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京城大学,报名风波

    京城大学,百年学府,在近代历史上,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国立学府。今天,门口私家车、校车遍地。

    新生报到的日子总是热闹的,学校在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都安排了接新生的大巴,到了校门口就分成了各个系,然后统一带进去注册。

    夏芍、元泽和周铭旭是自驾来的,三人也不想跟着人群走,于是很有默契地进学校!自己找报到的地方去!找不到逛逛风景也是好的。夏芍让父母送她来报到,就是抱了四处带他们走走的心思。

    一行人在学校里慢悠悠地走,夏芍边走边笑着为父母指点京城大学里的名景和建筑,夏志元笑呵呵地听着,李娟则又是欢喜又是骄傲,安静地一旁听女儿当导游。

    六人谈笑而行,怎么看都不像是来报到的,跟身旁一队队走过的新生区别甚大。但是夏芍三人又一看就是新生,因为只有新生才会和父母同行,而且这个时间,老生还没有报到,来学校帮新生办理报到事宜的都是学生会的干部,身上都挂着工作牌,一目了然。

    因此,带着一队新生走过的学姐停了下来,看了夏芍、元泽和周铭旭一眼,问:“你们三个新生,为什么不跟着队伍报到?”

    夏芍目光往这人脸上一落,见她面如满月,神采慑人,竟有些朝霞之相!朝霞之相,在面相学里,男主公卿将相,女主后妃夫人。如今这年代,虽没什么后妃了,但这面相少说也是高官之妻。但可惜的是,这女人虽然面相好,眼神里的神采却不太好,生生给这朝霞之相降了格。

    真正的朝霞之相,神采很重要,应是清秀温婉且神采照人的。这女子却是神采慑人,一字之差,天差地别。她姿态端庄,气质高雅,语气虽不算盛气凌人,但神态略显高傲。这让她的面相在朝霞之相里落于下成,略凶。

    说白了,就是有后妃夫人之相,却短暂。

    一个照面,夏芍已看透这人日后的命运轨迹。夏芍淡淡一笑,刚来学校,她也不愿跟人结怨,于是便客气道:“学姐,我们想着新生报到有三天时间,也不急。难得父母来一趟,先陪着他们逛逛。”

    那学姐打量了夏芍一眼,目光略微有异。她并不是认识夏芍,只是觉得有些眼熟,又一时想不起来。

    这时,旁边陆续有队伍经过,又一名学姐听见了停下来道:“新生报到之后还有体检,还要给你们安排宿舍。没看见这么多新生都是按照规定来的么?考上京城大学的学生都是有素质的,怎么一开学就搞特殊?学校这么大,你们又不知道在哪里办理,学生会接你们新生都是有经验的。服从安排!”

    夏志元和李娟听了一愣,周铭旭的父亲周旺也有些尴尬。夏志元对那名语气不善的女大学生笑了笑,然后便要开口说话。

    夏芍轻轻一拦父亲,脸色淡了下来。她新入学,倒不在意这些学生干部的态度,但没道理让她的父母看人脸色。

    “我记得,录取通知书上没有写入学第一天就得报到。新生报到时间三天,我想我有权利选择哪一天报到。”夏芍看了眼那名学生干部。

    那女生顿时皱起眉来,新生报到,对一切都是陌生的,一般都是跟着安排走,看见学长学姐嘴巴也很甜,哪个不是笑眯眯讨好着?倒是没见过这么狂的新生!

    “你知道今年来报到的新生有多少?学生会就这么几个人,我们的工作量也是很大的,能理解一下吗?你说什么时候报到就什么时候报到,你是在给我们加大工作量!你知道吗?”那女生一副义正言辞训话的姿态。

    “小芍……”李娟看向女儿,她觉得对方说得也有道理。女儿刚入学,不好搞特殊,免得将来人际关系处不好。她是想到处看看,但是却是不愿意给女儿添麻烦的。

    夏芍对母亲笑了笑,暗地里轻轻拍拍她的手,安抚。

    这时,元泽笑着开了口,“敢问学姐,我们今天不报到,明天后天就没有新生报到了吗?”

