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风水选修课

    夏芍按理并不需要报风水的选修课程,这门课的教授是周秉严,多年没听老教授的课,夏芍还挺怀念,怎么也得捧捧场。

    京城大学报风水选修课的学生还真不少,夏芍一进教室,便愣了愣。

    几乎满座。

    夏芍一走进教室,里面的谈论笑声便霎时一静。这一静,异常明显,目光齐刷刷,夏芍淡定地寻了靠边占着的一排座位坐下。

    “还好我料事如神,知道这堂课要占座。”元泽一坐下就笑道。

    夏芍倒没想到,她知今天的课是大课,不分年级,不分院系,想听就可以来听。但没想到这么多人。

    夏芍身旁,朋友们都来了。周铭旭自不必说,今天是周教授的课,他一定会来听。而苗妍因自小有阴阳眼,对风水诸事笃信不疑,才来听课。元泽则全因夏芍是风水师,对这门课程感兴趣而来。

    唯独柳仙仙,理由很令人哭笑不得,“身边就有个神棍,干嘛不报神棍的课?老娘也听了几年神神叨叨的事了,现在有机会拿来混学分,不混?傻!”

    夏芍扶额,元泽一笑,“她这种想法的还真不少,所以风水选修课的人数才这么多。听说周教授的初衷是为了让年轻人多了解些国学文化,且风水诸事太过深奥,在考校方面并不会太难太严,因此这几年来听课的学生也就越来越多,其中不乏有为了混学分而来的。”

    夏芍转头,笑着看他,“你消息倒灵通啊。”

    这些事,她倒没太注意。

    “你以为,学生会是白进的?”元泽深笑,“好处就是人脉、消息。”

    夏芍一笑,说起学生会,华夏集团关于成为京城大学合作实习基地的事,正在商谈。舞会还没定下来是什么时候,这件事便传得全校皆知。搞得这几天,一些大四的比较活跃的学生在校园里遇到夏芍,已经开始向她毛遂自荐了。

    夏芍对此只能叹一声学生会动作够快。那张瑞看着是个聪明人,并没有因为她拒绝加入学生会而不快刁难。

    但张瑞没有刁难夏芍,不代表学生会的人都没有意见。人永远不会只有一类,有聪明的,当然也就有不聪明的。

    夏芍也没想到,周教授来了之后,并没有急着开讲,而是走上讲台,目光慈祥地看着偌大教室里的年轻学子们,笑了笑。

    “又是一年新生报到,看着每年都有新面孔加入,我很欣慰啊。”周秉严笑了笑,“每年有新生到来的一堂课,我总是要讲讲风水文化,从《周易》讲到现如今国内外易经的重视和研究,从而引起你们对这门课程的兴趣。不过,这些内容想必大三大四的同学们,都听得耳朵起茧了吧?”

    周秉严目光慈祥,语言不乏幽默,课堂上立刻有笑声传来。

    “那么,今年我们就来点不一样的。想必这样,更能引起你们对这门课程的兴趣。”周秉严说道。

    教室里,一听周教授的开场白,就知道今天或许会有些不同的高年级学子,眼神都亮了亮。有些课,每年都听一遍,是有些枯燥了。今年能有什么不一样的?

    “我有名学生,她跟着我读书很早。我退休的那几年曾经回老家,在老家教了几年书,收了名很特别的学生。我教她国学书法绘画,教她古董收藏,她算是我最小的一个门生,但于风水之道上,我不及她所学皮毛。”周秉严说着,课堂上学生们低声抽气。

    周老教授是国学泰斗,他自称连自己学生都不如?还不及皮毛?

    这太夸张了吧?

    学生们脸色古怪,谁这么好命,没读大学之前就成了周老教授的门生?可是,谁又这么古怪?去学风水?

    风水之事,虽然听了几年周老教授的课,教授也从科学的角度解释过。但有的学生还是觉得将信将疑,更别提有部分人,就是为了混学分而来,压根就不信。

    大三大四的学子都如此,更别提大一新来,听第一堂课的新生们。

    “她今年很巧地也考上了京城大学,今天就坐在在座的同学们身边。”不等学生们脸色古怪的神色漾开,周秉严便又抛出重磅炸弹。

    “哗!”地一声,学子们沸腾了!接着便是一阵转头,转身,到处看,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京城大学的新生!还是学风水的!

