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警方传唤!翻案?

    三名警察表情严肃,措辞严厉,音量更是在死静的大厅里,人人都听得清楚!

    学生们静悄悄的,用眼尾余光去瞥夏芍。

    什么赝品一案?什么有人指控?

    慈善拍卖会上的事,京城大学的学子们自是不知其中缘由。但是人人都知道华夏集团是古董行业起家,这“赝品”倆字,没人听不明白。又说是夏芍安排,难不成,华夏集团出了什么不法的事?

    从这三名警察短短的三两句话里,只能让人如此推断。

    学生们不由纷纷侧目,看向夏芍。刚刚她还以成功企业家的身份受他们敬仰,转眼间就成了不法分子?

    元泽眉头一蹙,他自然知道这三名警察说的这几句话很容易引起误会,对夏芍的名声影响很不好,于是他上前一步道:“你们……”

    “请不要妨碍我们的公务。”为首的那名警察立刻打断元泽的话,看向夏芍,“请配合我们调查,走吧!”

    这些人语气不容拒绝,且手里拿着文件,不走都不行。

    警方蛮横,人心生疑,夏芍在这样的气氛里悠闲一笑,涵养极好,“好。不过,我今晚参加舞会,这身装扮实在不适合去警局。外边儿天寒地冻的,不知可不可以容我回住处换套衣服再去?”

    夏芍悠然自得的神态反倒让很多人都愣了愣。

    那名为首的警察看了夏芍一眼,她这身衣服当然不适合去警局。不过警方办案,拿人的时候谁管嫌疑人穿什么衣服?你就是光着,也要去!没听说过警方抓了犯罪嫌疑人,还给人时间穿衣服的——这么多时间留给嫌疑人,人跑了怎么办?

    为了稳妥起见,拿了人都是直接带回警局的。衣服一般事后都是家里人送进去的。

    夏芍的要求,三名警察听来着实可笑,也丝毫不给面子,“执行公务,没那个闲工夫。局子里不冷,等到了局里,叫人办手续给你送吧!带走!”

    为首的人一个命令,后头两人便上前,一个一旁架了夏芍的胳膊,不由分说就往外带。

    “外头下着雪,零下十几度!你们就这么把人带走?”元泽脸色一沉,拿手一拦!

    为首的那名警察皱眉回头,拿眼一扫元泽,怒斥:“干什么?你想扰乱公务?”

    这人显然不认识元泽,并不知面前少年是青省省委书记之子。而元泽也并非那种拿父辈身份压人的二世祖,他不提自己的家世,此刻却沉着脸,平时温煦绅士的气度全然不见,目光沉若雷霆,看得那三名警察都愣了愣。

    还没等说话,元泽便有了动作。

    他不再阻拦,而是一把脱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白色的西装外套,盖去夏芍肩头,沉声道:“衣服我一会儿去你会所拿,给你送过去。要不要通知你的律师?”

    “当然。你到了会所,找一个十三岁的男孩,他是我的弟子。你问他律师的电话,他会告诉你的。另外告诉他,我不会有事,让他别担心。”夏芍还是那一副令人看不透的微笑神情,但她看向元泽的目光却是微微颔首,略带赞许。

    这小子对形势的判断能力很敏锐!

    其实,她对警方提这要求,并不是真的为了回去换衣服。以她现在的修为,身体素质比普通人好很多,出去便是坐警车到警局,又不用她一路走过去,哪那么容易冻着?再说了,其实她今晚开来的车里有棉外套,压根就不用回住所换衣服。

    她这么说,是想看看警方的态度。

    夏芍自然知道警察办案,是不可能让嫌疑人回去换衣服的。这无异于增加拿人的变数。但夏芍提出这要求来,就是想看看警方的反应。她虽到京城不过一旬,但现在京城即便是没有见过她的人,也该知道她和徐天胤的事。眼下派系争斗,官场上的人行事向来谨慎,即便徐家没有对外承认她,这些人也该有所顾忌。

    如果她提出的不是特别过分的要求,这些人应该会满足。

    可是外头零下十几度,连她回去穿件厚衣这些人都摆出一张“公事公办”的脸,那就是说……事情比她想象中的要严重。

    有人连徐家的面子也不顾忌,带了拿人的文件来,走正常程序——这是有人要找她的麻烦。

    而元泽应该也看出这一点来,所以他没有跟这些人理论。今晚这场圣诞舞会,她的“自己人”也只有元泽,他留下,有些事才好看准了再动作。

    “我没事,你也别太担心。”夏芍笑着,却深看元泽一眼,话里有话。

    她在提醒元泽,先不要有所动作,看看情况再说。元泽毕竟现在还是学生,他虽有家世背景,但夏芍也不希望他急切之下动用元明廷的人脉,在京城这派系争斗得一潭浑水的时刻,没摸清楚什么事就动作,很有可能会给家里惹麻烦。

    “带走!”那名警察不耐烦地看了夏芍和元泽一眼,自然没这闲工夫听两人嘱咐来嘱咐去,他一个命令,那两名警察便架着夏芍的胳膊往外走。

    夏芍神色不动,暗劲一震!那两名警察不知怎么回事,只觉得架着夏芍胳膊的手一麻!这酒店大厅里明明不是露天,竟好似有道风劲往掌心里一震!震得掌心都是一麻,且两名身材壮实的大男人,竟然抵不住这道风劲,两人齐齐往两旁一歪!

