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香港见面

    香港,亚洲国际大都会,世界著名的金融中心,同时,也是著名的风水名城。

    八月初,正是香港多雨的季节,航班降落在机场的时候,天正下着小雨,灰蒙蒙的天色跟雾气将这座国际名城笼罩在一片淡淡的阴霾中。

    在这阴霾的小雨天里,一名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女子拉着不大的行李箱,步伐优雅。与下了飞机匆忙走进大厅的旅客相比,姿态显得极为悠闲从容。这让走出机场大厅的她十分显眼。

    一名年近六旬、管家打扮的男人举着一把黑伞,朝她走了过来。男人伞沿儿压得很低,声音不大,却很清晰,“李小姐?”

    女子浅笑,轻轻颔首,管家打扮的男人便立刻恭敬地弯了弯腰,手势一引,不远处便开过一辆劳斯莱斯来。为女子打开车门,请其上了车,管家坐去副驾驶座,车子便缓缓发动了。

    车上只有三人,老管家、女子和一名司机。

    天色阴沉,小雨淅淅沥沥打在车窗上,更显得车里安静。老管家坐在前座,透过反光镜不住地观察女子。

    女子一双凤眸,眼角轻轻上挑,唇角含笑,韵味神秘而淡雅,带着些古韵。她容貌不算倾城,气质却让人一眼难忘,有一种介乎少女与女人两者之间的韵味,淡而深,叫人一时品不透,更不敢妄自猜测她的年纪。

    这样一名女子,就是老爷为孙少爷从南非一家军事职业资源公司请来的保镖?若非她这一身黑衣,仅凭她含笑的脸庞,还真看不出是从事这样危险的职业的。

    老管家对着反光镜不停地注意后座,后座里安静坐着的女子却抬起眼来,冲他看来。

    管家一愣,顿觉失礼,赶紧低下头,女子却是开了口。

    她音色意料之中的干净好听,慢慢悠悠,带着几分优雅,“请问,车子的路线经过维多利亚港么?”

    “经过。李小姐有什么吩咐么?”管家答过之后问道。

    女子淡雅一笑,“也没什么。既然经过,那就劳烦司机在经过的时候车速放慢些。”

    她也没说放慢了车速干什么,但但凡是去维多利亚港,除了看风景,估计也没别的。管家口头上应了,心里头却在皱眉头。老爷正在本家大宅里等着呢,连忙着公司事务的孙少爷都被打电话叫了回来,这女子还有闲心看风景?到底谁是雇主?

    尽管管家心里嘀咕颇多,但却是恭敬地应下,没有多说什么。老爷吩咐了,这位李小姐的要求,一定要满足。这次继承人之争,老爷特地为孙少爷聘请了职业保镖,看来真是要将孙少爷定为继承人了。

    孙少爷在这么多李家子孙中,算得上人中龙凤了,老爷选定他成为集团的继承人,必然是英明的,但……豪门无亲情,想必是一场家族大战……

    唉!老爷必定也是预见到了这一点,不然不会把这位李小姐看得这么重,要他这个总管亲自来接,态度还得恭敬,不得怠慢了。

    老管家摇摇头,他在李家干了一辈子,早对这个家族有了感情,想想家族子孙会为了继承权父不父、子不子,他就忍不住叹气。

    车子在路上一路平稳地行驶着,到了维多利亚港的时候,司机果然放慢了车速,缓缓行驶。管家提醒了一句之后,女子就转头看向了车窗外。

    这女子自然是化名李夏的夏芍,而她让司机放慢车速,并非是像管家想的那样要看风景,她要看的,是风水。

    夏芍前世也因公来过香港,在维多利亚港欣赏过世界三大天然良港的美丽,但那时候她是专门看风景的,风水她是不懂的。

    而这一世,她再看这美丽的港湾,一山一水在她眼里都已经全然不同。

    风水学上,山主贵,水主富,香港很难得的竟然占全了。

    山脉方面,香港地处岭南山系,山势在新界形成了不可多得的“九龙下海”的风水格局。这九条龙的气势稳健壮阔,到了新界即顿住结穴。与香港本岛的“双狮戏球”的回朝格局,和大屿山的“凤凰回巢”的格局相呼应,形成了一个不可多得的阴阳交合的风水贵格,主运势昌隆。