    学子们不是激动,是急切,急切地想看看这个奇葩是谁。

    没办法,这两个身份明显不搭调。京城大学代表着全国最优秀的学府,培养的现代科技型人才。而学风水的人是什么?路边算命的瞎子,农村给人看坟地的先生,或者是县城里开着起名算命馆混日子的所谓“大师”。

    尽管京城大学开了风水课,尽管教这门课的是享誉国内外的国学泰斗周老教授,但有些根深蒂固的观念,还是难以一朝一夕改变。

    周秉严叹了一声,他深知学生们的想法,这也是他最无奈的地方。这几年,为了能让大学学府开设风水选修课程,他熬干了心血,磨破了嘴皮子,磨弯了笔杆子,跟玄学研究会的学者们国内、国外演讲无数,论文无数,好不容易换来的。但是学生们还是带着儿戏的心态。

    难道,自家的传统文化,要在这年轻一代的手里断了脉?

    难道,易经如此群经之首,大道之源,国外学者研究着,国内学者鄙视着,要再一次被人嘲笑?

    这也是周秉严今天为什么在课堂上提起夏芍的原因,但他并不着急,而是再次扫了眼课堂,“我曾经跟你们推荐过《推背图》,有多少去看过的同学?”

    周秉严这么一问,还真有不少人举起了手,当初周教授推荐时,曾说得神乎其神,中华史上的预言奇书,两位预言大师李淳风和袁天罡对唐朝及以后朝代重要事件的预测,预言的都是国家兴亡的大事,无一不灵验。且与西方大名鼎鼎的预言家诺察丹玛斯所著的《诸世纪》不同的是,《推背图》中,连历史朝代的顺序都不曾打乱过!不可谓不神奇!

    当初,正因好奇这神奇,才有不少人去京城大学图书馆里找来看了。

    周秉严看了看,看过的学生竟有过半的人数,不由欣慰,笑着点头,“好。看过的同学应该知道,《推背图》乃是唐朝两位预言大师李淳风和袁天罡所著。这两位先哲想必同学们都不陌生,其中李淳风,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天文学家、历算学家,世界上第一位给风定级的人。他编著中国古代第一部星象巨著《乙巳占》,被誉为中国古代星象百科全书;他改进汉代天文浑仪,加黄道、赤道、白道三环,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天文观测仪器;他主持并注解的《周髀算经》和《古算十经》是世界上最早的数学教材,我国和周边等国一直沿用到近代。”

    学生们又“哗”地一声,叹服。

    “但很少有人知道,他著过《宅经》,被尊为风水宗师。他也著过《六壬阴阳经》,被称为六壬祖师,是著名的占卜学家。同时,他还著有《金锁流珠引》,是著名的符箓六甲典集,是道家名人。”

    “啊?”学生们啊了一声,觉得这跟刚才教授提起的他那学生似乎是一个感觉,明明是天文历算学家,有如此显著的科学著作,结果竟还同时是风水师。

    “这位先哲,曾被后人评价为‘古今知天文历数者第一人’。在他仙逝之后,其阴阳学方面的造诣却传有后人。经历一千多年,至今传一百零六代,门派总部安居香港,其门下弟子在香港、华尔街,以及东南亚国家享誉盛名。掌门祖师唐宗伯老先生更是在华人界受各界名流敬仰,德高望重。”

    学生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像越听越觉得,世上还有好多他们至今未曾接触过的一面。

    而且,有的学生面露疑惑,这些都是真的么?

    “这些都属实。我刚才跟同学们所提及的我的门生,她便是唐老先生的嫡传弟子,香港玄门第一百零六代传人。所以今天这堂课,有她在,我就不关公面前耍大刀了。呵呵,让她上来给你们讲讲吧。”周秉严说着,目光望向夏芍。

    教室里,学生们齐刷刷转头!随着周教授的目光,望向门边的位置。然后看见夏芍笑着慢悠悠站了起来。

    夏芍笑容有些发苦,她没想到今天周教授会把她拎出来,毕竟这是周教授的课。

    夏芍在身边一群损友看好戏的目光中赶鸭子上架离席,往讲台上走,教室里,气氛却瞬间爆了!

