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刑讯,司令到!

    夏芍到了警局之后,便被带到了审讯室。舒蝤鴵裻

    一进到审讯室里,宋队长便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立刻上来两个人,开始对夏芍进行搜身。

    跟在夏芍身后的律师见这情况便怒了,“你们想干什么!我的当事人犯的是什么事需要搜身?”

    律师刚一说话,立刻便又上来两个人,直接把那律师给拖了去了审讯室外头,铁栅栏般的门关上,上了锁,宋队长冷笑一声,“她现在是犯罪嫌疑人,我们怀疑她身上藏有违禁迷幻类药物,搜身在执法范围内。”

    “宋队。”这时,一名警察过来,手里拿着一件匕首递过来。

    这匕首正是从夏芍身上搜出来的,龙鳞。

    宋队长接过来,被龙鳞匕首奇怪的刀鞘吸引,翻来覆去一看,便打开了刀鞘。刀鞘一开,龙鳞的雪光逼得人眼睛都是一虚,就算是再不懂刀的人,也能看出是把开了刃的极为锋利的好刀!

    宋队长眼底神色惊异之余,抬眼看向夏芍,“夏总,这匕首这么锋利,可是管制刀具,你带在身上做什么?”

    夏芍两世为人,还从未遇到过被搜身的事,虽然她知道对方有搜身的权力在,但这对她来说,仍然感觉屈辱。但尽管如此,她不反抗也不阻止,任由那两名警察对自己搜了身,并把龙鳞从她身边拿走交了出去。

    宋队长打开龙鳞匕首的时候,夏芍自然是以意念控制了龙鳞的煞气的,否则他这一打开,这屋子里的人就得当场暴毙!

    只是,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龙鳞匕首的锋利吸引了的时候,谁也没看到,夏芍垂在身旁的手指轻轻动了动。

    听见宋队长的问话,夏芍不由也是冷笑,面沉如水,眸色发冷,“防身。宋队长也知道,我们这样的人,出门总是要防止一些意外事件的。”

    “按照规定,携带管制刀具,可是要拘留罚款的。”宋队长一挑眉,把龙鳞交给身旁的警察,“刀依法没收,至于拘留,我看不急。先问问报案人所报的案子吧,闹不好,等着夏总的,可不只是拘留。”

    那名警察收着龙鳞站去审讯室门旁,宋队长则坐到了讯问桌后。

    夏芍瞥了龙鳞一眼,见没有被收走,便暂时不管,坐去了椅子上。只是脸色极淡,心中冷然。

    无妨。她今天跟着过来,就是为了处理一些人和事的。且一个一个解决,不急,都轮得到!

    审讯室里的椅子是带铐子的,夏芍一坐下来,就有名警察过来,把夏芍的双手铐在了椅子上!

    被带去审讯室外头的律师一见便起身要说话,两旁的警察直接开了门,把他往外带,“警察审讯,律师不能会见犯罪嫌疑人,出去!”

    宋队长看了夏芍一眼,“夏总,你们华夏集团这是请的什么律师啊?会见的程序都不懂。还是回去准备法律手续,等批复吧。该会见的时候,我们公安机关会安排的。”

    夏芍一听便微微垂眼,轻轻皱了皱眉。律师过来的时候是孙长德怕她受委屈才派着跟过来的,确实不符合会见的一些“规矩”,这些警察实在是横,公司请的这些律师也不是主要打刑事案件的,他们法庭上过,警局里的阵势估计见的也少,今儿这些人是决计不会消停了,她也不想把公司的人留在这里,万一受了什么拘禁,她在这里的情况外头也没人知道。

    “放心吧,我没什么事,只不过是学校里得罪了人,有学生家长诬告我参与了一起迷(禁词)奸案。宋队长说的对,你还是回去准备一些会见手续吧。会见方面,我相信警方会公正安排的。”夏芍淡淡笑了笑,对公司律师说道。

    律师也不是傻子,夏芍话里已经把什么事透露给了他。他没打过刑事案件,但以前曾经听过律所的师父提过,会见的时候大多数会有警方人员在场,会见过程受到严密的监控,某些办案人员甚至规定谈话不许涉及案情,还有的要求律师提供会见内容和会见提纲,会见不允许超过提纲的询问范围。会见时,承办方监视在旁,稍有差池,或侧目或制止,整个会面不仅犯罪嫌疑人吓得直哆嗦,连律师都直冒冷汗。

