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凶楼,张老

    张老的家还不到,夏芍就要求停车。马克西姆和莫非看了她一眼,见张老的家就在前面不远处,抬眼就能在深沉的天色里望见,这便停了车。

    车子一停下,夏芍便跳下车,落地的时候便开了天眼。

    果然,此地阴气极重。风水异常凶险!

    如果此时夏芍手中有一块罗盘的话,她一定会发现张老家的独幢二层小楼坐向是出线的!

    夏芍一般不用罗盘,但当初在山上跟着师父唐宗伯玄学风水理气的时候,罗盘是先识之物。唐宗伯手中有一块玄门老祖一辈的祖师传下来的大罗盘,五十二层,格子最多的一层足有三百八十四格,放在手中沉甸甸的,俨然端着一块风水术数的百科全书。在学习罗盘的那一段时间,夏芍对师父的大罗盘可是眼馋得紧,与那块紫檀木的六壬式盘一样,被她天天盯着瞧,恨不得走到哪儿都抱着。

    对风水师来说,罗盘是必备之物。中国古人认为,人的气场受宇宙气场影响,和谐就是吉,不和谐就是凶。他们凭着经验,把宇宙中各个层次的信息,星宿、五行、天干地支等信息全部放在罗盘上,通过磁针的转动,来判断吉凶。

    风水学中的气,其实就是磁场。罗盘中心的磁针被磁场牵引着转动,包含着磁场的规律。在罗盘中心,有两道醒目的十字交叉的红线,叫“天心十道”。在风水学界,但凡是发生过凶杀事件的房子,其坐向大多是出线的!

    从风水学上来说,是气有问题,而从地球科学方面来说,就是磁场有问题!

    夏芍因为有天眼,天眼一开,阴阳二气皆在眼前,形象而直接,所以她从来不用罗盘。但尽管她不用,在打量过此地的环境之后,她也敢保证,张老家中的房子,门向上来讲,必定在出线的凶格!

    别的不说,这幢房子在路尽头,门向开得也很诡异,正对对面的几座零星孤坟。坟后还有座山,因为在郊区,也不知道是开发商要建房还是怎样,那座山从中间被挖了一半去,远远看去就跟裂开了似的。

    夏芍走过去,去几个坟堆跟前看了看,地上草长得很不精神,土色发黑,已成了一块养尸之地!

    所谓养尸之地,就是指一些地脉之象极阴,尸体葬进去之后不容易腐烂,肌肤保持水分弹性,衣被服饰色艳如新,而且头发和指甲还会继续生长。民间有传闻,说是这样的尸身会汲取日月精华,最后会成为僵尸,吸食人血,夜间害人。

    养尸之地确有其事,因为地气阴,尸身葬在里面确实不容易腐。有的人类学家认为,指甲头发正常生长说明地气滋养着人体,属于生物学上的正常现象。但这些尸体会不会成为僵尸害人,那就是民间传说的部分了。这种民间传说是否真实,夏芍没亲眼见过,不好妄下结论。

    但有一点,这种极阴的地脉由于阴气重,确实很容易招惹灵体前来。本来地脉就阴,灵体多了,此地气场就更阴。而一幢房子,大门是气口,天天纳入阴气进门,必然是凶格。

    而且,这幢房子的问题还不仅于此。

    夏芍看过这片坟地,便又走回马路中央,顺着路直望过去,因为房子坐向问题,这条大路直冲的方向,属于白虎开口的格局,主横祸、血光之灾。

    这还不算完,房子一侧,略微靠近屋后的位置还有处死水湖,位置很不对劲。一处凶象也就算了,这房子三处凶格,凶上加凶,可谓不折不扣的凶屋!

    夏芍轻轻蹙眉,望着黑沉的天色里安静的房子,实在弄不明白,张老是风水大师,家怎么安在这么凶险之地?

