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有权?我们也有!

    没有。

    夏芍冷笑一声。

    黄经理也冷笑一声,走上前两步,在夏芍身边压低声音,不乏警告,“苏小姐的背景,不是你能惹的。识趣的,就别多纠缠,不然谁都不会有好果子吃。你要还想在我们店里买车,店里给你优惠,要不想,那就赶紧离开,别惹事!”

    在京城这地方,只要提起背景两个字,普通老百姓都懂什么意思。那必然不是军就是政,特权阶级。

    普通老百姓遇上特权阶级,哪敢说理?聪明人一听这话就明白什么意思了,黄经理说完这话便放心转身,打算去给苏瑜办手续。

    “哦?她什么背景,我倒想听听。”夏芍的声音偏在这时于后头慢悠悠传来。

    黄经理霍地转身,两腿还维持着往前迈的姿势,上半身僵直地一扭,回头,紧紧盯着夏芍。不敢置信她居然如此不上道儿。

    苏瑜见黄经理三番两次要去办理手续被打断,脸色早就不耐,正要发作,听夏芍这么问,她脸上的不耐倒缓了缓,露出好笑的表情来。似乎不介意黄经理透露一二,也不介意欣赏对方听到后的表情。

    但黄经理还没开口,便有人从店门口走了进来。

    那人一进来,便问:“黄经理,我的车到了?”

    黄经理一愣,抬眼见门口走进来的是名军人,三十岁不到,少校军衔。个头只能算中等,长相也一般,但军装在身,看着走路都神气。

    黄经理拉长的脸立马开始往横向发展,堆满笑容迎了上去,“唉哟!崔营长!今晚店里真是不知道刮什么风了,苏小姐在,您也大驾光临。哈哈,我得去看看黄历,今儿真是好日子!”

    崔营长一听便望向里面,见到苏瑜后明显一愣,赶紧走了过去,笑容客气,语气熟稔,“苏小姐也在?那真是凑巧了。有段日子没见了,苏主任还好吧?”

    苏瑜对崔建豪的套近乎只是笑了笑,神态依旧高傲。其实两人还真挺熟,从小一个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只不过,崔建豪的父亲是总后勤部的,而她的父亲是集团军政治部副主任。两人父亲军衔相同,但苏家现在地位可比崔家高。

    崔建豪见苏瑜神态高傲,眼皮子一耷拉,眼下掠过阴霾。苏瑜这女人不就是王家内定的儿媳么?王卓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身上连点功名也没有!

    现在的王家已经不是以前的王家了,王老爷子过世后,王家只有二代在军委独撑大梁,三代不成器,要不然,以王家一线世家的地位,看得上苏家?但凡家里有好女儿的,谁愿意嫁王卓?

    王家现在是与苏家联姻,巩固军中地位,又联手姜系,往政界靠拢。这一系列的动作其实已经说明王家外表风光,内里大不如前了。苏家和王家联姻,不过是看上王老爷子在军中的威信,想给自家寻些利益,再往上爬一爬而已。

    哼!昔日一个军区大院里长大的,现在就看不上往日同僚了。

    崔建豪心里哼了哼,抬起眼来时却笑了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王家目前还是没人敢惹的,“咦,王少呢?”

    “卓少忙着呢,他国庆刚陪我去迪拜玩了一圈儿,公司事务堆了一堆。今年说要在商界大干一场,开家拍卖公司,现在正忙着呢。这不?我说要换辆车,以前的开烦了,他便让我先来挑了。”苏瑜边说边笑着往黄经理拿着的卡上看了一眼。崔建豪笑了笑,虽然心里看不起王卓经商,但脸上却不表露,而是往苏瑜身后的白色跑车一看,赞道:“好车!苏小姐眼光还是这么好。”

    “眼光好的不止是我。”苏瑜边哼笑一声,边瞥向夏芍。

    两人方才聊天的话,不是聋子都能听见。但凡京城的人,看见崔建豪身上这身军装,再听听两人的话,没有猜不出苏瑜身份的。

    夏芍自然听了出来。她在听见王少的时候挑了挑眉,在听见王卓要开拍卖公司的时候又挑了挑眉。随即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

    夏芍自知慈善拍卖会上得罪了王卓,所以她把跟王卓有关的人资料都让徐天胤找给她了,自然知道王卓有名未婚妻,姓苏,父亲是总后勤部军需部的。

    怪不得鼻子朝天,原来是王家人。

    苏瑜笑着瞥向夏芍,原以为能看见她后悔惊怕的表情,没想到却正撞见她勾起的唇角,深意的笑容。

    苏瑜不由一愣,崔建豪听出些不对劲来,便佯装关切地问道:“怎么了?黄经理,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没什么!不过是店里来了位难缠的客人,没带够钱还想跟苏小姐争这辆车而已。”

    崔建豪一听,好笑地噗了一声,“什么?”

