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夫妻相,伤势

    夏芍这一愣,自然是从两人脸上看出了什么来。

    秦瀚霖和张汝蔓……倒是挺有夫妻相!

    夫妻相,许多人都听说过。即是说在一起生活多年的夫妻,不仅仅是面相上,在外貌、表情、形体、甚至许多爱好上,都有着非常相像的地方。这就是“夫妻相”。

    有科学家对此做过研究,认为长期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其饮食起居、待人接物、喜怒哀乐、价值取向等习惯,经长期的潜移默化,会趋于一致,而产生生理变化,变得越来越想象,也就是所谓的夫妻相。

    但科学上的解释,只解释了长期生活在一起的夫妻,越来越相像的原因。

    从面相学角度上,夫妻相却是先天的。即是两个人不曾有过交集,却在面相上十分相像,这种便是天命姻缘!即老百姓说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相学上认为,天生夫妻相的两人,是今生姻缘前生定,注定要成为夫妻。这名分早已在前世定下,今生不仅不能更改,也不能分离。但凡天命姻缘,两人注定要结婚,且结婚之后不易离,亦不能离。所谓不能离,即假如婚后其中一方企图离开另一方的话,在离婚前其中一方便会去世,即为“不能离”。

    而且相学上,夫妻两人面相相似,只是夫妻相的其中一种。有另一种夫妻相,即是夫妻两人长得一点都不像,但面相五官却互补长短,补对方不足之处,形成一组格局。这也是夫妻相!

    秦瀚霖和张汝蔓,长得一点也不像,但他们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夫妻相。

    秦瀚霖天苍饱满,紫气宫阔,少年及第,公卿之相。年轻时期就有成就,仕途平阔,官运通达。但正因如此,他面色桃粉,颧高肉多,桃花过盛,亦惹是非。这对他的官途来说,不算好事。

    而张汝蔓眉棱略突,奸门紧实,颧骨有肉贴于眼尾。不仅自信自律,个性强,带有男子气概,且说话做事头头是道。她面相缺少女子的柔弱,也就所谓的“悍”!但却正压制了秦瀚霖桃花多是非多的面相特征,可谓十分互补。

    有的人,要结婚后运程才会好转,民间便说是“旺夫相”或者是“旺妻相”,其实不然。这种面相格局是互补之相,补足对方不足之处,互为旺局!

    这两人,可谓天命姻缘,若能在一起,便是金童玉女,十分契合。

    夏芍看得有点愣神,徐天胤见她视线落去的方向,也抬眼看了两人一眼。一看之下,便看向夏芍,夏芍转头看他一眼,知道徐天胤也看了出来。

    她垂下眼眸,心情难言。

    真没想到,汝蔓的姻缘竟是秦瀚霖?前世,她总说自己的性子不讨男生喜欢,一直没有男朋友。这一世,她看出她的面相虽说桃花少,但并非绝姻缘的面相,不可能没有桃花运,她总会有自己的真命天子。只是她的感情路很漫长且多波折,并不好走。

    那时,夏芍还在想,谁会是表妹的真命天子?没想到,今天竟这么碰见了!

    难怪,会从她面相上看出感情多波折来,对方是游戏情场的秦瀚霖的话,确实有些不好走。只是,这两人既然是夫妻相,那便是前世就该遇见。那么,当初张汝蔓是什么时候遇见的他?肯定不是像这一世这样。

    夏芍特意又看了两人一眼,发现两人尽管有夫妻相,但这次相遇明显不来电,各自红鸾星未有动向。可见今天的相遇比前世要早很多。而且前世表妹家世成就都很普通,以秦瀚霖的家世来说,两人要在一起势必要多更多坎坷。但这一世,有她这个姐姐在,想必能给表妹助威不少,且张汝蔓也未必像前世那般成就普通。

    所以说,很多事已经变了,希望这一世他们能顺利点。

    但就今天的事态来看,想必是顺利不起来。

    夏芍一挑眉,对面张汝蔓已经拍桌子站了起来,“去你的小白脸!有本事跟你张爷爷出门单挑!”

    “张爷爷?”秦瀚霖笑眯眯看着张汝蔓,调侃,“抱歉,老大爷。身为纪委的工作者,尊老爱幼是基本准则。跟老人家打架,我丢不起这人。”

    “去你的老人家!”张汝蔓一把抓了秦瀚霖的衣领,“走!出去挨揍!”

