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徐老爷子到!(未完)

    老爷子迈着健步走了,剩下的人却都傻了眼。

    华芳懵愣地望着老爷子离去的背影,好半天像被雷劈了一般站在原地。

    “爸刚才……说什么?”徐彦英呐呐转头,与其说是在问别人倒不如说是在喃喃自语。

    “爸说那天……在公园?”徐彦绍的表情是懵,语气是不可思议的。

    华芳在两人身后晃了晃,险些站不稳!

    老爷子那天在公园?老爷子那天在公园?

    华芳只觉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能思考。

    还是徐彦英先反应了过来,“我去看看!”说完转头便对女儿道,“你就别去了,中午饿了自己先吃。”

    刘岚站在最后头,看看母亲,又看看现在的情况,呐呐点头。徐彦英转身就走了,徐彦绍一愣,便也跟了上去。刘岚转头看向脸色苍白的华芳,问:“舅妈不去吗?”

    华芳正发愣,盯着几人离去的方向,眼神发直。听见刘岚的声音,霍然一惊,整个身子都是一哆嗦!刘岚怪异地看向她,华芳接着垂眼,眼底光芒一闪,接着扯出个笑来,“我也去看看,你中午在家,想吃什么跟厨师说。”

    不待刘岚点头,华芳便也走了出去。

    华芳一走出去,手便放进了兜儿里,去摸手机。等徐家客厅看不见了的时候,她转身便往一条小路走。正当此时,走在前头去开了车门的徐彦绍回过头来,看见妻子也跟出来了,便招呼她道:“赶紧上车!”

    华芳手还放在兜里,身体维持着一个往小路偏的姿势,心脏扑通扑通跳。但面对丈夫的催促,她只得紧紧握了握手机,无奈过去,上了车。

    ……

    这时候,警局里。

    三名昨晚将夏芍从京城大学舞会上带来警局的警员坐在桌后,目光在夏芍和冯队长之间飘来飘去。

    情况很诡异。

    冯队长烦躁地爬着头发,原地走来走去。而夏芍却坐在椅子里,悠然自得。她转头望着审讯室里的电视,电视是关着的。

    她在看什么?没人知道。知道的只是,她维持这样的姿势半上午了。

    冯队长昨晚一夜没睡,今早老早就把夏芍提到审讯室里。但奈何她昨晚的配合今天全然没有,先是要求吃早餐,早餐吃得那叫一个不紧不慢!警员们给她掐着时间,她整整吃了一个小时!吃过早餐,她又要求休息。

    不给休息?对不起,有很多事记不清了。

    这明显就是在拖延时间,审讯过太多罪犯的警员都该清楚,这绝对是在拖延时间!但诡异的是,冯队长以往遇到这样的人,早就发火了,但今天却只是自己烦躁地走来走去,竟不对夏芍采取措施。

    而夏芍就更奇怪了,她自从说了要休息之后,便一直望着电视墙,可是诡异的是,电视根本就没开!

    她在看什么?

    三名警员实在搞不清楚,但她确实这样看了半上午了。

    而这段时间,冯队长几次想发怒,但当看向夏芍时,竟好像有所顾忌般,竟一句重话没说过。这实在是让人奇之又奇,最想审夏芍的是冯队长,现在人就坐在这里,他又任由她莫名其妙发呆——这不正常!

    但负责这件案子的是冯队长,三名警员也不敢说什么,他们只好沉默地坐在桌子后面等。梁警员看向夏芍,她朋友给她带了衣物,她昨晚却没有换,至今还是穿着昨晚的礼服,只不过外头套了件长身的羽绒服。少女斜身倚在椅子里,手悠闲地缩在羽绒服袖子里,看起来像是冬日里窝在阳台上晒太阳的猫,神态懒散,目光看起来还有些发呆。

    也不知道她要这样呆到什么时候。

    正这样想着,夏芍笑着打了个哈欠,“嗯,我休息好了。”

    冯队长霍然转身,三名警员也都在此刻坐直了身子——她总算休息好了!还以为她要用这方法混过四十八小时呢。

    “冯队长,昨晚你列出的指控恕我不能承认。”夏芍慢悠悠道,却没人看到,她袖子里,一直掐着的掌心决,在此刻松了开。

    冯队长维持着转身的姿势,眼底本在刚才转身一瞬被希冀盖过的光,此刻,沉下去。他头发抓了一早晨,掉都掉了一撮,现在她说不承认?

