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余九志之死

    “大黄!给我咬!咬死为止!”少女清亮的呼喝声从身后传来,余九志陡然一惊,头都没回就捂着胸口往前奔。

    他可是知道大黄不是狗,他右臂的伤就是拜它所赐。但今晚他再没气力像那天在山上那般与它过两招,他现在压根就再没有了虚空制符的元气。他已是强弩之末,阵位不停地变幻,他来回不停地躲避凶位,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气力,别说虚空制符了,连跑他都觉得累了。

    余九志感觉,他全身都在发烫,血肉里像要长出什么东西,刺痛,却又奇痒。那些东西遍布他全身,他想挠,却又没时间挠。头已经更加地烫,前方所有东西都是晃动重影的,他能撑到现在,全凭着一股不甘心的意志力。

    但他知道,今晚应该是他的劫数了。

    他去过后院的阁楼,在桌子的地上找到了类似阴阳降头草的东西,作法下降头的炉灰里也有些草灰残渣。他当时就心凉透了,阴阳降,这是绝降!降头术中无解之降,即便是降头师死了,也没有办法解。

    今晚,他会死。而且,不会死得太好受。

    余九志知道这一切,但他还是没有坐着等死。死在唐宗伯手上,他不甘心!死在他的弟子手上,他更不甘心!

    他已经消失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要回来?

    唐宗伯抢了属于他的人生,现在,还要回来毁了他的人生。

    他怎能不恨?就算是死,他都要他体会一次什么都得不到的滋味!

    今晚,来追他的人,来一个就要死一个!

    他这样告诉自己,却没想到,阁楼上没能让追来的两个人着了道,那些要命的毒虫,竟然能被他们躲开!为什么就没能咬上一口?哪怕是一小口,他在死之前就可以想象一下唐宗伯痛哭流涕的老脸、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了……

    而现在,他的弟子没死,要死的人是他了。

    余九志惨然一笑,脚下步子不停,阵位还在变幻,他已经分不清凶吉,只管往前跑,但他踉跄的步伐,却最终不及身后阴灵的速度。

    头顶似压来一片沉重的乌云,明明是晚上,却有种乌云压顶的感觉。余九志踉跄抬头,头顶黑呼呼的阴煞之气里,裹着一条金鳞大蟒,蟒吐着信子,信子粗长似能将他拦腰绑了的样子。余九志眯了眯眼,想躲,眼前却花了,总感觉有影子在晃,而金蟒又太巨大,他不知往左还是往右跑,思维迟钝之际,便看见金蟒张大嘴,头颅当空压了下来!

    余九志被吞了半截,只露出两条腿在外头,直接被从地上给提到了半空中,他已是将死之身,挣扎却还是很厉害。夏芍看见他不仅双腿在外蹬着,整个人都在金蟒的口中剧烈扭动挣扎。

    他看着是在挣扎,但金蟒却忽然间阴煞弱了弱,周围忽然一阵鬼哭狼嚎,它头颅骤然痛苦地甩起来,把余九志往地上一吐,粗大的蟒尾狠狠往他身上一砸!

    “大黄?”夏芍目光一变,原地一蹋,踩着树身就要腾空,手腕却被人一拉!身子顿住的时候,徐天胤已踏着树身腾起,手上将军的阴煞瞬时将他裹住,为他护持。

    夏芍看见徐天胤在空中伸手就探进金蟒口中,她心中一跳,骇然叫道:“大黄!不许闭嘴!”

    金蟒明显是口中被余九志下了阴招,夏芍刚才也是想去它口中一探,但谁想徐天胤把她拉住了!

    这男人,太乱来了!金蟒是她的阴灵符使,自然不会伤她。她自从收了它之后,它的阴煞对她基本没有影响,就算是探入金蟒口中也没什么的。但徐天胤就不一样了,他不是金蟒的主人,它的煞气对他有影响的!

    金蟒虽然不认识徐天胤,但它现身的时候看见夏芍跟他在一起,知道是自己人,而他此举是要帮它。因此它张着嘴,甩着头颅,任徐天胤将手伸进去,从它上颚抓出一张纸符来!

    夏芍抬头看着空中,眼见徐天胤也无事,心刚放下,便见他手中抓着张纸符,顿时眼神骤寒!这个余九志,要死了都要害人一把!