    元泽笑容温煦,干净帅气的脸上被阳光映得耀眼,那名女大学生顿时愣了愣,看得有点呆,一时倒没反应过来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元泽继续笑,不了解他的人只觉少年笑容温暖,了解他的人才能看出,这笑容里礼貌有余,却带着疏离,“今天是报到的第一天,我想很多新生会避开第一天的高峰期的。我们跟着明后天的新生一起报到就好,尽量不给学姐添麻烦。”

    添麻烦一说只是客气话,言下之意,压根就不会给学生会增加工作量!

    周铭旭在一旁撇撇嘴,本来就是这么个理儿!学校安排了三天的报到时间,他们三人不管哪天报到,都会有新生来报到,到时候他们跟着就是了,何来给学生会增加工作量之说?

    夏芍则笑着哼了哼,与其说他们给学生会增加工作量,不如说他们跟其他人不一样,让这些干部觉得权力不受尊重,感到不快而已。

    “学生会的工作量大,责任重,这我们能理解。但我的父母初到京城大学,他们想到处看看,学姐能理解么?就算各有立场,不能理解,那态度能好一点么?毕竟,我是你的学妹,我的父母不是。”夏芍自认不是个难说话的人,但她真正在意的还是对方呼来喝去的态度问题。

    她脸色冷淡,眉眼间生出的气度让对方顿时愣住。

    这时,已经有不少队伍停了下来,一些报到的新生身旁都跟着家长。家长们的窃窃私语和对那名学生会女生的目光,令气氛很尴尬。

    最先停下跟夏芍问话的那名气质端庄高贵的学生会干部打量了夏芍一眼,又扫了眼周围,点头道:“好。那你们今天带着家长逛逛吧,明后天按流程报到。”

    说完,便看了给学生会丢脸的那名女生一眼,女生脸色顿时一白,临走前狠狠瞪了夏芍一眼。

    人都走了以后,李娟有些忧心地看向女儿,虽说刚才女儿为她和丈夫找回了面子,但她却担心她日后在学校的人际关系,“小芍,这、这不会得罪人吧?”

    夏志元也有点担心,“你这孩子,跟她去报到就是了,爸妈不在乎这点面子,就是怕给你惹麻烦。这不是在咱们青省,也不是在香港。京城这地方,官多权大,有背景的人有的是。你可别轻易得罪人。京城大学的学生会干部,将来可都不是一般的人!你看看共和国的领导,有多少是京城大学学生会干部出身?别得罪人,要不今天把名报了吧。”

    女儿的性子,夏志元是了解的,但就怕她在香港和青省受人尊敬习惯了,到了京城这里,官多权大的,给她钉子吃。

    夏芍见父母如此担心,便一笑,“爸妈,瞧你们说的。权钱权钱,权永远比钱大,这我还能不知道?只是这世上,官大的想着更大,更大的想着更长久。你们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

    夏志元和李娟一愣,这才想起来,女儿还有另一重身份——风水大师!

    唐老是华人界玄学界泰斗,什么样的人脉没有?且女儿的师兄,还是开国元勋徐家的嫡孙呢!

    在京城,什么人脉能比得上徐家?

    而且,女儿自己也不是不能建立人脉。华夏集团的资产现在在全国来讲,排的上前十。自古官商一家,如果不是深仇大恨的根本利益冲突,谁也不会跟女儿过不去。

    这么一想,夏志元夫妻才放下心来。之后便放心由女儿带着,在京城大学里继续游览了。

    夏芍优哉游哉的,自从有了第一天上午在学校报到的小插曲之后,她反倒是不着急了。第一天带父母游览了京城大学,第二天干脆就没来学校,带着父母去故宫转了一圈儿。元泽和周铭旭都跟着一起,两人一路听着夏芍指点故宫风水,一点也不着急。但却把夏志元夫妻和周旺给急了个不轻!

