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封阴阳眼,我替你

    苗妍的农历生日在三月份,要制作结印册,需用三种结印。

    在胡嘉怡眼里,她根本就不知道夏芍结的是什么印,她只看见她咬破手指,以朱砂蘸精血,在竹册上下笔神速,复杂的图案,却一气呵成!

    她看不见夏芍周身的元气,并不知她结印的过程一直以元气为引,但却隐约能感觉到结印落成的时候,空气里似乎有点莫名的震动。这让她自己都是一愣,表情纠结而奇怪。

    夏芍将三道结印画好收笔,转头看见胡嘉怡的表情,不由挑眉,“感觉到什么了?”

    胡嘉怡皱着眉头,表情怪异,摇头,“大概是我神经兮兮了,怎么有种奇怪的感觉?”她纠结地看着那结印册,“这样就行了?小妍的阴阳眼就算封印上了?”

    “哪有这么容易,这只是其中一步,还有好多事要做。”夏芍眸中亮色一闪,她真是没想到胡嘉怡的感官这么敏锐。一般来说,除了系统和长时间的修炼,没有入门的人是很难有这份感官的。只能说,她挺有天赋。

    但之后的事,属于密宗,便不方便让胡嘉怡在一旁看了。但胡嘉怡明显很感兴趣,赖在院子里不肯走,撒娇卖萌求观看,夏芍被她闹得无奈,但必须得坚持。

    “仙仙还在小妍那里陪着呢,你再不过去,我可让她过来逮你了。”夏芍笑道。

    胡嘉怡就差过来抱着夏芍的胳膊不放了,但刚要央求,目光瞥见门口便是一愣。

    夏芍随着她的目光看去,也是一愣,“师兄?”

    徐天胤站在门口,目光正落在院子里树下的桌上,在那本结印册上一落,剑眉微蹙。

    如今已是夏日,男人只穿着件黑衬衣,袖口挽着,暖阳也照不进他深邃漆黑的眸,凌厉的线条,孤冷的气息,在门口一站,便为院子里添了抹凉意。

    胡嘉怡一看见徐天胤,便皱了皱鼻子。她对徐天胤有些怵,觉得他太难相处,而且太冷了,怪吓人的。于是徐天胤一出现,她就乖乖退散了。跟夏芍说去找苗妍,然后便溜了。

    夏芍立在树下,笑容有些不太自然,脸颊微微粉红。她夏天依旧喜爱穿白裙子,简单的小T恤,下身雪白的长裙,微风带起,盈盈俏丽。只是眼神有些虚飘。

    两人自那晚之后也不是没见过,只是见得少。两个月来只见了两面,一来是因为夏芍要期末考试,在学校里忙着复习功课,二来是徐天胤也忙。他要处理下军区的工作,打算在夏芍回东市的时候陪她一起回去,再跟师父最后确定一下去香港的事。

    两人这两个月来通过几次电话,通电话的时候好歹不是面对面。只要一见面,夏芍便不由自主想起那天晚上,倒没怪徐天胤那晚太折腾她,就是女儿家的心思,总有些不好意思,还没过劲儿。

    而两人这两个月见的那两次面,虽晚上也是睡在一处,但徐天胤大抵是心疼她,想让她的身体缓一缓,于是便没提出什么要求。所以说,两个月来,两人其实也只有那一晚上,因此夏芍看见徐天胤就想起那晚,眼神有点发飘。

    她这副模样倒不由令人想起相见之初,少女一身白色连衣裙立在师父院子里的石榴树下的模样,那时也是笑吟吟的样子,如今依旧。只是多了分娇俏羞涩,和长成之后初绽的女子香。

    徐天胤深冷的眸底浮出点柔色,但落在桌旁的结印册上之时,眉头又开始皱。他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都弄好了?”

    “结印册好了,石碑还没做。我打算明天做了,后天给小妍把阴阳眼封了,再最后跟朋友们聚一聚,就收拾东西回东市了。公司里的事这一年我没少做安排,有陈总、孙总和马总在,我在香港那边远程处理公司的事,应该能行。艾米丽那边近期又中标了一个地段,发展势头良好。我想我应该可以放心。”公司的事,徐天胤向来不问,夏芍也用不着跟他汇报,只是此时紧张,她就越说越多,说完之后咬咬唇,终是问,“师兄怎么今天过来了?”

