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校长室风水

    夏芍在书房复习了一下午的功课,但这一下午对她来说,可有点不太好过。舒榒駑襻她本是边复习边逗徐天胤,把课本都推给他,让他陪她复习。但她去发现,徐天胤总是看着她,目不转睛。

    她笑问:“师兄,看什么?”

    他答:“结婚。”

    夏芍一咬唇,哭笑不得,干脆转头,不理他。

    到了傍晚,吃过晚饭,徐天胤便开着车送夏芍去学校。到了校门口,男人并不给她解安全带,也不放她下车,只是转头盯着她看。

    夏芍这一下午已经熟悉徐天胤这种目光了,她顿时咬着唇笑,“干嘛?又是结婚啊?”

    “嗯。”徐天胤点头。

    夏芍笑着捶他一拳,自己去解安全带。徐天胤伸过手来,夏芍以为他要阻止她,结果他却是帮她解开了安全带,并打开了车门。自从上回林冠的车擦过来,夏芍胳膊差点伤着,徐天胤便不允许她再去碰车门把手,坚持帮她开门。

    夏芍回身给了男人一个拥抱,这才下了车。

    她这周回学校的时间很早,不像前两周。一次是展若南绑了曲冉,她去了鬼小学,一次则是曲冉家出事,也是很晚才回学校。而此时才下午六点,天色还不黑,夏芍下了车,一路走进校园,回头率之高,令人咋舌。

    周五傍晚的事学校里果然是传开了。夏芍打了三合会的人,还对三合会的当家人戚宸当街训话,最后扬长而去!

    这两天虽是周末,事情也传得很快。三合会当街处决帮众,事情除了当天看见的人,媒体没见一点报道。而那天所有的事,都没有出现在任何周刊和报纸上。自然,更没有看到警方的调查,可见三合会在香港的势力。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种势力,夏芍周五那天傍晚的所作所为才更显得惊世骇俗。

    她打了三合会的人,训斥了戚宸。然后,她没事,今天还正常回学校上课了。

    这些都让看见她出现在学校里的女生们惊疑不解,这大陆来的转学生,到底有什么背景?

    这些事,夏芍自然懒得为人解惑,但她回到宿舍后,却是遭到了曲冉的一番盘问。

    曲冉周五放学的时候,因为担心她母亲独自在家,离校比夏芍还早。因此,她没能看见校门口发生的事。但她因为跟夏芍关系要好,今天一回学校,便也遭遇到了不少偷偷看来的目光。有好事的女生,忍不住向曲冉打听夏芍的家庭背景,曲冉这才知道出了什么事!

    “小芍,听说三合会在学校门口杀了人?真的假的?”曲冉一脸担心,上上下下打量夏芍。

    “听说戚宸都来了?真的假的?”

    “听说你把戚宸都训斥了一通,真的假的?”

    她一通听说和一通真的假的,把夏芍都绕得有些想笑。

    “我这不是没事么?”夏芍笑道。

    曲冉这才把夏芍上下打量一遍,这才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她们跟我说的时候,吓死我了!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我没事,给你打什么电话?白叫你担心。”夏芍把书本放回桌上。

    曲冉却跟过来,问道:“你不知道,学校里可多传言了。我这才到学校没多久,就听到好多版本了。有人说你家是大陆那边黑道的,所以身手才那么好,才敢跟三合会对着干。还有人说,说你是……”

    夏芍回身,漫不经心笑问:“说我是什么?”

    “算了,那话不好听,说出来气人,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曲冉跺跺脚,皱皱鼻子,一脸气愤。

    她不说,夏芍也能大约猜得出来。准是说她和戚宸有什么关系。

    这些流言,夏芍并不放在心上,曲冉怕她生气,不告诉她,她便索性不问。收拾了书本之后,便坐下来看书了。

    曲冉知道夏芍读书用功,见她看书了,尽管心里也是有疑问,但是却并不打扰她。

    夏芍晚上看书,向来是看到宿舍熄灯。但今晚,直到宿舍熄灯,也没见到刘思菱来学校。今晚查寝的还是学生会风纪部的,但部长董芷文并不在其中。那些学生会的女生见了夏芍,虽说也有怕她的,但夏芍打败了校霸展若南之后,展若南意外地很少再点名欺负一些女生,因此有些女生对夏芍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虽然也不乏有好事的,但惧于夏芍的身手和她神秘的家世背景,这些学生会的人来了,大多是客客气气的,当面都没有敢给她脸色看的。

    刘思菱没回来学校,被记下名字送往教导处。至于她没来的原因,没人知道。

    而这周开学,没来学校的不仅仅是刘思菱,展若南也没有来。

    赌妹一大早上课之前来跟夏芍打了个招呼,说是展若南被她大哥禁足在家,出不了门。夏芍听了一笑,展若南不来学校,她耳根子可以清净几天了。不然,她准是要追问她为什么认识戚宸的,一旦她追问起来,那她必然是别想清净了。

