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大学圣诞舞会

    京城大学举办舞会是常事,学生会经常举办校内校外的联谊会,花样繁多。舒麺菚鄢诸如化装舞会、圣诞舞会,还有些和其他大学联合举办的交流舞会或者是商业性舞会。

    京城大学各界学者或者名流企业家演讲不少,学生会有时会请这些人与学生们多交流,借机举办些表面交流实则商业性质的舞会。这样的舞会,出席的学生可以和企业家面对面交流、自荐,比听演讲要近得多,机会自然也多得多。因此这样的舞会,并不是全校学生想出席就能出席的。

    通常此类舞会,对出席学生的成就和能力有很高的要求,再不济的,对成绩也有要求。

    但也有些全校同乐性质的舞会,比如说圣诞舞会。

    只是今年的圣诞舞会与往年很是不同。往年的圣诞夜这天,是京城大学全校学子们的狂欢夜,这晚舞会有在校内五星级酒店的,有在礼堂的,有露天狂欢的,学生会会准备很多场子,每处都有新鲜玩性,至于学生们去哪处场子玩并不做规定,来去自如。

    但今年的圣诞舞会,酒店里却不是人人能进的——华夏集团与学生会正式签订实习定向协议,酒店里的舞会,已经有些商业性质。

    但是若以商业性质来看待这场舞会,它对出席学生的要求却并不像以往的商业舞会那么高——学生会在宣传的时候,这场舞会签订的是实习定向协议,惠及京城大学全体学子,因此凡是毕业生,有意者都可以出席。且,竟然连专业都没有限定!

    没有限定专业,这晚往酒店里挤的学子当真不少!

    且不提那些专业适合进入华夏集团实习的,即便是不合适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想要以专业就业,一些有雄心壮志的学子总是想跨专业一展身手,哪怕不进入华夏集团,舞会时露个脸,跟夏芍打打招呼,若能留下深刻印象,日后发展也是个人脉。

    于是,圣诞夜这晚,夜幕初降,大学五星级酒店的顶层大厅里,便热闹非凡。

    京城大学的这家五星级酒店大抵是常用来办舞会,在设计方面很独到,客房很少,大空间都用在了宴会大厅上。尤其是顶层,开阔的设计,一进来恍惚看见了露天的天台。顶层的天花板是半月形设计,半边透明,仰头可见夜空星辰和落下的雪花,景致美极。

    舞会大厅四周以绿叶植物妆点,落地大窗,视野阔大。窗边站着,可见京城大学半个校区的风光,尤其今晚是圣诞节,雪花纷飞,底下都有露天狂欢的学子,高大缤纷的圣诞树,欢闹的笑脸,青春洋溢。

    只不过今晚狂欢的学生不少都转身,仰头,望向酒店的顶层。那里有一场盛会,虽是商业舞会,但到场的企业家却与以往的那些企业家不同。那是他们的校友,大一新生。年纪轻轻就身居知名商业集团董事长之位,明明是大一新生,即将毕业的前辈们却挤破了头想要结交她。这在京城大学的历史上极为少见,但确实这个人就在京城大学读书。

    不少学子转头望去钟楼,见时间指向晚上八点。

    一辆白色的奔驰车停在了酒店门口,服务生恭敬地前来打开车门,车上下来的少女裙摆落在地上,银亮如洒出一地月色。那月色从车里缓缓下来,恍惚于金碧辉煌的灯光里添一抹雍容雅致的风景。

    夏芍一身银色晚礼长裙,鱼尾修身的剪裁,款式简洁,无多点缀,裙摆处却现双层剪裁,银色裙尾深处可见绽开的浅粉,踏上台阶,走入酒店,让望见的人禁不住失神。好似你乍一看,以为望见夜色里最纤柔曼妙的那一弯月色,细一看,才惊觉月里生花,好似镜花水月里不经意那一瞥,便惊艳,惊绝。

