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五鬼运财局

    香港十一月底的天气往常来说并不会冷,但这几天正遇上寒流,浅水湾沙滩上游玩的人都穿上了长衫外套,半山腰上,山风呼啸,林木葱郁,阴沉的天气却平添了几分萧瑟。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行驶在山路上,车里气氛安静。司机专心开着车,豪华宽敞的后座里坐着名深灰西装的男人。男人面容沉静,双手自然地叠放在小腹上,轻轻仰起头,靠在座椅里。

    窗外山间摇晃的树影映进车里,只化作深沉的暗影在男人雕刻般的五官上略过。

    他仰起头,闭上眼,光线暗淡的车里唯有鼻梁上金丝镜框流着明光。

    而正当他闭上眼的时候,一辆黑色奔驰从山顶驶来,与劳斯莱斯擦肩而过……

    奔驰车里,夏芍穿着身浅白的薄风衣,眼眸弯弯,唇角翘起,盯着手中薄如蝉翼的面具,“这面具,戴的时候不太舒服,有阵子不戴,还怪想的。”

    她声音悠然里带些轻快,惹得开车的男人看过一眼来。

    夏芍手里的面具正是她前段时间常戴的,因为怕日后还有什么用处,就一直收着没丢。没想到还真的又派上用场了!

    瞿涛通过老风水堂的弟子给夏芍传话,说是想请她见上一面。

    瞿涛想见夏芍,自然是与世纪地产的事脱不了干系。最近这段日子,世纪地产惹了民怨,官司缠身不说,股价下跌的形势也是严峻。

    如今媒体一面倒地抨击世纪地产,以往一直帮世纪地产舆论造势的港媒周刊,背后也没少被人戳脊梁骨。一开始,港媒周刊还帮着瞿涛说几句话,称他不知情。但这种文章一发表,立刻便遭来骂声一片!

    不是每家媒体都畏于港媒周刊的地位,至少,刘板旺就不怕。

    他带头抨击港媒周刊,甚至将其以前帮世纪地产造势的文章一夜之间都找了出来,逐一抨击!把港媒周刊的老总齐贺气得牙痒。他知道,刘板旺等这一天等很久了,他好不容易抓着港媒周刊犯错的时候,绝不会轻易放过!

    但齐贺却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刘板旺,对抨击他已经不抱有太强烈的想法了。他想回到当初的地位,但却并不是仅仅靠这种见缝插针的方法。对现在的刘板旺来说,抨击港媒周刊只是舆论造势,也是一种烟雾弹。

    众家了解当年两人恩怨的媒体都认为,刘板旺会趁着这个时机向港媒周刊报复,就算拉不下其媒体业领军者的地位,最起码也让其伤伤元气。

    齐贺是这样认为的,所有人都是这样的认为的。

    而实际上,刘板旺确实也是这么做的。

    但这一切只是表面。

    在表面之下,一个团队在悄然形成,网络传媒的建设隐藏在这次风暴之下。当人们的注意力都在地产界的动荡之时,当众家媒体都在趁此时拼发行量拼曝光率的时候,没有人想到,会有人借着这次乱象当掩护,悄然地在做着别的事。

    而这件事,将会在将来给世人带来更大的震撼,改写媒体业的格局。

    将来的事,谁都无法看透。就目前来说,一线的媒体并非只有港媒周刊,还另有两家周刊,平时同行之间表面上兄弟相称,背地里却是竞争激烈。这次港媒周刊深陷地产业的风波里,无论是对一线还是二线媒体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面对四面围堵的态势,港媒周刊也感觉到了压力。无奈之下,只得为了保住自己,把枪口也对准了世纪地产。这让瞿涛在舆论上孤立无援,十分头痛!