    虽说是不担心会得罪人,但是报到是大事,这几个孩子,还真打算拖到最后一天?

    夏芍不急,元泽便也笑眯眯跟着,也一副不急的模样,却笑着调侃夏芍,“你小心开学典礼上做演讲的时候,被人认出开学第一天就跟学生会冲突。新生代表,不做好榜样。”

    夏芍笑着瞥一眼元泽,“没事。不做好榜样的新生代表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京城大学有选出当年新生中最优秀的学生做代表,在开学典礼上演讲的惯例。今年京城大学两名新生代表都来自青省。

    高考状元每个省都有,但夏芍和元泽却是一人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一人是青省省委书记的公子,当选当之无愧。

    周铭旭的成绩与两人有些差距,但他和夏芍是发小,他平时看着憨厚,却是个很坚执的人。这点从他因为自小崇拜周教授,便能坚持十年,一举考入京城大学就可见一斑。

    对于让夏芍感到不快的人,周铭旭也没什么好感,他就一句话:“什么好榜样?咱又没违返校规,学校说了三天报名时间,咱就最后一天去!怎么着?谁敢说错?”

    这话气得周旺一巴掌拍在儿子后脑勺,“你小子!别跟着起哄!”

    周铭旭咧着嘴,捂着后脑勺,回头道:“爸,幸亏我初中高中都是住校的,不然你这么老打我后脑勺,我保准考不上京城大学。”

    周旺一愣,夏志元和李娟都被这话给逗笑了。

    夏芍还真就是最后一天去报到的。但报到的时候,遇到了麻烦。

    京城大学是按系注册报到,夏芍读的是经济学,元泽是外交管理系的,周铭旭读的则是考古学。三人分属经济学院、法学院和历史学院。因此报名的时候是分开的,各找各的学院和专业。

    元泽是最先办理完的,周铭旭则随后就办理完了,两人一碰面,发现夏芍还没回来,便一起去找她。

    正值中午,阳光有些毒辣,经济系报到的桌子前头排了好长的队,却不见动弹。夏芍站在最前面,而她面前的就是办理报到的桌子,但是桌后却是空的——没人。

    元泽和周铭旭结伴过去,一路听见新生窃窃私语,两人一听,脸色就变了。

    原来,给经济系办理报到手续的正是那天跟夏芍有冲突的学姐,她见夏芍到了跟前儿,连她报到的单子都没接,直接便说:“中午了,去吃饭。”然后,便离席吃饭去了。

    她不仅把夏芍晾在当场,还把后面排队的新生都晾在原地晒太阳,闹得新生们颇有怨言。

    “怎么回事?这大中午的,要让人在这儿晒多久的太阳?”

    “怎么其他系的学长学姐没去吃饭?就咱们系的没人了?真倒霉……”

    “唉!站在最前面的还是个美女,就这样让人晒太阳啊?”

    “小芍。”元泽和周铭旭过来,周铭旭脸色有点恼怒,元泽也蹙了蹙眉,脸上的笑容有些淡。

    夏芍却意态悠然,看起来并不生气,只是看了两人一眼,“办好了?”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笑着悠然转身,“走,咱们也去吃饭。下午凉快了再来。”

    今天办理入学手续,夏志元夫妻和周旺都在酒店,没跟来。因此,夏芍三人没了家长的督促,便悠哉地去了学校里面的酒店。京城大学里就有五星级酒店,不乏有条件的学生来此消费,平时学校有交流舞会也是在酒店里办。

    三人午餐在酒店里用的,之后更是在酒店的休闲区坐着喝茶聊天,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后,阳光没那么毒辣了,才陪着夏芍回到报到的经济系队伍后。

    这个时间办理报到手续的已经很少了,很快就轮到了夏芍。但那名学姐看了夏芍一眼,笑哼了一声便对旁边的人道:“哎呀,口渴了,喝杯水先。真是的,一到新生入学都忙,一忙就是忙三天,碰上配合的还好,碰上不配合的,累死个人。”

    旁边不远处办理手续的便是那名气质端庄高贵的女干部,她往这边看了一眼,没说什么。

    而夏芍面前,女生坐在椅子里,垂着眼皮子拿起桌上的矿泉水便喝。元泽和周铭旭跟在夏芍身旁,两人都一蹙眉。周铭旭上前便想说话,被夏芍含笑压下。

    周铭旭一愣,正在这时,他听见一声猛咳。他一转头,就看见了颇为诡异的一幕!

