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身份!人脉!影响力!

    啊?

    程志超张了张嘴,赵局刘局都有点傻了眼。

    什么情况?省内的企业家联名要求见市公安局长?

    他们也不是傻子,一听是华夏集团的三名总经理带的头,就知道是冲着夏芍来的!可来就来吧,怎么还带了这么多企业家?这些人,不关他们的事,他们跟着掺和什么?

    仿佛怕三位局长没听明白,那进门报告的警员还补充了一句,“那些企业家,都是省里有头有脸的,我们刚才在外面做了记录,其中还有几名省协的专家学者!他们群情激愤,在大厅里一定要求见您!局长,怎么处理?”

    程志超一听,一个头两个大!

    怎么省协的专家学者也跟着来凑热闹?这些个学者,耍笔杆子的,比那些个企业家还难缠!嘴皮子一张,笔杆子一挥,大道理一套一套,管叫你戴个高帽上去,摘也摘不下来。

    这帮人,来一个两个的,还可以推脱推脱,来一群,这不要命么?

    能说不见么?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让他们去局长室,我在局长室接待他们。”程志超说道。

    但话刚说完,就看见那边走廊上呼呼啦啦来了一群人,竟是接待处的警员架不住这帮人的攻势,硬是被他们问出了审讯室的位置,他们竟也不等局里的答复,自发哄闹着来找夏芍了!

    一群人很快就过来了,远远的就见到了局长程志超,有认出他的人,立马就打起了招呼,“程局长!你在这儿啊,那正好!我们听说华夏集团的夏总被你们的人带来了,不知道是什么罪名,听说还搜了身了。律师说,怀疑你们警局的宋队长刑讯,我们想来见见人,人能给我们见见吗?”

    说话的人音量高,嗓门大,身量上虎背熊腰的,正是国企的总经理熊怀兴。

    熊怀兴说话的工夫,一群人已经走过来了,审讯室的门正开着,有人往里望了一眼,就看见夏芍了。

    “夏总!”

    那人一叫夏芍,一群人听见了,立马就往里挤,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冲在最前头,“夏总,你没事吧?”

    审讯室里,夏芍早在听说他们带着人来了时就站了起来,她本以为,他们三个会来保释她,但实在是没想到,他们竟然闹出这么大的阵仗来。她仔细看了看这些挤进来的人,都是些熟面孔。

    国企的熊怀兴、瑞海集团的董事长胡广进、省内书画协会的专家朱怀信、朱家老三,也就是省总规划师朱怀智、省古玩行会里数一数二的同行……

    来的人一共有三十多人,每人夏芍都有印象,从企业家到社会名流,无一不是在省里有头有脸、有些影响力的人物。

    而这么多社会名流联名前来保释夏芍,这也让警局里人都懵了!青省里,尤其是青市,这段时间就没有不知道夏芍的,但再知道,也没想到她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不就是被召唤进警局问话么?怎么值得这帮人这么兴师动众?

    局长程志超是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夏芍在风水方面的客户,夏芍帮他们许多人都解决过麻烦,有的人甚至受过夏芍的恩惠。就像朱家兄弟,当初他们家祖坟上的钉煞,根本就不属于普通事情的范畴,这个忙帮了,夏芍虽是收了酬劳,但救命的事,绝不是酬劳能算得清的。风水上的任何事,结下的人脉,都属于这种情况。

    风水之事,远非寻常事情可比,遇到了的人,大多都是急需解决,而这种事又非人人都会。这便是为什么风水师就算是帮了人收了酬劳,对方还是会感激敬畏,不敢轻易得罪的原因。

    除了敬畏的因素,大多数人对夏芍还存着感激。因为她平时不是特别要紧的风水问题,向来都是随手指点,也不收费。有的人觉得她帮了大忙,而她却不提酬劳的事,这让有些人十分感激。因此平时惹官司是非的事,向来都是躲得远远的,今天却是一听见马显荣打电话,立马就集合起来到了警局。

    其实,连陈满贯三人都没想到,他们原以为官非的事,是个人都不愿意牵扯上的。却没想到,一打电话,熊怀兴、胡广进这些人二话都没说,甚至没问具体是什么事,立刻就应承了下来!

    这实在让陈满贯三人都有些惊骇,不遇到事情不知道,遇了麻烦事才能看出一个人的号召力来!而今天,他们算是见识到了!

