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吃饭,童童

    夏芍解决了曲冉家里的风水问题,找到了她母亲多年的病根,这让曲母和曲冉都很是感激和惊喜。舒榒駑襻曲母听说夏芍等人今天来家里是为了尝尝曲冉的手艺的,便赶紧带着曲冉去厨房忙活了。午餐的时间早就过了,众人就只当是吃晚餐了。展若南对下厨的事不灵光,大爷一样地坐在沙发上等着伺候,夏芍则进到厨房去打下手,顺道学习。

    既然是来了曲冉家里,夏芍自然是想学一两道名菜,过年回家的时候下厨做给父母吃。

    但进了厨房之后,夏芍便愣了愣。

    曲冉家里很多家具都有些陈旧了,厨房里的一应用具却很新,摆放很讲究,看得出来很多餐具是及时更换的。曲母拿了件围裙给夏芍,便笑道:“小冉说你们有几个朋友还没吃午饭?那咱们得赶紧!我摘菜洗菜,给你们打下手。让小冉掌勺吧!她呀,还没有灶台高的时候就在厨房里给她爸打下手了,后来刚刚有灶台高的时候,就踩着小板凳学做菜了。”

    说起以前的事,曲母脸上多了几分神采,或许是找到了病根,看到了康复的希望,曲母的精神比刚进门的时候看着好多了。夏芍知道曲母这么说也是因为自己是客人,不好意思叫她帮忙,于是便笑道:“阿姨,洗菜摘菜的事我会,还是我来吧。您体寒,尽量少碰冷水。”

    夏芍不由分说,便把这事抢到了手,看得曲母在旁边愣了愣,一个劲儿地道:“哎呦,这、这怎么好意思?还是我来吧!你们这些孩子,衣服穿得都干净,别弄脏了。”

    夏芍端着洗菜的盆子就往水槽走,笑道:“洗个菜怕什么衣服脏?衣服脏了可以洗,可以换,身体受了寒可得调养好一阵儿。”

    曲母很不好意思,夏芍和曲冉连着劝了她好几句,才把她劝去了曲冉身旁打下手,改刀分食材。而曲冉一站到厨房里,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变。这个平时在宿舍里谈起美食眉飞色舞、在展若南面前话也不敢说几句的女孩子,此刻在灶台前动作迅速果断,一个人准备了三道头盘,三道拼盘,先端了出去,然后在厨房里忙活正菜。夏芍瞧着她无论是摆盘还是调菜手法都很娴熟,像是多年经验的大厨一般,不由挑眉一笑,将洗好的菜递给曲母,一边帮着她分菜,一边瞧着曲冉准备做正菜。

    夏芍只从旁学了两道菜,佛跳墙跟醉翁虾球,另学了一道蟹肉粟米的汤羹。对她来说,要记住食材、步骤跟火候,一次学三道已经是极限了。但曲冉掌厨,一连做了八道菜品,两道汤羹,最后还做了烧卖和春卷的点心,如果不是夏芍拦着她,她还要做甜品。

    厨房里的各种食材调料花了人的眼,但曲冉在其中却能游刃有余,边掌厨边还能眉飞色舞地说这些她当初学菜的经历,乐在其中。

    “佛跳墙是闽菜,香港人也很爱吃。当初我刚学的时候,我爸告诉我,油一定要用熬好的葱油,佛才有可能弃禅从寺墙里跳出来!哈哈。选材上,你千万不要听那些人说这个好还是那个好,这个要靠厨师的经验和眼力了。我练了好几年,我爸也没说我成,等今天的炖好了,我先盛一碗给我爸供上,说不定他晚上能托梦给我,说我成了呢?嘿嘿。”

    “这道烧卖啊,我跟你说,我爸当初在酒店做行政总厨的时候,烧卖是他的一绝啊!他告诉我什么叫黄金比例,我练这个练了好久……”

    “我爸说,现在的厨师行业里,女人做红案的很少了。大厨大多是男人,我说我一定红案白案都能做,我还要做西式甜点师,做厨艺界的顶级美食家!我爸笑了我好久。”

