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潜逃,计策

    徐天胤把清粥接了,夏芍把衣妮从地上扶起来,让她重新坐到太妃椅里,然后伸手把粥接了过来。

    清粥,什么也没放,平常喝时定觉味淡,衣妮却狼吞虎咽。

    夏芍喂她喝,她许觉得没面子或是不习惯,一直都低着头,等见了碗底儿,夏芍要把碗拿开,却忽然顿了顿。

    只见一滴豆大的水珠落下,滚圆。在白瓷的勺子底溅开,激得空气都是一凝。

    夏芍看向衣妮,她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横臂狠狠一擦!

    “那个贱人!也讨不了好处!你伤了她的猫鬼,她元气大伤,在屋子里布了金蚕蛊。我虽然中蛊,但是宰了那只猫鬼,看见她吐了血。她现在一定也不好过!要是过去,说不定能找到她。”衣妮喝了碗清粥,明显恢复了些气力,说话也连贯多了。

    夏芍却因她这话里的意思,心底咯噔一声,转头看向徐天胤。徐天胤气息冷厉,杀气令衣妮警觉地抬头看了一眼。

    夏芍在意的是衣妮的前半段话。那只猫鬼被她伤到,后来又放在金玉玲珑塔里由大黄看管,一只也没恢复元气。而那人身为饲主,自然也就一直身子不振。她做下这样谋财害命的事,虽或许不知是谁看破了她的蛊术,但也一定会有所警觉。

    这女人也是个狠角色,她身体大伤,不出去躲藏,却在屋子里布下金蚕蛊,秘法炼制,杀人于无形,只要踏进房子就中招!

    夏芍忽然觉得很险。如果前两天徐天胤查出这人所在,是两人去找这女人呢?

    后果会怎么样?

    这女人,布下这等陷阱,定然是等着伤她猫鬼的人上门的。只是或许连她也没想到,她最终等到的是自己门派的人。

    “你现在还确定她会在那里等你再找上门?”夏芍敛眸,“从你中蛊到现在,两天两夜了。”

    衣妮要是不杀那只猫鬼,或许还好点。现在猫鬼死了,那女人重伤。屋子里布有金蚕蛊的事也暴露了,她会笨得在原地候着?

    只怕早转移了。

    “那也要去看看!那个贱人狡猾得很,说不定她就在原地休养。”衣妮激动道。但她这一激动,便忍不住一阵儿咳嗽,身体虽然恢复了些气力,但还是不足以走路,更别提去报仇了。

    她自己也清楚,于是,她看了看夏芍手中的空碗道:“再来一碗!”

    夏芍哭笑不得,纠结,“你以为再喝一碗,你就有力气站起来,再来一碗,就能杀上门去了?这是清粥而已,不是大力丸。”

    话虽这么说,但夏芍还是按了内线电话,叫人再送碗上来了。

    电话放下,夏芍看向徐天胤,衣妮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对方也有可能反其道而行之,就留在原来的地方没走。

    去,还是不去?

    以这女人的狠毒,她要知道是自己伤了她的猫鬼,害她险些被人寻仇,如今又元气大伤,未免不会有报仇的心思。

    其实,最让夏芍介意的还是,以她在京城的名气,那女人定然已知她是玄门的人,这次伤猫鬼,她未必猜不到她身上来。毕竟能伤猫鬼的人,京城即便藏龙卧虎,也不会一抓一大把。

    如果这女人已经能猜出是她,先前不来寻仇只是因为她手中有猫鬼挟制,而她又身受重伤……

    那么现在猫鬼已死,她总有恢复得过来的一天。

    夏芍蹙眉,她不喜欢这种被人盯着的,不知何时找上门来的不确定因素。所以,她决定去看看。

    但是她不会像衣妮这么鲁莽,“这人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你怎么查到她的藏身之所的?”

    “那个贱人还用名字?就是贱人!”衣妮咬字如钢,此时就是刀片含在她嘴里,也能被她给咬碎了。但她说完之后发现夏芍看着她不说话,便不情不愿地提起那令她厌恶作呕的名字,“衣缇娜。她的藏身之所很好找,我去了那家酒楼,把老板抓来一问,他就说了。原本我还想给他喂喂蛊才能撬开他的嘴,哼!贪生怕死之辈,才打得他找不着北,就全招了。”

    夏芍垂眸,恐怕不是贪生怕死这么简单吧?要是抵死不招,衣妮怎么能找到那处藏身之所,又怎么能中蛊?