    今晚的雪十分应景儿,给这圣诞夜填了不少气氛,也添了寒冷。夏芍一身晚礼长裙,肩上却披着雪白的披肩,低调的高雅里带些雍容庄重。

    这样高雅庄重的打扮即便是开学典礼上的演讲也不曾有,服务生引着夏芍一出现在酒店顶层的舞会大厅,喧闹的人声便霎时静了。

    那些惊艳,惊绝,不过是换了个地方上演。夏芍颔首微笑,坦然面对。

    直到她点头,舞会大厅里的学子们才反应了过来,目光惊艳,纷纷抽气。学生会的高层早就到了,张瑞身为学生会主席,正被围在中间,此刻见夏芍到来,便笑着上前与她握手,“夏董,来得可真准时。”

    “张主席不介意我准时到吧?”夏芍笑道,她是踩着时间到的,不早不晚。主要是合同签署和演讲之后,接下来都是寒暄交谈。既然如此,按时到的好处就是可以省去开场前的那些寒暄。

    张瑞当即便笑了起来,“准时又不是迟到,我也想练出夏董这样准时的功力,可惜每次都不成功。有空夏董多指点指点?”

    张瑞这话是开玩笑的,夏芍也听出来了,轻笑一声后,目光扫一眼张瑞身旁,见王梓菡也在其中。夏芍跟王家关系微妙,两人握手寒暄,皆面带笑容,神情自然。

    刚寒暄过,夏芍面前便又伸出一只手来,姜正文难掩目中惊艳,笑道:“夏董今晚光彩照人啊,呵呵。”

    夏芍淡淡一笑,颔首。她本不打算与这等人握手寒暄,奈何姜正文先伸出手来,他背后是姜家,无论夏芍喜不喜,表面文章都是要做的。因此,她还是伸出手去跟姜正文握了握手。

    但姜正文在握手时,手劲儿明显有异,像是轻轻用力,捏了捏夏芍手。

    夏芍垂眸,手上一道暗劲不着痕迹地震开!她力道把握得很好,不至于让姜正文当面仰倒,但却让他感觉手心一麻!

    这种空穴来风般的气劲好没道理,姜正文脸色一变,赶紧撒手。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夏芍已笑着和学生会的其他人点头打过招呼。

    这时,听见一道笑声传来,“就你忙,圣诞夜了还忙。晚上有舞会,他们还想着跟你一起吃顿饭,结果你在公司里闷头不出来。害得我们今晚玩得可不尽兴。”

    夏芍抬眸,果见一身白色西装的元泽笑着走了过来。十九岁的少年,已有绅士温雅和煦的风度,迎面走来,不少女学生的目光都被他吸引。

    元泽虽然只是大一新生,但他是学生会的干部,因此今晚的舞会,柳仙仙、苗妍、周铭旭和衣妮都无法出席,他却可以来。

    “正因今晚的舞会,公司才有些事忙。冷落了你们,我赔罪。今晚我就给元少当舞伴得了。”夏芍一笑。

    “荣幸之至。”元泽答得绅士,眼底的笑却早就快笑出花来了。

    夏芍和元泽是初中、高中的同学,两人又是老乡,一起以高考状元的成绩考入京城大学,两人感情好,这是谁都知道的。如果不是夏芍和徐天胤的关系全校皆知,仅这么看着,这两人也是郎才女貌的。

