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招赘与嫁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他大学的毕业典礼上。舒榒駑襻学校请了名企出席,并举办招聘会。他是学生代表,在会上发表演讲。演讲结束的时候,他朗诵了一首自己写的诗。”

    罗月娥淡淡笑着,目光就落在窗外,却让人觉得遥远。

    “我从小就爱诗,莎士比亚、徐志摩。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坐在花园里朗诵诗,想着自己在那个世界里,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那段时间,我英国的外婆去世,我心情很不好。外婆教养着我在英国长大,我们之间的感情很好,她的离世对我来说,是件悲伤得不能接受的事情。我困在这种情绪里,很长时间无法走出,甚至无心打理公司。”

    “那家公司是我一手所创,对我来说,它就像我的孩子。可是,我想结束它。我知道,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这不应该是我的作风。我非但对不起我的心血,也对不起跟随我的员工。可是那段时间,我真的什么心思也没有,我只想回到英国,去陪伴我的外婆,缅怀我童年的一切……我的家人都劝不了我,我心意已决。”

    “那场大学的毕业典礼,实际上是我的公司出席的最后一场活动。可是,就是那一天,改变了太多。”罗月娥转过头来,平静地看着夏芍,唇边却有自嘲的笑,“你觉得很可笑吧?就因为一首诗。”

    夏芍垂眸浅笑,轻轻摇头。世间的缘分是说不清的东西,有的时候,即便是没有说话,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注定一段缘分,更别说一首诗了。

    见夏芍摇头,罗月娥笑了笑,继续转头望向窗外,目光落在花园里的花圃上。已经是十一月份了,这些花还开得很好,可见平时侍养的用心。紫色的花瓣,在花园暖黄灯光的照耀下,迷人而梦幻,一如当年女子少女般的心情。

    “那首诗,他是写给自己的。诗里有很悲伤的情绪,就像我失去了外婆一般。但是你知道么?诗里除了悲伤,我竟然听见了奋起和激情昂扬的斗志。”罗月娥到如今说起当时的感受,唇角还露出一抹古怪的笑,“你知道么?我很少在伤春悲秋的诗里听见这样的表达,我是因为悲伤而悲伤,放弃我得到的,去缅怀故去的。而他却将那些逝去的放在了心里,想要去争取,希望能重拾幸福。”

    罗月娥的神态,显然已沉浸在当时的情绪里,“我如同被人打了一巴掌,使我幡然醒悟!我意识到,我的决定是多么的愚蠢。我为什么要特意去缅怀外婆?难道,我不去英国,不故地重游,她就会从我心里被抹去?”

    罗月娥摇摇头,“不会。外婆永远在我心里,我想着她,就是对她的缅怀。而我不能让更多还在这世上的美好从我身边消失,我应该珍惜眼前。”

    “我还是觉得有些好笑,就因为我听见了这首诗,所以改变了我当时的决定,也改变了我后来的近二十年人生……”罗月娥将视线转回来,看着夏芍笑了笑。她深吸一口气,努力从当时的情绪里走出来,又回忆起了后来的事。

    “后来,我托人一查才发现,他家境原本殷实,可他父亲生意失败,遭人逼债。我偷偷去过他家里,那天他家里被人砸了,父亲被逼得上吊自杀。他当时不在家里,他母亲跑出来哭着喊人帮忙,邻居不敢,电话打给亲戚也没人来。最后,还是我帮忙叫的救护车。后来他回来看见我,还以为我只是路过,好心帮忙。他把他的父亲送上救护车,安抚他瘫倒的母亲,应付家里姗姗来迟冷言冷语的亲戚……他忙着应付这些事,却依旧没有忘记跟我道谢。”

    “我到现在也忘不了他道谢时候的笑容,很真诚。那天他家里没有一样完好的东西,甚至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他站在一片狼藉里对我道谢,眼睛里有光,坚定、不服输,好像有他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整个家都不会垮……”

    罗月娥露出微笑,转头看向夏芍,有那么一瞬,她的眉眼里全是一个女人在遇上心仪的男人时的那种美好,“不是我自夸,我从小在英国长大,接受的教育、罗家的家世,我从来就不愁嫁人。就算把这些都抛开,我的长相能力也是女人中很出色的,我想找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可我偏偏就看中了他。我家里不是没人反对,可是我死了心就要这个男人。在我看来,那些家世背景能跟罗家门当户对的男人,含着金汤匙出生,走着家族为其铺好的路。有能力,有成就,不是陈达能比的。但要是家道中落,这些人未必受得住打击,他们未必能有陈达的笑容和眼神。我要的,从来不是一个家世背景能跟我匹配的男人,而是一个在遇到风雨的时候,可以为我撑起家庭的男人。我觉得我找到了,可是……”

    罗月娥摇了摇头,“可是他的坚持,他的不服输,结婚之后,全都用在了我身上。没办法,谁叫我比他大七岁,是个老女人呢?”