    媒体对于舆论是有很大的导向作用的,近来民意激愤,世纪地产的股价在跌,楼市成交量在降,形势之严峻是世纪地产这十年来少有。

    瞿涛想到了夏芍,虽然夏芍一时还拿不准他找自己做什么。

    这次地产行业的风波,虽然与艾达地产有关系,但其中的关键人物却是夏芍。事情闹这么大,她在风水界的地位和名声起到了关键作用。虽然她在香港风水界几乎没给政商要员指点过风水运程,但架不住她是唐宗伯的亲传弟子,之前还传出在约战的时候打败过余九志。

    这些都让夏芍在香港民众心里有着大师的地位,虽然她神隐了一段日子,但神秘却依旧能为一个人带来好奇的关注度。

    因为她为永嘉小区做过风水堪舆,才有那么多人相信堪舆的结果,才会引发民众对世纪地产风水丑闻的愤怒。

    但夏芍还是想不出来,瞿涛找她干什么。

    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已经想办法补救才是,无论他想什么方法补救,都不应该想到自己身上来。

    夏芍想不通自己有什么可以帮瞿涛的,让他想要邀请自己见个面。但她却是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难得同行邀请自己去对方的大本营走走,她何乐而不为?

    夏芍翻出了前段时间她戴着的面具来,毕竟当时香港媒体曝光她时的相貌与她的真容不同。而既然是见瞿涛,夏芍自然不会透露自己的真容,免得他查出什么来,那就不好玩了。

    世纪地产的总部也是颇为气派,瞿涛应是早就知会了大厦的安保人员,徐天胤的车顺利停去停车位,两人由一位长相貌美的女员工引着,进入了世纪地产的大厦。

    但夏芍一下车的时候就轻轻挑了挑眉头。以夏芍如今的修为,不需要开天眼也能感受到阴阳二气的气场,因此夏芍一下车,将世纪地产扫了一眼便垂眸笑了一声。

    听说瞿涛在风水一道上是家学渊源,没想到,他确实有两把刷子。

    这大厦里是布了风水局的,只可惜,气运将尽。

    夏芍不动声色地跟着女员工进入大厅,想要进入后看看布的到底是什么风水局。却在这时,听见一声笑声传来!

    “夏大师,久仰大名啊!”

    世纪地产的女员工听见这声音一愣,赶紧退到一旁去。夏芍抬眼,只见一名身量颇高的男人大步走了过来。男人五官称不上帅气,但很有力度,且眉宇间威严凛然,非多年身居高位,决计养不出这般慑人的气度。

    夏芍早在商业周刊上见过瞿涛的采访,因此他一走来,夏芍便认出了他。

    瞿涛脸上含笑,看起来很是热情,全然看不出跟夏芍有过节一般。他人还没来到夏芍面前,便热情地伸出手,“夏大师!欢迎欢迎!”

    夏芍一笑,出于礼貌,也伸出了手。

    但就在两人的手碰上的一瞬,夏芍忽然眉眼一沉!

    并非瞿涛手里有什么东西,而是夏芍感觉到一道盯着自己的目光!

    那目光不是瞿涛的,也不是旁边的女员工的,而是属于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不在明处!

    夏芍眉眼沉下来的时候,便开了天眼,抬眼望世纪地产的大厅里一扫!而她抬起眼来的一瞬,徐天胤已盯准了大厅尽头拐角处!

    转角处,一人偷偷摸摸地蹲在地上,手里拿着架相机。徐天胤的目光落去的时候,那人悚然一惊,跌坐在地上,爬起来就跑!

    但他的速度怎敌得过徐天胤?

    没跑出去几步便被徐天胤从后追上,衣领被扯住往墙上一按!那人只觉得后背往墙上撞去的力度之大,五脏六腑都震了震,两眼发黑,手上却传来“咔嚓”一声声响!疼得那人翻着白眼就晕了过去!

    世纪地产大厅里来往的员工啊地一声惊惶散开,眼神惊恐地直勾勾地盯着徐天胤。只见男人一身冷厉煞气,手里提着一人,那人耷拉着头,在他手上不像是个人,他像丢一件死物一般把手里的人远远地向瞿涛丢了过去!

    瞿涛也被徐天胤的冷厉气息惊得一退,那人呼地一声直砸在他脚旁!跌在地上的闷响听得人心里都跟着颤了颤。而与那人一起砸过来的还有一架碎了的相机。

    夏芍直到人没死,只有晕了过去,于是便将目光往地上的相机上落了落,抬眼看向瞿涛,目光淡然,“瞿董,这是什么意思?”

