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江湖骗术,又见杜平

    出了算命馆,没走几步,一行人便停了下来。舒咣玒児

    柳仙仙心里藏不住话,“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俩是怎么让他算错了的?”

    夏芍眉开眼笑,“谁告诉你他算错了?他明明算对了。”

    元泽也笑容温煦,“他算对了啊,我心里想的就是田姓,那是我妈的姓。”

    “啊?”柳仙仙少有地出现了呆滞的表情,随即恨不得挠他们两个,“到底什么意思?”

    周铭旭在一旁听不下去了,干脆开了口,“意思不是很简单么?小芍和元少想的是母姓,那人算出来的就是母性。如果他俩老老实实想的是父姓,那人算出来的就会是父姓。假如他俩父姓母姓都不选,而是随便想了个姓,那人也能算出来。只要他们俩挑了卡片,再指了那张纸上的格子,那人就能知道他们两个心里想的是哪个姓氏。这其实就是个很简单的数学交集理论!”

    “数学理论?”柳仙仙翻白眼,好吧,她的数学都还给老师了。

    苗妍和连可可在旁边也是有些听不懂,但是想起刚才自己也想试试,却被周铭旭拦下来的事,苗妍忍不住问:“你知道那个人是骗人的?”

    “嘿嘿,知道。这种事,在我们老家,外头摆地摊算命的大多是这种把戏,见怪不怪了。”周铭旭虽然对上流社会的那些事不太懂,但是田间地头儿、走街串户的那些把戏,他门儿清!

    “其实,对方桌上铺着的纸上和卡片里,虽然都是百家姓,但每张卡片和每个格子里的姓氏,只有一个是重合的。”夏芍这时才笑着解释,“打个比方,卡片上写着的姓氏是‘赵钱孙李’,那人面前铺着的纸上,格子里肯定是‘李周吴郑’,我选了卡片,再指出了格子,二者之中只有‘李’姓是重合的,那人当然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姓氏。”

    柳仙仙、苗妍和连可可都瞪大眼。三人这才明白到底是怎样的理论。

    “天哪,那我不是被骗了?那人收了我一百块钱呢!”连可可家庭条件只能算一般,她考上京城大学,完全靠的是自己专业成绩优秀。家里供她读大学也不容易,她那天是跟着朋友,大家都交钱算,她也就掏了钱。开始觉得准,倒还没什么,现在知道是这样的把戏,顿时心疼起钱来,“那天我们七八个人,每个人都算了,这可一下就是七八百呢!果真是骗人的钱好赚!这人也太缺德了!”

    “吃一堑长一智吧。”夏芍看向连可可,这女孩子一看就很单纯,没有经历过社会的复杂,所以很容易被骗,“江湖骗术各种各样,告诉你一种,下回你可能遇上另一种。告诉你是怎样的骗术,不如你自己为自己把好关。再遇上这种事,你要尽量想想,那人算你的姓氏,算你有几个兄弟姐妹,就算准了,对你有什么帮助呢?不过说明他算得准而已。这样你就要掏钱?那我也能看出你是独生女,祖父母和父母都还健在,父亲有两个兄弟姐妹,并且跟你姑姑应该是龙凤姐弟,且目前正有男生在追求你,不止一个,你犯桃花。我说准了么?准了的话,你是不是考虑给我钱?”

    连可可眼睛再次瞪大,她她她、她怎么知道的?

    准了!准了!都准了!

    “对你没有帮助的事,即便对方说得再准,那又怎样?你怎么知道对方是不是事先盯上了你,打听清楚了你家里的情况,再来设套儿骗你的?”

    连可可咬着唇,觉得夏芍说得是挺有道理的……

    可是,她是怎么看出她家里的事来的?这些事,她跟室友都没说。风水选修课之后,学校里都传夏董是香港一位玄学泰斗的嫡传弟子,难不成她才是真的能掐会算的那个?

