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阴毒法术断脉钉

    张中先去给黎良骏老先生堪舆黎家祖坟风水那天,刚好是周末。夏芍上午去了趟公司,中午回来师父的宅子里吃饭,下午便打算复习功课。

    正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张中先脸色难看地回来了。

    夏芍正和师父吃饭,见张中先背着手,皱着眉头进来,夏芍便是噗嗤一笑,“怎么?黎老当真来了香港,要您老请吃饭?”

    黎良骏是华尔街的资本大亨,跟唐宗伯和张中先早年就认识,用张中先的话来说,这老头抠门抠得要死,他的家底都是他抠门抠出来的。当初听说要去帮黎氏家族堪舆祖坟风水的时候,张中先就曾笑言,黎老钱给不了多少,到最后说不定还得叫他尽尽地主之谊,请吃饭!

    因此,今天夏芍见张中先脸色难看地回来,便放下碗筷笑着打趣。

    “要是这事就好了!”张中先没好气,往桌前坐下来,脸色凝重。

    夏芍和师父对望一眼,这才知道必然是出了什么事。

    “老黎家的祖坟出事了?”唐宗伯也放下碗筷问。

    “出事了,出大事了!”张中先抬头,“黎氏祖坟的龙脉被钉死了!”

    “……什么?”唐宗伯也愣了好一会儿。

    “龙脉被钉死了?那就是下了断脉钉?”夏芍问。

    “断脉钉岂是那么容易下的?”唐宗伯面色沉了下来,“你黎伯父族中的祖坟,是你师公当初给点的穴。仙人束带的山形,三面贵峰,合拥海水横流,真正藏风聚气的富贵大地也!这穴我多年没去了,但至今记得,是三台来脉,白云发龙,太阴太阳的大龙!这样的龙脉,岂是一般人能把它钉死的?”

    夏芍轻轻蹙眉,唐宗伯则看向了张中先,“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张中先这才说道:“我今早跟着老黎上了山,一看黎氏一族的龙脉,刚想赞难得一见的佳穴,就发现墓地上空,被浓重的阴煞之气锁住,邪煞紧逼。”

    张中先是知道这处风水穴是师父当初点的,因此他本是抱着瞻仰的心态来的,却没想到发现了不对劲。这让他很不解,这么难得的富贵风水大地,怎么会上罩阴煞,下断脉气?疑惑之下,他围着山脉走了好几圈,这才发现墓地的龙脉被人下了法术!

    “我拿着罗盘看了看,从墓穴外墙上方开始,一直延伸到龙脉,被断脉钉给钉死了!下钉的那人修为很可怕,以我的修为,今天上午围着龙脉转了两圈,我都没发现那些断脉钉钉在哪里!我只在墓穴外墙上方发现了一根,敢肯定是用符咒化水制成的断脉钉!但我没敢取,以我修为也取不出来。这法术绝对是高人所为!少说也有掌门师兄的修为!”张中先看着唐宗伯道。

    唐宗伯抚须,神情凝重,“世上一山更有一山高,世外高人无数,有比我修为高的人,也没什么奇怪的。问题在于,老黎得罪谁了?要在他家的龙脉下钉子?昨天见他,面相上看,他家可还没出事。这钉子必定是最近才下的,想解必须找出龙脉里的断脉钉都在什么地方。”

    这件事好办,夏芍有天眼在,莽莽大山,别人发现不了几颗小小的钉子,但对她来说,轻而易举。

    只是这件事,让夏芍莫名有些在意。她总觉得哪个地方不太对,但是一时又说不出来。于是便道:“黎老先生怎么说?他可知道祖坟龙脉被断?”

    “这事儿瞒也瞒不了,不告诉他难道要等着他家出事?黎氏的祖坟必定得迁了。他今天刚知道,先回家里宗祠开会去了,晚上说要过来跟掌门祖师再聚聚。”张中先道。

    “别等晚上了,就今儿下午,我想去黎氏祖坟那边看看。我对找出那几根钉子有把握!”夏芍也顾不上吃饭了,这便打算等师父把饭吃完,收拾一下就走。

    张中先却愣了愣,“你对找出那几根钉子有把握?唉!你这丫头,你是没去实地看过,那处龙脉太广了……”

    夏芍的天赋张中先是知道的,她的修为如今比他这个老头子还高,身上还有龙鳞和金蟒护身,就如今奇门江湖来说,谁身上的好东西估计也没她多。张中先没有到炼神还虚的境界,不知道此境界是否对天地阴阳二气的感应更敏锐些,但即便是如此,那处阴宅的龙脉也太广了,莽莽大山,找几根钉子,岂不等于大海捞针?

