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发现目标

    夏芍吃完午饭,在回学校前,想起了校长黎博书请她帮忙办的事,便问起张中先明年三月可有时间。舒欤珧畱

    张中先一听是黎博书的伯父,便眼珠子一转,哈地笑了一声,“黎良骏?那个老头子还没死?”

    唐宗伯也笑了起来,刚才听说门派弟子回来寻仇的沉肃表情都淡了淡,“都一大把年纪了,他从年轻被你咒到现在,一直活得好好的。”

    “那是黎老头命硬!越咒他活得越久。”张中先哈哈一笑。

    夏芍从旁听出些门道来,笑问:“怎么?师父和张老认识这位李老先生?”

    “认识!太认识了!一个一毛不拔的抠门老头。他的家底都是他抠门抠出来的,要不他能在华尔街被人叫做资本大亨?资本大亨,那都是喝人血的吸血鬼。这个死老头,抠门抠得要命!”张中先虽是这么说,但脸上却是带着笑,一看就是老交情了。

    他说来说去也没说到点子上,最后还是唐宗伯为夏芍解惑,“为师年轻的时候,闯荡华尔街,在那边帮扶了一些华人企业。你李伯父的嘉辉集团是其中之一,这位黎伯父也是其中之一。他是银行业的大亨,投资了不少企业,资本积累就是这么起来的。我们也是有二十多年没见了,他年纪也近七十了,想必是退休了,想回来修修祖坟。等他回来,让你见见他。”

    银行业的资本家?

    夏芍挑眉,含笑点头。

    张中先却一个劲儿地摆手,“黎老头回来修祖坟,想请我去给他祖上点阴宅?不去不去!他要是回来,钱给不了多少,到最后说不定还得叫我尽尽地主之谊,请他吃饭!”

    唐宗伯听了这话笑了起来,夏芍也是一笑,才不管张中先的牢骚,只起身道:“既然是老相识了,那这事我就去跟黎校长说一声,明年三月黎老有时间来港,指点阴宅的事就劳烦张老了。”

    张中先正拿着杯子喝酒,一听这话杯子一扬,作势要拿酒泼夏芍,“混丫头!净给我胡乱做主!”

    夏芍灵巧地笑着一避便避出门口,索性就不进屋了,“我倒觉得您老人家是多年未见故友,欢喜得很。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去跟黎校长说。”

    “回来!你个混丫头,讨打!”屋里传来张中先的骂声,夏芍已笑着往后院去了。

    只是后头仍传来张中先和唐宗伯说话的声音。

    “你说这黎老头,打个电话来说一声不就行了?怎么还找他侄子去老风水堂那边?”

    “二十多年没见了,我十来年不在香港,你也退隐了七八年,以往那些故人啊……唉!可不是联系不上了么。”

    ……

    两位老人的声音渐渐远去,夏芍到后院屋里去换校服。

    其实,今天回来的时候,夏芍本可以在地产公司里把校服换回来,但是她穿着高中校服,从艾达地产后门出来,若是被狗仔拍到,多少有点引人疑窦,于是只好提着校服回来了。

    夏芍在屋里换衣服的时候,徐天胤走了进来。

    屋里窗帘没拉,这是私人宅子,后面的院子和围墙之后便是山,而宅子里两位老人又在前头吃饭,根本就没什么事需要拉窗帘关门的。

    徐天胤进来的时候,夏芍正背对着门,她刚褪下西装短裙,白色蕾丝的小内裤衬着修长白皙的美腿,阳光洒在上面,白皙暖润的光泽。

    男人站在门口,目光落在上面,一条长长的影子拉进室内。阳光落在徐天胤背后,男人修长精劲的身形像是被刻出来一般,黑色V领的薄毛衣,精健的胸膛沉敛起伏,漆黑的眸盯紧她,深潜着的危险意味。

    她像只猎物,敏锐地发现被盯上了,往后退了退,扯过校服裙子遮住春光,然后望着他不动,目光警惕。

    像是一场对峙。

    但对峙随着他走来而被打破。

    夏芍扯着裙子就躲,若是被他抓住,今天下午她就不用去学校了。她赤着脚在地毯上行走,躲去沙发后面,皱着眉头笑道:“师兄,我得回学校!”

