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徐天胤的八字

    夏芍和徐天胤带着温烨出了门去,屋里只剩下三位老人。

    徐康国和张中先对面而坐,唐宗伯坐着轮椅里,坐在沙发旁。

    气氛,一时沉默。

    警卫员在外面守着,张叔在门口回过头来,看了客厅里一眼。先说话的,竟然是张中先。张中先不管面前坐着的是国家领导人还是普通人,他喝他的茶,喝完还取笑人,“二十多年没见,一见面就大眼瞪小眼?尝尝芍丫头泡的茶,手艺不错。”

    这话听着,就好像此处主人招呼客人一般。

    这反客为主的德行,让徐康国抬头看向对面,那个身量矮小精瘦、略微有些谢顶的老头子,还是跟以前一样不招人待见。

    徐康国和唐宗伯年轻时就相识了,只不过那时,对唐宗伯的学识,徐康国是欣赏的。只是他对命理风水一类的事,并不信服。后来唐宗伯为他的儿子批命,说他有一劫,他却不信,最终抱憾终生。

    当初批命的时候,这张老头儿也在。他当时是唐宗伯的师弟,就因为他不信唐宗伯批的命理,这老头儿没少哼哼唧唧酸他,当时两个人就一言不和,互看不顺眼。如今时间匆逝,二十余载,怎么这老头儿还这么讨人厌?

    唐宗伯眼看着徐康国皱眉头,便笑了笑,岔开话题道:“呵呵,喝茶喝茶。小芍子自小就悟性高,教她什么,一学就会。泡茶的手艺还是很值得称道的,有些日子没喝了,怪想的。”

    若是夏芍听见师父这句话,定要翻白眼——咦?难道在会所这近两个月,我给您老泡的不是茶?

    徐康国给唐宗伯面子,也拿起茶来喝了口,微微点头,“嗯,丫头手艺是不错,当徐家的孙媳妇,茶艺一道上是过了关的。”

    如果夏芍听见这话,一定是要惊奇的——咦?您老什么时候这么讲究了?

    张中先阴阳怪气地一笑,“哼哼,徐家孙媳妇?有人叫得可真顺口。外头都知道那是我们玄门掌门的嫡传弟子,宝贝得很,偏偏有人不信这些。进了你们徐家的门,不会给她打成封建迷信吧?”

    “砰。”徐康国把茶放下,忍无可忍,“所谓活到老,学到老。我这把老骨头这辈子学会的事太多,到现在也每天三省。只可惜,这种品德不是每个人都有,有的人二十多年前是这个德行,现在还是这个德行,一点都没变。”

    唐宗伯喝着茶,忍不住一笑。见张中先也砰一声把茶杯放下,警卫员都警觉地转脸来盯着他,唐宗伯便笑着打圆场,“二十多年了,咱们都老了,斗嘴是年轻人干的事,咱们就算了吧。”

    两人同时哼了哼,一个是觉得唐宗伯说得有道理,不屑争吵。一个是给掌门师兄面子,不跟对面老头儿计较。

    两人一沉默,气氛便又沉了下来。但这回没有沉默太久,徐老爷子开了口。

    老爷子跟张中先不对盘,自然不看他,而是看向唐宗伯,“老唐,二十多年没见,要叙旧只怕几天都叙不完,索性就不多说了。趁着这两个孩子不在,我倒是有件事想问问你。”

    徐康国的眼底神色有些说不出的担忧,此刻的老人压根就看不出平时的威严,怎么看都只是位普通的老人。

    唐宗伯看着他这神色,竟然猜出了他心中忧虑。老人放下手中茶杯,眼一垂,眼底也有忧虑,“徐老是想问……天胤的八字命格?”

    徐康国的神色果然一黯,但马上又变得更为忧心,只是忧心里还有那么层希冀的目光,着实是复杂,“这两个孩子的事,你应该知道得比我早。既然没反对,是不是说明小芍子的命格合适天胤?”

