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徐家三代

    跳舞?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徐天胤跳舞的模样,夏芍都想象不出来。在青市一中的时候,柳仙仙就唯恐天下不乱,后来在云海迪厅里见到他冷厉的一面,后来便不太敢八卦他了。或许是久不见他这样了,这妞儿又来了。

    “这个场合和跳舞有必然联系么?你什么时候见我在舞会上跳过舞?”夏芍坐在沙发里,喝着温水淡淡地挡回去。

    坐在一旁的戚宸挑眉看了她一眼。

    “在青市我都懒得说你,但这里是京城,不能给咱们青省丢面子。这舞会可是你举办的,你不领舞一个?”柳仙仙翻了个白眼,又撺掇徐天胤,“徐司令,婚都敢求,舞不敢跳?邀你的女人跳支舞,全京城都知道她是你的了!”

    夏芍悠闲捧杯的手一顿,转头,觉得这话对徐天胤来说应该有撺掇力。

    但徐天胤坐在沙发里没动,只是抬头看柳仙仙,顺道去牵夏芍那只戴着戒指的手,“全京城已经知道了。”

    柳仙仙一噎,夏芍一笑。

    看来,她的师兄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撺掇的。

    “但是有的人……”

    “她不喜欢。”

    这回,柳仙仙话没说完,便被徐天胤打断。男人坐在沙发里,气息已冷。柳仙仙望进一双黑暗的毫无感情的眼,悚然一惊。

    这一惊,她想起当初的云海迪厅……

    还以为,这男人跟夏芍在一起久了,会有所改变,变得没那么可怕。没想到,还是一个样!

    柳仙仙无趣地翻了个白眼,但不再说话了。

    展若南见她吃瘪,在一旁哼,“这就服软了?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

    柳仙仙一眼瞥过去,“要不你试试?”

    “我跟他没仇,跟你有仇。”展若南也不受挑唆,坚持要跟柳仙仙干一架定胜负,“舞会完了,有种跟我出去打一架!输了的人剃光头!”

    柳仙仙顿时好笑地看一眼展若南的刺儿头,她听夏芍说过在香港的趣事,里面自然有和展若南相识的过程,和她留光头的那段日子。柳仙仙当时大笑,觉得这妞儿是个奇葩,将来要是遇上,她俩一定合不来。

    果然,展若南的脾气火爆得假小子张汝蔓都比不了,跟她一比,张汝蔓简直就是小清新!

    “老娘这一头秀发,哪天要是剪了,那一定是爱情令人绝望。”柳仙仙又开始说恶心吧啦的话,顺道笑着挤兑展若南,“只有男人婆才会喜欢打架。”

    “靠!刚才是谁说女人不战斗会衰老的?”展若南瞪眼。

    “我说的战斗比的不是拳头,是身材。”柳仙仙炫耀一笑,火辣的抹胸短裙勾勒着魔鬼身材,再看一眼展若南的平板身材。

    展若南的脸,黑了。

    夏芍听着两人的吵架,一耳朵进,一耳朵出。在她看来,两人的性子撞在一起,和平是不可能的,但展若南是吵不过柳仙仙的。柳仙仙在青市一中和张汝蔓吵了两年,练出来了。展若南在香港,整日被刺头帮拥护着,只有她骂人的时候,哪有人敢回嘴?

    打架她行,吵架?差得远。

    不过显然展若南一败再败很不服气,跳起来继续吵。

    夏芍却充耳不闻,看着徐天胤,对他一笑。原以为他是不会跳舞才拒绝的,闹了半天,是因她那句“你什么时候见我在舞会上跳过舞”的话,认为她不喜欢跳舞?

    夏芍确实对跳舞没有太大的爱好,不过,她很感兴趣。徐天胤到底会不会跳?要是会跳,什么样?

    嗯,这事回去要问问。

    夏芍想着,眼眸微弯,满是笑意。徐天胤看着那熟悉的娇俏的表情,微怔。

    唔。

    两人正在各自的思绪里,这时,一名侍者走了过来,“董事长。”

    夏芍闻言抬眸,那侍者俯身过来,在她耳边道:“公司门口来了两人,让我们进来通传。”

    夏芍一愣,“没有邀请函?”

