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聚首!叫师叔祖!

    张家小楼里,场面激动。

    张中先眼都红了,不是刚见到夏芍的那天夜里,听说唐宗伯还在世时的眼圈微红的激动,而是真的眼圈发红,流了眼泪。

    他生在最苦的年代,自幼父母双亡,在那个饥荒的年代独自上路求生存,如果不是他幸运,遇到了唐宗伯,可能十来岁的时候他已死在山匪手里,或者饿死在路边。

    是唐宗伯带他来到香港,带他拜入师门,带他进入了一个绝大多数人难亏其秘的世界,是唐宗伯,改变了他人生的命运。

    他在这里拜师、学艺、成名、成家、收入属于自己的弟子,在这里名声一时,也是在这里痛失师兄的消息,一寻便是十余年。

    没有经历过人生大起大落,岁月沧桑的人,大抵无法全然理解这样一种如父如兄般的情感,自从唐宗伯将从路边救回来,在他心里,他早已认了他为大哥。他就是他的再生父母,一辈子的亲人。

    十余年没有见到亲人的面,今天突然间他出现在家门口,张中先顿时哭得像个十来岁的毛躁少年。

    他几乎是赤着脚跑出去的,也不在乎脚上一只拖鞋没了,奔出门口,下了三级台阶,扑通一声就跪在唐宗伯面前,行了个拜掌门祖师的大礼,声音哽咽,“掌门师兄!你、你的腿怎么了?”

    夏芍已跟张中先说过唐宗伯的腿在当年斗法时所伤,已经十多年了。显然此时突然见到故人,张中先激动哽咽之下,反而一时忘了这事,大抵脑海里想起唐宗伯以前的样子,觉得差别太大,一时接受不了。

    “陈年旧伤了,快起来!”唐宗伯弯腰伸手就去扶张中先,十多年前,他还是四十来岁正值盛年,今时今日再相见,他已是年近六旬的老人,头发都已半秃,全然一副老者模样。唐宗伯看了也眼圈发红,回想当初,再看今日,世事变迁,叫人感慨,“真是老了,你看你,没事困养什么阴人?那术法耗损阳元,你要不是炼符使,有我们玄门的心法在,何至于现在就跟个小老头儿似的?”

    张中先伏在轮椅一侧,哭得像个孩童,怎么拉也不起来,“掌门师兄也老了,头发都白了……”

    “呵呵,我可比你精神多了。”唐宗伯笑了笑,又去扶他。

    张中先脸都不敢抬起来,只见肩膀颤抖,伏在轮椅一侧,“都是我们没用!掌门师兄,你这十多年,受苦了呀……”

    “我哪有受苦?我还觉得这十多年上天对我不薄,有小芍子陪我,我也算是过了些年清闲日子,享了些天伦之乐。倒是你们这一脉的人,听说过得不太好。是我不好,不在的这十来年,叫你们跟着受苦了。”

    “没有、没有……”张中先连连摇头,头就是不抬起来。

    “好了好了,快起来吧。当着你这些徒弟徒孙的面,哭成这样像个什么样子!”

    “我哭怎么了?哪天我要是不在了,他们也得这么哭!不哭?不哭就是不孝!不是我张氏一脉的弟子!”张中先倔脾气上来,倒有理了。

    唐宗伯哭笑不得,只得道:“天胤,小芍子,咱们进屋。叫他一个人在外头哭吧,进屋倒杯茶给我喝,香港的天气都十月份了,大中午的还这么热。唉!老了老了,在北方住了十多年,再回来连气候都适应不了了。”

    夏芍和徐天胤点头,两人推着唐宗伯就要上台阶,张中先原地跳了起来,快速抹了一把老脸,回头就呼喝,“都没听见掌门祖师说什么吗?赶紧的!泡茶!都给我敬茶!”

    门口,张氏一脉的弟子堵在那里,除了曾见过唐宗伯的丘启强、赵固和海若,其他义字辈弟子都一副懵愣的模样,杵在门口还没反应过来。一个个表情发懵,眼底却有震惊的神色。

    这是……什么情况?

    门口的人就是玄门的掌门?那位据说已经过世的老人?

    那、那他后面站着的那一对男女是?

    “还不快去?!”张中先脱下另一只鞋来朝着屋子里呆愣的弟子就打,打得弟子们呼啦一声散开,抱头逃进厨房,泡茶去了。

    温烨却站着门口没动,男孩的大眼睛只在夏芍的身上徘徊,张中先揪着他的耳朵就丢了出去,“没看见我老人家的鞋在外头吗?没有眼力劲儿!去捡回来!”