    还以为回东市前才会见面的……

    徐天胤不语,抿着唇看夏芍,看罢目光又看向桌上的结印册,半晌才道:“改命,对你不好。”

    夏芍不由怔愣,愣了好一会儿,心里才涌出暖流来。原来,他是为了这事来的。

    的确,封印阴阳眼对术士本人来说,是容易惹业障。其过程中,佩戴的饰品、石碑护身符和结印册,三者合一,会形成三元风水局,这样才能形成法力慢慢封印住阴阳眼。其中,结印册是个关键,没有结印册,结印便不会起作用。而夏芍为了令其法力强大,以自己的精血为引,这样一来,改命的因果就会计算在她身上。

    但当初苗妍被她牵连,险些在胡嘉怡的生日宴上丢了性命,夏芍便打算还她一命,而且她也是被苗妍的父亲苗成洪的付出感动了,因此,这因果她认了。

    只是没想到徐天胤还记着这事,今天竟然赶了过来。不过他晚了一步,这结印册她已经制作完了。

    “没事的,我平时行善,总有福报的。封印了阴阳眼之后,让苗妍和他父亲也多行善事,不会有什么事的。”夏芍对徐天胤的到来心里感动,不想让他钻牛角尖多想,便轻轻牵了他的手,转移话题,“军区的事处理完了么?今天还回去?要是不回去,晚上我给师兄做好吃的。”

    话一说完,夏芍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说什么不好,非得说这个!就算是说中午也好啊,怎么就说晚上了呢?

    但话已出口,某人对她的要求又是从来都不知拒绝,当即就很听话地点头,“好。”

    夏芍顿时泪流满面,心底无奈一笑,但转身就进了厨房,定中午和晚上的菜谱去了。

    这一年来,在华苑的这处私人住处,徐天胤在的时候,夏芍向来是亲自下厨。因为她发现他对吃的实在是不讲究,酒店订来的饭菜,他向来是随便扒两口,也不管合不合胃口,仿佛只要能吃就行。这让夏芍不由想起请龚沐云吃饭的时候,那人可是用餐优雅、十分讲究,同样出身尊贵,徐天胤怎么就一点讲究不起来?

    夏芍倒不是希望他跟龚沐云似的,就是看他吃饭吃得也不多,就跟只要饿不死,随便吃点就行的样子。这实在是让她大皱眉头,很怀疑他怎么长这么大的。于是她只得餐餐下厨,亲自盯着他吃饭,后来发现,只要是她做的饭菜,他顿顿都吃得不少,而且细嚼慢咽,也不那么随便扒两口就完事。于是从此之后,夏芍便亲自下厨了。

    只是晚上吃完了饭,饱暖思淫欲,某人的目光看起来又想把她拆吃入腹了。

    夏芍见了,眯起眼瞪徐天胤一眼,勒令他收拾餐盘。男人看她一眼,默默站起身来,端着碗盘往厨房走,而夏芍则转身去了客房。

    这处住处有主卧、客房,独立的浴室和厨房,装修民国风。客房本是给徐天胤留的,但可想而知,他从来不在这里住,每次都占据主卧夏芍一半的床。因此这住所客房便就真的成了客房,压根就没人住。因此,夏芍便藏了件东西在里面。

    这东西正是一年半前在东市赵明军那里买下的青铜匕首。夏芍放在身边,用龙鳞的煞气养着,整整养了一年半,时至今日,这把匕首绝对称得上一把罕见的攻击法器了!

    攻击法器比一般的法器还要难得,寻常一年半载自然养不出来,但夏芍有龙鳞在手,又住在七星聚灵阵里,住所内天地元气浓郁,徐天胤送她的那一套十二生肖的法器想必就是带在身上,在这阵里养出来的。不然不会这么快。

    这件青铜匕首也是一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加上它本来就是将军墓里出来的,本身带煞,这才蕴养出了一件攻击法器来。

    夏芍怕放在主卧里,煞气被徐天胤察觉,因此她特意把匕首藏在了这里,平时用符箓封着,打算养好了,在去香港之前,给他一个惊喜。

    而现在,也是时候送给他了。

    只不过,夏芍拿着匕首转身的时候,却见徐天胤正站在门口,目光落在她手上。

    他应是把碗盘收拾进了厨房,见她不在客厅,便寻着找来的。没想到正撞见她把青铜匕首从抽屉里拿出来,刀身上还压着符箓,一看便是件法器。

    夏芍一咬唇,心情郁闷——讨厌!惊喜没了!

