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为难与考验

    夏芍愣住。半晌,挑了挑眉。

    海若话已出口,但脸上仍有些难为情的神色,只是目光颇为坚执,“师叔,我知道这话突然,但小烨子的天赋您也看到了……以我的修为,可能不需要几年,就没什么可教他的了。这么个天赋不错的孩子,我实在不想让他蹉跎在我手上,趁着他年纪还小,我想……不如给他寻个能教他的好师父。自门派清理门户之后,仁字辈的弟子,也没几个修为特别高,能把小烨子带成才的。想来想去,就只有您和徐师叔了……徐师叔的性子,只怕不合适收徒。我就只能来求您了。”

    “我曾想过,让师父收下他。可您也知道,小烨子他师父和我都是师父的弟子,这孩子重情,当初我师兄失踪了以后,哪怕我们都知道他凶多吉少,这孩子还是不肯拜我为师。后来我说我跟师兄感情好,曾说过若有一天对方不在,要替对方照顾膝下弟子。这孩子以为这话真是他师父和我的约定,这才乖乖跟着我到了美国。可是,那时候他是不肯叫我师父的,后来我唬他,说是他不改口,我就不教他术法,日后他若遇着杀他师父的凶手,便无法报仇。这孩子在他师父的遗像前跪了三天,这才改口拜我为师。”

    海若叹了口气,看向夏芍,“如果他师父的仇是报了,可我这个师父还在世。若叫他改投他人,他是万万不会同意的。我还好些,至少和他师父是同辈,若叫他拜我师父为师,他跟他师父不就成了师兄弟?他定会说乱了辈分,死活不会同意的。”

    “那他若拜我为师,就不是乱了辈分?”夏芍闻言捧起茶杯来,微笑垂眸,轻啜一口。

    海若苦笑,“这自然也是乱辈分的。不过,我总觉得,若是您的话,或许有办法让他答应。我瞧着,这孩子跟您挺亲近……当然,我也是有私心的,跟着您,这孩子的前途才最好。”

    面对夏芍,海若总觉得实话实说才好。这是个聪慧通透的女孩子,她年近四十,在她面前,总觉得没什么年龄上的差别。

    这女孩子,知道她成就的人,都无法将她当成一名普通的十九岁少女。

    夏芍闻言,这才笑着抬眸看了海若一眼。海若目光诚恳,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却坚持地望着她,眼神恳求里带些忐忑。

    “温烨这小子我是挺喜欢,不过,这小子的倔强想必你也知道,他不会愿意的。”夏芍道。

    “我可以劝劝他。”

    “他的性子,你清楚。劝也无用。况且,收徒是大事,儿戏不得。”夏芍给出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海若怔了怔,她原以为,玄门这些弟子里,夏芍就对温烨有所不同,还以为她即便不一口答应,也会考虑考虑看看。可是此时听这话,似乎是有些为难。又或者,这是不太愿意的意思。

    海若不可避免地有些失望,但她也知道,自己今天此举确实唐突,于是再失望也歉意地笑了笑,“都怪我只为小烨子着想,到没考虑到师叔可能有些为难。不过,我还是想恳请师叔再考虑考虑。”

    海若说完,给夏芍躬身点了点头,这才起身告辞了。

    她走后,门一关上,夏芍便捧着杯,别有深意地一笑。

    ……

    温烨整整昏睡了五天才醒,这段时间,海若并没有把去找过夏芍想让她收徒的事往外说,夏芍也没有表示。

    温烨醒了的那天,唐宗伯、张中先和夏芍一起去他房间里看望,海若在一旁直看夏芍,夏芍却只当没发觉她的目光。

    温烨看见唐宗伯和张中先都来了,便起身要打招呼,被张中先给阻了,“行了,刚醒就别逞能了。你这小子,什么事都爱逞能,提升的事也是你说冲破就冲破的么?也不怕你这身筋骨废了!”

