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徐天哲有请

    郑安知道挪用公款不对,也知道事情败露会判刑,自己的一生都会断送,但是他没有办法。舒鴀璨璩他家中父母去世得早,兄弟两人相依为命,混到今天这份儿上不容易。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弟弟的公司破产,本想着先挪用一下,等公司周转过来再填补上,不会有人发现。但是他没想到,这钱竟打了水漂,他做好准备了,最差的后果就是自己去坐牢。但他没想到,今天能有人把这张支票塞到自己手里。

    不是高利贷,但也不是施舍。

    郑安捏着手里的支票,薄薄的一张纸,却重得似拿不起来。

    官场混迹十多年,什么人情世故都见过,自己也变得善于逢迎。今天却头一回,觉得血热。

    “夏董……”郑安不知说什么好,郑奎也红了眼眶,神色感动。

    夏芍坐在沙发里,看了两人一眼。这两兄弟其实可以不用这么谢她,她是带了些目的的,所以也不想承他们的谢,只道:“坐下吧,我刚才问的问题,希望郑总能回答一下。你的公司经营不善,受益公司是哪家?”

    郑奎也不是个笨人,夏芍这么问,明显是在说,有人给他下蛊,他对头的公司最可疑。

    见夏芍有事问,两兄弟就是再感激也只得赶紧坐下,回答夏芍的问题,“我公司是酒楼,平时有我哥的人脉,向来不缺人。一年前,客流开始莫名减少,后来我把酒楼重新装修,又请了名厨来,客源还是少。我的酒楼附近,也开了几家酒楼,各有特色和客源,竞争肯定有,但我开了几年了,在京城有八家分店,不至于被他们压垮。如果一定要说奇怪的地方,我倒是想起一家来。那家酒楼就是去年新开的,老板是外地人,在京城的人脉不及我,也不及周围几家。他开店的地段也比我们偏,当时我感觉他可能做不下去,至多一年,他就倒闭。没想到,他没事,我的酒店开始经营状况不好。他倒是没提出要收购我手底下的酒楼,但是我想,我的酒楼倒闭,对同行应该都有好处,只不过,他的情况更叫我觉得奇怪点。夏董,你说是不是他害我?”

    郑奎一开始不觉得可疑,越说越觉得是那人,表情已很是愤怒。他也不是吃素的,如果真是那人,他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老板是男人?”夏芍不答反问。

    郑奎一愣,点头,“是男的。有什么问题么?”

    夏芍垂眸,当然有问题。修炼蛊术的一般是女人。

    当然,也不排除是帮人作法。可是,蛊术和以风水术帮人聚财不一样。猫鬼蛊应该是钱财最终转移到施蛊者手中才是。

    如果真是这家酒楼,那么只有一种解释,背后的老板可能是女人。

    “你的酒楼这一年来客源减少,你有观察到这些客源都去了哪里吗?”夏芍又问。

    “不能说全去了那家,但是确实他家的生意很红火,我有不少客户都过去了。”郑奎越说越肯定,愤怒而起,“好啊!果然是他!”

    “郑总,问个私人的问题,你八家酒楼,生意红火时一年盈利能有多少?”夏芍抬眸问。

    郑奎一愣,这话如果是别人问,他一准儿是不透露的。但是眼前的少女刚救他于水火,雪中送炭的情义自是不同,而且,她还有另外一重身份。

    华夏集团的资产,他仰望都不及,自然不必像防范同行那样防范她。

    “说起来不怕夏董笑话,我这八家酒楼好年景的时候一年盈利七八百万不成问题。就是不太好的年景,盈利也有这个数目的一半。”郑奎道。

    夏芍闻言垂眸,深思。

    她没有最终断定,只在沉思之后道:“好,大体情况我知道了。这件事你们尚且不要轻易认定,待有结果了,我会告诉你们的。”

    夏芍起身,“你们可以离开,也可以在这里多坐会儿。会所里布着养生的风水局,对你们的身体有调理作用。”

    郑安郑奎兄弟俩如今都没什么钱,两人自然是付不起华苑私人会所高昂的会费的。他们如今并不是会所的会员,只是夏芍在舞会那晚看出郑安有问题,才给他一张名片,让他来会所约见。