    张中先一听这话,也没心思跟徐康国作对了,眉头皱起来,一脸严肃。徐天胤的命格,在当初的玄门里,只有五个人知道——唐宗伯、余九志、王怀、冷老爷子和他。

    因为这小子的命格在命理学里属于绝命格,命格之诡、之奇,玄门这么多年来仅见。因此他的命格当时由身为长老的四人和唐宗伯一起推演过,确定无误。

    只是如今余九志和王怀已死,知道的人越发少了。

    连徐天胤自己都不知道。

    他父母出事的时候,他才三岁。三岁的孩子哪里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他知道出生年月日,却不知时辰。他只知自己命格孤奇,曾跟唐宗伯问过生辰八字里的时柱,但唐宗伯告知他的时辰,并不是他真正的出生时辰——这事隐瞒了他,因为怕他得知后性情从此更孤。

    在命理学里有两大绝命命格,一为天煞孤星,一为杀破狼。

    煞孤星乃北斗七星中第四星,也叫天煞孤星。犯此命格的人五行缺失极重,婚姻难就,刑亲克友,六亲无缘,兄弟少力,一生孤独。

    杀破狼是易经紫薇斗数中所述的一种命格,七杀、破军、贪狼三星在命宫的三方四正会照,即成杀破狼格局,有此命格之人一生漂泊,无所定局,大起大落。古时为大将军之人常有此命格,现代见到的极少了。且三者占全的人几乎难见。

    传闻,关羽命格中带七杀,周瑜则为贪狼,张飞是典型的破军命格。三人各有各的命运,但也只是各占其一。七杀、破军、贪狼三星各有所主,一主搅乱世界,二主纵横天下,三主阴险诡诈。三星所主若在一人身上,天下必将易主,无可逆转!

    徐天胤的命格之奇,唐宗伯见识经历如此丰富的人都不曾见过——他的命格,聚合了杀破狼中的七杀、破军,却也带了天煞孤星命格中的孤煞。

    因此,唐宗伯对他命格的推演结论是:天生将星,权柄滔天。但,刑克极厉,一生孤独。

    一生孤独,终生无妻。

    无妻,也就等于无子。非但如此,家人在其身边,往往也会受其影响。只不过,家人有化解的办法,但命中无妻却是命格里带的,不可改逆。

    若是出现命格里不该有的人,轻则遭遇不幸,重则有性命之忧。

    徐康国正是因为知道这点,所以才想向唐宗伯确认。当初正因知道夏芍是徐天胤的师妹,他才没有反对。唐宗伯的得意弟子,他必然也是喜爱和心疼的,如果天胤的命格能克得了小芍子,唐宗伯想必也不会同意两人在一起。他既然知道,却又不反对,那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小芍子的命格不惧天胤?

    如果是这样,那真是老天开眼,给了天胤这孩子一条活路,也一了他多年的心愿。

    徐康国目光灼灼盯着唐宗伯,年迈的老人,希冀的目光,叫人不忍心打破。

    而唐宗伯也确实没有打破,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过,小芍子这丫头的命格我也看不透,她的命格说来比天胤还奇,关于她的命理轨迹和吉凶一切事情,这么多年来,天机从未显现过。”

    嘶!

    徐康国瞪了瞪眼,老人的目光是震惊的,但震惊里却爆出巨大的喜意!

    “这么说,这孩子还真是命里最适合天胤的人?”

    “就命格来说,确实是这样。要是连小芍子的命格都不合适,我还真想不出世间还有哪种命格能不惧绝命格。我当年没反对这两个孩子走到一起,除了这点,也是看小芍子是我玄门中人,与普通人不同。有修为之人对天胤的命格倒不如普通人那么有所畏惧,我跟天胤生活了十余年,不也活得好好的?”

    “好!好、好!”徐康国不住说好,却已显得有些激动得语无伦次。

    头发花白的老人,这一刻眼底竟有些雾光。对他来说,这天大的好消息,却让老人看起来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

    多少年了?

