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下半辈子,请吃牢饭!

    第十六章 下半辈子,请吃牢饭!

    刘经理是华夏拍卖京城分公司的总经理,名叫刘舟。舒殢殩獍

    他来得很快,秘书用内线电话通知的他,五分钟,他便上来了。而他一进来,便愣了愣。

    办公桌后,少女一身翠色白芍的旗袍,姿态优雅淡然地坐着,眉眼含笑,抬眸望来的时候,却不知为何,那淡然的,或者说散漫的目光,竟令人心头突地一声,陡然心惊。

    而少女身旁,一名身穿少将军装的冷峻男人笔直立着,他不看人,低头看桌上的电脑屏幕。腰也不弯,只是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祝雁兰站在办公室里,看他的目光带着猜疑。

    刘舟便心里又是一惊!

    “刘总,我想听你解释解释,这件事。”这时,夏芍慢悠悠地开口,手指轻巧地一指,落向旁边一面墙上的屏幕。

    刘舟惊愣转头,这才发现屏幕是开着的。而当他看见那屏幕上的定格住的金错刀的画面时,便目光明显一闪!接着便不解地看向夏芍,笑问:“董事长,这……有什么问题么?”

    夏芍轻轻挑眉,不待她说话,祝雁兰便讶异地开了口。

    “刘总,你没看出有什么问题?这枚新莽年制的刀币,不在我们今天慈善拍卖的拍品名单里!”祝雁兰也不说这枚刀币是赝品,即便是物件放在眼前,也未必能一眼断定真假,何况在屏幕上看?她觉得最不可思议的是,刘舟竟问这有什么问题?

    他看不出来这有什么问题?

    刘舟看向祝雁兰,讶异,“祝姐,你跟我开玩笑吧?这种玩笑可不好开,这枚刀币明明就在拍品名单里,你不是也看过很多遍了吗?”

    祝雁兰一懵,接着大惊!她这年纪,自认什么事都经历过了,但今天还真是把她给绕懵了,“刘总,我什么时候看过?我今早看见的名单里还没有!我身上就带着份儿,你可以看看!”

    祝雁兰这一上午忙得脚不沾地,去库房看拍品的时候,身上还带着单子,看完了就收在身上。只是刚才被突来的事闹得有些发懵,一直在想问题出在哪里,倒是忘了身上还有张单子。刚才听了刘舟的话,心急之下这才想了起来!

    于是她赶忙找出来打开,自己先确认了一遍,然后松了口气,递给了夏芍。

    夏芍垂眸瞥了一眼,笑看向刘舟。

    刘舟很镇定地接过来,一眼扫过,诧异,“呀?怎么会这样?这、这是哪个工作人员的失误吧?”

    夏芍看着刘舟,目光定在他脸上,缓缓笑了,“刘总,近来财运如何?”

    刘舟一愣,抬起眼来!他不知道夏芍为什么突然间转了话题,问起了他的财运,他只是心里咯噔一声!华夏拍卖京城分公司今天刚开业,他是新任职的总经理,跟夏芍之前没还见过,但是听说过这位董事长的传奇事迹。

    听说,眼前这少女是名风水大师,看相问卜极其精准!

    怎么,她看出什么来了?

    “最近发了笔不小的财吧?”夏芍慢悠悠的声音响起。

    刘舟心中惊骇,抬头,眼里却遮掩了些震惊,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不懂夏芍在说什么。

    夏芍却一笑,只是笑意有些冷,“想问我怎么看出来的?想必你知道我的身份。现在,我不仅看出你三天内发了一笔偏财,还看出你即将有牢狱之灾。”

    “董事长……”

    夏芍一摆手,阻了刘舟的话。而是目光一转,看向面前电脑屏幕。徐天胤站在她身旁,敲下最后一个键。夏芍的目光盯着屏幕上,看了足足有一分钟,冷笑一声,把电脑屏幕一转,对刘舟道:“刘总,给我解释解释这一分钟里发生的事?”