    他不可思议地看向夏芍,这一眼,目露惊艳!但他随即便压住了,不管怎么样,苏家是不能得罪的,“这位小姐,倒是有勇气。在京城,跟苏小姐争车的,我还没见过。呵呵,不过,我劝你还是别争了,对你没什么好处。”

    “崔营长弄错了,我先看上的车,是苏小姐跟我争。”夏芍微笑不动。

    “你!”黄经理先气得直喘气。

    崔建豪挑眉,反倒越发有兴致。这女孩子,既然能看上这辆跑车,却没带够钱,想必家里也算富裕,许是中产家庭。

    中产家庭在京城,也不过是普通百姓。她倒是有气节。

    “这样吧,这位小姐给苏小姐道个歉,我取了车,带你去别处看看。看上哪辆,随便你挑,怎么样?”崔建豪问。

    黄经理讶然地看向崔建豪,又看向夏芍,心想这女孩子真是好命。

    苏瑜却一皱眉,冷哼了一声,“你倒是怜香惜玉!只可惜啊,人家有男朋友。”

    崔建豪一愣,苏瑜笑得看好戏一样,望向对面,眉梢眼角都是不屑的笑,“人家男朋友可体贴着,排队买点心呢。”

    崔建豪张了张嘴,也一脸好笑,“这样小店铺的点心,有什么好吃的。这位小姐要喜欢,给酒店打个电话,随传随到。”

    夏芍闻言垂眸,冷笑一声。这些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公子千金,哪知道外卖送来的,没有自己亲自排队买来的香?对她来说,男人给女人买辆车,不如为女人排队买一次点心。后者更情真意切,也是属于她和师兄之间的小温馨。

    这些人,哪里懂?

    见夏芍不说话,崔建豪以为夏芍有些难堪,便笑道:“好了,就这么定了吧!你给苏小姐道个歉,我给你买辆车。黄经理,去把我的车取了,这位小姐要跟我离开。”

    崔建豪话虽是笑着说的,却不容拒绝。

    夏芍闻言皱眉,这些京城的公子哥儿,怎么一个个都这个德行?

    “崔营长,我认识你么?”夏芍抬眸,脸色冷了下来。

    黄经理正点头哈腰转身要去取车,听见夏芍这句话,再也忍受不了了,“你不要不识抬举!再不走,就叫保安把你轰出去!”

    说话间,黄经理给早就注意这边情况的两名保安使了个眼色,保安当真走了过来。

    这时候,崔建豪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夏芍刚才的话,可谓一巴掌打在他脸上,一点颜面也不给。他今晚穿着军装来的,觉得普通人看见了,怎么也该畏怯些,而且他提出送她辆车,平时其她女孩子听见了,哪个不是眉开眼笑?偏偏她不识抬举!

    这女孩子,美是美,性情实在不讨喜。让她受点教训也好。

    所以,崔建豪看见两名保安不客气地上前架人,他并没有阻止,而是冷着脸旁观。

    然而,令人瞠目结舌的事在下一刻就发生了。

    两名保安一旁一个,要去架夏芍的胳膊,但手还没碰上她,确切的说,好像离她还有段距离呢,便不知为何忽然瞪大眼,随即两人便身子霍然一弓,炮弹似得向两旁弹射了出去!

    弹射出去的时候,两名保安双脚竟都离了地面,眨眼的工夫,只听“砰砰”两声巨响!店里看车的顾客惊呼,销售人员瞪大眼惊愣在当场,而两名保安各自砸去两边的新车上,落地之时,两人面朝下,显然晕了过去!而两辆新车的车身上,赫然惊现两道凹陷!

    车还没卖出去,便先经历了一场事故。

    店里死寂一片,顾客呆了,销售人员呆了,苏瑜和崔建豪也呆了。

    黄经理最先反应了过来,一跺脚,一声哀嚎——心疼他的车。

    那可都是新款车型啊!

    崔建豪在黄经理跺脚的时候才回过神来,他不知道刚才的事是怎么发生的,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场都亲眼目睹,如果不是店里灯光亮如白昼,保不准在场的人就以为见鬼了!

    崔建豪一脸见鬼的神色,许是受了太大的震惊,他大脑有些空白,在还没细想的时候,便身体快出大脑一步,一手抓向夏芍肩膀!