    张中先音量不小,看得海若在一旁想让他小点声又不敢,最终只好担忧地看温烨。温烨脸色还有点苍白,皱皱小眉头,道:“废了也比死人好。”

    张中先一窒,唐宗伯微叹,“好孩子!唉,好在都没事。躺着休息吧,两天后你覃师兄出殡,你再下床走动吧。”

    温烨听了一愣,虽说要他两天后再下床,他却当晚就起来了。这小子性子拗得很,不管海若怎么劝,他都坚持去灵堂。

    虽然张氏一脉的弟子跟原先的王氏一脉有仇,但清理门户之后,留下来的弟子都是自己人,这一年多同吃同住,都在老风水堂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怎么也有点同门情谊。

    温烨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灵堂布置在走廊尽头,晚上点着烛。男孩穿着身白色长袖戴帽的衣服,走在走廊上,步伐很轻,却莫名显得沉。他走进灵堂,灵堂里夏芍、鲁桦和衣妮都在。

    衣妮也没回学校上课,对她来说,都是她被抓走,玄门弟子去救,人才死的。她这几天身体好些之后,便天天在灵堂里守着,时间不比鲁桦短。

    温烨走进来,没跟三人打招呼,只自己取了香上了,然后便走到后头的一处白色蒲团上跪坐了下来。

    夏芍回头看了温烨一眼,见男孩踞膝而坐,把衣服后面的帽子往头上一戴,低着头看不清眉眼。

    眉眼虽然看不清,却能看见他踞膝的拳紧紧握着,微微发抖。

    灵堂里气氛寂静,蜡烛燃烧的噼啪声、微微动一下衣服的摩擦声,甚至连最轻微的呼吸声都听得见。夏芍看了温烨一眼便转过头去,只是她刚转头,便听见后头啪嗒一声。

    这声音很细微,混在烛火的声音里,鲁桦守着灵,都没听见。夏芍却是又把头转回去,看见男孩的头低着,紧握着的拳背上,昏黄里晶莹一点。

    夏芍起身,走了过去。男孩感觉到她过来,把头又低了低,这回更看不见脸。

    夏芍假装看不见他这难为情的样子,坐下后递去纸巾。男孩头也不抬,但夏芍还是能想象到他倔强的脸。果然,他抬起胳膊,拿袖子狠狠一擦。随后,他继续两手踞膝坐着,只是没坐一会儿,肩头颤动,啪嗒啪嗒又是两声。

    男孩拿袖子又是一擦!

    夏芍在一旁只看不语,半晌,果听他鼻音极重得道:“我师父,连灵堂都没摆……”

    这话声音不大,在空寂的灵堂里,却听得人心头发疼。

    夏芍垂眸,没说什么,不一会儿,起身离开。只是走出门口的时候微微颔首,淡淡一笑。

    ……

    阿覃出殡那天,弟子们穿白衣送行,按阿覃的八字选了京城方位最合他的殡仪馆,骨灰最终由鲁桦抱回来,在会所里,夏芍在骨灰前上了香,祖师爷画像前摆了祭祀三牲,杯酒茶水,一杯茶由鲁桦代为摆在夏芍面前,又给祖师爷上了香,这就算是举行了收徒的仪式。

    仪式上,玄门弟子们都在场,温烨得知这件事,没有什么反应。小家伙这几天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站在他师父海若身旁,低着头。

    仪式之后,唐宗伯表明回香港之后将阿覃的名字入册,再将骨灰寻处风水宝地安葬。在此之前,要准备给降头师们的超度诸事。

    给降头师们超度的法事,夏芍是不必参与的。玄门有这么多人在,必可操持,不必她费心。但夏芍这天却仍跟学校请了假,留在了会所里。

    作法在会所进行,弟子们都穿上了道袍,由唐宗伯主持。一大早的,弟子们来来往往,搬着降头师们的骨灰往法坛上走。

    温烨穿着身小道袍过来,他身体刚好,唐宗伯直到年前都不允许他妄动元气,原本这场超度的法事是不用他参加的。但夏芍却道:“这场法事,凡是参与斗法的弟子,都需参与。通密最后是小烨子打死的,他也不能例外。哪怕是不动真气,从旁帮帮忙,也是要的。”

    这话让唐宗伯都愣了愣,弟子们都露出不解的神色。

    通密最后是被温烨打死的不错,可哪怕他不出手,通密最后也活不了!而且,通密临死的时候,连温烨师父的尸骨在哪里都没说,这种时候任谁心里都会有怨。师叔祖竟然让温烨参与超度的事?

