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相亲宴

    晚宴在李家位于浅水湾的别墅里举行,是为李卿宇回国而举办的宴会。舒残颚疈夏芍既然是李卿宇的保镖,自然要跟在他身边。李卿宇在外头有自己的住所,但李伯元自从知道他有一劫,便对他的安全越发上心,让他住回李家主宅,因此,夏芍的住处便也安排在了这里。

    她的卧房是李卿宇的房间里辟出的一小间休息室,既有私人空间,又方便保护他的周全。

    把行礼带去了房间,夏芍把门一关,便给父母和师父打电话报了平安。听三人一番嘱咐,她这才挂了电话,最后拨通了徐天胤的号码。

    “师兄,我到李家了。暂时还没联系马克西姆和莫非,晚上有场晚宴,我卜了一卦,没要紧事。”夏芍说道。但其实她根本就没卜卦,而是用天眼预见了下晚上的事——说是给李卿宇回国而举办的宴会,其实就是场变相的相亲会。选妃似的,名门淑媛云集,除了女人间的争风吃醋也没别的事。

    只不过,相亲宴上可能有点小事情,这件事在天眼的预见里只能看见画面,听不见说什么。只能到时候再看了。

    不过,这场晚宴对夏芍来说却是个机会。毕竟李家的晚宴,来的人无一不是家世傲人的,夏芍正好可以通过这个机会摸一下香港上流社会的底。

    “嗯。”电话里传来徐天胤微凉的声音,有些沉,“尽早联系他们,注意安全。”

    “嗯,我会让他们知道我的行程的。如果我用龙鳞,你别担心,事后我会联系你。在军区别太担心我,事情办好了再过来。还有,”夏芍看向窗外,望向青省的方向,柔柔一笑,“晚上去床上睡,听见了没?”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没人说话,但能听见男人沉沉的呼吸声,夏芍等待着,直到听见他“嗯”了一声,这才笑道:“好了,一会儿我得去晚宴了,晚上回来再聊。”

    “嗯。”男人还是那句话,“注意安全。”然后等夏芍挂了电话,他才挂上。

    夏芍挂上电话的一刻,房门被敲响了。佣人送来了礼服,有五件,意思是任凭夏芍挑选。夏芍选了件黑色短款礼服,裙身及膝,在大腿边儿上开了高衩。夏芍在腿边绑了条带子,将龙鳞匕首放在了里面,然后稍加收拾便走了出去。

    李伯元和李卿宇在楼下大厅里坐着等她,见夏芍下楼来便转头看了过去。

    只见女子从楼上缓缓下来,她脂粉未施,唯有发丝轻轻挽起,脖颈修长,肌肤极美。那是极少见的肌肤,月影般的美丽韵致,像深海里忽然浮现起的珠光,朦胧优雅。她虽未施脂粉,现身的一瞬已是极美。这种美让人忽略了她略显平凡的容貌,衬着那一袭黑色短款礼服,裙边玫瑰火染一般,一双凤眸含笑,平添了神秘的韵味。尤其是她藏在裙身里那一把若隐若现的匕首,让她看起来神秘优雅里带点野性,入了人的眼便觉得难忘。

    “呵呵,我看今晚卿宇的舞伴可以不用找了,李小姐就挺合适。”李伯元先笑了起来。

    “李董事长说笑了,我只是保镖。今晚想必有不少名媛供李先生挑选的。”夏芍一笑,意味有些深。

    李伯元深知夏芍风水师的身份,一听她这话就知道她已经看出今晚的晚宴是相亲宴来了,顿时呵呵一笑,而李卿宇在旁边见到祖父和夏芍互看的目光,只以为这件事是祖父提前跟她说了,于是并未在意。

    这时,管家进来说车子已经准备好了,夏芍便跟着李卿宇去了外头,天色暗沉了下来,雨仍然在下,两人坐去一辆黑色劳斯莱斯,车子便驶离了李家大宅。

    车子开得很平稳,夏芍和李卿宇坐在后座,男人一上车便轻轻闭上眼,闭目养神。他仍是一身深灰的西装,没换。双手交叠在小腹上,金丝眼镜上反着路灯昏黄的光。沿路的光影掠过男人雕刻般深邃的五官,仿佛帝王倚在他的御座里,便是闭目养神,也叫人觉得深沉莫测。