    “嗯。”徐天胤应道,手臂却是一伸,便想逮住她。

    夏芍敏捷后退,顿时笑着跟徐天胤围着沙发玩起了转圈的游戏。她拿着裙子挡着春光,边躲边笑,笑声娇俏悦耳,眉眼看得男人目光微微恍惚。

    徐天胤停下脚步,隔着沙发看着夏芍,薄抿的唇角也浅淡勾了勾,目光柔和。夏芍见他笑了,便微微一愣,却在这时,男人突然间爆发,身形敏捷如孤狼,手臂往沙发椅背上一按,纵身便翻跃了过来!

    夏芍一惊,转身躲已来不及,她只得向后一退,抬手迎战!她把手里的校服裙子往徐天胤头上一扔,男人一把挥去沙发上,另一只手已抓向她的手腕!

    徐天胤的速度之快,爆发力之强,是夏芍至今遇到过的对手中仅见。男人习武多以力道见长,比如当初夏芍与戚宸过招,他便是自幼承习伏虎拳,力道刚猛。再比如当初跟张老初见时过招,老人一双铁树皮般的手掌已练至绝高境界,被他抓住,伤筋断骨都是轻的,一掌抓下去,五个血窟窿都毫不夸张!

    但徐天胤的所长却不在此,他的身手更像是杀手,快!狠!准!速度如豹,爆发起来却犹如深夜里潜藏埋伏的狼王,一击便要人性命!

    跟夏芍过招,徐天胤自然不会展露他的狠绝,但速度、爆发力以及实战经验,却足够夏芍招架。

    两人早已不是第一次过招,以往尚能打一阵儿,今天却是不成。

    夏芍春光半露,赤着脚在地毯上跟徐天胤过招,压根就不敢抬腿。一抬腿,必然是春光大露,这点夏芍心中有数,所以她只得手上用劲。

    但仅以双手来跟徐天胤过招,按理说,一对上手夏芍便应处于弱势的,但过招间夏芍却发现,两人仍是势均力敌。她正不解间,便感觉到男人的目光停留在她双腿上。

    她的腿修长纤柔,肌肤白如玉瓷,打斗间赤着脚在地毯上转动,那自幼习武练就的紧致线条便钻入人眼里,房间里独独一道美丽风景。

    夏芍发现某人的心思,顿时脸颊染上薄粉,手上使力便拍去徐天胤胸口。徐天胤向后轻轻一退,手掌已来到她手腕。夏芍手腕灵巧一转,鱼儿般想要游离,徐天胤却仿佛早已看穿她,那一握只是虚晃,在她转着手腕要离开的时候,他手掌忽然松开,从下方一接,将她的手腕抓了个正着!

    夏芍双手被结结实实抓住,这让她眼眸倏然一睁,要么束手就擒,要么……

    出于本能的,在衡量之前,夏芍便骤然抬腿,膝盖往徐天胤的小腹抵去!两人离得极近,夏芍身手又不是差的,这一下若是撞上,徐天胤必然吃痛。

    他只要放开她便能躲过这一击,但他却是握着她的手腕不动,甚至连身子都不往后退。他的目光只是落在下方,落在她抬起腿后露出的春光上。

    夏芍脸上又是飞来一片红,哪里真舍得撞上眼前的男人?她只得在电光石火间膝下倏地收回,但却因收势太猛,整个人向后仰去!

    仰倒的一瞬,腰身后托来一只大掌,男人就势将她打横抱起,往沙发上走去。

    夏芍最终还是被捉住了,她顿时苦笑着闭眼,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她感觉得到男人深潜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抱着春光半露的她,让他气息变得极有侵略性。他把她抱去沙发上,让她坐在了他腿上。

    他动手解她的女士西装扣子,她虽闭着眼,却能看见到那灼热的目光和克制着的侵略气息。随即,她感觉到上身一凉,衣衫已经被除去。

    夏芍闭着眼,一副认命的表情,等着某人开动,只希望她今天还下得了床,回得了学校。

    却不想,她身上又传来衣物的感觉。夏芍一愣,睁开眼,望进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那眸里是令人心惊的侵略,却带着压抑的克制,以及淡淡的柔和。

    夏芍低头,再看身上的衣物,已是换上了学校的校服。且在她怔愣的时候,徐天胤已经拿过裙子帮她轻轻穿好。

    他做这些事,动作很慢很细,就像每次开车前为她系安全带那般,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万分细微,恍若虔诚。

