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戚宸到!(可养)

    校门口惊呼声四起,一些被围在包围圈里的车主也管不了车会怎样了,纷纷往校门里退。舒榒駑襻而校门处,这一会儿的工夫,已经聚集了众多打算离校的学生。

    学校里的女学生也好,来接人的家长或者是其他人也好,全都惊惶地看向前方。

    圣耶女中的学生们都是认识夏芍的,不知道她怎么惹了三合会的人,但看这情势,似乎是她得罪了三合会里有头有脸的人?

    那坐在轮椅上的人,该不会是她打的吧?

    不怪学生们这样想,当初夏芍揍展若南的时候,下手也没轻到哪里去。展若南顶着一张肿成猪头的脸在学校晃悠了半个月!直到她剃了光头,脸上的伤都没好全。

    不过,这坐在轮椅上的是什么人物?展若南是三合会左护法展若皓的妹妹,夏芍打了她都没事,这人……背景难道比展若南还厉害?

    他们、他们不会在学校门口打起来吧?

    学生们想得一点也没错,真的打起来了。

    夏芍先动的手。

    她出手这回比徐天胤还快!商务奔驰的车身高大,夏芍之前几乎被挡在后头,前头的人都没看清她是怎么动的,只看到三合会的四五十人一齐上前的时候,车后突然窜出一个人来!

    少女身姿轻盈敏捷,一手按在车前身上,整个人竟在现身的一瞬腾空而起!呼啸一声,从三合会众人的头顶上翻落而去!

    三合会的人霍然抬头,只来得及看清一截翻飞的裙角,那几个抬头的人便感觉面前劲力一震,眼前一黑!接着身体霍然向后砸了出去!

    四五个人向后嗖嗖砸去,直接砸在开来的林肯车上,砰地一声,巨响令校园里的学生们发出尖声惊喊,而其余是三合会人员已目光齐齐转向徐天胤。

    数十人对上一人,场面顿时火爆!

    而夏芍管也不管后头的群战,她人尚未落地,目光却直直定住前方坐在轮椅上的林冠。林冠惊住,抬头间惊见夕阳染红了云彩,一身圣耶英伦风校服的少女从霞彩里落来,眸光冷寒,肌肤却如玉瓷!她指尖葱玉一般,明明人落下来的速度很快,转瞬就在眼前,动作却说不出地优雅,指尖色泽柔润,霞光里染着粉红,不知在胸前虚空划了什么图案。

    林冠哪知那是虚空制符?他只目露惊艳,刹那一种惊恐与惊艳交织的情绪。他双眼皮子还是青肿的,之前看人不太清楚,知道奔驰车后站了名圣耶的女生,却并没能看清容貌,此刻一见,霎时连喊两旁人拦住她都忘了。

    立在林冠两旁的四名三合会人员却反应很快,他们霎时上前,但结果与之前撞飞的同伴没什么两样,只觉人未至,一种莫名劲力已撞了,砸在胸口,顿时五脏六腑都跟着翻了翻,恨不得都从口中一股脑儿喷出来!

    而林冠的感觉比三合会的人更惨,他本就受了伤,今天是听到线报,等不及过来报复,硬是坐在轮椅上叫人把他从医院里抬进车里过来的。在他眼里,只有徐天胤是威胁,哪里想到会被名少女给打了?

    他只觉得一记重锤敲在胸口一般,胸腔都似被劲力挤压得凹进去,喉咙里一股子血腥气涌上来,五脏六腑都好像是震了震,要绞碎般的疼痛!

    林冠连人带轮椅砸去后头林肯车上,连车都翻了!

    “哐啷”一声,林冠带着轮椅躺仰在翻倒的林肯车上,胸口还疼得他来不及想别的,人便头朝下栽倒在地。他脖子里围着颈托,白眼一翻,重伤的手脚更是撞到,伤上加伤!

    “啊!”刘思菱见林冠嘴里喷出血来,顿时吓得尖叫一声,双腿打颤,惊恐地看向夏芍。

    而夏芍此时人已落地,落地之时步伐不停,转身便与远处围来三合会四五个人交了手!