    瞿涛还没从脚下狗仔的惨态上回过神来,听见夏芍的话这才霍然抬眼,脸色很难看,“这是怎么回事?!”他一眼看向大厅外的保安,怒问,“这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保安本来听见声响想过来看看,可走到门口看见徐天胤一身煞气也不敢靠近,随即听见瞿涛这么问,顿时面面相觑,表情茫然。

    这人一眼看上去像是个偷拍的狗仔,可这人是怎么进来的,他们也不知道。

    “你们两个,明天不用来上班了!”瞿涛怒道。

    两名保安脸色刷白,“董事长……”

    “行了!不用再说了,去找财务吧!”瞿涛一摆手,明显没有商量的余地。他转头看向夏芍,脸色这才缓了缓,“夏大师,你看这事闹得……真是抱歉。你也知道,最近我们公司有些麻烦缠身,这些狗仔最是无孔不入,他们居然有本事混进这里来,我真是没想到!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是我们工作人员的失误,我给夏大师道个歉,希望夏大师别怪罪。”

    夏芍听了笑了笑,笑意微嘲。

    瞿涛不知道?鬼才信!

    她还在想,这人请她到底有什么事,没想到在这里安排了一桩暗手!刚才,她正跟瞿涛握手,这照片要是拍了发出去,谁知世纪地产会拿着做什么文章?

    但夏芍没当场说破,她总觉得瞿涛请她来,必定不只是为了这点把戏。就让她看看,他还想干什么!

    而且,世纪地产里的风水局有点不同寻常,夏芍还打算看看。现在闹翻了脸离去,她参观对手公司的机会就这么没了,不如暂且压下这事。

    “希望是我误会瞿董了。瞿董今天请我来有什么事,还是上去说吧。”夏芍表情虽是冷淡,但话里的意思却是明显。

    瞿涛听了笑了一声,也没有去提徐天胤在他公司大厅里打人的事,只是笑着请夏芍和徐天胤走进董事长专属的电梯,上了顶楼的会客室。至于大厅里晕过去的狗仔,瞿涛连提都没提,反正会有员工叫救护车。

    夏芍在刚才开了天眼之后,便一直未将天眼收回,一路顺着电梯将世纪地产的布局看了个透彻!

    待跟着瞿涛走进会客室的时候,夏芍已将天眼收回,唇边勾起意味颇深的笑意。

    怪不得,世纪地产这十年来日进斗金,利润如滚雪球一般!

    这局要真是瞿涛自己布的,他也算是有些术数方面的造诣了,只不过,偏门之道罢了!

    到了会客室里,夏芍和徐天胤被请去沙发里坐下,瞿涛热情地问了两人喝茶还是喝咖啡,然后便让秘书送了壶大红袍来,自己要了咖啡。

    三人面对面坐下,瞿涛先将目光往徐天胤身上看了看。他对徐天胤是有印象的,应该说他近来在香港媒体上的出镜率比夏芍要高得多。香港社会都以为夏芍回了内地,而徐天胤却是跟在唐宗伯身边,他去见一些老朋友的时候,徐天胤都跟着,因此出现在周刊上是常事。

    但香港媒体一直不知道徐天胤和夏芍的名姓,只知道两人姓什么。对唐老这两名亲传弟子的神秘,民众一直都比较感兴趣。

    但瞿涛哪里知道,夏芍和徐天胤在媒体前的容貌都不是真容,两人今天来都是易容过的。瞿涛只是没想到,徐天胤的身手会这么好!他是怎么发现人藏在哪里的,这一点让瞿涛匪夷所思,但他见徐天胤气质孤冷,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度,便识趣地没有跟他搭话,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看向了夏芍。

    “呵呵,真是没想到,今天请夏大师前来,竟能一同见到唐老的另一位高徒,实在是三生有幸!而且,没想到夏大师竟会回到香港,瞿某自幼承袭家学,对风水颇有兴趣,只可惜家学散落,只承袭了其中一部分,实在不成材。瞿某对玄学界的泰斗唐大师景仰已久,奈何平时繁忙,一直没有时间去拜访,今天能见到唐老的两位高徒,也算是圆满了。”瞿涛一张口便是恭维的话,这跟他商场上的狠辣作风看起来实在大相径庭。