    夏芍噗嗤一笑,真心觉得当张氏一脉的弟子有点累,有这么个脾气又倔又怪的老头儿在,实在是叫人头疼的活宝。

    张中先赤着脚过来帮忙推轮椅,他不动夏芍,把徐天胤挤到一边去,语气还很不好,“去去去!臭小子!十几年不见你了,长这么大了,还是不讨喜!看见师叔也不知道问个好!”

    夏芍看着徐天胤被撵去一边,忍着笑看他。徐天胤站去一边,但却没有完全让开,手仍然扶着轮椅,在一旁护着,深邃漆黑的眸却少见地看人,只是一眼,目光便望向前方,面无表情吐出两个字,“同辈。”

    “噗!”夏芍没忍住笑出声来。徐天胤回头看了她一眼,手一伸,目光落在她手上拉着的小行李箱上。

    行李箱不大,几件衣服而已,一点也不沉。之前在路上走,徐天胤推着唐宗伯,行李箱便是夏芍拉着,现在轮椅被张中先抢了去,徐天胤在一旁护着,回头便跟她要行李箱。夏芍柔柔笑了笑,心中甜蜜,师兄最疼她了,舍不得她累一会儿。

    她也不推脱,直接便把行李箱交给徐天胤,自己也走去轮椅一侧,帮忙扶着。至于被气得跳脚的张中先,两人都很默契地选择了无视。

    按照玄门的辈分,夏芍和徐天胤的辈分跟长老是一辈的,确实是同辈。夏芍叫张中先一声师叔,只是出于撇开辈分的说法,单纯按照他是师父唐宗伯的师弟来算的。不过,其实她不叫也没什么。徐天胤据说就是小时候不肯叫张中先师叔,被他在梅花桩上狠狠教训,基本功完全是摔出来的,但他宁愿摔跟头,也不叫张中先师叔。不过也正因如此,他的基本功练得比任何人都扎实。

    张中先推着唐宗伯,夏芍和徐天胤在一旁护着,四人进了屋的时候,弟子们已经泡了茶出来。张中先将唐宗伯请去了上座,见弟子们都看着唐宗伯,他这才看了弟子们一眼,说道:“都站好了,过来拜见掌门祖师。”

    张中先的眼圈还是红的,说话也带着厚厚的鼻音,但是气度却是少见的威严,看起来并不是开玩笑的。

    义字辈的弟子都没见过唐宗伯,顿时目光落来老人身上,震惊之下,气氛涌动。

    “掌门祖师真的没过世?”

    张中先这些年在弟子们面前一直说唐宗伯没去世,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张氏弟子们对此也有怀疑。这次风水师考核,弟子们都被召回,但其中真相只有张中先的三名亲传弟子知道,义字辈的弟子阅历浅,年纪也尚轻,这件事张中先考虑过后,仍隐瞒了他们。就怕他们在考核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对夏芍的安全和唐宗伯来港的事有所影响。

    现在,唐宗伯来了,夏芍也在前天重创余九志,有些事,是该告诉他们了。

    “我没过世,十几年前在内地斗法时,遭人暗算所伤,这些年一直在内地养伤暂避。我不在的期间,让你们跟着受苦了,是我这个掌门没做好。”唐宗伯开口道,看着眼前这一代年轻的弟子,玄门的新生力量,门派传承的未来,在他们拜入门派,慢慢成长的时候,他都不在。如今看着,自然是感慨里带些自责。老人很少流露出这样的神情,夏芍和徐天胤都看向师父,关注着他的情绪。

    张中先一摆手,“没有这回事!天底下哪有这种说法?害人的人不来请罪,掌门师兄请什么罪?照你这么说,我这个当师父的,这些年让弟子们退隐风水界,害他们这些年默默无闻,我也得跟他们请罪不成?入了我张氏一脉,要连这点挫折都承受不了,心性、修为,也就到此为止了!一辈子也迈不进大师的领域!”

