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将计就计

    三合会总堂。舒骺豞匫

    一名白裙少女从计程车上下来,立在了历史悠久的欧式建筑门口。今早的气温有些凉,她套了件白色的小西装外套,下车的时候眉眼有些微凉。

    总堂门口两名西装革履的帮会人员望向她,“这里是三合会,不是什么旅游胜地,止步!”

    两人都从未见过这名少女,也没有见过来三合会坐计程车来的。她看起来不像是上流社会的名媛,香港上流圈子的人,在两人脑海中都有印象,没见过这样一名貌不惊人的少女。

    “让你们当家的出来。”少女并不离开,而是走上前来,负手而立,气度两名帮会人员都是一惊,“就说他的救命恩人到了。”

    两人互看一眼,一脸古怪——救命恩人?当家的?开什么玩笑!

    其中一人板起脸来,刚要撵人,少女身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夏芍接起来看了一眼,电话竟是刘板旺打来的。早晨他刚打来电话,现在又打来,夏芍当即就挑了挑眉,但她还是立刻便接了起来,“喂?”

    手机那头传来的却不是刘板旺的声音。

    “女人,意外吗?你的人在我这里,要不要来领?”男人打招呼的声音都带着一如既往的嚣张,夏芍一听就知道是谁了。

    但她没想到戚宸会绑了刘板旺,自从把要发表的资料交给了他,夏芍再没去过刘板旺的杂志社,这些天都是电话联系,因而也没看出他会遭遇这种事。

    但夏芍却是冷笑一声,原本就凉薄的眼眸此刻更冷,“那正好,我就在你家门口。你自己跟你的人说吧!”

    说罢,夏芍便直直伸出胳膊,把手机放在了一名帮会人员耳旁,“你们当家有话要说。”

    两人一脸惊愣的表情,他们刚才在电话里听出当家的声音的一瞬,还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还没反应过来呢,这少女就将手机直接递到了他们耳旁,这让两人面色都是一变!

    难、难不成,这其貌不扬、穿着也不是很贵气的少女,当家的会有她的私人电话?

    两人并没有太多的猜测时间,随即便被戚宸的声音和命令惊得连连称是,通话结束后,两人的态度已经变了个样,十分恭敬地将夏芍请进了三合会总堂。

    会客室里,装潢气派,金碧辉煌,水晶吊灯晃得耀眼,宽敞霸气的沙发上,戚宸衬衣半敞,大咧咧地坐着,见夏芍走进来,先是眯了眯眼,随后笑道:“女人,我们又见面了。”

    “我的人呢?”夏芍也不用戚宸请,自己就坐去了对面的沙发上,跟他面对面对视。

    “上回岛上,玩得愉快吗?”戚宸指的自然是夏芍和龚沐云立刻后,用阴煞拿他做实验的事。戚宸自然不知道那是夏芍实力进境后,拿他们做的小实验,在他眼里,那无疑是捉弄与挑衅。

    自他记事以来,挑衅他的人,除了龚沐云都死了。而捉弄他的人,眼前的少女是第一人。

    “我的人。”夏芍无视戚宸的话,开口提醒他。大有一副“你不把人放了,我们就没得谈”的架势。

    戚宸看着对面少女,今天不是在迷雾重重的岛上,也不是在天色阴沉的庙里,是在自己的领地。光线明亮,视野宽敞,她的眉眼他可以看得很清楚。只是今天她不再是当初见到的悠闲含笑的模样,而是目光寒凉,神情冷淡。

    看来,他绑了她的人,触了她的雷区了。

    但戚宸却恶劣地笑了起来,一摊手,语气遗憾,“我不知道,你已经把那个男人当成你的人了。我还以为你和他只是简单的合作关系。我要是知道,他是你的人,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他的。唉!都怪你不早点说,害我之前都没有招待他的*。”