    这些人都是三合会执堂里严格训练过的,个个都是练家子。不过,他们学的是现代搏击,以力量、速度和打击力破坏力见长,对于自小修习内家功夫,且已入化境的夏芍来说,自是全然够不上威胁。

    这些人的明劲尚未至,便已被夏芍化去,只感觉到千斤之力打在棉花上,非但不起制敌的作用,反而整条胳膊都麻了!

    手脚筋瞬麻的结果就是被夏芍连番震出,学校门口,近五十人围战两人,场面竟是一面倒!

    只见得夏芍和徐天胤下手都是果决狠辣,夏芍一掌把林冠拍得吐血,身旁三合会的壮年男人围着她,竟只见她步态悠闲优雅,穿梭行走在十来名黑衣男人的包围圈里,散漫不惊,身手轻灵敏捷,反掌收掌之间看起来不过抖弹之劲,落下却有万钧之力。一群男人,跌翻倒仰,竟是分分钟的工夫,十来个人就都交代在了地上!

    而徐天胤那里人更多,他出手比夏芍看起来劲猛冷厉得多,拳腿落去之处,筋断骨折!周围血花接连爆开,跌出去的人地上都蹭出长长的血线,触目惊心!

    夏芍收手的时候,徐天胤周围也已清空,地上倒了一地,唯一站着的人,便是腿脚发抖,脸色煞白的刘思菱。

    刘思菱唇齿都在打颤,目光惊惧地盯着夏芍,看怪物一般!

    她她她她、她打了三合会的人,打了林少!

    “林、林少……”刘思菱扭头,见林冠还翻仰在地上,脸色痛苦,身体直抽搐。

    远处有名最先被震出去的人捂着胸口起身,过来将林冠扶起来,林冠喘着气,嘴上下巴上颈托上全是血,胳膊疼得抬不起来,嘴上却道:“妈的……叫、叫人!操……你们、你们不会开枪啊!给、给老子把他们打、打成马蜂窝……”

    不必林冠说,倒在地上的三合会人员也见识了徐天胤和夏芍的厉害,那名领头的人立刻掏出手机,拨打了电话。放下手机后,与能爬起来的十来个人一齐拔枪,指向了前方的夏芍和徐天胤!

    校门口的人一看见了十几把黑洞洞的枪口,便顿时尖叫着四散,学生们呼啦一声往学校里面跑去,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开枪了!快跑啊!”

    “啊!杀人了!”

    “快跑啊!”

    “操!妈的!出什么事了!”

    一团乱糟糟的惊喊里,爆出一句粗口,往学校里面跑的人群被吵闹的机车引擎声给阻住,接着人群便安静了几分,慌忙让路。

    一名光头少女骑着机车,威风凛凛地带着一群打扮不良的刺头军从学校里骑着机车出来,一到校门口,便被眼前的景象给惊愣住了。

    只见校门口场面触目惊心!地上全是擦出去的血线,三十来人倒在地上,白森森的骨头刺出,血流直淌。而这些人咬着牙,拿着枪,倒在地上指着前方!另有十来个人捂着胸口,退到黑色林肯车前,也举臂指向前方!

    “这他妈什么情况!”展若南骑着机车,一眼落向徐天胤和夏芍的背影,接着又一眼落向正前方。

    那里,一辆林肯居然翻到了,林冠满嘴血坐在轮椅上喘气,身旁还有名圣耶女中的学生,展若南有点印象,看样子是夏芍的室友。

    “操!我就知道是你干的!”展若南这话不是说林冠,而是夏芍。她今天中午还在学校食堂问过她这事,原来真的是她干的!

    夏芍没回头,只是目光冷寒地盯着那些黑洞洞的枪口。

    展若南骑着机车上前,也一眼望向那些枪口,“妈的!谁叫你们来圣耶的地头上撒野的!操!校门口拔枪,还被人干成这样,别说你们是三合会的!妈的!丢脸丢我地盘上来了!都把枪给我收起来!”