    “是啊,祖师。”张中先的大弟子丘启强说话了,“我们这些年,虽然是退隐风水界,但我们不是真的退隐。沉下心来,不把精力放在名利上,钻研易经术数,潜心修行。弟子反倒是觉得精进不少。”

    “再说了,师父也是为了保护我们。余九志、王怀和曲志成太不是个东西!我们死了两位师弟,义字辈的弟子们也死了四五人,我们也不想看着年轻一辈的弟子这么死下去,迫不得已隐退,就是为了今天!为了等您来,我们一起给您报仇,给弟子们报仇!”赵固也站出去来说道。

    海若也点点头,摸了摸身旁温烨的头,看了自己的两名女弟子一眼,说道:“只要人在,我们不以为苦。自幼入玄门,看的多是人生无常,喜怒哀乐,起起伏伏,谁没个劫数?只要人在,一切都会过去的。”

    三人拜入玄门的时候,正是唐宗伯名声鼎盛的时期,那时候张中先第一次收徒,唐宗伯对张氏一脉的弟子很是关注,没少督促考校他们的本事,也曾亲自指导过很多回。因此,三人对唐宗伯并不陌生,也很有感情。今天见到他,三人站出来说话,声音都有些发抖,连脾气最暴躁的赵固都喘了好几口气。

    这些话不仅让唐宗伯有些感慨,连义字辈的弟子们也很感慨。这些年他们是无所作为,但确实静下心来学到了不少东西,而且这些年来,没再收到同门弟子的死讯,虽然是失了打拼名利的机会,但世上的事,有失便有得。他们人在,心齐,这是最能在困难的时刻温暖人心的东西。他们庆幸,没有失去。所以现在还能站在这里,第一眼见到回来的掌门祖师。那种自己这些年做对了的感觉,振奋人心!

    “祖师,您是回来清理门户的么?”

    “祖师,我们可以为师兄弟们报仇了么?”

    屋子里,张氏一脉只剩下十二名弟子,弟子们却纷纷上前询问,急切而振奋。

    唐宗伯感慨地看着这些年轻一代的弟子,连连点头,“你们海若师叔说的对,只要人在,一切都会过去。现在就是过去的时候了,我这次和你们两位师叔祖回来,就是为了给玄门清理门户的!”

    唐宗伯一指身旁立着的徐天胤和夏芍,弟子们的目光刷刷射来!

    他们从夏芍敲门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只不过事情来得太突然,掌门祖师突然到了,师公又哭得稀里哗啦的,一时间事态有点失控,他们有点懵,这才注意力转开了。现在掌门祖师提到,他们才又看向夏芍和徐天胤。

    师叔祖?

    那不就是……掌门嫡传?

    宗字辈?!

    好年轻!看起来跟他们大部分差不多大的年纪,而且那名少女看起来才十七八岁!比他们有些人年纪还小!

    而且,最令人在意的是,这少女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

    容貌是没见过的,但这看人含笑,悠闲宁静的气度,怎么越看越像是……

    而且,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少女敲门进门的时候,师公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好像说了句“昨晚野去哪里”的话!说的就好像这少女住在张家楼一般!他们之中有这么个人么?

    他们之中,昨晚确实有名少女彻夜未归,她是苏师叔的弟子,义字辈,前天却在渔村小岛重创余九志。年纪轻轻的炼神还虚境界的高手,还收了条金蟒当阴灵符使,身怀鬼谷派的传承法器金玉玲珑塔!她现在可是他们年轻弟子心目中的头号人物,昨晚不知道出去做什么了,一夜未归,担心得师公唠叨了一个晚上。

    师公为什么会对着这少女说“昨晚野去哪里了?”难不成……

    弟子们盯着夏芍,海若的大弟子吴淑目光落在夏芍的白裙子上,显然她是认得这条裙子的,顿时便沉静地笑了笑,第一个开口说道:“原来是师叔祖,怪不得修为如此高。”

    夏芍挑了挑眉,吴淑第一个认出她来,她倒是不意外。一路上虽然交流不多,但看得出这女孩子性子沉静,很善于观察。往往在别的弟子还在震惊或是被情绪冲击着的时候,她已能静下心来思考。话不多,但很聪慧。

    夏芍笑着轻轻颔首,弟子们却齐刷刷看向吴淑。

    吴淑笑了笑,“怎么?看不出来么?师叔祖昨日出门前,穿的就是这身裙子。容貌虽变了,气质却是未改。有这么难认么?”

    只怕,不是难认,而是难以相信。

    谁能想到,在众人以为掌门祖师已经不在人世的时候,他的嫡传弟子能跟他们一路去参加风水师考核?而且,她在他们面前干了一票大事,他们却至今以为她是苏师叔的弟子?

