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下马威!芍姐!

    宿舍门被踹开的时候,夏芍正拿着手机来到窗边准备给徐天胤打电话。踹门的声音很大,在整个走廊里砰地一声响,夏芍转头看过去,见一群女生大摇大摆进了宿舍。

    为首的女生穿着学校上体育课的运动校服,白衣黑裤,身材高挑,手里抱着个篮球。

    她留着短发,发尖儿染着火红色,根根竖起来,左耳三只耳钉,看人吊儿郎当。说话更是粗里粗气的,一副男生味,“哪个是大陆妹?给我出来一下!”

    话是这么问,但展若南还是第一眼就看向了夏芍。

    宿舍里,只有她一人的容貌气质够格轰动圣耶女中。

    只见少女立在窗前,手里还拿着手机,一个回头望来的姿态,在宿舍暖黄的灯光里气韵宁静安然。踢门而进的喧嚣与她的宁静似乎成了两个世界,那般明显,让一群人一进宿舍就愣了。

    灯光打在她面前,反而照得她眉眼看不清晰,但却映得她周身似起了一层淡淡的暖黄的光,裸露在外的肌肤竟似裹了层珠光般,莹润细腻,垂在肩头的发丝更是乌黑柔软,整个人立在窗前,让进来的人仿佛看见尊玉瓷般的娃娃,令人屏息。

    宿舍里莫名就静了。

    也不知多了多久,展若南后面的几名女生才呐呐地互看一眼。

    怪不得,才一下午,圣耶女中的学生就都知道转学来了个大陆妹。这幸亏是在女中,要是在对面男女中,指不定会是什么样子呢。

    “嘁!一看就长了张勾引男人的脸!不爽死了。”展若南身后,一名女生冷哼道。

    但她话音刚落下,展若南便回身,二话不说一个巴掌甩在女生脸上,“我还没说话,你抢我第一句?”

    女生被打懵了,捂着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什么错,赶紧低头,“对不起,南姐……”

    “南姐。”刘思菱跟展若南打了声招呼,脸上带点讨好的笑容。曲冉也出声叫了声南姐,但声音小很多,有些怯懦,一看就是很怕展若南。

    展若南看也没看两人,只抬头用下巴点了点夏芍,“我最讨厌披肩发的女生,装柔弱。大陆妹,限你明天之内,把头发剪了!不然,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别怪南姐没通知你。”

    刘思菱挑眉笑了笑,幸灾乐祸。南姐让人剪头发,一般来说会让人剪成像她那么短的。

    曲冉则咬唇看向夏芍,看起来像是松了口气一般,拼命给她使眼色。还好,只是把头发剪短而已,没有别的事。相对来说,已经很好了。

    夏芍站在里面没动,看起来没反应。

    展若南身后跟着的女生们以为她被吓傻了,出声吆喝道:“喂!南姐跟你说话,听见了没?”

    “剪成南姐这种帅气的发型,听见了没?”

    “要是让我们发现你没剪,你就惨了!”

    “别让我们动手给你剪,不然,有你好看的!”

    女生们吆五喝六地恐吓夏芍,夏芍这才发现,这些女生一个个的都是短发,而且是刺头一样的短发,跟展若南差不多,一个个小太妹似的,穿着名校的校服,做的是社会上小混混才干的事。

    夏芍摇头一笑,放下手机从窗前走了出来。她步伐很悠闲,唇边还挂着浅笑,一点也没把这些恐吓放在眼里,她只看向展若南,“你讨厌披肩发的女生,我就要剪头发。你要是讨厌我的脸,我是不是要划花自己的脸?”

    “你什么意思?不服南姐的话?”一名女生横眉竖眼。

    展若南一抬手,阻止了后头人的话,反而看着夏芍笑了,“你要是有勇气划花自己的脸,南姐给你医药费!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混,我保证香港没人敢动你!怎么样?你有勇气吗?”

    “你有吗?”一群女生在后头跟着附和,幸灾乐祸,“南姐给你医药费哦!”