    这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

    张中先和丘启强、赵固等人都看向夏芍。

    但夏芍却一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的样子,转身出了去。

    在早晨准备法事的时候,不少弟子从夏芍身旁走过,都忍不住偷偷拿眼角瞥她。夏芍在弟子们中的威严不是一日两日了,尤其她前几天才打败了通密,弟子们对她正崇拜,今天她来这么一句,大家心里虽然有点打鼓,但却不敢多言。

    来来去去的人里,看夏芍最多的便是海若。

    海若都张着嘴,一边忧心地看了温烨一眼,一边看夏芍。这几天,她几次想问问夏芍对收温烨为徒的事什么答复,她都只是笑而不语。夏芍这几天态度不明,海若虽然希望她答应,但也知道这事没有强迫的道理,但她只是想知道个答复,奈何她连答复都没有。

    夏芍像是没看见海若,目光在法坛周围一落,看见几名弟子去搬法器,有的弟子负责去搬降头师的骨灰。人人看见那些骨灰都露出嫌恶的神色,通密的骨灰更是没人愿意碰,恨不得吐两口口水在上头。

    “别耽误了时辰,动作麻利点。那些骨灰赶紧搬过去。”夏芍在一旁吩咐,转眼看见温烨拿着些纸符过来,便道,“去帮你师兄们把骨灰搬过来。”

    温烨一愣,弟子们都愣住。

    这时候,因嫌恶通密,弟子们都离他的骨灰远远的,只有通密的骨灰前露出空位来。

    弟子们睁着眼,看看温烨,周齐在一旁道:“我们搬!马上搬!”说完,他就往通密骨灰那处走,但脚刚一抬起来,夏芍便望向温烨。

    “看把你周师兄忙的,还不去帮忙?”

    周齐一个踉跄,张着嘴回头,弟子们也都张了张嘴,这回看向夏芍。

    师叔祖不知道温烨跟通密有多大的仇么?让他去搬通密的骨灰?没有人相信夏芍会忘了这回事,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在为难温烨。

    从让他参与法事起到此刻,再不解的弟子也看了出来。可这让弟子们很不解,这两人平时不是常斗嘴,关系很好么?

    这是怎么了?

    “师叔祖……”周齐性子急,当即便要开口问。这两天大家都在守灵和忙活一些杂事,是不是温烨做了什么得罪师叔祖的事,而他们不知道?

    若是有,求个情也好。毕竟温烨才十三岁,年纪不大,脾气是臭了些,但师叔祖犯不着跟他置气不是?

    夏芍却抬手阻了周齐,看向温烨。

    温烨低着头,握着拳头。他不看夏芍,目光只死死盯着通密的骨灰,死静的气氛里,能听见他牙齿咬得咯咯响。

    弟子们心里着急,但对夏芍的威严心有畏惧,虽觉得夏芍过分了些,但却不敢言,只能去看温烨。

    温烨的脾气,众人都是知道的。平时就属这小子最臭屁最毒舌,跟师叔祖他也一样吵嘴。此刻让他去搬通密的骨灰,他怎么肯?一气之下怕不转身就走?

    温烨还没转身就走,周齐不顾夏芍的阻止暗示,转身就冲着通密的骨灰去了。

    在他看来,师叔祖也不过十九岁,可能不知是什么时候跟温师弟斗嘴,结果大小姐脾气犯了,跟个孩子较上劲了。他去把那骨灰搬了,事后再去跟师叔祖道个歉就好了。

    但周齐的步子刚动起来,温烨便忽然抬起脚来。

    小子的脚伸出来,周齐正大步往骨灰台上走,一个不留神,噗通一声摔倒!

    这一摔,弟子们眼都直了。却见温烨寒着脸,周身都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气势,大步迈过周齐,自己往通密的骨灰前去,众目睽睽之下抱起,转身,走向法坛。

    “砰”一声,小子态度绝对不好,但却把通密的骨灰重重放在了法坛上。

    有人在远处舒了口气——海若。

    她还以为,以温烨的脾气,他会把骨灰给摔了,没想到他竟送去了法坛上。

    海若目光复杂地看向夏芍,见夏芍的唇角,轻轻淡淡地扬了起来。

    ------题外话------

    坑爹的打雷!来南方没多久,居然天天下雨,而且每天还是定点定时……好神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六章 为难与考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六章 为难与考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