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唐徐二老相见

    屋里气氛仍然静悄悄的,众多目光聚集在夏芍和温烨身上。

    从今天起,你我便是师徒。

    那么,从今天起,小师弟真的就是小师叔了。

    夏芍从身上拿出块玉佩来,清代老玉,罗汉造型,羊脂白外头带着些微黄,在她掌心里温润,金吉之前却极为浓郁。

    这是当初用来布七星聚灵阵时用的法器,当初收了九块来。七块布了阵,一块去香港的时候给了李卿宇护身,还剩下最后一块。

    夏芍递给温烨,当初她拜师的时候,师父送了她块玉葫芦当见面礼,今天她自然要送温烨一块。

    “这块玉佩你收好。”

    屋里气氛顿时变了变,有些轻轻浅浅的抽气声。玄门弟子拜师的时候,师父都会送给弟子见面礼,但法器哪是那么容易寻得的?基本上师父手上最好的法器都要留给最得意的弟子。因此,给大部分弟子的见面礼有的是玉器,有的是符箓,有的是铜钱龟甲之类的,但这些上头的金吉之气都很淡,一看就不是古物,只是各自师父带在身上以元气蕴养出来的。好一点的,有年轻时候遇见风水宝穴,埋下物件蕴养多年再取出来的。

    但这些因为年头有限,都不如今天夏芍掌心里的罗汉玉件吉气浓郁。

    这罗汉玉佩一看就不是凡品,像是用高人的元气常年蕴养过,而且金吉之气如此浓郁,少说有上百年了!罗汉在面对凶煞的时候,克制力很强,温烨在捉鬼方面有长才,这戴在他身上,可谓是如虎添翼了。

    温烨伸手接过来,握在手里,低头,“谢谢师父。”

    这声师父叫得还有些不太顺口,但是夏芍却是笑眯了眼,舒服地往椅子里融了融,道:“起来吧!还跪着干什么?等着你掌门祖师和师伯再送点好东西给你?”

    夏芍这话是笑着跟温烨说的,唐宗伯和徐天胤却都看向夏芍,看她笑眯眯,一副小狐狸的样子。这模样,跟她过年伸手要红包的模样一模一样。

    “咳!”唐宗伯咳了一声。

    徐天胤转过头,默默望夏芍,再望望地上直起身来却不知该不该起的男孩。

    唔,她希望送礼物?

    这时,唐宗伯已经笑着瞪了夏芍一眼。

    这丫头!刚拜师的时候就眼馋他的龟甲铜钱罗盘六壬式盘,现在自己收徒了,也不望从他身上刮蹭些去。

    不过,唐宗伯还真准备了见面礼。怎么说都是他的嫡传弟子收徒,他身为师公,能不准备礼物么?

    唐宗伯拿出个六壬式盘来,递给温烨,“拿着吧,以后听你师父训示。风水、占卜、相术等术也要学起来,嫡传弟子只在一方面有长才可不成,要是全才才行。六壬神课是玄门镇派之法,你师父十五岁的时候神占解卦已经青出于蓝了,望你也要青出于蓝才好。”

    那六壬式盘并不大,只有双手掌心那么大。弟子们却震动了!

    只见那盘通体通体紫沉,细腻光润,躺在唐宗伯的手心里,金气仿佛顺着纹理流动,那元气隔着几丈远都让人觉得心神宁静,远远的,就好像有大梵金光拂面,令人心底都好像一空。

    弟子们惊异地瞪大眼,屋里只能听见吸气的声音。

    这是……门派传承的法器?

    不会吧?!

    门派的传承法器,不是都要传给任下一代掌门祖师的嫡传弟子么?

    现在给温烨是不是早了点?

    一般奇门江湖有传承的门派,传承法器都以罗盘居多。因此弟子们也大多只见过唐宗伯手中的罗盘,其他的却是没见过的。因此见这六壬式盘元气如此空静,弟子们直觉这是传承法器!