    就像此时,一行三十多人全挤进了审讯室,见夏芍在铁栅栏的门里坐着,便纷纷上前去问:“夏总,您没事吧?听说他们还搜身了?”

    “律师说,怕警方刑讯,有没有这事?”

    “夏总,遇上什么麻烦了?我们联名来保释你,出去之后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尽管提!”

    夏芍听着众人关切地问候,心里温暖,笑了笑说道:“谢谢大家,今天的情分我记着了。”

    “夏总,你这说什么呢?太见外了!”

    “就是,我们可不是为了别的,就冲你平时帮我们的,今天要是不来,我们心里上都过不去这关!”

    “比起夏总帮我们的,我们这根本就不算什么。您可千万别记着,不然我们下回都不好意思找你。”

    “咦?徐司令?你也在?哎呀!真是的,早知道你来了,我们就不那么找急忙慌了。有你在,夏总怎么可能有事?”

    “就是,徐司令哪儿舍得啊,哈哈。”

    众人哈哈直笑,虽然见到徐天胤在,都有些吃惊,但见夏芍没什么事,放心之余,不免玩笑起来。

    夏芍却是一笑,改了口风,“我谢大家是因为大家来的正是时候。其实我还真遇见一件事,正拿不定主意,要不,大家帮我出出主意?”

    夏芍这么一说,众人一愣,纷纷问是什么事。审讯室里,程志超和赵刘两位副局长便眼皮子一跳!宋队长更是脸色变了,瞪着夏芍。

    夏芍笑了笑,果然把手腕上的伤一亮,悠哉笑问:“这是今儿上午来的时候铐上的,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两点,就成这样了。大家说,这事儿,该怎么解决?”

    她的伤一亮出来,众人的脸色都就变了!

    只见夏芍手腕上,一圈被手铐勒过的红肿,严重的地方还破了皮!她手腕白皙,皮肤雪瓷一般,这伤在她手腕上看来,比寻常情况看起来要触目得多。

    陈满贯当先便不淡定了,他转过头去,怒瞪向宋队长,看起来就像是自家孩子受了伤害一般,血气直涌头顶,“宋队长!你们敢刑讯?!”

    “这绝对是刑讯!宋队长,给个理由!我们夏总犯的是什么罪?”马显荣怒问。

    连孙长德都怒了,他平时是三人里性子最活跃的一个,也最乐天,夏芍就没见过他翻脸,今天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发火的模样。只见他怒极之下点头,“不用问是什么罪了,没听说过哪条法律允许刑讯逼供的。就一句话,宋队长,你等着收律师信!”

    “这他妈还用律师信?太文明了!警方刑讯不算错的话,老子揍人他妈也不犯法!”熊怀兴气得直接撸了袖子。

    “直接去法院告!告不倒,算我的!”胡广进也说道。

    “警方审讯这方面还真是缺乏监督,我明天就写篇文章,呼吁社会各界关注,要求审讯公正、公开!”朱怀信一呼吁,身旁几名省内学者连连响应。他们都是文艺大赛的饭局上认识夏芍的,因为她是周教授的门生,他们早就将她当做了后生晚辈。欺负他们学术界的人?门都没有!

    连朱怀智也看向局长程志超,打起了官腔,“程局,我们的警员是为人民服务的,就算是嫌疑人也是有人权的。有没有罪,由法院判。自古重刑之下多冤狱,我们的警员办案心切可以理解,但不能刑讯逼供嘛。最近省里对这方面的作风问题很是重视,我看这就算是该注意的地方了吧?”

    程志超听得头都大了,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些人的难缠了。一个两个的还好说,一群社会名流,代表了省内上层圈子各个领域的人,加在一起的影响力,警方也不敢轻视!别的不说,这里面可有人大和政协方面的代表啊!

    赵副局早就震惊了,他刚刚还在心里想着,觉得夏芍太过年轻气盛,得理不饶人,为人处世欠沉稳,怕是个得罪人的性子。哪里想到,紧接着就来了这么一大群企业家和社会名流,要求联名保释她!他真是看不明白了,这女孩子这么深的人脉哪里来的?

    而刘副局则是想笑了,重刑之下多冤狱?话是这么说,可她哪受了重刑了?不就是手腕上破了点皮么,这些人,也太宝贝她了吧?不觉得小题大做么?