    罗月娥笑了起来,看起来像是在开自己的玩笑,但眼圈却微微红了,“三十岁,也不算老吧?我虽然在交际应酬上很吃得开,但不代表我私生活很乱。相反,受我父亲的影响,我是个很传统的女人。除了年纪比他大些,我哪里配不上他?我怕这辈子做事从来都是强势,就没在什么事情上打过退堂鼓。惟独这件事……我想嫁他,却怕他觉得我老,所以提起婚事的时候,我没露面。我让两个哥哥去说的婚事,我两个哥哥性情直爽,从小他们就护着我,我知道他们觉得陈达配不上我,我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在谈婚事的时候别为难他。”

    “但我知道,他们一定是会为难他的,少不得要在态度上压压人。但我那时候安慰自己,我觉得不要紧。他家道中落,什么人情冷暖没尝过?那天都那么乱了,他还能笑出来,这点事,他不会在意的。”

    “我想着,我们那天有过一面之缘,他对我印象很好。要是知道我就是罗家小姐,应该在婚后会对我很好。不怕你笑话,我那时难得起了玩心,我甚至觉得不露面兴许也好,等结婚的时候,他发现新娘是我,不知道会不会一下子就心情好起来?”

    罗月娥苦笑一声,“那时的我,就像沉浸在梦幻世界里的小女生,期待着反转剧情,期待着新郎在见到新娘的一刻,心情豁然开朗,从此幸福快乐。呵呵,可是我错了,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反转剧情啊?大多时候,错误是破灭的开始。”

    “他见到是我之后,非但没有高兴起来,还觉得我当日是别有用心,博取他的好感。他指责我,说我心机重,说我机关算尽,就是算不到他的心。他说,我这辈子也不会得到他的感情。”

    罗月娥说到此处,竟是悲从中来,眼泪断了线般流下来,“我一心期待着新婚那天的完美,可他给我说这样的话!这世上,有几个女人能忍受得了新婚之夜,新郎说这样的话?我不明白,就算我用的方法不对,可我帮他家里还债,也救过他父亲,就算我做错了,总能换来一声感激吧?”

    “可是没有!他自尊心太强,我倾心于他的坚韧,他的不服输,却被他的坚韧、他的不服输,伤害了十七年!他觉得罗家人看他,就像招赘的女婿。可……婚姻是我们两个人的。别人怎么看,真就那么重要?我要是想招赘,多少男人排着队等着进罗家的门!我为什么就偏偏看上了他?在我心里,他从来就不是招赘的丈夫,是我一心一意想嫁的男人啊!可他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

    罗月娥声音已经发哑,却情绪激动,像在控诉丈夫对待她的不公。

    却就在这时候,门砰地一声开了!

    罗月娥一愣,夏芍却轻轻垂眸。

    她知道陈达在外面,但她没出声提醒罗月娥。这对夫妻,看得出来,自尊心都很强。罗月娥觉得她对陈达有恩,陈达觉得罗月娥伤害了他身为男人的自尊。他们在一起时,都高高昂着头,谁也不肯低下。这些话,想必结婚这么多年来,陈达从未听罗月娥说过吧?

    夏芍还记得在开导陈达的时候,问他为什么罗月娥这些年来不肯跟他离婚?他的回答是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当初妻子为什么看上了他。既然如此,今天就只当叫他听听吧。

    陈达显然很受震动,当年的那些事浮上心头,他看妻子的眼神有些豁然明白,可是,他还是皱着眉头,“既然这样,为什么当年我在外面买了房子,想我们搬出罗家住,可以有自己的家庭,你却不肯?”

    罗月娥没想到陈达在外头听墙角,这对从小教养极好的她来说,是很侵犯人隐私、很不可思议的事。她本该因为这件事而发火,但在听见丈夫的质问之后,高声哭诉道:“你那天是用什么态度跟我说的话?你有说是想要跟我出去建立家庭吗?你明明就是用下通知的语气,限期让我搬出罗家!这是我自己的娘家,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陈达一愣,他们在一起,从来就没有好声好气说过话,一见面就是冷言冷语。他习惯了对这个女人这样说话,他哪里知道,妻子会是这样的感受?