    她目光寒冽时,手中龙鳞已阴煞乍放!立在原地未动,挥手却是朝着余九志的左臂一斩!

    一道血线冲天飞起,一条胳膊飞去远处。

    胳膊刚落下,余九志左肩却又起一道血线!夏芍抬头,见徐天胤在落地过程中手中将军竟也是对准他的左臂切下的。但他是当空斩下,速度比她慢了半拍,余九志的左臂飞出之后,徐天胤的这一刀落在了他的左肩上。

    顿时,余九志的肩膀被削去一块,血噗地一声喷涌出,洒了一地!

    徐天胤落在地上,却看也没看余九志一眼,走到夏芍身边,便将手掌摊开,送到她面前。

    夏芍目光往徐天胤手中一落,见纸符效力已经化了——金蟒毕竟不是一般阴灵,区区一张纸符并不能伤它太深,但这符贴在它上颚,正是它的软处,因此十分难受。

    夏芍眸色更寒,但抬起眸来的时候,金蟒已经又将余九志叼了起来!

    这时候,余九志左肩被斩,右臂已废,他可真是无法再使阴招了。金蟒这厮记仇,将余九志叼在口中,还真是如同夏芍说的那样,一口一口地咬,咬死为止!

    但夏芍却看出来,它看起来不太像是单纯地在咬人,而是在吞着什么。夏芍开着天眼,果然发现余九志的元气越来越弱,像是被金蟒吞食了一样!

    吞过之后,周围鬼哭狼嚎的声音果然小了许多,一名炼神还虚的高手的元气,非但弥补了它的伤势,还似乎令它的煞力也有所增强。

    但这并不明显,因为这厮不是一口将余九志的元气吞食光的,它是一口一口地来,半途还用蟒身卷了,在半空用尾巴抛着玩儿。

    咬一口,拍两下。咬一口,再甩两下。咬了十七八口之后,似乎是吞完了,便把人往地上一吐,尾巴狠狠一砸!

    只听一声沉闷的落地声,头顶一团巨大的黑云飘过来。夏芍一抬头,把金玉玲珑塔拿出来,本想说句什么,但终究是没有心思,便先把金蟒收回去,先让它塔中休息,待回去给它供奉些好吃的,日后再看看它修为涨没涨。

    夏芍的目光落去远处地上,余九志深中阴煞之毒,身子已然僵直。夜里看不出他青黑的脸色,却能看见他七窍开始流出血来。他眼珠竟然还能动,慢悠悠地转过来,目光却已经散漫没有焦距。

    余九志,就快不行了。

    他已经看不清前方站着的人,眼前对他来说是黑暗,唯有一点点的光亮,里面却开始长出密密麻麻的荒草。

    他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破出,但已经不怎么能感觉出痛来。或者说,他的身体早已痛得分出哪里再痛,痛到麻木的感觉,或许就是指此时的感受。

    在这明显感觉到生命在流逝的时刻,思维不知道为什么反而已不在死亡上。

    余九志看着远处那一点光亮,感觉光亮越来越强,渐渐扩散。他努力想看看那光亮里除了荒草以外的风景,这是他现在所能看见的最清楚的景色。然而,他什么也看不见,那光亮里除了耀眼的亮,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啊……

    他的人生就是这样,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得到。抢来的一切,到头来还是要还回去。他这一辈子,到底还是输给唐宗伯了……

    可是他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输。

    当年,祖师要挑选入室弟子。

    唐宗伯、他和冷师弟,三人是同年入的门派。论天赋,他和唐宗伯两人不相上下,冷师弟天赋稍逊,但贵在用功、为人谦和,祖师便将他们三人传唤至跟前。

    “我只打算收一名入室弟子,你们三人我都很看重。我会对你们重点考校,赢了的人便是玄门最优秀的弟子。我会收他为嫡传,并且将孙女嫁给他。”

    他清楚地记得,当年祖师说完,便转身对他们三人摆摆手,只说了一句,“为期一年,各自努力吧。有多少能耐,都拿出来给我看看。”

    拿出来看?

    怎么拿?

