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祖坟之请,地产竞标

    地标竞拍的时间是下星期三,竞拍的地标都有年久老旧的公园、经营不善的酒店,还有一些年久面临拆迁的商业楼,都在商业地段,建筑和地皮一同参与竞拍,价码若是合适,还是可以稳赚不赔的。

    陈达打电话给艾米丽,邀请艾达地产参与竞标,艾米丽便趁着课间时间,给夏芍打了电话。

    夏芍正在校长办公室里,公司方面的指示不方便下达,只说了句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手机刚收起来,校长黎博书便笑着感慨道:“在学校里用功读书,还得顾及着公司的事。年轻人能做到这份儿上,不容易啊!更何况,还得给地产公司兼着风水顾问。”

    黎博书这话还是在试探夏芍是不是唐宗伯的弟子。夏芍垂眸一笑,并没有反驳,只是依言去沙发里坐下了。

    她这倒有些像是默认了,黎博书目光微变,笑着就将夏芍请去了沙发里坐下,看起来十分热络。

    在夏芍的印象里,黎博书是一位很有学识的教育家,他并非不世故,但相比起政商界名流的世故,他身上却多了一种文人的姿态和傲骨。夏芍来圣耶女中报到那天,黎博书知道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却还是出言试探她的心性,并以校长的身份勉励她好好读书。在学校的这段时间,黎博书对她很客气,但绝不是奉承的客气。

    今天他看起来倒是很热络,夏芍顿时便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

    “黎校长,您找我来,应该还有别的事吧?”课间时间不多,夏芍坐下来便开门见山。风水师身份的事,既然黎博书出口试探了,夏芍也就默认了。毕竟她确实就是外头传言的人,这件事早晚要公开,黎博书是学校校长,既然他问了,夏芍若是隐瞒,日后公开的时候,难免觉得不好。不如此时就默认了,只要他别往外说就成。

    黎博书顿时看向夏芍,不着痕迹地审视一眼,感慨地叹了一声。

    不得不说,眼前坐着的学生是他从教生涯这么多年来,仅见之人。今天,他将她请来校长办公室,只是试探里两句她是不是唐大师的弟子,她就看出他有事相求来了。

    这份眼力,有些人生阅历的人也不一定能有。他虽然自问也有这份察言观色的眼力,但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决计没有。

    这应该也是不俗的经历历练出来的吧?

    只是这样的年纪就有不俗的经历,总让人看不透。黎博书就一直没有看透过,开学的时候,他以为华夏集团在内地发展,而且集团还很年轻,应该不会触碰香港这块经济体系成熟的地方。没想到,短短两个月不到,华夏集团的私人会所就开到了香港,而且还受到了嘉辉集团和三合集团的关注。

    而当黎博书以为华夏集团在香港成立会所,为的是人脉的时候,学校竟传出夏芍就是唐大师弟子的事!

    既然是唐大师的弟子,还愁什么人脉?

    黎博书看不懂,他觉得面前坐着的学生宁静淡雅的外表下,隐藏着深沉莫测的心思。她穿着学校的校服,但她的气度,却从来都是一个集团的当家人。

    不觉间,思绪就扯得有点远了。夏芍坐在黎博书对面,淡定微笑,反倒是黎博书回过神来,有些尴尬。

    他笑着摆了摆手,“罢了。我也不把你当做学生看。其实,今天请夏总过来,本来是想问问你到底是不是唐大师的弟子,看样子真叫我蒙对了人,呵呵。既然这样,倒确实是有件事,想让大师帮个忙。”

    夏芍闻言挑眉,看了看黎博书的办公室,“校长,这校长室的风水已没什么问题。虽然学校里依旧有各种问题,但财政方面,不出月余就能有所积蓄。而且,我看黎校长的面相也没什么问题,这件事……应该不是你的事吧?”

    黎博书愣了愣,随即目露震惊之色。

    确实!这件事不是他的事!