    他就不信,还邪了门了!

    这回,还真没邪门,崔建豪的手顺利接近夏芍,眼看就要一手按在她肩膀上。他眼神一喜,心里一哼!刚才的事,果然是错觉。

    但正是这一喜一哼的极短暂的一瞬,崔建豪看见夏芍眼皮子一垂,表情百无聊赖,往后悠闲一退。

    然后,他便飞了出去!

    崔建豪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觉得自己都快要碰到夏芍的肩膀了,然后便肚腹间骤然一痛!然后,他便也感受了身子向后飞起,炮弹般砸出去的飞行快感。

    这一瞬间,震惊盖过了痛觉,他在向后飞起的时候,震惊抬头,然后便恍惚看见夏芍叹了口气,抬眸瞧了他一眼,那一眼,充满怜悯。

    崔建豪飞出去的速度太快,他根本就无非确认这眼神是不是他的错觉。但他却实实在在看见了夏芍再抬眼之后,一名穿着黑色V领衣服的男人,挡在了她面前。

    这男人……什么时候来的?!

    这个震惊的想法还没在脑子里绕开,他便直砸出店门!砰地一声,路上行人惊呼、车辆紧急刹车、人群纷纷围过来,各种声音各种人在崔建豪眼前都是发黑的,他几乎背过气去。那一瞬间,人声在自己耳旁发飘,他的命,可能要废!

    这时候,店里还是死寂的。

    顾客眼瞪得圆,销售人员眼瞪得圆,苏瑜眼瞪得假睫毛都看得清清楚楚,黄经理的嘴,张成了O形。

    死寂的气氛里,徐天胤转身看向夏芍,冷厉的气息顿敛,问:“怎么了?”

    夏芍慢悠悠指后面的白色跑车,慢悠悠笑,“我看上了这款车,本想等你来付钱办手续的。结果半路有人看上了,黄经理发扬了趋炎附势见风使舵曲意逢迎如蚁附膻的最高境界,叫了保安来要轰我出去。”

    徐天胤气息顿时又冷,目光望向黄经理,黄经理和他的目光一对上,便一个哆嗦惊醒,跳着往后退,边退边伸出手来指着两人,“你你你你、你敢伤人!有有有有、有没有王法!报警!报警!”

    店里的其余保安反应过来,立马掏出手机来报警。

    夏芍笑着看向徐天胤,“他们要报警耶,我们是走,还是留?”

    “敢走!敢走!”黄经理气得跳脚,一蹦老高,呼喝保安,“给我把门堵了!我看谁敢走!告诉你们!店里有监控!跑不了!”

    夏芍转眸望黄经理一眼,目光依旧怜悯——留比走,你麻烦大。

    但她随即便垂了眸,百无聊赖——既然有监控,警察上门也是麻烦,那就留吧。在这儿解决,总比到了家还要被打扰好。

    “好香。”保安堵门的工夫,夏芍眼神一亮,低头望徐天胤手中的袋子。他提了两个袋子,猫耳朵和肉饼,都是新出锅,肉饼还热腾腾,香气诱人。

    徐天胤看也不看店里折腾的保安,只低头看了眼袋子,递给夏芍,“给,肉饼。”

    他心细,买点心的时候跟店家要了塑料手套,吃的时候不会把手指弄得油腻。夏芍戴上一只,捏了只一咬,顿时幸福地眯了眼,“好吃!怪不得师兄小时候喜欢。这家店不愧是老店,这么多人排队买还是有道理的。尝尝,是不是小时候的味道?”

    夏芍把咬过一口的肉饼递到徐天胤嘴边,他低头,咬了一口,然后点点头。

    其实,他不太记得小时候吃是什么味道了,不过她喜欢,他就觉得好吃。

    夏芍笑眯眯地又咬了一口,吃得欢快。

    车行门口,人群围着,里面保安堵着,顾客和销售人员嘴张着,看打人的一对情侣若无其事吃肉饼。

    黄经理一口血险些喷出来,觉得这两人是奇葩!奇葩!

    “我我我、我亲自报!亲自报!”黄经理一把抢过一名保安手里的手机来,重新拨了个电话号码,“高局长,我店里有闹事打人的,打了我两名保安,还打了崔营长!对,崔建豪崔营长,好,好,尽快!尽快!谢谢高局长!”

