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舞会

    元泽一身黑色燕尾,温煦绅士的风情。

    周铭旭走在后头,夏芍是头一回见他穿正式的西装,他看起来也很不习惯,憨憨地在后头挠头,看见夏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苗妍走在周鸣旭旁边,穿着身白色礼服。她如今阴阳眼被封了一年,元气比以往好了许多,身子不再那么虚,人也胖了些。但看起来还是有些清瘦,因此她躲在后头,不同敢见人。

    周铭旭见到,转头看一眼,安慰道:“没事的,看我,我也是第一次穿这么正式。不光你一个人不习惯。嘿嘿!”

    周铭旭挠着头,安慰的话说得有点局促。他也是第一次安慰女孩子,不拿手。但话说得实诚,大抵是要不习惯,咱俩一起不习惯,有个人陪的意思。苗妍善解人意,竟听懂了,点头对周铭旭笑笑。他是夏芍的发小,虽然以前不认识,但是开学这一个月,也都混熟了。

    周铭旭不算帅气,但身量很是壮实高大,笑起来憨厚,为人也实诚。他看女孩子,并没有太多男生常有习性,并不将苗妍和柳仙仙放在一起比较。正是这点,让苗妍的自卑感好了许多。因此,开学一个月,算起来竟是苗妍和周铭旭相处得最好。

    两人走在后头,气氛融洽。而此时前头,气氛正火爆。

    柳仙仙当先走在前头,火红的礼服,抹胸,齐臀,腰肢扭得风情万种,火辣辣的妩媚风情。

    展若南怒目瞪视,当头把柳仙仙打量一眼,第一印象——差!

    她讨厌柔弱的女人,也不喜欢风情万种的,一看就是想方设法往宸哥和大哥身上爬的狐狸精。狐狸精都该打死!

    展若南一撸袖子,这才发现今儿穿的是他妈裙子,没袖子!火大之下,她一仰下巴,爆粗,“你他妈是谁啊!”

    展若皓皱了皱眉头,但这回没说话。

    龚沐云等人在夏芍身旁,闻言都转过身来。柳仙仙当初在夏芍的成人礼上见过龚沐云,知道他对夏芍有些心思,因此只从他身上掠过一眼,无视。但是当她的目光从戚宸和李卿宇身上掠过的时候,愤慨了,“我靠!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好男人都让你占了啊!你有徐司令了,好男人就不能给老娘留一个?”

    龚沐云微笑,戚宸皱眉,眉宇间尽是狂傲霸气,唯有李卿宇一愣。

    三人看人的眼光都毒辣,自是一眼看出柳仙仙是夏芍的朋友,只是性子与众不同些。

    展若南被无视,顿时火冒三丈,“我问你他妈是谁啊!”

    柳仙仙这才打量一眼展若南,抚抚她大波浪的卷发,微笑,“我不跟没有竞争力的女人说话。”

    “操!”展若南爆粗,大步上前,但因为她穿不习惯高跟鞋,这一迈步,便是脚踝一崴,顿时一个趔趄。展若皓一把提了她一下,这才把她稳住。

    夏芍在一旁看着,只有无奈微笑,“这四位是我朋友,元泽,周铭旭,苗妍。这妞儿是柳仙仙。”

    夏芍并未介绍朋友们的身份,她身边真正相交的朋友,从不计较这些。但介绍另一边的人的时候,她却笑道:“这位是李老,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董事长。这位是陈署长,这位是罗姐。”但轮到剩下几人的时候,夏芍只道,“龚沐云,戚宸,李卿宇。那位是展先生,旁边是我的朋友,曲冉。这是展若南,展先生的妹妹。”

    两边的人其实都曾听夏芍提起过,只不过今晚是头一次聚首。

    “你就是那个舞蹈妹?”

    “你就是那个男人婆?”

    展若南和柳仙仙异口同声,随即一起皱眉,目光杀伐地去瞪夏芍!

    “你就是这么跟她说我的?”