    这时,夏芍听完了群情激愤的发言,笑了笑说道:“我跟宋队长说了,要么在省报上就此事公开道歉,要么我就申请伤情鉴定,召开记者会。宋队长似乎选了后者。”

    在场的人都没个笨的,省报上道歉是个什么后果都能想象得出来,而相比之下,召开记者会的后果会给市公安局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众人也能想象得到。当即有人便看向脸色青红变幻的宋队长,摇头叹气。谁叫他不长眼,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这位姑奶奶呢?

    夏芍的这番话,立刻就有人帮她拍板了。

    “召开记者会!夏总,这事咱们华夏集团要跟警局讨个说法,回去我就安排!”孙长德说道。

    “我留在这里等这件事有个说法了以后再回东市。”陈满贯道。

    “对,夏总。记者会叫上我们,我们也出席!帮你撑着场子。”

    “对!一定要呼吁社会关注这件事!要警局给个说法!”

    “咳咳!”听着这些人的话,局长程志超脸皮子发紧,尴尬地看向夏芍,“夏总,这件事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的。至于刑讯的事,是宋队的错,就按你的意思,让他在省报上发表公开道歉信吧。”

    程志超无奈叹气,除了这样,还有别的办法么?总比召开记者会,闹得人尽皆知,让上头点名批评,最终连他这个局长也牵连进去负连带责任的好。

    即使,省报上公开道歉,他这个局长应该也会被点名。

    但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他们小瞧了这女孩子,瞧这人脉!这号召力,连警局都不得不忌惮三分。

    但这样的决定,等于说是断送了宋队长的官职前程,他穿了半辈子的警服,看来是要脱下来了。

    没想到,今天上午还在为官职前程打算,下午就脱了警服,宋队长实在接受不了这个落差和打击,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两眼发直,嘴里不住喃喃,“怎么会这样……我不服,我不服!”

    他喃喃着,突然又从地上跳起来,大叫,“我不服!我不服!我在警局里多少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因为这么个小丫头,我不服!我不服!”

    局长程志超一皱眉头,刘副局便呵斥道:“老宋,你太不像话了!”

    呵斥的音量都没盖过宋队长的叫喊,他不住地含着,“我不服!我不服!”

    “什么情况,这么吵吵?”这时,一道略带威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审讯室里众人一愣,纷纷望向门口。

    只见得,门口走进来一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面容温和,身材不胖不瘦,鼻梁上架着副眼镜,负手走进来,给人一种儒雅里不乏威严的感觉。

    夏芍一见这人,便从他面相上看出是名官员。他天仓饱满,离宫光明莹净,显达超群,官职还不小。且他印堂微红润,最近正有升迁之事。最重要的是,这人五官跟元泽有点像!结合面相上的官职特征,夏芍立刻就断定,此人应是元泽的父亲,青省省委副书记元明廷!

    他怎么来了?

    “元、元书记?哎呦,您怎么来了?”程志超震惊了,赶忙上前,眼尾却扫向夏芍,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他不会也是因为……这女孩子来的吧?

    然而,他还没惊骇完,便听门口传来一声调侃的笑。

    “真够热闹的,早知道这么热闹,我就早点来了。”

    夏芍一听这声音便挑了挑眉,只见门口,秦瀚霖跟在元明廷身后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几名纪委的人。

    “秦书记?!”程志超瞪大了眼,觉得今天玄幻了。

    他怎么也来了?这女孩子,到底多大的能量?!

    秦瀚霖笑眯眯扫了眼审讯室里的人,越发笑得调侃,“怎么,程局,不欢迎我?”

    “看您说的!哪能啊!呵呵。”程志超赶忙笑了笑,但内心却是直打鼓。一般来说,没人愿意见到纪委的人,因为纪委的找上门,通常都没好事。

    “不欢迎我,我也得来。”秦瀚霖笑着带着几名纪委的人走进来,看向程志超身旁的刘副局,“刘局,手底下人闹出这么大的民怨来,没什么话说了吧?有关曹立的案子,组织上的决定已经出来了,自今日起,你和你手底下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停职接受调查。我们会派专门的工作组。”

    “秦、秦书记……”刘局脸刷地白了,本来在后头闹腾着不服的宋队长再次跌坐在地,这下子跟死了似的两眼发直,跟着他的警员们也都傻站在了原地。

    审讯室里联名来保释夏芍的企业家和学者们也都震惊了,他们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元明廷和秦瀚霖。

    听这话的意思,这两位不会也是来搭救夏总的吧?众人纷纷看向夏芍,眼神也惊骇了。

    马显荣有点苦笑,早知夏总还有这人脉,今年何必找这么多人来?他们今天来保释她,为了给警局些压力,联名了三十多位企业家和学者,这才兴师动众地前来。要早知这两位会来,何必这么大张旗鼓?