    论天赋,他跟唐宗伯不相上下。论能力,他自觉也不输他。

    一年的时间里,唐宗伯没什么变化。他照样练功,照样喜欢广交好友,外头到处都是跟他称兄道弟的人,他的人脉显然比他要好。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黑白两道,三教九流,没有不称他声“唐爷”的。

    但他就是看不惯他这点!走到哪里都好像很吃得开的样子。玄门的风水师,向来都是别人来巴结结交,何需自己降低格调?闹得像街头摆摊骗人的神棍,还要自己走人脉。

    与其这么做,不如把小师妹抓在手上。祖师不是说了么?赢了的人收为嫡传弟子,还把小师妹下嫁为妻。说到底,只要小师妹愿意,嫡传弟子岂不等于内定了?

    这个社会,永远不要谈什么公平,只有懂得把握机会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人上人。

    只要小师妹倾心了,成为祖师的嫡传弟子,得到玄门之后,什么名利、人脉不是自动送上门来?任你之前费再大的力气、结交再多的人脉,到头来别人还是会冲着玄门掌门的名头去,谁理你一个别脉的弟子?

    唐宗伯必然不会是他的对手!论看透本质,论纵观大局,唐宗伯都不是他的对手。

    而冷师弟,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冷师弟性子太温吞,太好说话,做事魄力不够,不堪为一派掌门。

    从一开始,他的对手就只有唐宗伯。

    一年的时间里,祖师对他们在术法上的考校果然严苛了许多,但平时他们依旧做着各自的事。

    而时间不过才过了半年,祖师便又将他们三人叫到了跟前,问了他们一个问题,“我膝下就这么一个孙女了,之前说想让她嫁给我的入室弟子,但你们的意愿我还是会考虑的。不然将来我不在了,谁对我的孙女不好,我无颜去下面见她的父母。所以我今天叫你们来是想问一问,假如你们成为我的入室弟子,愿不愿意娶我的孙女为妻。”

    祖师没有说,不愿意会不会影响到入室弟子人选问题。

    三人对此,答案各有不同。

    唐宗伯说,他已有心上人,倘若祖师不在,他定会善待小师妹,将她当做妹子对待。

    余九志记得他当时听到这句话,心中嗤笑。他说,他愿意。

    而冷师弟,他说,两位师兄的天赋比他高,论天赋论能力,他都有不及,不敢相比。

    祖师听了他们三人的回答,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就让他们三人下去了。

    半年后,到了约定选嫡传弟子的那一天。余九志记得自己一夜未眠,少有的紧张,他知道今日必有一场严苛的考校。

    但他错了。

    什么考校也没有,祖师甚至没有叫他们三人过去,而是直接召集门派长老和弟子,当众宣布收唐宗伯为嫡传弟子。

    余九志懵了!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想不通,他觉得一定是唐宗伯在背后耍了什么花招。他不服气,想去找唐宗伯问个清楚,却被祖师单独叫到了跟前。

    祖师问他,是否还愿意娶小师妹为妻,如果他还愿意,他就对门派宣布两人的婚事。

    余九志当时有些懵愣。他不明白祖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当初说好的嫡传弟子会娶小师妹的约定呢?为什么唐宗伯成了嫡传弟子,而祖师却要将小师妹嫁给他?

    他不懂,只记得当时他没有立刻回答。他看见祖师叹了口气,摆手便叫他下去了。

    从这以后,祖师再也没有提起婚事的事。

    他失意,从未有过的失意。只记得有一天喝得酩酊大醉,在后院看见了习武打桩回来的师妹。她脸蛋儿在夕阳下红扑扑,香汗淋漓,手里提着把小柳叶刀,刀把上的红缨随风飘展。他看得有些失神,脚步不稳,跌坐在地,看着她笑着走过来,却不扶他,只是拿走了他的酒瓶子。

    “师兄,你还想不通吗?”她笑容很柔,话语很轻,比那天下午吹过的风还轻,但她的话,却重重地印在了他心里。

    “这说明,你根本就不理解玄门是什么。玄门历代祖师,有哪一代是将掌门之位传给至亲后辈的?掌门之位,立能不立亲。正因为这样,每一代掌门才是当世高人,门派传承千年不落。”

    “我爷爷是真心想为我寻一段好姻缘的。”

    “只不过,弟子可以有很多,孙女婿却只有一人。”

    “你选择做他的孙女婿,就只能是他的孙女婿了。”

    “看来,你不是真心想娶我的。玄门和我之间,你更重视前者。”

    ……

    都说,人快死了的时候,会想起以前很多的事。原来这是真的。

    沉浸在以前的记忆里,不觉得痛,不觉得迷茫。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许多许多年不曾想起的事会浮上心头。

    或许,真的是快死了……

    余九志望着远处那抹光亮,那光亮开始渐渐缩小,世界开始变得黑暗。他的意识在模糊,四周什么都感知不到,却不知为什么听见不远处有人道:“师兄,刚才你有没有被大黄的煞气伤到?”