    那天在船上,他们还一口一个师妹叫着,这几天也没少缠着她,师妹师妹地叫。但过了一晚上,她就连升三辈,变成了师叔祖?

    这、这太刺激人了!

    弟子们的目光又齐刷刷转回来,盯着夏芍看,仿佛在等她点头承认。夏芍却是笑而不答,抬眸笑吟吟看向早就呆了的男孩,调侃,“我曾经说过,让我叫你一声师兄,怕你改天叫我十声师叔祖也补不回来。现在看来,别说十声了,这声师叔祖你怕是要叫一辈子。怎么样?先叫声来听听?”

    夏芍这么说,也就等于承认了她的辈分和身份。

    玄门第一百零六代,掌门嫡传!

    嫡传弟子,代表的不仅仅是与长老等同的宗字辈的辈分,也代表着日后可能会传承掌门祖师的衣钵,成为门派新一代的掌门人。

    嫡传弟子,与长老不同,同辈分,在门派却有着比长老更尊崇的地位。代表着未来门派的传承人。

    这名少女才十八岁,便有如此高的修为,他们是亲眼见识过的。没有什么比她的实力更有说服力,也没有什么比见识过她的实力之后,得知她身份的这一刻,更令人激动!

    跟着掌门祖师回来清理门户的人居然是她!居然是她!

    弟子们互望一眼,激动的神情溢于言表,只差没冲上来欢呼。这气氛看得唐宗伯都挑了挑眉头,随即笑呵呵看向夏芍。

    这丫头在香港做什么了?瞧这些弟子一知道她的身份给激动的,比见了他这个掌门还激动。

    呵呵,果真是老喽!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玄门清理完门户,他是不是该考虑享几年清福了?

    而就在众人兴奋激动的时候,唯有一名男孩皱眉眉头,黑着脸蛋儿,表情臭不可言。

    他遭到了点名,而且还是一直被他认为是小师妹的少女的点名!

    师叔祖?为什么她会是师叔祖?好坑人!

    温烨的表情只能用臭字来形容,男孩的眉头都要打成结,偏偏站在掌门祖师后的少女笑得很欠扁,挑着眉头,就等他一声“师叔祖”。

    更可恶的是,她看他纠结不说话,竟然不放过他,转头对身旁的男人说道:“师兄,这小子这些天一直缠着我叫他师兄呢。”

    随着夏芍一声“师兄”,玄门的弟子们才将目光转向徐天胤。

    之前注意力都在夏芍身上了,此刻看这男人却都不由心惊!

    莫说是义字辈的弟子了,就连张中先亲传的三名弟子,丘启强、赵固和海若也没见过徐天胤。他们知道掌门祖师收过一名嫡传弟子,三岁就拜入师门。但他的身份很神秘,属于入室弟子,闭关修炼,从来不跟玄门其他弟子来往。

    而且,徐天胤十五岁离开的时候,丘启强三人都还没有出师收徒,他们对他还真是不熟悉。毫不夸张的说,今天是第一次见他。

    但打量过后,三人不由心惊!

    这男人的面相,少年时期可真是凶险啊!这十之九死的面相,他是怎么活过来的?仅仅从面相上看,这男人的命格必奇!掌门祖师收他为徒,倒是能看出些原因来。

    而且,男人气息冷厉,身上一看就知背负人命无数,一看便是杀将。他自打进了屋子,就没怎么看过人,目光一直在身前的老人和身旁的少女身上,其他人他很少给过目光,对他来说,这些就跟不存在一样。

    徐天胤的冷厉气息惊了不少年轻弟子,弟子们与面对夏芍时的激动和热切不同,看到他反而有些畏惧,气氛顿时就静了静。

    而徐天胤在听到夏芍的话之后,终于抬眸,给了温烨一个目光。

    正牌的师兄看向几步远处的小豆丁,面无表情,孤冷凌厉的眉宇盯着他,吐出几个字,“叫师叔祖。”

    温烨皱着眉头,别人都怕徐天胤,他算是初生牛犊,敢于回击,“你是谁?我干嘛听你的?”

    “他也是你师叔祖。”夏芍笑着慢悠悠解释。

    男孩气得险些满地走,师叔祖!师叔祖!哪里来这么多师叔祖!

    为什么玄门的弟子里面,还是他最小?!

    “臭小子!叫你叫你就叫!还委屈你了?”张中先一脚踹过来,唬人,“去端茶!给你师叔祖敬茶去!”