    “南姐给的医药费,别说治你脸上的伤,就是去整容,也够你整全身了!赚了耶!”

    “大陆妹,见过那么多钱吗?跑来香港读书,家里花了不少钱吧?有南姐罩着,学费你都不用愁了哦!就看你有没有勇气了。”

    “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话题从剪头发变成了划花脸,一群女生跟着起哄。

    “划花!划花!划花!”

    女生们一起喊着口号,宿舍里顿时全都是让夏芍划花脸的声音。刘思菱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退在一旁看戏。曲冉则忧心焦急地看了夏芍一眼,然后战战兢兢看向展若南,“南、南姐……”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刚才被展若南甩了一巴掌的女生,一步冲过来,一巴掌甩在了曲冉脸上,把怨气全都发泄在她身上,“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夏芍一眼扫过去,曲冉脸上通红五个手指印,她脸色涨红,低着头,连脸都不敢捂。

    而宿舍里,喊口号的声音还在继续,夏芍眯了眯眼,随即笑了。

    “我没有勇气划花自己的脸。”夏芍笑着走向展若南,步伐带着与生俱来的悠闲散漫,不去看那些女生嘲讽不屑的眼神,对她们的嘁声也充耳不闻。她在展若南面前三步处站定,笑,“但是我有勇气揍你。”

    话音落下,一群人还没反应过来,刚才那名掌掴曲冉的女生便忽然间向后大力地撞了出去!

    没人看见她是怎么撞出去的,就只听“噗通”一声闷响!那是人撞向走廊对面墙上的闷声,沉闷得叫人心里一紧,一惊!

    展若南最先反应过来,眼里凶芒一闪!手里的篮球顿时暴起当面砸向夏芍!

    夏芍冷哼一声,连手都没抬,周身暗劲震开,那篮球在她身前三寸处就停了,莫名其妙空中一顿,接着反震了出去!

    展若南惊愣了一下,反应慢了半拍,一时躲得慢了,被震回来的篮球当时就砸中了胸口!她胸围略贫,但毕竟是女生,被砸中剧痛之下,冷汗都冒出来了。她一捂胸口,眼里都是杀气。

    后头女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都惊懵了,等发现展若南痛苦地捂住胸口,一群人才反应了过来。

    “南姐!”

    “南姐你没事吧?”

    “滚开!”展若南手肘往后一撞,撞开上来扶她的人,挺胸站起,一脚扫向夏芍!后头的女生一见这情况,也跟着扑了上来。

    宿舍立刻成了战场。

    夏芍唇角噙着冷笑,压根就不理那些女生,她连动手都懒,只是震开暗劲,来一个震倒一个!而且,她连跟展若南动手都是负着右手,只用左手跟她打,站在原地连腿脚都不动。无论展若南是用拳还是用腿,夏芍都只用一只手驳回去!

    就连没有功夫底子的人都能看得出,夏芍会功夫!而且是练家子!她的身手,完全克制住了展若南!

    无论展若南怎么出招,出招有多狠辣如电,夏芍都眉眼带笑,抬手收手之间,行云流水。她只用左手对付展若南频出的拳脚,其实出手速度是极快的,但不知为什么,就是给人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悠闲散漫。

    而展若南越打越怒,怒在脸上,惊在心里。她自不肯服输,眼里怒色凶光一闪,两手成拳,一手打向夏芍面门,一手直捣她胸口,看起来要报刚才被篮球砸了胸口的仇!

    然而,展若南的拳却在夏芍胸口前一寸,遇上一道莫名的劲力,她一惊之下抬眼,正见夏芍嘴角勾起冷笑,伸出两根手指,往她拳背上一按!

    那只是两根手指而已,却让展若南顿觉有千斤之力,整个胳膊都像被重石压上,霍然往地上一坠!这一坠之下,连打向夏芍面门的拳也偏了方向,擦着她的脸侧过去,而她自己,竟是一个踉跄,一头往前撞了出去!