    夏芍还在怔愣的时候,徐天胤便抱着她起身,出了房间来到浴室。还是把她放在浴缸旁坐着,接着将浴缸里放进温水,将她赤着的玉足放进水里,手掌托着,轻轻洗干净。

    夏芍的脚往后抽了抽,眼里却是感动的神色。他堂堂徐家嫡孙,共和国年轻的将军,这些日子却跟班似的为她效劳,俨然她的司机。

    他不善言辞,却一直在为她做着最细微的事。

    夏芍垂着眸,眼底柔和如水。徐天胤却拿起搭在一旁的毛巾为她擦了擦,抱起回了屋。他把她抱到沙发上,她却不肯松手了,手臂圈着他的脖颈,轻轻靠进他怀里,“师兄。”

    徐天胤胸膛起伏明显一滞,然后把夏芍推开一点,“老实点。”

    夏芍一愣,顿时有点呆木。反应过来之后,不由噗嗤一笑!

    “叫谁老实?到底谁不老实?”夏芍反驳的时候,已把徐天胤推开,自己去穿鞋袜。等她穿好,转身的时候,看见徐天胤把她换下来的职业装整齐叠好,拿着放去了衣柜里。

    夏芍盯着衣柜,不知道为什么眼皮子跳了跳。

    徐天胤走过来,牵着她的手往外走,“走吧,回学校。”

    “嗯。”夏芍笑着应一句,两人牵着手,一路慢步走过后院,甜蜜。

    经过前院的时候,两位老人刚刚吃完午饭,正坐在桌前喝茶闲聊,见两个年轻人牵着手出来,张中先哼了哼,“哼!臭小子,小时候见了我招呼都不打,现在还能找着这么漂亮的丫头!小芍子怎么被他骗到手的?”

    唐宗伯则呵呵一笑,目光落在徐天胤身上,苍老的双眼有些晃神。仿佛看见十多年前,孤冷寂寞的少年独自一人从这座宅子里走出去,而今,他身旁站着一个人。

    如果妻子还在世,看到今天,想必在天有灵也能是欣慰的吧?

    老人内心的感慨两名沉浸在甜蜜里的年轻人自是没有发觉,夏芍被徐天胤开车送回学校,回到学校的时候,下午的课才刚刚开始上。

    夏芍去教务处销了假,然后去校长室将张中先同意给黎良骏指点祖坟风水的事,黎博书显得很欣喜,感激地对夏芍道了谢。他先后去了老风水堂几次,都没见着唐宗伯和张中先,倒是让夏芍帮忙解决了。

    夏芍笑道:“我听师父说,他与黎老是故交,应是有些年头没见了。黎老来了香港之后,请一定去师父那里做做客,想必他老人家也想见见故友。”

    “那是一定的!”黎博书道,他原本听说夏芍推荐张中先为二伯指点祖坟风水的事,还怕二伯不放心,先打电话去问,这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是老相识了!这个二伯,因为是本家远亲,平时也不常联系,这些事他还真是刚知道。

    夏芍笑着点头,这才打开随身带着的包,把那天黎博书给她的两份国外名校招生章程递还了回去,说道:“招生章程我已经看过了,谢谢校长的美意。不过,我早已和朋友约定在先,说好了要报考京城大学。圣耶是名校,品学兼优的学生数不胜数,我想会有人比我更需要这份名额。”

    黎博书一愣,他没想到夏芍会放弃这么好的出国深造的机会。他推荐这个机会给夏芍,并不只是为了谢她,而是她在功课上真的很用功,任课老师对她的成绩都是好评不断。推荐学生出国深造,也是关系到学校的名声,所以在这件事上,黎博书身为校长,自然是不能儿戏的。夏芍得到这个推荐名额,是实至名归,是她在学业上的表现所应得的。

    夏芍的拒绝虽然让黎博书愣了愣,但随即他便是了然一笑。他倒忘了,她在国内还有这么大的公司要打理,华夏集团还很年轻,她断断不会现在就放手出国的。这点,倒是他事先忘了。

