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令人畏惧的人脉

    那两个拿枪互指的男人,自然是龚沐云和戚宸。

    一群宾客在展厅外头避着,大气不敢出一声,气氛死寂,紧张,惶恐,不知所措。

    这时候,只听一名少女呐喊助威的声音,“操!宸哥,开枪啊!干翻他!”

    四周浅浅抽气声,众多目光齐刷刷射向人群最里面那一重,留着刺头的女孩子,抽气声似乎都代表了一个意思——这是谁家千金,说话这样粗鄙?

    抽气声刚落,又传来一名女孩子的声音,只是声音细弱蚊蝇。可惜气氛太静,再小的说话声音也听得见,“那、那个……这里是小芍的公司,闹事……不太好吧?”

    目光齐刷刷又射入人群,但这回愣是没找着那说话的女孩子在哪里。

    那名刺头女孩子却刷地回头,精准地往后一瞪,骂:“什么不太好!你知道三合会在安亲会手上死了多少兄弟?别吃里扒外!否则我不认你这个嫂子!”

    人群的目光跟着刺头女孩子刷地落去她身后,那里现出一名微圆润的女孩子,她缩在刺头女孩子后面,脸色涨红,头低得看不清眉眼,只是拼命摇头,“我、我本来就不是……”

    “什么不是?我哥追你,你敢不是!”

    那女孩子的脸刷地一下,红到耳根,连脖子都红了。这回不说话了,只往后头缩,恨不得缩到没人的角落。

    两人身前,站着名高俊的男人,男人是与两人一起的,却没看亮名女孩子,而是望向展厅内,目光紧紧盯着,一刻也不松懈。

    这名男人,在场没人不认识。不提他的黑道身份,在商界,他可是三合国际集团亚洲区总裁。

    展若皓。

    早就听说今天华夏集团旗下公司落成典礼,会有重量级人物前来道贺。没想到,竟连三合会的人也来了!

    安亲会,三合会,占据国内黑道山河的两大世界级黑帮!这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年纪轻轻,好大的脸面!

    只是,这两大黑道的当家人势同水火,一见面就动起了枪,这可怎生是好?

    今天不会真的打起来吧?这里可是京城!黑帮火拼这种事,真的没问题吗?

    “这里是京城,你们两个真的想火拼?”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众人齐刷刷回头,见夏芍和徐天胤站在人群后。

    人群不由自主散开,见夏芍信步走进展厅,目光往龚沐云和戚宸身上一落,淡道:“我知道你们不缺钱,但我还是要说,这里面都是古董拍品,你们俩要打破了,按历史最高成交价码赔给我。”

    人群一阵儿嘶嘶抽气,目光齐齐射向夏芍——夏董这语气,听着不客气啊!

    龚沐云和戚宸却同时看向夏芍。一个凤眸含笑,被人拿枪指着眉心还有工夫调笑,“唉!你这性子,就只认钱。”

    而另一个则目光犹如雷霆,被人拿枪指着也有工夫瞪人,“谁准你订婚的!”

    两人一人一句,同时转头,同时看向夏芍,同时无视了她身旁的徐天胤……

    夏芍则无视了两人的话,抬眸望向展厅里面,目光落在那枚金错刀的展柜。心想这两个男人要真能开枪,不如朝那边打,打碎了算完。

    但可惜他俩对峙得有点晚,她事情已经安排下去了。

    “行了,每次见面都来这套,你们两个才学会玩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夏芍转过头来淡淡道。

    “你说谁是小孩子!”果然,这话立刻引来戚宸的咆哮。

    “通常只有小孩子才会有这种反应。”夏芍淡淡看着戚宸。

    戚宸一张咆哮脸,顿时黑成锅底。

    夏芍一笑,就差摊手了,似乎就爱气戚宸,“明知不能开枪,还拿枪指着对方的头,小孩子不?把局面闹这么僵持,引来围观又找不着台阶下,小孩子不?”