    元泽过来,将胳膊借给夏芍,夏芍笑着挽了,两人走进舞会大厅。夏芍微笑,轻提裙摆,那画面又惹了一地的惊艳。

    但任谁也不知道,夏芍提着裙摆的时候,裙下一把匕首微开了一条缝隙,一道阴煞引入姜正文身上。据说,姜正文自这晚之后,连做了一个月的恶梦……

    由于夏芍踩着时间来的,因此她来到之后,只是稍稍跟学生会的高层打过招呼,合约仪式便开始了。

    整个酒店顶层的舞会大厅里,站满了盛装出席的毕业生。一层酒店大厅,自然容不下京城大学所有的大四学子,但大厅里确实人满为患。

    学生会主席张瑞上台致辞,一上台,底下便静了下来,“各位京城大学的莘莘学子,感谢参加今晚的舞会。自建校以来,我们京城大学的学生便身系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走在时代的前列。所谓时代的前列,不是空口白话的口号,我们向来勇于喊口号,却更勇于去实践,去开拓。自学生会成立以来,我们被誉为历史最悠久、最具影响力的学生组织。前辈们留下过太多辉煌,留下过太多赞誉,而我们却不是为了辉煌和赞誉留在这里。我们留在这里,时刻不忘学生会的初衷,我们以实事为先,以为同窗校友服务为先。至今为止,我们做过的事,也受到过赞誉,甚至被引以为辉煌。但今晚我要说的是,辉煌还不够,我们可以更上一层!”

    张瑞也是个即兴演讲的高手,一番话说下来,底下掌声雷动。张瑞笑了笑,等掌声停下,才接着道:“大家都知道,这几年毕业就业的形势。我们为了给各位学子提供就业指引,这几年与许多国内知名企业签订了实习优先的合同。指引各位进入最想进入的大集团,为成功就业铺就一条道路。而今晚,我们即将添上更为辉煌的一笔——我们邀请到了我们的学妹,也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国内最年轻的企业家。夏董将代表华夏集团与京城大学学生会签订实习合同,从今年开始,华夏集团将优先接收京城大学的学子进入公司岗位实习,择优录用。”

    这些事,宣传部早就宣传过了,在场的学生们都知道,但有些场面上的话还是得说,有些场子还是得捧。因此,张瑞说完这话,底下又是一阵掌声雷动。

    “下面,就让我们有请夏董上台说几句话。”张瑞抬手压了压下面,等掌声落下,才绅士地做了个请的动作,将夏芍请上了台。

    夏芍一上台,便又是一阵掌声。与张瑞的演讲比起来,下面的学子们其实跟期待夏芍的。毕竟她才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也或许是他们一些人未来的老板。

    但夏芍这回的演讲并不长,甚至称得上精短。她上台来便笑了笑,先开起了玩笑,“张主席的演讲这么出色,把我想说的话都说了,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张瑞一咳,底下学子们笑了笑。

    “简单的说几句吧。大家要感激,可以感激学生会的努力。如果不是他们的努力,也促不成这次合约。但是大家真的不必太感谢华夏集团,因为对华夏集团来说,同样需要你们。华夏集团年轻,需要发展,就更需要像你们这样的高素质人才。华夏集团求才,大家也求一个展示能力的平台,这是一拍即合。我只想说,华夏集团求才若渴。才子们,欢迎你们将来到华夏集团,我们绝不埋没人才,有真材实料的人,尽管来!”

    这话说得可谓姿态很平等,夏芍表明了,大家各取所需。但她这话里若是细一品,也能品出门道来。

    跟企业签订了实习合同的毕业生,许多人因为没有就业压力而得过且过。名校出身,一毕业就进入大企业实习,之后留下工作。这样一条由名校和名企的合约而铺就好的路,虽然在毕业前夕会缓解很多压力,但惰性也随之而来。

    夏芍明显是话里有话——实习,京城大学的学子可以优先。但想留下来,请靠真才实学!人才,华夏集团欢迎并保证不会埋没。但若想混日子,抱歉,华夏集团不是慈善组织,不养闲人。

    酒店大厅里的气氛显然静了静。有的人果真感觉到了压力,但有的人则目光发亮,明显被激起了斗志。

    一个没有竞争机制的企业是留不住人才的,即便有人才,也会慢慢消磨了斗志。夏芍这番话对于有一番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的人来说,还是很有激励作用的。而自然也有一部分开始心里打鼓,原想着混进去混日子的,这回也要心里掂量掂量。

    夏芍的这番演讲,话不长,态度是平等的,但话里的深意却是要告诉在场的人,华夏集团的门槛,也还是有的。

    当她演讲完毕,底下的学子们各自深思,竟一时忘了鼓掌。而夏芍也不在意这些虚的,她目光扫过一样舞会大厅里的学生们,垂眸,眸中笑意颇深。

    当初,夏芍跟学生会说起实习优先这番话来,可不是单单为了顾及学生会的面子。对她没有好处的事,她是不会做的。华夏集团确实需要人才,这不过是个两方都受益的决定。在夏芍的理念里,趋利是从商的目的和本分,但趋利,也要把算盘打得精一些,这才是合格的商人。