    她一郁闷,眼神就变得杀伐,直戳立在门口的男人,语气不太好,“谁叫你跟过来的?碗都收拾好了?”

    男人的目光从她手上移开,落去她皱起的小眉头上,目光黑幽幽,“嗯。”

    “洗了吗?”

    “嗯。”

    “这么快?洗干净了?”

    “嗯。”

    “放去碗柜前消毒过了?都摆整齐了?”

    “……唔。”男人看着她,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她生气了。

    夏芍看他这副呆萌的样子,便咬了咬牙,表情纠结,最后无奈一叹,把刀往前一递,“喏,送给师兄的!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谁要你跟过来的。”

    徐天胤的目光明显愣了一下,看向她的手心,没接。

    夏芍这才笑了笑,把他的手心翻过来,把刀放上去,“打开看看吧,以后师兄再遇到执行任务,有它在身边,有危险的时候说不定能帮好大忙。”

    但徐天胤还是没打开,只是盯着手心,抬起眼时眸底又有莫名的情绪在涌动,“你说要修炼龙鳞的,在弄这个?”

    这一年半,夏芍天天都会打开龙鳞的鞘,她告诉他要修炼,现在看见手中匕首,徐天胤又不是傻子,自然猜到了她撒了谎。

    夏芍只是一笑,“快看看吧,试试趁不趁手。”

    男人却是张开双臂把她拥进了怀里。夏芍感受着他胸膛烫人的温度和沉沉的鼓动,不由目光柔和地一笑。她知道他又感动了,他向来容易满足,容易感动。当初不过是一条围巾,就能让他感动。

    “师兄要愿意让它认主,将它收服了也行。”夏芍又催他。看他这反应,就算是没按照自己预想的那样给他惊喜,她也觉得值了。

    “嗯。”她给的东西,徐天胤自然是收服了认主,好好带在身边的。

    但除了符箓之后,徐天胤却是微愣。显然,这把匕首超出他的想象。

    它入手的感觉冰凉,一点没有青铜匕首的厚重感,反而入手极轻,因为刀身很薄,薄得不像是青铜的料子能打出来的薄度,且刀身整个是黑的,对着屋外月光看去,才能看见一层青幽的冷光,两边锋利的刀刃不像大多数匕首那样能看得见雪光,它整个是黑的,锋利,却看不见锋利。就像是隐藏里暗夜里的杀手,致命,潜伏得彻底。

    “这是将军墓里出来的,我对古兵器没多少研究,看不出是哪个年代的。但是这匕首既然是收在将军身旁的,必然是他生前所爱之物。看这工艺,在当时必是奇兵了。”夏芍从旁解释。

    这匕首的薄度和内敛的杀气,一看便是适合暗杀的兵器。而徐天胤将这把匕首拿在手中,与他的气息确实很契合,暗夜般的男人和在暗夜里收割人命的刀。

    “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就叫将军。师兄以为呢?”夏芍毕竟是女孩子,女孩子在任何时候都浪漫些。即便是一把匕首,也得取个帅气的名字,这样用着舒心些。这把匕首与久远的年代里那位将军的故事已经无从考究,从今以后,徐天胤就是它的主人。

    “好。”夏芍给取的名字,徐天胤自然应允。他将匕首收好,眸便凝着夏芍,气氛微窒了起来。

    夏芍一感受到这气氛,便觉得不妙,顿时警觉地退开,红着脸往外走,命令徐天胤去院子里研究匕首去,而她要去洗澡。并且,她勒令他不许在浴室门口伏击她。

    话是这么说,但夏芍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还是遭到了伏击,男人一把抱起她来便往卧室走。这两个月,他早就想她想得难受。

    他现在解她的衣物很熟练了,大掌往她腰间一掠,浴袍便落了地。他坐在床边便开始吻她,双手有力地掐着她的腰就把她以跨(禁词)坐的姿态拉到腿上,手掌沉沉抚着她的腰身和光滑的背,低头沿着她的脖颈往下,一路深吻。

