子能制住她。

    宿舍里又安静了下来,但没过一会儿,柳仙仙忽然又说话了,“咦?不对啊!既然能事半功倍的话,你为什么不早点就摆个文昌塔?反正我看你也挺用功的,既用功,又有助力,这不是挺好的?干嘛不用?”

    “期末考试而已,用不着。而且,学功课不是为了考试,我是为了让自己长点知识而已。高考之前,我会给你们请些助力回来的,但在此之前,还是先打好基础吧。”夏芍说着,已经去翻题集了。

    她既要忙公司的事,又要忙学业,老实说,压力比常人大得多。但不把这些事看成压力的话,换一个角度去看待,会轻松得多。人一轻松,心情就好,做事不那么被动,效果自然就比较好。

    四人里,夏芍和苗妍的成绩很好,胡嘉怡的成绩也算优秀,柳仙仙则不上不下,主要是她平时太浑浑噩噩,抱持着游戏人生的态度,对什么事都不太在乎。

    但今天夏芍的话却好像让她开了点窍,难得老老实实地又复习了一天。直到到了傍晚,她才起身说道:“在宿舍憋了两天了,今晚出去吃饭吧。”说着,看了夏芍一眼,又补充了一句,“吃完再回来继续。”

    胡嘉怡噗嗤一笑,夏芍合上课本起身,“行。”

    四人收拾着出了宿舍楼,晚餐的地点就选在学校附近。最近,学校附近新开了家粤菜馆,收拾得雅致干净,不少学生周末都来尝鲜。

    夏芍四人出来得早,还有空位。四人选了楼上一间包间。北方的冬天黑的早,时间虽还是傍晚,外头的天色已经有点黑。进了包间,四人寻位置坐,服务员就忙着开灯,柳仙仙却“咦”了一声。

    “你们看,那人是不是咱们班主任?”柳仙仙的位置靠窗,下面便是一条小巷子,没什么人,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站在巷子尽头。

    包间里的灯开了,下面的情况看得不太真切,但夏芍走过去看了看,觉得女的看起来确实像是班主任鲁莉。而她身旁的男人看不太清楚长相,但身量气质看起来倒是不错。

    “啧啧,这男的衣服的款式看起来家里挺有钱啊。没想到,咱们班主任还挺会钓金龟婿。”柳仙仙见了八卦就走不开,半个身子藏在窗帘后,眼神发亮地往下看。

    胡嘉怡也拉着苗妍凑过来,“哇哦,来这儿约会?这地方有时也有人。”

    “可是,鲁老师好像在哭……”苗妍这时小声地说道。

    夏芍微微垂眸,鲁莉确实像是在哭,两人看起来似乎有争执。那男人说了一大堆的话,肢体动作并不激烈,看着倒像是很苦恼,鲁莉低着头,像是在低低抽泣,一句话也不说。

    过了一会儿,男人没法了,不知说了句什么,鲁莉霍然抬眼,不可思议地看着男人,接着一副受伤的模样,转头就跑。男人也很后悔的样子,一把从后面拉住她,两人拉扯了几下,男人便抱住了她,低头吻了下去。

    两人在巷子里拥吻,楼下柳仙仙脸上都笑开了花,“啧啧!没看出来啊!咱们班主任平时看着挺老实纯洁的一个妞儿,居然也敢干这种暗巷激情的事!”

    胡嘉怡眼神飘了飘,看着下面激烈的拥吻场景,脸颊有点发红。苗妍则干脆低下头,脸都红透了,似乎觉得再看下去不太厚道,便跑去离窗最远的座位坐下了。

    夏芍也垂了垂眼,转身坐回去了,跟苗妍一起点菜。胡嘉怡看两人都坐回去了,也不好意思跟柳仙仙学,犹豫了两步,最终还是乖乖过去跟两人一起点菜了。

    等菜上来了,柳仙仙才坐了回来,摇头,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咱们班主任性子也太软了,一看那男人就是伤害她了,居然被个男人抱两下啃几口就乖乖被哄好了!换做老娘,先打得他娘都不认识他!”

    苗妍被她露骨的话说得脸红,默默低头。胡嘉怡伸手掐了一把柳仙仙,换得她柳眉一竖!

    “干嘛!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们别一个个装贞洁烈女,每一个女人都有一颗风骚的心。敢情你们刚才都没看似的!”

