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暗杀

    曹立今天很倒霉。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倒霉!

    他在会展大厅的时候,已经腿脚不灵光地当众摔了一跤了!那一跤已经让他今天丢够了人,而他刚刚在上台的时候还在想,要好好做做演讲,为自己挽回点面子,却不想在上台阶的时候,脚一抬……

    “砰!”地一声,曹立摔了出去!

    “哗!”地一声,台下集体侧目!

    曹立摔倒的姿势太令人难忘了,他腿脚一僵,以单膝跪地的姿态给省领导的演讲台上来了个大礼!然后身子一歪,以头抢地!

    他身子歪倒在台阶上的一瞬,本能地伸手一扯,结果不幸扯到了领导演讲台的桌布,深红的桌布,上面压着的鲜花、茶杯、麦克风,一股脑儿地被扯了下来!

    乒呤乓啷!

    稀里哗啦!

    省委书记杨洪轩脸黑了,而曹立已是被砸了个满头包!

    看着这突来的场面,台下的企业家们寂静无声,台上的省市领导脸皮抽搐尴尬至极。

    台上台下,唯有一名少女低垂着头,肩膀微颤。她唇角翘着,下巴融在毛茸茸的小白貂披风领子里,衬得脸蛋儿圆润薄粉,娇俏不已。

    她收回掐着的指诀,身旁坐着的男子却将目光在她指上轻轻一落,眸中含笑,却生出抹别样的意味来。

    “得罪你,真是不幸。”

    龚沐云的话让夏芍抬眼,她尚未从小小地报了仇的快意里走出,眼眸仍弯着,月牙似的,比平时的宁静淡雅多了分娇俏鲜活。看得男子微微一愣,紧接着眸中笑意里生出些缱绻温柔来。

    这略带些宠溺的眸让夏芍也愣了愣,随即便恢复常态,从容淡定地坐好,望着台上,“没什么,小失惩戒而已。”

    如果曹立再纠缠她,她会给他找点事做,让他忙到焦头烂额,无暇顾及她的。

    台上,自夏芍松开手的那时候起,曹立的腿脚便恢复自由了。但他也知道今天这事闹大了,当众出丑不少,还害省市领导跟着一起出了丑。这要是说自己只是不小心摔着了,那可不好交代,还不如推脱说自己腿脚不灵便呢。

    于是,曹立便装模作样倒在地上不起来了,这虽是权宜之计,但在省内企业家到齐了的场面里,实在是脸都丢到姥姥家了。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而省委书记杨洪轩也恨不得找个地洞把他塞进去!

    平时腿脚挺灵便的,来他家的时候不是挺勤快吗?怎么今天搞这么一出!还是在这么重要的场合里!

    工作人员过来,把“腿脚不灵便”的曹立给抬了出去,安置在了休息室,等救护车来了,直接给送去了医院。

    一场企业家年会,被曹立给搞得两度场面混乱,直到散会,省委书记杨洪轩还脸色发青。

    估计,曹立这个年是过不好了。

    但夏芍却是舒心了些,散了会她便笑眯眯地坐进公司的车,告诉龚沐云晚上订好酒店打电话给他,然后便坐车回了公司。

    快过年了,公司也有很多事要处理。光是年终总结,就有不少会要开。且今年华夏集团成立之初就扩张很快,打了一场商战,容纳了不少人员和业务进来。员工在集团度过的第一个新年,必须要安排好。除了年终奖励、表彰,还得想办法稳定员工的心态,令其对公司有归属感,并对新一年的工作充满期待与干劲。

    这些事并非小事,在企业发展里,人力资源永远是基石。稳定了人心,留住了人,企业才能平稳地发展。

    这些事虽说不用夏芍亲力亲为,逐一过问。但她却必须要重视,孙长德提议举行年终舞会,他在国外的时候,公司一些激励员工的制度很不错,可以在华夏集团里试行一下,夏芍对此点头应允。她前世在公司时也有年终舞会,那时一些激励员工的方法也很奏效,她与孙长德一讨论,决定今年试行一下。