    她望着远处的二层小楼出神,坐在车里的马克西姆和莫非却看着夏芍的背影。此刻正值深夜,一条大路上没有人,大路中央立着一身黑裙的女子,静静望着路尽头的小楼,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气氛诡异,背后发毛。

    而两人不知道,诡异的事还在后头。

    正当夏芍望着路尽头的张家小楼出神的时候,她的目光忽然一变!

    原本笼罩在张家小楼附近散不去的阴气,突然开始出现聚拢!小楼上空好似压了片乌云一般,阴煞之气浓烈地开始聚集。

    夏芍一蹙眉头,忽然觉得背后阴风阵阵,猛一回头,竟见背后的坟地里不知何时冒出几个灵体!

    夏芍一直开着天眼,这几个阴人刚刚一直不在的,什么时候出来的?而且看这几名阴人周身的煞气,不像是普通的灵体,竟像是被阴煞之气蕴养出来一般,有些凶气!

    怎么回事?刚才明明没有的!

    夏芍立刻往后急退,退去马路那头。她突如其来的动作被车里密切注意她动向的马克西姆和莫非看在眼里,两人立刻面色一沉,迅速下车,手中枪已在手,警觉地注意周遭。

    然而,不管怎么看,周围都没什么可疑情况。

    “怎么回事?”莫非问。

    夏芍却似没听见,目光紧紧盯着对面零星的坟堆,那几个阴人在她退走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她,竟似有意识般转头看了过来,无神的眼盯住夏芍,以及走过来的马克西姆和莫非。

    夏芍脸色沉敛,心思急转。忽然间想起什么似的,伸出手来,掐指一算,接着脸色一沉!

    “你们两个上车,离开这儿,马上走!”夏芍二话不说,把马克西姆和莫非一推,就赶着两个人上车。

    虽然只见过两面,但夏芍气韵悠然,临危不惧的气质令人印象很深刻,她当初与马克西姆及莫非交手时都是含笑的,此刻脸色竟严肃下来,两人一见,就知道她不是开玩笑的。

    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两人也是雇佣兵界里的精英,枪林弹雨里出生入死过的,对危险有着敏锐的感知。可附近明明没有杀气,并无杀招存在,她在紧张什么?

    “喂!女人,你……”

    “快上车。”不待马克西姆问完,夏芍便将两人推去了车上,而身后,几名阴人已经往这边缓慢地飘了过来。

    “到底怎么回事?”马克西姆瞪着眼,不问明白不算完,坚持打破沙锅问到底。

    夏芍懒得解释,只是一眼瞥到车上装备的仪器,说道:“看看你们的仪器!”

    两人一愣,马克西姆虽然问题多,但反应不慢,立刻便打开了仪器,只见里面的导航显示屏幕一片受到干扰的波浪线,仪器里更是发出滋啦滋啦的杂音。

    “怎么回事?有干扰?”

    “这地方磁场问题,待久了对你们不好。”夏芍边说边把车门关上。

    莫非仍旧是一板一眼的严肃面孔,却是从窗口探出头来,问:“我们走了,你呢?”

    “我是风水师,处理这些事是我的专长,你们不用担心我。天亮我给你们打电话。”夏芍站在车外挥手,目光密切注意着朝这边飘来的阴人。但却发现,当这些阴人欲走到马路上的时候,边缘地带明显有东西困住了他们。

    莫非顺着夏芍望去的方向从车窗处看了过去,只看见几处零星孤坟,再瞥一眼车里失灵了一般的仪器,她便深深看了夏芍一眼,“凌晨五点联系,你若没有电话来,我们便给徐打电话。”说完,她便对马克西姆道,“我们走。”

    马克西姆对莫非的话异常听从,之前还抱持着强大的好奇心想打破砂锅问到底,结果莫非一句话,这个高大的俄罗斯男人便咕哝一声,发动了车子。

    直到车子转了向开走,夏芍脸上还带着苦笑。这个莫非,不说让她小心,只给她规定了联系时间,表示一超出联系时间就给徐天胤打电话,这根本比让她小心还要有强制力。虽然只见过两面,她显然懂得怎样把握人的心理。这点事,马克西姆跟她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夏芍笑了笑,但转头看向坟地旁几个拼命想过来,却过不来的阴人时,眸色便是一暗,沉着脸走了过去。

    她走过去看了看,这才发现养尸地周围被下了钉阵,这几个阴人是被困养在这里的,由于此地地脉极凶,久而久之养成了凶性。还好这里被下了阵法困住,否则路过这里的人,必会被灵体所伤!