    他所谓的“招待”当然不仅仅是字面上的意思,但话里也透露出没将刘板旺怎样的信息。虽然,语气欠揍了些。

    戚宸说话的时候,已给手下人使了个眼色,话音落下没多久,被反剪双手,五花大绑,嘴巴还被堵住的刘板旺就被三合会的人带进了会客室。

    刘板旺眼神惊恐,他一路上怎么想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三合会,担惊受怕地被带过来,没想到在会客室里见到了夏芍。

    在一眼望见了夏芍的时候,刘板旺就像见到了救星。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对这个女孩子有着这么高的信任和依赖,他只知道,短短几天的时间,她让八年未曾翻身的他一夜间天翻地覆!这少女在他眼里,不仅仅是预测很准的风水大师,还是如同希望一般的存在。在看见她的一瞬,刘板旺险些热泪盈眶。

    夏芍从沙发上起身,快步走向刘板旺。

    押着刘板旺的三合会人员却皱眉凶喝:“站住!谁允许你……”

    然而,那人话还没说完,便觉眼前倏地一黑,之前还离自己有三步远的少女竟一步到了自己身后,步法异常奇特,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觉得脖颈一痛,眼前一黑,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人是什么都不知道了,会客室里的三合会人员纷纷含怒拔枪!离夏芍最近的一人枪刚拔出来便被她周身的气劲震开,身体莫名向后一撞,撞翻了一处灯台,连同桌上的水晶灯一起砸去了地上!

    这人大怒,想要起身却发现胸口翻搅疼痛,竟一瞬间如同被厚重的山石压着,呼吸困难,爬也爬不起来。而他手上的枪已经飞了出去,身上的一把军刀也不见了。

    那把军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少女手上,她沉着脸,看也不看四周剑拔弩张的气氛,快速在绳子上挑了几下,便给刘板旺松了绑。

    检查过后发现,他确实没受什么外伤,只是受了些惊讶。

    “大师,您、您……”刘板旺不知说什么好,声音都还是抖着的,目光震惊而惊恐。震惊的是眼前这名字都不知道的神秘少女,身手竟然这么好!惊恐的是她打了三合会的人,而此时四周都是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他们。

    戚宸双臂打开着,大咧咧坐在沙发上,看着目前的场面,给属下们打了个响指。会客室里的人立刻收起了枪,其实在夏芍动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指示过了,否则她不可能大摇大摆地给人质松绑。

    “你先走吧。”夏芍看也没看周围的人,只对刘板旺道。

    刘板旺显然愣了,今天对他来说可谓大惊大喜,但最多的是懵愣。他到现在也不知道三合会的当家,世界黑道上赫赫有名的戚宸为什么会把他绑来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什么话也不说,自己就这么被放了?而且还是被眼前这名少女以和三合会对抗的方式把他给放了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走吧。”夏芍再次说道,“回去继续做你的杂志,发表一下声明,就说余九志的约战,我答应了。”

    “可、可是……大师您……”刘板旺虽然是松了一口气,恨不得立马离开三合会的地盘。但他可没忘了,她还在这里。

    他走了,她怎么办?戚当家的不会把她怎么样吧?毕竟她是女孩子,又单枪匹马的……

    夏芍笑了笑,“你莫名其妙被绑来这里,我总得跟戚当家的讨个公道。你走就是了,先回去发声明,别耽误时间。”

    她这么一说,刘板旺更震惊了——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她跟戚当家的认识?跟戚宸讨公道?只怕全香港也没人敢说这种话。这女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现在放他走,谁也不许为难他。”夏芍扫了眼三合会的人,便走回了戚宸对面坐下了。

    戚宸眯着眼看她,看不出是喜是怒,“你打了我的人,还命令我的人?你真当三合会是什么地方?”

    “你绑了我的人,还拿枪指着我,你当我是什么人?”夏芍学着戚宸的口气,反将一军。

    戚宸这下子笑了,“你是什么人?”