    夏芍看了他一眼,便轻轻一笑,转头看向窗外,注意着沿路的楼房风水。她之前对李伯元说的那些风水问题,其实可以通过一些大型建筑和整个城市的规划来化解。而沿路所看见的建筑,对这条劫龙之气确实化解了不少,看看这些大型建筑的布局,便知香港玄门的风水师们水准很厉害。这些建筑有的并非独体,而是布阵化解,可见在城市整体规划上,风水师们没少出力。

    夏芍垂眸,仅仅看看这些,她就能预料到在香港这一年,必有一场死斗。

    深吸一口气,等她再抬眼的时候,便是一愣。车窗上映出一张男人的脸,李卿宇不知什么时候转过头来,正在看着她。

    夏芍转头,轻轻挑眉。见李卿宇礼貌地对她点点头,但深邃莫测的目光仍旧停留在她脸上,问:“李小姐在哪家公司就职?”

    “南非,伊迪。”夏芍浅笑答道。

    李卿宇淡淡点头,他态度还算温和,但却让人感觉疏离,“李小姐做保镖的工作多久了?”

    “李先生想知道这些,大可以去看我的资料,我的资料都递交给李董事长了。”夏芍颔首笑答,笑容浅淡,也是不太与人亲近。

    “这次的安保工作,贵公司只派了李小姐一人来?”李卿宇对夏芍的回答并无怒意,眉宇间依旧深沉莫测,目光定定看着她。

    这个男人只有二十三岁,但他的气度却像是久经世事的成熟男人,一个眼神便给人压迫感。

    只可惜这种压迫感对夏芍来说无效,她知道李卿宇在试探她,他看起来有些信不过她,但她也不多解释,反正再多的解释比不上事到临头的处变。这保镖工作她能不能胜任,遇事李卿宇自然就知道。

    “我另有两名同伴前来,不过我们分工不同,他们只负责外围策应,由我来负责李先生的贴身保镖工作。”

    夏芍觉得,她这样一句话已经够了,没想到男人还是目光移去她大腿上,视线落在她腿上绑着的龙鳞匕首上。

    “李小姐以前负责客户的安保工作,用的就是匕首?”

    “我习惯用匕首。或许,李先生觉得枪比较好用,但这只取决于个人习惯。哪样好用,只有用过才知道。我能保护李先生的安全就可以,用什么,并不重要。”夏芍慢悠悠说道,挑眉问,“李先生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两人的目光撞上,男人沉敛莫测,女子则悠闲含笑,互看一眼,李卿宇便垂下眸,随即竟浅淡地一笑。

    他自从在李伯元书房出现到现在就没笑过,一直严肃深沉,没想到这一笑竟有些华美,像是尊贵的帝王一展欢颜,虽然浅淡,但在车子霓虹浅掠的光影里,像是世间最传神之笔也难以描绘的一幅魄人心神的画。他没再问什么,只是把目光转向车外,淡淡说了一句,“到了。”

    下车的时候,他又恢复淡漠疏离的模样,夏芍跟在他身后,由佣人打着伞,进入了一幢独体别墅。

    今晚的晚宴是为李卿宇回国而举办的,但出席晚宴的宾客无一例外都带了女眷来,这是李伯元暗示的,无疑在给外界传递一个讯号,这场晚宴是为了给他的爱孙李卿宇选妻。

    李卿宇是李家三代里最得李伯元器重的,从小就被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外界也曾有传言说李卿宇很有可能成为嘉辉集团的继承人。但李伯元尚有长子在世,按照传统,一般是由长子继承公司,且李家长房也是妻儿健全,就算长房没了,也有二房,怎么也轮不到三房头上,三房是李家最不成器的,李卿宇身为三房的长子,若不是李伯元器重,他压根就不会有这机会。

    但李伯元就是器重这孙儿,让大房和二房很是眼红,这几年眼看着李伯元年纪大了,继承人的事不得不提上议程了,外界对他的意思多番揣测,三天前他将李卿宇召回国,进入公司交接一些事务,今晚又特意为李卿宇举办晚宴,邀请香港的名门淑媛出席,这不得不使外界对李伯元的意思纷纷猜测。

    难不成,李伯元真是有意思让李卿宇继承公司?