    风水上的事,说来也神奇。自打半月前,夏芍指出校长室的风水有问题后,黎博书立刻照她所说重新布置。之后三天,董芷文就病愈回到了学校,董家也没有因这件事为难学校。展若南虽说前两天来了学校,有她在,学校就必然还会有些问题要面对。但财政方面,上个星期就又拨下一笔款项来!以往,拨款一下来,总会紧接着出现一些用钱的事,大事没有,全是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事,然后便莫名其妙地把钱用掉了。但这次款项都拨下来一个星期了,到现在还分文未动!

    黎博书并非不信风水,但夏芍为他指点校长室风水的时候,他却是将信将疑过。一个商业集团的董事长,怎么还懂风水?

    但直到看到效果之后,黎博书才信了夏芍的本事。所以,学校一传闻她是唐宗伯的弟子,他第一时间就信了!

    而此时,夏芍又不等他开口,就看出他不是为了自己的事。

    玄学易理之道,果然玄奥。

    “呵呵,确实不是我自己的事。”黎博书一看墙上的钟,课间时间已过去了一半,他这才说道,“这人也不是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他是我本家一位伯父,算是族亲,但是血缘上离得有点远了,算是远房的二伯。他早年移居海外,在华尔街是很有名的一位资本家。如今人老了,想回来修修祖坟,正想请大师指点一下阴宅风水。他老人家的意思,是想请唐大师。我去了老风水堂两次,唐大师都不在。那边的大师们都说唐老轻易不出山,而且明年三月我二伯才有时间回来,听风水堂那边的意思,明年三月唐老刚好有约。这事……实在是不巧。我也没想到这段时间学校里的传闻,竟然这么巧,夏总就是唐老的弟子!既然遇上了夏总,能不能劳烦夏总问问,唐老什么时候能有空?挑个唐老有空的时间,实在不成就叫我二伯把行程改改。”

    夏芍一听便微微垂眸,接着抬眼道:“指点阴宅,难免爬山涉水,师父腿脚不便,年纪也大了,我看不太适合进山寻龙点穴。方便问问祖坟的原址在何处么?”

    以唐宗伯的修为,身体其实一直很硬朗,但是他腿脚确实不便。替人点阴宅,要察看地势山水,登高望远是少不了的。师父坐着轮椅,到山上实在是诸多不便,夏芍自然不想让师父吃这个苦头。

    黎博书一愣,接着道:“在南部山上。”

    那可有些远……

    “那我回去问问张老,看他明年有没有时间,这样可行?”夏芍本想问问,如果近的话,她接了这事也无所谓。而且华尔街的资本大亨,对她来说,也是个人脉。可是,明年三月正是高考的紧要时期,要进山的话,少不得要耽误两天。夏芍手上还有公司的事,到时候忙起来怕顾不上。

    既然有可能顾不上,在此就不把此事揽下了。

    “这……”黎博书有点犹豫,他二伯是老人家了,认可的大师只有唐大师那种老一辈的风水泰斗。他摆明了只放心把祖坟的事交给唐大师来选,虽说张老也是风水大师,但是终究没有唐老造诣高不是?

    黎博书也不问夏芍有没有时间,她正在学校读书,而他是学校的校长,知道明年的时间对一位学子来说,有多重要。

    考虑了片刻,黎博书只能说道:“好吧!这事容我先问问。反正也不着急,明年的事!”

    夏芍笑着一点头,便起了身,“好。那如果校长再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教室了。”

    “好,这事实在是谢谢夏总了。”黎博书笑着起身。

    夏芍道声不客气,便转身往校长室外走。门刚一打开,便听见黎博书在后面又喊了一句。

    “唉,夏总!还有件事,这是哈佛大学和剑桥大学的招生章程,学校有三个名额可以推荐,你可以拿回去看看。”

    黎博书拿着名校的招生章程走过来,夏芍却没看他手里的章程,而是轻轻蹙眉,看向门外。

    门外,教导处林主任带着一对中年夫妇和一名女学生正好走到校长室门口,四人愣在那里,林主任和那名女学生目露震惊,明显是正听见了那句“夏总”的称呼。

    夏芍脸色淡然,目光落在那名女学生身上。

    不巧得很,正相识。

    刘思菱!