    而他,因为妻子的不肯跟他搬走,便觉得她是嫌弃外面的房子小,不配她名门千金的身份。

    天!他们之间,到底有多少这样的误解?

    这些年,又错过了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没话说了?”罗月娥见丈夫不说话,便高声质问,一脸控诉,“我嫁给这些年,你哪一天叫我消停过?”

    夏芍轻轻挑眉,她记得,那天晚上,陈达对她说过同样的话。

    这两个人啊……唉!

    “你就是嫌我老!嫌我比你大!嫌我保养得好,也是个老太婆了,不然你怎么会在外面找女人?”罗月娥提起这件事来便咄咄逼人,这可谓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我以为是你先背叛我的!而且,你还在外面买了别墅,养男人不是一年两年了!我以为,你有了自己的感情生活,我跟你提出过离婚,我想着离婚以后再寻找新的感情。可是,你不同意!我那天心情不好,我去酒吧喝酒,然后我……”陈达的话戛然而止,没再往下说。

    他也显得很激动,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在妻子出轨的许多年里,他们虽然感情不好,但他没有过出轨行为。他想提出离婚,再投入新的感情,可是她没有同意。那天两人一通大吵,他一步走错,便索性破罐子破摔,觉得反正是妻子先背叛自己的,不如这辈子就这样吧!

    他哪里想得到,那些都是她为了气他,来演戏骗他的?

    他是真的相信了!而且相信了好多年。

    “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你是一点也不了解我!你但凡了解我一点,知道我的骄傲,你会相信?”罗月娥眼泪止不住,“那座别墅是空的!空的!这些年,我一个人住在那里,我每天晚上都想着,哪怕是捉奸也好,你来看看我。可是,你一次都没有!一次都没有!”

    夏芍闻言,轻轻垂眸。这听起来实在是令人悲伤唏嘘的感情故事,偌大的别墅,晚上女人自己住着,她坐在窗边,望着远方,等着丈夫来“捉奸”。她固执地等,一等许多年。固执地认为,他只要肯来,就说明他在乎她,而他们之间的误会就可以解除。

    可是,这个世界上,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是不一样的。

    陈达有自己的理由,“我以为你在那里养着男人,我怎么会去看你?有哪个男人,愿意专门去看自己的妻子跟别的男人滚床单?”

    “反正你就是漠视我!你对待陌生人,都比对我好!”罗月娥高声道,才不管这些,坚持认为是陈达的错。

    她很少哭,应该说,结婚这么多年,他从没见过她掉眼泪。

    她在他心目中是强势的女人,在外有家上市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在家里对他从不肯笑面相对,总是说话带刺。但她今天哭得很伤心,那是她从不曾在他面前展现的软弱面,一下子便让陈达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两人结婚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在这些问题上让步,“好,是我的错。”

    “本来就是你的错!”罗月娥见丈夫说了软话,得理不饶人地怒道。

    “好好,本来就是我的错。”陈达重复,试着走过去,第一次尝试安抚妻子,“月娥,别哭了,是我的错,行么?”

    “不行!你走开!”罗月娥一挥手,“告诉你!我的婚姻就这样了!我们已经吵了十七年了,我不怕再吵下去。我嫁给你的时候就已经是老女人了,现在更是老太婆!我已经不期待婚姻了。吵吧,接着吵!大不了,我死的时候,墓碑上刻上,这个人是吵架吵死的!”

    陈达转头笑了笑,他这些年就没在她面前笑过。这一笑,叫罗月娥都愣了愣。陈达却是看向她,笑着又往前走了两步,“好,你想要吵的话,我就陪你吵。大不了,我死的时候,墓碑放在你旁边,也刻上这个人是陪老婆吵架吵死的。”

    “滚!”罗月娥没忍住,骂出一句粗口,“谁让你把墓碑安在我旁边的?你死了还想不让我安宁?我告诉你,下辈子我绝对不要再遇到你!”

    陈达点头,“好,下辈子别遇到我了。”

    罗月娥一瘪嘴,委屈得直掉眼泪,陈达这才走过去,把妻子拥在了怀里。

    夏芍见了,笑了笑,悄声退了出去,轻轻带上了房门。

    让这对夫妻独处一下吧,他们应该这是第一次气氛这么好。

    夏芍低着头,唇边带着浅笑,心中却感慨。世间有太多不一样的婚姻,这也算是一种。或许以后会幸福,但这条幸福的路,真的走得太久了。她跟师兄没有这样,是一种幸运,也是幸福。

    要珍惜。

    夏芍垂眸笑着,但她耳力好,隔着房门还能听见里面陈达哄罗月娥的声音,夫妻之间的事,她自然是没有兴趣听人墙角的。因此,夏芍笑着便往走廊前方走,想着走远些。但没走几步,她就看见视线前方一双男人的黑色皮鞋。

    夏芍挑眉,当没看见,抬着头就想从戚宸身旁走过。

    戚宸却开了口,“看见我当没看见,我真这么招你烦?”