    以前,他还有点不太信,哪有这么横的?但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他要是待在这里,被这帮人拘禁起来,外头都不知道夏总出了什么事。还不如他出去,跟孙总陈总他们打个招呼,叫他们再想办法。

    于是,律师一点头,便跟着办案人员走了。

    夏芍的暗示审讯室里的警察怎么会听不懂?但他们却是没管。警方办案有警方的程序,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能进来的。律师回去了之后顶多就是找人活动活动关系呗?这种事他们司空见惯,应对起来得心应手。

    曹立是曹立,他姐夫是省委杨书记!要没有这层官面上的关系,其他人犯了事,管他是谁,到了警局都得老老实实的!别人不说,当初盛兴集团董事长王道林被抓进来,不也什么人都没见着?

    这就是权力部门!任你再有钱,也不过普通老百姓。

    夏芍冷笑一声,抬眼看向对面,这才说道:“宋队长,身也搜了,人也走了,要问什么就问吧。我倒想见识见识警方的办案方法,希望宋队长千万要让我大开眼界。”

    她嘲讽的语气惹得宋队长眉头一皱,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喝道:“嚣张什么!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这些人,有点钱就以为自己翻了天了!你们以为你们犯了案,法律就制裁不了你吗?告诉你,到了这儿,就把你那套身份给我收起来!这里就是治你们这些人的地方!”

    夏芍轻轻挑眉,要不是知道这位宋队长以前的恶形恶状,光听他这话,还真以为是什么嫉恶如仇的人。她不由轻轻一笑,神态渐渐又悠闲了起来,“那就麻烦宋队长进入正题吧,说说我犯了什么罪,看看我能不能认罪伏法。”

    宋队长眼一眯,跟旁边人一使眼色,便有名警察拿着一叠照片,直接拍到了夏芍面前的桌子上。照片都是酒店监控录像上打印出来的画面,是夏芍被严丹琪和许媛扶着进入房间的画面和她出来时的画面。

    “夏总,解释一下吧。你进了酒店房间以后都干什么了?”宋队长用下巴一点那几张照片问道。

    “我进了房间以后,严丹琪和许媛跟我谈话,希望我在文艺大赛的时候放她们一马,不要报复她们。我表示这些事我不参与,要看评委的意思,然后便提出要走。后来程鸣也进来,我又把这话说了一遍,接着就留他们三人在房间,自己先回宴会厅了。”夏芍淡定解释。

    “撒谎!”宋队长一拍桌子,“你当我们警察那么好骗的?这些话,你骗骗那三名学生家长还可以!你进房间的时候是她们两个扶着你进去的,进去的时间总共不超过五分钟,出来的时候你就已经清醒了!你怎么喝醉了酒么?怎么这么快就清醒了?你们谈话时间就这么短?”

    夏芍端坐着,神态自若,一听这话反而笑了,“宋队长,谁告诉你我喝醉了?我只是有些头晕而已,意识还是清醒的。进了房间之后,她们倒了杯水给我,我边喝边听,一会儿就感觉好多了。难道这也值得怀疑?”

    “意识清醒?意识清醒,需要人在走廊上这么扶着?”

    “她们两个见我有点不太舒服就来献殷勤,我有什么办法?”夏芍答得滴水不漏。

    但她越是这副神态自若的样子,宋队长越是冷笑,桌子拍得砰砰响,“别跟我来这套!给她看看那张开门的照片!”

    后头过来一名警察,把程鸣进门时的照片翻找出来,啪地摔在夏芍面前。

    宋队长道:“受害人之一敲门的时候,门从里面开了,只是虚虚开了条小缝儿,是由受害者自己推门进去的。正常情况下,谁开门会这么开?这分明就是有鬼!我们的侦查员有理由怀疑当时两名女性受害者已经被你控制住了,这门是你从里面开的。而这一点也跟两名女性受害者的描述一致,她们称你有点身手,曾经在学校里殴打学生会,这件事很多人都看见了,人证太多,你抵赖不了!你完全有能力放倒两名女性受害者,再在男性受害者进门的时候,趁其不备攻击他!”

