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血盆照镜局

    第五十一章 血盆照镜局

    来小区里闹事的小混混跑了,居民却没散。舒榒駑襻

    曲冉站在人群里,瞪着空地上一滩滩的血迹,有点发颤。但是她反应过来之后,便先跑向险些被打的那名老人,“陈爷爷,你没事吧?”

    老人拄着手杖,也是没反应过来,被曲冉一搀,才感觉到腿脚发软,险些蹲坐在地上,幸好有旁边的居民赶紧从旁扶上,老人才没坐到地上去。但他的手还是发着抖的,“阿、阿冉啊,这些、这些人是?”

    居民们随着老人的目光都望向夏芍、徐天胤和展若南一群人,然后以询问和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曲冉。

    曲冉一家搬来这座小区有些年头了,左邻右舍混得都很熟。她又是个纯孝的女孩子,经常做了好吃的送给邻居街坊,久而久之,她去上学,邻居们对她母亲都很照顾。在小区的居民眼里,曲冉是个能考上圣耶女中这样的名校的好孩子,谁也没想到,她今天会带着这样一群朋友回来。

    哪有女孩子留光头的?一看就是不良……

    后头带着的那群刺头,头发都染成红的,吊儿郎当,说话粗鄙,也不良……

    剩下那两个,倒是俊男美女,但是出手最狠的就是这两人。年纪轻轻,这么能打架,外形倒是漂亮,可普通人家的孩子,哪有这么会打架的?

    阿冉这都是交了群什么朋友啊?可别学坏了。

    居民们担心曲冉,有这想法是很正常的。但他们同时表情又很纠结,因为正是这群人刚才救了陈伯,赶走了来小区闹事的小混混。

    但是,刚才听那名光头少女跟那些小混混的对话,听起来,她也是三合会的?而且,好像还挺有名气……

    那名气质恬静柔美的女孩子,也被人叫芍姐,难不成也是三合会的?

    三合会,那可是黑社会啊!

    阿冉怎么交了黑社会的朋友了?

    居民们的目光夏芍看在眼里,但并不介意。老百姓的眼里,黑社会做尽坏事,没有好人,平时躲都来不及,哪有贴上来的道理?

    而展若南对这些目光就更是习惯了,她只是看向曲冉。

    曲冉搀扶着陈伯,看向展若南,看起来像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对待她。她显然没想到,今天展若南会出手教训那些小混混,但她赶走了那些小混混,并且恐吓他们不许再来扰民也是事实。

    所以,曲冉最终还是扯出一个微笑来,对展若南点了点头,然后对陈伯说道:“陈爷爷,这些都是我的朋友。你放心,他们都是好人。”

    一句朋友,让展若南挑了挑眉,然后耸肩站在原地,唇角略微勾起。

    居民们却愣了,“朋友?”

    “是啊。”曲冉笑了笑,安抚左邻右舍的邻居,“他们真的是我的朋友。你们看,刚才的人都是他们打跑的。而且,我相信那些人应该不敢再来了。”

    居民们受那些小混混骚扰有半年时间了,而且对黑社会的理解也根深蒂固,要短时间内改变看法是不可能的。但夏芍和展若南等人刚才救了陈伯,因此居民们虽然有些顾虑,但最终还是跟夏芍等人打了招呼,甚至道了谢。

    曲冉心中挂念她母亲,因此跟邻居们说了一声之后,就领着夏芍等人上楼了。

    居 们让了条路出来,远远地散开,但还是没走,三两堆地聚在一起看着夏芍等人。

    夏芍边走边转头看展若南,问:“被人道谢的感觉,怎么样?”

    展若南把头一扭,哼了哼,“不爽死了!老娘做坏事没人敢骂,做好事居然被人用那种眼光看。道谢算个屁!一开始就过来说声谢,老娘还领情。操!”

    夏芍一笑,“话不能这么说,他们受害在先,你不能指望他们对黑社会有好印象。但人家最终还是道了谢,说明你做的事,别人都看在眼里。所谓公道自在人心,就是这个意思。但很多事,要改变是需要时间的。”

    “嘁!说得好像谁稀罕一样!”展若南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吊儿郎当地跟夏芍抬杠,但到了楼道之后,她就不再说话了。

    只见楼道里到处都泼着血红的油漆,惊心的“死”字和带血的砍刀样子的画到处都是!