    “还有啊,我刚开始学做菜的时候,那个苦哇……我家里有段时间只吃土豆。我爸每天丢一筐土豆给我,让我切五厘米长、五毫米宽,他把我妈都抓进厨房来,两个人拿着尺子给我量!你说无不无聊?合格的拿去炒菜,不合格的蒸一蒸,不放盐不放味精,就让我这么吃,连酱油都不许我蘸。后来我好不容易练成了,我以为我熬到头了,终于可以不用吃土豆了。结果我爸让我开始切两毫米宽的!他还说我之前切的那些都是筷子条!到头来,我还是要继续吃土豆!等我能切出两毫米的了,我爸又打击我,他说这种叫二粗丝,一毫米的才叫细丝,一毫米以下的叫银针丝,等我能切出银针丝的时候,我就可以不用再吃土豆了。后来我练啊练,总算跟土豆说拜拜了,可是……”曲冉瘪着嘴,露出一副要哭的表情,转身看夏芍,“可是我的体型已经跟土豆差不多了!我觉得我现在这样,都是那时候土豆吃多了闹的!”

    夏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还以为曲冉要说,等她刀工练好了,父亲也去世了。没想到,她却是要说这个。她注意到,曲冉说起她父亲的时候,似乎已经没了当初失去他时的伤感,留在她记忆里的都是曾经的美好和愉快。只是这么听着,就叫人忍不住会心一笑,甚至能想象出当初一家三口在厨房里,父母亲围着女儿转,教导她做菜时的情景。

    夏芍笑着在一旁听着,而曲母也在一旁默默地听,默默地笑,只是眼圈微红,眼里含泪。

    这一顿饭的时间不早不晚,快四点了才上桌,夏芍从厨房出来的时候,见桌上的前菜都已经一扫而光,展若南和她的四名小妹围坐在茶几前,全都目不转睛盯着徐天胤。

    徐天胤坐在沙发里,夏芍在厨房忙活的这些时间里,他比在夏芍身边的时候还冷。展若南等人抢着吃桌上的菜品的时候,他不动筷子,她们在一起笑骂打闹的时候,他不抬眼。他只是把一盘坚果拖到跟前,低着头剥面前的坚果壳。他动作不快,骨节分明的手指用来做这种工作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灵活,但他的神情却很专注,一颗颗果仁剥得干干净净地放在自己的碗碟里。

    展若南今天带来的这四名女生,夏芍都是见过的。阿丽、阿敏,都是在鬼小学那晚被阴人附身,被夏芍给救了的。赌妹是当时跟展若南一起招灵的女孩子,剩下一人外号烟鬼芳,烟抽得很凶,有时刺头帮的女生也叫她阿芳。

    这四人里,阿敏安静些,赌妹活泼点,阿芳面冷些,平时抽着烟,看谁都是冷眼。在曲冉家里,因为曲母身体不好,阿芳没烟抽,脾气就变得暴躁些,说话带刺,跟赌妹抢菜抢得最凶。而这些女生里,阿丽最风骚些,平时也就她换男友跟换衣服似的。

    她除了留着红色的刺头短发以外,眉眼长得还是不错的,尤其是腰身柳枝一般,纤腿圆臀,走起路来很惹男人的眼。阿丽是最先跟徐天胤搭腔的,“喂!帅哥,叫什么名字啊?看你开的车不错,家里挺有钱吧?”

    阿丽隔着张茶几问徐天胤,徐天胤低着头,剥他的果仁,就像没听见她的话。

    “喂!你女朋友不在这儿,用不着这样吧?来跟我们玩吧。”阿丽这句跟我们玩,可不是小孩子找伙伴玩的语气,而是化了烟熏妆的眼眸一眨,带点媚态,语气引诱。

    徐天胤没反应,展若南先皱了眉头,“滚回来!别给我丢人现眼!那是芍姐的男人,我平时怎么教你的?想男人外边找去!别撬自家姐妹墙角!”

    阿丽笑了笑,转过头来道:“南姐,开个玩笑嘛!你看这男人,坐在这里跟咱们不存在似的,装的吧?”她边说边很不爽地往茶几上一拍,“喂!老娘几个见不得人怎么了?看一眼你能死啊!”

