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案件进展

    夏芍和徐天哲谈话的时候,元泽等人都密切注意着两人,见夏芍脸色沉下来的时候,柳仙仙就停止了点菜,手里抓着菜单,大有徐天哲敢惹夏芍,她就把手里的菜单当暗器飞过去一击毙命的架势。

    这时候,夏芍却站起身来,走了过来。她坐下,在柳仙仙紧紧抓着的菜单上目光一落,问:“菜点好了?”

    “点好了!”柳仙仙柳眉一挑,修剪得漂亮的指甲往菜单上狠狠一划——好大一片!

    她点的菜几人根本就吃不完,明显有痛宰徐天哲一顿的意思。徐天哲独自坐在后头的座位里,许久没起身,背影僵在那里。

    衣妮等到服务生上菜的时候才来,坐下后听说徐家人在,离开脸一沉,低声凑过来问夏芍,“那个恶婆娘的儿子?可以下蛊吗?”

    “不可以。”夏芍眼也没抬。徐天哲比他父母更识时务,而且为了父母他肯来求情,不管徐彦绍和华芳夫妻是怎样的人,都至少说明他还在乎一点亲情。既然这样,他就还没有不可救药。那天在徐家,她对师兄说,世上总会有不在乎他的人,他并没有失去什么。那话不过是安慰他,她总是希望,世上多一个在乎他的人,再多一个。

    但这次,徐家人伤了师兄的感情,不把他们修理得乖乖的,她不会交还到师兄手上!

    这时候,餐点都陆续上来,元泽等人也不知是默契还是怎样,这顿饭明明是徐天哲请,桌前还有位子,他们却坐得满满的,把最后一张席位挤去角落,几乎看不见。徐天哲起身走过来,没看那张席位,只是看向夏芍。他的眼底总觉得有些复杂神色,“大嫂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我父母那边,我也会多劝劝他们。所以,我的请求还是希望大嫂也考虑一下。”

    徐天哲语气诚恳,说完也并没有坐下来的意思,只点头道:“不打扰大嫂和朋友们用餐了,我还要去医院看我妈,先失陪。你们用餐愉快。”说完,他便去结了帐,离开了。

    直到徐天哲的背影消失在餐厅,柳仙仙才眼里冒出八卦的光,问道:“这小子上回拍卖舞会上见,有这么乖么?你把他怎么了?”

    夏芍哭笑不得,什么叫她把徐天哲怎么了!

    衣妮这时也在旁边插问一句,“老妖婆住院了?是不是要死,我去送她一程!”

    “都消停点,这事我会处置。”夏芍道。

    “你做的?”元泽也问道。徐天哲不说,他都不知道华芳住院了。这件事消息必然是封锁了,如果是正常生病,没道理封锁消息的,只可能是住院有很大的内情,不能对外公开。

    夏芍无奈,这些事其实不便太多人知道,但是这些朋友都虽然闹腾是闹腾了些,关键事情上却都不是大嘴巴,因此她才省略了重要部分,把大概说了一下。只说自己是用了些风水上的手段。

    但朋友们却还是越听眼睁得越大,柳仙仙发出一声爆笑声!这个时候,餐厅里也有几桌学生,听了这笑声全都纷纷侧目。夏芍看了柳仙仙一眼,柳仙仙捂着嘴,仍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捂着肚子,“裸奔……裸奔!一大把年纪了,还玩这套,口味真跟得上时代……”

    衣妮却皱眉道:“为什么不直接宰了?换做我,要这老妖婆死得史上最难看!”

    这话一出口,便让柳仙仙的笑停了下来,元泽等人一起望向衣妮。他们也感觉到了,这女生神神秘秘的,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夏芍摇了摇头,眸一垂,“她有不能死的理由。”

    徐彦绍和华芳都不能死,这并不仅仅是夏芍在考虑老爷子的情感,而是他们若死了,徐家的权势会受到重创,到时候开心的只会是王家,是姜系。这对派系争斗和政局的影响太大,从夏芍心里来说,她还是希望秦系当政的。

    徐彦绍和华芳,应该受的不是死罪,而是活罪。

    等着!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完!

    除了徐彦绍和华芳,还有王家!