    公司还没到放年假的时间,夏芍虽然后天就回家,但她回去后也不是没事做的。福瑞祥的总部在东市,回去后照样有公司的事要处理。年终舞会的时候,她还得再回来出席。

    说是寒假,她一点也不轻松。

    而且,除了安抚和激励员工的事,公司新一年的营运计划与策略却是真正需要夏芍掌舵的。

    新一年公司的营运方面,夏芍早就想稳一稳,先把原盛兴集团的那部分稳住了再说。全国各地吸收进来的古玩行、华夏在青市和东市的两处拍卖公司、艾达地产,还有原来盛兴集团投资的几家酒店。她要给集团一个融合稳定的时期,也给人心一个稳定的时期。未来两三年,华夏集团小动作可能有,但大的动作应该不会有。

    明年一旦艾达地产公司将市中心那块地标建成,她的私人会所开业,她便要在会所布下风水局,除了为华夏积累人脉以外,她自己也要在其中潜心修炼,提高一下在玄门术法上的造诣,以应对一年半后的香港之行。

    但要布风水局,夏芍还需要几件吉气蕴养出来的法器。因为这风水局,与寻常所布用处不同,她要在其中修炼玄门心法,有法器助阵才可事半功倍。只是法器不易寻,夏芍虽已提醒陈满贯,让他留意古玉,但仅凭福瑞祥的力量,不一定能这么快就寻得。

    因此,夏芍决定,明年在东市的夏拍之前,先在青市这边举办一场古玉器和古家具方面的专场拍卖会。一来把古家具这方面的市场炒热,二来通过玉器拍卖的专场,大范围地搜寻好玉。

    倘若这种办法再寻不到,夏芍便要考虑明年暑假寻访国内名山大川,找处风水极佳之地,自己蕴养法器了。

    但这些事现在还没定下来,眼下夏芍要做的就是安排公司的年会、回家看望父母师父,以及稳定公司、准备明年的拍卖会。

    当然,还有今晚要设宴款待龚沐云的事。

    夏芍在市区订了家菜色很有特色的酒店,她也不订那些法国餐厅、意大利餐厅之类的,这样的餐厅他指定也没少去过。夏芍总觉得,他来青市一趟,品尝些当地最有特色的菜才是最好的。

    订的房间颇具古典气派,一水儿的红木装潢,牡丹屏风后隔着小茶室,宴会厅处还内置了张台子,以雕栏相隔,置琴架古筝,客人用餐时酒店有现场演奏的服务。

    夏芍觉得这家酒店不错,很适合龚沐云。她先一步来了酒店点好了餐,然后便坐去茶室里要了上好的碧螺春来,亲**了香,选了雪白透净的瓷器。

    对于茶艺,她跟着师父学过,只是平日喝茶也不是每次都这么讲究。但今晚宴请龚沐云,本就是为了赔罪,夏芍自然认真些。

    龚沐云来的时候,已是一室幽香,少女坐在软榻上,一袭浅嫩色的半袖旗袍,绣着春绿的新枝嫩芽儿,有雀鸟落于其上,婉转空灵。她发丝未簪,软软垂落肩头,纯美灵动里带些学生气。外头分明还是隆冬,枝头尚落着雪,一见她这身打扮,便忽觉春来。

    “我以为,你会亲自到外头迎我的。”龚沐云含笑走来。

    夏芍正涤着茶具,抬眸望去一眼,便娴静一笑,“外头多冷啊,我坐在这儿多舒坦。”

    她理所当然的模样,换得男子眸中带起些打趣的笑来,“哦?这回倒是不跟我见外了?”

    夏芍手中动作微顿,瞥龚沐云一眼,内心有点郁闷。这人,瞧着温雅谦和,怎么这么记仇?她不就说了句两人不熟么,她说的是实话啊。

    “我以为焚香斟茶,才更是待客之道。”夏芍垂眼,看着眼前的茶杯晶莹剔透了才停下动作,“请坐。”

    龚沐云依言坐来她身旁,话语却是沉缓,慢声道:“哦?那这么说来,果真是为了赔礼,你才如此隆重,说到底,还是把我当客了。”

    夏芍:“……”

    她可以揍人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这男人就不能不提么?这人……好小心眼!

    夏芍抬起眼来,好生看了龚沐云一眼,实在闹不懂,这容颜绝世谪仙般的男子,本应是美好的让人不忍亵渎的存在,但为什么这么好的气质,还是能让她生出想揍人的冲动呢?