    “你就是这么跟她说老娘的?”

    又是异口同声,苗妍和曲冉都看傻了眼,夏芍扶额,摇头,笑叹。

    早就知道今晚不会消停,这又是一对吵嘴的。

    “这是你们各自的认知,别往我身上扯。还有,今晚宾客多,都给我消停点。”本来舞会大厅门口全是重量级的人物,就吸引了宾客们的目光。此时两人的吵嚷已经更令人注意吗,夏芍不得不警告。

    说完,夏芍便招呼周围朋友一起进去,不再理她们。

    却听后面柳仙仙叹了声,语调闲闲,“老娘倒是想不消停,那也得来个战斗力高点的啊。男人婆在我这里明显是不够格的。我还是进去看看吧,看有没有看得上眼的帅哥和够得上级的情敌。唉!女人不战斗容易衰老,愿把我的青春献给战争。”

    “……”后头静悄悄的,柳仙仙的吟诗一般的语气雷倒一片人。

    作为早就被她荼毒惯了的元泽和苗妍,都只是一笑,很淡定。连周铭旭都快要习惯了,而第一次见柳仙仙的曲冉却有点傻眼。

    展若南也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被打上了“战斗力只有五的渣”的标签,顿时暴怒,又去撸袖子。一撸又暴怒了,回头咆哮她大哥,“操!展若皓,你妹妹被人鄙视了!我要回去换衣服!回来扇得那女人找不着北!”

    “今天这里不是你闹事的地方。”展若皓只有这一句,就提着展若南跟随戚宸的脚步进了舞会大厅。

    展若南大怒,但暴躁的举动很快遭到了展若皓的警告。而柳仙仙已扭着水蛇腰穿梭在人群里,寻找目标去了。

    夏芍把朋友的闹哄抛在脑后,上台去讲了番开场白,然后舞会便开始了。

    今晚的宾客有不少京城上流圈子的人,都是冲着徐天胤来的。他是徐家三代之首,却从不出现在上流的社交圈。纵使他在青省军区任职的前几年,传闻他过年有回徐家,但也只有极少数的高层见得到他。私人的派对他从不出席。因此,在京城圈子的人眼中,这位放着政坛不走,独闯军界的徐家大少是极为神秘的。

    但再神秘,也抹杀不了他是徐家嫡长孙,是共和国最年轻的少将的事实。

    难得他会出现在上流圈子的舞会上,一些想攀附的,想摸清派系之争风向的,都纷纷笑着过来寒暄。

    今天下午谢长海被警局的人带走的事,果然触动了某些神经。有人已经开始猜测这样不给王卓面子,是不是代表着徐家有点什么意思。

    但无论怎么旁敲侧击,徐天胤都一副冷淡的样子,点头致意,就是不多话。那些人一点消息也得不到!

    他的冷淡,白天慈善拍卖会上,前来祝贺的商界老总已经领教了。但今晚来的有不少政界的人,慈善拍卖会这类涉及各人资产的敏感事,这些人自然走避,但是正常的社交舞会却并不是不能来。

    这些人领教了徐天胤的冷淡,但见他由夏芍陪着,还算有耐心,便油滑地装作没看见,继续套近乎,并旁敲侧击,“徐将军和夏董真是男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呵呵,好日子近时,可一定让我们喝杯喜酒啊。”

    这话当然是在试探徐家的意思,如果徐家同意,想必徐天胤不会回避这个问题。

    徐天胤还真没回避,他点头,“等她到了结婚的年龄。”

    周围的气氛顿时便一变!

    自舞会开始到现在,寒暄的人来了又去,一拨接着一拨,就没散过。但徐天胤只是点头致意,从没开过口,这回竟说话了!而且,他这话里的意思,是徐家的意思,还是他本人的意思?

    不少人相互交换了个眼神,觉得这应该是徐家的意思。不然这么大的事,他自己能做主吗?

    可夏芍在商,而且她还有个风水大师的身份,徐家真的同意?