    展若南一喊话,身旁刺头帮的女生也跟着开了口。

    “南姐叫你们把枪收起来!没听见?”

    “不知道圣耶女中是南姐罩着的吗?”

    “扯蛋的地盘!妈的!”正当刺头帮叫嚣的时候,林冠一声怒骂。他这一骂扯动伤口,不由一阵咳嗽,咳出来的都是血,顿时吓得他眼一睁,心中恐惧。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被名女生伤这么重。更没想到,正当形势逆转的时候,展若南跑出来搅局!

    别说香港,整个南方都是三合会的地盘,刺头帮算个鸟!展若南她要不是展若皓的妹妹,她能这么嚣张?

    “滚开!不关你的事,少管闲事!”林冠喘着气呼喝,眼神阴郁。他也不差!他是三合会坐堂的独生子!论地位,展若南在他面前,没有指手画脚的权力!

    “操你妈的!老娘跟你说话了么?你他妈是谁啊!”展若南张嘴就爆粗口。

    林冠气得眼前发黑,眼神更加阴毒。他以前确实不如展若南有名气,那全是因为展若皓是个护妹的疯子,展若南才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可是现在,他不一样了!自从他被承认,他在道儿上的名气不输展若南,她一个左护法的妹妹,敢跟他这么说话?

    “老子是你……”

    “我管你是谁!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老母都不认识你了,老娘看得出来你是谁!操!”展若南张口就骂回去,骂得林冠脸色发紫,一口气上不来要死过去的感觉。展若南却懒得再理他,伸手一指前方举枪的人,“都放下枪!当老娘是下大的?还没人敢在我的地盘上,动我的人!妈的!今天谁要是敢开枪,朝这儿来!”

    展若南一指自己的光头,给自己的人使了个眼色,刺头帮的女生立刻发动机车,一群人开到夏芍和徐天胤身前,用车子一横,直接给挡了!

    夏芍和徐天胤被牢牢护在展若南带领的机车人墙前,这让夏芍冷寒的目光略有缓和。

    而前方三合会领头的男人却说道:“南小姐,这些人打了我们兄弟,这事必须要有个说法,你先让开,兄弟们不想误伤你。”

    “误伤?”展若南冷笑,又指自己的头,“我这么大的目标在这里,你要是打中了,你绝对是故意的!到时候,我哥会找人干你全家的!”

    三合会众:“……”

    展若南明显是耍赖般的威胁,但这威胁三合会的人还真不能不吃。且不说展若皓,其实当家的对她也是不错的。如果不是这样,展若南不会无法无天到这份儿上。

    但今天这事不好办,他们并不是外围人员,而是真正的帮会人员!被伤了这么多人,不把这两个人带回去,没法交代!

    而展若南也是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的。她虽然平时混惯了,但不代表她傻。平时宸哥和大哥对她好归好,但遇到帮会的问题,他们还是很有原则性的。毕竟三合会是老牌帮会,帮会严厉,这些人是执堂训练出来的正式帮会弟兄,被打得太惨了,估计要废不少人!这样的情况,三合会不可能不理。今天这件事发展到现在,已经跟林冠没有多大关系了,而是关系到三合会的声誉问题。

    夏芍和徐天胤怎么看,今天都是不容易这么就走的。而且,如果被三合会发黑道通缉令,他们会更惨!

    啧!

    展若南一皱眉头,今天怎么这么点儿背?看来,她是免不了要被大哥给逮回去了!

    “给我大哥打电话!”展若南回头跟阿丽说道。

    阿丽愣了愣,眼神有些飘,飘去对面脸色发青的林冠那里,又飘回来展若南脸上,最终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拿出手机。

    然而,她还没有拨打号码,前方便看见一排黑色车辆驶了过来!

    林冠脖子不能转,用眼尾余光一扫,忍着胸口疼痛哈哈大笑,“人来了!妈的!伤了三合会这么多人,谁也别想跑!”