    元明廷可是省委副书记啊!他亲自来问这件事,比来多少企业家都有分量!

    秦瀚霖别看只是市纪委书记,他背后可是京城秦派,秦老爷子的嫡孙!背后是中央纪委啊!往这儿一站,这分量,就凭市公安局的这几个人,那还不腿肚子直哆嗦?

    而元明廷这时果然是看了夏芍一眼,问程志超道:“程局长,我刚才来的时候,听大厅里的同志们说,审讯室里可能有刑讯的情况,省里的企业家们联名来要求探望保释,有这事?”

    现场的情况很明显,他这么问不过是个过场。程志超却一下子白了脸,惊骇地望向夏芍,呐呐点头。

    果然!元书记就是为了这女孩子来的!

    赵副局也看向夏芍,他真是看不清了,她到底有多大的能量?一般来说,这种事,元副书记避嫌都来不及,怎么会亲自过来?还有秦书记也是!

    不待两人解释,陈满贯便开口了,一指夏芍的手腕,说道:“元书记,秦书记,你们来得正好。你们看看我们夏总的手,这就是警局刑讯逼供的结果!”

    “元书记,秦书记,关于刑讯的事,是宋队长处理得不妥。我已经命令他明天必须在省报上公开道歉,给夏总一个交代了。这件事,警局一定会给夏总一个满意的交代的。”程志超汗都冒出来了。本来以为今天他和两名副局过来处理这件事,已经是很重视了,哪里想到,惹来这么多的人?

    元明廷和秦瀚霖两人的目光往夏芍的手腕上一落,随即便都轻轻皱了眉。

    “程局长,登报道歉不能只是个形式。一定要对这件事进行深刻检讨,我看在省报上公开检讨书就很有必要。我们的职能部门犯了错,检讨的态度很重要。不仅要给当事人郑重道歉,还要从此接受公众的监督,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明天的省报上,我不希望看见避重就轻,也不希望看见打官腔,要道歉就把事情讲明白,实实在在地告诉公众,错在哪了,怎么整改,怎么验收。”

    元明廷的一番话可谓很重了,这明摆着就是堵了警局的最后一条路,连打官腔避重就轻都不允许,这是一点脸面也不给留了,明天省报一道歉,警局就等着遭老百姓戳脊梁骨就行了。

    程志超苦笑着点头,哪有打商量的余地?这可是省委副书记的亲口指示。

    而元明廷接下来的一个举动,却让审讯室里的众人都愣了。

    他看了夏芍一眼,目光便转向徐天胤,点头问道:“徐司令,你看这种处理方法,还满意吗?要有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提。省里能改正的,一定改正。”

    这一句话,让审讯室里满满一屋子人都愣了,纷纷转头看向徐天胤。

    如果不是元明廷跟他打招呼,在场很多人都要把他给忘在脑后。

    他自从来了之后,除了刚开始时出过声,半途出去提了两个酒吧的人进来送证据,就没再说过话。他一直站在审讯室的铁栅栏门口,将里面坐着的夏芍和外面的众人阻隔在外。谁也别想直接接触到她,他门神似的站在门口,审讯室里的人越挤越多,把间屋子都快挤满了,夏芍却独自坐在审讯室里,不大的地方,倒显得宽敞无比。挤不着,碰不着,更别提有谁会突然暴起攻击她了。原本圈禁审讯她的地方,这会儿倒是成了她绝佳的保护地,安全得很。

    而正是因为徐天胤不出声,今天的事又是一拨接一拨,警局的人和省里的企业家以及学者们,头大的头大,声讨的声讨,起先报案的三家人早就被晾去了一边无人理会。整个屋子乱哄哄的,程志超和赵副局忙着应付这些难缠的企业家和学者都忙不过来了,哪里还顾得上徐天胤?

    但此时听元明廷跟他打招呼,两人才又想起。忽觉怠慢之余,心底又不由地倏地一抽!