    但夏芍从小伴着师父这几件宝贝长大,自然知道这不是传承那件。玄门传承的法器,是历代掌门祖师带在身边之物,传承千年,元气之盛,绝不是这只可比。

    且传承的法器,按门规是要留给下任掌门的。现在唐宗伯都没宣布下任掌门的人选,隔代传是不合规矩的。

    惨唐宗伯给的这六壬式盘也非俗物,夏芍一看便笑了,对温烨道:“快接着吧。你掌门祖师也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我都没见过。闻着倒香,瞧着是小叶紫檀的老料,上头没上漆竟都没有开裂,想来是经几代人不间断把玩的结果。这可是难得的老物件,吉气也不俗,难得的法器了。”

    弟子们听了一愣,这才知道,原来不是传承的法器?

    这样的都不是传承法器,那传承法器得是什么样子?

    唐宗伯这时却笑斥夏芍一句,“送件拜师礼,你还给为师来个鉴定。怎么?怕拿不值钱的糊弄你徒弟?”

    夏芍慢悠悠一笑,“这不是职业病么?有些日子不鉴定点物件,技痒。”

    这紫檀的六壬式盘确实是老物件了,古时候的紫檀物件表面都没漆,一定时间之后物件表面都会开裂,这个作假是比较难的。自然,师父送的物件也不可能是假的。只是夏芍有点好奇,这物件从哪里来的,这元气不是师父的,而且她以前也没见过。

    唐宗伯看着手里的法器,神情有些感慨,“这六壬式盘是我年轻时候用的,不在我身边三十多年了。”

    咦?

    这话让夏芍都愣了。

    “我年轻的时候在内地历练,来过京城,曾经去寺里拜访过当时的方丈了慧大师。当时我就是用这六壬盘给大师算了一卦,算出他十年后有大劫难渡。方外之人,早已看透生死,方丈留我在寺里住了几天,后来走的时候我有急事,这盘就落在了寺里。我回到香港,很长时间都没有再来内地过,这件事就忘到了脑后。前几天去寺里,了慧大师早已圆寂,慧云大师将这盘拿出来送还给我,我才知道,寺里一直妥善保管着这式盘,晨昏诵经佛法光照,这盘历经这么多年,早已不是开光的物件可比。”唐宗伯语气感慨,他的年轻时代几乎是在动荡的年代里度过,结识奇人异士无数,后来他也遭过难。如今老了,这些人大多已不在人世了。如今拿着这在外三十多年又回到自己手上的物件,唐宗伯怎能不生感慨之心?

    “拿着吧,这物件就给你了。”唐宗伯递给温烨。

    温烨双手郑重接过,“谢祖师。”

    “好,好。”唐宗伯笑着直点头。

    屋里气氛却又安静了下来。

    夏芍和唐宗伯都给了见面礼,就剩徐天胤了。

    但当一屋子的人看向徐天胤的时候,却都愣了愣——徐天胤还在盯着温烨。

    似乎他从温烨拜师的时候,就盯着这小子不放。男人的眸孤狼般,黑暗望不见尽处,男孩仿佛被他盯住的猎物,却抬起头来,跟他大眼瞪小眼。

    气氛有点诡异。

    徐天胤的冷,弟子们都领教过。当初在香港,平时遇到他,弟子们招呼都不敢打。温烨胆子也算大的,竟敢跟他对视。但这一幕却看得很多人肝儿颤,弟子们并不了解徐天胤,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然而,下一刻发生的事,却让弟子们心险些跳出嗓子眼儿!

    徐天胤踞膝而坐,标准的军姿。与温烨默默对视半晌,竟抬手,一拳挥了过去!

    男人挥拳的速度其快,明明是拳,却让人感觉是一把刀,锋利雪光一抹,一息便在温烨眼前!

    “小烨子!”海若惊呼一声,从椅子上直直起身。张中先在旁边一把按去她肩膀,劲力一震,海若噗通一声又被按得坐了下来。

    这边发生的事情没有人注意,所有人的目光都还是望着徐天胤。徐天胤的拳,在温烨印堂前一毫停住,拳风震得男孩根根倒竖的发尖儿向后刷地一贴,仿佛方才飓风扑面!