    但唐宗伯却是知道夏芍为什么这么肯定的,他当即叹了一声,“去看看也好。不过,此人能把你师公寻得的龙脉断了,必定是高人。倘若找到了,别贸然取钉,晚上回来再说。”

    “好。”夏芍点点头。

    张中先略微傻眼,怎么掌门师兄还真认为小芍子能找着啊?

    但他随即便也叹了口气,试试总比不试强。于是两人等唐宗伯用好了午餐,夏芍把碗筷收拾下去,便跟张中先又赶往了黎氏祖坟。

    香港的地形总的来说,就是一条维多利亚港分割了九龙和香港岛,维多利亚港被四周的岛屿、以及九龙的狮子山和港岛的太平山等高山包围,而黎氏的祖坟就在这里。

    张中先带着夏芍徒步上山,走了约莫半个小时,才到了黎氏一族祖坟的所在地。

    “丫头,你看。”张中先把周围大势指给夏芍看,“下手之山,形如牛角,弯抱有情。狮象二山,紧居水口。白云发龙,三台来脉,太阴太阳大龙合抱!前朝还有三台贵峰,藏水聚气,谁家祖先葬在这里,必有大富贵!”

    说完,张中先顺着墓碑后头的一道掩面百里的大脉一划,“被钉死的就是这条龙脉。你看,这里有根断脉钉!”

    夏芍顺着张中先的手看过去,在墓碑后五米开外的山石底部,发现了一根发黑的钉子。这钉子不是锈迹斑斑的,而是用符咒烧成的水炼制的,内里就发着深黑,在下午的阳光下看起来有种诡异的色彩。

    夏芍拨开草看了看,前两天下过雨,这钉子可以看得出来原本埋得很深,但土滚下来,露了出来,这才让张老给看见了。

    夏芍的目光落在那根露出来的钉子上,见上面缓缓散发出来的阴煞,微微眯眼。

    有一根在这里,剩下的在哪里?

    这条山脉目测有百余里,绵绵不绝,山上林木茂密,要找几根小钉子确实如大海捞针。不过,夏芍一哼,随即便开了天眼,一眼扫向了前方山脉。

    但一看之下,她瞳眸却是一缩!

    这是……

    张中先就站在夏芍旁边,见她脸色变了便问:“怎么了?又发现了?”

    老人的语气不可思议,他在这山上转了两圈都没发现其他钉子,这丫头一来就发现了?

    夏芍却摇摇头——她没发现钉子,根本就没有钉子!

    确切的说,有钉子,但是除了离墓穴最近的这根被雨水冲破土层露出来的钉子,其余的已经化为无形,跟山脉融为一体。现在,这条延绵百里的山脉,在其山脉根部已经有一条浓浓的黑线,阴煞入地脉,化为无形,不稍半年,山上的林木就得全部枯死!

    这条龙脉的龙根,已经破了。

    风水上所谓的龙根,便是一条龙脉的气脉所在,气脉破了,龙气也就泄了,这条龙脉便没救了。

    如果是被钉死的龙脉,将断脉钉取出,山还能救活。龙根破的了,便救不活了……

    夏芍目光一寒,这是谁?!

    下手如此狠毒!身为风水师,竟如此糟蹋龙脉!

    别小看一条龙脉,一条龙脉足以影响一个城市的风水。这条龙脉对于香港来说,并非主龙脉,但也不算小。假如这座山全部枯死,成了一条延绵百里是死龙,那么它照应着的九龙半岛,在气运上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夏芍转头,将自己的发现跟张中先一说,张中先大惊!

    老人虽然震惊夏芍是怎么看出来的,但这时却没时间追问这些,只问:“丫头,你确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夏芍脸色严肃,张中先问完便跺了脚,痛心疾首。

    “混账!这是哪个混账干的事!”毁一座祖坟风水,影响一族人。毁一条龙脉,影响一个城市的人。

    若是龙脉发源地昆仑被动了手脚,则足以影响国运了。

    “老黎这是得罪什么人了?对方不惜背这么大的业障也要往死里整他?哼!我就说资本家都是吸血鬼,叫这老小子平时吸人血手下留情!这下得罪人了吧?”张中先郁闷地背着手在原地直转圈。

    夏芍却心头一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哼!还好发现得早,先让这老小子把坟迁了吧,不然他一族不出半年就得死绝!现在没死人就是最好的了。不过这条龙脉是没救了,这钉已化为无形,延绵百里的阴煞,只怕连掌门师兄也不敢破。这法术太阴狠,妄取之人活不过十年,且殃及族人。唉!下这法术的是位高人,只可惜这心性……这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老人在一旁又叹又跳脚。

    夏芍却心里咯噔一声,脑中忽来一道明光,霍然转头!