    “师兄,这个人,你有办法查查她还在不在藏身地么?”夏芍看向徐天胤,“我说的是不让任何人涉险的办法。”

    “有。”徐天胤点头,看向衣妮,“地址。”

    衣妮看着徐天胤,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带点兴味,将他打量了一眼,“真没想到,外界传闻唐大师有两名嫡传弟子,女的已经名满天下了,男的神出鬼没,没人知道是谁。没想到,居然是京城军区的少将?啧啧,少将和风水大师,八竿子打不着!”

    夏芍瞥她一眼,“我倒是第一次发现你这么多话,还是在这么虚弱的时候。”

    “我喝了碗粥。”衣妮的思维,让夏芍觉得,也挺奇葩。

    这时,清粥又送了来,衣妮这回试着自己喝,坚决不用夏芍伺候了。看着她勺子拿得直发抖,粥洒得桌上到处是,却还是倔强地靠自己,夏芍便没有再坚持。

    只是喝粥前,衣妮报了地址,徐天胤便出去了。

    夏芍不知他是用什么方法查的,只知没用一会儿他就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让衣妮摔了勺子翻了碗。

    “人不在,走了。”

    “……不在?”衣妮喃喃着,嘴旁还沾着粥,随即她的脸上露出暴戾的神色,杀气凛冽,“那个贱女人!又逃了!她去哪了?”

    “出境。”

    衣妮只是随口咆哮发泄,她为母报仇付出了那么多,眼看着死仇就在眼前,结果险些死在她手上,又被她逃了,她真能不怒?只是没想到,随口一句发泄,徐天胤竟然回答了。

    衣妮愣住,抬头看向他。

    夏芍也蹙了眉,“出境了?”

    “泰国。”徐天胤点头,“昨晚离开的。”

    泰国?

    夏芍的眉头皱得又狠了些。

    “泰国?”衣妮也愣住,随即目光骤变!

    夏芍一眼看见,立即问:“你想到什么了?”

    “她一定是去找她的相好了!”衣妮道。

    “她是相好是降头师?”夏芍问。

    “不知道,但一定是奇门江湖的人。”衣妮恨恨道,“那时候,那贱人的修为哪有我阿妈高?肯定有人帮她!”

    夏芍蹙眉,“依你对这人的了解,如果她知道你没死,她会回来取你性命吗?”

    “那个贱人!我巴不得她回来!”衣妮咬字清脆,倒豆子一般,浑身气力都似含在这话里。

    夏芍抬眼,看向徐天胤。这人去泰国有两个可能,一是重伤在身,深知留在京城若被她寻到,肯定敌不过,于是逃去了泰国。二是她许怀恨在心,去泰国除了养伤,还会寻帮手回来报仇。

    这两个可能性无论是哪个,夏芍都得按第二种打算。

    而且……

    夏芍目光微闪,徐天胤望着她,似看出她的想法来,轻轻点头。

    两人的目光交流落在衣妮眼里,一愣,“喂!怎么了?”

    夏芍不理她,看徐天胤,“衣缇娜逃去泰国,未必不是好事。或者我们可以拿这件事做点文章。”

    衣妮皱眉,“好事?”

    徐天胤也不理她,看夏芍,“想利用她引降头师来国内?”

    夏芍点头,“不管她去泰国是干什么的,哪怕真就只是逃出境外休养,也最好逼她回来。逼她带帮手回来!”

    衣妮听到前半段眼神一亮,听见最后一句却又茫然,“为什么要逼她带帮手回来?”

    “你想好怎么做了。”徐天胤道。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嗯。”夏芍笑着点头,眼神发亮,“放消息出去,就说此人在京城放蛊谋财害命,已被我撞破。现在玄门已查明她的身份来路,将其列入追杀名单。”

    衣妮:“喂……”

    听不懂!