    温烨咬着牙,鼓着腮帮子,眼神凶狠执拗,眼都不眨。

    徐天胤望着他一眨不眨的眼,眼神比他厉,语气冻人,“以后对你师父,不准态度不好。”

    温烨瘪着嘴,执拗地跟徐天胤对视,声音还带些鼻音,“嗯。”

    “不准惹她生气。”

    “嗯。”

    “不准黏她太紧。”

    “嗯。”

    众弟子:“……”不准黏太紧是什么意思?

    徐天胤盯着温烨的眼,半晌直起身来,拳往回一收,一翻,摊开掌心,“给。”

    弟子们愣住,谁也没想到,徐天胤掌心里竟然握着东西!人人仰着脖子往他掌心里望,离得有些远,看不清楚,只看见三枚铜钱。

    夏芍的脸色,却变了。

    不仅夏芍的脸色变了,连唐宗伯的目光都是一变!

    徐天胤掌心里的三枚铜钱,夏芍见过,正是那三枚唐代的开元通宝!其中有一枚是市面上都见不到的金开元!

    弟子们离得远,看不出那是开元通宝,但却还是一阵惊呼,“金的!金币?”

    “好厉害的元气!”

    夏芍却蹙着眉,对她来说,不管这三枚是不是开元通宝,也不管上面元气如何,她只是震惊,师兄竟然要把这给温烨?

    这是他常年带在身上的东西,陪着他不知躲过了多少凶劫,当初在青市,他曾把这三枚开元通宝给自己,最终她用过之后便有还给了他。今天他竟拿这送人?

    今天温烨拜师,师父和师兄按理是要送见面礼,但也没必要太贵重。徐天胤以前送的那套十二生肖的玉件,夏芍记得听他说过,玉料还剩一点,他以为他会雕件什么给温烨,但没想到,他会送这三枚卜算吉凶的铜钱。

    温烨盯着徐天胤的掌心,似也看出这三枚铜钱贵重。

    “拿着。”徐天胤直接把手伸过去,将三枚开元通宝放在了温烨手里还拿着的六壬式盘上。

    “谢师伯。”温烨谢过,便站起身来,给唐宗伯、夏芍和徐天胤敬了茶,拜师的仪式这便算结束了。

    弟子们纷纷围过来改口,周齐领着一帮子人打趣温烨,跟他要改口费,也要见面礼。海若在后头看着,眼神欣慰。

    夏芍趁着屋里乱时,把徐天胤叫了出去。眼下已是十二月初,京城刚下过一场雪,外头天气冷。出来时徐天胤手上拿着件大衣,往夏芍肩上一裹,夏芍抬头皱着眉,还没说话,徐天胤便开了口。

    “没事,在军区用不到。”

    夏芍眉头一点也没松,“你如今还是时不时会去国外执行任务,要有能用到的地方呢?”

    夏芍神情少见地有些不赞同,她皱着眉头,望着面前男人。男人默默望她,眼眸漆黑,看起来又有些呆。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把她拥住,拍拍,“没事,现在去国外的时候少了,有你给的将军在。而且修为也有提升,不必再特意用法器,普通的铜钱一眼能用。”

    他难得说这么多话解释,夏芍听了却叹了口气。

    话虽这么说,徐天胤现在跟她修为一样,都是炼神还虚的境界,虽还不能路边随便投颗石子儿或者拔根草杆儿都能问吉凶,但也确实不必再拘泥于上好的法器。但随身带了这么多年的物件,用起来总是要得心应手些。而且,许也是夏芍担心,她总希望师兄身边多些法器,再多一些。

    多了总比少了好,以备危险时所需。

    当然,夏芍最希望的就是他不要再被派去国外执行任务。以他如今的军衔职务,换做别人早就安心呆在军区了,哪还有亲自赴险的?但怕就怕他在外这么多年,战功太出色,一些艰难的任务还是会找到他头上。军人向来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真到了那时候,他是不能拒绝的。

    “他是你第一个入室弟子,值得。”徐天胤拥着夏芍,声音落在她头顶。

    夏芍的身子却颤了颤,虽然她之前任了阿覃为大弟子,但阿覃已然不在世。温烨确实应该算是她第一个正式收入的弟子,就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不惜把留在身边多年的法器送出去?