    这两分钟里发生的事可谓戏剧,刘舟支走了祝雁兰,自己进了库房,趁着忙碌的员工不注意的时候把那枚金错刀放在西品斋的拍品里面,并放上了相应的展示牌。随后他转身走出去,站在库房外头,看着员工往展厅里搬展柜和藏品,一副亲力亲为的总经理模样。

    从刘舟进入库房到出来,只用了一分钟。

    这一分钟的监控录像被剪除了,剪除后的监控录像上看起来,衔接得很自然,只有刘舟在库房外头看着员工们工作的录像。而且仅仅一分钟的录像,从时间上来看,若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但这没逃过徐天胤的眼力。他从祝雁兰说在库房门口遇到刘经理时,便开始用夏芍桌上的电脑察看监控录像,并在刘舟还没进来办公室的时候,便道:“被剪除过。”

    夏芍随即目光发冷,徐天胤接着又道:“可以恢复。”

    然后,他便开始恢复,刘舟进来的时候,连眼都没抬。

    刘舟原以为,他会剪除监控录像,已经是很厉害了,哪知道这玩意儿还能恢复?此刻他盯着电脑屏幕,脸色变了又变,从白到红再到发青,旁边的祝雁兰看了,震惊道:“刘总,你怎么能做这种事?!这是陷公司于不义!损害的是公司的名誉!你知不知道?!你的职业道德哪儿去了?”

    “他的职业道德被钱给收买了。”夏芍淡淡道,“只不过,不知道他的职业道德卖了多少钱,值不值换业界二十年前程和几年牢狱生涯。”

    无论是哪一行业,最忌讳的就是吃里扒外。而古玩这一行,一旦出现这种事情,无异于毁去他在业界的前程。如果华夏集团起诉刘舟,他确实是要坐牢的。

    刘舟发青的脸色一下子又降到惨白!他原本以为夏芍发现不了,也做了最坏的打算。毕竟多出一件拍品来,在下午拍卖会的时候,祝雁兰是一定会发现的。所以他打定了主意咬死不认,跟她各执一词,没有证据,夏芍也不好做出处置。

    但他没想到,删去的那一分钟监控录像还能还原,这下子,罪证确凿。

    “董事长,我……”

    夏芍还是抬手阻了他的话,“我不想听你的解释。事情你已经做下,那枚赝品就在我华夏集团的展厅里摆着,我不想听你说你是一念之差或者有难言之隐。那是你的事,不该让我为你买单。所以,别给我演苦情戏,懂?”

    夏芍说话还是慢悠悠的,但刘舟却心悸之时,连她的眼都不敢看,额上更是渗出了细汗。直到此刻面对面,他才体会到,外界对这名少女的评价为何如此之高。仅仅是和她面对面,他已感觉不出年龄的差距。

    气场,压迫感,这就是他感受到的。

    而他在这压迫感里只能点头,“懂,懂!”

    “我现在想听你说的是,谁贿赂的你,给了你多少钱。”夏芍看着刘舟,目光冷淡。

    那枚赝品是借由西品堂的名义送拍的,夏芍不相信贿赂刘舟的只有于老。于老目前家中经济紧张,他没有钱贿赂刘舟,这件事,最有可能是西品堂有参与。

    如果真是这样,夏芍就要想想对方的目的。

    是单纯的行业黑幕,想通过慈善拍卖会捞一笔呢?还是针对华夏集团的。毕竟同行是冤家,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是西品堂的谢总找到的我,给了我……一百万。”并且,对方表示事成之后,还会再给他多些好处。

    “这种市无定价的藏品上慈善拍卖,你就没有怀疑过它的真假?”

    “谢总说,有专家鉴定,没事。”刘舟低着头。

    夏芍冷笑一声,“他说没事就没事了?看来,华夏集团是花钱聘了西品堂的员工。”

    刘舟头再低。

    夏芍则盯着他不放,“西品堂的谢总难道不知道,到了下午拍卖会的时候,多出来的拍品还是会被发现?”

    这才是夏芍想知道的。对方难道不怕跟华夏集团交恶?当然,如果对方坑的就是华夏集团,那自然不会有这顾虑。但夏芍想不通,如今全京城都知道她有可能嫁进徐家,即便是同行是冤家,也不该这时候明目张胆地坑她才是。

    “谢总的意思是,那些出席慈善拍卖的老总没几个是真正的收藏家,有专家鉴定他们就信,赝品也看不出来。而且……”

    “而且就算华夏集团发现,拍品也已经展出,收回不可能,坦白也不可能,只能硬着头皮拍了,对么?”夏芍帮刘舟把话补完。

    收回会令见过拍品的宾客猜疑,坦白会令华夏集团的古董鉴定能力受到质疑。西品堂这是想让华夏集团哑巴吃黄连,不想帮忙他们把这赝品拍出去,也得帮忙?