    “玄门和降头师有仇,未必会去泰国追杀她。她可能识破。”徐天胤道。

    “那就跟师父他们知会一声,真的将她列入追杀名单。除非,她这一辈子都在泰国窝着不出来,否则只要她现身,就会被追杀。你说,这样一个人,她可以不惧她师妹在身后追杀她,那是因两人修为有差距。那她敢不敢承担被玄门一派追杀,忍受一辈子被人盯着,到死都困在泰国的日子?”

    “她可以潜逃,玄门未必盯紧泰国出镜口,毫无遗漏。”

    “但她也可能忍受不了,找帮手回来主动出击。要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夏芍和徐天胤一来一往,商讨此事的成功率,最终徐天胤点头,“有可能。”

    “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很值得一试。”夏芍意味深长地一笑,笑容却微凉。

    没错,她就是想利用衣缇娜潜逃到泰国的机会,试试看能不能把降头师给引来京城。

    当年,暗害师父的凶手里就有泰国的降头大师通密,玄门跟他有仇,他跟玄门也有仇。在清理门户的时候,玄门杀了他的弟子萨克,传言通密记仇,这仇他不可能不报。

    但他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动静,而夏芍目前在京城大学读书,她有公司和学业上的事,未必有时间去泰国,挖个坑把人引过来埋了,那是最好不过的。

    夏芍原本打算,她读大学的这段时间,暑假时间长,倒是领着玄门弟子奔赴泰国,为师父报仇,也顺道寻回那三名失踪女弟子的尸骨,她们死去的可能性很大,但至少回家乡安葬。

    但是没成想如今遇到这么件事,让夏芍灵机一动。尽管不是百分百肯定,衣缇娜一定会被逼回来,但试一试的机会,为什么不试?

    “我安排消息。”徐天胤道。

    “不必。我倒是想起个人来,能办这事。”夏芍一笑。她知道,徐天胤在外执行任务多年,必然认识各条道儿上的人马。但这件事有危险,她可不想让徐天胤的朋友去送死。即便不是朋友,欠着对方的人情也不好。

    人情这东西,将来都是要还的。她不愿意让徐天胤冒任何危险。

    “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衣妮在旁听得暴躁,如果不是她身体还没恢复,她早就跳起来宰人了。

    徐天胤看向她,冷飕飕。

    夏芍这才把事情向衣妮解释。

    玄门的仇人是降头师,衣妮的仇人是衣缇娜。夏芍的安排,衣妮没有意见,这是对两方都有利的事,反正这比衣妮追去泰国,单打独斗得强。

    只是这事有几分成功的可能,尚需等待验证。

    ……

    衣妮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商讨完这件事,天色已有些黑了。她蛊毒刚清,身体还虚,夏芍便让她继续休息,自己拿着手机走出房门,来到走廊上,拨通了戚宸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起来,而且态度不是很好,“受委屈了,找我哭诉?”

    夏芍无语,很不雅地翻了个白眼。这男人可真记仇,上回在舞会上话说的太直白,戚宸当场走人后,离开京城前都没给她好脸色。时隔一周,他倒还记着仇。

    “没人能让我受委屈,我只会让别人哭。”夏芍淡淡笑道。

    然后,她听见戚宸在电话那头哼了哼。

    夏芍也不想跟戚宸打嘴仗,便开门见山,“我是跟你要乃仑的电话。”

    夏芍就是想让乃仑帮忙散播消息,上回在皇图,救他一命本是想着或许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没想到这么快就真用上他了。

    电话那头,戚宸还是哼了哼,“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吧?这电话给不给你看我心情,现在,我心情不好。以后再说。”

    说完,这人竟就挂了电话。

    夏芍盯着手机良久,不是因戚宸挂她电话而怔愣,而是在他刚刚挂电话的时候,她似乎听见一声开关车门的声音,以及侍者恭敬的招呼声。

    也就是说,戚宸刚才在路上,现在不知到了哪里。

    他今晚有事?