    她眸中的意味虽只是一瞬,但那小刀子般的光芒仍是被男子捕捉到了,他不免微怔,轻轻挑眉,继而愉悦地轻笑出声。

    夏芍垂眸,不再理他,开始斟茶了。

    品碧螺春合共十二道茶艺,每道都有讲究,焚香称为“焚香通灵”,涤器称作“仙子沐浴”。

    碧螺春只能用八十度左右的水,热了不成,冷了也不成。夏芍将茶桌上晶莹剔透的茶盏烫过一遍,敞着壶,看那壶口水汽氤氲,这道程序便叫“玉壶含烟”。

    夏芍将茶拿过来,亲自挑拣赏茶,看那茶叶条索纤细、卷曲成螺、满身披毫、银白隐翠,多像民间故事中娇巧可爱、羞答答的田螺姑娘。碧螺春有“四绝”——形美、色艳、香浓、味醇。赏其形美,便叫“碧螺亮相”。

    龚沐云见她细细挑选,专选那银芽儿隐翠的,动作轻缓,意态专注,不免含笑望着她。她腕间一只碧玉圆镯,将半截手臂衬得雪润,七分的袖子,更是将手臂衬得精致。多年来,她是他唯一见过的气韵如此古典淡雅的女子。这旗袍、这玉镯,在她身上如此契合,宁静淡雅,若不思那窗外烦扰世间,倒以为时光倒退,回到了那古雅的年代。

    他看着她执过壶来,悠然斟茶,水只注到七分满,留三分含情,水汽氤氲,这“雨涨秋池”的程序在她手中,竟如此悠然自得,当真有几分李商隐“巴山夜雨涨秋池”的绝美意境。

    “这茶艺跟谁学的?”龚沐云笑问。

    “师父。”夏芍垂着眼,将茶荷里的碧螺春依次拨到已冲了水的杯中去,看那满身披毫、银白隐翠的碧螺春,如雪花纷纷扬扬飘落杯中,白云翻滚,雪花翻飞,煞是好看。她不由一笑,“师父常说,养气之道,心境宜空明虚静,修习茶艺于养心有所助益,我自小便学,有阵子没这么沏茶了。”

    “哦?”龚沐云闻言轻缓地点头。

    夏芍忽然觉得最后一句话多余了,她赶忙抬眼,警觉说道:“不准再提今天上午的事!”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男人温雅谦和的外表不过是表象,他绝对是记仇的。上午得罪他一句,今晚才刚进门,他就提了两回了。以他刚才的做派,指不定要来一句“哦?看来果真是把我当客了,不然为何这般隆重”之类的。

    他已经提了两回了,再提一回她一定会揍人。

    龚沐云被她一句唬得一愣,继而轻笑,眸中风华流溢,十分勾人,“我没打算提啊,你冤枉我了。”

    夏芍翻了个白眼,她可不这么认为。

    瞥一眼桌上的茶水,已如春染碧水,她这才将茶盏端来,递给龚沐云。

    男子接过,轻轻一品,眉眼舒展。

    碧螺春之美初尝如玄玉之膏、云华之液,色淡香幽、汤味鲜雅,再啜便如琼浆,醇美回甘。待到三品,已如法味,人生百味,皆在其中。

    “怪不得佛典中以醍醐来解最玄妙之法味,好手艺。”龚沐云品过茶,意态赞叹,“有生之年,这是第二回品到如此绝佳的手艺。”

    “那第一回呢?”夏芍好奇问。

    龚沐云一笑,曼声道:“我自己。”

    夏芍:“……”

    自恋!

    两人品过茶,焚香刚好燃尽,时间上刚刚好。这时,服务员进来,表示菜肴已经准备好了,询问是否上菜。

    夏芍点头,这便与龚沐云去了前厅入了席。

    菜品都是夏芍精心挑选的,青市这边的特色菜,别的地方吃不到这正宗的味道。菜色上齐全了,一名穿着黑色长身旗袍的女子便随着服务员进来,给夏芍和龚沐云行了一礼,便去了栏台后的琴台上。

    夏芍给龚沐云布了菜,放下碗碟才转头看了眼琴师,女子正背对着二人走上琴台。夏芍的目光在女子的旗袍上定了定,只觉得今夜她宴请贵宾,这颜色略显暗沉了些。但好在见女子旗袍边上滚着一溜红线,瞧着也不说太黑沉,她这才把目光收回来。