    今晚的舞会已经开始了,邀请函发了不少,自然也有因事没到的。但是只要有邀请函,迟到了也是可以进的,侍者这样说,那就是没有邀请函了。

    “对方说,是徐家人。”侍者小声道,顺道看了徐天胤一眼。

    徐天胤的耳力,自然是听见了。他也有一瞬的怔愣,夏芍转头去看他,他道:“你决定。”

    “那当然是快请了。”夏芍一笑,对侍者点点头,侍者便出去了。

    一通电话打去下头,保安放行。华夏集团的大厅里,走进来一男一女。

    男人一身白色西装,眉眼与徐天胤五成相似,气质却谦和,嘴角带笑,步伐优雅,带着良好的教养。

    而男人身旁,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女子一身黑色长款礼服,头发高绾,发间戴白,气质高贵,但眉眼间却满是不满。

    “哥,我们来了,她连迎都不来迎,你说她是不懂礼数呢,还是故意让我们自己上去?”刘岚停下脚步,气闷。

    徐天哲见她停下,便也停了下来,回头,微笑,“你这话要让爷爷听到,又得挨训。她是我们未来的大嫂,按礼数,是该我们上去见她。”

    刘岚嗤笑,“我们跟她是第一次见面,迎一下我们,表示一下重视,有这么难么?要照哥这么说,那她还真是个会摆谱的人。还没进徐家门呢,就这样了,进了门会怎么样?”

    “进了门也不会怎么样。”徐天哲一叹,“岚岚,你是先入为主了。人还没见,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

    “哥,我真佩服你,沉得住气。”刘岚皱了皱眉头,此刻的她,跟在家宴上那娇气的表现有些不同,而是目光有些深,“外公明显喜欢天胤表哥多一些,昨天家宴你不是没看见,外公有把徐家第一把交椅给天胤表哥的意思。那你呢?”

    徐天哲垂眸,微笑,“大哥是长孙,理所当然。况且,他坐徐家第一把交椅,并不辱没徐家。”

    “可爷爷明显疼爱他啊。我觉得,哥一点也不比天胤表哥差。”刘岚去挽徐天哲的胳膊。

    “大哥在军,我在政,没有冲突。”徐天哲叹口气,明显很宠这妹妹,抬手摸摸她的头,语气像哄小孩子,“在这里,别谈论家里的事。”

    “可他找这么个女朋友,就对你有影响啊!她学风水的,官场不管私下里怎么样,表面上还是忌讳这个的。”刘岚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好了,今晚是爷爷让我们来的。爷爷的意思,可不是让我们来闹事的。你今晚忍着点你那口快的性子,别多说话。”徐天哲拍拍刘岚,道一声,“走吧,上去。”

    两人乘了电梯往上层走去,却不知,舞会大厅里发生了一件事。

    夏芍本是要来接的,毕竟是第一次正式与徐家人见面,就算对方是徐天胤的堂弟和表妹,也来者是客。而且,未来都是一家人,夏芍怎会怠慢?

    侍者刚出去通知请徐天哲和刘岚进来,夏芍便起身想去迎一下。但她刚站起来,视线里便递来一只手。

    夏芍一愣,抬头,看见了戚宸的脸。

    戚宸一身黑色西装,今晚难得穿得正是,打了领带,一板一眼。但男人的眉宇依旧是霸气的,手往前一伸,气势逼面而来,“走,去跳舞。”

    戚宸看见侍者来跟夏芍说了句什么,但他坐在沙发另一侧,离得远,并没听见。见侍者走了,便站了起来。

    他把手伸给夏芍,眼却望着徐天胤,笑得牙齿洁白,森森挑衅。

    夏芍见势蹙眉,她知道以戚宸的性子,今天不会一点麻烦也不找。他跟徐天胤有过节,今天龚沐云也在,他心中不快,忍了午宴忍了拍卖会,现在才挑衅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她没想到,会是这时候。

    还真是不巧。

    夏芍刚要说有事要出去,徐天胤已紧握夏芍的手,与戚宸对视,危险,“她不喜欢。”

    “我看是你不会吧?”戚宸对着徐天胤哼笑,随即手伸着,看夏芍,“舞会的场合,邀舞是常事。如果他不允许你和其他男人共舞,那说明他不信你。不信你的男人,嫁他做什么?”