    “可是……”这时候苗妍小声开了口,“可是可可在车里不是说,那人还说她会破财吗?这也准了的……”

    “啊!”连可可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件事。

    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信不信,他今晚批我们会破财,有血光之灾,也会准?”夏芍笑着看朋友们一眼。

    “你的意思是?”柳仙仙皱眉,听出了夏芍话里有些深意。

    夏芍一笑,“饿了,吃饭去!”

    ……

    这条街上酒店、饭馆、迪厅、酒吧不少,京城的天气入了秋,晚上有些凉意,一行人便钻进了一家火锅店里,吃饭的时候,什么都没发生。等吃完结账出来的时候,有七八个男人从门口进来,也往火锅店里走。

    夏芍一行在门口遇上这些人,见这些人勾肩搭背,胡天海地的夸口,满嘴的荤话,便有意避让了下。

    但这些人往里走的时候,还是撞上了周铭旭。

    周铭旭还没说话,已经有人骂骂咧咧起来,“妈的!出门没带招子!你小子找揍是不是?”

    那人说话大着舌头,听着像是喝了酒发酒疯,但身上一点酒味儿也没有。而且正是晚饭时间,他们结伴来火锅店,饭还没吃呢,在哪儿喝的酒?

    周铭旭虽然平时憨厚,可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他顿时便皱起没来,“我让了道儿的,是你们先撞我的!”

    “嘿!瞧我这暴脾气!”说话那人一口京片子,“爷怎么听着,这是嫌爷出门没带招子呢?”

    “有日子没在这地界儿上见着跟爷耍横的了。怎么着,哥儿几个,耍两招给人瞧瞧?”旁边又有人吊儿郎当地道。

    又有人眼一瞥,看见夏芍和柳仙仙,“哟!美女!这俩妞儿正!”那人边说边笑了笑,去拍周铭旭的脸,“小子,艳福不浅啊!瞧你们俩,一个傻帽儿,一个小白脸儿,有四位美女陪着,玩左拥右抱啊?再瞧瞧咱哥儿几个,这么多人,身边一个美女没有,是说不过去。要不这样吧,叫这几位美女陪咱们哥儿几个喝几杯,喝尽兴了,今晚这顿胖揍就算免了,怎么样?”

    那人拍周铭旭的脸的动作很是侮辱,话更是侮辱,周铭旭脸色一沉,不待那人手拍上来,便忽然暴起,一拳挥了过去,“回家找你妈陪!”

    那一拳揍在那人脸上,那人头歪了下,蹭着他脸颊擦了过去,但拳风也带着那人一个踉跄,后面两个人赶紧扶住,旁边的人大怒,顿时围了上来!

    元泽脸色也很难看,向来温和的绅士的少年,今晚也动了真怒。见众人围攻上来,便把夏芍等人往后一推,自己冲了上去!

    两人打七八个,从火锅店门口打到街上,转眼引来了不少人探头出来看。

    苗妍和连可可急得团团转,俩人拿出手机来报警,夏芍和柳仙仙加入战局!加入前,夏芍甩了张名片给苗妍,“打这电话!”

    柳仙仙身手也是不错的,当初在青市一中的时候,见她在云海迪厅里露了一手,夏芍也有两年没见她出手了,这回两人并肩,一进去,势态就发生了逆转!

    这七八个人一看就是小混混,架没少打,出手都很狠辣。这些人本来就是找茬来的,周铭旭那一拳挥出去的时候,回敬的话也惹怒了这几个人,因此这些人下手豪不留情。

    周铭旭打架的功夫都是杜平给练出来的,小时候杜平喜欢打架,嫌他胖,经常揪着他折腾,惹毛了,他也打两下。身手谈不上好,但也不是不会打架。

    元泽也没专门学过,但他一直勤于锻炼,也并非绣花枕头,两人打七八个人,一开始对方并没讨到好处。

    周铭旭打架也憨,他认死理儿,周围那么多人他不揍,就揪着那个说要夏芍四人陪酒的那人揍,把人按倒,骑在身上猛揍,旁边谁揍他他都不理,只逮着那一个人。旁边的人拳脚加身,却不敢下狠手,就怕伤着底下的同伴。有两个人上前去拽周铭旭,想把他拽起来揍,元泽在旁边看见,一脚把人踹了!那几个人大怒,干脆也不管周铭旭了,顿时围上元泽,把气都往他身上撒。

    就在这时候,外围一阵惨嚎!