    房间里是难耐的喘息和湿濡的声音,月光透过半掩的窗帘洒进来,落在少女的脊背上,她皮肤润得暖玉一般,半点瑕疵也没有,捧着手里,入了怀便是暖香。

    男人沉浸在这融化春水般的柔软里,少女的腰身却在他的怀里微颤。她耳根子发红,脸颊亦染上红晕,眼眸迷蒙,分明被撩拨起**,却嘴唇发抖,试着打商量,“师兄,能不能……嗯,再过段时间……”

    其实,她身体早就养好了,只不过心理上还是有点惧,毕竟那晚太疼了,才两个月,她不太想再次尝试那种疼痛。

    但男人就像小孩子吃糖一般埋首在她腰侧,明显不肯放过她,他抬起眼来,眼眸沉暗,声音暗哑,语气带点诱哄,“慢点来。”

    但他的行为却是不容拒绝的,想了想,便又把手指伸来她面前,“弄湿。”

    夏芍顿时脸上红晕又重一层,自然不肯。但徐天胤看起来也很坚持,而且他总有办法让她就范。大掌压去她脖颈后,他看起来要吻她,夏芍顿时露出苦笑,她越是不配合,他吃到的就越多,拖延的时间也就越长。

    夏芍顿时露出一副上刑场的模样,低头,乖乖照做。

    看着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指在少女口中进出,像是某种行为的暗示,男人的眼神顿时又血腥了。但他这次却是忍住了。她坐着的姿态很方便他,他不用再跟她商量把腿张开一点,而是直接就找到了她。

    夏芍也意识到这一点,她脸都红得快滴出血来了,她趴在他身上,感觉身旁就是一匹化身成人的狼,而她现在离他这么近,只要一口咬上他的脖子,她就能把他放倒,顺利把自己解救。

    但她却是没敢这么干,谁知道把一口咬下去,是能把他放倒,还是把他咬出原形?

    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没能在夏芍的脑海里充斥太久,她感受到男人很卖力地在捣鼓,还是有那么一点疼和酸胀,但是因为循序渐进的关系,这次真的没有她想象得那么难受。反而因为他的缓慢和轻柔,让她感受到了一点麻痒和甜,慢慢地有一种类似于口渴的难耐,就像是走在沙漠里,想寻找水源,脑海里却不知去哪里找,一种没有着落、挠心挠肝却又迷失了方向,不知去哪里的感觉。

    很矛盾的感觉,难受,但是又不太想失去这种难受。

    男人很认真地在做着扩张工作,感觉身上的少女渐渐放松下来,不再是那么紧绷,甚至趴在他脖颈旁,发出猫儿一般呜咽的声音,他这才知道她准备好了。

    把她放去床上,这次的一切都是缓慢进行,他的挺进慢得对自己都是一种折磨,但他却全程克制着自己,保持着一分清明,注意着她的反应。她皱眉时,他就停下来,等她眉心舒展,他再进行。

    对夏芍来说,这次一切都很缓慢,徐天胤很克制也很缓柔,虽然免不了她还是觉得有些疼痛,时间持续之久也让她腰酸背痛,体力消耗严重,但她最后在迷糊中却好像进入了梦幻的国度。就像是在沙漠里快要干渴至死的旅人找到了绿洲一般,那一瞬间,简直就是天堂。

    之后,徐天胤依旧是抱着她去浴室泡热水缓解疲劳,而且这次他没再狼性大发再来一次。泡好了之后抱着她回到床上,将她揽进怀里盖好薄被。泡过澡之后的舒适极容易使人入睡,夏芍被男人有力的手臂圈着,有一种难言的安全感,一合上眼就很快睡着了。

    她的呼吸在月光朦胧的屋里平稳和微沉,躺在她身边的男人却在半夜里缓缓睁开眼,轻轻帮她翻了个身,确定她略醒,过了一会儿又睡熟了之后,他才无声无息下了床,出了房门。

    一出卧室,徐天胤便来到客房,那里的桌子上放着今天上午结印好的结印册。他没开灯,只是拿到院子里树下的桌子上放好摊开,就着月色,男人凉薄的目光落在那三道结印上,手中虚空制了三道符出来,压制在那三道结印上,最后以朱砂笔横臂一扫,在结印册上果断一划——

    接着,他拿起毁去的结印册便出了住所,来到停在会所停车处的车子里,从后座拿出一卷竹册,来。直接开了车里的灯,取出她今晚刚送给他的匕首,在指腹间一划!

