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权势遮天

    周队长虽然称不上跟夏芍很熟,但毕竟经手这个案子,如今他被停职调查,三名案犯又翻供,那三名警员走进审讯室坐到冯队长身边,望向夏芍,等着看她或震惊或愤怒的反应。

    然而,她却只是轻轻挑眉,问出了她最在意的一个词儿,“庭审?”

    冯队长愣了愣,阴沉的眼微张,灯光下似有深沉的光一闪。

    夏芍别有深意地笑了笑,“哦,原来那件案子庭审了啊。”

    案子庭审了,她居然不知道。这算是好消息呢,还是坏消息呢?

    赝品的案子,华夏集团是受害方,与这案子关联这么大,庭审居然没有接到法院的传票。非但华夏集团没有接到,夏芍敢保证,祝雁兰的父亲祝青山老先生一定也没有接到传票。祝青山身为国内古玩鉴定方面的泰斗,且是拍卖会那天鉴定金错刀为赝品的关键人,在这件案子里应该属于很重要的证人。他如果出庭,祝雁兰必然知道,没可能不告诉夏芍。

    夏芍断定,祝青山老先生并没有出庭作证。

    与案子有直接关联的受害方没有接到庭审通知,最重要的证人没有出庭作证。

    “呵呵,真厉害,不愧是权贵。”夏芍一笑,微嘲。

    冯队长脸色霎时很难看,一拍桌子,砰地一声,“把你传唤来,不是为了让你耍花招浪费警方时间的!这件案子归我们重案二组,现在要重新审理,问你什么,老实回答!”

    “当然。我一向很配合警方。”夏芍笑了笑,“有什么话,冯队长就问吧。”

    夏芍的配合态度让冯队长一愣,谁都没想到,她竟这么好说话。

    冯队长深深看向夏芍,原本,他准备了万全的对付夏芍不配合的办法,以为她总要闹腾一夜。没想到,她还真如手底下的人所说,态度出奇的淡定,跟那些有身份背景的人到局里来时的表现,相差太远。

    说实话,冯队长不怕夏芍闹,大闹警局,不配合警方办案,正好有理由多关她几天。正因为她态度好,他才头疼。

    虽然夏芍态度好,他们可以直接进入讯问阶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冯队长总觉得,眼前这名女孩子,绝对不像她表现出来得这么好说话。

    “今年九月二十九号那天早晨,你在哪儿?”不知道夏芍在打什么主意,冯队长只好直接讯问,边问边观察夏芍。

    夏芍闻言挑眉,“在京城大学对面的公园里。”

    冯队长目光顿亮,紧接着便问:“时隔三个月,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那天是京城大学军训检阅的日子,第二天学校就放假,国庆假期。冯队长也有过学生时期,应该知道对学生来说,这样的日子是不容易忘记的。”夏芍笑道。

    冯队长脸一沉,拍桌,“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别扯有的没的!”

    旁边的警员转头看冯队长,对他这态度暗暗心惊。不是怕冯队长得罪夏芍,而是怕冯队长这态度把夏芍给惹毛了。难得她配合,惹毛了可就不好审了。

    但夏芍的涵养,显然超出这些人的预估,她很好脾气地笑了笑,点头,配合。

    冯队长又深深看夏芍一眼,“你几点钟去的公园?”

    “五点。”

    “你去公园做什么?”

    “晨起,散步。”

    “砰!”冯队长一拍桌子,目光威严,“想清楚了再回答!你就是去散步?”

    “那冯队长倒是替我说说,我是去干嘛的?”

    “我跟你说过,别耍这些小心眼儿!你以为警方没有足够的证据,会传你来问话吗?”冯队长怒斥道。

    夏芍微笑,这回只笑不语了。

    冯队长看着她悠闲的模样,心底窜出一股火气,“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小梁,把证据拿来!”