    从被儿子儿媳的死打击到不得不信命理之说,到得知孙子的绝命格。这二十多年来,他每晚想起这孩子命苦,许要一生孤独,便时常夜不能寐。总想着,或许天底下也有适合自己孙子的女孩子呢?这种想法不得证实,对他来说便只是奢望。奢望得久了,他便安慰自己,哪怕孙子真要一生孤独,好歹他是天生将星,一生衣食无忧,有这点,他也该知足了。毕竟逆天改命,人力不可违。

    但如此人力不可违的事,竟然出现了奇迹。他怎能不欣喜?

    二十多年了!今天总算一偿夙愿!

    老天,还是待天胤不薄的!

    “好!好、好!”老人除了一个劲儿地说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

    唐宗伯见徐康国激动如此,便垂下眼去,眼里掠过忧色。命格的事徐康国知道,但徐天胤三十一岁有大劫的事,他却是不知道。当年,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又得知孙子命格孤奇,已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如果知道得再详细些,难免不会出事。

    而如今看来,就更不适合提了。毕竟二十多年了,大家都老了……

    唉!

    张中先在对面听着,神色也很惊异。他是头一次知道夏芍命格奇特,天底下竟有掌门师兄也推演不出的命格?

    他本想细问,但刚开口,门口便传来笑声,夏芍和徐天胤回来了。

    两人带着温烨大包小包的瓜果蔬菜进门,进来的时候,三位老人早就停止了这个话题,都端起茶来喝,一副其乐融融叙旧聊家常的模样。

    夏芍过来瞧了瞧,瞧着杯中茶已经冷了,三位老人竟还端着茶杯,一边吹气一边笑呵呵地喝茶,便不由狐疑地望了三人一眼,笑问唐宗伯,“师父,跟老爷子聊什么呢?聊这么起劲,茶冷了还喝。”

    “聊女大不中留,什么时候把你嫁出去,省得整天唠叨师父。”唐宗伯呵呵笑道。

    夏芍一愣,随即脸颊竟有些微红。转头间又见徐老爷子笑呵呵看她,夏芍转身便往厨房走,“我去做饭。”

    但走到一半又折回来,把冷了的茶收走,走时看了唐宗伯一眼,碎碎念,“嫌我唠叨,以后没人跟您沏茶!”

    身后传来唐宗伯的笑声,夏芍转身去换了热水来,然后便去厨房帮忙了。

    这天中午,夏芍亲自下厨,徐天胤只在一旁打下手,两人齐心配合,做了满满一桌子好菜。午饭的时候,一桌子人吃得都不少,吃饭的时候,徐康国和张中先又小孩子心性犯了,斗起了嘴。

    徐康国道:“菜做得不错,就是做得太多了点。吃不完还要浪费,浪费粮食这在战争年代比犯罪还严重。”

    张中先哼哼道:“怎么太多了?谁说吃不完?小芍子这么好的手艺,在香港的时候,我们每周末吃她做的饭菜,哪次不比这桌子大?哪次我们不吃个底儿朝天?有些人我看是吃惯了山珍海味,吃不来这家常小炒了。”

    夏芍本以为,徐康国的性子,不会跟张中先斗气。但没想到,老人端着碗,也哼哼一笑,“等丫头嫁进我们徐家,天天我都能吃到她做的菜。”

    一周吃一次VS天天都能吃,高下立现!

    张中先黑了脸,唐宗伯呵呵笑着打圆场,夏芍却发现这一顿饭吃下来,徐老爷子常看她,眼光不知道怎么,比以前还要欢喜。她几番莫名其妙,最后想想,大抵是老爷子许久没吃家常炒菜的缘故,又或者今天与师父久别重逢,心情特别好。

    午饭过后,三位老人继续去客厅里聊天、喝茶,甚至把棋盘抱出来,下棋。

    夏芍、徐天胤和温烨三人则来到了别墅外头的院子——堆雪人。

    夏芍和温烨手上都戴着新买的手套,这是上午去买菜回来的时候,徐天胤特意把车开去了商业街上买的。当时夏芍还很意外,心想这男人买手套做什么?