    “她不喜欢。”徐天胤继续重复这句话,语气已冷如冰。他站起身来,把夏芍挡在身后,对上戚宸。

    舞会大厅里有不少人注意着这边的情况,一看徐天胤和戚宸之间似乎气场不对,便都望了过来。要知道,戚宸是黑道的人,尽管三合国际集团是白道的公司,但背景在京城,依旧被看做很敏感。

    夏芍见气氛不对,顿时蹙眉,抬眸看向戚宸,“戚当家的这话有趣,你会喜欢你的女人跟其他男人共舞?”

    夏芍眸沉下来,有些不快,“反正,我是不喜欢我的男人跟其他女人共舞的。”

    “……”两个男人同时看向她。

    徐天胤杀气尽敛,甚至有些呆怔。他转头看向夏芍,漆黑的眸里从最深处涌动,辨不清的情绪,却令看见的人发疼。

    戚宸则没想到夏芍会说这样的话,顿时脸黑,眯眼。他原本只是心中不快,想为难一下徐天胤,却因夏芍的插手眉宇间现出戾气,但随即他压下,冷笑,“我是不是喜欢我的女人跟其他男人共舞,要我的女人才知道。你是吗?是的话就让你知道。”

    “我不是。”夏芍回答得很干脆,“你的感情我不会干涉,我的感情你可以做到不干涉吗?”

    戚宸闻言,显然震在那里,半晌,回过神来怒极反笑,“你个不知所谓的女人!行,我不干涉!徐家的门不是那么好进的,到时候碰了钉子,你别喊疼!”

    说完,他转身,大步离去,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夏芍一叹,龚沐云、戚宸、李卿宇,这三个男人的一些心思,她不是没看出来。但他们都是聪明人,也有各自的骄傲,夏芍自知他们对自己的感情应该没到非她不可的份儿上,所以有些事摆在眼前,他们看得见,也不必多说。多说了矫情,自恋。

    正如同她与龚沐云朋友相称,龚沐云心如明镜,必然心中有数。而李卿宇是个现实的男人,他选择责任和承担,也不会走不出来。三人中,夏芍最不担心的就是李卿宇,而最担心的就是戚宸。这是个里外都霸道的男人,越不在他手中的,他许越想征服。今天这情况,她是不得不说明白,许是伤了他高傲的自尊,但希望他能明白,去等专属于他的那份缘分。

    见戚宸离开,夏芍这才和徐天胤一起出去。

    只是两人刚走出休闲区,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以为两人要到舞池里来走走,于是便都又围了上来,夏芍被缠住,但这些人好说话些,夏芍称自己有事,人群便识趣地散开了。但是都好奇地望着徐天胤和夏芍的背影,不知道有什么事。

    但夏芍不知道的是,正当她被围住的时候,去了洗手间的戚宸洗了把脸,气闷地走出来,出了舞会大厅。

    他直奔电梯,想下楼去透透气,按了几下,见电梯有人,心下更加烦躁,转身一脚踹上旁边一只果皮箱,不锈钢的箱子顿时凹进一脚的深痕,当即便飞了出去!

    “砰!”一声巨响,撞上电梯门,接着弹回来撞到对面墙上,里面的纸屑烟头乱飞,噼里啪啦地洒出来。

    不巧的是,这时候电梯门开了,脏物弹进电梯,里面站着徐天哲和刘岚。

    脏东西倒是没溅到身上,但刚才那声巨响却让刘岚脸色有些发白。她还以为是电梯事故,但此刻电梯门开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一目了然。

    刘岚脸上现出怒色,但还没张口质问,一眼看见电梯口一身黑色西装,眉宇霸气凛然的男人,便是一惊,把话生生咽了下去。

    男人立在电梯口,因烦躁,领带已被他扯开,黑色的衬衣扣子解了两颗,隐约露出里面血红龙睛,衬着他眉宇间沉沉的狂傲霸气,就像一柄劈斩的刀刃上落了一滴鲜血。刺目,令人心惊胆战。

    刘岚惊愣地望着戚宸,一时失语。

    三个人,隔着一道电梯门,互望。

    徐天哲浅浅蹙眉,少见地收敛起笑意。

    戚宸则沉沉挑眉,“徐家人?”