    少女的声音软软的,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温软,话里满是紧张和关怀。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漆黑的眸看着她把自己的手臂翻过来覆过去瞧,抬头想了想,然后用另一只手臂把她拥入怀里,拍拍背。

    少女哭笑不得,表情纠结。

    余九志缓缓闭上眼,眼前似炸开的繁花,那里面是一年的初秋……啊,就是跟现在的时间差不许多。

    风水堂后面的紫荆花开得很美,他们三人初入门派,结伴逛逛习武堂,堂前却被人用术法定住了身形。三名刚入门的菜鸟顿时栽倒,从树后跳出来一名女娃娃,声音还很稚嫩,一脸的失望。

    “什么嘛!你们三个就是新入门的弟子啊?还没我厉害。可惜爷爷明年才准我入门,到时候我还得叫你们师兄。真是的!”

    “喂!你们三个!到明年我入门,变得比我厉害!不然的话,我去找爷爷抗议,让你们三个叫我师姐!”

    小时候的小辣椒,从没想到长大了性子会变得温柔。

    师妹,你错了。当年我对祖师说愿意,其实并不仅仅是因为我想当嫡传弟子……

    我想两者兼得,这有错么?世上有多少鱼与熊掌兼得的人?唐宗伯就是其中一人。

    可我呢?到头来,一样都没得到。

    你远嫁海外,中年早亡。而我,中年丧妻,儿孙多病,唯有一名孙女健全。

    我以为,抢了唐宗伯的,这辈子鱼与熊掌,我总能得其一,却终究还是要还给他。

    师兄,到如今我也不觉得我做错了,我从来不觉得我不如你。

    但,我终究是输给了你……

    ……

    夏芍和徐天胤一直在远处看着,并不知道一名将死之人最后的思绪,但却看得见地上的残臂,染红地面的鲜血,身体上长出来的枯草,七窍流血的老者可怖的面容。

    盛名香港十余年的第一风水大师,这就是结局。

    他做过太多死不足惜的事,但前尘过往,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夏芍和徐天胤并没有收拾余九志的尸身,只是确定他已经死了之后,徐天胤便把将军从地上拔了出来。这是在余九志弥留之际,他将匕首插入阵位中,用术法阻止阵法变幻,通知师父可以停下了。

    阵法停下不久,余九志就死了。

    夏芍和徐天胤各自收了匕首,一起转身回去,向唐宗伯汇报去了。

    两人却不知道,走后不久,余家大宅后门处被人打开,冷以欣推着余薇走了进来。

    余薇坐在轮椅上,红色的裙角在黑夜里翻飞,一张冷艳的脸几日不见,已是消瘦许多,颧骨都凸显了出来,脸上瘦得只剩一双眼睛,里面盛满焦急、惊慌。

    “爷爷?爷爷?”

    “你想把人都喊来?”冷以欣声音平静如水,望着前头的余薇。

    “你说我爷爷逃出来了,你说后院有阵法,哪里有?”余薇回头,皱眉焦躁问道。

    “你没有感觉到这里开启过阵法吗?你只是腿不能动了,感知也退化了吗?”冷以欣表情不带一点嘲讽,她平静地只像是在陈述事实,“阵法开启过。要么,你爷爷逃了。要么,他已经死了。”

    “不!不!我爷爷不可能死的!他是我爷爷!他怎么可能会死?”余薇顾不得对冷以欣刚才的话皱眉发怒,听到余九志可能已死的话让她几近崩溃,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冷以欣对她的音量轻轻蹙眉,“还想找你爷爷的话,就小声点。之前宅子外头可是围着人的,现在估计是撤到里面去了。不然,你以为我容易推着你进来?”

    余薇显然被突然告知今夜的事,闹得方寸大乱,平时骄傲强势的一个人,现在竟然真的闭了嘴。

    “找找吧。”余薇听见冷以欣这样说道,然后就任由她推着她在宅子里散步一样地找人。

    余薇心绪很乱,她动手术刚醒来没几天。医生对她说,她的腿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恢复,她心情很不好。这么长的时间,难道要她坐轮椅?