    虽然清楚夏芍不承认才是常理,但冯队长的怒火就是在此刻爆发了!他忍了夏芍一早晨,每次要发火,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些气弱,心里没底。于是几次要发怒,这火就是发不出来。但此刻,他压抑着的怒火,总算爆发了。

    “砰!”冯队长把手中的茶杯重重往桌上一放,身子前倾,死死盯住夏芍,像头发怒的公牛,“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别想着拖延时间!你以为,警方的时间是那么好拖延的吗?”

    夏芍挑眉笑,“我拖延时间?难道不是冯队长一直走来走去,不肯审我吗?”

    “你!”冯队长被她噎得两眼翻白,险些没背过气去!那不是她说要休息,他才不审的吗?“好!好!那我现在就开始审!”

    “我不承认指控。”夏芍在这时又道,袖子里,掌心决又掐了起来,只不过这回根据方位,变换了个指腹。

    冯队长顿觉怒不可遏,气得浑身直哆嗦,“拍卖会的事有物证,公园的事有人证!你不承认?你以为你不承认,凭这些证据我们就不能申请批捕你吗?”

    “物证?那物证是我给周队长的,冯队长可知你昨晚放的那张完整的监控录像是谁恢复的?是徐将军。你们拿着徐将军恢复的录像来指控我,可真有本事。”夏芍目光冷了下来。

    冯队长和三名警员却愣住。什么?那录像是徐天胤恢复的?梁警员有些忧心地去看冯队长,冯队长目光一闪,冷笑一声,“徐将军一定是被你蒙在鼓里,不知道这件事是你一手策划的!可笑,你把这证据交给周队长,作为指控你的原总经理刘舟的证据,结果却给自己挖了坟墓!这就叫法网恢恢!法律可不管你是什么国内最年轻的企业家,犯了法,你一样要接受制裁!”

    冯队长说得义正言辞,大义凛然。

    夏芍却笑容更冷,“这话还给冯队长,以及你幕后的那位。公园的人证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有没有公园的事,你也知道。法网恢恢,法律可不管你是不是国家公职人员,也不管你背后的人权势怎样大如天。犯了法,你们一样要接受制裁。”

    冯队长目光倏地一缩!梁警员也目光一闪,其他那两名警员却是震惊地看向冯队长——怎么?这件事有内情?

    有内情的事自然不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冯队长没想到,夏芍居然看出他也牵涉其中。夏芍是冤枉的,她自然能猜出是有人要整她。但这种事是上头的意思,他们这些人也只是按指示办事,冯队长还以为,夏芍会认为他们只是替人办事,并不知情。

    没想到,她竟然能看出这么多来?

    冯队长目光一闪,心底打了个突——这女孩子知道得太多了,必须要让她乖乖认罪!不然的话,会对他很不利!

    “不要听她的!”冯队长转头对手下两名警员道,“我看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侮辱诽谤国家公职人员,你知道是什么罪吗?”他一转头,盯向夏芍,目露凶光,“拿铐子和警棍来!”

    两名警员一愣,这是要刑讯?

    冯队长却心底一阵烦躁,转身便从其中一人身上抽出手铐,又顺手从另一人身上抽了警棍,对着夏芍冷笑一声,“告诉你!我办案这么多年,证据确凿还负隅顽抗的罪犯见得多了!我们警方是讲究人权的,觉给你睡了,饭给你吃了,你呢?还想浪费警方的时间!警方要是再纵容你,就是对受害者的不公!今天你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

    冯队长只想让夏芍承认,此刻竟不惜让她吃些苦头。在他看来,她在外再享有盛名,那也是名十九岁的女孩子,柔柔弱弱的,受得起警方的这些手段?手铐不铐她,光警棍就够她受的了!而且,这还没有伤痕,任她在法庭上怎么说,没痕迹就没人信她。再说了,庭审那天,上头应该会安排法官,到时候她就是冤死也没人理。

    这样一想,冯队长顿时有些后悔,早想到这点,昨晚就应该不那么顺着她。说来也奇怪,为什么他到现在才想通?昨晚和今早,都是被这女孩子的虚张声势给牵着鼻子走,竟觉得她似乎还有什么筹码在手上!

    他可真蠢!这明明就是她在虚张声势!

    想到自己竟从警二十多年,天天面对罪犯,这回竟被个十九岁的女孩子给耍了,冯队长怒上心头。这一怒,便头脑一热,恶向胆边生,拿着手铐和警棍,往桌上狠狠一敲!