    他说话的时候,伸手就去握夏芍的手腕,夏芍目光一变,敏捷地闪开!

    “有话就说,别动手动脚。”她望着前方,并不看戚宸。

    戚宸皱着眉头,“看着我说话,你会死吗!白天当众训话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你真以为,我戚宸是给女人呼来喝去的?”

    换了别人,早死不知多少回了!

    这女人!

    夏芍却是一笑,不领情,还是不看戚宸,“不想被人呼来喝去,你今晚可以不来的。”

    她话里话外都是戚宸自找的意思,气得戚宸脸色一黑,死死瞪着退去墙边的女人。

    走廊本就不宽敞,她离着他也不是很远,他一伸手臂,约莫就能够着。但少女却立在那里,眼睛望着楼下客厅,目光不在他身上,离他很远。

    戚宸眯眼,气不打一处来,却好像明白她为什么对他这么冷淡。他转过身去,一拳砸在墙上,也不管这是罗家的墙,那墙壁轰一声落了几块墙皮,啪啦啪啦往下掉,戚宸的拳头上带血的伤口染着石灰,转头盯住夏芍,“对!我找人暗杀过你。我不解释,那就是我做的!你想报仇,找我!想要我戚宸的命,随时还!”

    夏芍轻轻挑眉。这件事,师兄帮她报过仇了。戚宸没杀得了她,师兄杀他也让他躲过去了,算是两清了。不过,她确实是因为这件事对戚宸印象不太好。再者,她先认识的龚沐云,既然龚沐云是她的朋友,那对于戚宸,她从心理上自然就想离他远点。而且,三合会这些天,也确实惹了她。戚宸是三合会的老大,难不成她还得笑脸迎人?

    但夏芍还是看向了戚宸,只是还没说什么,陈达和罗月娥的房门就打开了。

    或许是听见了外面的动静,也或许是觉得夫妻俩的事,不好让夏芍在外头久等,因此房门一打开,罗月娥便笑了笑,“芍妹,你看……你来这里做客,我反倒招待不周。快进来吧,谈谈正事。”

    陈达的目光在戚宸的手上落了落,一见戚宸的手受伤,赶紧叫了佣人拿医药箱来,戚宸却沉着脸说了句没事,便直接把手放进了裤袋里。

    夏芍与罗月娥进了房间,罗月娥的眼还是红肿的,她哭花了妆,明显是补了补才出来的。但口红的颜色略显鲜艳些,且脸颊也有些微红。夏芍一见,便心中有数,垂眸一笑,并不多言。

    罗月娥请夏芍去沙发上坐下,说道:“芍妹,我的事,不知道要怎么谢你才好……我知道,你们风水师,感情的事是不在你的工作范围内的。但是你还是帮了他,帮了我。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提钱有些伤感情,但我还是想说,我不会亏待你!只要你说个数,多少我都给!”

    这时,陈达也转身回来,关上了房门。夏芍扫了一眼,见戚宸下了楼去,而陈达也坐在了罗月娥身旁,这才知道是说正事的时机了。

    陈达道:“大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你非但帮我化解了这次官灾,还帮我看清了这些年我一直没看清的事。我真的觉得,这十七年的光阴,我错过了太多。这些都不是钱能弥补的,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好歹还有些人脉,只要大师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只要说一句,我绝不推辞!”

    罗月娥在丈夫说自己没本事的时候,横了他一眼,但没说什么,也是看向夏芍。

    夏芍这才笑了笑,看向了陈达,“陈署长,老实说,这次我还真是有事要请你帮个忙。”

    陈达和罗月娥都是一愣,他们还真没想到,夏芍真有事要帮忙。虽然,刚才的话是出自真心,不带寒暄作假的。但夏芍可是唐宗伯的嫡传弟子!唐宗伯是香港老一辈的风水大师了,他结交的人,老实说连罗家都比不上!那可真是国内国外,五湖四海,三教九流!

    夏芍遇到事,要请人帮忙,跟她师父说一声不就行?

    居然需要陈达帮忙?

    什么事?

    “艾达地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三章 招赘与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三章 招赘与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