    听夏芍这么说,郑安郑奎又是挺感动,起身要感谢,夏芍却摆摆手,跟徐天胤先走了。

    蛊术和风水术不同,若是利用风水术敛财,阴阳气场会改变,夏芍只需去对方酒楼处看看就好。可是若是蛊术,则不容易抓到下蛊之人。

    夏芍到了车上之后道:“师兄,帮我查查那家酒楼的幕后老板。”

    “好。”徐天胤点头。

    夏芍沉默一阵儿,又道:“去京城大学吧,先去周教授家里。”

    夏芍去周教授家里,是为了送刚才画好的符。她一共画了三张,给了郑安郑奎兄弟两张,还有一张,是给潘老的儿子的。

    夏芍之所以不去医院亲自送,是因为在这件事上,她没能第一时间解蛊,所以不太想受人感谢。只好劳烦周教授送去,等查明了下蛊之人,彻底把蛊术解除之后,再去见潘老一家不迟。

    周教授家里今天清闲,那些玄学研究会的学者们今天休息。

    夏芍一个人上了楼,并得知潘老的儿子身体好转,已经出院回家休养了。

    周教授见到夏芍手中的符箓很感兴趣,可惜夏芍今天没有太多时间说这件事。她也没有细说潘老的儿子是中蛊,只托老教授帮忙把符送到,令潘老的儿子日夜带在身上。

    只是走前问:“教授,您知道潘老的儿子在美国是开什么公司的么?”

    周教授一愣,不知夏芍为何问起这事,但还是想了想,答:“这个我听潘老提过一回,好像是进出口贸易这一块儿。具体的我没问,就知道公司办得不小。”

    夏芍垂眸,进出口贸易?不是酒楼?

    “公司资产有多少,潘老有提过吗?”

    周教授又是一愣,“有个两三千万吧,我只是听说,具体的不太清楚。小芍子,你问这个做什么?跟潘老儿子的事有关联么?”

    “教授,这事我正在查,没查出结果来,跟您说了您也是操心,不如等有了结果我再告诉您。”夏芍说完,便起身告辞,心里已有个念头。

    这人以猫鬼害人,谋人钱财,害的却并不是大财团。如此看来,倒是个心思缜密的。大财团的钱财没那么容易吞,施法的时间长,且这些人有人脉,也可能会请到风水师将蛊术看破。还不如聚少成多。

    从周教授家里出来,夏芍直接去了京城大学。

    眼下是放假时间,还是有不少学生在学校里。正值午饭时间,夏芍和徐天胤牵着手在校园里散步,一路上收获目光无数。看得人越多,徐天胤的手牵得越紧,直到走到生物系女生宿舍楼下,徐天胤才放开夏芍。

    夏芍上了楼去,还是找衣妮。

    这次她运气好,衣妮正在宿舍。

    京城十月初的天气,中午还是很热,宿舍里的女生都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唯独衣妮,眼神清亮,看人似一把刀子在戳,戳得人清醒万分,睡意全无。

    “听说你来找过我?”衣妮到了走廊上便问,她今天看夏芍是带了笑的,但还是审视,“我们不是说好了井水不犯河水么?”

    “我们是说好了。可是我发现有人放蛊谋财害命,你说我该不该来找你?”夏芍倚着墙,微笑。

    衣妮原本带了些笑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小刀子戳戳戳,说话似豆子往外蹦,干脆利落,“你说谁谋财害命?什么人的臭钱值得我放蛊去要的他的命!”

    “我也没说是你。”夏芍还是微笑,“老实说,我觉得你的修为,还不够蓄养猫鬼。”

    虽然与衣妮没见过几面,但这女孩子的性子夏芍还是有些把握的,如果真是她做下的事,她不像是个不敢承认的。

    她不屑撒谎。

    但夏芍不敢确定衣妮认不认识这个人,毕竟两个会蛊术的人都在京城,这巧了点。所以,她依旧拿话试探。

    衣妮的脸色,却刷地变了!

