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斩桃花,收徒

    夏芍要收温烨为徒,事情一大早便震动了会所,连唐宗伯和张中先都被震动了。

    海若私下里请夏芍收温烨为徒,这件事因夏芍态度不明,她便并未对外张扬。温烨这小子也一个样,昨晚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连饭都没吃。今早一起来便直冲夏芍的房间,一声大吼,全世界都静默了……

    除了海若得到消息时露出欣喜的神色,其余人都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华苑私人会所的茶室里,唐宗伯坐在上首,张中先背着手站在一旁,弟子们两旁聚着,中间站在夏芍和温烨。

    夏芍含笑站着,气韵悠然,这气氛仿佛不关她的事。

    温烨站在她身旁,大声道:“掌门祖师,师公,师父,我要拜师叔祖为师!”

    众人默然,看温烨拳头握着,嘴瘪着,目光凶恶,不像是请求,而像是在宣布决定似的,便不由瞪直了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师叔祖的意思,还是温烨的意思?

    如果是前者,那是喜事。如果是后者,那可有点抛师弃祖的意思。虽然,弟子们都不太相信温烨是这种人。

    海若见这气氛,担心温烨受责难,便赶紧上前道:“掌门祖师,师父,这事起初是我的意思,是我私下里寻了师叔祖,请她收小烨子为徒的。”

    海若将事情经过一说,众人一听,这才知道竟然是一周以前的事了。

    唐宗伯喝着茶看一眼夏芍,轻斥,“你这丫头,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跟师父说一声!”

    夏芍笑眯眯,“跟您老说了,您大抵也要呵呵一笑,说这是我徒弟,让我自己挑。然后您老便在一旁喝茶纳凉看戏。既然如此,才不叫您提早知道,免得笑话我。”

    师徒两人相处多年,夏芍自然知道师父的性子。若叫他知道了,她考验温烨的时候,他大抵要抚着须从旁笑着看热闹,事后再点评一番,然后再调侃她一句:丫头出师了,都会考验弟子了之类。

    她才不要惹这调侃。

    唐宗伯被堵得险些被茶水呛着,看着夏芍吹胡子瞪眼。他原来就奇怪,作法的时候这丫头为什么为难温烨,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你想拜你师叔祖为师?我这个老头子能问问为什么吗?”瞪夏芍,夏芍笑着不理,唐宗伯只好端起威严的姿态来看向温烨。

    温烨这孩子,他看着是不错的,重情重义。小小年纪,为了他师父的事没少伤神。这小子既然敢不顾同门误会说要拜师,想必是想明白了。况且,夏芍看样子是同意,也就是说她的考验,这小子通过了。

    但即使是这样,唐宗伯身为掌门祖师,自然要问问。

    “师叔祖说,玄门弟子重孝道,重情义还不够,更要有担当。我要跟师叔祖学本事,以后,我师父、覃师兄的事,不会再发生。谁再欺我同门,我揍!欺我师父,我揍扁!”温烨腰板挺直,声音干脆,目光亮得叫人眼都虚了虚。

    茶室里静了静。

    弟子们目光震动,海若则眼圈都微微发红,神色感动,却又禁不住欣慰。

    唐宗伯和张中先都震了震,十三岁的孩子,这番宣言和决心,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人还能强求什么呢?

    “好孩子!”唐宗伯感慨地一叹,转头问张中先,“张师弟,这是你这一脉的孩子,你的意思呢?”

    “我什么意思?哼!”张中先哼了哼,不看温烨,反倒看向夏芍,“这丫头撬我这一脉的墙角,我得找她好好要个说法!”

    海若一愣,苦笑一声。

    夏芍倒淡定,慢悠悠一笑,“哦?您老打算怎么要我怎么给您个说法?”

    张中先眼一瞪,义正言辞,“我这一脉膝下就这么个孩子,你给我撬去了,你替他给我端茶倒水、捏肩锤腿?”