    这匕首比想象中还锋利,轻轻一划,便是一道极深的口子,鲜血涌出,刀身上的青幽忽而大盛!徐天胤眸色一寒,周身元气霸气地涌出,虚空制符,硬生生将匕首的青光压下,暂时封住,这才将滴着血的手指送往一盒朱砂里。精血滴入,男人蘸着朱砂在竹册上开始作结印符。

    一模一样的竹册,一模一样的三道结印,里面的精血却是换成了他的。

    将结印册原模原样放回客房桌上,徐天胤一眼瞥见桌上放置着的制作石碑护身符的材料,他抓起来,似乎是想要帮她做了,但想了想便又放下了。

    之后他来到院子里,盘膝坐下,将匕首将军又取了出来,刀刃上还残留着他的精血,他看了眼,便开始了收服的工作。

    ……

    夏芍早晨是被一道元气的震动给惊醒的,她迅速下了床,顾不得腰还酸着,穿了衣服便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一看,徐天胤正把将军收起来。

    夏芍愣了,很明显,徐天胤这是把匕首给收服了。她还以为,他收服的时候,会让她在一旁护持着。毕竟他不是她,她的元气没有耗损,而他却是有耗损的。将军虽然不是龙鳞,但在七星聚灵阵里以龙鳞的煞气蕴养了一年多,说是抵得过在风水凶穴里蕴养个百年也不为过,那威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虽然知道徐天胤在玄门术法上也是极有天赋的,但他元气可是有耗损的,独自收服也太乱来了。夏芍惊得连刚醒的朦胧睡意都没了,但这惊里却是包含了对徐天胤修为的惊异。她知道,在这阵里一年多,他的修为也是大涨,只不过,他向来都是深敛的人,平时一般不露。但这次看来,他的修为也是很惊人的。

    夏芍知道,她还缺个契机便能再进一重,不知徐天胤到达了什么程度。

    或许,并不比她低。

    这念头只是在夏芍脑海里一闪而过,她便快步走了出来。见她走得这么快,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明显是有些关切的。夏芍却顾不得自己,其实她也不是很难受,只是有些腰酸而已,并不觉得痛了。她一把拉起徐天胤的手,果见他手指上一道很深的伤口,虽然血已凝固住,但很明显这一晚他没处理伤口。

    拉着徐天胤进了屋,夏芍便帮他处理了伤口,然后命令他去床上休息一会儿。她洗漱之后便去熬了红枣桂圆的米粥来,帮他补元气。

    徐天胤在军区里还有事没处理完,夏芍却是让他下午再走,上午他必须休息一下,免得开车回去,路上又乏又累,万一出事怎么办?

    让徐天胤在屋里休息,夏芍便到了院子里,赶制石碑护身符。她把材料拿到院子里,眸中明显有跃跃欲试的光,这东西她还没做过,自然有心试一试。

    她在院子里敲敲打打,却不知,卧室里,男人倚在床上,转头看向窗外,目光柔和。

    石碑护身符需要把材料都混合在一起重塑,但要起作用,还是要结印。只是这个结印就用不着精血了,只需天咒、地咒和相应的自然咒。

    夏芍让苗成洪收集来的材料里,影子石、蜜蜡石属天咒,玫瑰金、法体盐和赤鱬鳞属地咒,这些咒法是晶石、法物启动能量用的,做好之后,护身符看起来就是比硬币大一圈的一块石头,灰蒙蒙的,不起眼,上头却是印着神秘的图案。

    用金色的绸缎袋子装起来,穿上红绳,护身符就算是做好了。

    中午与徐天胤吃了饭,夏芍这才放他回军区,并约好了三天后他来接她,两人一起回东市。

    第二天,便是给苗妍封印阴阳眼的日子。这三天,苗成洪陪着苗妍住在会所房间里,虽说是给苗妍补养元气,但元气毕竟是摸不见看不着的东西,苗成洪急得不行,但却不敢打扰夏芍。

    这天一大早,胡嘉怡和柳仙仙也来了,苗妍的阴阳眼是宿舍姐妹几个的心头事了,她等了两年,这么重要的日子,两人不可能不来。

    夏芍来到房间的时候,四人一齐站了起来,苗成洪最着急,开口就问:“夏总,怎么样?小妍她今天……能封印眼睛的事了么?”