    夏芍看着面前照片,轻轻挑眉一笑。不得不说,这宋队长,虽说不见得是什么真心为民大公无私的好警察,但他的办案经验还是很足的。当晚的事,倒是被他给分析了个七七八八。只不过,夏芍不可能认,她淡定一笑,“当时是许媛开的房门,具体她为什么这么开房门我也不知道,当时严丹琪正在跟我说话,我没太注意。”

    “撒谎!两名受害者都指认是你把她们放倒的,你还敢抵赖!”宋队长怒喝一声,心底则比表现出来的还怒。他真是没想到,这女孩子年纪不大,心理素质却这么好,连番问下来,回答得居然滴水不漏!

    她这种回答法,从解释上也说得通,他信不信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时候酒店房间里没有监控,里面的情况各说各的,只要夏芍没有出现重大漏洞被他们抓着把柄,基本上只有受害者的供词,证据还是不足的。到时候法院来一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他们也没办法。平时他们没没少拿这话帮曹立打掩护,一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就把受害者家属打发了,所以深知这话虽只是说说,但却是推脱的利器。

    看来,必须要加大审讯力度!

    “夏总,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实情!不然,我们只能加大审讯力度,那样对你来说,估计也不是件舒服的事。”

    审讯方式向来就是多种多样的,即便不是动用私刑,也有很多方法,总之,查清案件就是侦查机关的最终目的,手段上只要不是能落下伤痕的私刑,有太多的办法了。

    宋队长在带夏芍回来之前就没存了让她好过的心,现在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最近局里赵局那派的人审着曹立,活跃得很,而他们刘局这边的人就只能低着头过日子。以前的扬眉吐气不见了,剩下的只有受气和提心吊胆。

    他也和几个跟着他办案的弟兄商量了,他们平时帮着曹立撇清一些事,但都只是随手之劳。他们并没直接帮曹立犯事,也就是说,那些案子,善后都是曹立自己的人处理的,死亡证明也是他们的人找医院开的。因此,警方这边其实就是走了个过场,查了查证据,而证据都是被曹立提前伪造好的。上头要是真查他们,他们顶多就是被曹立伪造的证据给糊弄了而已,丢官去职是最严重的结果了,被牵连坐牢是不太可能的。

    真正有麻烦是他们刘局,刘局对曹立的一些事可能知道,但他们这些手底下的人办案时却是走足了过场的,只不过心里明白而已。

    但谁都不愿意丢官去职,所以宋队长想了,既然他们的问题也不是很严重,那为什么不能将功补过?曹立对赵局那边来说是大案子,夏芍对他们这边来说,也可以整成大案子!

    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省内新崛起的商界新秀,把她的案子做做文章,把这疑点重重的案子做得漂亮点,就可以做出很多官面上的文章,最起码能说明他们是很有办案能力的,并且对方也是社会名流,他们在面对社会名流的时候,也能秉公执法,不让任何的罪犯逍遥法外。

    这样一来,就可以推脱说曹立的案子是他伪造证据欺骗警方,把所有的脏水都泼给曹立,反正他也是个死。他们到时候再写份检查,请求组织上念在他们思想上是好的份上,给予他们从宽处理。

    抱着这样的想法,宋队长立马决定,除了刑讯逼供,今儿就把这些年来当警察审讯罪犯时候的所有手段都拿出来,就不信这个刚在成年人社会里混了不久的少女,能扛得下去!

    而夏芍在听说警方要加大审讯力度的时候,好像听不出这话里的警告和威胁,她依旧淡定自若,低头自己翻了翻桌上的照片,然后找出一张来对着宋队长竖了起来,挑眉问道:“宋队长看见这张照片了吗?”

    夏芍拿的是严丹琪和许媛扶着她走到房门口,打房卡进门的照片,“房间是程鸣开的,但是进房间的时候,房卡却拿在严丹琪手上,这说明私下里他们就交了房卡,把我扶进这间房间,他们是早有预谋。不是我算计她们,而是他们在算计我。”

    宋队长一愣,眯眼看着夏芍提起的那张照片,他们一心定夏芍的罪名,对这些压根就不在意,但他们怎会不知这件事疑点重重?

    “还有,酒店服务员都可以证明,程鸣曾经出过酒店一趟,他去干什么了,宋队长有查么?学生家长说,他们三人是服用了迷幻类药物,我当天穿着旗袍礼服,手里连只包都没拿,药我从哪里来的?”夏芍倚在椅子里,哼笑着反问,提出种种存在的疑点。

    宋队长却在反应过来之后眼一瞪,怒气冲冲道:“现在是我在问你!不是你问我!警方怎么办案,用得着你教?”