    夏芍浅淡一笑,她并没有时间跟瞿涛寒暄,便开门见山道:“瞿董,场面话可以不用说了。既然我已经坐在了这里,你可以说说请我来的用意了。”

    瞿涛也不尴尬,只是挑了挑眉,接着便笑了起来,“爽快!我就喜欢跟夏大师这样的爽快人交谈。那我就直说了,想必夏大师也猜得出来,我请夏大师来,自然是为了前段时间永嘉小区风水上的事。”

    瞿涛顿了顿,见夏芍捧杯,喝茶不语,表现得并不意外,他这才接着说了起来,“这些年,香港社会都以为瞿某是风水师,实在是高看我了。瞿某的风水之学承袭自家传,从我往上数,三代以前确实有些名气。我曾祖父曾独创一派,家里最鼎盛的时候,也是门徒不少。只可惜,到了我父亲那一辈,社会动荡,家中在辗转逃难的时候,传承的书籍丢失了一部分。我父亲去世得早,对家传风水之学并没能教我多少。只是我有些感兴趣,没事翻着看看,自学了一些。商场上的朋友抬举,称我一声风水师,其实瞿某所学实在微末,跟夏大师得唐老亲传的造诣是不能比的。”

    夏芍垂眸喝茶,只听不语。

    瞿涛见她没有反应,便也垂了垂眼,接着又笑了起来,“夏大师今天给我瞿某面子,前来相见,我也就跟大师说句实话。永嘉小区的事,那些混混确实是我派去的。我是商人,看出永嘉小区受对面的光煞影响,压低赔偿价码,我认为作为商人来说,我并没有什么错。当然,我派人去骚扰居民,确实是手段阴损了些,但我的本意只是想让居民早点与世纪地产签署合同,我知道那些小混混为了达到目的,一定什么手段都会用上,但我确实是不知道泼红漆在风水上有血煞的说法,更不知道两局相应,会形成血盆照镜的凶局。瞿某所学微末,如今社会上都在说我做风水凶局,杀人不用刀,我实在有些冤枉。”

    “不见得吧?”夏芍这时才出了声,她抬眼看向瞿涛,见其目光诚恳,却是别有深意的一笑,“我倒是觉得,瞿董无师自通、自学成才,在风水一道上倒是挺有天赋。你的家学丢了多少我是不知道,但剩下的瞿董只怕吃得挺透。不然,也布不来这五鬼运财局。”

    瞿涛顿时愣住!

    夏芍却是垂眸喝了口茶,笑了,“世纪地产的大门开在西北乾位,五行属金。大厅的服务台设在东南的艮卦方位,其位在吉。按照商业大厦的布局,本不该有小门的存在。瞿董却叫人在西南方位震卦处开了一个小门,这小门看起来不伦不类,但却是这座大厦的重点所在!因为以大厦的坐向来看,震卦正中五鬼方位。公司大厦的生气由大门西北处进入,再由西南五鬼的小门处出去,构成五鬼运财格局,瞿董这十年来事业极旺,此局吸纳财气的助力不小。”

    五鬼运财局,在风水学是一种高阶的旺财布局法门,是一套吸纳生气,凶猛地助旺宅内气场的风水局。

    所谓五鬼,并不是指真的有五只鬼,与民间所说的鬼没有半点关系。五鬼,指的是廉贞星。

    廉贞星属星象学范畴,五行属木,北斗第五星,为官主禄,取象为偏财。一些想要发横财偏财的人,最爱五鬼运财局。因廉贞在北斗第五星上,因此称“五鬼”。而鬼者,鬼道也,身在暗处,不太能见光的意思。

    “五鬼运财局,取的是偏财。本质不过是催旺七星中最凶的廉贞星,在廉贞位开门,使水龙巨门位有水,凶星吉用。”夏芍捧着茶杯笑了笑,看向瞿涛,目光微嘲,“布此局需在此宅当旺的时局布下,需主人命理与局中之象相匹配。但廉贞既为凶星,自有其凶性。廉贞开门,好比勇士驾御烈马,猎手降伏猛虎,可不太好驾驭。且此局虽可短时内最大限度催旺气场,终不是长久之计,需时时翻卦,查吉凶之数,随时调整。瞿董将此局驾驭了十年,造诣可见一斑。区区血盆照镜局,你会看不出来?”