    嘉辉集团在世界上可是巨头,偌大的财团,这要是跟嘉辉集团联姻上,好处自不必说了。因此,今晚的晚宴,凡是家中有未嫁之女的,全都带了来。家里没有女儿的,也带了侄女、远方亲戚的女儿盛装前来。

    夏芍跟着李卿宇走进别墅大厅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花团锦簇的盛大场面,妙龄女子们挽着各自叔父长辈的胳膊,正与其他宾客们寒暄问候,一进门便能闻见脂粉香,金碧辉煌的大厅、金红的地毯,名媛淑女们气质优雅端庄,手中的香槟酒杯在轻轻的转动中转出一幅纸醉金迷的画卷。

    如果说,李卿宇的出现让这幅活动的画卷停止下来,那么夏芍的出现就让场面有些微震和诡异,猜测、注目、警惕、敌意,一股脑儿地在夏芍踏进来的时候涌来。

    夏芍挑眉含笑,坦然迎接这些注视,心底却为李卿宇默哀。这些女人,真淑女怕是没几个,这种相亲宴,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

    但上流社会,联姻很常见,这种相亲宴司空见惯,所以李卿宇在这样的大家族长大,他必须要适应这些。因此,夏芍的默哀只有三秒,然后便很不厚道地在一旁纳凉看戏了。

    李卿宇看起来的确是很习惯这些事,这个男人举手投足皆是沉敛尊贵的气度,淡漠疏离,却不失礼数,教养良好。

    而这些名门淑媛的表现更是有趣,她们见了李卿宇,目光惊艳得都快放出光来,却偏偏要维持着端庄优雅的姿态,笑容嫣然地前来点头致意,端着姿态,顺道还旁敲侧击夏芍的身份。当得知夏芍只不过是李家聘请的保镖时,很多人暗暗舒了口气,有的甚至是露出高傲轻蔑的眼神,只不过在李卿宇面前稍加掩饰了而已。

    但那些参加宴会的企业老总却是在听说夏芍的保镖身份后纷纷惊异,难免猜测——李老连贴身保镖都给李卿宇请了?这是不是太看重他了些?是不是说明李老这次召他回国是宣布由他继承公司的传言是真的?

    这么一揣摩,众位老总纷纷给自家女儿使眼色,一场战斗在暗中打响。

    而跟在李卿宇身后的夏芍并不在意别人看她的目光,她的注意力都在今晚出席宴会的人上。这些人几乎是香港上流社会的代表,待她为师父报了仇,收回玄门之后,这些人都是人脉。夏芍暗暗记住了这些出席宴会的企业和家族,倒没发现身前的男人在与人介绍她时偶尔看来一眼,见她在各色眼神里宠辱不惊的模样,金丝眼镜下眼帘微垂。

    待夏芍记住了这些宾客之后,她就彻底站在一旁纳凉看戏了。宴会的重头戏是舞会,寻常舞会总是男士绅士地邀请女人共舞,这场舞会自然也是一样。但妙就妙在女人有一群,男人就一个。

    夏芍看着这些名媛淑女踩着高跟鞋,提着裙摆,像进入战斗状态的勇士,不停地在李卿宇面前晃来晃去。角色对调,坐在沙发上的李卿宇看起来就像是名淑女,而前来他面前搭讪的名门千金就像是名绅士,提着裙摆,微微弯身,仿佛在说:“美丽的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么?”

    每当有女人杀出一条血路踩着高跟鞋走过来,夏芍便垂眸,掩饰眼底的笑意。但她再掩饰,嘴角的弧度还是忍不住轻轻翘起。

    李卿宇对前来暗示他跳舞的女人看起来很尊重,当面并不给人难堪,凡是有此意图的女人,他都会起身去舞池与之共舞一曲。但起身的时候,总会有意无意瞥一眼坐在身旁身为他保镖的女子,她唇角翘起的弧度越大,他金丝眼镜的镜片越莫名反光。

    李卿宇的舞步优雅里带着沉稳,每一支舞看起来都认真对待,没有草草结束的,但他给人的感觉依旧是淡漠疏离的。你能感觉到他在认真对待一件事,但却感觉不到他的心意,即便是与各样的美丽女子共舞,他也像是深沉莫测的王者,心思难以捉摸。但女子们仍然为与他共舞而露出骄傲的神色,相互给敌人一个胜利的神色,恨得没杀出重围的女子气得牙痒。

    夏芍坐在休息区里,看戏看得欢快,眼见着李卿宇从舞池里回来,又有女人前来搭讪,她不由勾起唇角,等待又一轮的好戏。男人却不着痕迹地看了她一眼,不待几名千金走过来,就起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夏芍一愣,也起身跟了过去,跟到洗手间门口,李卿宇停下脚步转过身,垂眸看着跟过来的女子,轻轻挑眉。

    夏芍也挑眉,耸肩,“我也不愿意跟着男人来洗手间,但保镖就是这种工作。”说完她便开了天眼看了里面一眼,发现没有异常情况发生,这才悠闲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吧。”

    没想到,李卿宇反倒不进去了,只是挑眉看着她,问:“保镖的工作就是在门口看一眼就好了?”

