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九宫八卦阵

    渔村背阴的山脉连绵起伏,由南到北如一道扬风起航的帆为村庄遮风挡雨。而一百多名风水师要去的地方便是山脉的最高峰。

    昨晚无量子被村里的老人们请去家中一番热情相谢,早晨出来的时候,老人们还端着酒给他践行。夏芍在一旁看着,没戳破那阴灵只是被驱散,如若不收服或者不除掉的话,它还是会回来的事。

    反正她今天的目的就在于此,不会再让金蟒回来伤人。

    正想着怎么跟张老爷子开口,余九志由余薇扶着站了出来,曲志成、王怀和冷家老爷子也走了出来,张中先也背着手过去,几人一站出来,还没说话,人群就静了下来。

    “今天去往渔村山上,大家自行结伴,我们几人先去往山上等你们。以明早日出为限,到达不了山上的人,判定出局。”

    余九志威严的声音一出,除了余薇、冷以欣、王洛川、曲峰这几个直系子弟,其他人都跟着一愣。谁都听得出余九志话里的意思——敢情去山上的路上还有考核?

    本以为考核从到了山上之后再开始,没想到这就开始了?从村子里到后面山上约莫半天时间就到,而规则居然要以明早日出为限,这么说,考核还有些难度?

    以前参加过风水师考核的人,怔愣过后反倒淡定些,反正这些老头子闲来无事就爱折腾人是真的。就算以前来的不是岛上,他们也是时不时出招,最爱打人一个措手不及。

    一行人里,唯有张氏一脉的弟子目露担忧。张老爷子是评委,按规矩自然不能跟弟子们一起,余九志的意思是,评委们先上山?那老爷子可是要跟他们一起走啊……万一出事怎么办?

    张中先背着手瞪了眼弟子们,意思很明显——我老头子没事,你们稍安勿躁!

    夏芍也有些担忧,甚至多过了她听到考核时心中窜出的惊喜。

    昨晚想了一晚怎么溜去后面岛上,没想到今早机会就来了!张老身为评委,要是先行上山的话,便不会知道自己溜去后面岛上,更不会因此而担忧。她只要保证明早日出前出现在山上就行了。

    但他跟余九志几人同行,确实让人不放心。

    此时天眼不敢乱开,仅从面相上看,张老今天不像是会有险的样子。而且夏芍知道,半个月前她破了老爷子的钉阵,他困养了几年的阴人受龙鳞煞气所染,如今已经被他做成了符使带在了身上。五只符使,加上他自身修为不弱,即便是遇险怎么也能抵挡一阵。

    但……

    夏芍站出身来,一路讲究低调的她,这种时候居然开口说了话,“这么说,我们这些人要跟师公分开一日?我们对考核没有意见,但我们希望明天到达山上的时候,师公会安然无恙。”

    “什么意思?!”一群人齐刷刷看向夏芍,目光如针。继昨晚之后,她又被淹没在众人目光的海洋里,只不过这些目光并不友善就是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余九志目光在夏芍身上一落,昨晚在知道她并非驱散阴灵的人之后,今早再看她已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张中先,这是你们义字辈弟子?”

    “是啊。”张中先背着手回答,“我老头子倒是觉得这丫头说得有道理。你们几个,看我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昨天除灵的事,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你们心思不正。我弟子担心我跟你们一起上山,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换了你们的弟子,要是不担心,那就说明你们收徒不慎,收了个白眼狼。”

    张中先故意加重“收徒不慎、白眼狼”的字眼,从玄门十几年前的事里过来的人,都知道张中先是在讽刺余九志。说他是玄门收徒不慎,收入门的白眼狼。

    余九志一眯眼,余薇跟着一怒,“张师叔若是不放心跟我爷爷一起走,大可以自己上山。免得出什么事,赖在我们身上!”

    没想到,张中先却是赖上他们了,“老头子还就是要跟他们一起走!我要今天出了事,就是你们干的!”

    “你!”曲志成皱眉瞪向他,“张中先!你不要耍无赖!”

    “我就赖你们,有本事你们让我出点事。”老人背着手,赖皮地一笑,颇有几分市井无赖的模样,“今天你们的徒子徒孙都在,当今玄学界的高人也都在,我出了事,你们就等着被戳脊梁骨。哈,我一把年纪,还能活几年我不在乎,要是我死了,能看见你们这些人被戳着脊梁骨过日子,倒是不错。”

    曲志成被气得直哆嗦,王怀也眯了眯眼。冷老爷子深深看张中先一眼,不表态,不说话。余九志则将手中拐杖一敲地上,砰地一声,村子屋前台阶的青石咔嚓一声裂了!

    “当着小辈和外客的面,胡说什么!”余九志这一声喝,声如洪钟,众人看着断裂的青石台阶,纷纷倒抽一口气。他手里的拐杖可是木的,木碎青石,功力可见一斑。

    “上山的人,可以结伴,但不能超过三人。到了三上之后,要是超过三人一组的,也判定出局。就这样!”余九志明显不想再让张中先胡搅蛮缠,当下便说了考试规则,便对曲志成、王怀和冷老爷子说道,“我们走!”