    小梁正是那带队去抓夏芍的警员,此刻听见冯队长的话,却是一愣——这不符合程序。

    即便是重审的案子,案情的经过还是要详细地再问一遍的。就算他知道这案子有内情,重新问不过是个形式,但是笔录还是要做,这都是要给上头看的东西。现在没问几句,就把证据拿出来,这真的不符合程序。

    冯队长却很烦躁,他从警二十多年,什么样的人没遇到过?但是今晚,不知道为什么,他这眼皮子直跳,就是静不下心来,心里一股邪火就是压不住!他一个极厉的眼刀瞪向梁警员——让你去拿你就去拿!笔录那些东西都是可以自己写的!到时候让人按个手印就行了,这么简单的事都转不过弯来?

    梁警员无奈,官高一级压死,他只得转身出去。

    不一会儿,他回来,手上所谓的证据,是几张碟片。

    第一张碟片放出来,背景是审讯室,坐着名老人,容颜憔悴,正是于老,“我儿子因为赌债欠了不少钱,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就被夏董知道了。拍卖会三天前,她找到我,称想跟我合作,事后给我笔钱。”

    “她以我的名义给金错刀鉴定,再把这枚金错刀放到华夏集团的慈善拍卖会上,当众揭穿。其实就是想以此打击竞争对手。她让我当众说赝品是西品斋的谢总给我的,还让我说听见谢总和王少商量着打击华夏集团。那天出席拍卖会的宾客都是有分量的人物,她这么做,就是为了打击西品斋的名誉,以此在这些宾客面前抬高华夏集团的名气。我为了给儿子还债,哪怕名声都可以不要。所以……就同意了。”

    一张碟片放完拿出来,第二张放进去,里面的人是西品斋的总经理,谢长海。

    谢长海眼神愤怒,语气激动,“我根本就不知于德荣在说什么!我们西品斋送拍的古玩都是有记录在册的,里面压根就没有那枚金错刀!那枚金错刀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我不知道,反正是华夏集团拍品征集结束之后。那个时候所有拍品入柜封存,他们自己也有记录。我们又进不去华夏拍卖公司的库房,怎么把东西放进去?简直是血口喷人!我看,就是他们自己的人能把东西放进去的!为的就是打击我们西品斋的名声。”

    “这件事我一开始就是这么跟办案的警察说的,可是周队长他们,一口认定是我们干的。不承认就拷我们,不给水喝,有的时候还拳打脚踢。看!我现在身上还有伤!”谢长海把袖子撸起来,胳膊上确实有没好全的伤,“这是刑讯逼供!我要告他们!”

    第二张碟片拿出来,第三张放进去,这回是华夏拍卖京城分公司的原总经理,刘舟。

    “金错刀的赝品是我们董事长找到我,让我放进去的。这件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在拍卖会那天早晨,我支开祝经理偷偷进了库房,把赝品放进西品斋的拍品里面。事后,我们董事长还叫我把那段监控录像剪去。但是我没想到,她会过河拆桥。”

    “我很气愤,一开始就是说的实话。但是周队长他们认定我是西品斋安排在华夏集团里的内鬼,他们刑讯逼供,我熬不住了,就给了假供词。”刘舟也把袖子挽起来,上面有淡淡伤痕。

    三张碟片放完,还有。

    第四张便是拍卖会那天,刘舟进入库房的视频,剪辑版。第五张是经过技术人员恢复的完整版本。

    这两张碟片是夏芍当初给周队长当做证据的,那种完整的版本是徐天胤恢复的,后来夏芍让人刻录出来,给了周队长。

    但这两张碟片,现在却成了指控夏芍的证据。

    一连串的指控放完,冯队长阴沉沉看夏芍,冷笑一声,“夏董,这些事,给个解释吧?”

    夏芍也看着冯队长,笑了。她笑得很慢,很有深意,莫测的神情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

    一愣过后,冯队长一恼,啪地一拍桌子,大声道:“我再问你一遍,九月二十九号那天早晨,你去干什么了!”

    “公园,散步。”

    “胡说八道!”冯队长从椅子里站起来,怒目盯住夏芍,“你们这些学生,太阳不晒着屁股不起床!你会起这么早?你也说那段时间你们在军训,军训那么累,哪有学生起那么早?于德荣称,你是拍卖会三天前找到他的,二十九号那天刚好是拍卖会前三天!你分明就是找于德荣去了,跟他谈赝品的事,对不对?”