    那些围殴元泽的人霍地回头,见柳仙仙高跟鞋往一人脚上一跺,那人惨嚎的时候,被她扯着衣领一绕,绕了个晕晕乎乎,往人膝盖上一踹,那人顿时向后跌倒。跌倒之后恼怒要爬起,膝盖却传来剧痛,站都站不起来。

    而夏芍脸上带着冷笑,出手比起柳仙仙的狠辣,看起来有些慢慢悠悠。诡异的是,她往包围圈里来,人还没到跟前,人就飞了出去!

    转眼间,四五人便惨嚎着飞出去,元泽身边两个小混混看得都傻了眼。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对付两个少年都没那么困难,他们的人竟然被两名女孩子转眼解决了!

    正震惊着,见夏芍和柳仙仙已经到了眼前,那两人这才反应过来,相互看一眼,同时出拳!

    元泽却在后头忽然伸手,拽了两人的衣领把两人往一起狠狠一撞!那两人被撞了个七荤八素,晕晕乎乎之时也没看清楚是谁伸手过来,拧了他们的胳膊,往外一拍!两人就只是哇地一口,胃中酸水都呕了出来,感觉身子离地飞起,向后头一震,砰砰两声,砸到了地上!

    两人眼前发黑,险些没背过气去,只听跌倒的时候,后头一声惊呼,有人骂道:“哪条道儿上的,敢在吴爷的地盘上惹事儿!”

    夏芍和柳仙仙转身,见那两人跌到了火锅店旁边,一家迪厅门口。门口正有一名脸色一道刀疤的中年男人站着,身后跟着两个人,脸色不快。

    那名刀疤脸的中年男人一身西装,身形颇为魁梧,他负手而立,目光如炬,不怒自威。打眼一看,就知是练家子。

    男人此时也在盯着夏芍,他出来的时候正见夏芍把人给震到他脚下的情形,虽然只是一招,但他断定,那是内家功夫!

    这女孩子,是个高手!

    因此,他拦住了手下人,先开口询问对方是哪条道儿上的。

    夏芍一听此人姓吴,便挑了挑眉,笑着上前,问:“敢问这位吴老大,可是安亲会京城的堂主?”

    吴老大顿时一愣,将夏芍上下打量一眼,觉得眼熟!

    “玄门,夏芍。”夏芍微微一笑,报上家门。

    吴老大张了张嘴。

    正当此时,迪厅的门开了,几名穿着名牌的公子哥儿走了出来,为首的人笑着看向吴老大,问:“吴大哥,这是谁啊?在您老的地盘上闹事?”

    这时,地上被柳仙仙先踹了膝盖的那名小混混,挣扎着爬起来,一瘸一拐过来,哀嚎,“大哥,唉哟!您可要给小弟们做主,这俩娘们……”

    “啪!”话没说完,吴老大一怒,一巴掌扇了过去!

    吴老大上身很魁梧,一看就是硬气功方面的练家子,这一巴掌扇得那小混混牙掉了两颗,脸都歪了。吴老大身后跟着的那两人都愣了,不知道堂主怎么忽然打起自家兄弟来了。只见吴老大赶忙下了台阶,来到夏芍身边,笑起来脸上的刀疤可怖,但笑容很是客气,“夏小姐,没想到在这儿见到您。”

    吴老大伸着手,夏芍却没去接,而是抬着头,望向迪厅门口。

    门口出来的那些公子哥儿身后,站着一个人。

    杜平。

    夏芍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杜平,自从上回,她抽空去过他学校三次,每次都扑空。手机号码教给他舍友,让他见到后给她回电话。

    但是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收到他的电话。没想到,今晚会在这里再次偶遇。

    夏芍盯着杜平,后头把人打满脸血的周铭旭也摇摇晃晃站起来,青着脸望向杜平。杜平看见夏芍,头一低,目光一避。

    站在夏芍跟前的吴老大尴尬收回手,但并没生气,而是发现了夏芍的目光,转头看去,问:“怎么?这几位里有夏小姐的朋友?”