    “你说什么?!”她的脸色不是惨白的,而是眼神瞬间寒厉,以前总觉得她看人眼光极厉,此刻才知,什么是厉。

    “你见到猫鬼了?在哪里见到的?快告诉我!”她上前一步,伸手便去抓夏芍的手腕。

    夏芍反应灵敏,往后一退!这时,走廊里从楼梯处上来两名女生,很明显是这边宿舍的,两人看见夏芍都是一愣,接着见到夏芍和衣妮之间气氛有些不对劲,便停住脚步,不知该不该往前走。

    夏芍见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便压低声音对衣妮道:“下去谈。”

    两人下了楼去,还是在上回晚上见面的林荫道里。

    徐天胤在远处长椅上坐着,没靠近。衣妮看了他一眼,似看出他身上的元气是奇门中人来,但却没理,直问夏芍:“告诉我猫鬼的事!”

    夏芍只觉这女孩子的性子真是刚烈,直来直去,一点也不知柔软怎么写。但她不介意,只是微微一笑,“看来你认识这人。那就好办了,做个交易,我告诉你猫鬼的事,你告诉我这人是谁。”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不是问句,衣妮是坚定不想告诉夏芍。

    “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猫鬼的事?”夏芍挑眉。

    “因为这是我们门派的事。你告诉我,我帮你做一件事,不欠你的。”衣妮干脆利落地道。

    “可我就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夏芍挑着眉,见衣妮听了这话眉头狠皱,便笑了起来,不紧不慢道,“如果你改变主意,今晚子时,还是这里见,我有件好东西给你看。”

    现在猫鬼就在金玉玲珑塔里,但此时正当午时,放它出来等于杀它。夏芍今天过来,只是碰碰运气,看衣妮在不在,没想到真碰到了她。但现在放猫鬼出来不合适,自然要到晚上。

    夏芍转身就走,不管衣妮在后头怎样着急,只挥了挥手,头也不回,慢悠悠走远,“当然,如果你不来,我也有眉目了,可以自己查。”

    夏芍是可以自己查,但就算她查出来,要查这人的门派还是要费一番工夫。现在玄门外忧不少,她伤了这只猫鬼,很明显得罪了施法的人。若要跟这人斗法,她怎么也得弄清楚对方背后有没有势力,有没有可能给玄门带来麻烦。

    这就是她为什么非得找衣妮问问的原因。

    现在,看来她是找对了。

    或许,今晚就会有答案。

    夏芍和徐天胤接着离开京城大学,两人现在爱上了在家里做饭吃的感觉,因此路上开车去买了菜,回到别墅炒菜做饭。

    下午夏芍没什么事情,她吃完饭打算去趟公司。现在公司全面起航,在京城这一战很重要,只要此战告捷,以后路就平坦多了。

    但夏芍今天这趟公司却没去成。

    她临走的时候,接到了个电话——陌生的号码。

    夏芍的私人电话号码知道的人很少,能打到她手机上的人,要么是打错了,要么……

    夏芍最终还是接起电话,随即便挑了挑眉,露出兴味的笑意。

    徐天哲。

    对于徐天哲能查到她的私人电话,夏芍一点也不惊讶。徐天哲约夏芍在市区一家高级会所里见面,夏芍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她放下电话,跟徐天胤说了,徐天胤剑眉轻皱,牵了夏芍的手,“我陪你。”

    “你当然要陪我。”夏芍轻笑,“不过,你陪我到会所外面就好。我自己进去跟他谈,放心,我能处理好。”

    ……

    徐天哲约夏芍见面的会所与华苑私人会所全然两种风格,现代尊贵的气度,雍容华贵。

    会所的经理亲自来接夏芍,表现得很是热情,又是握手又是寒暄,一路亲自将夏芍带往徐天哲所在之处。

    徐天哲在专属于他的会客室里等夏芍,面前一壶茶水,在夏芍进门的时候,便闻见了熟悉的碧螺春香气。

    “听说夏小姐喜欢喝碧螺春,希望我招待得对。”徐天哲在夏芍一坐下后,便开口笑道。

    他仍是谦和有礼的笑容,夏芍却只是一笑,“我更希望今天徐市长的招待,不仅仅是这杯茶。”

    夏芍开门见山,徐天哲却只笑不语了。他拿起茶来喝了口,放下时才垂眸道:“昨天,我母亲可有些生气。”

    他竟不提那名车祸身亡的官员的事,而是说起了华芳。夏芍闻言只是一笑,挑眉,“哦?只是有些?”