    胡嘉怡咬唇,差点桌子底下踩她,苗妍脸更是红成了柿子。

    夏芍倒是悠闲淡定,抬眼笑看柳仙仙,替胡嘉怡和苗妍说话,“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久经阵仗的。没经历过的,还不许人家脸红?”

    “嗯?”哪知柳仙仙一咬红唇,媚眼一挑,笑得不怀好意,“我看你就没脸红。是不是也久经阵仗?经历过几回啊?说来听听。”

    “……”夏芍拿起筷子,低头吃菜。她对这妞儿时常来这么一手已经是习惯了,心中虽有波动,脸上却看不出来,只是瞧着不想理她的样子。

    柳仙仙却眼神一亮,不依不饶,“快说说!除了上回回宿舍时,还有过几回?你俩那啥了没有?技术怎么样?”

    “仙仙!”胡嘉怡掩面,已经在用肢体语言表示——我不认识你!

    苗妍红着脸往嘴里塞东西,夏芍不理她。

    “沉默等于默认!”柳仙仙上下打量夏芍,“说!是不是胡嘉怡过生日那天晚上?要不就是圣诞夜那晚!看不出来啊,你胆子倒挺大。你搞清楚你师兄是不是处男,或者有没有隐疾了吗?居然就敢这么着把自己交给他!你不怕吃亏啊!”

    “……”咳!

    夏芍总算是抬起眼来看这妞儿,见对面苗妍的脸都快埋进碗里了。胡嘉怡实在受不了了,直接一脚从桌子底下狠狠踩了过去!

    柳仙仙嗷地一声跳起来起来,怒指:“胡嘉怡你干什么踩老娘!”

    夏芍一笑,张罗着给胡嘉怡和苗妍夹菜,决定无视柳仙仙这妞儿。

    话说起来,她为了准备考试,这半个月周末的安排都取消了,也跟徐天胤说好了暂不见面。不过,这些日子,周末与他相见似乎已养成了习惯,不见还真是有些……想念。

    这一顿晚餐,四人吃得都有些心不在焉。柳仙仙是郁闷的,因为夏芍无视她。胡嘉怡是羞愧的,因为认识了这么个不着调的好友。苗妍是羞涩的,因为柳仙仙的段数实在是她现在承受不住的。而夏芍则是心不在焉的,因为心思有些飘去某人身上。

    吃了晚饭,四人略微坐了一会儿,就回了学校,按照计划,晚上打算再复习到熄灯。

    四人从粤菜馆出来,过了一条马路,便进了校门。

    天色已经黑了,四人都没注意到,校门口一侧的街上,离路灯略远些的昏沉角落,停着一辆军用的黑色路虎车。

    车里没开灯,黑暗里,男人倚在座椅里,手里的手机屏幕亮着,映着他孤寂冷漠的眉宇,他的指腹却轻轻在屏幕上来回抚着,似有迟疑。

    正当这时,一袭白色风衣的少女正笑着从对面的粤菜馆出来,过了马路,与朋友步伐轻快地走进了校园。男人的目光在望见她的一刻,漆黑深邃的眸底涌起深沉的思念,胸膛起伏微沉,眸定凝在她的背影上,留恋不去。

    直到她进了校园,身影再看不见,他的目光仍停在那里,半晌,移去手中的手机上,顿了顿,便将手机收了起来。

    之后,便发动开车子,离开了。

    而走进了学校里的夏芍,却是忽然顿住脚步,回头望向学校外。

    “怎么了?”胡嘉怡转身问道,三人都是停了下来。

    夏芍不答,顿了顿步子,便快步又走出了校门,远处望了望,没发现什么情况,这才将目光收了回来。

    “怎么了?”三人追出来问。

    “没什么。”夏芍回身笑了笑。许是她复习累了,感觉出了点问题吧?刚才总觉得有人在看她。

    四人又走回学校,宿舍里一起复习功课到很晚。

    第二天是周一,白天上课,晚上四人还是一起做功课、复习,一直到了周五。期末考试是在周三,这周末是考前最后最宝贵的两天,夏芍为了能将数理化的题型掌握好,放学后去了理科组的教师办公室。

    夏芍的身份,即便是开始有些老师并不知道,但在华夏的发布会之后,铺天盖地的曝光,让一些老师这才看出来是她,几天之内,学生们知道多少暂且不知,教师组的人是都传开了。

    震惊自然是有的。谁也没想到,这平时在学校名声不太好的少女,居然就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因为之前夏芍在学校里传出神棍和被包养的名声,有的老师对她的印象是不太好的。但也有的老师不太管,毕竟夏芍入学时的成绩是东市的中考状元,来到学校后,这学期的成绩在平时测验上的表现也一直挺优秀。只要是成绩好,有的老师就不太管其他方面的事。