    放下电话,黄经理恶狠狠瞪一眼夏芍和徐天胤。

    苏瑜这时也反应了过来,她打了个电话给好友,称今晚有事不去聚会了。然后便又拨了个电话,“喂?刘叔叔,我这里遇到了点麻烦,在保时捷车行里,对。凭刘叔叔安排,谢谢刘叔叔。”

    黄经理在一旁听着,心中一喜,难不成是武警部队的刘司令?凭刘司令安排,那就是这样的事,刘司令肯定不会亲自来,但派一队武警来,也够这两个人受的了!

    这时候,店门口,崔建豪这才跌跌撞撞爬了起来。他毕竟是军人,抗打能力强,不像那两名保安一样晕了过去,但也在地上躺了十分钟!丢了人被围观了不说,起来的时候眼前还发黑,腰腹部针扎般疼。他拿手一摸,爆一句粗口!

    操!肋骨断了少说三根!

    崔建豪不可思议,他怎么说也是军人,竟能被人一脚从店里踹飞出来,还断了三根肋骨,险些没背过气去!他的理智告诉他,里面那人,身手这么好,肯定有点来头。但他现在实在理智不了,长这么大,从读书到参军任职,一切顺利,三十岁少校军衔,军中任营长,他也算是年轻有为。而且他父亲是总后勤部的,少将军衔,在京城少有人敢惹他。何曾像今晚这样丢过人?

    被人打,这还是第一次!

    崔建豪恼怒,但他这样肯定已无法进去跟人打架,于是他起身便也掏出电话,声音大得里面能听见,“喂?是我!妈的,叫人给打了!给我带队兄弟来!保时捷车行!给我快点!这是命令!”

    黄经理在里面听见,眼神又是一喜!

    公安,武警,军队!

    这俩人还跑得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快意地看向夏芍和徐天胤,一转头,眼神直了!

    夏芍惬意地正坐在她身后那辆白色跑车的车前盖上,画面是香车美女的,可惜美女表情是无聊的,手里是拿着猫耳朵的。

    她把猫耳朵送入嘴里,“喀嚓,喀嚓。”

    好脆!

    黄经理眼前又一黑,血压升高!他嘴唇哆嗦,手也哆嗦——气的!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但夏芍有话说,她抬眸看向徐天胤,无聊的语气,“他们叫了公安,武警,军队。公安也就算了,武警和军队这样出动,不属于违纪么?”

    徐天胤低头看她,递猫耳朵。还没回答,黄经理开口了。

    黄经理冷笑,“违纪?告诉你们!在京城,有权就是王法!谁也不敢管!”

    “哦。”夏芍点头,很受教,随后她看徐天胤,问,“那我们有权吗?”

    徐天胤望着她,简洁,“有。”

    夏芍不说话了。

    但黄经理愣了,苏瑜愣了,旁边的女销售人员愣了,店门口的保安和崔建豪离得远,没听见。

    随即黄经理又笑了。有权?京城有权的人多了,一板砖砸下来,砸中十个人,九个是当官的。端看谁权大了!

    这俩人,一个排队去买小铺子的点心,一个看跑车还问价。能有多大的权?有苏小姐崔营长人脉广吗?

    但他的嗤笑刚咧开,便僵住了。

    徐天胤拿出了电话,拨了个号码,声音冷,语气冷,听得人更冷,“军令。第六装甲师警卫连即刻出动,目标地点市中心保时捷车行,时间一小时。”

    夏芍微笑,喀嚓咬一口猫耳朵。

    苏瑜倒吸一口气!黄经理也瞪大了眼!

    警卫连!

    警卫连代表了什么,黄经理在京城混,不会不知道。警卫连是正军正师级单位的配备!平时用来保护指挥机关,战时可用来保护部队首长!

    黄经理一捂心口,觉得血压顶得头都要炸!

    首长?

    黄经理惊恐地盯着徐天胤,他现在已经无法猜测这男人的军衔职务,他脑子里嗡嗡一片,只记得他下命令的时候,提起装甲师。

    他知道,一个装甲师下辖两个坦克团、三个信息连、三个步兵战车团、两个师属火炮营、一个警卫连、两个装甲战车团、两个侦察连、两个后勤保障营、一个辎重营、一个情报连、两个轻步团,总兵力一万两三千人!

    老天!这男人是师长?家里也是有背景的?

    必然是有背景的!不然他不会敢跟苏瑜和崔建豪对着干。

    黄经理震惊地看向苏瑜,都是京城军区的,难道相互不认识?