    噗通两声,竟是一起趔趄着栽倒!

    大厅里寂静的气氛因这两名警察的突然摔倒而被打破,学生们根本就没心思考虑这两人怎么莫名其妙摔倒了,他们只是看向夏芍,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那为首的警察怒目看向两人,显然是嫌丢人。两人爬起来的时候,都红到脖子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夏芍笑着去看两人,闲闲道:“二位还是顾好自己吧,我自己能走。”

    傻子也能听出夏芍在讽刺这两人自己走路都走不稳,还带人走?

    那俩警察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看夏芍的笑容,咬牙切齿,但有火也没处发。谁叫是他们自己摔倒的呢?

    两人都没有往夏芍身上想,毕竟她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子,柔柔弱弱的,刚才明明没动,怎么能把两个大男人推倒?

    所以说,刚才那一摔,可真有点邪门啊……

    正当两人心里惊异的时候,夏芍回头看向学生会主席张瑞,歉意点头,“张主席,实在抱歉,扰了大家舞会的兴致了。请继续吧,今天的事不会影响合约。”

    说完,夏芍转身便步伐悠然地出了大厅。三名警察赶紧跟上,直到人的身影都看不见了,舞会里还是静悄悄的。

    张瑞呐呐望着夏芍离开的背影,直到此刻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不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还能这么悠闲?

    元泽唇一抿,“会长,舞会我就先告辞了。”

    张瑞一愣,这才看向元泽。他还以为元泽会就这么匆匆离去,没想到他还会跟他打招呼。他的家世背景不低于他,家庭教养却显然是很好的。张瑞点点头,道:“快去吧。有什么事,回来说一声。如果需要帮忙,别客气。”

    元泽点头,转身离去。

    他刚走,便有人嗤笑一声,“华夏集团竟然古董造假?呵呵,还真是大集团,知名企业啊。也不知道打的是谁的脸。”

    说话的是就业规划部长邓晨,他跟夏芍本就有仇怨,此时满脸快意。

    张瑞皱着眉头回身,他是学生会主席,官门家庭,慈善拍卖会上的事学生们不知道,他却听说过一二。不是说造假的是一位姓于的专家么?怎么又变成华夏集团了?

    “事情还没弄清楚,不要轻易下结论。”张瑞斥责道。

    邓晨心中一怒,总觉得张瑞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怎么就觉得夏芍不错了?夏芍和他一样,都是经商的家庭,张瑞平时在学生会里正眼都懒得看他,倒看得上夏芍了?

    呸!

    当然,这怒气邓晨也只敢发泄在心里,不敢表露出来。但这么多学生在,今晚的事想遮是遮不住的,邓晨便道:“那万一证实华夏集团是造假,刚刚跟我们学生会签订的合同怎么办?”

    张瑞听了眉头皱得更紧,看了看舞会大厅里的学生。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合约必然是要想办法终止的。毕竟学生会不会背负着让学生们去不光彩的企业实习就业的名声。尽管张瑞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但身为学生会主席,他有他的职责,必须对这件事做出一个表态。

    “假如证实是真的,学生会会设法终止合约。”

    学生们低低窃窃地议论了起来,谁也没想到,本是全校瞩目的圣诞舞会,最终竟是这样收场。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属于这名少女的传奇,岂不是要终结了?

    低声的议论里,有人担忧,有人疑惑,有人不可置信,也有人暗地里一笑。

    那暗地里一笑的人站在张瑞身后,微垂眼眸,金碧辉煌的灯光照着她朝霞般的面容,嘴角只是轻轻一扬。

    没人看见王梓菡的笑容,却见邓晨毫不避讳地、快意地笑了。

    这合约必然是会取消的,华夏集团在京城大学必然是要一落千丈的——为什么这么肯定?京城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夏芍和徐家嫡孙关系亲密,如果不是证据确凿,警方会不顾忌徐家来抓人?

    一旦证据确凿,华夏集团就是造假的名声,搞不好夏芍还得坐牢吃官司!这种身上有劣迹的女人,徐家还会要?

    夏芍死定了!

    ……

    如果夏芍知道邓晨的想法,一定会点头称许。这富二代,脑子里还有点东西,也不是那么二。

    她此刻想的,也是这个问题。

    当初去警局做笔录的时候,夏芍就看出此事还会出现变故。但没想到,变故出在今晚——出在今晚,可真有点巧啊?

    怎不早一天,不晚一天。或者哪怕就是要今天出事,为什么不是上午,也不是下午,偏偏是晚上她出席圣诞舞会的时候?

    时机这么巧,三名警察进来说了三两句话,还句句引人往不利于华夏集团的方向想。

    呵呵,看来真是有人要黑她。

    而且,夏芍早就发现了,来传唤她的这三名警察她都没见过。不是周队长和他手下的人,这三人也必然不是秦系。秦系不会不顾念徐家。

    姜系!