    夏芍把目光收回来的时候,龚沐云抬眼望了女子一眼,只一眼便垂眸一笑,与夏芍用餐了。

    夏芍亲自布的第一道菜,龚大当家的自然是赏脸。他用餐时也是不紧不慢,优雅沉缓,细嚼慢咽,看他用餐是一种享受。

    厅里筝曲悠然,美如谪仙的男子含笑用餐,画面实在是美。夏芍看着,原想着为他介绍下菜色,这会儿倒觉得不好开口了,怕他有食不语的习惯。

    反倒是龚沐云看她一眼,咽下口中菜,轻啜了口温水,放下筷子,这才问道:“怎么不说话?”

    “食不语。”夏芍挑眉,很自然地笑道。

    “你已经语了。”龚大当家的笑看她。

    夏芍一愣,轻笑一声。既然他不介意,她这才尽地主之谊,为他介绍起了菜色。为了表示自己对这顿宴请的认真赔过之心,夏芍下午还是花了些时间跟酒店的工作人员了解这些特色菜肴的来历说法、烹制技巧,有没有什么历史故事之类的。

    龚沐云边听边用餐,眉眼舒展,听着琴音,再听着夏芍的讲解,很是惬意。

    他晚餐用得并不太多,但每道菜都精细地品尝过,夏芍点的菜不少,连着尝过几次,她都有了七八分饱,不免说得多,吃得少,筷子动得越来越乏。

    龚沐云目光在她手中筷子上顿了顿,垂着眸,这才忽然开口道:“汉宫秋月。”

    夏芍被他突来的话闹得一愣,却见他笑了笑,夹了筷芙蓉虾球入碗碟,入口前说道:“《汉宫秋月》此曲乃是衷诉宫怨之曲,哀婉悲愁,意境怎适合今夜晚宴?换首曲子来听听。”

    夏芍这才听出他是跟琴师说话来,不免翻了个白眼。这人真是讲究。

    “就换《阳春白雪》吧。”龚沐云漫不经心吩咐。

    台上琴师住了曲子,这才换了他指定的曲子弹。

    只是刚曲子刚起,龚沐云咽下口中芙蓉虾球,慢悠悠地喝了口水,便放下筷子一笑,“阳春者冬去春来,白雪者清洁,雪竹琳琅之音。心气沉,如何奏得出清新意境来?这是哪里请来的琴师,这般水准,也来献艺?”

    他这么一说,那台上的女子便琴音一乱,住了手。

    夏芍微微蹙眉,看向龚沐云,总觉得他这话太无情了些,以他的素养,不该如此才是。

    龚沐云却已起了身,走向那名女子,“琴不是这么抚的,你且从旁听着。”

    那名琴师低垂着头,轻轻一欠身,见龚沐云走来便要起身让位。龚沐云已是从雕栏旁绕去了台上,笑着往那女子肩上一按,“我抚琴时,不喜有人立在高处,你就坐我身旁听吧。”

    他手按向那女子肩膀的一瞬,女子身子几不可查地僵了僵,坐在座位里的夏芍一愣,正将这僵态看在眼里,不免微微蹙眉。

    那名琴师依言坐去旁边,龚沐云在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当真抚起了琴,琴音轻快,当真有万物向荣之意,他似沉浸在琴音里,身旁女子低头听着,脸埋在阴影里。

    这场景说不出的怪异来,夏芍也道不清怪异的感觉从何而来,但她就是有种感觉,总觉得龚沐云和这女子都有点怪。

    她见那女子一直低垂着头,看起来像是羞愧,但她耳根并没有发红的样子。夏芍不由蹙眉,这种怪异的感觉让她一直盯着女子,却刚好看见女子手臂几不可查地动了动。

    这一动手臂的动作很轻,几乎看不出来,但女子周身的气息却变了。

    那是一种跟阴煞之气极为接近的杀气。

    这杀气刚刚微显,夏芍便目光一敛,急速从座位上弹起来,大喊:“龚沐云!小心!”