    “不用我教?但我看宋队长的意思,完全就是将我当做犯人在审,你这种先入为主的审法也符合当一名警察的精神?”

    “你说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由得你撒野?!”站在夏芍身后的警员怒斥道。

    宋队长也怒发冲冠,“对方来警局报案,告的就是你!警方讯问你,是依法办事!你给我老实点!”

    “我很老实啊。”夏芍挑眉,嘲讽地看一眼自己被铐在桌子上的双手,看向宋队长,“按照宋队长的意思,对方报案了,我就得被当成嫌疑人这么审。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报案?我要告他们损害我名誉,自己犯了过错丑事,没胆量承担,就商量好了把事情往我身上推。宋队长,我现在报案,你是不是也把他们三个传唤来,也铐上审一审?也叫他们老实点?”

    审讯室里,五名警察,谁也没想到,夏芍这么伶牙俐齿。这一反问,问得人脸上火辣辣的,跟扇了一巴掌似的。

    还是宋队长老道,“你现在是被传唤的嫌疑人!等你洗清了嫌疑再说吧。”

    “哦?洗清嫌疑?宋队长现在这么个问法,是在帮我洗清嫌疑?明明就是对方的疑点一字不谈,全我身上问。”夏芍慢悠悠笑。

    “再说一次,我们警方怎么办案,用不着你教!你只管老实交代就行!”宋队长怎么也没想到,审了这么多年案子,今儿遇见个敢牵着警方鼻子走的,而且对方还真是一点都不怕,他不由提高了音量,直接站了起来,身子往前一倾,压迫感逼向夏芍,“说!你进房间之后都干什么了!”

    这是警方讯问的一种很常见的手法,一个问题,反反复复问。直到问到你精神体力都疲劳了,再老道的嫌疑人,或心烦气躁,或累极了,总有露出破绽的时候。到时警方抓着漏洞不放,乘胜追击,就可以一举攻破了。

    夏芍以前就知道这些手法,但没想到今天自己能体验一回,但她却没兴趣跟着对方的步调走,当即便挑眉一笑,“宋队长,反反复复的问,再问也还是那个答案。我想知道,对方既然报了警,那么他们现在开在警局?我要求见见他们三个,不是他们的家长,而是他们本人。人来了,我要当堂对质。不来,那恕我不再回答无用的问题。”

    夏芍干脆抛出一句话,便不再开口了。

    审讯室里警察直觉地这女孩子太嚣张了,敢跟警方讲条件。但无论他们再怎么呼喝逼问,夏芍干脆闭上了眼,来了个眼不见为净。不管怎么问,就是不答。

    宋队长气得满地走,最后和几个警察围着夏芍言语呼喝,见她就是不理,便一怒之下,让人把夏芍手上的铐子给解了,不许她再坐在椅子上。而是将她铐到了墙角站着,胳膊举在头顶上拷着。

    这种方式很消耗体力,通常被拷着人会难受难熬,但夏芍的忍耐程度却是超过了审讯室里一干警察的预料。

    整整一上午。

    她滴水未进,站着被拷着也不说话,反而闭着眼,一副闭目养神的姿态。无论这帮警察怎么呼喝,她就是不言不语,坚持自己的意思。

    要么,就把程鸣三人找来见她。要么,她就不说话。

    看谁能耗得过谁。

    这话要是放在以前,警局里绝对是有的是时间跟夏芍耗的,但现在非常时期,宋队长想尽快通过这件案子得到点好处,因此他还真有点等不起。

    他眼瞪着夏芍,气得直喘气,又耗了个把小时,直到耗过了中午,到了下午,估摸着就是个男人也该体力虚脱了,这才略微解气,出了审讯室叫来人吩咐,让人把报案人和其家长都叫来!