    夏芍注意到赌妹一群人里并没有阿丽的身影,而她们几个人的神色也显得有些落寞郁闷,夏芍顿时心中有数,但这是刺头帮的事,她也不好过问,因此便索性不问。只谢过赌妹等人,便去上课了。

    课间时间,夏芍去了一趟校长室。

    尽管周六那天上午,夏芍已经给校长打过电话,说过校门口冲突的事了,但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夏芍觉得她还是需要露面一下。毕竟校门口死了不少人。

    但夏芍走到校长室门口的时候,却是听见了里面传来争执的声音。

    “黎校长,圣耶女中是名校,我们董家就是看重学校的名声才让女儿来学校读书的。现在学校门口发生这种恶性事件,我们女儿回家后便吓得病了!我女儿从小连只死兔子都没见过,她哪里见得了死人?这件事,学校打算怎么给我们董家一个说法?”

    说话的声音是名女子,夏芍在门外一听她说董家,便猜测是董氏船业的夫人,而她所说的生病的女儿,指的是董芷文?

    夏芍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上周请假出去回来时,宿舍外头见到的娃娃脸的女生。她原本打算开天眼看看,但考虑到这样对黎校长有些不太尊重,便终究是作罢。

    夏芍没敲门,只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听校长室里,董夫人将黎校长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并扬言董家保留追究此事的权利,然后便踩着高跟鞋过来开了门。

    门打开之后,出来一名衣着华贵的中年女子,身材保养得极好,只是下巴尖,颧骨高,就面相来说,她的大女儿董芷姝跟她有七分想象。这种面相的女人,且不说是否克夫,就性子而已,一看便是尖酸刻薄之人。

    董夫人出来,见校长室门口还站了名女学生,顿时被吓了一跳,怒目圆睁,“大白天的,杵在这儿,死人似的!吓唬谁呢!”

    夏芍轻轻挑眉,不是为了董夫人尖酸刻薄的话,而是为了她面相上的一些信息。董夫人此时泪堂深陷,右眼肚微枯,主损女!

    董芷文是被吓病了的,难不成有性命之忧?

    夏芍垂下眸,表面上没说什么,只是指尖动了动,然后般若无其事敲了敲校长室的门,推门进去。关门的时候,将外头女人跌倒喊晦气的声音关在了外头。

    校长黎博书正在桌后,脸上有些愁容。这可是夏芍自从来了圣耶女中,第一次见这位教育家脸色发愁。

    黎博书见是夏芍来了,便敛起脸上的愁容,笑着请她坐下。具体事由夏芍已在电话里讲清楚了。林冠为了寻仇带三合会的人堵在校门口,夏芍要么被乖乖带走,要么打架自卫。只是没想到,最后戚宸会来,还当街处刑了帮会人员。

    但问题也就出在了这里,校门口死了四五十人,血迹虽然连夜被学校的保洁人员清理干净了,但有些学生却还是怕的。尤其圣耶中学是女中,学生全是女生,有胆小的对死人的事怕得很,学校已经受到了许多家长的埋怨。这对学校的声誉必然是有很大影响的。

    本来这两年展若南在学校里称霸,学校的声誉就已经受到一些影响了,如今更甚。

    夏芍看出黎校长的顾虑,也觉得这件事情与自己有一定的关联,心中过意不去,这便说道:“不知黎校长可信风水?”

    黎博书一愣,有些莫名其妙,不知夏芍这时候问这些做什么。但他却还是笑了笑,保持礼貌地答道:“我听说内地人对风水不太信服,认为那是迷信学说。我倒是能从科学的层面理解一些,不认为是纯迷信学说。风水学说在香港很盛行,夏芍来了之后,是不是感觉不太习惯?”

    夏芍笑了笑,不答反问:“既然这样,那黎校长在到圣耶女中上任之后,绩效斐然,但麻烦也不少,可是这样?”

    黎博书本以为夏芍今天来是当面解释上周五的事,没想到她开口便是问他是否信风水。他出于礼貌答了,她却当即就对他说起了风水之事!这让黎博书很不解地看向夏芍,但听了她的话却又是一愣。很明显,夏芍说对了。

    麻烦这些事,是众所周知的。自从黎博书来圣耶女中上任,展若南便来了学校,她在学校,学校便一天不得安宁。现在夏芍来了,也是出了些事。

    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但绩效斐然的事,却只有黎博书自己知道!他在教育界很有名气,多年的威望兼人脉,来到学校之后,成绩是做出不少的。但有成绩,却也有麻烦,两下相抵,这两三年可有些白白忙碌之感。黎博书都感觉,再这样下去,他在圣耶女中的任期不会太久。

    “黎校长,您这办公室里的风水摆设有些问题,我建议您调整一下。”夏芍微微一笑道。这事她从来报道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只不过,那时候第一天来报道,说这些有些唐突,也不知黎校长是否信这些,便没有贸然开口。今天感觉有些校门口的事有些过意不去,这才开口指点。

    “办公室的风水摆设?”黎博书愣了愣,接着笑着摆手,“夏总,看起来你是懂些玄学易理之事,能看出校长室里的摆设是有讲究的。但摆设方面,这里是请风水堂那边的大师来看过的,决计没有问题。而且,在我上任之前,学校的校长室一直是这么摆设的,从来没出过问题。”