    她大喊的声音却与龚沐云的轻笑声重合在一起,在女子杀气微露、夏芍冲起来的时机里,龚沐云竟笑着一把握住了女子微动的那只手,笑道:“来,试试看,刚才那首曲子再奏一遍我听。”

    那女子抬眸,眸中已杀气毕露,以看变态的目光看向龚沐云。

    龚沐云在她这杀气毕露的当口竟还抚了抚女子的手心,摇头,“这拿刀枪练出来的生茧的手,怪不得抚不出好琴来。既然如此,这手,废了也罢。”

    他说这话时唇边还噙着笑意,眸中意味却已是凉薄,话音未落,便听见“咔嚓”一声!

    一切其实只在一瞬。

    从夏芍奔来,龚沐云牵起女子的手,到他翻掌断然一拧,不过是一息之间。

    这一息之间,夏芍奔到,女子竟忍住了手腕被人生生拧断的疼痛,身子敏捷地一旋,另一只手已从旗袍下摸出把雪亮的刀刃,翻手便划!

    就在此刻,厅里的灯光忽暗!

    断电?!

    这念头在夏芍脑中一闪而过的时候,黑暗里已经传来又一声骨裂声,接着一声枪响!

    枪声带了灭音器,并不刺耳,但子弹钉入身体的软棉声却是听得人脊背发凉。夏芍重生之后自认为也遇险过,但还是第一次遇上枪战!

    她来不及多想,而这时龚沐云已带着她翻去雕栏外头,两人身形极快得闪去茶室里,躲去软榻后的时候,龚沐云手中明显还带着一个人。

    刚才那名琴师。或者,这时叫她女杀手更为合适些。

    如果她不是杀手,夏芍不可能看不出她有异常来。听说,经过训练的人,可以掩饰自己身上的杀气,这话果真不假。这女子从跟随这服务员进来到龚沐云走过去,她压根就没发现她有异常之处!

    这也令夏芍有点想不通。

    按理说,一个人就算杀气隐藏得再好,她的面相上也该能显示出某些信息来,这不是经过训练能控制住的东西,为什么她没看出来?

    虽然那女子随着服务员进来后,因为没感觉出什么异常气息来,夏芍就没多注意她。之后便一直给龚沐云介绍菜色,压根就再没注意这女子。但龚沐云起身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向那女子,可还是没看出她脸上有何异常的面相显示。

    这是为什么?

    看龚沐云今晚的举动,他明显是早就看出这女子有问题的,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龚沐云的面相。夏芍记得,当初与龚沐云在东市福瑞祥店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有狙击手暗杀他,她就看了出来。今晚竟然没看出来!

    这不由令夏芍蹙了蹙眉,因为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今晚这件事连她也牵扯在内。

    只有跟她也有关的事,她才看不出吉凶来!

    这杀手什么人?是要暗杀龚沐云,把她牵扯了进来,还是说……

    夏芍脑子里这些念头不过是一闪,手中龙鳞短刃已经横在胸前。

    不管是什么推测,此刻也只得暂且放下。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好在她发现女子有异,奔过去的时候,龙鳞便被她从随身带的包里摸了出来。

    两人藏来软榻后头已有一分钟左右,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龙鳞短刀在夏芍手中,虽没亮出,它那刻着符咒的奇怪的鞘便引得龚沐云多看了一眼。

    他手中还带着那名女杀手,女子此刻横倒在地上,已是晕过去了的样子。她两手皆断,离胸口极近的地方还中了一枪,黑暗里血腥气极重。

    夏芍闻见这血腥气,略有不适,但很快便忍住了。按理说,常在刀口舔血的人对血腥气都比较敏感,龚沐云带着女子,未免有点告诉别人自己藏身点的感觉。

    但若是逆向思考的话,对方闻见这血腥气,难免不会觉得是陷阱,反而不敢过来。

    这时,龚沐云看了夏芍一眼,指了指地上的女子,然后给她做了个手势。那手势的意思大约是让夏芍与这女子在这里待着,他出去对付外面的杀手。

    这明显就是想让这女子给夏芍护身的意思,夏芍哪里能同意?

    她见龚沐云将女子刺杀他时的刀刃收在袖口,登时便要出去。夏芍便一把按在了他手上!

    黑暗的屋子里,少女的手按在男人手上,果断,慎重。她眸微微发亮,星子一般,对着男子摇摇头,然后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奇怪的刀。

    此时,厅里断了电,按理说酒店应该会发现,要么派人来查看,要么发现了事情不对,一定会报警。至少,应该会有骚乱。可是从刚才断电开始,这一层就听不见任何声音,一片死寂!