    张中先见四人先行,便跟在后头跟上了。他没回头,只是对身后的弟子们摆摆手,意思是让他们不要担心。

    夏芍看着老人走远的背影,垂眸想笑。她倒是关心则乱了,想想这些年来,余九志当年所做的事,玄门很多弟子都不知道,可见余九志是个很要面子的人。他不会告诉弟子们他暗算掌门,因此也就不会明目张胆地在人眼皮子底下动张中先。

    背地里,他会动手。但昭告天下地说“就是我做的”,他不会。

    有的时候,太在乎名誉面子,也是有好处的,呵呵。

    直到看见余九志带着玄门四老走远了,夏芍这才开了天眼,往村后的山上看去。片刻后,她收回眸,眼神略寒——明天日出前,她必须回来,一天一夜的时间,行程紧,任务重,她必须立刻动身,不能再耽搁!

    而此时,被留下的人已经讨论了起来。

    结伴不能超过三个人?为什么?眼下一百多人,三人一组,难不成要分个三四十组人上山?

    用意是什么呢?

    一行人一边猜测着,一边赶紧寻找同伴。不管评委们的用意是什么,寻找强力的同伴总是重要的。

    昨晚驱散了阴灵的高人无量子自然是众人结交的首选,几名其他门派的风水师立刻来请他,“道长,我们都是别派之人,人少势寡,不如结个伴,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玄门弟子虽然人多,但他们也对无量子很在意,有的人便也过来请。

    却不想,无量子都婉拒了,“无量天尊!诸位大师的好意贫道心领了,只是昨晚说好与人同行,不可食言。还请宽宥。”

    众人都是一愣,一百来人闹哄哄地聚在村子街上,此时都静了静。无量子在众人的注目礼中淡定地走到夏芍和温烨身旁,笑道:“女施主,小施主,没想到昨晚说好同行,今天刚好三人,实在凑巧。”

    夏芍浅笑着点头,四周却不可思议地看来。

    无量子跟他们一起?他不知道张氏一脉跟这次评委们不太合得来么?这……影响成绩呀!而且,那个小男孩看起来还厉害些,那名少女怎么看怎么平平无奇,找这样的同伴一起上路,无量子就不怕被拖后腿?

    当即,羡慕的、嫉妒的,各色目光纷纷向夏芍涌来,还有人以为昨晚夏芍和温烨去大宅那边,不知用什么方法结交了无量子,对二人纷纷露出鄙夷的目光。

    夏芍对这些人的目光向来不在意,世上总有人以外表和各种标准自我揣度和评判一个人,对于这样的人,没必要理。当她得胜归来,就是对这些人最好的回敬。

    张氏一脉的弟子总共十二人,算上夏芍和无量子,那也才十四人,压根就组不齐五支队伍,势必要有一支队伍里只能有两个人。

    虽然不知道那些个老头子出的是什么考题,但显然人多力量大。三个人总比两个人的通过几率要大,因此在决定谁的队伍里只能有两个人时,夏芍表示,她可以只与无量子同行。

    对此,温烨和海若都不同意,温烨想跟着夏芍,而海若则担心夏芍身边没有同门,万一遇上危险不好收拾。

    夏芍只得安抚某个自认为被抛弃了的小男孩,“我们两个的修为,你也看见了。我们虽然只有两个人,但肯定能顺利到达。你跟着我们也浪费了你的身手,不如帮同门师兄弟过关。我们本来人就少,多一个人过关也是好的。乖,这个时候,不要闹脾气。”

    她这话也是说给海若听的,昨晚上,丘启强、赵固和海若都是听说了她的修为的。无量子能孤身将阴灵驱走,他修为也必定不低,两人结伴,战斗力高处在场的人一大截,他们两人其实是最不需要担心的一组。

    海若思量了片刻,总算是点了头,把温烨安排去跟赵固的两名弟子一组,自己带着吴淑吴可两姐妹,张氏一脉就这样组成了四支队伍。

    其他人在找同伴的时候,也发现人数并不能正好组成三人,总有人要面临两人组的局面。为此没少引发明争暗夺,更有人暗地里骂评委团,那几个老头子真够损的!明明知道人数对不上,还来这一套!

    组队耽误的时间越长,登山的时间就越短,考试通过的难度就越大。而且,到现在为止,评委们会在路上出什么难题,众人都不知道。

    但很快有人发现了这次考试规矩的漏洞!

    要求是到达山上的时候,不得多于三人一组,但评委们先走一步,他们怎么知道路上人家是组成三人队还是三十队?等到了山脚下,再分开不就成了?