    这幢别墅经常用来开宴会,洗手间的设置类似于酒店,里面另有几人在用。夏芍不认为李卿宇是真的胆小到连上趟厕所都要让她先进去检查,但他明显在为难她。这让她不由挑眉,有点意外。这男人看起来心性沉稳成熟,不像是会借机报仇的人。

    对于男人的刁难,夏芍只是淡定望天,眼睛看着天花板,一副悠闲的姿态,“在门口看一眼就能确定里面安全与否,这就是职业保镖的水准。”

    李卿宇挑着眉,眉宇间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转身走了进去。

    夏芍在门口等着,抱胸倚着墙,远处几名千金走了过来。

    这几名千金正是刚才准备来跟李卿宇搭讪的,见他走去了洗手间,便也装模作样来到洗手间,想来一场偶遇。

    远远的,夏芍便听见了几人的对话。

    “芷姝,我们帮你看着,你去洗手间,一会儿李少出来,我们知会你一声!”一名身穿粉色礼服的女子说道。

    旁边另一名深蓝礼服的女子嗤了一声,“帮芷姝看着是一定的,只不过,就怕有些人心思不正,别到时候自己忍不住来一场偶遇。”

    “你说什么呢!”粉裙千金一皱眉头,先是忌惮地看一眼走在中间眉梢眼角有几分厉色的女子,然后横了眼深蓝礼服的千金,“别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我对李少可是没什么觊觎之心,少挑拨离间!”

    “觊觎?你的意思是,董小姐对李少也是觊觎了?”

    “你!我、我的意思是,李家的资产,只有董小姐这样的身份能配得上。”粉群千金恼怒地一瞪眼,赶紧不自然地对董家千金笑了笑。

    董芷姝眉眼含媚,但眼角微微上挑,带着点厉色,一瞥身旁两名千金,哼笑一声,“有自知之明就好。今晚跟李少跳过舞的都给我记好,回头我慢慢清算!”

    “都记好了。芷姝你就放心吧,有我们帮你,李少一定是你的。”

    “就是!我们芷姝论家世、论才貌,哪是那些个花瓶能比的?别的不说,你一会儿从洗手间出来,跟李少偶遇,只要冲他一笑,他保准魂儿都没了。”

    两名千金一左一右夸赞着,夏芍在洗手间门口听得却是忍不住了,唇角不由翘起,肩头微颤。

    从洗手间出来勾男人的魂儿?这几位千金真逗!没别的地儿选了么?

    夏芍低垂着头,笑意并不明显,但还是被董芷姝走到门口一眼瞧见了。

    她立刻皱了眉头,旁边的两名千金见她皱眉,也立刻变了脸色。粉裙千金抢先发难,“你笑什么!”

    夏芍一愣,抬眼,唇边笑意未去,却是轻轻挑眉,“我笑你了么?”

    粉裙千金一愣,皱眉,“那你是在笑谁?”

    “只要我不是在笑你,我笑谁,与你有关系么?”夏芍仍是含笑瞧着她,慢悠悠问。

    粉裙千金一窒,她本是觉得刚才得罪了董芷姝,这会儿才抢先替她出头,想要教训教训这个保镖,没想到她牙尖嘴利,两句话就把她堵得说不出来。

    旁边深蓝礼服的千金冷笑一声,瞥了粉群千金一眼,一副看废物的表情,接着把她挤去一边,一仰下巴,冲着夏芍,“你不是在笑她,那你是在笑谁?笑我,还是笑董小姐?”

    夏芍依旧是悠闲的意态,不答反问,“为什么你认定我是在笑你们?你们刚才说的话很好笑么?”

    这话问得三人都是一愣,夏芍却接着笑了,只不过笑意有些深。

    “如果你认为你们说的话不好笑,那我有什么好笑的?除非你也认为你们刚才说的话很好笑,你才会觉得我是在笑你们。”

    “你!”深蓝礼服的千金也没想到夏芍这么善辩,顿时就恼羞成怒,本是想把另一名千金压下去,替董芷姝出口气,没想到被反将一军,看着董芷姝皱起的眉头,她不由怒瞪夏芍一眼,“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你知道我是谁?知道她是谁吗!”