    问一句,戚宸的脸就黑一层。话音未落,龚沐云便先把枪收了。

    男人脸上带着漫然的笑,微微上挑的凤眸看着夏芍,别样风情,似乎在以此证明,他不是小孩子。

    戚宸转过脸去,看着龚沐云。此刻,龚沐云手中银色的掌心枪已收,他手里黑枪却指着他的眉心。

    扣动扳机,多年的恩怨,就了结了。

    戚宸眯眼,眸底这一刻,现过杀机。

    龚沐云微笑,仿佛浑然不觉,目光只在夏芍身上。

    夏芍的指尖微微掐着,掐得都快入了肉。她目光落在戚宸扣着扳机的手指上,看见他轻轻收紧,感觉到那森然的杀气。

    从玄门与安亲会和三合会交好的角度,夏芍今天不能让龚沐云和戚宸任何一人有事,否则她无法交代。从她自身的角度,她也不能让两人开枪。这里是京城,黑道由来已久,但也不适合在这里动刀动枪。

    今天,若戚宸开枪,她少不得要对他暗地里动点奇门的招儿。

    戚宸却忽然间放下胳膊,收枪,走人!

    “今天你公司开业,我是给你面子!”戚宸声音发沉,收了枪反倒杀气更盛,带着股无处发泄的火气。

    外头的宾客吓得呼啦一散,让出路来,谁都不敢正眼瞧戚宸。戚宸却走到门口,又大步折了回来,像是展厅里没有龚沐云,问:“我给你面子,你给我什么?”

    “给你一份免费的午餐。”夏芍淡看戚宸一眼,知他心中郁闷难消,内心一叹。杀父仇人近在眼前,却不是报仇的时机,她懂戚宸的心情。听闻戚宸也杀了不少龚沐云的亲友,此刻对龚沐云来说,兴许内心也与外表的微笑不符。

    这两家的恩怨,积怨已深,实难插手。

    看他们互杀,不能。看他们互相罢手,心中也觉对不住各自死去的亲友。

    今天本就出了件赝品的事,夏芍心中不甚爽利,见两人如此,她心中更觉压了一块阴霾,更是有些后悔,早知今日,当初不同意他们都来就好了。

    徐天胤求婚之后,夏芍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戚宸的,李卿宇的,展若南的,曲冉的,还有远在英国的胡嘉怡的。

    龚沐云倒是没来电话,但是早半年就说好了今天来出席慈善拍卖。

    这么一来,这些人除了胡嘉怡之外,今天才聚到了一块儿。

    夏芍叹气一声,好在她在安排坐席的时候,把龚沐云和戚宸分开了,不然还不知要闹到什么样子。

    唉!

    “让各位受惊了,实在抱歉。反正也到了外头了,那就一起去入席用宴吧。”夏芍的目光转到宾客们身上。

    展厅外的人可没看出刚才有多险,只是在夏芍出声的时候才惊疑回神。刚才展厅里的事众人可都看见了,原以为夏芍是仗着徐天胤,才对龚沐云和戚宸说话不客气,到头来是众人想错了?

    这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夏芍跟龚沐云和戚宸的关系本就不错?

    不少人眸中都有异光一闪,这可是黑道上的人脉。而且,安亲会和三合会的恩怨由来已久,上层圈子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些。因此有求黑道人脉的人,求了安亲会不敢求三合会,求了三合会不敢求安亲会,生怕惹了其中一家不快。

    夏芍怎么能两家的人脉都有的?

    当真是风水大师,吃得开啊!

    今天来道贺的宾客里不乏同行,西品斋的谢总就在其中,他当即目光一闪,但见那枚金错刀还好好地摆在展柜里,这才放了心。

    刚才夏芍突然离去,且就是从刀币的展台前离开的,众说纷纭,不知出了什么事。谢长海也心里犯嘀咕,他倒是不信夏芍能一眼看出拍品是赝品来,他只是担心她看出这是多出来的拍品。

    但眼下看起来,她似乎并没有太大反应,而且也没让人把展柜撤走。

    果然,她还是给王少些面子的……

    这样想来,谢长海放了心。

    这时,夏芍已和朋友聊上了。

    从香港离开一个多月,虽说时间不长,但是毕竟今日相见已在京城,总觉得这一个多月,发生了不少事情,因此见到朋友,夏芍还是欢喜的。

    但展若南的目光和夏芍对上,劈头就骂,“你有没有搞错?干嘛让宸哥收手?到底是不是三合会的朋友?”