    夏芍有点意外,不是说刘思菱身体不好,在家里休养,见了生人就怕么?怎么来了学校?

    刘思菱看起来确实面容憔悴,脸色蜡黄,人比半个月前瘦了不少,一阵风吹来便要倒似的。但她此时却捂着嘴,用震惊的目光看着夏芍,眼神里有惧怕、疑惑和莫名的光芒。

    夏总?

    是……什么意思?

    她半个月没来学校,为什么今天到学校来,一路上听见都是关于夏芍是什么夏大师的传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校长会称呼她夏总?

    刘思菱震惊着,但看见夏芍轻轻蹙眉,便惊颤一下,慌忙往母亲身后躲,表现出极度恐惧来。

    刘母对女儿这举动一点也不奇怪,她这半个月来都是这样,在家里也是听不得一点大响动,动不动就吓得往被子里躲,今天是好不容易劝着她出门的。

    “校长,这是?”林主任这时开口问道,目光不住地盯着夏芍。校长的这声称呼她也听见了!

    本来,她就对夏芍的印象不太好。这个大陆转学来的学生,一开始就请了两个月的假不说,到学校报到第一天就在宿舍里打架,还威胁要去教育总署投诉学校。后来,学校的霸王展若南剃光头听说也跟她有关,还听说,展若南把学校老大的位置让给她了!

    简直是胡闹!一名在校生,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争做什么校园老大!

    圣耶女中这样的名校,声誉都是糟蹋在这些问题学生手里的!

    半个月前,那学生还在学校门口打了黑帮的人?听说,黑帮还在校门口杀了人?

    这事她没亲眼看见,但是这种恶性事件,尽管没有媒体报道出去,但也无疑对学校声誉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

    奇怪的是,这么大的事,学校董事会居然还没有动静!就是没有对这名大陆转学生的处置决定!这让学校的老师们都很诧异,圣耶女中建校以来的历史上,纵然有展若南这种学生,却从来没有一个学生在校门口闹出杀人的恶性事件!而且,闹出事来以后,还没有处理的!

    学校的老师们有的很不满,有的则替夏芍说话,说她对功课很用功,而更多的任课老师是疑惑。不明白,这个学生到底有什么背景?

    这两天,学校里更是又有关于她的传言,说她是唐宗伯唐大师的亲传弟子,就是如今外界盛传的那位姓夏的风水大师!

    有人信,有人不信。但在林主任看来,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这个学生,从她来了学校,话题就没断过,简直是不叫人省心!

    林主任本就对夏芍有偏见,今天在校长室门口见到她又来校长室,摆明了跟校长很有交情,顿时便对她更加不喜。

    但脸刚拉下来,就听见校长黎博书从里面走过来,叫了夏芍一句“夏总。”而且,他还把国外名校的招生章程给了夏芍。

    这推荐向来只给品学兼优的学生,怎么会给她一份?!

    这句夏总,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黎博书也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不凑巧,但夏芍身份的事,明显她是希望学校保密的。没想到今天在自己这里露了一句嘴,顿时看了夏芍一眼。

    夏芍见也没露出华夏集团来,便垂了垂眸,随即转头接过了黎博书手里的招生章程。虽然她的目标是京城大学,暂没有出国留学的打算,但此时校长室门口这么多人,黎博书章程都递过来了,夏芍也没有当众拂他面子的打算。而且,她的报考打算,私下里再跟他说也行,反正回去问过张老明年三月有没有时间以后,还得再来校长室一趟。

    夏芍打算到时候在说,便先把章程收了下来,转头说道:“对了,校长。下周三我有点事,可能需要请假一天,可以么?”