    “砰!”地一声巨响,审讯室里桌子一角竟然被这一棍给敲掉了!

    两名警员抽气一声,只觉这一声震得耳膜都嗡地一声,刺痛得险些抱头。两人紧紧盯着冯队长,看着落在地上那一截桌角,心惊。

    这得多大的力气?队长不会想拿这样的力气去打人吧?那会死人的!

    连梁警员此刻都看向冯队长。

    此刻,审讯室里,三名警员的目光都在冯队长身上,而冯队长则盯着夏芍,目露凶光。

    因此,谁也没注意到,就在刚才那敲桌子的一声巨响时,一名拄着手杖却步伐健朗的老人走进来,被这忽来的一声巨响也震得一愣,停住脚步。

    夏芍怒道:“你们敢刑讯?”

    冯队长哼哼冷笑,“刑讯?刑讯你又怎么样?告诉你!再不承认,有你的苦头吃!这电棍上身的滋味,我看你是想尝尝!”

    “混账!”这时,一声洪钟般的苍老怒喝从门口传来,老人手中手杖一敲地上,砰地一声!

    三名警员霍然抬头,看见门口站着位老人,都是一惊。

    “混账!”冯队长一惊之后,也是一怒,“什么人?谁叫你进来的!”

    “你混账!你混账!”几乎是同时,老人身后匆匆奔进来一名穿着警服的中年男人,进来就指着冯队长,手指颤抖,脸色涨红,眼瞪着像要吃人的表情。

    冯队长左手提着手铐,右手提着警棍,看见这男人却愣了,“局、局长?”

    高局长。

    正是车行那天晚上,带着人去的那位高局长。

    高局长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他怎么那么倒霉?前段时间才遇上车行的事,现在又遇到这么件事。虽然他得过王家的指示,算是知道情况,但是他死也想不到,徐老爷子竟然会来警局!

    来了也就算了,还不声不响地就往审讯室走。警局里的人哪儿拦得住那些国家领导人的专属警卫人员?证件一亮出来,整个警局的人都傻了!眼见着老爷子在来了审讯室,还好有激灵的告诉了他。他从局长办公室里奔下来,连电梯都忘了坐,下楼的时候绊了两跤,紧赶慢赶奔到门口,居然看见冯队长那个二楞子指着徐老爷子骂“混账”?!

    高局长只觉得昏天暗地,眼前发黑,恨不得当场晕过去!当然,他没那么好的运气晕过去,所以他现在只想宰了冯队长。

    冯队长看见高局长,还愣着不知怎么回事,呐呐问:“局长,您、您怎么来了?”

    这件事,局长也是知道的,但是他不明白,局长为什么要亲自过来?一般这种活儿,不都是他们干的么?

    “我再不来,我看你能把警察的脸都给丢尽了!”高局长血压升高,气得直哆嗦,但一身警服穿着,话说得比冯队长都义正言辞。

    冯队长傻了眼,张着嘴。他这才看向徐老爷子,此刻才发现,老爷子身后跟着两人,看着不起眼,但是气势冷沉,只是用目光盯着他,他就有种被万箭穿心的惊悚感觉。他也不傻,一看高局长都来了,便知道今天老人肯定有些身份?

    “局长,这、这位老人是?”冯队长试探着问。

    “我是徐康国。”老人却不用人介绍,拄着手杖自己迈上前一步。虽只是一步,这一步却稳健如松,手杖敲在地上,声音不重,老人的目光却是威严震怒,气势如虹。

    徐……

    冯队长的表情起先有一瞬的滑稽,像是没反应过来,只是听着这名字耳熟……不仅听着这名字耳熟,老人这面相……好像看起来,也眼熟。

    但是当反应过来老人姓徐的时候,冯队长一口气抽得老长,险些休克!

    “主主主主……”主了半天,没主出来。

    主席这个称呼,这个人,经常在电视里听到看到。但同样身在京城,这样的国家级领导人,哪是冯队长这样的人能见得到的?他就是做梦,也想不到,这位名声赫赫半个世纪的老人,这位共和国仅存的开国元勋,今天会亲自来警局?

    噩梦!这一定是噩梦!

    而这时,冯队长身后的三名警员也是惊住不动了,盯着徐康国的眼,眨也不敢眨。

    死寂的气氛里,只有夏芍从审讯室里走了出来,“老爷子。”

    ------题外话------

    明早八点,补七百字,凑够五千。

    明儿我不出去了,万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五章 徐老爷子到!(未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五章 徐老爷子到!(未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