    张中先被她看得一愣,就只见夏芍眼里有光芒闪过,脸色都寒了寒。

    张中先还没问,夏芍便冷哼一声,笑了,“张老,咱们都想错了。这人,八成是冲着玄门来了。或者说,他是冲着我来的!”

    “什么?”老人皱起眉头来,显然不解。

    “难怪中午您跟师父说话时,我就觉得哪里不对,一时组织不起来。”夏芍哼笑一声,看向张中先,“您不觉得奇怪吗?如果黎老得罪了人,那人要动他家祖坟为什么要选在他回香港修祖坟的时候?黎老要修祖坟,势必会请风水师,那时岂不会被发现?他若真是想害黎氏一族,理该等修完了祖坟之后再动手,那样才不会被人发现不是?”

    张中先一愣,随后“嘶!”了一声。

    “对方这么做,简直就像是知道黎老什么时候会回来,提前几日施了法术,等着被人发现一般。”夏芍断言。

    张中先已是眯起眼来,缓缓点头。夏芍不说,他还真没发现。这么一说,确实有问题!

    “而且,您老也看得出对方是位高手。既是高手,手段便多的是,跟黎老有仇,要动祖坟害他一族的办法多得是,何必下这么大的法术,毁一条龙脉?”夏芍挑眉问。

    张中先再次点头,这时已确实觉得不对劲。没错!毁一条龙脉不容易,对风水师本人来说,冒的风险也太大。如果只是跟黎老头子有仇,没有必要动这么大的法术!

    “您说过,这法术如果要破,破此法术的人活不过十年,且家族受累。对方的目的,只怕在此。”夏芍一笑,下了结论,“虽然我们发现了这条龙脉被毁可以不管,只帮黎老迁坟就好。但一条龙脉被毁,不出半年,等这座山成了死龙,山上林木皆死,香港政府会不求助玄门?事关一城气运,到时候玄门若是破不了此法术,那便是颜面扫地,日后在香港还怎样受人敬畏?若是要破,那便要死人!”

    对方真是好心计!不论玄门如何处置,都不讨好。

    刚才张中先还说,对方不惜背这么大的业障来对付黎老?呵,对方算计得很好,玄门若是管了,香港的气运有救,黎氏一族有救,他还背什么业障?

    “嘶!照你这么说,这真是个阴谋?”张中先脸上也现出怒色。

    夏芍点头,“这事就是冲着玄门来的,或者,是冲着我来的!我过年回家的时候,那冒充我师弟的人,也是动的人家祖坟。这人似乎在阴宅方面有专长。”

    正因才时隔一个多月,夏芍就遇到两件祖坟被动的事,所以她不得不联想到一起。

    这法术很难破,百余里的龙脉,一般人的修为如何应付?即便是修为能应付,元气也不足以将这么重的阴煞全数从地脉中清除。

    夏芍眼神微寒,在玄门,从修为来讲能破解次此法术的只有师父、师兄和她而已!

    师父年迈,腿脚不便。师兄身在军区,无军令不可擅自来港。能担此大任破解法术的人,可不就只有她?

    对方这是要她的性命,还不放过她的家人!

    谁?

    “这件事要回去跟你师父说一声,这就回去!这个人我查了他一个多月,没有结果。你师父说等他再出现,肯定会露出马脚。这人的修为,既然能施这法术,我想奇门江湖也没几个人!丫头,别怕!回去扒拉着找找,一定能找着!”张中先这就急着下山。

    夏芍却站在原地没动,目光里生出些别的光芒来,“您老说得没错,我想我有眉目了。”

    “什么?”张中先一听这话,便住了脚。

    “这给人祖坟下断脉钉的事,我以前在青市的时候遇到过。那人叫闫老三,我跟他斗法的时候,他曾用过七煞锁魂阵。这是茅山法术,所以我断定他是茅山那一脉的弟子。他给人祖坟下的钉子就是我除的,不过他的修为没那么高,钉子是下在祖坟旁。而今天这人修为明显高得多,他断的是龙脉。我在想……这人会不会跟茅山一脉有点关系?”夏芍道。