    其实,三家是大清早来警局报的案,此后就一直留在警局,做笔录、等候询问,一直没有走。

    宋队长本可以在夏芍提出见人时就把人带来,但他就是心里气不过!这要是平时,哪个犯罪嫌疑人能耗得过他们?今天平白要吃这小丫头的气!所以,他有意耗了夏芍大半天,就算是最后是他耗不下去了,也让她吃了大半天的苦头,这才心里平衡了些。

    在警员去带人来的时候,宋队长怒哼一声,拿着警棍便进了审讯室。

    “对于拒不交代的嫌疑人,我们也有办法。一会儿你老实交代问题,不然吃的苦头可就不是现在这样了!”趁着手下人去带报案人的工夫,宋队长惦着警棍进来敲打夏芍。

    夏芍闭着眼,依旧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她上午就被拷上,如今少说过来五六个小时,就是个男人也未必受得住这体力上的折腾。然而她却是连眉头都没皱,淡定地闭着眼。

    她这反应把宋队长气得一口气上不来,顿时拿着警棍指着她,“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这套有用!一会儿人来了,你再拒不交代,有你的苦头吃!”

    宋队长横眉竖眼,声音传得老远。程父、严母和许父带着自家儿女进到审讯室的屋子里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夏芍双手被手铐铐在头顶,站在墙角。她闭着眼,宋队长拿着警棍在对她进行呼喝,而她那一脸淡然的神色在门口看不真切,只能看见闭着眼,瞧着就跟因为害怕而闭上眼的模样。

    自从文艺大赛后,夏芍与程鸣、严丹琪和许媛还是第一次见。

    那天校长室里的话,三名父母也是觉得有疑点,回家又盘问自家儿女,但一问孩子们就闹,要死要活,把家里折腾得鸡飞狗跳,他们怕出什么事,当即都不敢再问了。学校开学了,他们也不敢出现在学校,三名家长本商量着跟他们转学,但看他们这精神状态,这件事不处理好了,一辈子他们就要这么消沉下去了。因此,三人这才又聚在一起,商量着带着各自孩子来警局报了案。

    原本,程父、严母和许父都不想再让自家的孩子见面了的,但是今天来报案,他们三人身为受害者,自然要来警局。三人见了面之后,谁也不看谁,都低着头,显然都不想接受酒店里那个事实。

    做笔录的时候,许媛一个劲儿地哭闹,严丹琪则目光幽冷地坐着,程鸣更是意志消沉地低着头,三人的精神状态让父母很是担心。

    做完了笔录,他们却不能走,要留在这里随时接受询问。直到刚才,有警察来传唤他们,要求他们见见嫌疑人。

    严母最先应了,拉起女儿的手就走,“丹琪,我们就去见见她!妈早就跟你说了,犯了法她就得坐牢!现在怎么样?她被抓了,她是犯人,又不是我们!我们就看看她!走!”

    许媛却是哭闹了起来,“我不去!我不去!爸,你替我去,你替我去……”

    “你争气点行不行!”许父怒了,自出事起怕女儿做傻事,一直没敢对她发火,今天却是忍不住了,“从小培养你,结果你就闹出这么件事来报答父母!你不要脸,你爸妈还要脸呢!都来报警了,还躲什么?这是警局,她还敢把你怎么样?”

    许媛被父亲骂得一愣,接着又委屈地哭闹起来。严丹琪在一旁看了她一眼,目光幽沉,叫人忍不住一颤。许媛感觉到,停止了哭闹看向严丹琪。一看之下不由往父亲身后躲了躲。副会长的眼神好可怕!她一直是喜欢会长的,结果却是以这种方法跟会长发生了关系,更尴尬的是,那天他们是三个人……虽然,她也一直偷偷喜欢会长,但这种事,她也是接受不了的。想着自己竟然跟副会长两个人与学长一个人那什么,她就连死的心都有!而且,副会长看她的眼神,也很像要杀了她的样子。

    而程鸣在父亲身后,一直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任由父亲拉着往外走。

    三人跟随着父母,一路上气氛沉默里带点诡异,直到来了审讯室,看到了夏芍被铐起来的画面,事情才发生了突变!

    谁也没想到,一直说不想见夏芍的许媛,最先崩溃了。

    她哭闹着朝审讯室冲了过去,嘴里喊着:“你也有今天!你等着坐牢吧,贱人!贱人!”

    许父和带他们进来的办案警员一看,立马喝止!

    许媛在审讯室铁栅栏的门口被拦下来,里面宋队长脸色难看地呼喝,让人拦住许媛,“这是谁家的孩子?家长呢!来警局里,都老老实实的!闹什么闹!”