    “以后尽量不去国外。”似是感受到夏芍的气息有些感动和伤楚,男人把她拥得更紧些,头枕去她肩膀,声音低沉,听着是呆萌的,但却似乎在想办法安慰补救,“唔,要不,去逛逛古玩市场,再去挑三枚回来?”

    夏芍听了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一拳捣在男人胸口,“哪有那么多法器好找!”

    法器是不好找,但是古钱币对夏芍来说却是不难寻。这三枚铜钱,她必然是要找找的。不用他提,她都会去找。

    夏芍推开徐天胤,当即就给京城福瑞祥的经理祝雁兰打了个电话,让她凭人脉问问市面上有没有开元通宝或者大齐同宝。

    这两类古钱币都是存世极少的,但是做古玩这一行,总有些门路,不像收藏者要找寻那么困难。祝雁兰家里的人脉,要找这两样东西,应该不难。

    祝雁兰接到夏芍的电话只是愣了愣,但果然没有为难的语气,很快便应下。

    ……

    这天是温烨拜师的日子,对玄门来说也是重要的日子,因此中午夏芍请众人去酒店用宴。香港老风水堂那边不能离了人太久,因此第二天一早,众人便赶回香港。走的人里,张中先的大弟子丘启强带队,除了温烨、唐宗伯和张中先,其他人都一起回香港,带着那阿覃还有血婴的骨灰。

    温烨既然拜了夏芍为师,以后就跟着夏芍留在京城。会所这边正好需要个人帮忙。虽然京城的会所刚开不久,但是夏芍在风水上的客户可不仅限于京城的圈子,青省以及国内听过她名气的人,常会因为她在京城而亲自飞过来请她卜算吉凶的。

    夏芍如今上了大学,时间是多了些,但是她的心思还要放在公司上,会所这边大部分时候是晚上回来。若温烨在会所里,确实能帮她不少忙。而且对他来说,也是个历练的机会。

    温烨自从拜了海若为师,也跟她一起生活几年了,如今要分开,自然是不舍。机场外,玄门弟子站做一堆,海若眼圈微红,却笑着抱了抱温烨,摸摸他的头,“以后要听你师父的话,跟着她多历练历练,收收你那臭脾气,别总使孩子性子,知道了么?”

    昨晚又下了场雪,机场外头空气冷得人鼻尖儿都发红。海若拿出条新织的围巾来,蹲下身子给男孩围上,眼神慈爱地望着他,“十三岁了,也不算小孩子了。以后要知道照顾自己,冷了加衣,热了也别赤膊到处跑,免得着凉。知道了?”

    温烨平时爱装大人,最不喜别人摸他的头,但今天却乖乖的,点头,“知道了。”

    见男孩表情闷闷的,海若倒是一笑,“行了,又不是天各一方。京城离香港又不远,想你了随时都能来,没事常打电话就好了。”

    夏芍在一旁笑着打趣,“我要离家的时候,也是舍不得我妈的。”