    那几名公子哥儿也发现了事情不同寻常,他们今晚是来迪厅玩乐,偶遇来这里的吴老大,于是便攀交情地上前打招呼,不想这时候听见外头有人打架,吴老大出去看,他们便也跟了出来。令他们惊讶的是,打了吴老大的人是两名女孩子也罢了,吴老大还对其中一人态度恭谦!

    恭谦?这词说出来都叫人想笑,京城黑道上头把交椅的狠角色,会待人谦恭?

    但很快,为首的那名年轻人的脸色就变了变,他盯着夏芍,越看越熟悉!

    “这位是……夏董?”

    这人还真认识夏芍,他父亲也是国内房地产商,国庆节的时候出席过华夏集团京城诸公司的开业礼,他在舞会上和父亲一起去的,虽然没跟夏芍说上话,但是见过她,因此今晚瞧着眼熟,再仔细看看,也就认了出来!

    旁边的几名公子哥儿听了,先是一愣,接着反应过来,都纷纷看向夏芍。

    夏芍却还是盯着杜平,见他一直低着头,便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这时,远处传来警笛声,几名在地上躺着爬不起来的小混混脸上露出慌张神色,纷纷看向吴老大和夏芍,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

    夏芍道:“吴老大,你这几个兄弟,我怀疑他们跟前头算命馆里的人串通一气,劫财伤人。今晚他们找我的茬,不介意我报警吧?”

    吴老大这才知道是夏芍报的警,但他能说什么?这位可是安亲会的贵客!当家的亲口嘱咐,若有人惹她不快,京城的帮会要帮衬着些。现在可倒好,没人惹她不快,反倒是帮里的人惹了她。

    其实这几个人也不能算是安亲会的,他们并没有正式入会,只是外围的小喽啰和打手,他们平时都干些什么,吴老大也有所耳闻,但是懒得管。他会管的,只有帮会人员,这些外围的,也懒得插手。

    怪只怪他们今天碰上了不该碰上的人,运气不好。

    “这些个人惹了夏小姐,任凭夏小姐处置。”吴老大笑道,地上那些倒着的小混混却是白了脸。

    他们今晚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难道不是常干的那种劫财的事吗?这种事都干了两三年了,一旦有人去算命馆里算命,黄四儿就会看看这人有钱没钱,瞧着有钱的,人走之后,他便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或偷或抢,把钱搞到手。这么一来,他们和黄四儿都有钱拿,黄四儿因为批人破财灵验,还得了个半仙儿的名声,生意越发好。他生意越好,上门算命的人越多,他们的目标也就越多。

    两三年来,他们合作,还真发了一笔小财。

    这些事,这几年他们都做顺手了,从来没出过差池,怎么今晚就踢到了铁板?

    这女孩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老大都不敢得罪她?

    这几个人还没想明白,便远远看见警察走了过来。

    “夏小姐,你让人报的警?”来的人正是周队长,当初华夏集团拍卖会上带走于老和谢长海的秦系人。

    “对。我今天和朋友来这边吃饭,路过一家算命馆,里面的店主批我有血光之灾,和这些小混混串谋,劫财伤人。他们打了我的朋友,我怀疑他们干这种事不是一回两回了,周队长带回去好好问问吧。”夏芍简短说明情况。

    周队长一看地上这些人,就知道肯定不是打了夏芍的朋友这么简单,她的朋友就那两名男生脸上有伤,但地上这些小混混更惨些,“好。但夏小姐和你的朋友,需要跟我回警局做笔录。”

    夏芍听了这话,却没立即应,而是把目光又望向了迪厅门口。杜平站在那里,目光依旧避着她。

    夏芍目光一冷,对周队长道:“周队长,一会儿我们自己去警局。现在我还有点事。”说完,她径直走向杜平。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五章 江湖骗术,又见杜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五章 江湖骗术,又见杜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