    刘舟低着头,擦汗。

    “西品堂是京城老字号,应该知道顾客心理。收藏了件古玩,少有不寻着朋友四处赏玩的。金错刀这物件稀罕,一旦拍出去,整个收藏界都会震动。民间有眼力的高人多得是,若是发现有假,华夏集团的名声且不说,这物件可是西品堂送拍的,谢总就不怕惹信誉官司?”夏芍淡淡问。她觉得,刘舟还有很多话没说。

    果然,刘舟听了这话虽然没抬头,但是眉头皱了皱,似乎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夏芍把手中拿着的屏幕遥控器往桌上漫不经心一放,“砰!”

    刘舟肩膀一抖,赶紧开口,但表情还是古怪,甚至抬眼瞟了眼徐天胤,“董事长,您初来京城,可能不知道。西品堂背后的东家是王少。吃了王少的亏,也就只能忍着。更何况……慈善拍卖是华夏集团主办,西品堂选送的拍品,一旦曝光,两家荣辱在一根绳子上。您不是跟徐司令……咳!徐家和王家,哪有人敢惹啊。”

    夏芍蹙眉,王少?

    她这才想起来,似乎刚才在下面是听见了这么句话,大抵是西品堂有背景,背后的人是王少。

    夏芍忽然便垂了眸,脑中似有什么念头乍闪!

    莫非,是京城四少的那个王?

    夏芍自然知道这些人,京城四少——徐秦王姜,共和国权力的中心、京城军政两界四大家族的公子哥儿。

    徐,自然是徐家。不过,徐少指的可不是徐天胤。他不常在上流圈子里活动,这位徐少指的是徐天胤的堂弟,徐天哲。

    秦,是共和国纪委副书记秦老爷子的秦家。秦少便是秦瀚霖。

    王,是军界世家,也是四大世家里唯一一家身在军界的。

    姜家则是四家里在军政两界都有人的,实力雄厚,目前跟秦系争得最狠。

    京城四少,从四大家族鼎盛的权力地位来讲,这四人自然可称“四少”。但也并不是每个都那么实至名归。

    徐天哲和秦瀚霖,一人是共和国最年轻的市长,一人是共和国最年轻的市纪委书记,前途无量,可谓实至名归。姜家的大少姜正祈目前也在地方上任职,也是市长,不过他年纪已有三十二岁,比徐天哲和秦瀚霖年长,成就和外界评价也就比两人低些。但若是不做比较,三十二岁的年轻市长,姜正祈也是前途无量。

    京城四少里,最有名无实的便是王卓。王卓完全是个纨绔子弟,不在政也不在军,他的身价完全靠着他的父母。王家王老爷子曾是共和国的军委副主席,但如今已经过世。王卓的父亲如今是军委的委员,母亲是军区文工团的。但他母亲的娘家是经商的,有些家底,见王卓一事无成,便拿钱给他开了公司。

    但他的公司应该不在古玩这一行才对。

    毕竟夏芍是这一行起家的,同行的事,她总是有些了解的。没听说西品斋的幕后是王卓啊。

    祝雁兰在一旁,似是看出夏芍的心思,便说道:“西品斋刚换了幕后老板,才三个月。这段时间正忙着拍卖会的事,我忘了跟您说了。”

    夏芍轻轻颔首,她不在意这点,而是在意……

    “师兄,王家跟哪派走的近?”夏芍转头问,“我记着好像是姜系?”

    徐天胤低头看夏芍,话很简洁,“姜。”但他的目光盯着夏芍,似乎跟她一样想到了。

    这件事西品斋或许不怕曝光,假如曝光,在外人眼里,会是华夏集团和西品斋勾结。而夏芍刚跟徐天胤闹出求婚的事,西品斋的幕后又是王卓,指不定这件事就被看成了徐王两家有走得近的意思。

    这样的话,秦系有可能被很多观望的人孤立,姜系胜出的可能性便大了。

    夏芍蹙眉,她实在不愿意这样想。一枚小小的刀币,竟能牵扯进京城的派系争斗,搅乱政局?

    可即便是她想多了,这件事仅仅从钱财的利益角度上来讲,西品斋也是不亏的。别看这是慈善拍卖会,拍品的起拍价还是要付给众家送拍藏品的古玩行的,毕竟古玩收回来都是要本钱的,而且大部分钱都不少。说白了,慈善拍卖会,确实是不盈利,但本钱还是要给人保住的。

    但不盈利是针对真品来说。若是赝品,按照真品的起拍价,可不是要赚钱?