    夏芍之所以刚才没发现这几个阴人,应该是因为时辰的问题。这几个阴人被困养在阵中,平时应是出不来的,但此时时辰正是“五不遇时龙不精”的凶时,凶气大盛,几名阴人才能借由凶气现身,但以这个时辰的凶力,以及他们被养出的凶煞之气,竟然还无法突破钉阵,可见布下此阵的人修为之高。

    夏芍严肃的神色因为发现这处钉阵而缓缓舒展,最后看了看此地风水环境,竟是笑了起来。

    本来想直接登门拜访的,但遇到了这么有趣的事,不跟张老来个特别点的招呼,似乎有失礼数。

    夏芍的目光在夜里带起颇具深意的光,在目光掠到房侧的湖泊时,眼神一闪,走了过去。

    这湖是处死水湖,只有一个气口,夏芍找准气口的位置站定,笑了笑,取出绑在腿侧的龙鳞匕首,盘膝坐了下来。

    她要布一个困井之阵,跟张老打声招呼。

    所谓困井之阵,就是找一个媒介,将气口封堵住,媒介便会源源不断地吸收附近阴气进来。而夏芍面前的死水湖刚好适合做媒介,一旦气口封死,死水便会吸收附近阴气,以此时五不遇时的时辰,再辅以龙鳞煞气,对面养尸地里被困住的阴人很容易便会突破钉阵的限制,被吸收过来!

    所谓“五不遇时”是奇门遁甲的说法,即时干克日干,百事皆凶。有诀曰:“五不遇时龙不精,号为日月损光明。”但凡有灵异事件发生的时辰,大多是这种凶时。

    而此刻正值子时,丙子遇庚日,大凶。在这种时辰连龙鳞的煞气都会大涨,破除一个钉阵,没有问题。

    夏芍也知道,张老虽然困养阴人,使其受阴煞养成凶戾之性,但他显然不是想用来害寻常人,否则也不会设阵困住,避免他们伤人了。但即使是这样,夏芍还是想动一动这阵。

    她明显是想找茬。

    没错,就是找茬。

    与其说找茬,更准确的说法是试探。师父唐宗伯虽说,张老是他这一派的人,资料上也表明张老是因为倾向与师父,才遭到了余九志等人的迫害。但时隔十年,人心易变。夏芍不得不小心行事。师父安心休养了十年,在来港之前,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差错。

    她要用亲眼判断这个人可不可信,只有在判定他可信之后,她才会表露身份。

    夏芍眼眸露出坚定的光,盘坐好之后,在动手之前,她本想给徐天胤发个短信,告诉他她是在拜会张长老,让他不要因她动用龙鳞而担心。但拿出来之后夏芍才想起来,这地方气场乱,信号不好,于是只得收起手机,待过了这个时辰再说。

    她看了眼对面的养尸地,一笑间便意念一动,只听一声铮鸣之音,龙鳞霎时出鞘!