    而香港在水上的格局更妙,珠江有近一半的水气被收住纳入维多利亚港,而南方的香港岛本身是一个蟠龙地局,与九龙半岛朝案的格局将涌来的水气紧紧收聚,整个水局形如喇叭,极为罕见,极为殊胜。

    山与水合盛,确立了绝佳的富贵之局。

    怪不得都说香港是风水名城,看过之后夏芍眼神都亮了亮。但没过一会儿,她便垂了眸。

    再富贵的格局也不是永远的,总有起伏涨落。

    珠江水是从西北方和西方汇入维多利亚港的,在风水学上,西北方属乾卦对应于六运,西方属兑卦对应于七运,据此可以推断,六运与七运香港必成富地。事实上也正如此,1954年到1974年运入六运时代,此时回算,正是香港经济开始奋飞的时期。而1975年到1995年进入七运,香港则进入极盛时代,一跃成为亚洲国际都会和世界金融中心。

    但……

    夏芍的目光往东北方瞥了一眼,又扫了眼附近建筑大势,颇有深意地一笑,缓缓闭上眼。

    她这副闭目养神的姿态,看起来应是不想再看风景了,管家看了司机一眼,车速便加快了起来,一路驶向李家大宅。

    李家的本家大宅在半山腰上,车子从大门开进去,现出的竟是一座豁大的庄园,西式的建筑和园子,很是庄重肃穆。

    车子开了一段时间才到达了主宅,外头雨还在下,管家下了车,为夏芍撑起伞来,屋里来了仆佣恭敬地为夏芍接过行李箱,也不多看,垂眸躬身地就跟在了后头。

    “老爷在书房等您,请随我来。”老管家边说边指引夏芍走进了客厅。

    毕竟是华人世界里很有影响力的国际财团,李家大宅里处处透着体面阔气,金碧辉煌。上了楼梯,李伯元的书房在二楼,管家带着夏芍来到门口,敲了敲门。

    “老爷,李小姐到了。”

    “进来。”书房里传来李伯元的声音,比往日听起来多了分沉敛威严。

    管家开了门,将夏芍领了进去。书房里是中式装修,书架、书桌雍容大气,带着古韵,更置了博古架,上头古董瓷器收藏颇丰,可见老爷子的爱好。

    李伯元坐在书桌后头,见夏芍进来,并未站起来,而是稳稳当当地坐着,儒雅的气质里透着威严,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夏芍走过去,点头一笑,从随手带着的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李伯元,“李董事长,这是我的身份证明,请过目。确认无误的话,这次工作,我便正式接下了。”

    李伯元接过看了看,这才笑着起身,与夏芍握了手,“贵公司的人才我自然是相信,这次的事就劳烦李小姐了。我孙儿卿宇在公司有事忙,我已经让他回来了,应该一会儿就到。李小姐先坐一会儿吧。”

    夏芍一笑,转身坐向旁边的椅子。这时,佣人敲门进来,上了茶来,李伯元便给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躬身退了出去,守在了门外。

    书房里只剩李伯元和夏芍两人,房门关上的一刻,李伯元才松下了那一身威严的气度,笑呵呵地看了夏芍一眼,说道:“还真是看不出来了,跟以前差别不小。”

    他说的自然是夏芍改装易容这方面,她以前爱穿白裙子,从不穿黑色,这次为了香港之行,可谓十分敬业了。而且眼部改装之后,她的眼睛被拉长了,一双凤眸,黑色的衣裙又压沉了她的气质,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成熟了些,但韵味没变,依旧是那边淡雅从容,反而因为一身黑色使得她略带些神秘。