    而正当她往前一撞,要摔倒的时候,夏芍一手扣住了她后脖颈,手指灵巧一转,展若南整个人竟原地被转了个方向,头冲着宿舍的门,被人往地上霍地一按,脸朝下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跪倒之时,那只篮球刚好在展若南眼前,夏芍二话不说,扣着她的后脖颈,往篮球上狠狠一砸!

    “砰!”

    篮球飞了出去,弹去墙上落地,在地上弹了两下,滚去了走廊。

    走廊上,两边的宿舍门全都大门紧闭,连个出来看热闹的人都不敢有。一整条二楼的走廊,就只有尽头左边的宿舍门开着,灯光映出来,一地的人都还爬不起来,而宿舍里,一片死静!

    刘思菱捂着嘴,目光惊恐、惊讶、不可思议!

    大、大陆妹?

    曲冉呆木地看着夏芍,连那半边肿起来的脸也忘了顾及。

    夏芍蹲在地上,手依旧扣着展若南的脖颈,轻轻一拉,将她的脸从地上提了起来。地上却留下豆大的血珠,展若南的鼻子被砸出了血,嘴唇也被牙齿磕到,鼻子和嘴里的血流出来顺着脖子淌下,触目惊心!

    夏芍却在笑,轻轻巧巧的语气,“哎呀,流血了。不好意思,我下手可能重了点。”

    夏芍的声音打破了宿舍的死静,但却没有人出声,所有人连眼都不眨地盯着她,倒在地上还没爬起来的一群女生更是艰难地抬起头来,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夏芍。

    “既然你钱多,医药费我就不给你了,自己掏。有病治病,治不好,我帮你治。”夏芍继续悠闲地笑,“不过,我来圣耶是为了读书,不是为了给你治病。如果你下回再来找我,记得把你那多得花不完的钱带点来,让我帮你治病,你总得付诊金。”

    “去你妈的诊金!”展若南硬挺着脖子怒吼一声,“你他妈扁我,还让我付钱给你!你怎么不去死!操你妈的大陆妹!我告诉你,你完了!”

    “砰!”夏芍扣着展若南的头往地上一撞!宿舍里的人都惊得闭了闭眼,很明显听见喀地一声,展若南口中一吐,半颗带血的牙齿吐了出来。

    “这下是教你,问候别人母亲要有礼貌。”夏芍笑,意态悠散。

    “你妈……”

    “砰!”

    “操……”

    “砰!”

    展若南每骂一句,夏芍就抓着她的脸往地上磕一下,宿舍里全是惊心的砰砰砰砰的声音。渐渐的,地上由几滴血变成了一滩,而展若南的声音也越来越有气无力。倒在地上的那些女生,看夏芍的眼神从看怪物一般变成了惊恐。

    这么下去,会不会出人命?

    曲冉这才反应过来,惊着心赶忙制止,“够了,小芍……快、快住手吧!南姐她哥是三合会……”

    “滚!要你三八帮老娘求情!”展若南喘气都已经虚弱,骂人也没了刚才的音量,但却还是挺着脖子,桀骜不驯,“老娘收服圣耶,凭的是自己!跟他妈三合会有半毛钱关系!”

    夏芍轻轻挑眉,展若南费着气力回头,“大陆妹,你今天最好杀了我……不然,老娘缓过劲来跟你鱼死网破!不死不休!”

    “哦?是么?”夏芍垂眸看展若南,唇角一勾,笑容甜美,“那你看看现在的情况,麻烦你告诉我,谁是鱼,谁是网?”

    展若南眼前一黑,呕得险些吐血,走廊里却在这时传来一阵疾步而来的脚步声。

    那是高跟鞋踩着地上的声音,咔咔的声音让宿舍里的人都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宿舍门口就传来一声严厉的怒斥声!

    “这是怎么回事?!”