    许久不曾好好动用过的龙鳞,在出鞘之后感受到四周极阴的煞气,顿时活跃了起来!就像是干渴的旅行者在沙漠里找到了水源,迅速便要吸收周围煞气,夏芍却意念一动,阻止了它。

    龙鳞在黑夜里泛起雪线般的光,直直被夏芍钉入地上,正中湖泊的气口。原本就只有一个气口的死水湖,在气口被钉入龙鳞之后,进入生气的气口顿时被阴煞之气迅速封堵。速度之快,几乎是一瞬间的工夫。

    气口被堵上的一瞬,夏芍迅速变换指诀,驱动龙鳞的煞气,将湖泊围了个水泄不通,整个湖泊在黑夜里如同一道黑洞一般,开始凶猛地吞噬周围煞气。

    而就在夏芍龙鳞出鞘的一瞬间,张家楼附近的阴煞大涨之时,楼内二楼卧室里安睡的老人忽然睁开眼!

    老人几乎是从床上弹去地上的,穿着大夏天的白汗衫,及膝的肥裤,地上拖鞋一穿,便急急奔下楼去。

    老人的形象怎么看怎么像是小区里夏天搬着板凳去树下乘凉的老大爷,但他下楼的速度却是比正值壮年的年轻小伙子都快,简直就是健步如飞,十分矫健。

    而就是这迅速的行动力,待撞开门到了楼下时,房门对面的养尸地外围的钉阵已破,里面五只阴人,已经像是纸片儿一样地被吸过马路中央,眼看着就要被吸去湖泊里。

    “住手!快住手!”老人气急败坏,一出声,声如洪钟,眼神却是震惊不已!

    他的钉阵被破了?!

    这阵当初他为了防止这几个阴人养久了,戾气越来越盛,便在困住他们之时下了很重的阵法,消耗了他大半的元气,可谓牢固。

    这阵法不是说无解,但要解少说也得有跟他差不几许的修为。如今国内的奇门法术界里,有这本事的人不超过五人。除了玄门四老,和余九志以外,可能只有余家的黄毛丫头和冷家的丫头了。

    但这两个丫头要想破他的阵,怎么也得个半天,绝不会如此神速!

    没错,令他惊骇的就是对方破阵的神速!

    从他发现阴煞波动,到奔出门来,不过一两分钟,怎么这阵就能破了?

    就是师兄在世,也不可能这么快!连余九志来了,也得小半个小时。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放心地在此地困养阴人,就算有人来捣乱,他也能及时发现出来制止,只是没想到,自他搬来此地,第一次遇上人来叫阵,而他居然来不及阻止?

    这、这真是……

    岂有此理!

    “你给我住手!混账!”老人一惊一怔间,张口一吼,人已奔了过来。

    夏芍盘膝坐在湖边,听见了张老洪钟般的两声喝止,但她却是不动,唇边反而起了一抹笑意,指诀一引,意念猛动,五只阴人打着转儿被吸进了湖中。

    看见自己苦心困养的阴人就这么被人的阵法给吸了进去,老人大怒,一物朝着夏芍呼啸而来!

    夏芍盘坐着不动,忽觉阴风里一物破口,直冲自己后身命门,她未起身,只身子柔韧地一倒,那物正擦着自己腰侧过去。

    “咕咚!”一声入了水,溅起老大水花。

    夏芍侧倒在地上,目光正瞥在水里,一眼落去,脸上表情顿时十分丰富,穷尽词汇也难以描述。

    只见水面泛着浪花,缓缓浮起一只拖鞋……

    正当夏芍表情怪异的时候,老人身形已至,一掌超她命门逼来!

    这一次,是来真的!

    老人掌风未至,夏芍便感觉到一股雄浑的暗劲,她顿时身子在地上一滚,翻身站起。而老人一掌没打中,夏芍盘坐之处的阴煞之气却被这一掌震出个漩涡,气劲震得浓黑的阴煞之气都是一散!

    好厉害的暗劲!

    夏芍在内心赞一声,眼神一亮,好久没遇上高手,不由心中斗志忽起,这可跟面对几个不入流的小混混不一样,此刻在她面前的可是内家的高手!

    夏芍看出老人这一掌其实是想将地上的龙鳞给击起来,破了她的阵法,但没想到龙鳞入地极深,纹丝不动不说,他一掌击散的阴煞之气也在一瞬间就又聚拢了回来。

    这一幕看得老人眼中惊色一闪,待一眼看向插在地上的龙鳞时,眼底更是涌起骇色!