    “我给您老人家端茶倒水、捏肩锤腿,您老人家就同意小烨子拜我为师?”夏芍笑眯眯看向张中先。

    张中先性子直,哪听得出来夏芍话里的弯弯绕绕?唐宗伯端着茶杯,颇有深意地一笑。奈何张中先没看到,当即便笑着哼了哼,“你当真能给我老人家端茶倒水、捏肩锤腿?要能坚持到我回香港,我就考虑考虑这事。”

    “咳!”唐宗伯闻言果然笑着咳了一声,叹了口气看向张中先,笑道,“张师弟,区区几天端茶倒水,你就把小烨子给人了?”

    张中先一愣,这才发现被耍了!

    他口口声声称温烨是他这一脉的弟子,结果为了这么点好处就把这小子给卖了,这不明显说明他这个师公也不怎么看重温烨,这小子跟着他还不如跟着夏芍么?

    本来是怪这些人一个个都跟他先斩后奏,想着趁这机会为难为难夏芍,哪知道才几句话,就被这丫头给下了套!

    见弟子们在两旁低着头偷偷笑,张中先老脸挂不住,跺了跺脚,背着手走了。

    人是走了,但事情却是就这么定了下来。

    夏芍收徒是大事,自然要好好准备。但眼下正在作法超度,唐宗伯决定打电话回香港,让在香港的弟子们都过来观礼。但这事并不急于这一两天,等作法的事结束之后再操办不迟。

    这段时间,唐宗伯仍带着弟子们在会所主持超度事宜,夏芍则回学校上课、回公司处理事务。

    日子对她来说,又回到了正轨。

    夏芍这回请假了半个月,学校对她请假的事已经见怪不怪了。她从开学起,上课的时间和请假的时间几乎对等。这半个月,元泽、柳仙仙、苗妍和周铭旭都以为夏芍是公司事忙,抽不开身,得知她回校上课以后,自然是第一时间找她相聚。

    但等来夏芍的时候,却发现她身边还有个人。

    女孩子身材娇小玲珑,眉毛英气,眼神锋利,看人像是在戳人,极有力度,和她可爱的脸蛋儿反差极大。

    “介绍下,新认识的朋友,生物系的,跟我们同年,衣妮。”京城大学校园里的特色川菜馆前,夏芍笑着向朋友们介绍衣妮。

    衣妮在班里人缘不算好,很多男生喜欢她的外形,但却畏于她的脾气。同班女生更是觉得她整天一副跟人有仇的样子,让人很不爽。

    莫说开学两个多月,衣妮从寨子里出来,这些年自己一人过活,对人总有一份警惕心,从来都是独行侠。

    朋友这个词,即便是在寨子里的时候,她也没有体会过。那时候,她有的只是同门姐妹,因她是黑蛊王的女儿,同门姐妹对她向来多份敬重。虽然同龄,却没有体会过友情。

    因此,当夏芍向朋友们介绍她是她新识的朋友时,衣妮顿时便怔住。以至于元泽等人跟她打招呼,她都没听见。

    元泽愣了愣,笑着收回手,笑容依旧和煦,看着并不尴尬。他只是挑眉看向夏芍,用眼神询问她。

    但柳仙仙没这么好的涵养,见衣妮发愣,抬手便往她脑门上弹了一记,笑着挤兑夏芍,“请了半个月的假,你是泡妞去了吧?哪儿泡回来的妞儿,傻愣愣的。”

    衣妮正愣神,柳仙仙一指弹过来,眼看那修剪得漂亮的指甲就要触上她额头,衣妮霍然回神,动作敏捷如小兽,飞快往后一退!抬眼,目光锋利如刀。

    元泽、柳仙仙、苗妍和周铭旭都愣了愣,尤其是柳仙仙,她低头看了自己的手指一眼,顿时乐了,又看夏芍,“行啊,你交朋友,净交些会身手的。是不是看你表妹不在,那个男人婆又回香港了,没人陪我练练,故意找了个妞儿回来跟我干架?先说好,老娘不是那么粗鲁的人。”

    夏芍对柳仙仙的自恋习惯了,只扶了扶额,便道:“我看起来,对你有那么好吗?”说完,她便回身对衣妮道:“别理她,这人最自恋,最疯的就是她。不爱理可以不理。”

    柳仙仙顿时柳眉倒竖,“谁自恋?谁疯?夏芍你给老娘说清楚!”