    秦瀚霖看一眼的手,轻轻皱眉,却还是笑着不起来,甚至笑容略微暧昧,“别动手动脚的,让人看见了误会。”

    “误会你个叉叉!”张汝蔓不松手,眼神明晃晃小刀子似的逼人,脸上全是鄙夷和不屑,“有种出来单挑!别只会床上玩女人,有本事咱们拳脚功夫见真章!就你这小身板,保准揍得爽!走,跟我出去挨揍!”

    小身板……

    男人一笑,眼眸微眯,慢悠悠站了起来。他一站起来,高大俊逸的身形就把少女比得娇小玲珑,谁是小身板,一眼见真章!

    这时,服务员把菜品送了进来,菜一道一道地上,两人却还是站着,互看不顺眼。少女拉着男人出去决斗,男人表示不打女人,决斗只在床上。

    这两人你来我往吵得全是没营养的口水仗,对面夏芍和徐天胤却是默默吃饭,男人给少女夹着菜,时不时地看着她,似乎还在猜测她有没有生自己的气。而夏芍却是垂着眸,对面张汝蔓一拍桌子,二话不说,拉着秦瀚霖就往外走,秦瀚霖也把手往桌上一扶,竟是丝毫不动。

    张汝蔓一愣,英气的眉一挑,似乎没想到秦瀚霖还有点下盘功夫的底子。她不由眼神一亮,兴奋了,抬脚就踹向秦瀚霖的腿。秦瀚霖不紧不慢让开,张汝蔓穷追猛打,两人一手按着桌子,脚下你进我退,桌子晃悠起来,上面盘子碗碟乒乒乓乓。

    夏芍伸手去夹了一颗芙蓉虾球,桌子晃悠得厉害,她筷子却是稳当,边夹边垂眸淡淡道:“小心着点,别把桌子掀了,我还没吃饱。”

    对面两人一愣,同时望来,秦瀚霖去看徐天胤,张汝蔓看向夏芍,最终两人同时罢手。坐下,吃饭,谁也不理谁了。但却时不时地瞪视对方一眼,一顿饭吃得火药味很浓。

    夏芍却是细嚼慢咽,慢悠悠吃完了,放下碗筷,喝了会儿茶,这才表示要去下面开房入住。

    四人一起去了大堂,开房间的时候,秦瀚霖不住给徐天胤使眼色,让他开三间,跟夏芍一起住。

    张汝蔓一看他就没安好心思,便哼笑一声,“开三间!姐,咱们俩睡一间!”

    秦瀚霖一听就笑了,“张先生,男人睡觉是不用人陪的。”

    “对啊,我是很男人,有什么不好?最起码能保护我姐。不像有些人,打架不敢,专爱暗地里出些不入流的馊主意!”张汝蔓对秦瀚霖的讽刺也不在意,干脆承认,顺道骂回去。

    夏芍一见这两个人又要打,便对前台说道:“一人一间,谁也不用争。”

    然后便迅速拿了房卡,带着行李上楼了。

    进房间之前,夏芍嘱咐张汝蔓早点睡觉,昨晚和今天在车上都没睡,是个人都会累了。张汝蔓则嘱咐夏芍把房门锁好,免得有人图谋不轨。她这话自然不是针对徐天胤,而是针对秦瀚霖出的馊主意。

    夏芍摇摇头,懒得再管这两个人,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就闹成这样,以后可有的吵了。

    她开房门进屋,进屋之前感觉徐天胤从他自己的房间方向望来,夏芍垂着眼没看他,直接关上了房门,把男人的目光阻隔在外。

    去浴室放了水,夏芍好好泡了个澡,出来时换上了酒店的浴袍。她觉得先睡一觉,等晚上七八点钟下去吃过晚饭,晚上再把某人放进来。现在就先晾晾他,再叫他回国也不给她打电话,害她多担心!看他还敢不敢有下回!

    夏芍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刚泡了澡,疲累涌来,她便迷迷糊糊地犯了困。刚想往床边走,她却是忽然顿住脚步!目光往落地窗前的沙发上一落!

    沙发上,男人坐在那里,不仅人在,连他的行礼箱都搬来了她房间!