    但当华夏集团这段时间的风光之后,发现了她的身份,震惊之余,老师们这才看出了她平时的深藏不露来!她白手起家创立这么深厚的家业,平时上课时却仍旧认真听讲,功课也从没有做不完的事发生,且平时遇见,对任课老师的态度也很有礼貌。虽说是发生过殴打学生会的事,但相比起那些学生会的学生来说,她平时的言行待人方面,还真不怎么高傲。且以她的成就来讲,她算得上很低调了。

    许多事情,当所有真相都摆在面前的时候,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人,才会发现一个人的优秀面。

    夏芍来到理科组办公室的时候,老师们一见是她,竟都是纷纷站了起来,显得十分友善与热情。

    在得知夏芍是想借一下数理化三科教师的题型集的时候,一点阻力也没有地就拿到了。以前看夏芍不顺眼的物理老师竟然还笑了笑,赞扬道:“哎呀,这年头的学生,家里有点钱的眼就往天上看。像夏总这样有这么大的家业,还认真学习的学生真的是不多见了啊!简直就是楷模啊!期末考试之后,学校的文艺大赛上,夏总可得好好给学校的同学们做做演讲,让大家学习学习。”

    这事自然是钱海强透露的,华夏集团为学校赞助文艺大赛的事,早已不是秘密。自打华夏集团吞了盛兴,资产节节攀升,钱海强更是满面红光,好像拉到华夏的赞助是多大的荣耀一般。

    夏芍对人已到中年的物理老师笑了笑,垂眸。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位老师在上课的时候可没少拿科学说事,来挤兑她神棍的事儿。不过,这些事她都不放在心上。学校的老师是喜欢她还是不喜欢她,对她都没什么要紧,何必计较。

    她笑着接过题型集,道了谢之后便离开了。

    走出理科组的办公室,夏芍便在走廊上见到了自己的班主任鲁莉。

    鲁莉显然是在等她,看见她出来便笑了笑,但显得有些局促。夏芍一见,便将手里的题型集交给等着她的柳仙仙三人,让她们先回宿舍,自己则与鲁莉出了学校,到了旁边的一家饮品店。

    店里的茶都是茶包泡的,夏芍便点了奶茶,鲁莉叫了咖啡,两人面对面坐了下来。

    “老师有话就说吧。”夏芍喝了口奶茶说道。她上周末看见了巷子里的事,自是知道鲁莉与她男友的感情出现了问题,她来找自己,自然与这件事有关。

    夏芍猜得没错,鲁莉确实是为了这件事。

    鲁莉的男友家庭算得上有些家资,家中开了几家服装连锁店,有个百万资产。两人的感情是不错的,但问题出在她男友的父母那里。二老对她这个家庭条件普通的女孩很是看不上,尽管她也算名牌大学毕业,但家庭条件普通,且她男友也是名牌大学出身,这点上她便没了优势。二老自然认为自己儿子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便绊在两人中间,死活不同意两人的婚事。

    “我们做过很多努力。我每个周末都去他父母家中做上一桌子好菜,给老人买些补品衣服,捏肩捶腿、陪着聊天,我总想着对老人孝顺点,他们会接受我的。一开始,他们反对得很厉害,要不是有他在,只怕家门都不给我进。后来,他闹了几次脾气,也做了好几回工作,上个月,老人突然就对我的态度好转了。他们说,心疼儿子,既然是看上了我,那也只好依了。老人跟我要生辰八字,说是找算命先生给看看,挑个合适的日子,去我家里提亲。我就给了,结果……”

    鲁莉说到这里红了眼,顾及是在自己的学生面前,这才没掉下泪来,“结果,老人说,算命先生一看,说我的八字跟他的相克,有克夫命,坚决不同意我们的婚事了……”

    夏芍在鲁莉叙述这些的时候,一直喝着奶茶不言语,直到听到这里,才垂眸问:“那鲁老师今天找我是要?”

    鲁莉支支吾吾,抬眼看向夏芍。从开车去东市接她入学那天她就觉得她这学生气度太淡然,坐在这里,明明是淡淡的语气,却能让人感觉到一些威严和压力,在她面前,她实在不像个班主任,然而势弱得很,说话都感觉没底气。

    “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知道你在这方面懂得多,所以我……我想请你帮帮我!”已经请她出来了,鲁莉就还是决定直说了,“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在一起?我们之间真的是有感情的!”