    这小区本来就是老小区了,楼道窄而昏暗,上楼梯时给人感觉破败而压抑,再刷上恐吓的红字和涂鸦,在楼道里走着,给人的感觉惊心动魄。

    夏芍顿时就皱了皱眉。

    血煞!

    “我家到了,就是这里了。”这时,曲冉的声音传来。

    夏芍思绪一停,抬眼一看,曲冉已经打开了房门,请一行人进了屋。

    屋里光线略暗,一眼看去,面积不算大,两室一厅的样子。家具虽然有些陈旧了,但家里收拾得很干净。

    曲冉请夏芍、徐天胤和展若南等人去了沙发上坐下,更大家倒了热茶、洗了水果来,然后便说道:“你们先坐会儿,我妈应该在房间里休息,我去看看。”

    说完,她便转身去了一间卧房。展若南在沙发上坐不住,起身主人似的在客厅里溜达,到处转悠,回头的时候发现徐天胤拿着水果刀削了只苹果递给夏芍,在她接过去吃起来的时候,又放下刀子去给她剥果仁。

    展若南眼神立刻亮了亮,“你男人真不错!”说完就瞪一眼她的手下人,“看见了没?还不学着点!我的苹果呢?我的果仁呢?有没有眼力劲儿?”

    四名刺头帮的女生立刻削苹果的削苹果,剥果仁的剥果仁。

    一会儿的工夫,展若南左手拿着苹果,右手抓着果仁,吊儿郎当地教训人,“告诉你们,找男人就得找这样的!给女人钱花,陪女人打架!关键是女人聚会的时候,当司机,当跟班,还不多话,不看别的女人!看看上回阿丽带那个小白脸,眼都飘去赌妹的胸上了。他妈的跟这辈子没吃过奶似的!”

    夏芍在吃苹果,差点呛着。徐天胤放下手中果仁,伸过手来拍拍她,剑眉微蹙,气息冷厉地抬眼。

    展若南感觉到,一下子跳去老远,怒瞪夏芍一眼,“喂!管好你的男人!他瞪我!”吼完夏芍,她又回头瞪阿丽,“那小白脸你踹了没?”

    阿丽表情有点不太自然地笑了笑,随后摆摆手,高声道:“那种货色,老娘玩够了就一脚踹了!还想跟老娘要钱?贱男人!”

    “跟你要钱就给他,全当玩鸭了!”展若南一把将苹果核丢去垃圾桶里,砰地一声。

    夏芍轻轻蹙眉,抬眼,“小声点,这是在别人家里。你是来做客的,不是当土匪的。”

    展若南一怒,刚要反驳,夏芍便垂眸喝茶,淡淡道:“小冉的妈妈身体不太好,你们别吵着人。”

    展若南已经张嘴打算骂人了,被夏芍一句话噎回去,不上不下地憋得她一口气吊在那里想跺脚。

    正当这时,曲冉母亲房间的门开了,曲冉扶着一名中年女子走了出来。女子神态和善,曲冉与她有七八分的相像,两人无论是从体型还是容貌上来看,一眼便能看出是母女来。

    女子一出来,先在客厅里的几人身上一打量,看见光头的展若南和刺头帮女生时,目光顿了顿,但是没说什么。很显然,曲冉在屋里已经给她母亲先打过预防针了。

    女子笑着冲众人点了点头,说话很温很软,慢而无力,“你们是小冉的朋友?她很少带朋友回来。今天也没提前跟我说,我就在房间里休息。招待不周的地方,你们别怪罪阿姨啊。”

    夏芍和徐天胤从沙发上站起来,徐天胤对女子点了点头,夏芍则目光落在女子没什么血色的面容上,笑道:“阿姨好!您别这么说,是我们突然到访,唐突了才是。听小冉说您身体不太好,我们没打扰您休息吧?”

    曲冉的母亲这才看向夏芍,她一从房间里出来,目光就被展若南等人的不良打扮吸引了注意力,直到此时夏芍说话才看向了她。这一看之下不由愣了愣,只觉得这女孩子长得怪好看,笑起来眼睛会说话似的,恬静可人,讨人喜欢。曲冉的母亲顿时笑了,“你就是小冉交的大陆来的朋友吧?”