    许父赶紧上前领自己的女儿,但许媛发了疯似地往里冲,两名警察拦着她,架不住她撒泼一般拳打脚踢,许父赶过来边喝止她边拉她,场面一片混乱!

    然而,就在这混乱的场面里,一直目光冷幽,沉默无语的严丹琪忽然发难,冲进了审讯室!

    她一冲进来就一把抢了宋队长放在桌上警棍,对着夏芍便砸了过去!

    严丹琪眼底闪过快意的光,却又一瞬间变得恨意浓烈,“你去死吧!”

    她这一辈子,她从小维持到大的尊严,她的一切都被这个女人给毁了!叫她怎能不恨?当在医院醒来,她已经想不起酒店房间里发生了什么,只觉下身痛极,在母亲的扑打哭闹里,她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当得知她曾经那般丑陋地被学校的家长和学生们看光了的时候,她一瞬间大脑空白,仿佛一切都崩塌无存!

    一切都毁了,都是她害的!

    一旁严母啊地一声,宋队长气得跳脚,而严丹琪却在众人都拉着许媛的时候,举起警棍,朝着夏芍头上,狠狠砸了下去……

    而就在这时,警局外头,一辆黑色的军用路虎车停在了门口。

    车门打开,最先现出来的是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那皮鞋踏在地上,一落地便踏出令冷毅锋锐的力度!

    男人的双腿修长有力,略一弯身从车里下来,直起身来时,下午的阳光落在他笔挺军装的肩头,那少将军衔的金色肩章映得人眼都虚了虚。

    男人下了车来,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往车里一瞪,里面就连滚带爬滚出两个人来。

    两个人直打哆嗦,点头哈腰,以值班室人员多年来从未见过的迫不及待的姿态,抢着跑进警局。

    而警局门卫室的值班人员却是懵了,半天忘了拦,也忘了问。

    男人迈着冷厉的步伐,走进了警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卫室的视线里,里面的人才反应过来。

    “少、少将?”

    “省军区司令部的车牌……不、不会是?”

    值班室的人惊疑着,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男人进了警局。

    而此刻审讯室里,“砰”地一声!

    警棍没打到夏芍身上,而是掉到了地上。

    严丹琪惨叫一声,被夏芍抬脚踹上了肚腹,一脚便踹出了审讯室的门!堵在审讯室门口拦着许媛的人被严丹琪撞出来的身子砸到,一个没站稳,压倒一大片!

    现场狼狈不堪!

    就在这时,门打开了,一名五十来岁的穿着警服的男人,带着三个人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回事!”威严喝问的声音,说话的正是那五十来岁穿警服的男人。

    宋队长和审讯室里的警员都是一愣,看见男人进来的一刻,几人脸色齐齐变了变,“局、局长?”

    来的人不止青市公安局局长程志超,还有赵、刘两名副局长。

    平时审讯室里,这三人随便来一人就不得了,今天三人全到了!而且,三人自门口进来,身子便有意让开,客气地让着一名站在中间的男人。

    男人一身笔挺的少将军装,气息孤寂冷漠,眼眸黑沉如夜,一进门目光就落在了审讯室里面,跟转头望来的夏芍目光相遇。

    两人目光相遇的一霎,夏芍明显愣住。而男人的眸却是倏地冷沉!深邃的眸定在她微干的唇上,定在她被铐起来的双手上,最后定在她脚下躺着的警棍上,眸每动一分,气息便冷厉一分。审讯室里的气温骤降,是个人都能感觉到男人冷到极致的气息。

    而这时候,地上跌成一团的人还没爬起来,家长、学生、警员跌在一起,都堵在审讯室门口。尤其是严丹琪,被夏芍一脚踹得不轻,倒在地上直咳,连连急促喘着气,严母哭着喊着去看自己爬不起来的女儿。而许父被许媛压着,程鸣被程父压着,一群人各种姿态翻仰在地,虽是听说局长来了,可要打招呼,也得先爬起来不是?

    但就在这时,几人的视线里,走来一双黑色皮鞋。

    男人黑色的皮鞋光亮如新,军装裤脚更是熨烫得笔挺,一点褶子也看不见!他步子迈得很快,有一种劈斩而来的杀伐气度,不待几人爬起身来仰头看他,他便已走来跟前。

    几人翻仰在地,堵着审讯室门口,男人步子停也不停,遇见挡路的直接踢翻!经过严丹琪身旁时,她趴在地上,挣扎着要起来,男人的皮鞋却刚好一脚踩了上去!