    夏芍也笑了,“想知道?”笑罢她冲刘板旺摆手,“回去吧,别在这儿磨蹭了。今天的事,回去有时间我给你压惊。”

    刘板旺也是有眼力的人,虽然夏芍和戚宸的对话不多,但看得出来,两人之前是认识的。而且这位有心狠手辣闻名的黑道老大,今天的行事作风有点一反常态。传闻戚宸不喜有人忤逆他,不喜挑衅、威胁、命令。而今天这女孩子当着他的面儿打人、放人,外加命令他的人,可谓把他的忌讳犯了个遍,但稀奇的是,她还好好地坐在这里,一点事也没有。

    “那好吧,我等大师的电话。”刘板旺深深看了夏芍一眼,便走出了会客室。三合会的人果然没有拦他,虽然脸色都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刘板旺走后,拿出身上的手机看了看,他的手机里仍然保留着张中先的电话。虽然这少女自己说她是张中先在内地收的弟子,但她的身份他觉得一直是个迷。今天她来三合会,到底能不能顺利回去?要不要……他打个电话给张老?

    这样想着,刘板旺快速走出了三合会。

    而会客室里,夏芍仍旧和戚宸面对面坐着。

    先开口的人是夏芍。她在刘板旺走后,放松的神色又冷了下来,看向戚宸,“好了,你绑人的事先不谈。我有句话要问你,余九志跟你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

    戚宸眉峰一挑,接着眉宇间的气息沉了下来。她今天来三合会的时间很巧合,他自然是知道里面有点与他的计划出入之处的。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得知了他和余九志联手的事?

    怎么知道的?

    “你不要忘了我的职业。论预测术,余九志不是我的对手。”夏芍提醒戚宸。她之所以知道两人有交易,自然是她在从张家小楼出来的时候,开天眼预见过了。

    她出来的时候,原本徐天胤要跟着一起来,但是夏芍考虑到余九志会有什么阴谋,不肯让他离开师父身边。但临行之前,她走出张家小楼的时候,以防万一,她还是开了天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她便心中骤冷。当即发觉,她来找戚宸的决定是对的。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刚好在今天绑了刘板旺,也想引她来相见而已。

    夏芍不知道戚宸为什么想见她,在她看来,这个男人应该是个很利己的人,他为了帮会的利益跟余九志合作很正常,她今天来,就是为了说服他的。

    “所以,你认为三天后,你能在大庭广众下赢他?”被夏芍看穿了与余九志合作的事,戚宸竟然也不避讳,更不解释,很大方地承认了。

    “我不仅会赢他,我还会杀了他。”夏芍哼笑一声,也单刀直入,有话直说,“余九志的时代本来就是他抢来的,是该归还的时候了。他自以为高明,把曲王两家都派去了张家小楼,殊不知这样一来,也分散了他身边的战力。没有那么多人帮他,他的胳膊又被我废了一条,余家那些人在我眼里,还不够看!”

    夏芍往后一倚,笑容甜美,白色的连衣裙衬着她,怎么看都是名学生气的少女。但她的眸却是微凉的,唇边笑意更是透着一股万事底定的气度。令坐在对面的男人眉宇沉沉一挑,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很有力度。

    她这等于是承认了这几天娱乐周刊的猜测,证实余九志的胳膊确实是她所伤。不仅如此,她还在他面前说出了她的计划。

    “既然知道我跟余九志联手,为什么还跟我说这些计划?不怕我告诉余九志?”戚宸歪着头看夏芍,目光危险,但略带些趣味。

    “我不仅要告诉你这些计划,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余九志是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如果你选择跟他联手,他死之后,下一个,就是三合会!”夏芍声音铿锵,却惹恼了三合会的人。

    “你说什么?”

    “小姑娘,你可真大胆啊!你知道你站着的是什么地方吗?”

    “当家的,这种女人,只要您发话,我们立刻把她打成马蜂窝!”

    戚宸眯着眼,气息自夏芍进了会客室起,第一次变得极度危险。男人轻轻直起身,胸膛纹着的玄龙似要怒啸而出,而男人沉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就像是山峰压顶般的窒息感。

    “女人,知道你说了什么吗?”