    话虽这么问,但她已能确定。毕竟女儿跟她描述过朋友的体貌特征了。

    曲冉这时才挽着母亲的胳膊,笑着介绍道:“小芍,南姐,这是我妈。姓陈。”说完又对母亲说道,“妈,你没猜错,这就是我的大陆朋友,夏芍。那位也是我刚交的朋友,展若南。”

    曲冉指向展若南的时候,她明显愣了愣,好像反应了一阵儿才反应过来曲冉是叫她。她在外头被人叫南姐好多年了,乍一听到自己的全名,还有点不太习惯。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曲冉对她母亲介绍说两人是朋友,展若南下意识地去抓了抓头,一抓之下才发现头发剃光了,于是只好摸了摸她的光头,九十度鞠躬,大声道:“伯母好!”

    她一副黑道做派,声音大得吓了曲母一跳。直起身来之后又呼喝她的小妹,“问伯母好!”

    四名女生早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听从展若南吩咐,也跟着九十度鞠躬,齐声道:“伯母好!”

    展若南瞪着眼,凶神恶煞骂道:“操!让你们说什么你们就说什么,多说句打扰了会死啊!”

    四名女生又赶紧鞠躬,“伯母,打扰了!”

    夏芍在旁边忍着笑,看曲母懵了一会儿,赶紧摆手,招呼众人坐下。曲冉家里的沙发坐不下这么多人,最后又搬了几张椅子过来,展若南把她的小妹踢去椅子上坐,让曲冉陪着曲母坐在了沙发上。

    刚坐下来,曲冉见卧室的房门还开着,便起身去关房门,走到门口时说道:“妈,你看你,你大白天的又拉窗帘!医生说你要多晒晒太阳。”

    曲冉边说着边走进屋里,把窗帘刷地一声拉开了!客厅里原本有点暗,这一拉开窗帘,阳光顿时透了进来,客厅里霎时亮堂了起来。但曲母却闭了闭阳光,用手挡了挡,笑道:“太亮了,我总觉得晃眼,头晕得慌。”

    “您就是太阳晒得少才觉得晃眼的,医生说多晒太阳对您身体有好处。”曲冉从房间里出来,干脆就不关房门了,开着门让阳光照进了客厅。

    客厅里的光线一亮,曲母的脸上就显得更苍白些,几乎看不到血色,而且微微把头避开阳光的直射,看起来确实精气神儿很不好。

    夏芍的目光落在曲母脸上,又望了眼她的房间,眸一垂,开口问道:“阿姨,恕我冒昧,您应该是肾气不足,体寒之症吧?”

    曲母一愣,展若南等人也看过来,“别告诉我你还会看病。”

    夏芍微微一笑,“略懂一点。我看阿姨耳红,眼皮发白,面无血色,应该是肾气不足的症状。阿姨平时应该是精神不济,有气无力,手脚发冷,有寒症。”

    玄学五术,山、医、命、卜、相。这是夏芍当初跟师父唐宗伯所上的第一课。医即为中医,她是略学过一些的。而且,即便是不用中医看,夏芍也能看出曲母身上阳气不足,阴气很重,阴阳失调得很严重。

    曲母愣住,很明显夏芍说中了,她转头看向女儿,曲冉站在房间门口,也是怔愣地看着夏芍。曲母一看女儿这副模样就知道并不是她把自己的身体状况告诉夏芍的。

    那、那这孩子真的会看病?

    她才多大?

    曲母有些震惊,笑道:“是啊,别看我胖,身体却是虚着。看了老中医,说我体寒,给我开了方子,让我多运动多晒太阳。唉!我都这年纪了,哪还有你们年轻人那些跑跑跳跳的活力?平时我在屋里走走都闲累。好在还没什么大病,就是一直虚着,容易累,养了多少年了,也都习惯了。”

    曲母说着,有些好奇地看向夏芍,问道:“小夏啊,你在大陆的家里是不是有学医的人?”

    “我师父懂医术。”夏芍道。

    “师父?”曲母一愣,和女儿互看一眼。

    夏芍却没多言,而是站起身来问道:“阿姨,我能去您房间看看么?”