    夏芍目光微冷,在光线昏暗的警车里,眉眼间意味辨不明晰。车还在往警局开,一路从京城大学里出来的时候,是开着警笛的,仿佛就怕学生们不知道她被警车带走了一般。这更加坚定了夏芍的想法。

    这事幕后有人操纵,她总觉得和王家脱不了干系。这件赝品事件,只跟王家利益有牵连,不是王家,还能是谁?

    不过如果是王家,这倒有点奇怪了。上回车行的事后,王家有意结交徐家,怎么会这么快就对她动手了?难道就因为她和徐天胤没有去王家吃那顿饭?可是,若真有意结交,一次不去,再请就是了。上回车行里的事,王家又不是没见识过徐天胤待她如何。为了生这一顿饭的气,再去得罪徐天胤?

    夏芍摇头,王家没这么傻。

    这件事情,有蹊跷。

    警车里,夏芍唇边勾起冷笑,有什么蹊跷,到了警局就知道了。她理通了其中关联,便往座椅里一融,闭目,养神。此举让坐在她一左一右看着的两名警察互相看了一眼,眼里都有惊异。

    这少女自从他们出现在舞会上开始,她脸上就挂着笑,没变过。此时此刻,她一身银白的长裙,肌肤在昏暗的车子里明月生辉般,淡淡珠光。纵然身穿这一身警服,他们也觉得惊艳。这柔美,淡雅的女孩子,性情不应该是柔弱的么?但她此时闭目养神,肩头披着件白色西装外套,罩在银白的礼服外头,这气场怎么看都是宠辱不惊。

    这气场,竟压得整个警察里静悄悄的,耳旁警笛的声音越响亮,车里越静得让人有些不安。

    这少女,太淡定了。淡定得他们这些押解惯了罪犯、心理素质强悍的警察都有点心静不下来了。

    好在,这种煎熬总有熬到头儿的时候。半小时之后,警车开进局里,下车的时候,那两名警察竟然没敢去架着夏芍,两人眼睁睁看着她从车里出来,银白的裙摆月色般洒在地上,天空还在下着雪,零下十几度,如此薄的衣裙,她竟不发抖。一下车来,她只把肩头西装外套轻轻一拢,步伐悠然自得得走进警局里。

    那气场、那气度,看起来警车就是她的座驾,而那两名警察简直就是她的司机、或者专门给她开车门的侍者。

    两名警察立在门边,好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领头的那人怒道:“还不赶紧跟进去!”两人才赶紧进了局里。

    圣诞夜晚上,警局里走进来一名穿着宴会礼服单薄裙装的女孩子,这让什么事儿都见过的大厅里的警员们都是一愣。随即有三人奔进来,开了间最里面的审讯室,将夏芍带了进去。

    夏芍一进去,便笑着在椅子里坐下,竟不等警方讯问,她先开了口,“好了,现在让我听听吧。谁指控赝品一案是我安排,你们警方有什么人证、物证。”

    三名警察进来,习惯性地倒水,然后捧着水杯去审讯。然而水刚倒上,走了两步,听见夏芍的话一个踉跄,开水洒出来险些烫着自己!

    那为首的警察将夏芍又打量了一眼,见她坐在嫌疑人坐着的椅子里,悠然自得。连审讯室什么样子也不打量,倒是有种反客为主的味道!

    嫌疑人他审多了,尤其是有身份的。通常那些有身份的人,一进来就会大呼小叫,最常说的就是:“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信不信老子……”之类的威胁。眼前这女孩子,可比那些人有身份、有倚仗多了。虽然她还没被徐家承认,但就凭徐家嫡孙已经跟她求婚,她完全可以搬出徐家来恐吓他们。

    平时那些京城权贵子弟的女朋友飙个车被抓进来,都一副母老虎要吃人的样子。而眼前这女孩子,她被从大学舞会上带来,在同学们面前名声扫地,她为什么不怒?为什么还这么淡定?

    连为首的警察都被夏芍的不符合常理扰得心烦意乱,正因烦乱,他没有多想,便道:“不用着急,你的案子是我们队长亲自审,他一会儿就来了。”

    “哦。”夏芍挑眉,原来这还不是个管事的。

    管事的果真一会儿就来了,刑警队的队长,姓冯,竟然长了一肚子肥肉,这身材真叫人怀疑他抓不抓地住犯人。

    冯队长显然已经听过手下人对夏芍的事情的报告,因此他一来便坐去审讯桌后,阴沉笑了笑,“夏小姐,不管你有什么倚仗,到了局子里都最好配合。拍卖会上赝品案已经由我们接手,之前接手的周队长几人涉嫌刑讯逼供,已经停职接受调查。现在案件涉及的被告人于德荣、谢长海、刘舟在庭审上翻供,称这件事是你自编自导。我们受命调查这件案子,希望你配合。”

    ------题外话------

    今天码了一万五,我太佩服自己了,泪流满面,决定去吃宵夜犒劳自己。

    买烧烤,妹纸们一人一把,谢这个月的大月票和大年会票!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二章 警方传唤!翻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二章 警方传唤!翻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