    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坐过这种丢人的东西!

    半年!她要等到半年或者一年之后才有机会报仇?一群废物!无论是医生还是门派的事,没有一个叫她心情能好起来的!李卿宇也是,她手术这几天,他竟然从未来看过她。好歹,她是他们李家承认的未来少夫人!

    她恨不得立刻站起来,她有太多的事想做。她想问问李卿宇为什么不来看她,她想问问李老究竟想不想为他的孙子化劫了,她想问问门派里的人,为什么被人在杂志上那样挑衅,竟然不吭声?她还想亲手为自己报仇!

    但她并不知道今晚爷爷会约战那贱女人,她如果知道,她一定会要求来观战,亲手补上两刀。但是,她更没想到,今晚爷爷竟然失败了?玄门的掌门祖师回来了?

    掌门祖师……不是已经死了么?为什么冷以欣会来告诉她,爷爷是罪魁祸首?她为什么会告诉她,她恨不得杀了的贱女人,竟然是她们的师叔,掌门祖师的嫡传女弟子?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她不要!为什么会这样!

    最让她发懵的,为什么冷以欣会说……爷爷中了降头术,快死了?

    她不敢相信!医生不允许她出院,两人强行从医院出来,回到大宅。余薇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她不相信爷爷会死,绝对不相信……

    但事实总是残酷的。

    余薇最先看见的是地上的一条残肢,风里传来血腥气,她的目光紧紧盯在那条断臂上,手腕上戴着的手表是爷爷的,她认识。但……她怎么也不敢认前方不远处的一具尸身。

    那是尸身么?浑身长满枯草,像具假的稻草人。但稻草人是没有左肩的,脸上是七窍流血的,像化了万圣节的鬼妆,以一种哥特式的、黑暗的死亡方式。

    余薇盯着那具尸身,她僵直地坐在轮椅上,仿佛灵魂都被抽离了。她不知道悲伤,不知道愤怒,甚至没有扑过去。她只是僵愣地看着,仿佛任何事都不足以将她从抽离的状态里拉回来。

    “他死了。”就连身后传来一句平静的话,也没有将她拉回来。

    直到,身后传来另一句话。

    “你也去死吧。”

    这话传到余薇耳朵里,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一句话在她懵愣的脑海中传递了很长时间,她还没有品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胸前便透出了一把薄凉的刀。

    刀尖儿上带着血,滴在她的红裙子上,根本就看不出什么。余薇却觉得心口一热,她艰难地动了动眼珠子,低头去看胸口透出来的刀,然后再艰难地抬眼,仰头去看低头俯视她的冷以欣。

    冷以欣在笑,轻轻浅浅的笑,一种不适合这种氛围的笑容,轻轻地道:“你知道么?徐师叔回来了。”

    徐师叔?

    那是谁?

    “哦,你没见过他。玄门的女弟子里,或许只有我一人见过他。我以为,掌门祖师死了,他永远不会再回玄门,我也不会再见到他。但是掌门祖师没死,他回来了。”

    所以?

    “你知道,他是回来帮掌门祖师报仇的。所以,我总该做点什么。”

    所以?

    余薇不可思议地看着冷以欣满是笑容的脸。她的笑容不是假的,这么多年,她很少见她笑,偶尔见到,也是虚无缥缈的笑容。但这次她真的在笑,眼里都有笑。她是真的觉得,杀了她,理所当然。

    “你……”余薇仿佛不认识冷以欣似的。

    “不要谢我。我只是看在多年的情分上,让你跟你爷爷死在一起罢了。反正余家要被清理门户,你即便是活着,下半生也不会太好受。要知道,你的腿,永远不可能站得起来了。以你的性子,要死要活是会的。既然如此,不如我送你一程。”冷以欣笑了笑,语气平静。

    什么?