    夏芍惊愣一瞬,霍然回头,看看紧闭的房门,看看桌上没动过位置的房卡,在看看沙发上的男人和他的行李,一瞬间觉得世界玄幻了。

    他怎么进来的!

    “叫服务生开的门。”男人很自觉地为她解惑,眸却如黑夜般深沉,目光定在她宽松的睡衣上,蠢蠢欲动。

    夏芍却气笑了,“谁让你进来的?你的房间在对面。”

    徐天胤从沙发上起身,走了过来,他的西装外套早就脱了挂去屋里衣架上,只穿着银黑色的衬衣,却让走来的他更显得身姿挺拔,气息神秘而危险。

    夏芍站着不动,看徐天胤在她面前停下来,低头看她。

    他一走近,熟悉的味道便钻入她鼻间,但他却是没抱她,而是低头沉沉道:“对不起。”

    “对不起就行了?”夏芍挑眉,语气凉凉。

    男人看着她,半天没出声,想了很久,才想了一句,“唔,下不为例。”

    夏芍闷笑一声,抬眼就去瞪徐天胤,“就这样?”

    他见她笑了,这才伸手把她拥进了怀里,熟悉的气息与力道,他深嗅她的香味,声音闷在她发间,“你说。”

    “我说了你就会照做?”

    “嗯。”他在她颈窝里蹭着,鼻尖儿微凉,鼻息却烫人。

    “那罚你回自己房间。”夏芍嫌痒,边说边躲了躲,却感觉徐天胤的双臂轻轻一僵,接着把她圈得更紧,显然不放。

    “除了这个。”

    夏芍听了气得一笑,“这还有讨价还价的?那不许你抱着我睡!”

    “……除了这个。”

    “不许图谋不轨!”

    “……除了这个。”

    夏芍一把掐去徐天胤腰间,“你真的有心道歉?”

    她这一掐,便感觉男人腰间紧实的肌肉明显一紧,某些蠢蠢欲动已经明显涨大了起来。

    夏芍一惊,脸一红,目光赶紧躲开,怕某人兽性大发,便转移话题道:“有没有受伤?”

    这话果然让徐天胤的气息略沉下来,只道:“不要紧。”

    夏芍却是愣了愣,“不要紧是什么意思?伤到了?在哪儿?”她心往嗓子眼儿一提,眸中刚才的羞怯之色立刻褪去,抬手就去解他的领带。

    除了领带,便去解徐天胤的衬衣,男人结实的胸膛露出来,却气息起伏沉浑,明显是被她的动作惹的。夏芍却是不管,解扣子的动作她不熟练,剥衣服却是麻利,脱了衬衫,男人裸着上身站在她面前,夏芍却是倒吸一口气。

    他身上青紫片片,明显就是与人打斗的时候留下的,对方是很厉害的外家功夫,拳拳落在实处,徐天胤身上少说有七八处青紫。夏芍是知道徐天胤的身手的,以他的身手都能挨上这么多下,换着普通人,一拳断骨伤筋都是轻的!要是打在紧要处,送命都有可能!

    好在徐天胤练的是内家功,把这拳劲给化了,应是没伤着筋骨内脏,但落下青紫是难免的。且他左腰处竟有一道擦伤!那擦伤,瞧着像是子弹擦过去的!伤口已经收敛结了一层薄痂,并没绑绷带。

    夏芍深吸一口气,心都揪起来了,她盯着那些伤,好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不由神色一寒,沉声道:“坐这儿,我去酒店外头给你买点跌打酒和白药绷带来,等着!”

    她转头就走,男人却从身后拉住她,趁她回头的时候,一把打横抱起,压去床上的时候,大掌来到腰间用力一扯!

    浴袍敞开,少女粉白的身子映去男人深邃黑暗的眸底,让他低吼一声,便野兽般亲吻了上去!

    ------题外话------

    捂脸,我知道停在这里不厚道,但是快零点了,先发了吧,明天继续。

    关于秦小子的情缘问题,我曾经也考虑过柳仙仙,但是柳仙仙看待爱情也有点游戏心理,跟秦小子很像,这俩人遇上,逢场作戏的可能性很高。我觉得,柳仙仙适合一个老实憨厚的男人,理解她包容她,最主要对待爱情认真专注,这样才不会伤害她。

    总之,妹纸们放心,仙仙这妞儿会有段好情缘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章 夫妻相,伤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章 夫妻相,伤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