    而就在这时,夏芍唇角笑意一深,反掌便袭向老人。老人身子一震,目光如电,回身便曲指成爪,直扣夏芍手腕!

    张老身形很矮,算是个矮小精悍的老头儿,个头儿比夏芍的身量还略矮些,头发有些秃顶,怎么看都是个不起眼的小老头儿。但他目光却十分灵动,身手之敏捷,可谓走如游龙,翻转似鹰!翻扣夏芍手腕脉门的手指在月色里骨节粗大,瞧着枯如老树,实则力如精铁,还差分毫就扣上夏芍手腕,她已感觉到暗劲压制得手腕发疼!

    但夏芍也不是吃素的,她手一抖,暗劲直震老人的掌心窝,趁着他眼神一变的时候,不退反进,手腕就着老人的掌心一旋,转手反扣!拧转,旋翻,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老人面色又是一变,手腕也震开一道暗劲,气劲直击夏芍的手心窝,两人互看一眼,同时弹开。

    各自退去三步远,老人眼缓缓眯起,明明是不高的小老头儿,负手而立,竟生出令人不敢忽视的气度来,“小丫头,你是玄门的人?”

    很明显,刚才两人的招数如出一辙。

    “小小年纪就练到暗劲的境界,你是哪个辈分的?师父是谁?”张老盯着夏芍,目光如鹰,犀利慑人。但其实他内心是震惊的,刚才他一心在对方神速破阵的事情上,后来又被地上那件极为凶戾的法器吸引了注意力,直到对方主动出手,他才在夜色里注意到,对方竟是个小丫头!年纪很轻,比余家和冷家的两个丫头年纪都轻!约莫只有双十年华,但修为居然比那两个丫头高深多了!

    这实在是件令人不可置信的事!从她的身手来看,她竟是出自玄门,可玄门什么时候有这么个天赋异禀的弟子?

    如果有,早就传开了!他现在虽然多年不主玄门的事,但要是出了这么个后生晚辈,他不可能不知道。莫说是玄门了,只怕整个奇门都得震上一震!

    可问题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号人物啊……

    张老内心的震惊无法用语言形容,但他也是大半辈子的老江湖了,想捞对方的底,装装样子还是会的。于是他摆出一副威严的气势,打算压对方一头,负在身后的手指更是在十二掌诀的位置上掐了一下,打算按两人此时所立方位,以五行制克压一压对方的气势。

    可是对面那个小丫头很明显看穿了他的想法,她轻轻一笑,走了两步,换了个方位,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笑容十分悠闲,若是平时指不定是十分讨喜的,但此刻只叫人恨得牙痒痒。张老冷笑一声,眯着眼点头,“好哇!好!你不说是吧?现在玄门的晚辈真是越来越没用规矩了,长老问话居然也敢不答了,或许是我这个长老败落了,多年不主事,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你不说也行,老夫就擒下你,再叫你说出来!绑你去你师父那里讨个说法,我倒要问问,为什么派门内后生来无缘无故毁我阵法!”

    说罢,张老竟怒哼一声,声音自鼻间震出,竟似五脏之内发出的震音,震得人心都跟着一颤!这声音还未散,老人已身手敏捷地抬手就是一掌。

    夏芍侧身避过,敛神接掌,她现在虽然只差契机便可炼神返虚,进入化劲境界,但毕竟是还没进入,修为上虽说是与张老差不多,但她的经验却与老人半生对敌的经验差得远,因此绝不敢轻视。

    两人在张家楼旁的湖边打斗了起来,你来我往,掌势如风。夏芍越打越心生赞服,老人别看年纪大了,身手却是宝刀未老。当真是形如游龙,视若猿守,坐如虎踞,转似鹰盘!下盘异常地稳当,行步如蹚泥,爪上功夫更是厉害,扣、捉、拿、勾之间又快又狠,力道惊人!害得夏芍几次险险避过,心肝儿都颤了颤,着实刺激。她毫不怀疑,倘若被老人拿住,那势必是筋骨受罪,伤筋断骨是必然的!