    况且,西品斋弄了这么个市无定价的物件来,起拍价可不是要高?他们这不是要赚钱,是要狠赚!

    这件事,曝光与不曝光,对西品斋,或者说对王卓来说,都有好处。

    夏芍怒极反笑,好算计!这横竖不亏本的算盘,打到她头上来了!

    这事若真是王卓的主意,他也不算纨绔!倒是挺有脑子的。不过,算盘打错了人!

    “董事长,现在怎么处理?马上就到中午了,宴会过后,拍卖会便开始了。”祝雁兰问道。

    夏芍看向刘舟,刘舟以为夏芍想给他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便赶紧说道:“董事长,其实哪一行都有内幕,很多拍卖公司搞慈善拍卖,底价都是抬得很高的。说是不盈利,其实还是盈利的。只不过比正常的拍卖赚的少就是了。咱们公司却按照最低价来,这已经跟行内很多规则有些矛盾了。这样下去,同行会有很多说法的。我的意思是,就像谢总说的,那些企业老总有几个懂古玩的?冤大头就是了。金错刀很冷门,不一定有能看出来是赝品的。就算是对方知道被坑了,给他点好处就是了。他退一步,能攀上王家,亏了钱攀上人脉,想必也不算吃亏吧?这等于花钱买个关系就是了。而且咱们借此还能跟西品斋搞好关系,以后在京城行走顺畅,有什么不好的?”

    夏芍静静听着,边听边点头,听完笑了,“你真是人才。”

    何谓无奸不商,今天是领教了。

    刘舟一愣,低头,觉得这话听着是夸奖,可又不像是。

    “你当初竞聘总经理的时候,也是这么通过的?”夏芍慢声笑问。

    刘舟不语。这当然不可能,竞聘的时候,这些话自然是不好说的。

    “你这么优秀的人才,华夏集团留不住,请你另谋高就。”夏芍的声音慢悠悠传来。

    刘舟霍然抬首,“董事长?”

    他其实对被解雇的结局不意外,毕竟他收了对方一百万。但他以为,他说了刚才那些话,董事长应该能听明白其中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说不定能对他刮目相看,给他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看着刘舟错愕的脸,夏芍微笑,“哦,我忘了。你即便是想另谋高就,在这一行也没有前程了。你的前程在牢狱里,请你等着接律师函。”

    刘舟错愕的脸顿时变得大惊!

    “董事长,我……”

    “你自以为聪明,可惜事事陷华夏集团于无德无义!”夏芍看着刘舟,敛了眸,“慈善既为慈善,便不以盈利为目的。打着慈善的旗号盈利,沽名钓誉,骗取民众敬重信任,岂非无德?楼下展厅那些宾客,个个是为祝贺华夏集团诸公司落成典礼而来!明知拍品有假,却坑他们的钱,岂非无义?!你这么个无德无义的人,我留你何用?”

    夏芍声音发冷,刘舟听得脸上被甩了一巴掌似的,火辣辣。

    夏芍的话却没说完,字字戳向刘舟!

    “我聘你为总经理,你拿着华夏集团的高薪,收着西品斋的贿赂,是否无德?身为华夏集团的员工,吃里扒外,联合外人算计自己公司,是否无义?无德无义,有脸让我留你?”

    “我办慈善,就是不盈利,同行也不会有微词。你忘了我的身份!”

    “我不需要跟西品斋搞好关系,也能在京城行走顺畅。你还是忘了我的身份!”

    “我的宾客,不需要花着钱吃着亏窝着火当着冤大头去攀附王家!你把他们看得太卑微!”

    “我的员工,不需要拿着我薪水收着别人的贿赂来为我着想!你把你的老板看得太贱!”

    夏芍笑了,笑得发冷。自从华夏集团成立至今,她没发过这么大的火,“听着,谁要是用胁迫的算计的方法来逼我和他同流合污,我会先让他身败名裂。”

    这一刻,夏芍的声音温柔,“从你开始,下半辈子,请吃牢饭。”

    刘舟霍然抬头,脸色发白。

    夏芍已按下桌上的内线电话,“保安!”

    刘舟发懵,看看董事长办公桌后坐着的少女,他怎么就忘了呢?没多考虑她还有重超然的身份,没太考虑她和徐家的关系。他只是看见那一百万,觉得她一定会给王家面子,然后便头脑一热……

    他又看看少女身旁,男人一身冷厉气息,让刘舟的目光一跟他对上,便被看成了死人。

    刘舟一直觉得,即便是徐家,为了诸多考量,也不会选择跟王家交恶的。但是,看看眼前这两人,真的会是这样吗?