    她的腿……

    余薇脸色煞白,毫无血色,再次受了严重打击般怔愣住。但她却在这时,感觉胸前一凉,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体里离开,又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体里涌出。明明很烫,她的身体却开始发冷。

    “砰!”余薇从轮椅上翻到地上,瞪着死不瞑目的双眼,不可思议地盯住冷以欣。

    在她弥留的意识里,看见女子浅笑的唇角,然后收起刀刃,转身往前院走去。

    ……

    就在冷以欣往前院客厅走去的时候,客厅里,夏芍已经向唐宗伯说明了余九志已死的事。

    余九志死了。

    简单的话,却叫客厅里死寂无声。

    余氏一脉的弟子懵愣在当场。尽管已经知道会是这样,但是亲耳听到结局,才发觉是那么地不可思议。在他们的眼里,师叔祖是威严的、永远高高在上的存在。他有炼神还虚的修为,他有香港第一风水大师的地位,许多政商大鳄要见他都要预约排队……

    他在他们心目中是不可逾越的大师,而今晚,他死了。

    他真的死了。

    客厅里一场死寂,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第一个开口打破这死寂的人,是唐宗伯。

    他点点头,“好,好啊……”

    老人点着头,垂着眼,头却慢慢低下。夏芍看见他的双肩在颤抖,轻微的。他看起来像是在笑,十余年的死仇,今日得报,怎能不笑?

    但事实上,他却是在哭。

    所有的人都看向唐宗伯,直到他再次开口说话,众人才发现他确实是在哭。

    “好啊,好……”老人再次开口,苍老的手遮住眼,声音明显哽咽。

    龚沐云和戚宸看向唐宗伯,李卿宇也望来。余氏一脉的弟子们不解地看向掌门祖师,不明白,他大仇得报,为什么要哭?

    喜极而泣?

    唐宗伯也不解释,他只是抬起眼来,用手指住冷老爷子,不说话,脸上已是老泪纵横。

    半个世纪。

    他们师兄弟三人从一起入门,到如今,半个多世纪的岁月。刚入门的时候他们三人是最亲的,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

    他两名师弟,一人害他腿残,迫走他乡十余载。一人在他失踪后,对门派的事不闻不问,没有维护过他,还不如后来入门的张师弟。

    能让他说什么?这是当初最亲的两名师兄弟,却是如今伤他最深的。

    冷老坐在沙发上,听见余九志死了的时候,也是愣了许久。但见唐宗伯这番反应,便也低下头,渐渐的,也是落下泪来。

    夏芍默默蹲下身,找出一方手帕来递给老人,轻轻帮他抚着情绪。

    她没想到师父会哭,她第一次见到师父如此真情流露。

    她对余九志没有感情,对他只有仇,没有恩。她对他的死不难过,她为师父感到欣慰,玄门总算除了一个祸害了。

    但她想,她多少可以理解师父的心情。

    他们三人同年入门,或许知道余九志心胸善妒,好争好斗,尽管后来师兄弟之间越走越远,但或许,他们曾经一起开怀,醉过,笑过。

    如今的仇人,曾经的朋友,这种感觉最复杂。尤其当这个人死在自己手上的时候。

    原来,清理门户,并不是一件全然畅快的事。多少往事浮上心头?岂是叹一声物是人非能了?

    “冷师弟,余师弟死了,你……就不想说些什么吗?”唐宗伯终于还是开口问道,这是他今晚在进到客厅之后,第一次对冷老爷子开口说话。

    冷老抬起头来,泪流满面,这位玄门的长老,平时一直不说话的长老,从沙发上竟噗通一声跪下了,“掌门师兄,我有罪,我一直都知道。我装聋作哑十几年,也受了十几年的煎熬。我们冷家,占算问卜,泄露天机不浅。我膝下就只有一个孙女了。我不能让她有事,但我知道我没尽到做长老的责任。你可以门规处置我,我毫无怨言。我只求,留欣儿一条性命,她是我们冷氏一脉,最后的孩子了。”

    冷老泣不成声,唐宗伯也控制不住情绪,夏芍递给他的帕子他都摆摆手推到一旁,情绪很难平静。

    “掌门师兄,欣儿她走了,就让她走吧。我的命留在这里,我留在这里……”年逾花甲的老人跪在地上,头磕得沉重,令人心里发闷。

    唐宗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昔日的师弟。

    却就在这时,客厅门口传来一道女声,“爷爷,我没走。我只是,替冷家去做该做的事了。”

    ------题外话------

    庆祝一下今晚没停电!这两天停电停得我都怕了。

    PS:求下票票~虽然这章可能很多人看了会有点沉重,但是我还是想说:票票,到我碗里来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一章 余九志之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一章 余九志之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