    夏芍笑而不语。

    戚宸一眯眼,三合会的人纷纷掏出了枪,黑洞洞的枪口齐齐指向夏芍,“我可以让你今天就回不去。你认为你三天后还有机会杀余九志吗?”

    “你认为,你今天能让我回不去吗?”夏芍笑着反问,意态悠闲。

    戚宸冷笑,“我知道你带着那条蟒蛇,你要不要试试是你快,还是我的枪快?”

    “那戚当家的要不要试试,今天我是一个人死在这里,还是死之前能拉上你当垫背?”夏芍依旧悠闲,甚至端起桌上的咖啡闻了闻那浓香的味道。

    戚宸盯着她这副悠闲的姿态看,越看脸色越黑,“女人,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很欠调教?”

    “这跟我们今天谈的事有关联吗?”夏芍抬眸问。

    “你是在跟我谈事?在我看来,你是在威胁我。”

    “戚当家还不是一样?想让我来,却用这种绑人的方式。你我不过半斤八两。”夏芍笑了,懒得再跟他耍这种嘴皮子,“老实说,戚当家还欠我一条命,忘了么?”

    戚宸被她气笑了,“你还真当自己救了我一命?你不过是去岛上抓蛇,顺道而已。”

    “但我救了你是事实。我完全可以放任不管的,你认为如果没有我,你们会安全从阴灵手上保命吗?再说了,我收服了阴灵之后,你们三合会中邪的人还是我给救回来的,这难道不是事实?还是说,三合会现在已经不讲究道义了,有人救了你们,你们现在要恩将仇报?”

    “伶牙俐齿!”戚宸又是一笑,刚才还一副极度危险的模样,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又笑了,“我告诉你,我戚宸从不欠别人的!你要是要我还了这条命,尽管拿去!但是要让整个三合会都还你,那不成。我是三合会的当家,我必须为帮会的利益考虑。你要我和你联手?说说我有什么好处!”

    这道让夏芍有些意外,她还以为戚宸这个人什么都随性,不管不顾。没想到,他还分得挺清楚。

    “好处就是玄门清理门户之后,不会翻这些年三合会跟余九志来往的旧账。日后玄门弟子依旧随三合会差遣,有风水方面的事,我们不会拒绝。一切一如从前。”

    “那安亲会呢?你是张中先那一派的人,应该跟安亲会走得近一些吧?难道清理门户之后,我们三合会不会受冷落吗?”

    “不会。用你的话说,那是私事。私底下跟谁亲近一些,并不能影响玄门的立场。玄门一直都是中立的,不介入你们三合会和安亲会的争斗。”

    “那可不行。这么看,还是我们吃亏。要知道,余九志活着,玄门可是亲近三合会的。你说呢?”戚宸哼笑一声,看向夏芍。

    哪知夏芍眸色一沉,目光杀伐射来,亮晃晃的眸子,“戚当家,你注意用词!余九志亲近你们三合会,那是他自己的意思。他不代表玄门,他也没有资格!不论三合会同不同意,玄门清理门户都势在必行!我真的很惊讶,你竟然到现在了还愿意跟余九志合作?一个连这些年跟着他的曲王两家都一起算计的人,你觉得跟他合作有多少安全性?身为三合会的当家,目光怎么如此短浅!”

    少女一副训斥的语气,那眸子,那语气,简直与在岛上的时候一模一样。

    三合会的人听了,又是一番暴怒,忍不住大骂这个斗胆训斥他们当家的女人。

    戚宸却看着夏芍,忽然狂放地大笑起来,笑得三合会的人都觉得莫名其妙。

    当家的这是怎么了?被骂傻了?平时遇到这种人,不是立刻拔枪杀了的么?众人不解的时候,有些人却皱了皱眉头。确实,余九志也太阴毒了些,虽然他们这些黑道的人,向来以狠绝闻名,但是出卖兄弟绝对是为人所不齿的!

    “喂!你骂成习惯了?”戚宸笑完就皱眉端量夏芍,“我从来不觉得我目光短浅,只不过之前我没有第二种选择。现在,让我来听听,你想让我怎么跟你合作?三天后,摆余九志一道,不去张家小楼?”