    徐天哲垂着的眸没动,眉宇间略有深沉,过了一会儿,才抬眸看向夏芍。

    的确,昨晚回到家里,他母亲发了好大一通火。言语间皆是对夏芍的不满,从其出身到其昨天在家宴上的表现,都进行了大肆抨击。

    长这么大,他第一次看见她发这么大的火。

    而这一切,全是因为昨天席间,眼前这少女的故意所为。

    “夏小姐,我觉得你做事,当真是不考虑后果。”徐天哲微敛笑容,望着夏芍,“舞会上打岚岚,家宴上使手段逼我妈离席。你想进徐家,我知道。可我看到的是,你在树敌。”

    “哦?那徐市长呢?也是我树立起来的敌人?”徐天哲沉得住气,就是不提那名官员的事,夏芍却不顺着他弯弯绕绕,直切主题。

    徐天哲微愣,他以为她至少会解释这么做的理由,但是她没有。这让他不由皱眉,“夏小姐,我知道有句话叫艺高人胆大。你有些神鬼莫测的本事,我知道。可这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你若嫁进徐家,我们就是一家人。可你得罪了我母亲,得罪了岚岚,徐家有不喜欢你的人,你觉得你嫁进来,日子会舒心么?”

    夏芍对此轻笑出声,好笑地看了徐天哲一眼,似乎他很天真,“徐市长,我认为你应该知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谓的‘不喜欢’不过是小孩子的情绪。”

    夏芍的意思徐天哲自然听得懂,她压根就不在乎华芳和刘岚喜不喜欢她。在她眼里,她们的不喜欢,对她无法造成任何威胁,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

    这让徐天哲眉头皱得又深了些,他注视了夏芍一会儿,终于从身旁拿出了一叠资料,丢去夏芍面前。资料在夏芍面前散开,一页一页,全是那名车祸身亡的官员死亡的惨照,“夏小姐,我想你错了。这世上绝对的力量是国家的律法,不管你是什么人,犯了罪,你都逃脱不了律法的惩处。”

    夏芍目光落在那些照片上,听着徐天哲的话,唇角缓缓扬起来,意味深长,“徐市长,我从来不怀疑国家的法律。正因为我相信,我才知道,法律是讲证据的。敢问,你有证据么?”

    徐天哲微微垂眸,抬眼时笑了,“我没有证据,不过我知道这是夏小姐所为。你在舞会上,不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一点?”

    “那徐市长今天找我,是想告诉我什么?”夏芍挑眉。

    “应该是,夏小姐想告诉我些什么。”徐天哲微笑,又恢复谦和有礼的姿态,“这件事若是夏小姐做的,我们有谈的余地。如果不是,那我们何必多谈?”

    两人对望,静默。

    半晌,夏芍缓缓笑起来,大方承认,“没错,是我做的。现在,可以谈了?”

    徐天哲望着夏芍,片刻,也缓缓笑起来,“是,可以谈了。”

    只是他说话的时候,从身上丢出样东西来,丢在了那叠车祸的资料上,微笑。

    夏芍垂眸,见那样东西,似乎是个便携式的录音器。她淡淡抬眼,望见徐天哲好整以暇的目光和谦和有礼的笑容,似乎在等着她的反应。

    夏芍给他的反应是沉默,沉默之后便是微笑,笑得有些嘲讽,“徐市长,我不懂你的意思。这东西是什么?”

    “夏小姐是聪明人,怎么这时候装傻了?”徐天哲往后头的沙发里融了融,眉宇间有些舒心的笑意,“何不按开听听?”

    夏芍轻轻挑眉,笑容越发嘲讽,看也不看桌上那东西,而是瞧着徐天哲,比他还要好整以暇,“是啊。何不按开听听?”