    “都准备好了,放心吧。”夏芍一笑,胡嘉怡和柳仙仙互看一眼,已经激动地跳了起来,先给苗妍道喜了。

    苗妍咬着嘴唇,眼睛都红了,明显也是激动的,只是还带着点不敢相信。她从小等到大,十八年,一次次失望,今天真的能成功了?

    “夏总,你是说真的?那、那就赶紧开始吧?”苗成洪激动得都要来握夏芍的手。

    夏芍的手里却是多了个橙黄的小袋子,用红绳系着,递给了苗妍,“这个是护身符,用苗总请回来的晶石和法物炼成的,你带在身上。在阴阳眼彻底封印住之前,不能摘下来。”

    苗妍一愣,还没伸手去接,苗成洪就激动地伸过手来,颤巍巍地要抢过来看看。

    夏芍却是往后一收,不让他碰,“苗总,这护身符是给小妍的,除了她,别人最好不要碰。”

    苗成洪听了一愣,这才看向女儿。苗妍呐呐接过袋子,有点好奇地打开看了看。她把袋子一打开,就凑过来三只脑袋,苗成洪、胡嘉怡和柳仙仙一齐望进袋子里,在看见里面的不起眼的石碑时都露出怪异的表情。

    “这、这就是我弄回来的那些晶石和法物?”苗成洪表情怪异,有点不可置信。那些亮晶晶的晶石,和千辛万苦请回来的法物,就变成了这么个东西?

    “对。”夏芍一点头,便吩咐苗妍把袋子口扎紧收好,不再给他人观看,并嘱咐道,“我说一下佩戴这护身符需要注意的事,你记牢了。”

    她表情严肃,看得苗妍呐呐点头,苗成洪也跟着点头,竖直了耳朵。

    “外面的袋子是起保护作用的,防止外界浊气干扰晶石、法物和符咒的纯净,进而保护护身符的灵性。所以,记住尽量少打开袋子,更不能让里面的石碑脱离这只袋子,受到外界磁场干扰。你平时可以放在包里、口袋里,不用必须贴身佩戴,也不用消磁、净化,没有任何禁忌和注意事项,只要做善事积累善缘就可以。”

    苗妍和苗成洪听得怔愣,两人除了点头,不会别的。

    “收好,贴身收好!”虽然夏芍说不必非得贴身,但苗成洪自然是看得很重,而且有些事不解释不知道,一解释才知道金贵。他自然是重视了。

    苗妍听话地把护身符套去脖子上,贴身收入衣领里。

    “这就行了?”苗成洪问,他这才又想起来,说道,“夏总之前不是跟我说,要给小妍找一块生肖的紫冰银镶嵌蓝绒晶的饰品么?我找着了,找专人定做的。你看看。”

    说着,他便拿了出来,一件漂亮的项链,缀着一只可爱的狗儿,大耳朵圆脑门,造型十分乖巧可爱。

    苗成洪着急地问夏芍,“这个夏芍没跟我要,这个怎么戴?”

    夏芍一笑,“这个要佩戴在身上,与护身符和我手上这件结印册会构成一个三元风水局,但是这个风水局并不是立刻见效的,小妍的阴阳眼存在了十八年了,没有什么办法是可以一下子封住的,中间都要经历时间。这个时间大约是三年。三年内,阴阳眼会慢慢封住。小妍会发现,看见阴人的次数越来越少,越来越模糊。三年后,你将不会再看见,与正常人无异。而且,没有了阴阳眼,你的元气也会慢慢恢复,不会再像现在这么瘦了。”

    苗成洪和苗妍听着,父女两人又是惊喜又是感动。三年怕什么?十八年都等了,还怕三年?