    “一路上还顺利吧?”李伯元问。

    “很顺利。”夏芍点头,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目光落在粉彩瓷的茶器上,会心一笑。这粉彩的瓷器是华夏集团和嘉辉集团合作出产的,早在一年前第一批问世的时候,就在华人世界引起了轰动。不少专家学者纷纷找上常久,询问制瓷工艺,发表文章,引发了对传统技艺传承的关注。华夏集团笼络了这样的人才在手,却不拿着作伪,而是发展传统工艺,弘扬传统技艺和瓷器产业,顿时在业界赞誉一片。大华夏制的瓷器在这一年内借由嘉辉集团的渠道早已出口国外,在上流社会受到追捧,风头无两。

    如今,常久已在研究其他方面的瓷器,走自己的风格,俨然往工艺大师的道路上发展,在华夏集团的资金支持下,每天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奉养母亲已是没有经济方面的压力,生活可谓天翻地覆。

    端着茶盏,夏芍心中自然是感慨的,但她却没提粉彩瓷的事,她另有事情要说。

    “李老,你们公司在东北海岸线上可有产业?”

    “有。”李伯元一听夏芍问这些事,直觉就是风水上的问题,赶紧倾身问,“世侄女问这些的意思是?”

    “那就要注意领导者政见分化、员工凝聚力、人才散失的问题,另外,李老还得注意资金外流的情况,您的健康也要注意。”夏芍抬眸说道,“我说的这些问题,应当是九六年后出现的吧?”

    李伯元闻言想了一会儿,公司政见分化其实一直都有,只不过前些年继承人的问题还没迫切地需要摆上桌面,因此有他压制着并不明显,人才流失最近倒是有。而且夏芍有一点说的很准,他确实是在九六年后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院,好了之后就去了内地,投资陶瓷产业。见到夏芍的时候刚好是九七年,那时候他身体刚刚转好,她给他看面相还看了出来。也正是那时候看出卿宇有大劫的。

    “我来的时候,经过维多利亚港,顺道看了看风水。”不待李伯元说话,夏芍便说道,“香港不愧是风水名城,山水之势都为贵格,十分罕见难得。但民间有句话,叫风水轮流转,在过去的四十年里,这种风水格局是很不错的。但可惜九六年之后,进入下元八运。八运属于艮卦,艮卦对应的方位是东北,蟠踞于东北方的一连串的高阔山脉就变成了一条劫气之山龙,主凶。这条龙脉劫夺了进入九龙半岛的西北方龙气,还好凶的是山,不是水,富贵仍在,只可惜进入滞否期,竞争、人才、资金、健康方面的问题,李老都需要注意。”

    李伯元一听,目露惊异。他倒不是惊异夏芍说的这番话,而是同样一番话,他从香港第一风水大师余九志那里也听说过!前几年,余大师在电视台上做过节目,预测了香港近二十年的格局,不少富商怕投资失误,资金流失,这些年挤破了头请他做投资预测,香港风水师在近几年股票、投资这方面的预约很是紧俏。

    嘉辉集团自然也找过余九志看这方面的问题,就算找到了唐宗伯,香港社会还是余九志的天下,嘉辉集团也不能得罪他,因此表面上还是维持友好的关系,而事实上,李伯元知道,唐宗伯迟早会回来找余九志清算当年的账。但唐宗伯消失在香港社会有十年了,这期间早已是余九志的天下,那些风水师大多是他的弟子和助手,就算唐宗伯回来,李伯元也担忧他能不能报仇。

    李伯元也是为了报答当年唐宗伯指点他的恩情,才冒险让夏芍来香港。但他对她的本事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她年纪轻。但今天听了她这番预测,他反倒放下了些心,这小丫头在这方面确实厉害!而他的孙子李卿宇的大劫,这次就靠她了。