    有感情?

    夏芍一笑,这点她相信。开学那天,她就看出鲁莉这是段佳缘,但可惜有缘无分。两人命中注定这辈子没有做夫妻的缘分。现在,她想要让她帮忙,让两人在一起?

    “鲁老师,你还记得开学那天车上,我跟你说过的话么?”夏芍抬眸问,“姻缘这种事比起事业、人生起伏来,是最难解的。化得了今生,难化来世。那时我就看出你面带桃花,是段佳缘,但却有缘无分。”

    她说的直接,却让鲁莉怔怔望着她,一瞬间像是灵魂出窍一般,呆在那里。

    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她记得那天,当时她不是没感觉到她话里有些悲伤的含义,但正处在热恋里,她很快就提醒自己是她多心了,之后就没有多想。

    难、难道那时候她就看出来了?

    “可、可你为什么不跟我直说?你说要让我珍惜的!难道就是为了让我陷进去,再这么痛苦地分开么!”鲁莉站起身来,这面容清秀的女子,脸上还带着未经社会磨砺的纯真,这一刻显得惶然无措,像是最后一根稻草折断了,她无法承受,急切、气急又显得极为委屈。

    夏芍却是看着她,话语轻而慢,“我让你珍惜,是因为每一段感情,都是前世欠下的,今生注定要还。缘分尽了,你们就会分开。很抱歉,鲁老师,这个忙我不能帮你。因为,有一段正宫的姻缘在等着你,想想那个在等着你的人。如果因为我的原因让你错过了,这才是我的业障。”

    “可我跟那个人根本就没有遇到!我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喜欢他?但我知道我不能没有现在的他!你也说过,要我惜取眼前人。我惜取了!”鲁莉显得很激动,眼泪在眼里打转,盯着夏芍,眼底还有尚未熄灭的希望的光。她觉得再求求她,她一定会答应的!

    夏芍却是垂了眼,她没想到,这平时性子温柔的女子,竟有如此钻牛角尖的一面。但感情的事,投入进去了,也确实不是她说一句有缘无分,她就能放开的。这一点,她理解。

    知道这时候劝是没有用的,鲁莉必定听不进去,说不定能更钻牛角尖。因而夏芍垂了垂眸,便开口道:“鲁老师,我说过感情的事最难解。今生欠下的,来生要还。如果你坚持与现在的人在一起,不是没有办法。但如果你错过了你今生的正宫姻缘,下辈子你必定要还他。但那时候你能不能还得起,我就不敢保证了。所以我希望你这不是一时冲动的决定,我给你时间考虑。”

    鲁莉一听,眼底果然升起希望之火来,她立刻就要点头,夏芍却一抬手,阻止了她要说的话。

    “但在这之前,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刚才你说,老人跟你要生辰八字,是要找算命先生给看个日子去提亲?我要告诉你的是,提亲的日子看黄历就成,用不着看八字。”夏芍说道。

    鲁莉一听就愣了,张了张嘴,“什、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考虑。”夏芍神色浅淡,接着说道,“我不赞同克夫命一说。因为结婚后能不能幸福长久,与夫妻二人的八字命局都有关系。一个注定命中会离婚的人,那么他找的也一定是个命中婚姻不顺的妻子。一个自己八字命局里不会离婚的人,和他结婚的人也是一样的。有的算命先生说,结婚的一方八字克夫或者克妻,实在是片面了。一个克夫或者克妻的人能和你结婚,那么你自己的八字其实也会体现这种信息,不能全怪他人。”

    夏芍喝了口奶茶,也不管鲁莉眼底的神色变幻,说道:“排除万难走到一起的感情,要经过双方的努力。如果有一个人,因为你的八字命理就动了与你分开的念头,你怎能指望他日后与你幸福美满?感情是真的,但有深有浅,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

    说罢,夏芍便起了身,“言尽于此,我还要回去复习功课,先走了,抱歉。”

    夏芍结了帐走出去,头也不回地回了宿舍。她不会答应为鲁莉成就这段姻缘的,说这些话是希望她能好好考虑明白。

    又在宿舍里复习了两天,上了两天的课。

    周三,期末考试。

    考试当天,进考场之前,夏芍收到了徐天胤的短信——愿顺利。

    她柔柔一笑,关了手机,进了考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一章 期末考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一章 期末考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