    夏芍说话向来悠闲散漫,但听的人往往如五雷轰顶!

    瞿涛眯了眯眼,却掩饰不住眼里的震惊!

    他惊骇地看向夏芍,脸色都变了变,不为别的,就为她竟看出自己所布的风水局来!夏芍是唐宗伯的弟子,她能看出他布的局并不叫他惊讶,但他惊讶的却是她知道自己公司开了处小门!

    任何的风水大师,就算是把唐宗伯请来,他也得把世纪地产的大厦走遍,看一看,才能断定是什么风水局。

    而瞿涛根本就没带着夏芍到处逛,公司的那处小门开得很隐秘,平时公司员工都不从那里走。瞿涛只是带着夏芍穿过大厅,坐上电梯就来到了会客室,她不该看出大厦里布着五鬼运财局才是!

    她是怎么办到的?

    瞿涛匪夷所思地盯着夏芍,他虽然今天是第一次与夏芍见面,但他从来没有看轻过眼前这名其貌不扬的少女,至少在风水方面没有看轻过她。她是唐宗伯的弟子,赢过余九志,所以瞿涛明白她在风水方面的造诣一定是极高的。但他今天把夏芍请来,却很有把握她什么也看不出来,她一没带罗盘,二没到处参观公司,凭什么断得了局?

    再牛的风水大师也办不到!

    但眼前居然有个能办到的,不得不叫瞿涛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目光审视夏芍。

    除非,她以前来过世纪地产,先摸过大厦里的底细!

    但瞿涛自己都觉得这想法可笑,且不说夏芍不是公司员工,她不可能进得来的问题,就说她进来做什么?为的是看看世纪地产大厦里布没布风水局?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她跟世纪地产并没有仇怨,只是可能在内地的时候认识了艾达地产的总裁艾米丽,受其邀请堪舆过永嘉小区的风水,并受聘成为艾达地产的风水顾问。她没有必要没事跑来看看世纪地产的风水,不是吗?

    瞿涛想来想去,尽管想不通夏芍是怎么看出自己布下的五鬼运财局的,但眼下的情况他却是要应对的。他反应也算快的,怔愣过后便笑了笑,赞叹道:“不愧是唐大师的弟子!没有特意堪舆过,就能看出我布的局来。没错,这座大厦里的五鬼运财局是我布下的。但是,大师恐怕对我有点误会。我因为经商的关系,对能招来财运的风水局都很感兴趣,因此对这方面有专攻。大师要问运财局,我必能娓娓道来,要是问别的,我可真就说不出来了。血盆照镜局,我确实是没有听说过。”

    言下之意,瞿涛还是不承认永嘉小区的风水凶局是他有心所为。

    夏芍也不跟他辩,只问:“那瞿董今天请我来此,说这些的用意是什么?”

    瞿涛听夏芍这么问,没先回答,只是笑了笑,起身走去书桌后,拿出一份文件来,递给了夏芍,“大师,先看看再说。”

    夏芍垂眸,神色不动,把文件接过来一看,顿时目光微微闪动,有些好笑。

    文件里,是世纪地产的股份赠予协议,百分之一的股份,另外还附有有两套浅水湾的豪华别墅。协议上的名字一栏还是空的,看来是需要人亲手将名字签上去。

    夏芍忍着没笑出来,抬眸问瞿涛:“这是什么意思?”

    瞿涛笑了笑,“夏大师是明白人,我想你应该明白。艾达地产的总资产不过十几亿,他们能给大师的酬劳跟我是不能比的。世纪地产近来是麻烦缠身,但哪个企业还没有个起伏的时候?这些总都会过去的。艾达地产跟世纪地产在行业里争斗,是没有好处的。要对付艾达地产,我有的是办法,只是听说大师受雇艾达地产做风水顾问,我本身虽然有些风水上的造诣,但跟大师是不能比的。我们世纪地产也愿意聘请大师为风水顾问,目前大师手上的只是赠予的,到时布局指点,酬劳自然是丰厚的。不知道大师有没有这个意向?”

    夏芍挑眉,微微低头,忍住笑。

    原来,今天是为了招揽她?