    这一下,拍得可不轻,茶几砰地一声,碗碟震了震,声音挺大。赌妹和阿芳在抢一盘沙拉,两人夹菜的手都跟着一抖,菜啪嗒一声掉在了茶几上,一齐皱了皱眉。阿敏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眼珠子转了转,而就在这时,徐天胤抬起了头。

    他的目光一眼是落在阿丽身上的,阿丽彼时手正拍在茶几上,虎视眈眈怒瞪徐天胤,男人一抬眼的时候,她最先望进了一双深邃黑暗的眸。

    那眸是黑暗的,只能用黑暗来形容。眉宇里孤冷危险的气息深潜着,无情,冷绝,那一瞬间客厅里的温度都降了降,离徐天胤最近的阿丽连拍在茶几上的手都莫名软了软。

    她感觉腿软,因为那一瞬间她感觉不是被人盯上的,而是有种被野兽盯上的危险感。男人坐在沙发里,黑色衣裤衬着他漆黑深邃的眸,周身好似被黑色的气息染上。他像是孤原里深潜的狼王,冷漠,睥睨。

    阿丽险些跌坐在地上,那一刻她甚至觉得她会死。但她腿一软,便感觉胳膊被人一拽,她踉跄一下,回头间脸上啪地一声火辣辣!

    展若南一巴掌扇在她脸上,“我说的话,你当没听见?!”

    阿丽被一下子扇醒了,捂着脸委屈道:“南姐,我都说了开玩笑嘛!”

    “开玩笑也不行!我没跟你说这是芍姐的男人,让你他妈滚边去吗?”展若南嗓门更大。

    “开玩笑也不行?那当初赌妹怎么撬我墙角了?”阿丽眼里含着泪,虽是吼着,表情却委屈。

    赌妹一听不干了,拍桌子站起来道:“谁撬你墙角了?我要撬你墙角,叫我他妈撞死!操!那个贱男人先盯着我不放的!”

    “都他妈给我闭嘴!这是在别人家里!你们是在做客的,还是当土匪的?”展若南把夏芍的话拿出来教训人,但她语气神态可不是像夏芍那么慢悠悠的,而是瞪着眼,桀骜含怒。阿丽和赌妹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毫不怀疑,如果她们俩再不闭嘴,展若南就不是扇巴掌这么简单了。

    于是,客厅里顿时变得静悄悄的,展若南喊了一声坐下,四人规规矩矩地坐下,但阿丽和赌妹时不时互瞪,脸色都不太好看。而徐天胤的目光又落回面前的果仁盘子里,继续他剥果仁的工作。

    见他好像刚才的冲突没发生过一样,展若南都抬头挑眉看向他,眼神惊奇,好像在看外星物种。阿丽更是咬着唇,偷偷瞥徐天胤,赌妹、阿芳和阿敏也时不时抬眼看对面男人一眼。夏芍从厨房里出来,看见的就是这副情景。

    她不是没听到外头有吵闹声,只是刚才在跟曲冉学做菜,听曲冉说起她父亲的事,外头的吵闹夏芍便没放在心上。反正展若南这帮人天天大嗓门,粗话不离口,聊天也跟吵架差不多。尽管夏芍听见事情似乎跟男人有关,但她相信徐天胤不会把这帮人怎样,所以索性只是看了两眼,确定没打起来,便没出来看。

    此时端了菜出来,展若南等人都转头看向夏芍,夏芍的目光落在阿丽身上,浅淡里带点凉意。

    徐天胤抬起眸来,目光落在夏芍端着的热腾腾的菜上,在安静的气氛里站起了身。他走过去,也不说话,只把她手上的碟子端在手中放来桌上,然后目光在她沾了水渍的围裙上一落,回来绕到身后帮忙解开,之后便将夏芍领到他刚才坐着的地方,面前东西推过来。

    一杯温水,一盘果仁。

    夏芍心中一暖,柔柔一笑。他向来不喜欢这种吵闹的环境,今天却陪着她出来了一天,晚上回去她考虑不看书了,多陪陪他好了。

    徐天胤进了厨房,帮忙端菜,他明显就是不打算让夏芍去碰这些烫的碗碟,这无微不至的体贴让展若南啧啧称奇,赌妹吹了声口哨,阿敏和阿芳都抬头看了徐天胤一眼,阿丽则咬着唇垂眸,表情诸般变幻。

    曲母和曲冉从厨房出来,自然是热情地招呼众人开饭。吃饭时的气氛还是很不错的,因为曲冉的手艺真的是好到没话说!夏芍并不太饿,她原本只是打算尝个味道,但一尝之下却眼神一亮!

    “味道不错!”

    “是吧?”曲冉被夸奖,笑起来左脸颊上一个小酒窝,显得憨憨的。

    “这孩子,就喜欢被人夸厨艺好!你这么说,她当然高兴。要是她爸在这里呀,准要说她哪里不成了!”曲母从旁笑道,眉梢眼角却有欣慰的神色。

    曲冉却是转头说道:“妈,我说过我一定能行的!将来我的成就一定超越我爸,让您过上好日子!”