    尤其是苗妍,对于她来说,一句正常人和不会再这么瘦的宣告,让她当场就落下泪来。这是她盼了多少年的事?不过就是不再被朋友当做怪物对待,不再被知道真相的人害怕疏远,像普通女孩子那样穿漂亮的裙子,走在大街上不会再被人用看病人的眼光看她。最后,或许还会有个男孩子会喜欢她。

    她有着跟所有女孩子都一样的梦想,以前觉得遥不可及,现如今却有人告诉她可以实现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认识了夏芍,这个室友兼好姐妹,是她的幸运福星。

    向来腼腆的苗妍,瘪着嘴拥抱了夏芍,眼泪啪嗒啪嗒掉,“谢谢你,小芍……”

    夏芍心里也是既温暖又感慨,拍拍苗妍的背,看得一旁的柳仙仙都扭过头去,胡嘉怡直擦眼泪。连苗成洪这年近半百的男人都红了眼。

    “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帮你做,那就是启动这个风水局。你放心,过程不难,你需要做的就是跟着我去一趟我住处的院子,相信不用一会儿就好。”

    一听还有事没做好,苗成洪最先反应过来,“那还等什么?快去啊!小妍,听夏总的,她让你怎么配合,你就怎么配合。”

    苗妍点点头,夏芍却是没让苗成洪三人跟着去,她需要安静。

    启动风水局的过程对夏芍来说确实是不难,因为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她只需要以元气结印加持,将这些法物的威力引导出来就可以了。夏芍连七星聚灵阵都能布好,以她的修为来说,做这件事确实是不难。

    但也正是她以为不难的这个步骤,险些吓得她元气混乱!

    因为在她启动三元风水局的过程中,竟感觉出结印册内的三道元气不是她的!

    这对启动风水局没什么影响,但夏芍却是心里一惊,接着心便扑通扑通跳了起来。因为她知道那是用精血制下的结印符,她知道那意味这什么!

    不是她的元气,而又能有能力做这件事的人,她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夏芍的心乱了,但风水局已经开始启动,所有法物已经联系在了一起,便不能再断开。要么成功,要么失败。

    而本该不用多少时间就完成的事,夏芍因心乱挣扎,生生耗去了很长时间,等帮苗妍做好这一切,风水局完成,把苗妍送去与苗成洪道喜团聚,夏芍脑中都一片空白,力气被抽空了似的。

    她根本就没听见苗成洪感激的谢语,连柳仙仙和胡嘉怡过来称赞道喜的话,夏芍也一无所觉。

    苗成洪大喜之下本想晚上请夏芍去酒店吃饭感谢,并跟她谈谈酬劳的事,但看她面色发白,精神恍惚,好像很累的样子,便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让夏芍先休息了。

    夏芍也不知是怎么回到住所的,她连回去之后是怎么拿出手机给徐天胤打的电话都不记得了,只知道她是在听见他的声音的一刻才清醒了过来。

    眼里啪嗒就掉下来了,对着电话那头第一次情绪失控,“为什么要这么做!”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才传来男人低沉微凉的声音,但那声音有点柔,从电话那头传来,直敲入她心底。

    “我替你就好。”

    “……”最简单的话,却往往最能叫一个人崩溃。

    夏芍从来没崩溃过,就算是重生之前,落入冰水里,感觉自己快死的那一刻,她的感情也很模糊。而今天她才觉得,一切似乎遭到了重击。她咬着唇,缓缓蹲下身子,泪水止不住流成线,拿着电话也是半晌没出声,而那边也没出声。

    两人都知道对方没挂电话,但谁也不开口,都只是沉默着。

    沉默里,蹲在地上的少女以蜷缩的姿态抱着电话,她不说话,电话那头开着车的男人却能听见她依稀压抑的、一种近乎崩溃边缘无处发现的呼吸。

    他眉头一蹙,面色少见地一变,一只手拿着电话,一只手猛打方向盘,车子在公路上一道刺耳的调转声,接着便转了方向,油门一踩,加速往青市方向驶回来。

    他赶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奔进院子的时候,地上依旧有个身影抱着电话,蜷缩成一团。

    男人眼底少见的波动,急奔过去,就把她抱起来。

    她抬起眼来,目光有些发直发懵,似乎是反应了许久才确定看见的不是幻觉。随即,他看见她眼底涌出泪来,月色里莹莹亮亮的光,眉头却是皱成一团,一拳捣在他胸口,积累了数个小时的情绪总算得到了宣泄。

    “徐天胤!你混蛋!”

    ------题外话------

    本来想少写点的,但是赶着到香港卷,于是……

    应该还有一章,或者是两章的内容,就可以进入到下一卷了。

    嗯,说不定能赶在过年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二章 封阴阳眼,我替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二章 封阴阳眼,我替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