    夏芍看展若南一眼,淡笑,“你有没有搞错?来我公司开业典礼上,加油助威要人砸场子?是不是朋友?”

    展若南一噎,曲冉在后头探出头来,咬着唇笑了笑,“小芍,恭喜你。”

    曲冉的脸颊还有些红,她不太敢看徐天胤,便看看夏芍的手,笑着祝福,“恭喜你公司开业,恭喜订婚。”

    夏芍一笑,虽想说也不是订婚,但想想还是作罢。

    展若南在一旁瞪曲冉一眼,“恭喜什么?她都没跟我们说的!是不是朋友?”

    她明显是想把刚才的场子找回来,夏芍懒得理会,只上下打量了曲冉一眼,一个月不见,这妞儿又苗条了些,观其面相,笑道:“脸颊现红晕,眼肚中间现桃花纹,这可不太多见。你这桃花,有点重。”

    曲冉一愣,下意识看前面展若皓一眼,脸刷地红了,小声道:“你别胡说,哪有……”

    “哪没有?我哥没追你?”展若南劈头就是一句。她似乎对曲冉躲避展若皓追求的事很有意见,这段时间和她哥联合起来向曲冉施压,把曲冉逼到躲都来不及。如果不是今天夏芍公司开业,曲冉是不会跟他们一起来的。

    展若皓回过头来,便正看见曲冉低着头,往夏芍身边挪。这是这女人的习惯性动作了,她胆子小,很喜欢躲人身后。

    展若皓向来严肃的脸上现出一抹猎人看见兔子的微笑,上前便把曲冉提了,转头对夏芍道:“夏小姐,午宴开始吧。晚上要参加你的舞会,我的舞伴拍卖会后还需要去选套衣服。”

    曲冉挣脱不开,缩着脖子,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展若皓是让她当舞伴,顿时讶然。她求救地看向夏芍,奈何夏芍竟然只是一笑,点头,“好,那就午宴吧。”

    说完,夏芍便笑着招呼宾客。

    这时,却听人群之后,一道爽利的女子笑声传来:“什么午宴?也不等我来了再开席。”

    夏芍一愣抬眸,人群都往后面瞧,接着慢慢散开,有些人已把来人认了出来,顿时目光震惊。

    来的人不少——李伯元、李卿宇,罗月娥,陈达。

    说话的,自然是罗月娥。

    夏芍一眼看见罗月娥便惊喜了,“月娥姐?你怎么来了?”随即她又看向李伯元,也很意外,“伯父,您老怎么也来了?”

    “我说妹子,你可不厚道。公司开业这么大的事,也不请我?我今天要不来,人家还以为我罗月娥是忘恩负义的人。”罗月娥穿着身深色礼服,笑着款款而来,一点也不像是刚出月子的女人。

    李伯元拄着手杖,由李卿宇扶着,呵呵笑道:“我退休了,现在是一身重担卸了下来,在家里闲得发慌。你公司开业,我可不得来祝贺祝贺?你可是我们李家的大恩人啊!反正卿宇要来,我就索性当出来散散心了。”

    夏芍听着,脸上仍有惊喜的笑,看向罗月娥。她知道今天李卿宇会来,但是没想到李伯元也会到场,而且,今天陈达和罗月娥夫妻也来了,实在是个惊喜。

    “你如今膝下一双儿女,我哪敢劳驾你?”夏芍惊喜笑着,“两个孩子呢?”