    曲母一听便眼圈发红,看起来很是感动。

    夏芍却是轻轻挑眉,曲冉说过,她父亲是星级酒店的行政总厨,那薪水应该不低的。可是她家里却是住在老旧的小区,看起来条件很一般。

    “想过好日子还不简单?就是赚钱是吧?”展若南在一旁拿着罐啤酒,猛灌一口,“肥妹,菜做得不错!你要想打零工,三合会老多馆子,我给你推荐!”

    曲冉一愣,曲母一听三合会却是不敢让女儿去的,赶紧笑着拒绝,“呃,小南啊,我母女谢谢你了。不过,小冉她现在还在上学,明年就要考大学了,我还是希望她以学业为主。我们母女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不差这一年半载了。”

    曲冉看起来也是很想赚钱的,但她对去三合会的场子也有点怵,因此说道:“妈,你放心。等我考上大学了,学校门禁没那么严的时候,我一定半工半读,赚钱贴补家用!让那些当初把我们母女俩赶……”

    “小冉!吃饭!”曲母阻止了女儿再往下说,明显不想再提前事。

    但夏芍却是听出了点什么,并且眼里一道意味不明的光闪过。

    曲冉想要半工半读,不一定非要去酒店之类的地方的,眼下刚进入千禧年,网络传媒还并不发达,但是很多事都是可以尝试的。

    如果,是在网络上做一档美食栏目呢?

    夏芍垂眸盘算,她原本就打算建立传媒网络的。

    看来,是该去找找刘板旺了。

    反正,她也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艾达地产这边的许多行动,都需要刘板旺配合。

    就明天吧!

    这一顿饭吃得时间不算长,因为曲冉手艺太好了,展若南等人又饿了,简直就是狼吞虎咽,抢着把菜吃得全都见了底。等放下筷子的时候,一看时间都下午五点了,原本约好要去深水埗的一家幼稚园看望童童,这下子还不知道等到了能不能看到人。

    但不管怎么说,夏芍还是跟曲母和曲冉告辞,即刻出发了。

    母女二人把夏芍送去小区门口,曲母更是热情地招呼她以后有空再来。夏芍笑着应下,便到了车上,由徐天胤开着车,前往那家幼稚园。

    夏芍已经不指望到了还能看到童童了,只是抱着侥幸的心态,倘若今天看不到,就只能等明天傍晚再找时间出来一趟了。

    但没想到的是,车子停在小区对面的时候,正看见幼稚园门口聚集了一家人。

    夏芍打开车门的时候,便听见一声小男孩的哭声,哭声都变了调,嗓子都扯哑了。两名老人在一旁又哄又骗,小男孩却抱着幼稚园大门的栏杆,死活不松手。

    夏芍的目光落在小男孩身上的时候很意外,因为那小男孩跟徐天胤给的资料上的男孩照片很像,竟然就是童童!

    这个时间,按理说幼稚园已经关门了,家长也都把小朋友接走了,夏芍原本是不抱希望的。没想到真叫她碰见了!

    而且这情况,怎么看都有些叫人不解。

    哄着童童松手的两名老人应该是他的爷爷奶奶,而还有一对中年夫妻站在一旁,看起来焦急又无奈。两人身旁听着一辆私家车,车门还开着。

    幼稚园门口,老婆婆蹲下身子,好声好气地哄着孙子,老大爷则转头道:“老三,你们俩把车开走,开去远处,这孩子不坐车,看见车就害怕。”

    男人却说道:“爸,我知道童童看见车害怕。可是我二哥一家车祸都半年了,童童总这么怕车也不成,还是把他抱过来吧,习惯就好了。”

    “胡说!”老人气得直跺脚,“你忘了上次把他抱去车上,他都昏厥送医院了?赶紧把车开走!”

    “那都是两三个月以前了,说不定他能好点呢?”

    “你看见他现在像好点的样子吗?”

    “那怎么办?昨天晚上是童童说想去水族馆餐厅吃饭的,那家餐厅离这里可有点路。不坐车的话,难不成像平时那样,您二老领着他走过去?”男人又急又无奈。

    “要不,你去找辆单车来,我骑着单车带他过去。”老人转眼一想,想出了个主意。

    男人却傻了眼,“单、单车?”