    夏芍略一琢磨,心想即便戚宸有事,此时也该刚刚进去,未到谈正事的时候。所以她赶着这点时间又打了过去。

    这次响的时间更久,等戚宸接起来的时候,只听那边声音嘈杂,像是在迪厅。

    “这件事很重要。”夏芍道。

    但她刚说完,便听见电话那头一阵莺莺燕燕的笑声,戚宸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狂傲,微哼,却又似乎带着点笑,“我的心情也很重要。”

    “把乃仑的联系方式给我。那天的事,我说话确实直了些,让戚当家折了颜面,给你道个歉,这总行了吧?”

    电话那头,莺莺燕燕的声音更浓些,戚宸道:“不够诚意。除非你来香港拿,一个人来。”

    “我现在有事,刚刚开始上课,去不成。”夏芍郁闷,为了救衣妮,她旷课两天了,明天得去学校上课。

    “既然不够诚意,那就算了。”戚宸声音冷下来,再一次挂了电话。

    夏芍蹙眉,如此两番,她也有些不快了。电话再次拨了过去,接通的一刻听那头一阵令人鸡皮疙瘩起满身的嗲声嗲气,“当家的,这是跟谁打电话呢?”

    皇图娱乐城里,DJ声震耳欲聋,夜间男女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戚宸坐在沙发里,双臂往沙发背上搭了,狂野的姿态。他今夜仍是黑西装,黑衬衣,衬衣只系了一颗扣子,玄黑的大龙盘踞在胸口,风情狂野霸气,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屏住呼吸。

    他左腿上,坐着名风情万千的女子,腰身如柳,胸器傲然,脸蛋儿也是美的。周围陪着其他人的坐台小姐都忍不住看向女子,眼神嫉妒。

    只是那得了戚宸青睐的女子此刻却腰身挺直,笑容有些不自然地僵硬,与她方才嗲声嗲气的话比起来,看着很不和谐。

    女子脸上硬挤着微笑,看向戚宸。她是皇图娱乐场的老人了,深知戚宸的行事作风。他从不跟自己场子里的女人乱来,即便是跟那些黑道老大谈事情,对方要求女人作陪,他也只是招她这样懂规矩的来逢场作戏,私下里,没有哪个场子里的女人能接近他。

    今晚,压根就没有公事要谈,他却招了她来,这让女子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她想起那些场子里自以为有些姿色的女孩子,试图在戚宸来的时候使狐媚手段,戚宸当场都是应了带走的,但事后人都莫名其妙失踪了。

    女子忍不住胆寒,但也忍不住转着眸子得意地瞪了远处那些眼里冒火的年轻女孩一眼,随后垂眸看戚宸。

    这是个狂熬霸气的男人,像烈风,猜不透,抓不着。没有人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人能摸得透他。但他今晚点了自己,是天堂,是地狱,让她赌一赌。

    “当家的,这是跟谁打电话呢?”女子装出熟稔的语气。

    但令女子没想到的是,才刚说完话,戚宸的气场便变得暴躁,眉宇间全是暴戾之气。

    他在跟谁打电话,女子听不出来,场子里音乐响声震耳,戚宸的手机私密性又特别好,即便听不出里面是男是女,在说什么。

    听见的,只有戚宸。

    夏芍声音微凉,“既然你不说,那就不必你说了,我自有其他渠道能查到。但我告诉你,这件事,事关给我师父报仇的事。戚当家既然不想透露,我也不好强人所难。日后三合会祭祀、修坟、安宅、嫁娶、开市、吉凶、问卜诸事请不必找我,我心情永不好。”

    说完,夏芍便把电话挂了。

    迪厅里,吵闹的气氛,沙发区里却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

    最先感受到这股风暴气息的正是坐在戚宸腿上的女子,她眼神惊恐,再没有刚才想赌一把的心思。她僵直着背,丰腴的臀抬了抬,想起身,却又不敢。

    “滚!”戚宸怒喝一声,不待女子起身,便霍然站起,愤恨地走地两圈,回身便把手里的手机摔了!

    女子吓得跌倒在地,腿都发软,连站也站不起来,眼神发直地盯着地上的手机碎片。

    戚宸却一回头,扫向沙发里坐着的自己的下属。

    洪广嘴角抽了抽,韩飞笑眯眯看戏,两人怀里搂着的美人都僵成了漂亮的雕像。展若皓坐在一旁单独的沙发里,身旁空空。

    戚宸就看向展若皓,脸色发黑,想说话,喘了几口粗气都没开口。但他越是这样,韩飞脸上的笑容越大,几次三番笑出声来。

    要不就说大哥在女人这方面实在是太菜了!好好的展现男人大度的机会,硬是叫他把人给惹毛了。

    现在怎么样?惹毛了女人,难受的还不是男人?