    夏芍听了一笑,“茶是要敬的,先给师父敬茶吧。”

    她这么一说,张中先才想起来,进门就在说事情,都忘了敬茶的事了。

    在老一辈的江湖传统里,是很看重礼节的。后生晚辈给长辈敬茶是必须的,而且唐宗伯身为掌门祖师,凡敬茶的弟子,按照江湖礼节,都是要磕头跪拜的。

    “咱们的香堂被余家他们给占了,今天就在我这小楼里当香堂了。按着规矩来!”张中先一马当先地举着茶,让唐宗伯端坐在上座,先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奉茶。按理说,他是玄门的长老,不必跪拜,只奉茶就可以了。但张中先对唐宗伯自有一份如兄如父的深厚感情在,他不在乎自己是不是长老,反正他的命都是唐宗伯救的,磕头算什么?把命给他都成!

    夏芍和徐天胤让到别处,看着张中先之后,丘启强、赵固和海若前来给唐宗伯磕头敬茶,再然后便是张氏一脉年轻的弟子们。

    玄门在香港是有总堂在的,但却跟安亲会、三合会那样的总堂不一样,玄门是玄学门派,总堂以玄学协会的名义存在着,就坐落在香港的繁华地段。协会里设有香堂、庙堂,逢年过节,有不少市民前来请护身符、做祈福法事,也是长老们聚会以及召唤门派弟子的地方。在外界看来,那就是风水大师们进进出出聚会的地方,而且常年在那里坐堂的人,无疑便是香港第一的风水大师。

    但实际上,那里便是玄门的总堂所在。

    这些年,玄门的总堂自然是被余九志占了,他在那里接受各界名人的预约,以第一风水大师的身份受尽推崇。

    对夏芍来说,这地方,必然是要夺回的!

    她垂眸想事情的时候,弟子们已给唐宗伯敬茶完毕,温烨因为是年纪最小的弟子,他自然是排在最后。敬完茶之后,夏芍便抬眸笑眯眯看向他,男孩的脸更加纠结了。

    这完全是赶鸭子上架,丘启强、赵固和海若三人笑着来给徐天胤和夏芍经常,称两人一声“师叔”,这声师叔若是换在刚认识夏芍的时候,三人可能还会觉得别扭些,比较她年纪小,入门时间也短。但见识了她的修为之后,他们再无这层心理障碍。

    掌门嫡传的弟子,自然不同凡响。这世上,无论走到哪里,人们对于强者总是多一分崇敬。

    坦然地受了三人的茶,年轻的弟子们也都纷纷来敬茶,对于徐天胤,弟子们都比较恭谨敬畏,甚至有点敬而远之的味道,但一旦换成给夏芍敬茶,弟子们便都活跃起来,磕头脸上也带着笑。

    夏芍笑眯眯看着,看着每敬茶完一个人,温烨的脸色变臭一分,因为这预示着人越来越少,很快他就要上刑场了。

    温烨还是最后一个,轮到他的时候,连年轻的弟子们都让到一边笑嘻嘻看戏。这小子是最粘夏芍的,整天追着她喊师兄,今天砸到自己的脚了吧?

    男孩纠结着眉头,低着头,臭着脸,恶狠狠地扫了师兄弟们一圈,也不看夏芍,低着头就往前冲,冲到前头噗通一声跪下,砰砰砰干脆利落地磕了三个响头,头磕得十分地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撞墙。

    头一磕完,男孩就迅速爬起来,拿着茶水往前一递,头别扭地一扭,“师叔祖!小心烫!”

    夏芍笑吟吟地看温烨,却不接那碗茶,而是看向徐天胤,徐天胤伸手将茶一接,轻轻喝了一口,转头对夏芍道:“刚好。”

    夏芍一挑眉,笑眯眯看温烨,好整以暇。意思明摆着,刚才那碗是敬给徐天胤的,她的这碗要重新敬。

    男孩咬牙,转身的时候地板明显跺得砰砰响,回头又磕了三个响头,起身敬茶,“师叔祖!”

    “哎!乖!”夏芍笑眯眯应了一声,接过茶来,好生喝了一口。男孩却咬着唇,夏芍竟头一次见他脸红了。

    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温烨的脸上立马涨红成猪肝色。夏芍却笑了一会儿,便不再逗他了,而是把茶放去一旁,说起了正事。

    ------题外话------

    这两天叫审核闹郁闷了,明天会早点更新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八章 聚首!叫师叔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八章 聚首!叫师叔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