    夏芍却懒得理她,招呼了衣妮,便和元泽等人一起进了川菜馆。

    京城大学里这家川菜馆的师傅手艺很不错,很受学生们的青睐,一到了饭时,上下两层都是满座,天天座无虚席,想要三楼的包间都得提前订。

    元泽昨天便听说夏芍要回学校,因此用了点学生会的人脉,订下了一间包间。

    六人去往三楼,一路收获目光无数。现在在京城大学里,别说没人不认识夏芍,就连元泽也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

    元泽是青省省委书记之子,开学时候的新生代表之一,刚入学就受邀请加入学生会。明明是大一新生,却人缘极好,短短两个月,就让他混了个监察部副部长的位子。这在京城大学学生会的历史上也是很少见的,因此元泽这段日子在校园里也算一炮而红,可谓风云人物。

    当然,这个风云人物除了深厚的家庭背景、令人艳羡的个人能力之外,在女生堆里还有着超高的人气。

    也正因这超高的人气,让经常跟元泽在一起出入的柳仙仙和苗妍也很受人注意,但苗妍外表看着普通些,柳仙仙却是舞蹈系的系花,因此学校里这段时间便开始有传言,说两人是男女朋友,正在交往。

    这让柳仙仙很是提高了一把知名度,也受了不少女生的冷嘲热讽、明里暗里的挑衅。

    今天也不例外。

    六人一行刚走进川菜馆里,便有诸多目光投来,看夏芍的,看元泽的,看柳仙仙的,光看还不算,外加指指点点。夏芍耳力好,一路往楼上去,却把一些话听在了耳朵里,目光在微笑不语的元泽和眉眼飞扬的柳仙仙脸上掠过,尤其在元泽那桃花成堆的脸上一落,抿嘴一笑。

    到了三楼,六人刚想进包间,便在门口听见后头有人惊喜道:“夏董?”

    夏芍步子一顿,回身一看,竟是学生会长张瑞一行人,几人正巧坐在元泽订的包间对面,应是刚坐下,门还没关。

    夏芍回身的时候,张瑞已经带着人站起身走了过来,伸手笑道:“没想到在这儿碰见夏董,真是巧。”

    夏芍笑着跟张瑞握手寒暄过,见他身后的人都是她认识的,国际交流部长汪冬,实践部长姜正文,就业规划部长邓晨,还有个宣传部长王梓菡。

    邓晨看见夏芍,脸色不太好看。他上回在风水选修课上被夏芍一通冷嘲热讽,结果那之后京城大学里就兴起了去听风水选修课的热潮,别说每次去听课了,现在就算他走在校园里,都感觉背后有人指指点点,他交往的圈子里人也没少拿这事揶揄他,害得他颜面扫地。今天看见夏芍,他脸色能好就怪了!

    但是心情再不好,邓晨也没敢找夏芍的茬。这女孩子很有辩才,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而且今天张瑞在,他看起来对夏芍有些欣赏,而且因为和华夏集团签约就业实习合同的事,张瑞听说了风水课上的事,还把他给训斥了一顿,让他在学生会的会议上做了检讨。

    除了邓晨脸色不好看,其他人都还好。汪冬长相其貌不扬,但性情沉稳,与夏芍握手点头,便算作罢。

    姜正文却笑了笑,扬起他那一脸自以为迷人的笑容道:“听说夏董刚回校,要我说,公司的事再忙,也要注意休息。徐将军怎么舍得让夏董这么忙。”