    温烨的脸刷一下红了,霍地抬头看夏芍,看那样子想否认,但是又说不出口。看得夏芍在一旁直笑,海若则欣慰感慨地笑了笑。

    这孩子自打认识夏芍起,就跟她感情挺好,想来跟着他,他的日子也不会寂寞的。

    那就好。

    那就好……

    海若垂眸笑了笑,吴淑吴可两人却上前抱着温烨呜呜哭了好一阵儿,这才不依不舍地挥手作别。

    唐宗伯和张中先留下并不是为了再住几天,而是徐老爷子得知唐宗伯来京,想要见见他。

    这天正是周末,见面也就定在这一天。

    玄门弟子们坐上了飞往香港的航班后,徐天胤便开着车,直接从机场带着唐宗伯、张中先和温烨一起去了他在京城的别墅。

    ……

    昨晚新下的雪,车子一路开进小区,路边是物业扫成堆堆好的雪人,穿衣戴帽,模样喜人。

    夏芍瞧着那些雪人,眼神一亮。徐天胤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

    车子开进别墅院子的时候,那里已经停了辆红旗车。

    徐老爷子,竟然已经到了。

    门口两名警卫员守着,见徐天胤从车里下来,行了军礼。迎面走来的正是常开车来接夏芍和徐天胤去徐家的张叔。

    张叔道:“老爷子刚来不久,在里面等着了。”

    徐天胤点头,从车里拿出毛毯来,去后座给老人腿上盖上,这才将轮椅搬下车来,自己亲自去后头推了,由夏芍在后面引着张中先和温烨,一起进了屋子。

    唐宗伯也是第一次来徐天胤在京城的住处,一进门,老人就愣了愣。

    屋子里,墙上挂着不少两个年轻人的合照,桌上随处看见温馨又古怪的小玩件儿,一看就不是徐天胤的性子会摆的,必然是夏芍布置的。

    客厅里没有人,徐天胤推着老人进来,最终在餐厅外头见到了徐老爷子。

    老爷子背着手立着,面前正是餐桌前那面墙,墙上贴着各式各样的照片,有男人围着围裙的,有吃饭时的,有坐在沙发里看报纸的。其中有一张,男人围着围裙,正在炒菜,回头的瞬间目光柔和,唇角一抹浅浅笑意。

    老人的目光望着这些照片,人都走到他身后了,他竟然都没发现。

    夏芍望着徐康国的背影,笑了笑。来这里见面是老爷子提出的,想来他也是想看看孙子的住处,不然在徐家或者在酒店见面都是可以的。

    “爷爷。”徐天胤在老人身后出声,声音不太大,想来是怕惊着老人。

    徐康国听见孙子的声音倒没被惊着,只是愣了愣,回过身来。身后,徐天胤推着唐宗伯的轮椅,站在最前头,后头是夏芍、张中先和一名徐康国不认识的男孩子。

    徐康国的目光最先落去唐宗伯盖着厚毛毯的双腿上,眼神震动。

    唐宗伯反倒笑得自然,神情怀念,语气感慨,“老友,二十多年不见,你也老了。”

    这一声二十多年让徐老爷子震动的目光里涌起沧桑,看向唐宗伯也花白的发,叹道:“是啊,二十多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咱们都是老头子了。”

    唐宗伯的腿,徐天胤已跟徐康国提过了。他被同门暗害迫走内地那十余年,徐天胤一直在找寻师父的下落,徐老爷子也是知道的。原以为,这曾给自己儿子批命、比他更像祖父照顾了天胤十年的老友就这么没了,不曾想吉人自有天相,他竟能重回香港,他收的徒弟竟然能成为自己的孙媳。

    冥冥之中,似乎一切自有注定之数。

    “您二老既然这么久没见,想必有不少话说。那就去客厅谈吧,我和师兄就不打扰你们了。眼看就中午了,我们出去买些菜回来,负责下厨。”夏芍见两名老人都面色感慨,似乎二十多年不见,有千言万语在心头,此刻却不知从哪句说起,于是干脆出声把两人请去客厅,奉了热茶来。

    屋里有警卫员在,夏芍也没什么不放心的。老人们需要什么,警卫员自然会张罗。

    张中先也留在客厅里陪着,夏芍便和徐天胤带着温烨一起出了门。

    ------题外话------

    被咬得烦躁,数了数身上被叮的红包,除了已经消下去的,还在红肿发痒的居然有十六处!尼玛都是花蚊子,叮一口肿老大包!

    先发这些,超市还没关门,出门看看有毛驱蚊的东西,回来接着码字。

    明天月底最后一天,拼了!三更!

    一更早晨八点。二更留意公告,三更老时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九章 唐徐二老相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九章 唐徐二老相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