    “咔嚓!”

    声音不大,严丹琪却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哀嚎,严母凄厉一喊,趴在地上就扑过来,男人却已跨过审讯室的铁门,踹翻一名刚爬起来的警员,从其身上摸出手铐钥匙,帮被拷在墙角的少女打开了束缚。

    手铐落地的一瞬,他便把她抱在了怀里。

    夏芍自从看见徐天胤出现在审讯室,便一直没反应过来。今天从被审讯到被拷住,其实她都不在意,因为局面一直掌控在她手里,她早在早晨到了警局被搜身时,宋队打开龙鳞匕首的时候就引出了一部分煞气,挖好了坑。之后她要求见程鸣三人,心中自然早已有对策。她知道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不会任由她在警局里,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活动关系,但是没想到,来的人会是徐天胤。

    两人约好了晚上见的,而他现在来了,身上还穿着军装,走时势必很急。

    夏芍觉得,徐天胤应该不是感觉到龙鳞出鞘才赶过来的。因为自从开学前,她为他寻得了那把青铜匕首,便骗他说以后每天要拿龙鳞出来修炼一番,实际上,她只是为了以龙鳞的煞气养青铜匕首。所以这段时间,徐天胤对她时常用龙鳞已经习惯了。

    那他是怎么知道她在警局的?

    夏芍还弄不明白,而且,现在也不是弄明白这些的时候。

    审讯室外头,市里公安局的局长和两位副局长尴尬地站着,审讯室门口严母正抱着女儿嚎哭,其他人倒是站了起来,但正盯着里面,而且审讯室里,宋队长和四五名警员也正目光惊异骇然地盯着两人。

    这种场景,也就只有徐天胤可以无视地彻底,夏芍却是没脸皮子厚到继续给他抱。

    她脸颊受了某人胸口温度的传渡,也有些发烫,拳头却是轻轻握起捣捣他胸口,示意他场合的问题。

    徐天胤却不理她的动作,只是抱着她,声音发闷,沉得吓人,“你没告诉我。”

    夏芍一听就知道他指的是文艺大赛饭局上的事,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得知的,但两人怎么说也有些默契了,他说话再简短,再没头没尾,她也会明白。

    “我没事。”夏芍拍拍徐天胤,又开始捣他胸口,“回去再说。”

    而这一次,他放开了她。只是没马上回身,而是低头看握了她的手腕。

    夏芍被拷了大半天,从上午一直到现在,少说有四五个小时,这铐子是拷在头顶上的,拉扯着胳膊,脚还稍微有点离地。想不勒着手腕,就得踮着脚,想不累着腿脚,就会被勒着手腕。不得不说,这方法还真挺折磨体力。她有功夫底子,站了这么久,手腕也勒破了点皮,磨得有些红肿。而她皮肤向来好,这红肿留在她手腕上,就显得越发触目惊心。

    徐天胤的眼眯起来,夏芍感觉他的气息都变了,但这里是警局,怎么说也是国家职能部门,不是他在国外执行那些暗地里的任务的时候,对待这些人,她可不能让他乱来,免得落人口实,坏了他的前程。

    但徐天胤却已是转过身去,目光先落在地上的手铐上,随便往一名警员处一踢,薄唇抿着,孤冷的眉宇透露出危险的信息,“谁?”

    他声音冷极,审讯室里没人说话,宋队长等人更是惊愣地望着他,表情还有点懵。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个人来,还穿着军装。

    他是军区的人也就算了,可问题是他这身军装代表的军衔!

    少将?!

    这开玩笑吧?

    这男人……什么来头?

    省内这么年轻,又有着少将军衔的人,除了徐天胤不会有别人。但是毕竟审讯室里的一干人等都没见过他。因为不确定,所以怀疑。因为怀疑,所以震惊。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他是为了华夏集团的夏总来的?

    这个问题显而易见,而且问得有点蠢。

    而有点蠢愣的众人此刻望着徐天胤,却见他一脚将夏芍脚下的警棍踢出,警棍擦着地转着圈擦到谁那里,谁就往后退,而徐天胤冷着的眸却才是令人惊着心的存在。

    只听他又问:“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四章 刑讯,司令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四章 刑讯,司令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