    “夏董?!”

    “假的吧?!”

    “天哪!”

    夏芍风水师的身份,在内地并没有大肆经媒体曝光过。她的这重身份只在上层圈子里被述职,京城大学的学生里虽不乏有背景的,但还是少数。且这些人,未必听父母说起过。

    夏芍一路被爆棚的气氛推向讲台,面对震惊的目光,她仍是淡定的,毕竟这种场面,常走了。

    “我是来听教授的课的,没想到会被推上来。教授,您老人家这是偷懒,这堂课上完,考虑去您老家里蹭饭。”夏芍抬头,对坐去听课席上的周教授玩笑道。

    周教授哭笑不得,“你就知道吃!这时候还刮蹭我,赶紧开始吧,想吃饭得先做事。”

    两人在学生们震惊的目光里,若无其事地对话,夏芍一笑,冲周教授点点头。

    她起初是很意外,但见这满课堂不可置信的目光,大抵也能猜出周教授的苦处和用意了。只怕,这风水选修课开是开了,学子们认可度并不高,大部分是冲着学分来的。这样一来,与周教授的初衷可谓相去甚远,所以他今天才把自己推上讲台。

    但也正因他知道大多数学生的想法,所以才在请她上台前说了那么多话,做了那么多铺垫。玄门祖师爷的生平被拿出来说了个遍,无非就是震一震学生们,等自己上台的时候,受的质疑能少些。

    夏芍笑了笑,周教授晚年的愿望,她若能帮忙实现些,总是不会推辞的。

    看来今天这堂课,要认真些。

    正这样想着,夏芍目光往课堂里扫了一眼,便听见一声吊儿郎当的笑,“我以为是谁啊,这不是夏董么?真叫人意外啊。”

    夏芍抬眸,学生们的目光也都跟着一转,正见大教室中间,视野位置最好的地方,一名长相中上的男生笑了笑,眉宇间尽是不屑。

    夏芍见这人有些眼熟,随后想起,似乎是学生会里的一位部长,那天随着张瑞来请她的其中一人。

    名叫……邓晨。

    邓晨身旁,两名身材高挑,打扮清纯的女孩子也陪着他一起笑。学生们一看是学生会就业规划部的部长,顿时失声。

    夏芍却轻轻挑眉,这明显是个要找茬的。

    “夏董真不愧是人才,京城大学新生代表,事业有成,还兼着风水师。呵呵,真是全面型人才啊!”邓晨这话绝不是褒奖,傻子也能听出讽刺来。说完这话,他又看向周教授,“教授,像夏董这样的人才,她演讲我们当然是愿意听的。您老直接拿出夏董的名头就好了,说什么古人啊,仅夏董的大名,就能吓死我们了。”

    周教授被当众挤兑,顿时皱起眉头。

    夏芍也敛眸,目光微冷,但她越是目光冷,越是笑了起来,“是么?我倒不觉得邓部长会吓死。我觉得,邓部长胆量很令人钦佩。”

    邓晨闻言愣了愣,他挤兑夏芍,而夏芍竟然夸奖他?

    愣过之后,他皱眉,总觉得这也不是夸奖,大多是明褒实贬。

    而夏芍一开口,课堂上气氛便静了下来,学生们的目光又重新看向夏芍。

    夏芍的目光却只在邓晨脸上,挑眉,笑问:“敢问邓部长,九岁时在做什么?”

    这话问得突然,且让人莫名其妙。邓晨莫名其妙地一愣,但见周围学子们目光都聚在他身上,受气氛所迫不得不开口回答,语气却不是很好,“九岁能干什么?小屁孩一个!”

    夏芍闻言,一笑,“李淳风九岁,博览群书,远赴南坨山静云观拜至元道长为师,学习阴阳学说。我不敢于祖师爷相提并论,九岁时拜师祖师爷像前,受风水一脉传承。”

    邓晨脸色一变!

    夏芍接着问:“敢问邓部长,十七岁时在做什么?”