    但夏芍也是有优势的,玄门功夫虽说是同出一脉,但弟子在修炼的时候,会根据自身条件不同,着重挑适合自己的修炼。夏芍因为是女孩子,她练不得那些钢筋铁爪,于是便走柔韧的路线。

    她胜就胜在身捷步灵,随走随变,身姿起伏拧转,敏捷柔韧。一股子柔劲儿令张老异常光火!

    这丫头虽说是年纪轻,对战经验在他看来尚有稚嫩之处,但她反应却很快,一露出破绽被他所钻,立马就发现避开。这细胳膊细腿的瞧着不堪一击,却十分地柔韧,总能险险在危急关头从他的招数中溜走。

    连连百来招下来,老人心中光火之余,十分惊骇。以她的年纪来说,能在他手下见招拆招这么长时间,已经算得上奇才了!

    她破了他的阵法,他本是恨得牙痒,恨不得绑了门规处置。但看她这修为这身手这年纪,他又觉得舍不得。

    这到底是哪个老家伙收的徒弟?谁这么命好?

    看这丫头天赋这么高,想来应该是哪个长老收的弟子,那么……她是仁字辈?可怎么没听说过?

    老人一皱眉头,神色忽然一变。

    不管是谁,今晚他必须擒下这丫头!这丫头定是受了她师父指使,来坏他阵法。也就是说,跟他不是一派的人,这样天赋奇才的后生,不能放回去!

    先擒下,看看能不能说服她弃暗投明!

    老人这么一想,目光一寒,手脚攻势又紧了紧。

    新一轮的攻防战,但不管怎么打,他攻,她避,每次虽险,但总能灵巧避开,这么看来,再打下去必是一场持久战。但老人明显不想浪费太多时间,他手脚攻势不停,目光却滴溜溜一转,忽然一亮!

    只见他脚下一个摆扣,飞起一脚,一脚丫子直冲夏芍面门逼去!

    那只脚丫子正是拖鞋扔出去那只,早就在地上踩得全是泥巴,一脚伸过来,黑漆漆脏污污的大脚板,离夏芍面门只有一寸,使得她一怔之间,眉头皱起,步子往后一退,赶紧屏息。

    老人一见她这模样儿便哈哈一笑,显然被逗乐了,“臭丫头!讲经验,你还嫩了点!今天就替你师父给你上一课!吃我老人家一脚底板!”

    夏芍哭笑不得,险些破功,内心一万个不愿意接他这一脚底板,不过更加不愿意这位老人会是她的敌人。这么可爱的老人家,要真是忠心维护师父的人,那就太妙了!

    她赶紧往后一退,摆出一个停战的姿势,一喊:“停!”

    “你说停就停?早干什么了!破我老人家的阵,今天叫你吃吃苦头!”

    “您老人家再不停,我就不告诉您我是谁了。”夏芍边打边退,退去湖边,一脚勾出龙鳞,凶刀在空中旋了两旋,黑浓的煞气裹得几乎看不见刀身,但却明显看见雪亮的光线成弧线般在空中划过,明明插在湖边这么湿的地上,竟然上面泥粒儿都不沾!

    夏芍将龙鳞接在手中,在老人露出一副惊骇神色,急速后退的时候,她吹了吹刀刃,将刀收了起来,放去了腿侧。

    而正是她这个举动,令张老停了下来——很明显,她有如此凶戾的攻击法器在手,却不拿来攻击他,这明显是不想伤他。

    如果她真是被师门派来捣乱的,怎么会不想伤他呢?