    说的好听是招揽,其实只怕是瞿涛对她有所顾忌吧?

    要知道,艾达地产聘请夏芍为风水顾问,一旦瞿涛对艾达地产动手,艾达地产要是让夏芍对世纪地产的风水动点什么手脚,瞿涛就吃不了兜着走了,那可是真正的杀人不用刀!

    瞿涛不得不怕这一点,他研究风水多年,奇门术数之诡让他身受其利,因此他才更怕深受其害。

    假如能将夏芍招揽到世纪地产,那将来若是请她布局,自然是如虎添翼!瞿涛只懂些风水布局之道,他对占算问卜和相术命理都不精通,但夏芍在这方面显然比他厉害得多,到时候他流年顺与不顺,她提前就会占算出来,像今年世纪地产遇到的大劫,以后还会有?

    显然就会避过了!

    瞿涛这些想法,夏芍自然看得透,她只是有些好笑。

    百分之一的股份赠与。

    好吧,其实说来也不少。

    世纪地产就外界推算,资产有三五百亿之巨。就算近来股份下跌缩水,少说也有个三百亿的资产。百分之一,那就是三亿!

    外界传闻瞿涛此人视财如命,唯利是图。这个人连收购居民小区时都恨不得把价码压到底限,让他一出手就是三亿,外加两套豪华别墅,也是破天荒了!

    夏芍给人指点风水运程,这些年来虽说钱都给了父亲,打理慈善基金,但加起来也没有三亿。这个价码就算是风水大师,也不是轻易就能赚到的,瞿涛出手确实已算大方。

    但是——

    夏芍盯着“百分之一”这几个字,眸中带笑,看起来忍得有些痛苦。

    天底下竟有给对手送股份的事?要是瞿涛知道她才是艾达地产的当家人,不知道脸色会怎样?

    而且,她现在看上的可是整个世纪地产啊……

    她布局了这么久,可不是为了这百分之一的股份。

    夏芍不动声色地把协议推回,淡淡一笑,“瞿董,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有件事,我想你会错了意。我之所以帮艾米丽总裁,并非仅仅是因为我们两人之间的交情,而是因为,相比起瞿董来,我更欣赏艾米丽总裁的为商之道。”

    瞿涛在夏芍把协议推回来的时候就脸色变了变,听见夏芍理由,不由笑了,笑容有些嘲讽,“为商之道?艾达地产十几亿资产,世纪地产是它的十倍不止,夏大师认为艾米丽总裁的为商之道在我之上?”

    夏芍摇头一笑,“瞿董果然如外界传言一般,把资产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商场诡秘,尔虞我诈,这点我自是知道。但既然为商,大家各凭心智计谋,成王败寇,愿赌服输,但求用的都是正道。瞿董这数百亿资产怎么来的,你想必比我清楚。且不言风水局在偏财上对你的助力,只说你用风水的手段,影响收购小区居民的精神和健康状况,逼其不得不同意你的底限价码卖出房产,仅这一手段,只怕你十年里没少用!我看瞿董的面相,你年幼时吃苦,少年时期开始转运,中年时期运势强劲,按理说,老年也是富贵的面相。但你地阁色泽发暗,并不光鲜,显示的是晚运不济的运势。这与你的面相是不符的,我只能说,这是你这十年来损德太多的报了。”

    “报?”瞿涛又笑了,听夏芍说他晚运不济,他面色一点害怕也无,反倒有些嘲讽和狂妄,“大师,我忘记跟你说了。我信风水,是因为家学渊源,我知道它对我有助。而命理一说,我却是不信的。我要是信命,绝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我只信我自己,我命由我,不由天!”

    夏芍并不知瞿涛儿时经历过什么,但他说这话时眼神发狠,看起来竟像是有对命运宣战和报复的快感。

    夏芍摇摇头,“我也信我命由我,不由天。但天道轮回,终有因果。种善因,才能得善果。由我不由天的涵义,并非指无法无天。法或者是天,你总得遵一样。你一样也不尊,只怕到时候一样也逃不过。瞿董不明白这个道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夏芍站起身来,这便要告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7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四章 五鬼运财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7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四章 五鬼运财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