    ……

    这几天,除了徐彦绍和华芳夫妻在上层圈子里一直出洋相外,案子的调查也在继续。

    高局长、冯队长和梁警员的案子很好审,尤其是高局长的。他的罪有当时的监控录像为证,是最先定罪的。冯队长和梁警员威逼证人的罪名由马老出来指证,而刑讯的事,也有当时审讯室里的监控。至于谢长海指控他们身上的伤是冯队长指使梁警员打的,这点也找到了当时看守所的人作证。这件案子现如今轰动京城,都知道惹了徐老爷子,没人敢包庇隐瞒,证人的寻找很顺利。

    当刑讯逼供的真相大白的时候,周队长等人便被恢复了职务。

    而王卓的罪名还在调查中,王家就他这么一个儿子,自从案件开始就不停地走动各方关系,他们也知道这件案子是当权的那位所关注的,因而不敢太拉帮结派,便把心思放在了对儿子不利的证据上。

    于德荣那天的供述里,曾说王卓答应他,如果他翻供,他就会跟地下钱庄的人打声招呼,于德荣的儿子在地下钱庄所欠的钱就可以一笔勾销。王卓在外经商,黑白两道的势力都有接触,以王家的能力,自然查出了那家地下钱庄。

    王家想找到那家地下钱庄的老大,给其一笔钱,让其跑路,不要在京城等着警方上门来严打。但是凑巧的是,王家找到地下钱庄的时候,那家钱庄就关了门,老大不知所踪。

    这本来对王家来说是件好事,但是让王家觉得五雷轰顶的是,两天之后的深夜,一名飞车党将一人和于德荣之子一起进入钱庄的监控和照片丢进了警局里,里面的资料还有于德荣之子赌博的场景,以及输钱的日期和数目细则。

    警方的人按照照片找到了于德荣之子和那个与他一起进入钱庄的人,证实是王卓西品斋的员工。因为于德荣常给西品斋鉴定古玩,他的儿子跟西品斋的员工也认识,那天正是那人拉着他进了地下钱庄去赌钱,输了之后又怂恿他跟钱庄借钱,这才有了王卓以此事为条件要挟于德荣法庭上翻供的事。

    王家只觉得晴天霹雳,他们实在不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但是不利的证据确实指向王卓。无奈之下,王家人又提出,刘舟、谢长海和于德荣的证词不可信,三人自从入了警局,证词改了又改,无法确定真实性,请求警方再仔细调查。

    这不过是拖延时间,京城上层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权贵犯案的事,向来是这样三拖两拖,拖得上头消了气,拖得京城再出点别的大事,也就逐渐让这件事淡出众人视线,不了了之了。

    夏芍却没打算让事情不了了之,华夏集团已经正式起诉西品斋名誉侵害。而且,要王卓回京,夏芍自然有办法!

    王家人不会知道,那家地下钱庄是三合会的。这里虽然是京城,属于北方,但是却是政治中心,三合会、安亲会在这里都有自己的人脉,这些人脉大多是官场上的官员,只不过像这样的事情,大多不为人知。

    事情闹得这么大,应该是戚宸知道了。戚宸自从上回跟夏芍不欢而散之后,从没有打过电话来,这次的事他做得也是不声不响,夏芍听说了事情之后,还以为是安亲会的钱庄,找了吴老大问情况,这才知道是三合会的。

    夏芍对此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她本想打个电话给戚宸谢谢他,但是想想却算了。以戚当家的脾气,打电话给他想必也听不到什么好话。她过年的时候还要回香港给师父拜年,到时候再当面谢他吧。

    让夏芍有些意外的是,她见到了龚沐云。

    这天是考完试的最后一天,明天徐天胤从军区回来,三天后夏芍就可以回家了。在她走之前,老爷子请她去徐家吃顿饭,估计还是商量过年徐天胤去夏家正式拜访的事。而夏芍也打算在这天对王家动手。

    她推了朋友们出去庆祝的邀请,打算这几天安排下公司的事,然后才好回家过年。但没想到,她开着车刚出校园不远,在拐角处遇见一辆停着的黑色林肯。车窗摇半扇,露出一双眼尾微微上扬的凤眸,和半张如画面容。

    夏芍一愣,便见龚沐云已含笑指指前面,然后车子便开走了。夏芍会意,开车跟在后头,去了一家茶苑。

    这家茶苑是四合院式的,布置雅致,夏芍和龚沐云在茶苑里的一间雅阁里坐了,看外头雪片纷飞,面前茶香袅袅,很是惬意。

    自从上回慈善拍卖会后,与龚沐云三四个月不见,他还是老样子。这么冷的天儿,他也穿着白色的唐衫,捧着茶杯,目光落在夏芍眉眼上,第一句便是调侃,“你总是事情不断。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你可真是忽略朋友。”

    夏芍却一副损友的语气,“我想打来着。但是你知道,最近因为案子涉及到地下钱庄,虽然那不是安亲会的钱庄,可是现在京城全范围严打,我想安亲会的生意也一定受了不少损失。你知道,我向来财迷,我怕你让我赔偿损失,所以我怎么会往你枪口上撞?”