    一家人在幼稚园门口的对话传到夏芍耳朵里,她自然是看明白发生了什么。童童一家出车祸的时候,他的父母亲都在车上,结果只有他活了下来,他从此就惧怕坐车,因此今天才在门口磨蹭,哭着不肯上车。这才让自己来晚了,却还是见到了他。

    夏芍走了过去,见小男孩只有四五岁,眼睛乌黑发亮,只是哭得肿肿的,小手死死抱住门栏,瘪着嘴,模样令人怜惜。

    夏芍蹲下身子,笑着问道:“小朋友,你叫童童吗?”

    男孩不认识夏芍,见她蹲下身子问话,笑容无害,便停止了哭声,只是不说话。男孩的家人却是愣了愣。

    “这位小姐,你是?”童童的奶奶问道。

    “我是童童妈妈的朋友。”夏芍笑道,笑容真诚。

    但童童的爷爷奶奶还是愣了愣,自家儿媳的朋友?可是儿媳都三十多岁了,眼前的女孩子看起来才十七八岁,说朋友是不是太……

    夏芍却不多说,只是将身上的东西拿出来,在童童眼前晃了晃,笑问:“童童,你看这是什么?”

    男孩看着夏芍手里提着东西,乌黑的眼睛里是天真不解的神色。但他的家人却是一眼就认出了夏芍手里的东西!

    那是一张叠好的纸符。

    “这是你妈妈让我给你的平安符。她说,把它戴在身上,就好像妈妈保护着你,它会保护你平安长大的。”夏芍笑着,心里却不是滋味,她把符在男孩面前晃着,手伸出来,摸了摸他的头。

    这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摸头的动作,但其实早就在蹲下身来的时候结了个印,松手的时候,掌心导着元气抚在了男孩的头顶百会。

    童童亲眼目睹了车祸过程和父母的死亡,应该是受惊的时候致使窍门打开,精气外泄,精神状态不好。用民间的话来说,就是吓得丢了魂,夏芍用元气和印法帮他安抚了精神,闭合了窍门。男孩在她的手抚去头上的时候,明显安静了下来,眼睛盯着她手中的符,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妈妈两个字,竟然伸出手来接住了。

    这一幕看得他家里的人惊奇不已,童童的奶奶从旁问道:“这位小姐,你真是阿华的朋友?”

    “我是。”夏芍点头站起了身,“老人家,阿华虽然不在了,但是她还是很牵挂童童。这张符一定让童童带在身上,会保佑他的。”

    老人对夏芍是儿媳朋友的话还有些疑惑,但见到孙子安静下来,便也悲从中来,红了眼。童童的奶奶直抹眼泪,“阿华死得惨啊……车子都压扁了,她还弓着身子,把儿子护在身下,后来医生来的时候都说不可能。车子都扁了,她脊骨都断了,居然还……可是要不是她,他们一家就都没了……”

    夏芍听得微微垂眸,抬眸时平息了下气息,这才说道:“老人家,逝者已矣,日子还得过。你们还有小孙子不是?我看童童因为这件事受了惊,你们与其让他习惯,不如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让医生帮帮他。”

    老人听了愣了愣,显然没想到这法子。

    夏芍又道:“还有,如果以后你们遇到什么难事,不妨却老风水堂里找我,只要报上童童的名字,那里的人一定会竭力帮您的。”

    “老、老风水堂?”童童的爷爷奶奶一愣,“这位小姐,你、你是风水师?”

    夏芍笑着点头,却不再说什么,对两位老人道了别,便回到了马路对面。

    展若南一群人只是远远看着,没过来,夏芍过来后挑眉,“怎么不过去看看?”

    展若南一指自己的光头,骂道:“没看见老娘的形象吗?”

    夏芍噗嗤一笑,展若南这人,平时大咧咧的,其实心倒也不坏,“这件事到底起因是你们,所以,今天你们来见过童童了,我建议你们去童童母亲的墓前烧香告知一下,以慰亡人。”

    展若南耸肩,没说去,但也没说不去。夏芍也没再说什么,今天也算是实现了承诺,对那名舍身救子的母亲有个交代了。

    尽管心里有些难受,但见天色已晚,夏芍便当即打算回去了。

    “师兄,我们回去吧。”她看向徐天胤道。

    但徐天胤却没有反应,夏芍叫了好几遍,他才回过神来。

    夏芍一愣,见他是望着马路对面那名小男孩的,不由问道:“师兄,怎么了?”

    “没事。”徐天胤目光收回来,开了车门,“走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二章 吃饭,童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二章 吃饭,童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