    “你的身份,我没告诉卿宇。我想你来这里的事,少一个人知道,对你就少一分危险。而且……卿宇这孩子背负的太多了,他有大劫的事,我不想让他知道。这孩子自从生下来,没过过一天自在日子,家族、公司,他爸妈又是那样的……唉!眼下公司为了继承人的事少不了一通大闹,他要是再得知自己日子不多了,我真怕这孩子撑不下去……”李伯元说着,垂下眸,老人身上哪里还有一分威严?怎么看都是一位为了自己的孙子着想的长辈。

    夏芍对此表示理解,李卿宇的资料她已经看过了。他父亲是李伯元的三子,游戏情场,玩女星、包情人,风流浪荡,十足的纨绔子弟。而他的母亲是港姐出身,当初也是用了些手段才嫁入李家,只可惜婚后并不幸福。钱有了,李家儿媳的名分也有了,可是丈夫风流成性,她年复一年地在丈夫的花边绯闻里生活,性情尖锐,十分不好相处。

    而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的李卿宇,却从小就懂事,接受一切爷爷给安排好的路,成绩优异,并在经商一途表现出过人的天赋,能力十分出众。李伯元对此很是欣喜,重点培养他,他从小就在国外读书,今年二十三岁,刚从美国毕业,就被召回公司。资料里看,李卿宇的私人生活方面也很低调检点,跟他的父亲很是不同。

    这样的家庭长大,他能有如今的性情成绩,确实很不容易。

    李伯元不告诉他他会有大劫的事,夏芍很能理解,这是人之常情。而且就她本身来讲,确实是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分暴露的危险。

    正当两人聊着的时候,书房的门又被敲响了。

    “老爷,孙少爷回来了。”门口传来管家的声音,随即传来一名男子深沉的声音。

    “爷爷,我回来了。”

    “快进来。”李伯元道。

    门外停顿了一下,房门才被打开了。走进来的男人一身深灰色的阿玛尼西装,英挺深邃的五官,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身材修长,一开门窗户的光线照上他的脸,顿时有种帝王般沉敛的气度。

    二十三岁的年纪,三十岁的成熟气度。

    李卿宇,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继承人。

    他走进来,看到夏芍的时候并不惊讶,只是看了一眼便走到李伯元书桌前,恭敬地轻轻颔首,“爷爷,您找我回来?”

    “呵呵,卿宇啊,爷爷找你回来,就是为了让你见见这位李小姐。未来一段时间,她会跟着你,负责你的安保工作。你们来认识一下吧。”李伯元笑着站起来,在孙子面前就像是位慈祥和蔼的老人,十分热情地为李卿宇介绍,“这位就是李小姐,爷爷从南非一家军事职业资源公司聘请的职业保镖,李小姐很厉害的。”

    李卿宇显然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他轻轻一怔,但眼神并不惊讶,似乎一听说这件事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只是冲夏芍点点头,伸出手来,神色沉敛淡漠,“李小姐,你好。”

    “你好,李先生。”夏芍淡淡一笑,垂眸。这男人自始至终在她身上停留的目光没超过两秒,但她却有种已被他审视过了的感觉。果然是嘉辉集团的继承人,打量人都不着痕迹,神色不露。

    而且两人握手时,男人的手劲儿明显一重,夏芍挑眉,暗劲轻轻震回去,随即便见男人金丝眼镜下目光一沉,两人便松了手。

    一切都在一瞬间完成,李卿宇看起来是接受了李伯元给他安排保镖的事,但实际上却自己检验了一番。

    “谢谢爷爷,希望能跟李小姐合作愉快。”两人短暂地握过手,李卿宇便转身对李伯元说道。

    李伯元笑着摆摆手,一看墙上的时间,笑道:“这都快晚上了,你也别回公司了。晚上不是有晚宴么?就让李小姐陪着你出席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章 香港见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章 香港见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