    有人因发现了这个漏洞而窃喜,但出发的时候,大家都还是按着规矩来,有些想投机取巧的人便想着半路再拉人入队,一起通过考试。

    但这个自以为不错的想法,在一行人出发后半个小时就破灭了。

    半个小时后,众人出了村子,进入了山路,各自找认为最近的道路上山。

    但山路上却渐渐起了雾……

    这渔村小岛当初下船的时候,岛上就有雾,对此一开始并没有人在意。但走着走着,人就开始越来越少……

    雾越来越浓,前头后头的人渐渐看不见,一开始还能听到说话声和脚步声,渐渐的,山路上除了两旁树木,脚下山林小道,四周便静悄悄的,除了鸟叫声和自己同伴的脚步声,便什么也听不到了。

    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刚出村子不久。夏芍一路往东边走,看起来是想要从东面上山的样子。但其实她是要直接出岛,刚才她让温烨跟着别人组队,其实也是做了这么个打算。只有无量子跟在她身边的话,她比较好行动。反正以他的修为,自己去山上完全没有问题,她甩起人来比较不会有顾虑。

    但没走多久,山路上便开始起雾,前后的人声渐少,夏芍发现不对劲之后身后已看不见温烨等人,她转身唤了两声,无人应答,这才看向无量子。

    无量子耳朵里仍然塞着耳机,不知道在听佛乐还是流行歌曲,见夏芍望来,清澈的眼眸带着笑意,“阵法。”

    夏芍点头,她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具体是什么阵法,现在说不好。

    就在两人停下脚步的时候,前面的人走得远了,也消失在雾色里,山路上只剩下夏芍和无量子两人。

    两人在山路上转了一圈,虽然雾色有点遮蔽视线,但两人还是发现一直在原路转圈圈,怎么也转不出去。

    这种转圈圈看起来跟鬼打墙有点像,但此时白天,阴灵已退出小岛,哪里来的鬼打墙?

    这不是鬼打墙,而是一种阵法。

    九宫八卦阵!

    九宫八卦阵传说是三国时期诸葛孔明所创,是否如此已不可考。但此阵说起来却是很有意思,不知道是不是古代先辈根据鬼打墙引发的灵感,创下的此阵。

    因为鬼打墙有的时候只是迷路了而已。比如在坟地,四周坟堆抑或墓碑相差无几,人走进去,并非被阴气所迷,只是标志物令人混淆,提供了错误的信息。让人以为自己仍有方向感,但其实已经迷路了。

    而古代先辈们创造出的九宫八卦阵便是利用了这种原理,以同样的标志物制造假象,让人怎么走也走不出去。这些标志物,可以是石块,可以是草木,正应了那句“一草一木皆可成兵”的话。先辈们的智慧,叫人叹服!

    只是九宫八卦阵在后来的演变中,渐渐有了章法,以石阵来说,可按遁甲分成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内部结构为三行三斗九曲连。回环往复,迷门迭出、变化多端!书中言,九宫八卦阵可挡十万精兵,此言其实是不虚的。

    夏芍一看是这阵,当即心中便是一笑——怎么说呢?八卦阵是很厉害,但她有天眼在,最不怕的就是迷阵。天眼开启之后,阴阳二气及天地方位辨别得很清楚。寻常人的眼睛能被蒙住,但天眼却是不可能被蒙骗住的。

    余九志和玄门四老出这样的迷阵考验众人的解阵能力,确实是显示出了他们在布阵方面的厉害。但却恰巧给她提供了方便,她正想着怎么甩开无量子一个人往东面岛上去呢,现在正好是个机会!

    于是,夏芍似模似样地说道:“是九宫八卦阵没错,只是不知道设了多少个迷门。”

    一般来说,迷门设置上是第一斗设一个,第二斗设两个,以此类推,第九斗设九个。但这并不是定数,有的时候,会设跳跃式迷门,少则九门,多则八十一门。可以想象,此阵就是个大迷宫,不得法的话,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玄门四老果然功力不浅。这阵应该是昨晚设下的,时间上来说,不具备设置太多迷门的条件。他们有五人,我猜四十五门已经是极限了。”无量子笑道。

    “那也不少了。”夏芍点头道,“一般来说,全阵会开四门,谓生、死、惊、开,因死字犯忌,常不开。所以,生、惊、开三门常为出路,怪不得要我们结伴不得超过三人。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们。”

    夏芍假装转头审视四周的时候,开天眼辨别了一下方位。发现生门在东北方艮宫,惊门在西方兑位,开门在西北乾宫。她要去东面小岛,从生门出最有利。

    因此,夏芍便收回天眼笑道:“我看,眼下生门和开门可以一试。不如,我往艮方去,道长去乾方一探,怎样?”

    夏芍这路指的,也算是很有良心了。考试规定要去的山上往西北去最近,她虽然要将无量子甩掉,但也算给了他一条最近的路了。

    却不想,无量子不肯,他看着夏芍,目光清澈得仿佛能看透一切,异常明净,垂眸间掩了浓郁的笑意,“女施主一眼就能看出三门布置在何方,贫道有所不及。既然这样,还是让贫道跟着女施主吧。你说是生门,那就生门。走,我们去生门。”

    ------题外话------

    二更晚上零点前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八章 九宫八卦阵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八章 九宫八卦阵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