    刘舟突然间觉得,他错了,错得很离谱。

    保安很快就进来了,拉走刘舟的时候,他还发着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只知道,这辈子的前程,就这么毁了。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祝雁兰觉得,她活了半辈子,经历不俗,但也少有像今天这样,大气不敢出的时候。

    然而,夏芍的情绪却比她想象中收敛得快。或者说,刘舟一走出她的视线范围,她就平复了情绪,一刻都没多耽搁地朝她招了招手。

    祝雁兰一愣,走近一点,夏芍对着她一番吩咐。祝雁兰听得脸色频变,几度想问这样真的没问题吗?但是看看眼前少女处变不惊的沉稳姿态,她选择了沉默。夏芍一番吩咐之后,祝雁兰便赶紧离开,去办事了。

    直到祝雁兰也离开了,办公室里又安静下来,夏芍才脸色又沉了下来。

    她想想今天的事,想想西品斋,想想王卓,想想刘舟,忽而气不打一处了,握紧了拳头重重往桌上一砸!

    “砰!”

    并没有预期的畅快感,甚至连声响都是沉闷的。声音,手感,都不像是砸桌子。

    夏芍一愣,目光往桌上一落,然后什么气都没了。

    她的拳头之下,是一只男人的大手,截过来,阻在了她的拳和桌面之间——怕她伤着。

    夏芍抬眸看向徐天胤,抬眸的一刻,男人却握着她的手,把她往怀里一带,轻轻抚摸她的背。他虽然安抚她只会这一招,但现在也做得好多了,并不显得生硬。

    夏芍头枕上男人的胸膛,看着面前军绿的军装,笑了,问:“手疼不疼?”

    “不疼。”徐天胤仍给她抚着背,“你不喜欢王卓?”

    夏芍觉得这话问得有趣,笑问:“他坑我,我当然不喜欢。你想干嘛?”

    “杀了。”徐天胤的气息有一瞬的冷厉,但说完又好了许多,继续给夏芍抚背。

    夏芍抬起眸来看着徐天胤,她知道,他不是说谎。在他眼里,没什么京城四少,没什么军政世家。他想杀,有的是手段,不留痕迹。

    “不用。我说过,不让师兄为我再背恶业。忘了?”夏芍目光极柔。自从在青市一中的学生会事件之后,她便惊着了。她不想让他为她背负太多,毕竟,她还想让这男人好好地和她过一辈子呢。王卓这样的人,要治他,也是她自己动手。

    “没忘。”徐天胤答,“但你不喜欢他。”

    夏芍噗嗤一笑,“我不喜欢他,你便杀了他。那我要是喜欢他,你打算怎样?”

    徐天胤一愣,然后似乎真的认真在想夏芍说喜欢王卓。夏芍只见男人的眸都逼出血丝来,一瞬间气息不是冷厉,而是有她没见过的暴虐。

    夏芍愣住,接着哭笑不得,一拳捶在徐天胤胸口,“呆萌!让你想你还真的想!这怎么可能呢?”

    男人却抱住她,紧紧。似乎他自己被刚才的想法吓到了,此刻抱着她,像怕把她丢了。

    夏芍目光一柔,把戴着戒指的手往徐天胤腰间捣了捣,“也不看看这是什么。”

    徐天胤伸手握住,低头看了那戒指一眼,觉得前几天发现这戒指作用不大。

    唔,也许,还是有点用的?

    被徐天胤这一安抚和闹腾,夏芍的心情也平复了许多。华夏集团如今已是家大业大,公司里这种人许以后还能遇到,但这种公司的蛀虫,只要被她发现,必不留后路!

    “好了,我们下去吧。还有好多事呢。”夏芍道。

    徐天胤点头,牵了她的手,两人出了办公室,一路乘电梯又往展厅去。

    但刚走出电梯,夏芍便敏锐地感觉到展厅里气氛不对!

    她和徐天胤快步走过去,远远便见人群都跑去了展厅外头,展厅里头,只有两个男人站在,相互拿着枪指着对方。

    夏芍顿时扶额,黑线。

    这两人,每次见面,都玩这一套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六章 下半辈子,请吃牢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六章 下半辈子,请吃牢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