    夏芍还抓着展若南的头,抬起脸来时一脸无辜。而展若南则抬起那一张满脸血,肿的像猪头的脸。

    两人一起抬头,吓得闻讯赶来的林主任倒退一步!她用了好大的力气也没看出那张脸是展若南的,尤其是她鼻子嘴巴全是血的样子太触目惊心,惊得她好半天才稳住心神。

    “这、这……展若南!你又找新生麻烦!”虽然脸看不出来,但是林主任确定那是展若南,就凭她那不符合校规的发型和耳洞,还有她身旁一群刺头帮的成员,她想认不出来都难。

    “夏芍!你入学第一天就打人?”眼前这情况,明显是夏芍把展若南给打了,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林主任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

    她往地上看了一眼,目光极为严厉,“有没有能站起来的?都给我来教导处!”说完,她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一指宿舍里的刘思菱和曲冉,“你们两个,先送展若南去医务室!”

    刘思菱和曲冉赶紧蹲下扶展若南,却被她一把扫开,“滚!当老娘要死了?去个毛医务室!”

    展若南从地上爬起来,两眼发黑,步子明显不稳,却用胳膊一擦脸上的血,“老妖婆,去你妈的教导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那套大道理,老娘听了三年了!背都会背了。”

    展若南呼吸粗重,身子还在晃,却回头看向宿舍里。她现在看东西两个影子,根本就分辨不清哪个是夏芍,但却一指宿舍里,“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说完,她就晃悠着身子跟林主任擦肩而过。林主任气得发抖,脸上都生出白气来。展若南明摆着拒绝去教务处,其他女生也随着她从地上爬起来走人,只有夏芍一个人站在宿舍门口。林主任怒望她一眼,“你跟我来!”

    夏芍挑眉耸肩,乖乖跟着去了教务处。

    到了教务处,自然免不了被林主任一通校规砸下来,口沫横飞地教育。夏芍看起来安静乖巧地听,心思却转去了别处。

    她也没想到入学第一天就发生这种事,毕竟是对方找她麻烦。原本,她可以忍着不出手的,但是对方打了曲冉。虽然这名室友兼同班是今天中午才结实的,但曲冉是个好女孩,中午跟她说了很多学校的事,帮了她不少。夏芍相信未来近一年的时间里,她可以跟曲冉成为朋友。朋友被打,她不能袖手旁观。

    而且,展若南和她的刺头帮太嚣张了些。今晚这事,她们完全就是欺负人,如果不照办,她们以后必然会找她麻烦。而她打了人,以后还是会被找麻烦。既然如此,何必忍气吞声?就算是想息事宁人,也得看对方是什么人。

    夏芍想得很清楚,今晚她打了展若南,至少是个下马威。以后想必圣耶女中,除了展若南,不会再有其他女生因为她转学生或者是大陆人的身份而找她麻烦。至于展若南,大不了来一次,打一次。闹得再大能怎样?顶多闹去三合会。大不了她亮明身份,三合会不会为了一个左护法的妹子跟玄门过不去的。

    夏芍心里一通嘀咕,而林主任还在滔滔不绝地训话。

    “我告诉你,学校是有校规的!不要以为你开学就能请两个月的假,跟学校高层有关系,就可以无视校规!今天晚上的事,影响很恶劣!我会跟校长打报告,你今年期末的评级等着扣分!”

    原本,林主任说什么夏芍都是不在乎的。她是学校的教导主任,管教学生的操行是她的本职工作。不管怎么说,打架确实违反校规,所以夏芍乖乖跟来,任她批评。但是批评归批评,涉及到期末的评级,夏芍却是不能一声不吭了。

    香港中学的成绩跟内地不太一样,是评级的,这自然对将来报考大学有影响。影响到夏芍报考京城大学的话,她自然不能不吭声了。

    她抬起眼来,看向林主任,挑眉,“主任,我敬你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所以愿意站在这里听你训话。但我想你有件事搞错了,今晚是展若南带人先到宿舍找我的麻烦。她们逼我剪头发、划花脸,我难道要照办?今晚我出手,完全是出于自卫。林主任不要总拿校规说事,法律规定,公民有正当防卫的权利。林主任认为,校规大得过法律吗?”