    华夏集团需要人才不假,但也要把这些学生分一分,吸纳那些有斗志的,让那些有混日子念头的望而止步。这才是她今晚的目的。

    见学生们还在沉思,夏芍便笑了笑,当先开口,“张主席,学生会还有什么补充的吗?如果没有的话,下面可以进行签署合约的部分了。”

    张瑞这才反应过来,他深深看了夏芍一眼,上台来。

    一式两份的合约,夏芍当场签署。在她拿起笔来,在合约上行云流水般署上自己姓名的一刻,酒店大厅里气氛又是一静。

    学子们抬眼,看着演讲台上那名低头含笑的少女,好像直到这一刻,她的名字签署进合约生效的这一刻,才让人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她的成就和分量。

    直到合约签署完毕,大厅里才响起雷动的掌声。此刻不少学子望向夏芍的目光已经抛开她今晚给人的惊艳,渐渐变为敬仰。

    夏芍巴不得这些学子来跟她寒暄是带着讨论企业发展的自荐性质的,而不是一味说些赞美气质容貌这类没用的话。所以演讲和签署合约之后,由于气氛的转变,夏芍和一些学子相谈甚欢,比起一些商业舞会那些老总漫天吹嘘的话,她更享受这种气氛。

    年轻人总是少一些诡诈,多一些奋斗之心和冲劲儿,这些人说来都是她的学长、学姐,但这些人在没有踏入社会的这一刻,他们的纯真与纯粹更能打动人。

    夏芍整整跟这些络绎不绝来打招呼的前辈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她这才有机会歇一歇。元泽端了香槟过来,笑道:“知道你在这种场合很少喝红酒,香槟,我特地挑的味道淡的。”

    夏芍笑着接过来,浅浅品了一口润喉,笑道:“酒量不好,怕喝醉。”

    元泽少年顿时给了她个和他的身份很不符的白眼。恐怕不是酒量不好,是不想喝吧?

    这还真让元泽猜对了,夏芍确实不想也不太爱喝酒。尤其在这种场合,她不仅酒喝的少,香槟、水饮一类沾得都少。一来是怕喝醉,二来是商场诡诈,人心险恶,就如同在青市一中的时候,保不准这里面就有点什么东西。

    当然,元泽端来的,夏芍自然放心。

    只是,她今晚不能多喝还有别的——明天徐老爷子让她去趟徐家,师兄进来军演,去了地方上。老爷子这时候叫她去徐家,也不知道什么事。

    不过,夏芍猜测,大抵、可能、也许是想说过年师兄去夏家拜年,正式拜见家里人的事。老爷子对这事上心热络得紧。

    夏芍垂眸笑了笑,尽管她心里觉得现在见家长谈婚事有点早,但她的笑容仍有一抹暖柔。

    这暖柔落在元泽眼里一愣,随即眼神一黯。前头却又有几名学生结伴走了过来。

    夏芍抬眼,冲几人笑了笑,那几名学生走过来,脸上带着兴奋,刚要自我介绍,后头一阵骚动!

    夏芍一愣,转过头去,见大厅入口处,几名学生面面相觑,望着走来的三个人。

    这三人没人认识,但所有人都认识他们的制服——警察!

    三名警察脸色严肃,进入大厅之后,便高声问道:“哪个是夏芍?”

    大厅里瞬间静了,学生们齐刷刷转头,望向大厅中央。那三名警察也顺着学生们的目光看见了夏芍。

    稍有判断能力的人都知道,那就是他们要找的人了。

    三人上前,其中一人手里拿出张文件来,严肃道:“夏芍是吧?关于华夏拍卖京城公司在慈善拍卖会上发现金错刀赝品一案,有人指控是你的安排。现在,请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一章 大学圣诞舞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一章 大学圣诞舞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