    刚才,元书记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仅程局和赵副局听出了不对劲,连审讯室里三十多名企业家和学者都听出了别的味道来。

    党政级别和军政级别一般来说没办法放在一起比较,但真要较真地比较起来,其实徐天胤这个省军区司令跟省委副书记的元明廷比,是差不多的。既然是差不多,那元明廷说出这句“省里能改正的,一定改正”这句话,姿态就放得很低了。

    这可有点不太常见啊……

    有人立刻想起了关于徐天胤的传言来。都说他可能是京城某位老人的嫡孙,这传言一直没被证实过,因此众人对待徐天胤,轻易不敢得罪,但没有证实的情况下,也不能真的就把传言当真。

    但是刚才听元明廷这话的态度……是不是有什么意思?

    一群人都直勾勾盯着徐天胤,想弄明白他到底什么背景!

    徐天胤却是脸上寒意不变,说话一如既往地简洁,“她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这话一出口,一群人竖着耳朵听的人不免有点想翻白眼,尤其是在华夏圣诞舞会上见过徐天胤的人——知道你把夏总当宝,但你就不能说点别的?这么多人的好奇心呐,挠心挠肝的!

    元明廷也看了夏芍一眼,目光有些深意,仿佛有点惊讶徐天胤这么以她为先,“那是自然,这点请徐司令放心。既然是我们职能部门的错,那当然要有错就改。老首长也曾经说过,时代不同了,党政纪律不能不同。任何时候,国家和百姓不可欺。明廷一直深记这句话,这么多年一直不敢忘。如果徐司令见到老首长,还请代为转达,在青省,这样的事情发生一件就查出一件,绝不姑息他老人家的期望。”

    元明廷这番话言辞恳切,听起来像是恭维,但脸上的表情却是真切,明显是发自内心。

    秦瀚霖在一旁笑了,不是时候地调侃,“元书记,你找这小子转达,不如叫我转达。这小子沉默寡言的性子,你指望他回家去在老爷子面前说这些?拉倒吧!”

    相比起秦瀚霖打趣调侃的心情,一屋子的人却是倒抽一口气!满场皆静!

    众人瞪大眼,直直盯着徐天胤,心脏扑通扑通跳,俨然被这一记重磅炸弹炸得晕头转向,头脑一空!

    老首长?

    那、那不就是说,这段时间众人的猜疑和推测都没错?

    元明廷这么说,秦瀚霖这么说,那自然就是没错了的!

    这位省军区年轻的少将司令员,真的就是京城徐老首长的嫡孙?!

    徐老首长是谁?那是共和国开国元勋,建国时便任国家副主席,一直到现在还健在!比起那些已经去世了的元老,这位老人如今是仅存的老人,家族二代三代子弟大多从政,共和国的权力中心,真正的红顶子世家!

    半天没人说话,审讯室里一片死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程志超一捂心口,两眼发黑!他接待了这位大少这么久,一直不知道他的身份。省内的企业家们联名要见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为夏芍的人脉震惊了,当见到元书记和秦书记也来了的时候,他觉得已经是见到厉害的了。但是没想到,真正厉害的,早就来了?

    赵副局也是惊骇了,但他却是看向夏芍的——徐老首长的嫡孙,秦老的嫡孙,省内各界有名望的企业家、学者!这少女的人脉好吓人!这以后在青省里,还有人敢惹她么?

    看看曹立就知道了。一个曹立,不过是省委书记杨洪轩的小舅子,就在省里就称霸了这么多年,没人敢不给他面子,就更别提夏芍了。现在才知道,曹立跟她根本就不能比!徐天胤可是共和国仅存的开国元勋的嫡孙,家族子弟个个身居要职,真正的政治豪门!虽然,他在军界混,算是一朵奇葩,但这也不能改变他的身份。

    刘副局和宋队长等人早就目光呆滞,脸白得没有血色。早在他们被停职调查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这辈子完了,但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完了。是个人就看得出来,徐天胤有多宝贝夏芍,而他们这一派的人竟然打她的主意,把她拘禁起来,还伤了她?

    而审讯室里,起先报案的三家人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早在企业家们进来的时候,就被挤到了角落里,从那之后再没他们说话发言的机会。他们眼睁睁目睹了一切巨变,看着人一拨一拨的来,一个比一个有分量,都是为了夏芍。

    身为报案人,最后又成为诬告者,儿女都等着被案子牵连审讯的他们,看看别人的风光,再看看自己,心情怎一个复杂了得?

    他们是复杂了,但有人却是兴奋了。

    熊怀兴头一个拍了脑门子,“哎呦!我老熊居然跟徐司令见了几次面,还吃过一顿饭!这金贵的大少,这缘分……说出去别人都不信!”