    苏瑜真不认识,但她此刻捂住了嘴,描画精细的眼眸睁得不能再大,眼神频变!别人对军队里的事不了解,她是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她能不知道?第六装甲师是第三十八集团军的!之前没有注意,只觉得眼前这男人少见得孤冷帅气,但此刻想想——看他的年纪,看他的气质,看他调动的是警卫连……

    苏瑜心开始沉,“徐、徐将军?”

    徐天胤深邃冷厉的目光看了苏瑜一眼,苏瑜脸色刷白。

    而黄经理已经不会说话了,他木讷地盯着徐天胤,脑中最后一根弦崩断,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黄经理是真晕了,旁边的销售人员吓得啊地一声,门口的保安看见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没有人跟保安解释,所有人都处在震惊中。

    徐天胤给警卫连下达的命令是一小时内到达,以装甲师的师部驻地来说,这个时间要求也算很苛刻了。不过战时什么情况都可能遇到,夏芍相信,一个小时,警卫连一定会到。

    但警卫连还没到的时候,警察先到了。

    这些警察来得也不算快,他们虽然离得不远,但大抵是黄经理打的电话,这些人听说苏瑜有麻烦,为了表示重视,还整装来的。

    车没到,便听见警笛声,阵势造得很足,一会儿工夫,店门口停了七八辆警车。车上下来二三十人,为首的中年男人身穿局长官服,命人将人群隔开,背着手进来,一脸威严。

    “这是怎么回事?”高局长打着官腔,扫向店里。

    回答他的只有一屋子的死寂。

    没人说话,高局长露出奇怪的表情,再一扫店里,看见了苏瑜,立刻露出笑容,“苏小姐,有没有受到惊吓?”

    “没有。”苏瑜笑了笑,笑容很僵硬,很古怪。

    高局长觉得,苏小姐一定是受到了惊吓!瞧这吓得,花容失色了都!

    他眉头一皱,又扫一眼店里,这回觉得还是不对劲——没看见报案人!

    黄经理哪去了?

    黄经理被扶去一边躺着,还在昏死着。店里员工也感觉出事情不对劲来,不敢擅自出来回答,便大着胆子掐他的人中,生生把他掐醒了。

    黄经理一醒过来,就看见高局长站在店里,立马眼前又是一黑,这时,几个不明就里的保安上来指认,“就是他们两个!行凶打人!”

    高局长和身后一警察局的好手看过去,见一辆白色新款跑车上坐着名眉眼含笑的少女,这场面下,她竟气韵淡然,手里拿着猫耳朵,若无其事地吃。

    再看少女面前站着名男人,气息孤冷,狼一般危险。警察们都惊了惊,随即判断,这一定就是穷凶极恶的打人者了。

    “闹事行凶,影响恶劣!给我铐走!”高局长下令。

    “使不得!使不得!”黄经理眼前又一黑,顾不得头脑还发晕,蹦着高从地上爬起来,冲到高局长面前一个劲儿点头哈腰,脸色发苦,“使不得使不得!高局长,这、这都是误会!误会!不能铐啊!不能铐!”

    高局长一愣,随即看失心疯一样地看了眼黄经理,不悦,“黄经理,案可是你报的。你说你店里的保安被打了,崔营长被打了。咦,崔营长呢?”

    高局长四处看了看,没发现崔建豪。

    黄经理也往店门口看了看,崔建豪不在门口,不知道去哪里了。他现在哪还有心情管崔建豪?只是回头看看徐天胤,又看看高局长,表情苦得如丧考妣,“高局长,这是个误会!这位、这位是徐将军,刚才在店里,只是有点小误会而已。呵呵,不信、不信你问苏小姐。”

    黄经理这时候已经不得不把苏瑜推出去了,苏瑜的父亲是集团军政治部副主任,从级别上来讲,还是徐天胤高!

    苏瑜咬着唇,脸色很难看,但也不得不挤出笑来,“是。高局长,误会而已。这位是徐将军。”

    “徐、徐将军?”高局长噎住,身后一干警察全都怔愣住,“哪位徐将军?”

    黄经理都快哭了,还能有哪位?眼前这位,都把警卫连调来了!一会儿就到!你们这结了警磨磨蹭蹭半小时才到,人家估计都快到了。

    没人回答,高局长却慢慢脸色变了!

    “徐、徐司令?”

    徐天胤冷淡地点头。

    高局长身后一干警察开始翻白眼,觉得今晚捅娄子了!

    “哎呀!徐将军!幸会幸会!”高局长反应快,立刻变了脸,换上一副热诚的笑容,激动地与徐天胤握手,握手完一转头,变脸比翻书快,怒斥黄经理,“黄经理,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个交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九章 有权?我们也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九章 有权?我们也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