    夏芍淡淡一笑,并未多言。姜正文是姜家的人,她到现在还没见过姜正文的哥哥——传闻京城四少之一的姜正祈,但就姜正文来说,完全就是个纨绔。在夏芍看来,此人跟同样有纨绔名声的王卓都不能比。

    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夏芍的冷淡姜正文并没有介意,往他身上贴的女人多了,对他不怎么搭理的人,他就只见过两人。一个是夏芍,一个是王梓菡。

    王梓菡是最后跟夏芍打招呼的,她笑容端庄,举止得体,夏芍拒绝了去王家用餐,她看起来一点也没有不满,“夏董,我们已经接到华夏集团的合同,昨天学生会还开会商量,想把舞会定在圣诞节那晚,你看呢?”

    “我没意见。学生会安排就好。”夏芍点头道。

    “那就这么定了!日子定下来,很多节目学生会也好安排。”张瑞从旁展颜喜道。

    夏芍点点头,又与几人寒暄了几句,这才提出要和朋友们去吃饭了。张瑞自然放行,看着夏芍进了对面包间,一行人这才回去自己的包间里坐下,点菜吃饭。

    转身回去的时候,王梓菡走在最前头,谁也没看见,她转身的时候脸色一淡,垂下的眸底,莫名的光芒一闪。

    ……

    那边,张瑞等人点菜吃饭。这边,夏芍和朋友们也在点菜吃饭。

    今天有新朋友,为了庆祝,大家叫了啤酒来。夏芍向来不喝太多酒,今天却是第一个举杯,只是目光看向元泽和柳仙仙,笑道:“为我今天听见的八卦,干杯。”

    元泽和柳仙仙都是一愣,接着,两人反应激烈。

    “你怎么也听起这些八卦来了?别听他们胡乱编派。”元泽脸上还维持着和煦的笑容,只是眉宇轻锁。

    “你信了那些八卦?”柳仙仙也夸张地看向夏芍,一指元泽,翻了个白眼。她早就知道元泽对夏芍的好感,她怎么可能看上元泽?“老娘要真看上他还用等现在才传绯闻?高中的时候就传了好不好!再说了,就他这家世背景,白送老娘都不要!”

    柳仙仙的身世,夏芍至今不太清楚。她只知道她是私生女,母亲已经去世。这么多年,她从未提过她父亲,也没见她跟家里联系。当年在青省,过年过节的时候,她都是去胡嘉怡家里。

    以柳仙仙的性情和身世,确实不太适合嫁入官门家庭。而且她自己似乎也清楚,只是提到元泽的家世背景的时候,柳仙仙的神态明显轻嘲。

    她跟元泽认识这么久,必然不是嘲讽他。那么,她嘲讽的是?

    夏芍轻轻挑眉,柳仙仙却又恢复正常神态,笑看元泽一眼,“而且这小子实在太坏了!你别以为咱们元少多纯洁,最坏的就是他!有这等谣言,身为男人,他也不澄清。摆明了让学校里那些女人以为他名草有主,让老娘帮他挡挡往他身上扑的狂蜂浪蝶。他倒是清净了,我这儿快成战场了!”

    元泽闻言,转头看柳仙仙,表情竟有些郁闷,“柳大小姐,我就是想澄清,也没人信我好么?去找你茬的人,你都很有战斗力地PK回去了。我澄清,谁信我?”

    柳仙仙一噎,顿时瞪眼,“哦,那些人找茬都找到我面前来了,难不成我能不吭声给她们欺负?老娘是那种人吗?找上门来找骂,我当然要让她们知道知道老娘的厉害!”