    夏芍的话噎得林主任一窒。

    “我是请了两个多月的假,但这是学校高层研究后同意的。林主任如果有不满,可以去找校长。如果想了解我是为什么请假,也可以去问校长。但请不要以你的揣测来针对我。我来圣耶女中真的是想要来读书的,当初我申请入学,看中的就是学校历史悠久,教学顶尖,学习氛围出众。但我没想到,名列香港学校排行首列的名校,竟然有校霸的存在。老实说,今天我第一天入学,我对圣耶女中有点失望,并且有种受骗的感觉。”

    夏芍挑着眉,表情冷淡,“正是因为学校招收了这样的学生入学,才导致学生深受校霸困扰。今晚的事,我认为我完全无错,错出在学校的招生上。如果林主任因为学校的错误,要给我处分,我不会接受。并且,今晚的事,我保留向教育署投诉的权利!如果日后我的身边再有类似骚扰事件发生,请学校也担心一下教育署那边评级的问题!”

    夏芍一通驳斥,林主任完全懵在当场。等她反应过来,夏芍已经走出了教务处,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走廊的时候,夏芍远远就听见了喧嚣声。她耳力好,听见那些爆炸了般的议论自然是讨论她的。

    夏芍一转过转角走来,就看看见一堆人围在她宿舍门口,指着地上的血迹七嘴八舌地问刘思菱和曲冉话。一见到夏芍出现在走廊尽头,一群人呼啦一声散了,一个个迅速跑回自己宿舍,门却没关,而是在门里探着头,用惊奇的目光看着夏芍步伐淡定悠闲地晃回了宿舍。

    一进宿舍,曲冉就小心翼翼地看了夏芍一眼。这妞儿也是被她刚才揍展若南的彪悍吓到了,小心着问:“林主任没、没处分你吧?”

    “没。”夏芍摇头,目光往刘思菱脸上掠了一眼。

    刘思菱往后一退,眼神还在发直,被她一眼看来吓得整个人都是一颤,抖着嘴唇道:“芍……芍姐!”

    夏芍没应,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然后目光看见地上的篮球没被带走,便说道:“把篮球丢出去,门关上。”

    刘思菱猛地点头,二话不说,两步上前,也不顾篮球上还带着血,一把抱起砰地一声丢了出去!

    门咣地一声关上,震得走廊上各宿舍的门都颤了颤。而那些开着宿舍门,探头探脑往外看的女生,只看见一只带血的篮球骨碌碌滚过走廊……

    夏芍拿着手机晃去洗浴间,给徐天胤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学校的情况。她当然没说刚才打架的事,不然以这男人的性子,还不得杀去三合会,把展若南她哥宰一宰?

    夏芍只跟徐天胤通了个电话,又跟师父通了个电话,说明自己在学校一切都好,然后约好了让徐天胤周五傍晚放学开车来接她,之后就挂了电话。

    等夏芍从洗浴间出来的时候,宿舍门口的血迹也收拾干净了。曲冉和刘思菱看见夏芍出来时唇边挂着笑,知道她是心情好点了,但是两个人没一个敢说话的。夏芍也不多言,只是走到床边,坐进椅子里,翻书,复习。

    她一直复习到熄灯,这期间曲冉和刘思菱洗刷都是静悄悄的,生怕闹出一点动静吵到她。而这么安静的氛围,夏芍也确实是渐渐看了进去,等到她把一天的功课复习完,又预习了一下后面的课程,宿舍便到了熄灯的时间。

    夏芍摸黑端着盆子去洗澡,刘思菱赶紧递过一只手电筒来,“芍姐,我这里有手电筒……”

    夏芍一愣,曲冉也抱着手电筒道:“芍姐,我这里也有,你都拿进去吧。两只一起,亮一点。”

    夏芍噗嗤一笑,看向曲冉,“我记得你晚上之前都是叫我小芍的。”

    曲冉愣了愣,挠挠头,笑容有点憨气,“我、我还能这么叫你么?”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夏芍一笑,伸手接过曲冉手上的手电筒,对于刘思菱那只却是没要。

    曲冉开心地笑起来,夏芍转身进了洗浴间,而刘思菱站在那里咬了咬唇,尴尬。

    夏芍洗完澡出来,便爬去床上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吃早餐的时候,夏芍的大名就风靡了全校!