    这张脸,尽管只有五分像,化成灰他都认识。

    不待徐天哲回答,戚宸便冷笑一声,大步进了电梯,自始至终,姿态狂傲睥睨。

    徐天哲只是看了戚宸一眼,便装作不认识地带着刘岚出了电梯。电梯门关上,刘岚回头问:“这人是谁?京城没这号人物。看着有点眼熟……”

    “三合会的当家,戚宸。”徐天哲微微蹙眉道。

    刘岚顿时愣住,心里刚才因乍见戚宸产生的震动一扫而空,瞬间清醒,“黑道的?”

    徐天哲不语,刘岚却是一怒,“她居然还请黑道的人来?嫌给徐家摸黑不够?哥!这个女人不能进徐家的门!”

    “三合会有白道的财团,官面上的来往也有。”徐天哲垂眸道。

    刘岚还想说什么,徐天哲便道:“走吧,你别多说话,看着就好。”

    徐天哲和刘岚走进舞会大厅的时候,正撞上夏芍和徐天胤走过来,两帮人遇上,顿时一愣。

    夏芍的目光在徐天哲那跟徐天胤五成相像的眉眼上看过,然后看向刘岚那显然不快的眼神。

    看来是出来晚了,徐家的表小姐不爽快了。

    夏芍一笑,心中有数。从一开始,她就没对徐家的情况太过乐观。接受她,有接受她的对待方式,不接受她,也有其他方式。

    “徐市长,刘小姐。”夏芍伸手,微笑。

    “夏董,久闻大名。”徐天哲伸手跟夏芍轻轻一握,“或许再过不久,我该称你一声嫂子。”

    夏芍闻言轻轻挑眉,又打量徐天哲一眼。从面相上看,徐天胤这堂弟倒是个天生为官的人。气质谦和,彬彬有礼,尽管这谦和有礼带着疏离,但最起码礼数是让人挑不出错来。

    夏芍比徐天哲小八岁,在徐家还没有承认她的时候,他能说出这么句话来,这男人倒是放得下面子和身段。果然是个天生适合官场的人。

    反观一旁的刘岚,已经极力故作常态了,但眼里还是有排斥和不喜之意。夏芍的手她都没握,只是看见徐天胤,叫了声,“表哥。”

    夏芍听得出来,这声表哥叫得疏离,听起来没有太多的感情。

    这是自然的,徐天胤三岁便以疗养的名义在香港,十多年没回徐家。后来又常年在国外执行任务,对徐家三代的这对兄妹来说,可能和他的感情有如陌生人。

    “大哥。”徐天哲微笑着也跟徐天胤打了声招呼。

    徐天胤点头,目光在弟弟妹妹脸上看过,孤冷的气息散了许多。

    夏芍感觉到,转头看他,却正见男人的目光落在刘岚冷淡疏离连笑面儿都没有的脸上,轻轻垂下眸。

    从她的角度,看见男人浓密的眼睫遮住眼,那双深邃的黑沉的眸被遮住,淡淡寂寞。

    夏芍感觉到徐天胤握着她的手紧了紧,紧得她心尖儿发疼。随即,她看向刘岚的目光淡了不少。

    “既然二位来了,那就进来坐吧。”夏芍笑容浅淡,这回也不解释为何出来迎晚了,连客套话都省了。只是和徐天胤一让,请徐天哲和刘岚入内。

    而舞会大厅里,早就静了下来。

    ------题外话------

    二更照常,零点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一章 徐家三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一章 徐家三代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