    “京城大学也是驰名中外的著名学府啊,夏总的成绩上,我看不会有问题。到时候,学校也会在推荐信上大力推荐的。”黎博书笑道。

    “那就先谢谢校长了。”夏芍礼貌地道了谢,便告辞回去上课了。

    一道校门,再次将社会上的喧嚣挡住,任那些得知了地标竞标结果的人怎么震惊、怎么猜测,夏芍都是班级、食堂、宿舍,三点一线。

    但她身边的人却发现了她这次请假回来,有点跟以往不同。

    说不出来哪里不同,曲冉只是觉得,若是非要说出个什么来,大概就是发呆的次数多了吧。

    就像此时,食堂里,两张桌子拼作一桌,展若南带着刺头帮的人和夏芍、曲冉围坐一桌吃饭,展若南正在说着艾达地产的事。

    社会上的消息还是能传进一点到学校里的,更何况展若南也不是个进了校门就乖乖读书的学生,这叫老师头痛的问题少女,每天傍晚放学,都骑着机车大摇大摆地出校门去玩,宿舍点名前回来,或者直接夜不归宿,第二天早晨再返校。总之,她这样进进出出,外头的消息还真是瞒不了她。

    赌妹很不解,“戚先生既然去了竞拍会,为什么没出手?”

    展若南大力嚼着酱烧蹄筋,大咧咧一翻白眼,“我哪知道?宸哥就这样,做事凭心情。谁知道他是不是心情很好地去了,中途发生了什么,他一下子心情不好了,所以就不拍了?这种事,以前又不是没有过。”

    展若南说着,却一转头,想起什么似的,看向了夏芍,“你是那天请假出去的,怎么这么巧?不会是去出席竞拍了吧?见到宸哥了么?出什么事了?”

    虽然在媒体报道中没听说过华夏集团出席,展若南还是觉得夏芍请假出去的时间很巧。虽然认识时间不久,但夏芍对功课的认真是有目共睹的。她没事,会在上课时间请假出学校?

    肯定是有事!

    刺头帮几人和曲冉都眼巴巴看向夏芍,以她的身份,出席那种活动是很正常的。如果她要是出席了,那可是一手的消息,比外面那些漫天的猜测、漫天的八卦靠谱多了!

    但夏芍却是没出声。

    不是她不愿意答,而是她没听见。

    夏芍面前还放着碗热汤,她却是心思完全不在餐桌上一般,抬着头望向食堂门口,目光看起来有点像是在发呆。

    展若南和曲冉等人都以为门口有什么,纷纷抬头的抬头,转头的转头,齐刷刷看向食堂门口。

    食堂门口除了进进出出的学生,还有什么?

    什么异常都没有。

    “喂!发什么呆?”展若南开口,夏芍却还是盯着门口。

    展若南敲敲桌子,夏芍才目光动了动,将视线收了回来。

    “发什么呆?门口花坛的地里埋了金子?”展若南皱着眉头,审视夏芍,“你最近很奇怪耶,发呆也是你这种人会干的事?”

    夏芍听了,不由一笑,发呆怎么了?她就不能发呆了?

    不过,她还真不是在发呆。

    夏芍刚才是开了天眼,在搜索有没有可疑的作法之处。夏芍如今天眼通的能力虽说是眼前一切对她来说都没有障碍,但是香港毕竟不是个小城市,她就是搜索,也要费点时间。但相比起来,这已经比布阵搜索要容易得多了。

    夏芍开天眼,自然不会一座建筑一座建筑地去看,那样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她便凭着阴阳气场的不同,来搜寻可疑地点。

    但阴阳气场不同,不一定就有作法有关,有的地方阳气盛,例如政府大楼、警署、公检法机关。有的地方阴气盛,例如医院、红灯区的娱乐场所。再者,香港社会笃信风水,家中布一些风水物件的还真不少,这些都能对气场造成一些改变。因此,夏芍看到气场不同的地方,便会用天眼细查一番,这么一来,她的工程量也不小。

    她只好按照八卦方位,每天盯着一个方位,一有时间就开天眼找寻,看在身边人眼里,便成了她这些天喜欢发呆。

    “没事,大概是最近有点累了。”夏芍笑了笑,随口编了个理由。

    展若南听了这理由,却皱了眉头,“靠!不是我说你,我要有你这么多钱,绝对不在学校里跟蹲监狱似的!又是公司,又是学校的,我说你除了看书就不能出去玩玩?”

    夏芍看她一眼,压低声音道:“小点声,别给我嚷嚷出去。”

    “这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展若南郁闷,却是没再揪着华夏集团的话题,而是说道,“周末!老娘领你出去玩!”