    老人这才又负手而立,收敛起神色,盯着夏芍,“行!不打了。告诉我你师父是谁,今晚为什么破我阵法。”

    夏芍却并没立刻回答,而是慢悠悠一笑,反问:“在此之前,我能问问您,困养阴人用来干什么吗?”

    张老一听这问题,眼底神色便明显警觉了起来,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是讥笑,回答更是令人哭笑不得,“怎么,我都被你们逼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了,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想养几只阴人陪我度晚年,这也惹你们的眼了?”

    夏芍自然是不信这说法,养阴人度晚年?没听说过有这爱好的。

    她见老人不肯说,而这件事又是她一直弄不明白的。老实说,困养阴人有点损阴德,如果是师父口中那个忠于他的师弟,理应不会这种行事风格才对。

    这件事不弄明白,夏芍怎么也不放心说出自己的身份。人是会变的,万一这十年,有些人的心性便邪佞了怎么办?

    她这么一思量,便果断开了天眼,向张老看去。

    但没想到,老人的感官也很敏锐,她的天眼望去之时,老人明显身子一震,眼底的警觉如鹰隼般锐利,极为慑人。随后他便迅速退开,而夏芍也已收回了天眼。

    张老在刚才那一瞬,明显感觉到无形之中似有一只大手将自己罩住,就像是能将自己看透一般,令他浑身不适,但他却一时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也不明白夏芍是用了什么术法,但当他警觉地退开望向她时,却看见她深深望向自己,眼底竟有些感动和复杂的神色。

    随即,听她问道:“老人家,您困养阴人,该不会是想炼制符使,对付余九志吧?”

    符使是玄门秘术里的一种术法,将阴人和符箓结合起来的攻击术法。需要用阴煞之气将阴人养成凶戾,然后以秘法融入符箓中,以符箓驱动阴人斗法伤人。这种术法当初师父唐宗伯教给夏芍时曾说过,困养阴人无不是选极阴之地,以阴煞困养,手法把握不当,若使阴人伤了无辜,很惹业障。而且养阴本身也有点损阴德。因此唐宗伯曾告诫夏芍,轻易不用此法。

    因为夏芍从未用过这法子,今晚见到这几个阴人,她还真一时没想起来是炼制符使。可就在刚才,她在天眼中预见了不久的将来,张老利用符使攻击余九志的事。她看得时间短,尚不知这场争斗的结局,但显然,这位老人跟余九志是死敌,竟用不惜这种方法来对付他。难怪以玄门的养生之术,老人的头发不应该谢顶这么严重,原来是这些阴性的术法导致的……

    事情至此,夏芍对张老已没什么怀疑之心,反而有些复杂和感动。于是,不等老人再多问,她便自报了家门。

    “玄门,宗字辈,第一百零六代嫡传弟子夏芍,见过张老前辈。”按照辈分,夏芍因为是唐宗伯的弟子,因此在玄门里的辈分跟张老是一辈的。但不论这个,按年纪和在奇门术数界的资历,夏芍称眼前的老人一声前辈,理所应当。

    而老人却是愣了。

    月色从云层里探出头来,照亮了阴气未散的死水湖,湖光粼粼,映着老人满是岁月痕迹的面容上,略显苍白。

    老人探出颤巍巍的手指向夏芍,“你、你……宗字辈……嫡、嫡传?你是……”

    夏芍一笑,眼眸含笑,颔首道:“我师父,姓唐。”

    ------题外话------

    妹纸们,明天周四,早晨开群。我起来以后,在评论区最上面的长评下方的【作者回复】里,公布验证群的群号~欢迎支持正版的妹纸,粉丝值童生以上(包括童生)的萌妹纸入群调戏~

    PS:今天二十号了,还有一个周月底,啥也不说了,今天掏掏口袋~码了一万三四千的字数,实在码不动了,我看看明天能不能更个一万一二的,把这章未满一万的字数补补。

    票票!我的动力~打滚卖萌求一求~有的妹纸翻翻口袋,倒一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章 凶楼,张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章 凶楼,张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