    傻!

    韩飞心里如此评价,但他这次没说出来。他可不想再被发配到小岛上“度假”,他刚回来,还没休息够。

    戚宸横扫了韩飞一眼,脸色更黑,对着展若皓暴躁地吼,“把乃仑的电话发给那女人!”说完,他又想起什么,补充了一句,“别说是我让你发的!”

    “噗!”韩飞没忍住,再次笑喷。

    戚宸突然回身,一脚扫上沙发,直跺韩飞面门!韩飞反应也快,大力向后一倒,整条长沙发顿时向后翻倒!

    虽躲过了戚宸一脚,但沙发上的美人们遭了秧,纷纷惊呼一声,裙底春光大泄。而韩飞已经身手敏捷地翻身站起,利落潇洒。洪广也在戚宸回身的一霎就反应过来,从沙发上腾地起身,让到一边,也没事。

    展若皓坐在旁边沙发里,自然没被波及。他低着头发短信,连头也没抬。显然这种事,在三合会里司空见惯了。

    ……

    夏芍挂了电话之后,心情郁闷,寒着脸转身,看见徐天胤站在门口。

    “找乃仑?”他问。

    “嗯。”夏芍点头,“戚宸不肯说,师兄能查到么?”

    “帮你查。”徐天胤走过来,伸手拥住她,拍背。

    夏芍被他这哄人的动作惹笑了,这呆萌,总是这么治愈。

    只是,徐天胤没安抚夏芍一会儿,夏芍的手机便响了——短信的声音。

    号码是展若皓的,内容是乃仑的联系方式。

    夏芍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戚宸这人,她实在不知说什么好了。似乎能好好说话的时候,他从来都不好好说话,两个人从认识至今,就没气氛和谐过。

    夏芍盯着短信看了一会儿,最终决定还是给戚宸打个电话。

    上回舞会上,她说那番话不觉有错,只是确实太直了些。戚宸这样自尊心强的人,不快是难免的。今天也是,两人脾气都冲了些,既然如此,也不必说谁对谁错。夏芍向来不觉得自己小孩子心性,朋友对她的好她都记得,想想以戚宸的气性可能要气好几天,最终她还是决定给他打个电话。

    但电话拨通,那边却显示出关机来。

    啧!

    还是让他气着吧。

    夏芍郁闷地挂了电话,便拨通了乃仑的电话。

    乃仑那边自然不识夏芍的号码,电话打了三遍才接通,接起来的是名女人,说着缅甸话,夏芍虽听不懂,但她知道这一定是因为乃仑小心,此刻他一定在女人身旁。

    于是,她不管女人说什么,径直用中文道:“乃仑老大,还记得皇图娱乐场,你的救命恩人么?”

    电话那头,女人顿了顿,随即电话里便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乃仑的中文说得不是太好,磕磕巴巴,但显然可以交流,他顿时豪爽笑道:“原来是夏大师,怠慢了,怠慢了,哈哈!”

    夏芍也不跟他寒暄,开门见山,“乃仑老大好记性,既然没忘了我,那么一定不会忘你欠我个人情。现在,我有件事,正需要乃仑老大帮忙。”

    电话那头,乃仑明显知道夏芍是无事不登门,但他没接腔,只听夏芍说。

    “我有个仇敌,前些天逃到了泰国,我想让乃仑老大帮我在泰国放些口风出去。”夏芍把放出的消息内容一说。

    乃仑那边顿时哈哈笑了起来,“夏大师,什么人能从你手中受着伤逃走?高手啊!”

    这话听着是夸赞,其实是试探。乃仑此人看似豪爽,实则精明,他见识过夏芍神鬼莫测的身手,能从她手上逃出去的,那必然是高手。而且,玄门的敌人,那一定是奇门江湖的人。让他插手,得罪了这些人,他还有好下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四章 潜逃,计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四章 潜逃,计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