    只见那女生坐在椅子里,仰头一个喝水的姿势。但诡异的是,她眼神惊恐,嘴张着,矿泉水瓶子里的水就像是开了的水龙头,不住地往嘴里灌!那女生显然喝不了这么多,而且她已经被呛着了,却不知道为什么不停下,还是在不停地灌自己喝水,直到一大瓶子的水都灌得见了底,女生才霍然停下动作,弯腰猛咳。

    周围的学生会的男女和新生们都看了过来,而那女生却已经眼神惊恐怪异,显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刚才动作不受控制。

    刚才有一瞬,她觉得自己快被呛死了!

    周围的人显然也不解,然而就在这不解的气氛里,夏芍笑容悠闲,不紧不慢问:“学姐,喝够了么?那就办理手续吧。”

    女生还在咳,听见这悠闲的话不免抬头,见到夏芍眉眼间的笑容便顿时一怒!

    她幸灾乐祸?

    女生霍然站起,怒视夏芍,但还没说话,便见一名学生会的男干部神色焦急地过来,问:“有没有接到经济系新生夏芍的报名?”

    元泽挑眉,周铭旭一愣,那名男生便火急火燎地对旁边不远处办理法学院报名的女干部说道:“王部长,我到现在还没在新生里接到夏董。她不会……不来京城大学了吧?这件事会长很重视,要不要跟会长说一声?”

    京城大学在机场、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都有班车接新生。今年的新生里有名了不得的人物,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说起华夏集团来,国内政商圈子里的人没有不知道的,但学生群体当中,除了青省和香港,其他地方的媒体虽然也有报道,有不少人知道华夏集团是近几年崛起的商界新秀,国内企业巨头,总资产排名前十位!也知道其当家人年纪很轻,但对夏芍的样子,不是人人都知道。

    学生群体里,对古玩行拍卖公司和地产这些行业,认识都不太多。绝大多数人听说夏芍的大名是因为华乐网。

    网络传媒的开拓者和领军人物,这是大多数学生对夏芍的认识。

    但身为培养社会精英摇篮的京城大学学生会对华夏集团却有一份详细的资料。华夏集团从起家至今的辉煌传奇,一笔一笔,皆在其中。而且这样的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女孩子,是香港名校圣耶女中极力推荐的高考状元。

    这样的优秀令精英云集的京城大学学生会很重视,在开学之前就专门为此开过会,会长张瑞下令一定要把夏芍吸收进学生会。这样的人,还没大学毕业,就已经是成功人士社会名流了,傻子才不拉拢!

    张瑞让去接新生的学生会干部都用点心,一定要接待好夏芍。而京城大学学生会想到华夏集团的资产,便认为夏芍一定会乘坐飞机来京城,因此专门派车去机场接。但一等三天,眼见今天是学校规定的报名的最后一天,却还不见夏芍的踪影。

    这岂能让人不急?

    这名男生口中的王部长,名叫王梓涵,正是报名第一天,夏芍看她有朝霞之相的女生。

    她轻轻蹙眉,问:“你查过报名表了?没来?”

    “查过了,没有!”那名男生坚定道。

    两人的对话虽然声音不大,但因为周围气氛很静,许多新生都听了个正着。

    正当这时,一道悠然散漫的声音传来,“不好意思,我来了。”

    ------题外话------

    妹纸们,明天我去拍婚纱照,这两天挺忙,只能保底更。

    明天要拍一天,晚上才回来,应该可以更,但是不多。

    大**在后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章 京城大学,报名风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章 京城大学,报名风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