    这话有些突然,一屋子的人都愣了愣。但曲母见夏芍笑容真诚,不像是单纯好奇才想进她房间。她一时也没有理由拒绝,只说了句屋里乱,让夏芍别笑话的话,便让曲冉领着夏芍进了房间。

    夏芍进了房间后,对房间的摆设并不感兴趣,而是径直走到了窗旁,抬眸往外望去。一看之下,她顿时脸色微变。

    只见小区对面的一条马路上,矗立着一座大厦,大厦本身的建筑外形并没有问题,但装修却是玻璃幕墙,阳光照在上头,光线被很强烈地反射过来,正照进这间屋子里,所以才造成这间房间的光线异常地亮,甚至到了晃眼的程度。

    怪不得曲母要拉上窗帘,这在风水学上,称为光煞。

    但让夏芍脸色微变的,并不是曲母的卧室犯了光煞,而是她刚刚进曲冉家之前,在楼道里看见的血煞。

    血煞也是风水里的一种煞,比如严重的凶杀案现场,大量血迹若是不及时清理,很容易会形成血煞。但血煞并不一定指有血光的地方,曲冉家里这座小区的楼道里,大红的油漆抹在墙上,大片大片,看起来血淋淋的,血流成河一般,也形成了血煞。

    这与人的心理有关,常时间生活颜色刺目血红的地方,很容易会精神紧张。尤其曲冉家小区的楼房是老楼,楼道里光线暗而狭窄,墙上大片血淋淋的颜色,会更令人压抑。久而久之,会心慌气短、失眠恶梦,精神恍惚。

    夏芍不知道世纪地产经常喜欢在楼房的风水上做宣传文章,是不是老总真的懂风水,故意让小混混在将楼道刷上红漆的,还是说一切只是偶然。她只知道,在她看见了曲母卧房对面的那座大厦之后,这座小区已经不是仅仅犯了血光冲煞这么简单了。

    楼道里的血煞,外头的光煞,形成了一种风水凶局。

    血盆照镜局!

    而且,对面大厦的镜面墙幕还不是常见的方形,而是三角形的。这座大厦大概是在装修的时候别出心裁,将镜面分割成了正三角形来拼合装饰。殊不知,南方属火,三角形在五行之中也属火,无形中加重了此风水局的凶性。

    住在此局中的人,小则伤筋动骨,重则性命不保。

    曲冉见夏芍进了房间什么也不看,就只是走到窗边看外头,而是脸色也严肃了下来,不知出了什么事,于是问道:“小芍,怎么了?”

    “出去说吧。”夏芍转身走出曲母的卧房,坐回了沙发里,“阿姨,我想问下,从你窗户看出去,对面那座大厦建了多久了?”

    曲母不知她为什么这么问,但却本能答道:“嗨!我哪儿知道建了多久了啊?我们搬过来就在那里了。怎么了?”

    夏芍进房间不久,客厅里的人都想知道她去曲母房间想参观什么,因此目光都没从她身上离开过,但当看见她什么也不看,就只是对窗外的景色感兴趣的时候,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你们搬来多久了?”夏芍又问。

    “有五六年了。”曲母笑了笑,垂下眸,“小冉她爸爸去世,我们就搬过来了。”

    夏芍点点头,“那我想请阿姨回忆一下,你的身体是不是从搬过来之后才开始不好的?”

    曲母奇怪地看夏芍一眼,总觉得她问这些问题有些什么深意,但还没回答,旁边的曲冉就点头道:“对。我爸的去世对我妈打击很大,我们搬过来本来想换个环境,但这些年来,我妈身体一直不太好。”

    “有这个原因,但也有别的原因。”夏芍眸一垂,“阿姨看过中医,医生给你开了调理身体的药方,我闻着屋里有药香味,说明你经常喝中药调理身子。但我想你应该会觉得效果一直不是很好,会感觉精神恍惚,昏昏欲睡,身体乏力,头晕目眩,甚至胸闷气短。可对?”

    曲母愣住,呐呐点头,“对……”

    “这种情况从搬过来之后就开始有,而且一年比一年重。可对?”

    “对!都对!小夏,你怎么知道?”曲母瞪大眼。

    “小芍,是不是我家里有什么问题?”

    “她家风水有问题?”

    曲冉和展若南两人一齐出声,分不清谁先谁后,却都是一个意思。自打夏芍去老风水堂找茬踢馆,展若南就认定夏芍是大陆来的风水师。风水师说话,必然是三句不离本行,那肯定是曲冉家里风水有问题了!

    果然,夏芍点头道:“我刚才看过了,问题出在卧房对面的大厦上。那座大厦是镜面装修,每天都将阳光反射进来,致使那间屋子犯了风水上的光煞。”

    “啊?”一屋子的人都愣了,展若南最有行动力,立马起身去了曲母的房间,往对面看了看,转头回来,“有这么夸张么?不就是座大厦?这种大厦,香港要多少有多少!”