    “没问题,到时候去找教务处开假条就行。”夏芍就在校长室里接的电话,黎博书自然知道她是有正事要办,所以一口应下。

    林主任皱了皱眉头,夏芍却谢过黎博书以后就带着名校的招生章程,走出了校长室,身影渐渐在走廊上消失。

    刘思菱的母亲望着夏芍的背影,目光在那两份招生章程上盯着,顿觉眼热。

    被校长亲自递过章程来的学生,一看就是好学生!不像自家的女儿,好不容易考上了圣耶女中,一家人对她寄予厚望,她却成绩越来越差,到现在竟到了要休学的程度。

    “黎校长,你好,我们是刘思菱的父母。”刘思菱的父亲目光在夏芍手上的章程上落下,目光一闪,见她走了,便上前来跟黎博书握了手。

    黎博书一看,便笑着请林主任和刘家人到了校长室里坐下了。

    “黎校长,我们这孩子在校门口受了惊吓,医生建议要休学。可是,我们这孩子都毕业班了,明年就要考试了,现在休学,对将来影响是很大的。所以,我们今天是想来问问,学校对这件事,有没有什么说法给我们家长?”一坐下来,刘思菱的父亲便直言道。

    但他的话却叫林主任和刘母以及刘思菱都愣了愣。

    今天,不是来办理休学的事的么?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刘先生,当家长的心学校是理解的。这件事在学校门口发生,学校确实是应该负有责任。我听说,刘同学受了惊吓,有休学的打算。既然是这样,学校可以为她保留学籍,她回到学校里以后,学校可以让她从这学期重新读起,学费全免,也可以安排专门的任课老师为她补习。你看,这样能接受吗?”黎博书为人虽然不乏世故,但身为教育家,还是颇正直的。虽然他听说了那天在校门口,刘思菱跟找了黑道来学校闹事的人有点关联,但她毕竟是学校的学生,出了事,学校不能不管。

    却没想到,刘父并不接受,“黎校长,如果孩子身体好好的,谁愿意休学?要是没有校门口的事,我们家孩子也不会受到这样的惊吓。学校的补偿听起来是不错,但孩子耽误的这一年,谁赔?”

    黎博书一听这话,就感觉味道有点不对,但还是耐着性子问:“那刘先生的意思是?”

    刘父道:“我们孩子考上圣耶女中的时候,成绩也是不错的。之所以选择这所学校,就是信任学校的师资和在升学方面的便利。听说,学校在升学的时候,是会给学生填写推荐信的。我们没别的要求,明年在写推荐信的时候,希望学校能给我们家孩子推荐一所好点的学校。”

    刘母一愣,刘思菱也看向父亲。

    林主任皱起了眉,脸色严肃了下来,“刘先生,这要求不觉得过分了吗?我们圣耶女中是名校,推荐信上从来不做假!而且,有资格获得推荐信的学生,都是品学兼优的!”

    “林主任,你这什么意思?是说我们孩子不够品学兼优?不品学兼优,当初是怎么考上你们学校的?你们的招生面试是怎么审查的?我好好的孩子交到你们学校,结果成绩也差了,脾气也变坏了,现在身体都不好了,难道不应该学校给我们当家长的一个交代?”刘父顿时瞪起眼来。

    “刘先生,不能什么事情都赖学校!学校这么多学生,学坏的终究是少数,难道成绩下降就没有自身的原因?”林主任脸色很不好看,她向来是最维护学校的,听不得这样的话。

    刘父听了,当即就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是说我们孩子自己学坏了?黎校长,这种事,你管不管?信不信我打电话给媒体,曝光你们!”

    刘父这是明摆着讹上学校的,他本就是普通公司的职工,家庭条件一般,也没有那么高的素养。今天本来是为女儿办理休学的,但是看见夏芍手上的招生章程,才让他脑中灵光一闪,打算让学校保证女儿升学的事。

    今天无论如何,他得让学校同意这件事!