    “我哪有展大小姐这么好的命。”夏芍打趣地一笑,“改天吧,这段时间忙着。”

    “再忙就累趴了!我不管,你说的,欠我一回,我说什么都行的!我就叫你出去玩,你是不是想说话不算话?”展若南瞪着眼。

    夏芍顿时笑道:“算。怎么不算?不过,这段时间真是挺忙。我有时间的时候一定找你,这样总行了吧?”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你把你发呆的时间拿出来出去玩一圈也够了!”展若南气不打一处来。

    夏芍却把碗里的汤喝了,借口回宿舍睡一会儿,便走出了食堂。

    曲冉跟着夏芍回到宿舍,发现夏芍真去床上躺下了,顿感稀奇。夏芍中午一直都是在温书的,午睡是很少见的事。曲冉以为夏芍真是累了,便悄悄上床躺下,期间尽量不发出声音,不想影响她休息。

    但她哪里知道,夏芍躺在床上,眼压根就没闭上。她开了天眼,又开始搜寻可疑的地方。

    夏芍算了算时间,五鬼运财法需要七七四十九天来作法,对方找到瞿涛必然是在她跟瞿涛见过面之后。从时间上算来,应该只过去了半个月不到,所以要找人,时间上还来得及。

    一两天找不到人,一二十天总不会叫人从眼皮子底下溜走!

    因此,夏芍细细地筛选过滤,不放过任何一处可疑的地方。

    这期间,夏芍每晚都跟徐天胤通个电话,问问布阵找寻的事。她跟玄门弟子配合着,跟他们错开方向,这样会更快些。

    而这期间,夏芍接到了罗月娥的电话。

    罗月娥询问的是艾达地产资金上的问题。

    “妹子,我可真是被你吓到了。你这手笔可是有点大啊!”在去罗家的那天晚上,夏芍便将自己是艾达地产幕后老板的事告诉了罗月娥,罗月娥当时就表示,艾达地产如果有资金上的问题,可以找她周转。只是夏芍没想到,罗月娥真是个说话算话的爽利性子,得知艾达地产竞拍下了七处地标之后,竟然当真打电话来问要不要资金周转。

    “你可不许跟我见外!现在外面都在说你中了瞿涛的陷阱,艾达地产的负债率太高,银行不会下放贷款,等着看瞿涛扫除对手,等着看艾达地产无力支付竞拍金额,宣告破产呢!只可惜,外界不知道我跟你认识。”

    罗月娥声音都带着笑,“你需要多少资金,跟姐报个数!我能借给你周转的便借你些,让你在银行核准贷款的负债率范围之内,再跟银行做个担保,把贷款帮你贷出来!你放心,我们罗家,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夏芍听得心中暖和,笑道:“多谢月娥姐,我若是需要,绝不跟你见外。但我现在不需要。”

    罗月娥一愣,很是意外,她觉得夏芍是在逞强,“你真不需要?你可别觉得我是在还你人情。人情再大,酬劳我也已经给你了。帮你是因为咱们一见如故,你我投缘。你个傻妹子可千万别在这时候逞强,公司是你的,心血也是你的。这时候逞强,将来你会后悔的。”

    夏芍自然知道。她帮陈达的事,他们夫妻已经付过酬劳给她了,这件事就算两清。罗月娥也是商人,她跟艾达地产没有合作关系,能在这时候主动提出为她提供资金周转,可见这女子是性情中人。

    夏芍心中感激,却是笑道:“月娥姐,你看我像是死撑的人么?我真的不需要。外界的推测能不能成真,你且看着。看在你今天的情谊上,我可告诉你一句独家消息:你只管放下心来,等着看戏!三天后,大戏便会开锣!”

    外界的推测能不能成真,你且看着。

    三天后,大戏便会开锣!

    罗月娥挂了电话后,半晌盯着电话细思出神。

    电话里听着夏芍的声音含笑,还如当天初见一般万事底定,宠辱不惊。她听得出来,她不是在开玩笑。

    可是,到底会有什么大戏?

    罗月娥想不出来,于是只能等着。

    但,任她再能想,也终是没想到,三天后,香港地产界一场改天换地的风暴,会是那样突如其来,那样迅如雷霆!

    一场风暴,仅仅历时一个月,香港的地产界格局从此大变!

    华夏集团走进香港商界的圈子,开始了扬帆起航,成为世界商界巨头的第一步。

    但这些都是后话。

    三天后,又是周三。

    夏芍却接到了师父唐宗伯的电话。

    “丫头,人找到了。你不用管,你师兄已经去解决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二章 发现目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二章 发现目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