    新来的大陆妹把展若南给揍了!

    展若南在学校横行了两年了,她刚来学校的时候,大家都怕她背后三合会的后台。后来发现她自己也很能打,不仅是圣耶女中,她把附近的中学都打了个遍,简直就是一霸。她看不顺眼的人,会一直找茬到她觉得腻了为止,来学校根本就不是为了读书,成绩也差,而且还带出了一批蓄短发、染红毛的刺头帮成员。在香港名列首位的名校圣耶女中,这两年竟然因为展若南的到来,而出了校园黑帮。

    学生当中,当然也有巴结展若南的,但大多是敢怒不敢言,都在数着日子过。眼看熬到她升三年级了,只盼着毕业以后她赶紧走人,好还校园清净。

    所有人都是在以这样一种闭着嘴的姿态过日子,谁也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打展若南!

    展若南是什么人?三合会总堂左护法展若皓的妹妹!别说是在圣耶女中了,就是在香港,除了戚家人,哪个敢动她?

    而她偏偏被人给教训了!

    教训她的人不是香港人,是大陆转学来的女生,名叫夏芍。

    她家里什么背景?敢动展若南?

    听说她功夫超级牛!是那种正宗的中国功夫!一只手就打败了展若南,而且打得她满脸是血,牙都掉了三颗。

    功夫这么牛,而且能转学来圣耶读书,家里在大陆背景不一般吧?

    她最好家里有点背景,不然的话,她打了展若南,这事可不好收场。听说,展若南昨晚就放话了,这事没完!要不死不休呢!

    有人猜测,圣耶女中老大的交椅是不是要换人坐了?有人则认为不可能,大陆妹再厉害,这里也是香港,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再说了,三合会是龙也不是蛇啊!大陆妹家里再有背景,能比世界级黑帮三合会还厉害?

    扯淡!等着被报复吧!

    不管传言是怎么样的,也不管学校的女生们都在观望什么,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夏芍出名了。

    这回是真的出名了。

    与她昨晚的估计一样,尽管学校里的女生都猜测展若南会找夏芍报仇,但在夏芍面前的时候,还真没人敢找事。并且看见夏芍的时候,谁也不敢把她当新来的看,更不敢因为她是大陆来的就调侃找茬,无论是走廊上、图书馆还是食堂,凡是见了夏芍的,全都规规矩矩让路,教室里见了说话的时候,也都规规矩矩叫她声“芍姐”。

    圣耶女中一夜之间,除了南姐之外,又多了个芍姐。

    没办法,虽然这样可能让展若南不快,可是谁也不想让夏芍一个不开心掌掴过来,把牙给打掉三颗。

    但这些女生无疑都是白担心了,相处过后众人发现,新来的芍姐脾气并不像南姐那么暴躁,她性情可以说很好了。待人接物客气有礼,看人眼睛带笑,让人十分舒服。而且她看起来就是个好学生,上课认真听讲,下了课都在看书。话不多,如果不跟她说话,她会一直埋首书本里不抬头。

    如果不是怕跟她走得太近展若南报复她的时候会受到牵连,估计这名新来的大陆妹在圣耶女中的人缘会很不错。

    展若南当晚受了不轻的伤,所有人都以为她会住院几天,但没想到的是,她只消失了一天,第二天就顶着一张肿肿的脸来学校了。

    她好像不觉得这张脸丢人一样,脾气比以往还暴躁,连她身旁刺头帮的成员都小心翼翼,就怕触她霉头。心里都盼望着她赶紧找夏芍报仇,把这口恶气出了,不然谁都跟着倒霉。

    而展若南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好像不知道学校里有夏芍这么个人似的,居然不找她的茬,甚至提也不提!