    “你说的那个叫闫老三的,死了?”张中先严肃地问。

    夏芍点头,“死了。锁魂阵是我破的,人是师兄杀的。”

    “这倒也算是江湖恩怨了。如果说是对方寻仇,也不是没有可能……”张中先思忖道,“可是江湖上的规矩,寻仇向来是要划出道儿来的。替谁寻仇,为什么寻仇,即便是相互斗法,也是明着来才对。”

    夏芍笑着看向张中先,“您老还是记着老江湖的那套规矩。要知道,现在不是人人都按着那套规矩来的。”

    不过,也可能真像张中先说的那样。那样的话,对方跟她结的就可能不是闫老三的仇,而是因为别的想要她的命了。

    夏芍和张中先果断下了山,回到了浅水湾半山腰上唐宗伯的宅子。

    两人把事情经过与唐宗伯一说,唐宗伯的脸色也严肃了下来。

    老人抚着胡须,半晌道:“茅山的掌门老道,年轻的时候跟我斗过法。我们两人还是有些交情的。不过,听说他三年前仙逝了。新任的掌门是个年轻人,只有三十来岁,也是当今奇门江湖里的奇才。我当时在内地,没按江湖规矩去出席掌门就任仪式。”

    张中先道:“这事我也知道。三年前我也不在老风水堂,余九志代表玄门出席的,大概王怀他们也去了。”

    余九志、王怀、曲志成三人已经死了,当初的玄门四老,还在世的就只剩张中先和冷老爷子了。

    张中先当初被排挤在外,没去茅山出席过新掌门的就任典礼。冷老爷子却是有可能去过的!

    冷老爷子如今隐退,带着孙女冷以欣在加拿大静养。唐宗伯抚着胡须沉思片刻,便给冷老爷子去了电话。

    两人聊着,夏芍和张中先听着,虽然话筒里传出的声音不大,但两人的耳力都很好。才听了几句,夏芍便挑了挑眉。

    有趣!这也太巧了吧?

    唐宗伯是打电话去问冷老爷子认不认识茅山掌门的,没想到,冷家与茅山新任的掌门还挺熟!

    他几天前还在加拿大,就住在冷家!

    茅山一脉也是古老门派了,传承了数百年。只是如今门派弟子比玄门还少,新就任的掌门年三十三岁,姓肖名奕。

    据冷老爷子说,肖奕在接任茅山之后,为追念恩师,开始了游历。年前刚到加拿大,与冷老偶遇,便住在了冷家。前几天,他刚刚回国。

    原本接到唐宗伯的电话,冷老爷子还对以前的事觉得惭愧,但说起肖奕来,他倒是挺欣慰高兴,在电话里说道:“掌门师兄,以前的事是我对不住你。欣儿到了加拿大之后,静心修养,现在已经好了很多。难得肖奕这孩子知道她以前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嫌弃她,反而对她精心照顾。前些天,奕儿找到我,希望能照顾欣儿下半生的生活。我问过欣儿,她也愿意。这真的是我毕生的心愿了,我们冷家就这么一个孩子了,她能想开了,那是最好不过的。奕儿回国去安排一些事,说是过段时间来加拿大提亲。我正想着给您打电话呢,欣儿对薇儿做的事,虽然她也受到惩罚了,但她总是您的晚辈。我在想,怎么也得掌门师兄您肯原谅欣儿了,我才好安心让他们订婚。”

    唐宗伯也没想到,事情这么突然。不光是夏芍,连他那天都看出来了,冷以欣对徐天胤有些心思。她为了表示自己没有背叛师门,不惜动手杀了余薇,可见心性不是个轻易放弃的。这才去国外休养了多久?竟就要订婚了?

    唐宗伯虽然意外,但也觉得是好事,当即便笑道:“欣儿如今已经不是玄门弟子了,她的事你这个爷爷做主就行了。年轻人哪有不犯错的,已经按门规处置了,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她能休养得好,我这个做长辈的也高兴。孩子要订婚这是好事,什么时候的日子,一定跟我说一句,我去不了,贺礼也不能少。”

    冷老爷子这才松了口气,电话那头声调都似轻松了不少,笑道:“别说什么贺礼,这两个孩子要是真能成,您是长辈,他们要回去给您磕头的!咦?对了,看我这脑子,只顾着说这事了,您打电话来问奕儿,是有什么事吗?”