    “但它的光反进来就不好了。”夏芍道。

    “就因为大厦的光?嘁!扯淡了吧!”展若南不信。

    夏芍也不跟她辩,直接让曲冉找了面小镜子来,将阳光反射到了展若南脸上。

    展若南拿手一挡,怒了,“喂!你干嘛!”

    “我这么照着你,有什么感觉?”夏芍问。

    “晃眼!还能有什么感觉?别照了!再照老娘要揍人了!”展若南挡着眼,对夏芍玩儿似的把阳光照去她眼睛上,表现得异常烦躁。

    夏芍把镜子一收,挑眉笑看她,“我只是照了你一下,你就觉得晃眼,受不了了。那你想想,生活在这种环境里五六年,会怎么样?”

    展若南放下手,皱着眉头沉默了。她并不坐下,而是把手放在裤兜里,转头又看向了曲母的卧室。而曲母和曲冉早就已经愣了。她们听出夏芍的意思来了,她是说,曲母这些年身体不好,都是因为家里的风水有问题?

    “照一会儿你可能只会觉得晃眼,但如果时间久了,头晕眼花,精神恍惚是自然的。而人一旦精神恍惚,便会思维变慢,反应变慢,时间再久一些就会出现身体乏力,体虚的症状。出门的时候假如精神不好,没有遇到意外都算是幸运了。”夏芍解释道,“风水有的时候并不是太玄妙的事,它是与自然联系紧密的一门科学。很多事情都说得通的。”

    “那、那我妈总喜欢拉上窗帘,就是觉得对面的光线太亮,太晃眼的关系?”曲冉问道。

    夏芍点头,“幸亏阿姨习惯拉上窗帘,不然不可能五六年了都还没出过事。事实上,仅仅是身体虚弱、精神恍惚,已经是很幸运的了。”

    “妈,我……我不知道……”曲冉咬着唇,顿时眼红了,“医生说让你多晒晒太阳,我没想到……”

    “你这孩子!你也是遵照医嘱,你是担心妈,你自责什么?”曲母赶紧安慰女儿。

    夏芍也从旁安慰道:“虽然我说风水上有的事也不难理解,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谁不希望自己的母亲身体好起来?再说了,医生嘱咐得没有错,阿姨是应该多补补阳气,你没督促错她。只是那间房间的光线太强了而已。”

    曲冉这才抬起头来,“那、那该怎么办?”

    “好办啊,其实平时拉上窗帘就可以了。不过,窗帘拉上之后,家里阳气不足,同样不利于阿姨身体恢复。我建议在那间卧房里再安一层窗帘,要浅色薄些的,平时拉上这一层,既不让光线太强,也不至于屋里没有阳光。一举两得。”

    “就、就这么简单?”曲冉瞪大眼。

    “改变环境,就这么简单。但想要康复,还得改变自己。阿姨体虚的情况都五六年了,您不能老是在家里。每天上午九点以后,建议您到楼下走走,晒晒太阳,补补阳气。医生开的药还是要继续喝的,我想这样配合着调理下来,身体应该不久就会康复了。”夏芍笑道。

    “真的?我妈身体会好起来?”曲冉用期盼的目光看着夏芍,然后又去看母亲。曲母也显得很高兴,好像很久没这么高兴过了。

    但高兴期盼是一回事,更令曲母惊奇的是,夏芍年轻轻轻,竟然懂风水上的事!她从来也没有想到,女儿今天带朋友回家,会看出自家这么多年来风水上的问题。并且指出了她身体久治不愈的原因,让她有机会好起来!

    展若南和阿丽、赌妹几个人也看着夏芍,目光惊奇。香港人大多笃信风水,大多数人都有看过风水大师的经历。但身边就有名风水师在,这种感觉,说不出的奇异。

    而在这些期盼的、感激的、惊奇的目光里,夏芍却是浑然不觉,她一直低头垂着眸,在思考另一件事。

    其实,光煞的事根本就很好解决,对于这座小区来说,目前最棘手的是血盆照镜的凶局!

    但这件事,夏芍却没有对在场的人提起。一来是此局很凶,曲冉的母亲刚刚有了希望,好的心情对身体的康复也是有好处的,这件事,她知道只会担惊受怕,还不如不知道。二来嘛……

    夏芍一笑,她自有安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一章 血盆照镜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一章 血盆照镜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