    夏芍笑了,眼神嘲讽,“原来早起也可以被人怀疑,真是长见识。”

    冯队长一怒,刚要说话,夏芍却又开了口,“冯队长,你刚才也说了,学生军训累,不爱起早。假如我真找于老谈事情,中午不行么?晚上不行么?为什么要早晨五点?”

    冯队长嘲讽冷哼,“你真当警方是吃干饭的?你军训完了就放假了,你的同学都称看见你军训完了就跟着徐将军的车走了。你跟男人有约会,放假了就抽不开身了,当然要趁着军训之前!”

    哦,原来这些人还是做过功课的。

    夏芍点点头,看起来很赞同冯队长的话。但她接着便目光更为嘲讽,“既然冯队长调查得那么清楚,想必也知道我去了公园之后,遇到了什么事吧?那天有个摆摊的小摊贩,跟于老做局骗财被我识破,当时很多散步的老人都在。其中一位险些受害的老人姓马,跟于老认识,很可能是邻居。不知道冯队长调查过这件事吗?”

    没想到,冯队长一听这话,笑了。像是巴不得夏芍提起这件事一般,“摊贩?古董局?夏董,你可真会编故事,周队长不做调查就信你,你以为全世界的警察都这么傻,听你忽悠吗?!于德荣确实有个邻居姓马,你要见见吗?”也不等夏芍答应,冯队长便道,“把老人带进来认认人。”

    那名姓梁的警员又出去了,这回回来带了位老人来。

    正是那天公园里,因夏芍识破骗局才没被骗财的马老。

    “认识这女孩子吗?”冯队长一指夏芍。

    马老被带着站在审讯室外头,隔着铁栏杆,看了夏芍一眼。那一眼,老人的目光明显有些躲闪,“不认识。”

    “九月二十九号那天早晨,你做了什么,还能记得吗?”

    “我在家里看孙子。”

    “为什么记这么清楚?”

    “以往我都是去公园散步的,但是那天早晨孙子拉肚子,我很早就起来照顾,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马老说这些话时低着头,声音不大,不敢看夏芍。

    “带老人家下去录份口供。”冯队长吩咐一声,马老就被带走了。人一离开,冯队长就笑了,这回看向夏芍的目光有些看好戏,“说说吧,为什么撒谎?”

    夏芍却轻轻挑眉,不说话了。

    她虽不说话,却依旧含着笑,尽管这笑意有些冷,但却颇为意味深长。明明现在一切的不利都指向她,她却好像并无所觉,竟微微闭气眼来,看着不知在思量什么。

    她身上还穿着出席舞会的单薄礼服,肩上披着件西装外套,外套袖口有些长,她的手在袖子里,起先像是握着拳,此刻却松了开,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敲打。

    咚,咚。

    原来是这样。

    这幕后的人手段不错。

    案子悄悄庭审,悄悄翻供。翻供还不算,还要指控周队长等人刑讯逼供。

    不管事情是不是真的,周队长等人都要立刻被撤离这件案子。秦系的人停职接受调查,接手案子的堂而皇之地就换成了姜系。

    之后的事,就好办了。

    让于德荣、谢长海和刘舟等人改口供,把所有的脏水都往她身上泼,那是很容易的事。只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连马老都找到收买了,真可谓滴水不漏。

    能做到这份儿上,那天广场上那名小摊贩,不用问,必然是查无此人了。即便能找到这人,也定然是“没发生过这件事”。

    也不必问,那天带走那名摊主的两名警察,想必也找不到了。

    至于那天公园里和马老一样晨练的、目睹了古董局的老人们,夏芍更不会要求冯队长等人去查。京城大学附近的小区特别多,住户多得找几名老人那等于是大海捞针。且不说这些人爱不爱这么费时费力的查,即便他们去查了,查出来了,结果也会是和马老一样。

    那样,只会多几份供词证明那天的事不存在,证明她在撒谎。

    而她在撒谎,形势就对她很不利。至少说明她心虚,想遮掩。

    呵呵,能做到这份儿上,幕后那人可真是权柄遮天,下决心非要扳倒她了。

    不过,有这么容易么?

    夏芍笑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三章 权势遮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三章 权势遮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