    她不提,她身旁的人也不敢提,学校里更没人敢提。

    每天都有人担心展若南会突然冲进夏芍所在的五班,两人在班里就这么打起来。但每天日子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只是每天展若南都臭着一张猪头脸,迟到早退,看人眼神凶狠。而夏芍每天都淡定微笑,按时上下课,把所有的时间都扑在功课上,悠闲从容。

    直到周五放学这天。

    这是夏芍来到圣耶女中的第一个周末,和徐天胤说好了在校门口接她,于是夏芍一放学就把书本收拾好,背着包包准备出教室。

    教室里却突然静了静,原本笑闹着收拾书本准备奔周末的女生们都惊呼一声,纷纷看向门口。

    展若南带着一张还很青紫的脸在门口一声呼喝:“大陆妹!给我出来!”

    夏芍听见展若南的声音,动作停也没停,从容地收拾好书包,单肩背着出了教室,往门口一站,挑眉,“带诊金来了?”

    “滚你妈……”展若南张口就骂,夏芍目光一寒,抬手带着手中的包就朝她面门拍去!

    展若南似是知道夏芍的忌讳了,老早就知道她会出手,所以张口骂人的时候就已经往后退了。夏芍一抡包,被她躲了开。

    展若南站在聚满了人的走廊上哼了哼,“停!不在学校打,在学校打没意思!规矩太多,烦人!有本事跟我去学校外面打一架!分个胜负出来!”

    走廊上的女生们都愣了愣,这才纷纷会意过来,原来展若南这几天不找夏芍的麻烦,就是为了等周五出去打?

    “你放心,我展若南绝对不会布什么陷阱害你!我这人,光明磊落!你要是今天赢了我,我把学校老大的位置让你给坐!从今往后我叫你声姐!你要是输了,给我剃光头!当小妹!从今往后跟着我混!”展若南放话道。

    走廊上的女生却哗地一声!这是……在决定圣耶老大的归属?

    女生们纷纷看向夏芍,有些人出于私心,希望她能接这一战。毕竟夏芍的性情比展若南好相处多了。她要是当了圣耶的老大,大家就都解放了。

    夏芍却是背着包一笑,“凭什么我输了就得剃光头,你输了就只是叫我声姐?”

    “我把圣耶老大的位置让给你,你还想怎么样?”展若南眼一瞪,“行!我要是输了,我也剃光头!怎么样?”

    她一副挑衅的模样,夏芍却无语地笑了,“我以为,我们之间的胜负已经分出来了。”

    “上一回不算!我不知道你的实力,轻敌了。现在我也养得差不多了,这么多人作证,我要是输了,绝对不抵赖!我如果食言,剁一只手给你!”展若南扬着头道。

    夏芍却摇摇头,“你只要不来骚扰我,我就大吉大利了。我读我的书,你当你的老大。我没兴趣!”

    夏芍说完背着书包就往教室外走,展若南在后头气急败坏,“你敢不答应!”

    她盛怒之下,一把就抓向夏芍!夏芍早就料到了,回身便带着包朝展若南一撞!展若南原本想去抓夏芍的包,却没想到被上头的暗劲一震,整个人都震得飞速倒退!

    人群呼啦一声散开!女生们惊骇地看见夏芍只是抡了抡书包,展若南就往后倒退了十几步,直到后头的人将她扶住,她才停了下来!

    真功夫!

    走廊上,女生们两眼放光,而展若南气急败坏地站直身子,夏芍却已经悠闲地走远了。

    ……

    圣耶女中到了周末,学校外头可谓热闹。到圣耶读书的女生,虽不说个个家境都好,但绝大多数都有些才气,而且其中不乏气质美女。

    每到了周五傍晚和周末傍晚,都有各种价码不菲的豪车停在校门口,有的是接女朋友,有的是家里来接人。

    而今天校门口却是有些寂静。

    从校园里出来的女生纷纷捂住嘴,对着校门口一名手捧着鲜花的男人露出惊艳的目光。男人一身黑衣,倚在一款限量版的黑色奔驰外,抱着花低头看地上的影子。他虽然是不看人,但他却对地上的影子很有研究,没有人能靠近他周围三尺之内。一旦接近,他便会抬头,一眼就把人冻成冰渣渣。