    黎博书坐在沙发上,见刘父这般耍赖,便脸色也严肃了下来。他并未站起来,只是坐着说道:“刘先生,我自认为学校对这件事有所承担。即便是媒体来了,哪怕是闹去教育总署,学校对学生的补偿都说得过去。如果你坚持要曝光这件事,尽管可以打电话。不过,我们学校对那天校门口的事也是有调查的,据学校调查,刘思菱同学与黑社会有来往。正是她所认识的人来学校门口闹事,并且闹出了人命。学校有理由怀疑她跟这件事有关联!现在学校的补偿仁至义尽,如果你们当家长的认为这件事见报无所谓,那学校不惧让社会舆论来评评理。”

    “什么?!”刘父和刘母都是一愣,回头看向女儿。

    刘思菱在校长黎博书提起校门口的事时,便脸色刷地惨白!她的父母一看她的脸色,也脸色骤变!

    刘母不可思议地看向女儿,“思菱,你、你真的跟黑社会的人有……”

    “我没有!我没有!”刘思菱惊恐地猛然摇头。

    刘父却脸色涨红,回身一巴掌打在了女儿脸上!

    “啪!”地一声脆响,打得刘父手心都火辣辣!

    而刘思菱捂着脸,嘴角已是流出血丝,脸霎时就肿了,可见她父亲盛怒之下这一巴掌扇得有多狠。

    “你打孩子做什么!”刘母赶紧察看女儿的脸。

    刘思菱却捂着脸,趴在沙发上,眼里含着泪,眼底血丝如网,通红一片!

    看着父亲在校长室里胡搅蛮缠,只叫她觉得丢人!

    为什么?

    她就得休学,而有些人就能拿到国外名校的推荐名额?学校向来是到了快升学的前两个月才发放名额,如今连年都还没过,还早着!居然就把名额给她了!

    她打了展若南没事,打了三合会没事,骂了三合会的当家也没事。她一个大陆妹,凭什么这么牛?

    刘思菱一直是看不起大陆人的,听说内地比香港穷多了。夏芍刚来宿舍的时候,她还对其有着很深的优越感,但是现在她的优越感荡然无存!

    凭什么?

    夏大师?夏总?

    刘思菱眯了眯眼,传言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但是校长口中所说的夏总是一定没错的!到底夏芍是什么夏总?

    刘思菱咬着唇,眼中还噙着眼泪,却有莫名的光芒一闪!

    ……

    周三。

    地标竞拍的活动在香港并不少见,每年地政方面都会找一些地皮和建筑进行竞拍,将需要开发重建的地皮卖给地产公司,由地产公司重现兴建。

    这种新闻在商业周刊上都算不上太大的新闻,每年大多只是例行报道一下,比如什么地段,由哪家公司多少钱竞拍了去。民众看见这种报道,也只是感叹下地产公司的钱何其多,感叹下贫富差距罢了。

    但今年的这场竞拍却是倍受关注!

    原因自然与这段时间地产界的风波有关。

    听闻,这场竞拍世纪地产和艾达地产都会出席,连三合集团都对此次竞拍的地段很感兴趣。

    香港地产界的三大龙头竟然来了俩!其他地产公司基本已对这次竞拍不抱有任何希望,但艾达地产的出现,却是很吸人眼球。

    哪怕是三合集团不来,仅世纪地产和艾达地产到了,就足够有看头了!更何况三合集团还参与了呢?

    因此,这次的竞拍,一大早便众家媒体齐聚,在竞拍大厅外头等待着这些舆论的风口浪尖上的人物的到来。

    瞿涛来得早,他竟像是对这些天外界的舆论不甚在意一般,下了车便大步走向竞拍大厅。记者跟在他身后不停地打着闪光灯,不停地追问。

    “瞿董,请问世纪地产的官司打算怎么处理?要给居民补偿吗?”

    “瞿董,请问世纪地产兴建的楼盘销量下滑,说明市民对你们公司失去了信心,您打算要怎么应对呢?”