    唐宗伯向来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今天的事也没必要隐瞒,他便把黎家祖坟后的龙脉被下了断脉钉的事一说,电话那头,冷老爷子也很震惊!

    “有这事?嘶!当今奇门江湖,有这修为的人不超过十人!奕儿修为确实在炼神还虚上,可……您不会怀疑是他吧?这、这不可能啊!他跟咱们玄门没仇啊!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

    唐宗伯笑了笑,“我没说是他,我只是在想对方会是什么人,正巧想到茅山的新任掌门还见过,便打电话问问你罢了。没想到倒问出件喜事来。”

    冷老爷子一听,这才松了口气,但当即便又忧心了起来,“这法术可不好破,要是强破,没有好处!掌门师兄,你年纪也大了,这事还是别硬来了。就让黎老迁坟好了。”

    冷老爷子并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只以为是黎老爷子得罪了人,显然没有想到若是不破,后面会发生什么事。

    唐宗伯对此倒没有多说,只笑称不会。在挂电话之前,冷老爷子还把肖奕的电话给了唐宗伯,并称这件事肯定不会给肖奕有关,如果玄门需要查这个人,说不定肖奕能帮忙。

    唐宗伯挂了电话后,便给肖奕打了电话。

    肖奕的声音听起来略显低沉,但是带着笑音。唐宗伯一报山门,肖奕便顿时言语很恭敬。唐宗伯在电话里提起了闫老三,他没说闫老三死于夏芍和徐天胤之手,只问茅山有没有这么个弟子,有没有跟闫老三关系密切且修为很高的人。

    肖奕道:“茅山倒是有闫老三这么个人,但是十年前,我还是师父的嫡传弟子时,此人便因心性邪佞被逐出师门了。逐他出师门的时候,原本是要废除功法的,但消息泄露,他提前跑了。这些年茅山也一直在找他,就怕他在山下为非作歹。唐老前辈见过此人?若是知道下落还请告知晚辈,这是家师仙逝前的遗愿,晚辈也想着清理门户!”

    唐宗伯想着闫老三的死跟夏芍和徐天胤有关,如今已经有麻烦在身,在没弄清幕后那人到底是谁前,这件事还是先不要透露的好。因此,他便谎称当初在青省遇见过,人跑了,所以他们怀疑是不是这个人干的。

    “他没有这修为。晚辈惭愧,茅山一脉传承弟子只有数人,晚辈修为最高。除了晚辈,没人能够施此法术。”肖奕倒是很坦白,“晚辈一周前才回国,并没有去过香港,如今正在茅山处理门派事务和一些产业上的事。前辈所遇的事,听起来确实棘手。如果有用得着晚辈的地方,请一定告知。实在不行,请您先让黎老迁坟,过些日子晚辈处理完了事务,带门派弟子一起去香港拜会您。那法术一人难解,可要是倾玄门和茅山之力,折寿也一人摊不了多少!”

    这是玄门的事,如果真跟茅山没关系,唐宗伯自然不会让人家一个门派的人跟着来蹚这浑水。于是,他即刻笑着拒绝,并以长辈的身份祝福肖奕和冷以欣的婚事。之后才挂了电话。

    夏芍和张中先一直在旁边听着,张中先皱着眉头,“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年轻人,真是咱们猜过了方向?”

    夏芍则不予置评。

    “是谁做的,我们破了法术就能把人引出来!”夏芍已不费力去猜这人是谁,反正她确定对方是冲着她来的,那就试着把人引出来!

    但两位老人一听,却都是变了脸!

    “胡闹!这事不能逞强!这断脉钉要钉进地脉容易,它化为无形了,你要取出来就难了!这条龙脉百来里,一人岂能受得了这么重的阴煞?”唐宗伯严肃地看向夏芍。自从收她为徒,老人从来没像今天这么严肃过。

    正是因为阴煞太重,才说做这件事的人活不过十年!

    “我有龙鳞和大黄在,或许可以一试。”夏芍道。

    “家破人亡也不怕?”张中先一皱眉,也不同意!

    动龙脉,动不好,业障太大!龙脉关乎气运,气运关乎一人一族一城一国之兴衰。动龙脉,跟逆天改命差不多。

    这是一般人敢动的么?

    那个钉死了龙脉的人,是确定玄门一定会解这法术,所以他不怕业障。但要破这法术的人,却是要担业障风险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七章 阴毒法术断脉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七章 阴毒法术断脉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