    “徐司令真、真是……徐老首长的嫡孙?”朱怀信瞪大眼,嘴张着都忘了合起来。

    胡广进就更不用说了,他捂着胸口,感觉心脏病都要犯了。以前,众人的猜测传闻是一回事,但事情证实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一旁的陈满贯、孙长德和马显荣表情也没镇定到哪儿去,反而更加地震惊!他们齐齐看向夏芍——他们是知道徐司令对夏总的心意的,当初已经是很震惊了,但此刻才知道什么叫震惊。夏总怎么认识了这么位大少啊?这可是实打实的红三代,真正的贵族啊!

    三人的疑问,也正是在场所有人的疑问。

    但,这时候谁还有心情问?

    反正,事实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今后在青省,真正不能惹的是华夏集团。好在这位夏总看起来不像是曹立那种人,不会为祸一方。但从今以后,把她当姑奶奶供着,那是必须的!

    震惊过后,程志超和赵副局对夏芍的要求再不敢有怨言,别说她要求省报道歉了,就算是她要召开记者会,或者要求他们亲自去媒体上露脸道歉,他们都不敢有二话!

    程志超当即表示要严办宋队长等一干警长警员,并对程家、严家和许家诬告以及伤害夏芍的事立案调查!

    严丹琪教唆他人迷(禁词)奸,蓄意谋杀,程鸣涉嫌买毒、参与迷(禁词)奸,许媛涉嫌参与其中,并故意伤害。三人里,严丹琪的手被徐天胤踩废了,一直没处理,被送往医院看管就医,程鸣和许媛当天就被立案羁押,等待审讯。

    程父和许父没了章程,对自家儿女又恨又忧,又没有脸在夏芍面前求情,眼睁睁看着她在省内企业家和省、市以及警局领导的热切安抚和陪同下,出了警局。

    出警局之前,夏芍要回了被没收的龙鳞,虽然知道她随身携带的匕首是管制刀具,但也没人说什么。

    上车的时候,徐天胤给夏芍开了车门,当着众人的面给她系上了安全带,这才坐去驾驶座。他做这些事早就是习惯,却看得车旁赔笑相送的众人面面相觑,眼神怔愣不定。

    直到上了车,局长程志超还在跟夏芍保证,案子有进展了会通知她。

    对于这件案子,夏芍是不担心的。酒店房间里面没有监控,就算程鸣三人再指控她,也是证据不足,且今天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说句徇私枉法的话,警局找不到证据,是不敢再把事情硬往她身上牵扯的。

    程鸣、严丹琪和许媛的罪,是定了。

    车子发动,夏芍在车里叹了口气,瞧这一天折腾的。

    车子驶离了警局,将一天的吵闹隔绝在外,此刻车里静寂无声,夏芍才觉舒适。果然,她还是喜欢安静,这一天实在是太吵了。

    但越是安静的气氛,越能让人的感觉敏锐。夏芍不由看向徐天胤,觉得他实在是太安静了。

    在警局里,他基本上没说过话,到了车上,他也不开口。以徐天胤的性子,夏芍觉得,他至少应该关上车门就抱抱她才是,但他却是什么都没说,直接开了车。

    车子昏暗的光线里,男人侧脸的线条凌厉,掌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分明,看起来极有力度,嘴唇更是抿得像刀子。

    车子开去了省医院,夏芍的手腕伤势还是要处理一下的,虽然只是磨破了皮,但徐天胤还是让医生给她打了针,手腕的伤口消毒包扎的时候,他不用护士,自己接过酒精、白药和纱布来,蹲在地上,轻轻给她处理。

    他处理伤口的手法还是有一套的,估计是长年累月自己练出来的。看着他娴熟的处理,一旁的护士又惊讶又艳羡,看了夏芍好几眼。

    处理好了伤口,徐天胤在医院拿了换药的东西,便开车带着夏芍去了望海风酒店。

    到了房间,他进门第一件事就是去浴室里放水,然后打电话让酒店把饭送进房间里来。

    夏芍一路上没听徐天胤开口,听着他点餐的声音比往日还沉,便不由小心地瞅瞅他,小心地提醒,“师兄,我不能洗澡。”

    她手腕上有伤。

    男人却压根没听见一样,转身进了浴室,蹲下身子试着水温,继续放水。等他放好了水出来,二话不说就来解她的衣裳。

    夏芍惊了,往后一躲,总算是知道徐天胤的意思了。他这是要帮她洗澡!她顿时红了脸,哪里能同意?