    “瞿董,请问世纪地产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今天还打算竞拍地标么?”

    瞿涛对这些问题一概不答,但却全程面带微笑。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笑,就只是觉得高深莫测。

    瞿涛走进竞拍大厅后不久,艾米丽便到了。

    她一从车上下来,便立刻被记者包围了!

    记者的闪光灯不仅朝着艾米丽身上打,也朝着她的车里打,甚至对着车的闪光灯更甚。

    但车里却除了司机,并没有旁人。

    艾米丽身边只带了三名员工。两名男员工,一名女员工,三人都是穿着黑色正统的西装,身前挂着工作证,手中抱着文件夹。

    记者们顿时有些失望,今天很多人都是为了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夏大师来的。她是艾达地产的风水顾问,还以为今天这场合,终于可以当面见到她了!

    可是,她居然没来……

    “艾米丽总裁,请问夏大师为什么没有来?”

    “夏大师不是艾达地产的风水顾问吗?艾达地产在竞拍地标的时候,不需要请夏大师看一下地段的风水问题吗?”

    艾米丽对记者的提问却是很有礼貌地回答了,“这些地段的地标,地政方面提前已经给地产公司资料了。我们已经请夏大师看过了,这次竞拍的地段都很不错,尤以铜锣湾的两家酒店地段最佳。那两家酒店都不是因经营不善倒闭的,而是很有历史价值,因年久无人继承,才由地政方面进行拍卖的。”

    “那艾达地产这次的目标是这两家酒店吗?这次世纪地产的瞿董也亲自出面,听说三合集团也有参与竞拍,以艾达地产的资产来说,会不会觉得很有压力?”

    “艾达地产会酌情竞拍的。我们既然是商业公司,一切竞拍自然会遵照公司实际承受能力。”艾米丽说完,便对记者们点了点头,转身便要往竞拍大厅里走。

    正当此时,一辆加长版的黑色劳斯莱斯停在了艾米丽的车子后面,车门打开,一身黑色西装,气宇狂妄霸气的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记者们顿时一声惊呼!

    戚宸?!

    一阵不可思议之后,便是狂风暴雨般的闪光灯!

    戚宸怎么来了?!

    虽然这次的竞拍众媒体都知道三合集团会参加,但真的没有想到戚宸会屈尊降贵,亲自前来!

    这样一场地标竞拍,对有着三合集团和三合会偌大家业的戚宸来说,本不用亲自到场的。他、他怎么亲自来了?

    记者们对准戚宸打着闪光灯,但却没有人敢问话。竞拍大厅外本应很热闹的场面,顿时变得诡异的安静。

    艾米丽却是趁此机会带着身后三名员工走入了竞拍大厅。

    竞拍活动是地政主持的,因此竞拍会场禁制媒体拍照,待竞拍结束后,会有地政工作人员将竞拍结果对外公布。因此,一进入竞拍大厅,外面的纷扰喧嚣便给大门隔绝,艾米丽带着人转过走廊往电梯而去。

    四人走到电梯里,按下楼层,电梯门还未关上,一只男人黑亮的皮鞋便进入了视线。

    戚宸身后只带了两个人,一进入电梯,狭小的电梯里便被他狂妄霸气的气场充斥住。

    艾米丽身后的一名男员工按下楼层的按钮,将电梯门关上,目光不住地往后瞥。

    却只见,戚宸站去了电梯最后头,挨着艾达地产的那名女员工,就连目光也落在她脸上。只是那目光,不知怎么有点恨恨的。

    但若说是目光恨恨的吧,戚宸唇边却是挂着笑的,只是怎么看都是气哼哼的,“装什么装!抬头!”

    戚宸语气不是很好,两名艾达地产的男员工都惊得盯着电梯光亮的壁面,却连头也不敢回。

    艾米丽却是回过头来,轻轻皱眉。

    而夏芍也在此时抬起头来,看向了戚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7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九章 祖坟之请,地产竞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7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九章 祖坟之请,地产竞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