    人退散了之后,他又低下头。直到校门口的气氛又变了变。

    在校门口接人的富家公子哥儿不少,在探头探脑往校园里望的时候,却在同一时间都愣了愣。

    学校里走出来一名少女,她还穿着学校的制服,白色是衬衫,红底黑格子的小短裙,一副学院派的气息。她单肩背着包,怀里还抱着一本书,发丝垂在肩头,眉眼含笑。夕阳照在她身后,整个人像是从久远的年代里走来的学生。画面泛黄,人却美得玉瓷一般。

    校门口的气息一变,徐天胤便抬起头来,目光落在少女身上的一刻,微微恍惚。

    夏芍笑着走过来,把花接过,也不管校门内外的各种目光,笑着就坐进了车里。男人帮她把花放去后座,为她系好安全带,转身进入驾驶座时,目光往四周一扫,把校门口的雄性也冻成了冰渣渣。

    车子缓缓发动,驶离了校门口。

    而展若南随后就追出了校门,四周望了望,没看见夏芍的身影,气得一跺脚!

    “南姐,怎么办?让她给走掉了!”

    “怕什么!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庙!除非她不回学校了!”展若南回头一吼,气得直喘粗气。半晌,目光一转,森森一笑,“不跟我打架?我有办法让她跟我打!”

    ……

    圣耶女中因为历史悠久,学校本身就是一座景点,因此周末学生放假的时候,学校便会对外开放,接受游客和市民来观光走走看看。

    夏芍周六的时候,拿出一上午的时间跟徐天胤来到学校,穿着学校制服在各个景点拍了照片。然后等周末照片洗出来以后,她便细心地照片后面全都写上了字,标注上是学校的什么地方,平时在这里做什么。连在老风水堂跟师父拍的照片都在后头进行了标注,然后给父母写了厚厚的书信,最终把照片和书信一起,交给徐天胤,让他帮忙在周一寄出去。

    按照学校的规定,周末傍晚就要返校,晚上要查宿舍,因此夏芍周末傍晚吃过晚饭,就让徐天胤开着车送她上学了。

    徐天胤一路上车开得并不快,也不知是细心她刚吃完饭,还是不想这么早就送她到学校。夏芍觉得,可能两者都有吧。她周末的时候住在师父在香港的故居里,一整天忙着复习功课,就连晚上也是很晚才睡。应该是不想耽误她复习功课的精力,男人竟然没怎么折腾她。

    而师父大概也是不想打扰两人相聚的时间,他平时天天都去见老朋友,周末这两天竟然在故居里,大门不出,只去了两趟风水堂那边。

    不陪着师父出门的时候,徐天胤就在书房里陪夏芍,他不说话,不打扰她,就只是在一旁看她。就像现在,车子停在了校门口,他给她解了安全带,却迟迟不开车门,就只是看着她,目光深邃留恋。

    夏芍一笑,主动倾身过去抱了抱他。果然,她一偎过去,徐天胤便用双臂将她禁锢住,大掌在她背后摩挲,深深嗅着她的香气,不肯放手。

    夏芍任由徐天胤抱着,车子里安静得只剩衣衫的摩挲声和男人的呼吸声,许久之后,她的用手指戳戳他的腰,表示要下车了。而他的目光却落在她身上,看着一身校服装的她,深邃漆黑的眸望着,带点研究,带点兴趣,似乎还带了点别的什么。

    夏芍一愣,眼神一变,伸手就去开车门!但却不及男人手臂长,在她之前一把将车子锁了,大掌顺道一捞,就将她捞来了腿上!

    ------题外话------

    今天更得多,要票!

    前天我被妹纸给说了,说我要票拿碗拿盆的,太小家子气了,让我开大卡车或者火车来要,我森森觉得霸气了!

    于是,月底了,妹纸们翻翻口袋,让票票装满火车皮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六章 下马威!芍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六章 下马威!芍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