    夏芍笑着挑眉。

    只听对方看了董芷姝一眼,傲然一抬下巴,“她可是董氏中资船业集团董事长千金,董芷姝!”

    中资船业集团是国内船业的龙头企业,旗下游轮、货船、沿海、远洋等轮渡都有生产,集团实力极为雄厚。虽资产比不上嘉辉国际集团,但在香港也能排的上前五。这样的集团,任谁听起来都会不由一惊,三人看多了听见董芷姝身份后露出震惊和谄媚的人,也等着夏芍点头哈腰。

    却不想夏芍先是一挑眉,接着噗嗤一笑,好整以暇,“好长的名字!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的名字这么长。她是姓董氏中资船业集团?还是姓董事长千金?”

    三人一愣,接着都是恼羞成怒,深蓝礼服的千金一咬唇,赶紧看董芷姝。董芷姝脸色也涨红了,旁边粉裙千金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这是在侮辱董千金吗?别忘了你的身份!不过是名保镖而已!信不信董小姐让李少解雇你?”

    夏芍一笑,不予置评。

    “算了。”董芷姝却在这时说话了,她笑了笑,维持着高傲的姿态,眼角却有嘲弄的厉色一闪,“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保镖不过只是雇主的一条狗,但咱们还是要看在李少的面子上,不要与她计较了。”

    旁边两名千金听了这才笑了,舒心地点头。夏芍对此只是垂了垂眸,不恼不怒,反倒很好心地提醒,“董小姐,你再不进洗手间,李少就要出来了。到时候厕所偶遇一笑倾城虏君心的戏码可就要泡汤了。”

    三人一愣,这才想起正事来。但夏芍的话里明显含着讽刺,董芷姝脸色难看了一下,却是笑看了夏芍一眼,点头,“果然是条好狗。”

    夏芍只笑不语,董芷姝也没再说什么,剜了她一眼便踩着高跟鞋转身进入对面的女盥洗室,转身的时候还给身旁两名千金使了个眼色,两人点头,跟着她进入盥洗室,但没往里走,只想在门口瞧瞧盯着。

    然而,就在三人转身的时候,谁也没看见,夏芍的手指在腿旁绑着的龙鳞匕首上轻轻一扣,接着捏了个指诀,手上暗劲一震!

    开着的盥洗室的门被暗劲震得砰地关上,门关上的一瞬,里面传来三名女子摔倒的尖叫声和惨声痛呼。

    也是门关上的一瞬,李卿宇从对面的洗手间出来,走到盥洗盆旁洗了洗手。夏芍倚着墙悠闲地笑,男人却在洗手时轻轻抬眼,对着光亮的镜面看了眼走廊外头一角黑色裙角。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李卿宇就像没听见对面洗手间传来的惨呼声一般,步伐沉稳地走回大厅。只是走回去的时候,男人沉敛的声音透过背影传来,“我以为,保镖的话都很少的。”

    他这明显就是听见了夏芍和董芷姝三人的争执,夏芍也其实早知道他出来了,他的脚步声别人听不到,但却瞒不过她的耳力,所以她才把时机把握得那么好,把门关上的一刻,李卿宇就出来了。

    她对此但笑不语。李卿宇却是继续道:“你可真会得罪人。”

    夏芍这才笑了笑,“做我们这行的,本来就是得罪人的,也不怕得罪人。”

    “可你给你的雇主找麻烦了。”男人几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她把那几个女人给得罪了,她们若是不依不饶,找他讨说法,白白给她们缠住他的机会。而且她们摔在里面,又是摔在他的舞会上,趁机黏上来的几率很大。

    这个女人,可真会给他找麻烦。

    “我相信李少会搞定这三个女人的。你看,你今晚都搞定好多了。”夏芍对此不但一点歉意也没,反而笑看了看舞池,暗指他又要继续跳舞了,而她又有好戏看了。

    男人的步伐丝毫没有停顿,但镜片在舞池的灯光下闪着青光,额头却有一条凸起现了现。

    就在这时,别墅大厅里走进两名女子来,两人明显是姗姗来迟的。但两人一踏进来,大厅里的人就都愣了愣,气氛安静了下来。

    李卿宇沉稳的步伐也是少见地一顿,跟在他后头的夏芍抬起头来……

    ------题外话------

    这是昨晚的,今天家里本来要去走亲戚,被我推了,在家里码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章 相亲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章 相亲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