    可是徐家这样的家庭,婚姻大多是联姻,子女做不了主,听老爷子的意见也是不错的。想必老爷子不同意,徐天胤也不敢对外说这种话。

    那就是说,最起码老爷子有同意的意思?

    尽管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但徐天胤的话足以让众人的目光变了变,随即对夏芍更加热情起来。有祝贺公司落户京城的,有称赞华夏集团不忘做慈善回馈社会的。

    夏芍对此一笑置之,与这些人寒暄了几圈之后,便和徐天胤转身往休闲区去——朋友们还在那里。

    但正当两人往休闲区走时,却有一名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手里端着香槟,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目光却往四处瞥,明明很想避着人,却装着一副寒暄的姿态笑道:“徐将军,您好。在这儿见到您实在是荣幸,您自然不认识我,我是京城财务局的副局长,呵呵,郑安。”

    徐天胤的目光落在男人脸上,点头,冷淡。

    夏芍却是微怔。

    这人的面相……很不好!

    准头发青,山根起雾,一眼望去雾蒙蒙,灯光下辨不清晰。且此人人中青黑,印堂黑气直冲天中!这在面相学上,不仅是有牢狱之灾的面相,而且有枷锁至死之相。

    即是说,这人有牢狱之灾,且会身死狱中。

    这样的面相虽严重,但夏芍也是见过风浪的人,不至于大惊小怪,之所以让她蹙眉,是因为这人的人中泛着青黑,那丝青黑之气,总给人的感觉有些邪气。

    但这丝邪气很飘,若有似无。像是被邪气所侵,但又不全像。

    奇怪。

    这种面相夏芍还是头一次见。

    郑安见徐天胤反应冷淡,也不尴尬,只是笑了笑,便目光灼灼看向夏芍,寒暄,“呵呵,夏董年轻有为啊,五家公司同时落户京城,华夏集团必定能为国家的经济多做些贡献,让我这样年纪的人都很是钦佩啊。”

    郑安笑着,脸上笑容如常,怎么看都像是正常的寒暄。但他的眼神总是向四周瞥,时刻注意着周围有没有人看过来。

    而他寒暄的时候,夏芍面色如常,却好奇开了天眼。一观之下,夏芍目光微变!

    原来是这样!

    这丝邪气应该是郑安从别人身上沾染过来的。而那个人现在比他情况更严重,面上邪气浓黑,很像被人施了法,现在财务状况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夏芍之所以如此断定,是因为那人与郑安在天眼的预见里见过一面,两人都是一脸愁苦。

    “郑局长,这是华苑私人会所的名片,有事单独约谈。尽快,你的事不能拖太久。还有,来的时候把你那位财务遇到很大问题的亲戚也带来,问题出在他身上。”夏芍脸色沉下来说道。

    郑安一惊,下意识把名片接了,人却怔愣住,手里的香槟差点洒了。他故作常态的脸上总算表情变了,“夏董,怎、怎么……”

    他可什么都没说!

    她是怎么看出他是想问运程方面的事的?而且,她怎么知道他有名财务状况出了大问题的亲戚?

    这一点,夏芍自然是从郑安的面相上看出来的。家中兄弟有事,从面相上也能看出来,反映在两眉上。

    但郑安不知道,所以他觉得很震惊。他是听说夏芍是风水大师,但自身因为以前没遇到过这类问题,便有些将信将疑。可是圈子里传得神乎其神,若不是他确实深陷困境,想着死马当活马医,他不会找夏芍。

    只是他没想到,她一眼就看出了他的问题,还知道他弟弟财政方面出了问题!

    这……也太神了!

    郑安惊异之余,眼神敬畏,对于这种解释不了的却亲身经历的事,他只有相信这世上确有高人。他赶紧把名片收好,目光却有快速瞥了眼四周。

    “放心,会所的私密性很高,会员对外保密。”夏芍见此淡道,表情语气如常。

    郑安闻言,有些尴尬,但明显松了口气,随即郑重道:“这几天国庆期间正好有时间,不知夏董什么时候方便?”