    徐天哲望着她这副样子,微怔。随后他坐直身子,伸手把那东西拿回来,盯着夏芍,按开。

    录音器里,传出来的不是两人的对话,而是一阵刺耳的滋啦声……

    徐天哲蹙眉,这才垂眸去看手心里的录音器。他把它关上,又试着打开一次,听到的却还是受到了干扰般的杂音。

    除了刺耳的杂音,什么也没有。

    夏芍往沙发里融了融,微笑。

    徐天哲抬头看向她,脸上的笑意不见,眸色只剩深沉。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是夏芍捣的鬼,还是她运气好。但既然意图败露,他也不打算再隐藏,而是哼笑一声,“夏小姐还是别高兴得太早,你忘了这座大厦里还有监控。”

    “徐市长,我认为你应该先看看监控。”夏芍表情冷淡下来。

    徐天哲这才蹙眉,他看了夏芍一会儿,才不确定地起身,走进内室去打电话。但随即,他便霍然转头,目光射向夏芍刹那慑人如电,眸底深沉翻涌。

    他刚才打电话给这家会所的经理,询问监控情况。经理告诉他,监控刚才坏了,所有的画面都似受到了干扰,看不清楚。不仅是他的房间,整家会所都是如此。

    徐天哲放下电话,寒着脸回来坐下,看向夏芍。

    夏芍坐着不说话,只微笑,轻嘲。

    徐天哲此人,虽然才见过两面,但夏芍早已看出此人城府很深。这样的人善于谋算,善于掌控全局,他不会爱这种被人威胁的感觉。所以他必须要反击,要扳回一城,哪怕是攥个把柄在手里,从今往后,互相牵制。

    互相牵制,也好过被人威胁。

    夏芍在香港的时候,去世纪地产大厦的时候,瞿涛也曾想用监控录像来算计她。经历过一回,夏芍在这方面,自是加倍小心。她进入会所的时候,就轻扣龙鳞,将阴煞释放入整座大厦。人在这样的环境里短时间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但阴气重的地方,信号却是会受到干扰。这跟夜晚开车路过坟地的时候,车里电台信号总是不太好一个道理。

    徐天哲不是奇门中人,他的挟制手段,除了监控、录音,夏芍还真想不出其他的来。

    果然,他就用了这一招。

    夏芍嘲讽一笑,徐天哲却寒着脸看她,“你怎么做到的?”

    这句话不再是诱她招供的陷阱,即便是她说了,现在也只有他听得到,不会再有取她把柄的机会。

    “怎么做到的,徐市长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这世上除了权力利益,除了世人眼中徐家的地位,尚有在这之外的人就好。”夏芍目光变得冷淡凉薄。

    徐天哲却盯着她,认真,“你想让我支持你嫁进徐家。”

    “不。”夏芍淡漠望着他,“我只想让你乖乖的,做你的市长,做你的徐家二少。不该管的事,别管。”

    徐天哲蹙眉。

    “你的支持,我不需要。”夏芍冷笑,目光望去窗外,落在午后暖融融的阳光里,遥远,“徐家,徐家。你们把徐家看得太高,太重。在我眼里,徐家有徐天胤才是徐家。如果他不在徐家,一个有你们这些眼里只有利益的龌龊门庭,我才不稀罕进!”

    徐天哲看着夏芍,少女的眸被窗台暖阳染得发亮。这么多年官场看人的经验,徐天哲知道,她没有说谎。

    “徐家有人不喜欢我,我过门之后日子就会不舒坦?”夏芍笑容还是嘲讽,“你们把自己太当回事。我想舒坦,你们阻止不了。我想你们不舒坦,你们阻止得了么?”

    徐天哲第一次脸皮发紧,脸色很不好看。

    话虽不好听,但似乎是事实。

    “但我想让你们舒坦些。因为你们是他的家人,他重情,他还是看重你们的。”夏芍目光收回来,看向徐天哲,有一瞬,她的目光疼痛,但也变得冷寒,“他重视你们,我只重视他。你们让他过得好,我就让你们过得好。你们哪个让他不舒坦,我让你们全家不舒坦。”

    夏芍站起身来,走之前看着徐天哲,“如果你不是他的弟弟,今天你已跟那资料上的人一样。”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一章 徐天哲有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一章 徐天哲有请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