    戚宸这么问,看起来像是有意向合作的样子,但夏芍不敢保证。老实说,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有点喜怒难测。前一刻是晴天,下一刻就电闪雷鸣。

    但他既然问了,她自然是要答的。

    “为什么不去?”夏芍挑眉,“只要你们不动张家的人,动别人,我是管不着的。”

    她说的很轻巧,男人却是愣了愣,接着又大笑了起来。

    “你这是要将计就计,耍余九志个措手不及啊!”

    “你这是同意合作了?”夏芍问。

    戚宸却是笑着站了起来,来到对面,坐到了夏芍身旁。夏芍见他坐过来,只是转头看去,淡定没动。

    戚宸却把胳膊一伸,大咧咧搭在夏芍身后的沙发上,目光落在她脸上,“老实说,我已经答应余九志了。从江湖道义上来讲,出尔反尔不合规矩。不过,如果对我提出这个要求的是我的女人的话,或许我会考虑被江湖上的人戳一戳脊梁骨。”

    “为了女人,不要江湖道义,是更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夏芍挑眉。

    戚宸却是一哼,“我们戚家的女人,谁敢嚼舌根!”

    夏芍摇头一笑,明显觉得这人不可理喻。她态度很明显地拒绝,戚宸只是挑眉,却并不意外。

    他出乎意料地没强迫她,只是目光落在她易容过的脸上,道:“要不,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

    夏芍干脆给他一个白眼,起身就准备往外走,“你考虑考虑吧,希望三天后,你不要让我失望。”

    “那你总得告诉我你的身份,既然要我跟你合作,你总得让我知道合作的是什么人。”戚宸的声音从夏芍身后传来,一屋子举着枪的人听见他这句话,都互看一眼,放下了枪。

    当家的明显没有阻拦她走的意思,而且听这话……真要反过来对付余九志?

    没想到,这个夏芍也不告诉她,她只是回过身来,看了戚宸一眼,“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别忘了,你这是在还我的救命之恩!想知道我是什么人,三天后,拿出你的诚意。”

    说完,夏芍才不管戚宸臭下来的脸,便悠闲地开了门,走出了三合会总堂。

    出了三合会以后,夏芍转过街角,才回头看了眼三合会的方向。刚才走之前,她开天眼看向戚宸,虽然预见到的结果是好的,但是她不敢保证,这个男人会不会变卦。他看起来实在喜怒无常。

    为了保险起见……

    夏芍垂了垂眸,从身上拿出手机,便拨通了一个号码。

    号码上显示着三个字——龚沐云。

    这是龚沐云的私人号码,几天前在港口分别,他说他要在香港待一段时间,夏芍不知道他走了没有。

    电话一接通,那边便接了起来,果真传来男子优雅含笑的声音,“今天是什么大喜的日子,你竟给我打电话。”

    夏芍一笑,“你这么一说,我想让你帮忙,都不好意思了。”

    “嗯?”龚沐云声音依旧优雅含笑,笑意里却带了几分趣味和愉悦,“你有事让我帮忙?说。”

    夏芍略一沉吟。她感觉她这个要求对龚沐云来说有些危险,毕竟这里是香港,是三合会的地盘。所以,她不确定龚沐云会答应她。但夏芍为保万一,还是把事情简略一说,然后说了说自己的意思。令她没想到的是,龚沐云竟然想也没想,一口应下了。

    “好。虽然我不爱热闹,但你的热闹,我一定到场。”

    夏芍顿时松了口气,但同时也嘱咐他,“那你一定要小心,量力而为。我不希望因为我的事,你们安亲会有什么损失。”

    “我有数,你放心。”龚沐云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愉悦。

    夏芍简短地又嘱咐了他几句,这才挂上了电话。

    而后在街角的位置抬眸,望向余家大宅的方向。

    一切都布置好了,只等,三天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六章 将计就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六章 将计就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