    这代表什么?这至少说明,能出现这样的局面,来人定然不止一人!

    除了这女子和刚才的枪手以外,还有几个人埋伏在这层楼里,都不好说。龚沐云只有一人,让他一人出去,太危险了!

    夏芍心思急转,然后给了龚沐云一个“你先等等”的眼神,便转头集中精神望向了外厅。

    她开了天眼,但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用。

    她的天眼,向来只用来看人,从来没看过景物。不知道看着眼前的场景,能不能看到之后会发生的事。

    但此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夏芍只能试试。她集中精神,盯着外厅的方向看,片刻之后,便看见一道黑影闪过!

    那黑影从餐桌旁摸过来,擦过牡丹屏风,一闪身过来黑洞洞的枪口便指向了软榻处!

    但那杀手应当是闻见了血腥气,不确定这里是否是陷阱,所以他犹豫了一下。也正是他犹豫的时候,那女子被龚沐云从软榻后甩了出去,杀手立刻开枪,血花四溅,女子被打穿倒在地上,就在此时,龚沐云起身,手中刀刃掷出,正中那杀手额头。

    杀手倒地,龚沐云起身,手中多了把枪,只是还没摸到杀手身旁,便有三道人影又从前厅窜了过来!四人一番乱斗,正当此时,突然有一阵乱枪扫射!竟又有一人在前厅处,手中拿着竟是冲锋枪一类的枪械!

    龚沐云身形敏捷地躲闪,连连将那三人送去了枪口上,但他自己也被逼去了一角,正当此时,一个圆滚滚的黑色东西丢了进来,看起来竟像是手雷!

    夏芍一惊!天眼中画面一散,神色严峻,赶紧给龚沐云连打手势。

    龚沐云在黑暗里视物能力极好,竟能看清夏芍一连串连比划带张张合合的口型。一看之下,他不由眯了眯眼。

    她这是在告诉他,一会儿会有一个人先进来,前厅里还有三个人,另外有一个人在暗处,有冲锋枪和手雷一类的东西。

    对于她准确的提醒,龚沐云不是不好奇,但他知道她是玄门掌门的嫡传弟子,有些玄妙的本事不足为奇。他就亲眼见过当初在福瑞祥的茶室里,她使了个法决困住了要暗杀自己的狙击手。

    对龚沐云来说,世上许多在寻常人眼里的稀奇事,在他眼里不过是一笑了之不足为奇之事。但此刻令他感到奇特的是,她不仅告诉他这些,她还在不停地跟他比划,看起来像是应对计划。

    夏芍确实在告诉龚沐云应对之法,她手里有龙鳞在,以龙鳞的煞气,催动符箓,应当能困住这些人。她已知道了这些人出现的时机,需要的是龚沐云的配合,把这些人解决掉。

    但她却不知道,此刻身旁男子的眸正看着她亮如星子的眸,那张张合合的唇齿,眸底升起眸别样的笑意来。

    夏芍发现龚沐云在笑,不由搞不懂他这时候还笑什么,心急之下一拳捣了下去,蹙眉,以口型问:“我说的听清楚了没!”

    这一拳打得可不客气,结结实实打在男子盘起的腿上,依稀能感觉到平日里看似俊逸实则精实的触感。

    龚沐云盯着夏芍,一瞬间眸底似有什么东西涌了涌,但事态所逼,他笑着点点头。只是唇边笑意略显怪异。

    夏芍却没注意到,她将龙鳞的鞘轻轻一弹,一抹雪光立刻照亮了她的眉眼。

    龙鳞只是出鞘了一分,煞气便急速涌出,龚沐云感觉不到,但看见那一抹雪光,也不由眼神一亮!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闪进了前厅,向茶室小心谨慎地摸来。

    那杀手还没进入茶室,便闻见了一抹淡淡的血腥气。他目光一动,顺着血腥气的来源闪进茶室,一眼便精准地盯住了软榻后头。

    手中的枪指向软榻,那杀手果然是一瞬间的迟疑,但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浑身一僵!全身都动弹不得!