    随着林冠这么一笑,所有人都跟着转头!

    校门口举枪的三合会的人,校园里见情势有变留下来的学生,以及被十来辆林肯车包围在中间的展若南等人,全都转头看向远处。

    唯一目光没动的便是夏芍和徐天胤,两人只密切注视着举枪的那些人。

    而举枪的三合会人员却都一个个在转头后,脸色变得极为怪异。

    三合会的内部人员配备都是林肯车,而远处驶来的却不是林肯车!

    劳斯莱斯!

    十六辆黑色林肯护卫着中间一辆加长版的黑色劳斯莱斯,停在了圣耶女中校门口!

    这些车,停得整齐划一,正停在了那十辆林肯车的外围!

    林冠看不见后头,见帮手来了,死撑着打起精神,叫嚣,“展若南!你给我让开!小心枪弹不长眼!新来的人,给我上!抓住那个女人!打残那个男人!”

    没人回答他,四周一片死寂。

    三合会的人目光都盯向那辆黑色劳斯莱斯。

    出行有十六辆车跟随,这是只有大哥才有的规格。那些车里,是三合会内八堂外八堂的兄弟,而中间的劳斯莱斯里坐着的是什么人,不用想也知道。

    “大哥!”

    站得起来的,趴在地上的,全都一声齐喝。被打得这么惨,声音之高昂却能震得周围人耳膜有些疼。

    校内的人和展若南等人都看向中间那辆劳斯莱斯。

    前后十六辆车的车门齐刷刷开口,里面内八堂外八堂的兄弟出来,神情冷漠肃穆。劳斯莱斯的车里下来一名司机,打开了车门。

    踩在地上的是一双黑色的男士皮鞋,锃亮如新的颜色反着冷光。里面的男人俯身出来,头却不低,黑色的西装裤笔挺得褶皱都看不见,男人上身的西装,却只系了一颗扣子。

    黑衬衣,黑西装,黑色的张牙舞爪的大龙!

    男人也适合黑色,但他的气息却不内敛,而是厉放于外,狂妄!霸烈!不羁!

    三合会当家,戚宸。

    即使是很多人并没有亲眼见过戚宸,但对他的威名和相貌却都是如雷贯耳!他经常出现在财经杂志封面,是香港经济的领头人,商界巨子。也是香港民众多半惧怕的对象,黑道的当家人。

    在香港,三岁小孩子都知道戚宸的名字。夜里,一提及戚宸,可止小儿啼哭。

    这并不是笑谈,而是这个男人以狠辣闻名于世,得罪他的人,从来都只有死的下场。

    如同此时,他站在车前,阳光都照不透他沉黑的眉宇,他的目光在校门口的狼藉上一一看过,落在帮会人员拿枪的手上时,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肩膀上火辣辣的,千斤力度。

    “大哥!兄弟们办事不利!劳驾大哥亲自前来!大哥请放心,这两个人身手虽不错,但兄弟们一定带回去处置。”领头的人鞠躬道。说完,便带头将枪口指向了夏芍和徐天胤,其他人也跟着齐齐举枪,枪口所向,杀气比刚才重了不知几倍。

    这件事竟然惊动了戚宸,众人不想在他面前丢人,自然心态与刚才天差地别。如果说,刚才只是因为损失惨重,想抓夏芍和徐天胤回去有个交代,那现在,就是必须拿下两人!

    即便是射杀两人,也未尝不可!黑道做派,大哥向来不喜不够果断之人。

    “南小姐,请让开。”领头人目光都变了。

    跟这戚宸一起来的展若皓眼一眯,气势吓人。洪广则脸色肃穆,有些难看,而韩飞则是一如既往地笑,笑容玩味。

    展若南脸色也变了变,从机车上下来,少见地收起平时桀骜的神态,认真道:“宸哥,这俩人是我朋友,他们不是故意跟帮会里人过不去的。这件事,你给我个机会解释。”

    “闭嘴!帮会的事,没你插嘴的份儿!”展若皓瞪一眼妹妹,视线在她的光头上一顿,气息又冷,眯着眼看去展若南身后的夏芍。

    展若南自然不肯听,她在这件事不可能不插嘴!她也没想到,今天竟然能惊动宸哥,宸哥做事,向来果断狠辣,万一真下了杀手,那可怎么办?