    “后天吧,明天我有些事。”夏芍道。

    明天她确实有事。跟周铭旭约好了,一起去周教授家里坐坐,看看多年不见的老教授。

    上个月报到那几天太忙,军训就忙了半个月,于是这件事索性放在国庆期间了。

    郑安听了这话,连连道谢,然后见有人朝这边走过来,便赶紧谢过神态如常地走了。

    对于郑安的表现,夏芍了然。

    京城是个与香港和青省不同的地方。在香港,风水作为传统文化,民间推崇甚盛,风水师与官员来往并不少见。甚至是在青省这样的地方上,天高皇帝远,来往上也不避讳。但在京城为官与在地方上大不同,派系之争最激烈的地方,许多事都在人眼皮子底下,找人看风水这种迷信的事,是要避着人的,否则很可能被人扣一顶封建迷信的帽子。

    这些人活得最纠结,既想保官位争仕途,又不想让人知道求助风水。既不敢不信,对风水师多有敬畏忌惮,在人前却要装作不屑一顾。夏芍早料到京城会与地方上不同,所以,私人会所的私密性极高,会员对外保密,打个电话去会所,就可以电话预约。

    不过这个郑安,他自己的作风上也有些问题。夏芍见他眼突额青,有受贿的面相,这样的人,按她的喜好,向来是不愿意帮的。但让夏芍在意的是他亲戚在天眼里那一现的面相。

    被人施法?

    京城这地方,果然是藏龙卧虎啊。

    在夏芍和徐天胤回到休闲区的路上,又遇到几个单独前来寒暄的,都是避着人来问私人会所的事。夏芍笑着给了名片,这才和徐天胤回到了休闲区。

    展若南一脸菜色坐在沙发里,她向来不是个安静的,可惜穿着这一身行动颇为不便。加上舞会开始前跟柳仙仙吵嘴了一架,现在气还没消。

    陈达和罗月娥夫妻与人寒暄去了,李伯元和李卿宇也被一群人围着。戚宸倒是在休闲区大咧咧坐着,龚沐云离着李卿宇不远,两人都没有舞伴,有几名女明星暗地里眼刀斗得厉害。

    夏芍见元泽、周铭旭和苗妍都在休闲区,便坐下来对元泽笑道:“你怎么不去走走?”

    “我家老爷子的圣旨,不许我跟京城的一些人走得太近。”元泽笑道,语气老气横秋。

    夏芍对此倒是理解,元明廷是青省省委书记,他虽然想让儿子走上仕途,但是在京城派系纷杂复杂的局势下,他可不是不想让儿子碰这些?万一有些有心人拉拢元泽或者设套,都不是闹着玩的。

    夏芍相信元泽也明白,因此只是一笑,没有多言。

    “你们倒是悠闲,简直是在浪费青春。”这时,柳仙仙凉凉的声音传来,众人一抬眼,见她风情万种地走过来,身后几名公子哥儿望着她的背影流口水。

    展若南一见柳仙仙回来,便黑了脸,“操!浪不浪费青春,关你毛事!总比狐狸精勾引男人强!”

    “勾引得上男人也是本事,就怕有人想做狐狸精,还没那个资本。”柳仙仙扭着腰身,挺胸,再扫一眼展若南的飞机场。

    展若南顿时像被踩了尾巴似的蹦起来,起来的时候把高跟鞋脱了,赤脚站在地上,气势立马恢复了,一指柳仙仙,“有本事打一架!赢了我再说话!”

    柳仙仙哼笑一声,好笑地看她一眼,“果然男人婆的世界里只有打架。这里是舞会,不是武会。要比也比跳舞。”说着,她懒得再理展若南,转头看向徐天胤,笑得不怀好意,“我说徐司令,你都求婚了,这么个场合,不邀你的女人跳支舞?”

    ------题外话------

    头疼,写不进。

    明天二更,一更五千字,中午发。晚上照常,零点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章 舞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章 舞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