    “在家里,有奶妈子照料着,不然我哪得脱身?你公司开业,我是说什么也要来的。要不是那俩孩子还小,我就把他们也抱来了,怎么也得见见你。我可等着你给他们取个名字,还想着认你做个干妈呢!”罗月娥笑着走过来,热络地牵着夏芍的手,在她耳旁小声道,“我奶水可不够这两个小魔头吃的,请了奶妈子帮着一起照料。放心,一天两天的不碍事。”

    夏芍一听便笑着点头,罗月娥却低头瞧眼夏芍手上的戒指,笑道:“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今天见着真品了。是挺精致的,徐司令可真花了心思。”

    罗月娥说话间抬眸看向徐天胤,一眼便眸中露出异色,暗道这男人可真够冷的。但打量着也是人中龙凤,跟夏芍倒是般配,不由笑道:“徐司令可得加把劲,我还想着让我这妹子给两个孩子任做干妈呢!不过,你们还没结婚,所以这事得往后放放。可别让我等太久,我可急着喝喜酒呢。”

    罗月娥在香港便是圈子里的交际花,跟谁寒暄都是自来熟。徐天胤自然知道罗月娥,只是没见过。夏芍笑着为徐天胤介绍,“这就是罗姐。”

    徐天胤颔首,依旧冷,但却点头道:“罗姐。”

    这一声却把罗月娥给惊着了,罗家在香港的地位虽然高,但是跟徐家却不在一个层次。能得徐天胤这样称呼一声,她可有点受宠若惊。

    而这时,更惊的其实是今天到场的众宾客。

    这一会儿的工夫,已有人将罗月娥给认了出来,交头接耳间,罗月娥和陈达的身份便传开了。而李伯元和李卿宇,就更是无人不识了。

    但是宾客们却一个个震惊地瞪着眼——刚才还惊惧夏芍在黑道上的人脉,这怎么又来了两拨人?

    而且,言语之间,夏芍似对罗家和李家都有恩?

    这……

    众人目光落在夏芍身上,看她和罗李两家人谈笑,看她身旁的徐天胤,看她身后的龚沐云和戚宸,抽气。

    开国元勋的徐家、国内两大世界级黑道、在英国和香港政界深有影响力的罗氏、华人世界顶级财阀李氏……

    这少女,好令人畏惧的人脉!

    四周都是嘶嘶抽气声,夏芍淡然微笑,恍若不觉,眸中却有感激的神色,心下更是温暖。

    华夏集团选择从京城全面起航,这一站是首站,也是最重要的一站。政权的核心,错综复杂的利益团体。在京城站稳了脚跟,华夏集团接下来在全国扩张就水到渠成。

    但眼下徐家还没正式承认她,难保京城不会有些势力不把她放在眼里。

    今天这些朋友们到场,言语间露出的一些口风,与其说是与她寒暄,不如说是说给其他人听的。

    李伯元是这样,罗月娥是这样,包括有着深仇却选择罢手的龚沐云和戚宸,也是这样。

    他们今天在众人面前的每一句话,都含着透露与她关系密切的用意。他们这是在给她撑腰,告诉京城的一些势力,她惹不得。

    夏芍不由心中感激,其实大多时候,人都是互相的。遇到他们,也是她的幸运。

    不过,夏芍自觉不是那种令朋友担心的人,今天下午的拍卖会,许能让他们的心放一放。

    当即,夏芍便笑着引众宾客去宴会厅,转身的时候,她才看向李卿宇。男人扶着祖父,戴着金丝眼镜,依旧尊贵里带着沉静。他的目光也落在她的手上,却是唯一一个没有无视那枚戒指的人。

    他道:“恭喜。”

    短短两个字,在相互寒暄笑声鼎沸的人群里,辟开静静的一方天地,叫人听了温暖。

    夏芍一笑,“谢谢。我记得你说过,你要的幸福很简单。所以,等待,有一天它一定会来。”

    李卿宇垂眸,微笑。旁边过来一名老总跟他打招呼,他又恢复那副深沉的脸,边往宴会厅走边与人交谈。

    而对于夏芍的话,他始终没有回答。

    午宴气氛热烈,进行了近一个多小时,之后便是短短的休息。众人便移步拍卖大厅。

    慈善拍卖会,开始了。

    ------题外话------

    今天各种事,明天开始到月底还有一个周,万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七章 令人畏惧的人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七章 令人畏惧的人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