    “问题就出在是您上任之前就是这么摆的。”夏芍也不急,只是解释道,“您的上任或许适合这种摆设,但您未必适合。恕我直言,您年命属火,办公桌后是木质书架。火木相生,助旺您的运势,所以我断定您绩效斐然,且来圣耶任职必然是壮志凌云。可您办公室的后墙上却是挂了一幅山水画,山水画尤其适合挂在办公室,有山便是有靠,有水便是聚财。可您本命属火,水火相克,这幅山水画瀑布倾泻,气势雄浑,对您而言便是冲撞。非但不聚财,反而散财。如果我没说错的话,您来到圣耶之后,虽然圣耶是名校,经费不成问题,但是学校却一直用度紧张。是与不是?”

    有山便是有靠,有水便是聚财,这话夏芍只是笼统来说。其实山水画也是很有讲究的,山形山势,水流的方向,都有讲究。

    黎博书自从夏芍说起风水之事,就一直愣着,此时听她这样说,反而更加懵愣。只是此时,懵愣里带了震惊!

    夏芍说得并没有错!学校的经费确实一直有下拨,但是一旦拨下来,总会很快就出现各种事情用掉,一点都没有积攒,一直经费紧张!

    一开始,黎博书只觉得是圣耶女中事情多,没有往风水上想。被夏芍这么一说,难道真有问题?

    “而且,今年是火年,您本就是火命,今年极旺,背后却又以木生火,更加助涨旺势。殊不知,物极必反,反而大事不断。”夏芍继续说道。

    办公室或者是居家风水,虽然是有些通用的摆设技巧,但有些时候,若要精细摆起来,便要看主人的八字命理,依此摆设。

    黎博书此时已禁不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神情不自觉地变得尤其郑重,问道:“那该怎么摆?”

    “这倒也简单,书架移去金位,克制其势。墙后的山水画可换成一幅山势巍峨、山多水少的。亦或者,把画摘了,您的办公桌后放镇山石一块,或山峦屏风一块。寓意背后有靠,增强安稳威严的气场和贵人运,这次校门口的事,自有贵人为您化解。”夏芍笑道。

    其实,办公场所的摆设就与房屋建造选址异曲同工,背山向水。古代衙门抑或宫廷,公堂之上后头的画总是旭日东升,山峦叠起的图案,其实也有“靠山”之意。寓意背后有靠,坐得安稳。

    夏芍提供的摆设方法要实现起来很容易,黎博书当即点头,打算照办。可是正是打算照办的时候,他却犯了疑惑。

    “夏总怎么知道我是火命?”黎博书看向夏芍,他确实是火命,这点找过风水师看过八字。可他的八字并没有给她看过,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夏芍一笑,“您脸色活红,五官筋骨明显,声音洪亮焦烈,体型健壮,发达较早。一切都体现出您是火命的特征。加上您目前所遇之事,很容易推断。有的时候,不必问八字,也是能看出来的。”

    黎博书听了,非但没有释然,反而更加震惊。这位一直很世故沉稳的教育家,第一次露出这么强烈的情绪波动,“夏总真懂这些?”

    很显然,这些不是随口就能说出来的,夏芍说了这么多,显然她是对玄学之事有些研究的。

    黎博书正是不解在此,她才多大年纪?能白手起家,创立华夏集团已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怎么连这些艰深晦涩的玄学之道也有所钻研?

    “另外,我刚才看见董夫人出门,她的女儿确实有有些不太妙。我看学校还是去慰问一下,看看情况比较好。”夏芍提醒道。她对董家人没什么好感,当初陪着李卿宇出席相亲宴的时候,就对董芷姝的骄傲刻薄很是不喜,今天看董夫人的言语举止,也好不到哪里去。但董芷文上周在宿舍门前见过一面,夏芍却是有些好印象的,如果是她有事,她倒想着去看看。

    只是她如今的身份并未公开,冒然前往董家,师出无名,倒不如先让学校去看看情况再说。

    黎博书一听,脸色便严肃下来,“这件事,学校会派学生会去慰问看看。夏总想去?”

    夏芍垂眸,“若是这样,我跟着去看看也行。”

    “那好。我尽快安排。”黎博书道。

    夏芍点头,“尽量快,越快越好。”

    她这么说,一来是人命不等人,二来是最好不要拖到周末,因为这周永嘉小区的审核必然会批复下来,而艾达地产周末可能要安排新闻发布会。到时候,夏芍有事要忙。

    黎博书在答应下来之后,郑重地把夏芍送出了校长室,关于校门口的事,却是一点也没有责怪她,反而回来就叫人把办公室的摆设按照她的指点换了。

    而夏芍在出了校长室后,便接到了艾米丽打来的电话。

    地政方面关于艾达地产对永嘉小区开发申请的批复,比夏芍想象中的还快!这才周一上午,居然就批下来了!

    ------题外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九章 校长室风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九章 校长室风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