    元泽苦笑,看向夏芍,摊手,“谣言就是这么产生的。”

    夏芍听了,也摇头笑了笑。其实她从面相上就能看出来,元泽和柳仙仙压根就没有红鸾星动的迹象,之所以提这事,不过是打趣打趣好友。

    不过一听两人的说法,这事还真是挺郁闷。柳仙仙的性子,别人找上门来,她不可能白白受欺负,但是此举在外人眼里看来,简直就像是在维护她正牌女友的地位。因此,元泽想澄清,却苦于没人相信。

    以至于现在谣言愈演愈烈,两人在京城大学的学生眼里,俨然就是一对儿。

    夏芍也苦笑着摇摇头,她是希望朋友们幸福的。尽管她也知道元泽的少年心思,但谁没有个年少懵懂的时候?她已找到自己的爱情,也希望朋友们能找到。若柳仙仙和元泽是两情相悦的,她自然支持,只是看这情况,两人都没这意思,那这谣言还真是让人头疼。

    “你要是想斩那些骚扰你的桃花,我有办法。需要么?”夏芍看向元泽。

    “求之不得。”元泽苦笑。

    “按你的生肖,桃花在子,五行属水。烂桃花在卯和午,五行分别属木和火。看看你宿舍的床位,不要睡在正南或正东。若是恰巧睡在此,要么换床位,要么尽量睡觉时脚不要朝正南或正东。平时少穿红、青、绿这三种与烂桃花五行相合的颜色的衣服。宿舍正南和正东方位少放植物,尤其是水生的,更别放鱼缸。”夏芍提醒了元泽几句。

    斩桃花最常见的方法就是根据生肖,生肖不同,正桃花和烂桃花的方位不同,根据这些方位进行调整,就能有效地遏制桃花。

    据说,人青春萌动的时候,荷尔蒙分泌与平时不同,气场和感官都会变得敏感。这个时候,很容易会被相合的气场吸引。只是注意穿衣的颜色,听起来有些神奇,其实色彩在心理学上的作用早已被证实。而夏芍提醒元泽宿舍里一些摆放东西的注意事项,也是在教他调整宿舍里的气场。这对他必然有帮助。

    但其,调整人周身的气场,佩戴用元气所画的符最有效。但夏芍却没提这个方法,而只是选了最常见的方法。毕竟用符来调整气场,可能会伤害到正桃花,如果元泽遇到真命天女,她可不想坏了他的姻缘。

    元泽听了笑着点点头,明显舒了口气。

    这话题一过,菜便上来了。

    吃饭的时候,柳仙仙八卦的毛病又犯了,开始打听衣妮的来路。衣妮只吃饭,不理她。柳仙仙瞪直了眼,她的八卦功夫只在两个人身上失效过。

    一个是徐天胤,一个就是衣妮。

    徐天胤当初都给面子地回答了几句,衣妮居然一句也不回。

    这很伤害柳仙仙的自信心,她提着啤酒瓶子起来,大有衣妮不回答就要干架的驱使。

    衣妮转头,用只有夏芍能听见的声音道:“你朋友好吵,我可以给她下蛊吗?”

    夏芍吃饭,眼也不抬,“不可以。”

    下蛊被否决,衣妮摆拖不了柳仙仙不住下战帖,最终拍案而起!

    苗妍吓了一跳,以为两人要打起来,没想到两人提着啤酒,就开始拼了起来。拼完了还不算,又开始拼吃辣。

    夏芍偶尔抬眸,看看两人辣得满头大汗,嘴唇脸颊都跟被开水烫过似的,便微微一笑——嗯,这个比拼的办法好。辣得说话都不利索,也就不吵了。

    看来,以后川菜馆要常来。

    柳仙仙和衣妮哪里知道,两人胃都快辣翻了的时候,有人下了个腹黑的决定。

    一顿饭吃罢,桌上跟战场似的。柳仙仙坐去椅子里,抱着吃撑了的肚子,战不动了。衣妮则望着一桌饭菜,神情有些恍惚。

    其实,今天她本不想跟夏芍一起来吃饭,但她下课后去她的班级门口叫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跟来了。从未想过会跟人吃过这样一顿饭,似乎,在遇到夏芍之后,什么都变了……

    ------题外话------

    未完,明早八点把收徒的事补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八章 斩桃花,收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八章 斩桃花,收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