    他虽然动弹不得,但枪却还是指着软榻处,身体动作程一种警戒瞄准的姿态。

    这姿态从背后看没有任何异常,不一会儿,有三道黑影也进了前厅,拿着枪在厅中四处一番搜索,便一齐进了茶室。

    感觉到身后的同伴也进了茶室,先前那名杀手目光直闪烁,拼命打眼色。但他背对这三人,三人如何看得见?

    三人一齐踏进茶室,这一踏进来,便齐齐觉得身子一僵!同样动弹不得。

    这诡异的事情让三人眼神惊骇,但刚一惊,软榻后头便一道雪线刺来!正入最先进入茶室的那名杀手的眉心!

    那杀手应声而倒,身子倒在地上竟声音很轻,三人再是一惊,已看见地上蹲了名浅白唐衫的男子。

    他什么时候到的,三人几乎就没看见,只觉得应是在匕首刺出的一瞬,那名杀手倒下时从死角里逼过来的。但他身形实在太敏捷,那杀手倒下,他已接住。

    轻放,手腕一转,那杀手装了消音器的枪已在他手中,他动作悠然,甚至带着几分优雅,三名惊骇的杀手已一人眉心多了个血洞,齐齐倒地!

    三人一倒地,龚沐云便敏捷上前,一手接住一人,两手一捞,抬脚撑住另一人,三人往地下一放,竟是声音极轻!

    这身手看得夏芍都是一叹,只是一间茶室里,倒了一女四男五具尸体,这让第一次在死人堆里走过的夏芍,赞叹的心情减了不少。

    此时此刻事情的发展已经与方才天眼看到的完全不同,时间上,两人合作放倒这四人用了很短的时间,那名拿着冲锋枪的杀手还没进来。

    夏芍与龚沐云互看一眼,立刻往茶室外面走。因为茶室里面是间死室,连窗子都没有,一旦真有手雷丢进来,两人躲都没地儿躲!

    但正当两人刚一脚踏出茶室的时候,厅门处刚好一道黑影进来!

    三人撞在一起,那黑影手中提着把长枪,应该就是那把冲锋枪!

    三人身形同时一僵,接着,龚沐云将夏芍往身后一挡,抬枪!那名进来的杀手也举枪!夏芍在龚沐云身后龙鳞匕首“铮”地一声全然出鞘!

    三人动作都很快,但龚沐云刚才是先护的夏芍,抬枪的动作便慢了那么半拍,眼瞅着两人对射起来,龚沐云便要有性命之忧。夏芍手中龙鳞煞气大盛!雪光映亮了半间前厅,也没什么花哨的动作,只把煞气往门口一涌!

    龙鳞全盛的煞气岂是普通人能敌?那杀手抬着枪,还没扫射,便在莫名一口血喷了出来!紧接着,连吐几口血,双目鼻孔都冒出血来,竟是直直倒地!七窍流血而亡!

    这一幕不仅是龚沐云看得微愣,连夏芍都是一愣。她第一次这么杀人,这种感觉,说实话,不太好。

    但就在此时,夏芍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门口一闪!

    她一惊,顿知不好!

    却听极细微的“噗”地一声,门口那人咚地一声倒地,手里还握着一只掌心雷。

    夏芍一惊,细一看发现那雷在掌心,似是尚未拉开。

    刚才她在天眼里是看见有人丢了颗手雷进来,但却没看见是不是还有一个人。她一直以为是那名持着冲锋枪的杀手,却不想还有一个人。

    而此时,夏芍身旁,龚沐云刚刚放下枪,回头对她漫不经心一笑,一瞥她手中龙鳞,笑道:“好刀。”

    夏芍深吸一口气,心情虽还没平复,但面儿上却也是跟着一笑,看向龚沐云手中的枪,“好枪法。”

    两人对望一眼,相视一笑。

    但还不能确定这就没事了,夏芍立刻又用天眼将外头看了一遍,发现没多久酒店的人便上来了,场面一片混乱。她便知道没事了。

    “没事了。”夏芍对龚沐云道。

    龚沐云看着她一笑,拿出手机来,拨打了一个号码。

    夏芍想,他应是给严龙渊打电话,这事应该有安亲会出面处理。但正当龚沐云打电话的时候,夏芍的手机也响了。

    她拿出手机一看,是徐天胤打来的。

    夏芍接起来,便听见电话里徐天胤冷沉微带急切的声音,“出什么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七章 暗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七章 暗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