    “我不能洗,就这样吧。”夏芍边说边躲,却感受到男人看来的目光。他目光深邃沉静,却带着危险霸道的气息,不容拒绝。

    这要是平时,夏芍必然跟他来一场追逐打斗,但今天她却是有点犯怵,因为她算是感觉到了,这男人生气了。

    两人认识这么久,他从来没生过她的气,这让夏芍一时有些不适应,发懵的时候衣服就被徐天胤三两下除了。最后只剩下一条底裤的时候,夏芍见他大掌探来,惊愣之下急忙便又躲,徐天胤眸色一暗,大掌伸过来,直接给她撕了,在她的惊呼声中,抱起来就去了浴室。

    浴室里水汽氤氲,男人蹲在地上,湿热的毛巾在少女身上慢慢擦着,她泡在浴缸里,却尽量把自己埋进去,只露着胳膊和脑袋在外面,脸颊红晕惹人,眸有一下没一下地瞧着他。但她躲得再深,也挡不住荡漾的水波下那圈圈晃动的粉嫩的身段。她使劲弓着身子,他却像是惩罚她一般,故意去擦,直到她脸颊耳根子都红透,他才换别处。

    洗澡的过程对夏芍来说简直就是煎熬,她现在已经不介意与徐天胤发生什么,但还是会难为情的好不好!

    好在没过多久,有服务生来敲房门,送了餐点来。徐天胤出门去取,夏芍便赶忙从水里出来,三两下擦了身子,穿上浴袍。

    徐天胤回来的时候,似乎不意外她从浴室里出来,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她吃了饭,在她坐着休息的时候,他去给她吹干了头发,接着便抱去了床上。

    徐天胤给夏芍盖好被子,自己却是在被子上头躺了,军装也没换,只是闭上眼,说了自警局出来后的第一句话,“睡觉。”

    夏芍一咬唇,她这时候哪里能睡得着?

    “师兄。”她往他身旁偎了偎,试着甜甜笑了笑。

    男人却闭着眼,不理她。

    夏芍哭笑不得,这人,还会耍脾气的?

    “师兄,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夏芍抱了徐天胤的胳膊依偎上去,笑看他,“那件事我当时是挺生气,可我也惩罚他们了。那时候第二天就是文艺大赛,然后就回家过年了,我哪有那么多心思想着他们的事?本想着过了年看学校处分,结果却出了这么档子事。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徐天胤这才睁开眼,深邃漆黑的眸看着她,瞪了很久,才沉声道:“陈满贯的电话,说你遇到了迷(禁词)奸案。”

    夏芍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她虽然不知道陈满贯怎么有徐天胤的电话的,但那时想必他也是不知道她具体遇上什么麻烦,听了律师的话就慌忙打电话给徐天胤了。可以想象,他在听到这话以后是怎样的焦急,她实在是佩服他,这样的情况里,他怎么找到程鸣买迷药的那家酒吧的?怎么把人连同证据一起带去警局的?

    但她知道,他做这一切的时候,心底必然是万分焦急。

    夏芍垂了垂眸,再次歉意道:“师兄,对不起。”

    “不必。”徐天胤抿着唇,似乎更不悦,看起来很不想听她跟他说对不起的样子,但却是伸过手来抱住了她,声音发闷,“以后,不准再瞒我。”

    夏芍闷笑一声,点头应了,“嗯。”

    “睡吧。”徐天胤侧身连同被子一起抱着她,轻轻拍打。手法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不熟练,现在瞧着顺手多了。

    这一天折腾的,夏芍自然是累了,她见徐天胤不生气了,便松了口气。打算等自己睡一觉起来,再好好哄哄他,给某人压压惊。

    直到睡着前,夏芍还在想着,程父、许父尚不说,严母不是个善茬,明天她需要动动三家的公司,让他们再没机会翻过身来,以后再没机会找她的麻烦。

    然而,她却是不知道,在她渐渐熟睡之后,外头的天色渐渐暗下来,房间里静寂得只能听见均匀的呼吸声。睡在身旁的男人却是睁开了眼,眸色漆黑冷厉,无声无息下了床,出了房门……

    ------题外话------

    最后一天了哦,妹纸们,谁还有月票,翻翻口袋,倒出来吧!明天就下个月了,不用就作废了TAT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六章 身份!人脉!影响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六章 身份!人脉!影响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