    “你不是想堆雪人?”男人头也不抬,继续为她挑选手套。夏芍这才了悟,兴许是她进小区的时候,瞧着外头堆的雪人喜人,被这男人看了去,这才以为她想堆雪人。

    夏芍也确实想堆。

    对她来说,堆雪人都已是上一世的记忆,这辈子,除了小时候在山上下雪的时候在师父宅院里堆过,后来就再没时间。

    于是,院子里三人的身影顿时忙碌起来。虽然是买了手套,但徐天胤并不让她长时间碰雪,怕她着凉。于是夏芍便在别墅里进进出出,从厨房里拿胡萝卜、红豆、绿豆,又去院子里的树上掰了枯枝。每回从别墅里出来,三位老人总要对她投注目礼,而每回来到门口,看见徐天胤和温烨蹲在地上通力合作,她便唇边绽起微笑,有些恍惚。

    若温烨小个十岁,这画面定像极了父子。

    两人合作堆雪人,动作是麻利的,气氛是冷窒的。一个孤冷,一个臭屁,谁也不理谁。但有夏芍在,气氛总能欢乐起来。她负责妆点雪人,妆点到最后,觉得少些什么,一眼看见温烨脖子上的围巾,便摘了征用。

    温烨顿时大怒,那是他海若师父给的,才戴了半天,就被这女人给拿去围雪人那又粗又短的脖子,无良师父!

    温烨蹲下身,二话不说,搓雪球!

    雪球搓得又大又圆,寒光照得人眼疼,男孩牙齿森森,挥手便砸!

    徐天胤在这时转过身来,漆黑的眸盯准那雪球和男孩举着的手,“她是你师父,你答应过态度好一点。”

    温烨一愣,这才想起答应过徐天胤的“三不准”。但男孩吊着眼角,却听都不听,手一甩,啪!

    不是向着夏芍,而是向着徐天胤——不准欺负师父,可以欺负师伯!

    夏芍噗嗤一声笑起来,温烨这一下,自然是砸不到徐天胤,但是后果很严重。院子里,顷刻化作战场。

    笑闹声不间断地传进屋里,屋里三位老人,喝茶的,下棋的,斗嘴的,不知何时都停下,转头望向窗外。

    冬日里午后窗外的笑闹,成了老人们眼里最欣慰的风景。

    ……

    这天,一直在徐天胤别墅里吃过晚饭,徐康国才坐着车子回了那红墙大院儿里。当晚,唐宗伯、张中先、温烨和夏芍也就干脆宿在了别墅里。

    第二天是周一,夏芍去上课,徐天胤回军区。唐宗伯在京城的事都已经办完,他还挂念了香港那边给血婴超度的事,再留下来,夏芍和徐天胤也没时间陪他,于是老人第二天一大早便去往机场。

    夏芍和徐天胤自然是到了机场,把两位老人送上了飞机。

    唐宗伯和张中先走后,一切的日子就都回复正常。只除了,会所里住进了温烨。

    华苑私人会所重新开业,夏芍不再的时候,便由温烨代她处理预约的事。当然,他这么小的年纪,大部分人是不信服的。起初只是听他是夏芍的弟子,于是给几分面子,但是当问过吉凶之后,不少人也就心服了。

    温烨虽然在捉鬼方面有长才,但对风水局、面相和占卜都有涉猎。夏芍晚上回来会听他这一天都做了什么,见了什么客户,然后听听他解卦或者风水问卜之事,然后给些指点。

    温烨年前都不能动用元气,身体还是要养着,因此交他术法和指点他修为的事,都暂且放到年后。

    年前,对夏芍来说往往是最忙的时候。公司的政府的各类会议,还有学校的诸多事情。

    学校方面,华夏集团已和学生会约定,圣诞节那晚开办场舞会,主题就是就业合同的事。因为时间定在圣诞节,今年圣诞夏芍便不能与徐天胤一起过了。

    事实上,基本是两人想一起过也不成。

    圣诞节前夕,徐天胤接到军事演习的命令,领命开始到地方上的演习地点布置。京城大学的舞会,由夏芍一人出席。

    ------题外话------

    一更到!二更应该在下午,时间会有公告。

    今儿月底最后一天,妹纸们还有票的,可以扔了,不然就浪费了~摊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章 徐天胤的八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章 徐天胤的八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