    靠!大陆妹这次,祸闯大了!

    中午已经告诉她别惹林冠了!他怎么说也是林伯的独生子,林伯是宸哥的武艺师父,他向来尊敬林伯,要不,今天他哪会来?

    而这时,林冠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怎么也没想到,打电话叫人来帮忙,居然戚宸亲自到了!

    这、这真是意外的惊喜!

    戚宸这人,林冠只见过一次,是他爸承认他的时候,曾将他带去三合会,拜见那些道儿上的人物。戚宸是三合会的当家,对于他这个三合会的亲属来说,连叫他声大哥的资格都没有,他的狠辣和作风名声都叫林冠心惧,当初看见他的时候,他被他看一眼便已是腿脚发软,几乎就没敢正眼看他。

    而现在,他居然站在他身后?

    强大的压力之下,林冠同样感觉到巨大的惊喜!连三合会的老大都来给他撑腰了,他还怕什么?日后,他不知会因为今天,多出多少脸面!

    林冠惊喜着,等着戚宸发话,给他撑腰报仇。

    戚宸果然开了口,但却不是射杀的命令,而是看向了那名领头的三合会人员。

    “你们接到谁的命令出动的?”戚宸手放在西装裤袋里,阳光依旧照不透他的眉眼,谁也猜不透的想法,只感觉到威严。

    领头的人不敢不答,躬身道:“林少让我们来的。”

    “他是三合会的人么?”戚宸问。

    领头的人一愣,赶紧回答道:“左相大爷曾说过要为林少寻找仇家,今天仇家找到了,兄弟们便来了。”

    “请示过坐堂?”戚宸又问。

    领头的人再愣,躬身,“左相大爷昨天去了澳洲,还没回来。”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没请示过林别翰了。

    戚宸点点头,他头点得缓慢,动作却如疾电怒风,掌心不知什么时候就多了把黑色手枪,抬手的一瞬,领头的人眉心已多了个血洞!

    直到子弹从后脑射出,爆开血花,人直直倒地,周围都没人反应过来,反而一片死静!

    每个人都直愣愣盯着地上死了的人,不知道情势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林冠懵了,展若南懵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

    “跟着一个非帮会的人出来,说明你们已经不是三合会的人了。”戚宸收起枪,笑了笑,那笑容却只叫人觉得残酷,“执堂费心培养的人,就这么跟了别人。你们说吧,叛帮的下场里,想选哪一种死?”

    “……大哥!”那些跟着出来的帮会人员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惊惧地看向戚宸。

    这时没人再有心思拿枪指着夏芍,那十来个站着人也纷纷跪地,“大哥!”

    “处置了。”戚宸一声令下,身为刑堂大爷的洪广便呼喝一声,几名刑堂的人冷冷抬手,数十声枪响,地上四五十具尸体!

    直到人都死了,在场的人还没从惊惧中醒过来!

    三合会刑堂的人动手太快,这些人杀人时脸色冷肃,变都不变,且子弹枪枪射中眉心,枪法极准,弹无虚发!

    众人就只见到人砰砰地到底,子弹从黑洞洞的枪口射出的光亮还晃着人的眼,校园内、校门口,许多人却还不敢相信看见了什么!

    当街处刑!

    这可是法治社会,光天化日!

    正当众人震惊的时候,远处开来一辆车,车门打开,尸体被迅速抬上车,没一会儿的工夫,地上除了血迹,人都已经被清空了。

    场地被清出来一大片,顿时感觉场地开阔了。而林冠却只觉得头顶阴云压顶!

    戚宸向他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章 戚宸到!(可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章 戚宸到!(可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