    邓晨这回知道了夏芍的用意,脸色发黑,知道不能再胡乱答。他心里闷了一口气,想跳起来说老子十七岁的时候怎样怎样牛叉,但是一时就是编不出来,只得闷在那里。

    “十七岁,李淳风成为秦王李世民的谋士,官拜参军。我还是不敢跟祖师爷相提并论,但十七岁时,华夏集团初具规模,青省有名。”夏芍又是一笑,哼笑,“我大抵能猜出邓部长十七岁时在做什么,香车随便换,美女随便招,挥霍的是父辈的资产,仗着的是父辈的威望。敢问,邓部长个人,建功立业否?”

    学生们吸一口气,看看夏芍,再看看邓晨。

    邓晨脸色已经黑得锅底一样。没有什么事,比事实更打脸。

    “再敢问,邓部长二十岁时,在做什么?”夏芍三问。

    邓晨眼神一亮,二十岁!他加入学生会两年,虽然还不是部长,但是是干部!

    “李淳风二十岁,编撰大唐历法,授将仕郎,入太史局!我今年尚不足二十岁,华夏集团如何,不必多述。”夏芍不给邓晨说话机会,她说完了才问,“敢问邓部长,二十岁时功业如何?”

    邓晨哪还有脸说出来?

    夏芍却脸一沉,再无笑意,声音陡然升高,震得邓晨险些从椅子上跳起来,“李淳风二十五岁,著天文观测和历算的《法象志》!在朝为官四十八年,天文学家、地理学家、数学家、阴阳大家!听邓部长的口气,似看不起古人。敢问邓部长,是此时功绩比古人高?还是敢保证,等你去世的时候,能名垂史册千年,供后人敬仰?”

    教室里,静悄悄的,学生们大气不敢喘一声。

    夏芍冷笑,“古代先贤吓不死邓部长,我也没那本事吓死邓部长。人无知,则无畏。”

    邓晨喘着粗气,脸色黑一阵红一阵。

    “邓部长无知,在座这么多京城大学的学子们,是不会和你一样无知的。”夏芍目光从邓晨身上转开,扫一眼教室,“谁能告诉我,木星自转一次,是多少年?”

    满教室寂静,夏芍话题转换得之快,让很多人跟不上思维。

    但迫于她的气度威严,有学生举手答道:“二十年。”

    “土星呢?”

    “三十年!”又有学子答道。

    “土星、木星、水星的交汇周期是多少年?”

    “六十年!”

    “太阳系九星交汇是多少年?”

    “一百八十年!”

    学子们答得很顺溜,夏芍也点点头。

    “风水上,有一个很重要很基础的理论,叫做三元九运。一元六十年,刚好一甲子。三元便是一百八十年!太阳系星体运行规律与风水上的元运之说不谋而合。”

    学生们嗡地一声,眼睛瞪大,虽然很多人还不明白三元九运是怎么回事,但是听着似乎有科学上的道理。

    “大家知道十二生肖的由来么?”夏芍又问。

    很多人蹙眉,思索,摇头。太多的人考上京城大学,理论知识是不缺乏的,但至于这些,在学习之外,谁又会去了解?

    “木星绕太阳一周为十二年。古人发现木星对地球人类的影响很大,原来木星的体积和重量仅次于太阳。由此派生出十二生肖,所以木星又叫‘岁星’,风水上值年太岁由此而来。”

    教室里渐起恍然之声,原来是这样!

    “刚才所说的‘元运’,源于古代占星学家的观点。古占星学家认为,每二十年会有不同的星运,影响到人事运程。没有不变的风水,因为运程每二十年都在变!民间风水轮流转的典故,就是出自此处。”

    不少学子张着嘴,恍然之色都在脸上,也不由叹服。

    这些确实是课本上难以学到的,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

    “在座有多少建筑系的同窗?”夏芍扫向教室。

    学子们相互看看,有近半的人举了手。

    “学建筑的同窗,对最基本的风水理论,我认为是应该学习和掌握的。”夏芍微微一笑,问,“我问个问题,你们在设计一座建筑的时候,会不会为求形态新颖,而把一座建筑设计成四面缺角的形式?”

    学子们微怔,细思,许多人摇头。

    “从美学上看,四面缺角也不好看。”有人道。

    夏芍点头,“不仅不好看,缺西北角东北角不利男,缺东南角西南角不利女。风水上天圆地方,房子要四方俱全,才能安稳。”

    ------题外话------

    缺一千五,明早八点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七章 风水选修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七章 风水选修课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