    龚沐云愣了愣,随即望着夏芍,眸中笑意流华般,眉宇如画。他挑了挑眉,点头,语调散漫,“哦,多谢你提醒了我。原来我还有挽回损失的办法。那么,改天安亲集团会将损失清单递交华夏集团的。”

    夏芍被逗乐了,轻声笑了起来。

    龚沐云却望着夏芍,只是这么望着。袅袅茶香遮了眸中笑意,些许朦胧。茶室里的气氛也跟着凝滞了起来。

    夏芍坐在这种气氛里,笑容如常,目光坦然回望,问:“你平时那么忙,来趟京城不容易,不会是为了这次的事专程来的吧?”

    龚沐云笑了笑,眼眸微微一垂,遮了其中怅然若失的感慨,似微微一叹,“是专程来的。所以,晚上你是不是要尽尽地主之谊,请我吃顿饭?”

    这夏芍自然答应,朋友来访,哪有小气到不请客的道理,“当然。不过,希望这回别遇到什么暗杀的事。”

    “我来见你,戚宸就是想杀我,也不会动手的。所以,我和你在一起,最安全。”龚沐云玩笑的语气。

    夏芍却轻轻垂眸,她想起戚宸曾说龚沐云跟他有杀父之仇,此时想开口问问到底怎么回事,但最终却把话咽了下去。龚沐云专程来京城,提这些往事,不知会不会坏了他的兴致。

    说是夏芍请客吃饭,其实这家茶苑里就有上好的特色菜肴,夏芍便点了几道菜,与龚沐云就在这儿吃了。等着菜来的时候,龚沐云才入了正题,“你打算怎么处置王卓?帮你查到他的藏身地了,正有人盯着。只要你一句话,给你绑来。”

    夏芍听了只是挑了挑眉,并不意外。其实,她已经知道了王卓藏身在加拿大。虽然王家隐瞒了王卓在国外的地点,但是徐天胤通过出入境记录和在国外认识的一些朋友也查出了王卓的藏身地。

    “这倒不必了。哪怕是暗杀,也是能查出蛛丝马迹的。王家在军,安亲会在黑,跟军方作对我只怕到时会对帮会不利。你放心,我有办法对付王卓。”夏芍说到最后,目光已经冷了下来,哼了一声,“最快这个年过不完,他就得回来!我请你看场好戏。”

    ……

    夏芍这话可不是说说的,人力去做的事,难免留下蛛丝马迹。世上很多事,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

    但是,这需要机会。

    夏芍要动的,是王家的风水。

    夏芍要动的,是整个王家。迫使王卓从国外回来,不过是她计划中的附带部分。现在徐老爷子介入了这件事,在姜系看来,徐家已经算作秦系的了。将来派系争斗,势必不会再绕开徐家。而首当其冲的,徐天胤是军方的人,王家的势力就在军方,夏芍不会给对方日后给徐天胤使绊子的机会。

    哪怕他们只是有可能会这么做,也要掐灭在未发生之时!

    但是王家住在红墙大院里,平时夏芍布风水局都是随心所欲,但这一次,却没那么容易。红墙大院里,到处都是警卫,夏芍想动王家风水,哪有那么容易?只能趁着和徐天胤回徐家的时候,想办法试试看。

    这几天,夏芍用天眼仔细观察了徐家和王家之间的路上有没有可以隐蔽的地方,倒是有处,但是徐天胤说,红墙大院里面,监控设备采用的都是最先进的,没有死角。

    因此,夏芍只得想了个办法,冒险一试。

    第二天,徐天胤从军区回来,夏芍和他中午就去了徐家吃饭。吃饭的时候只有徐老爷子和徐彦英在。

    华芳昏迷了一个星期才醒,医院早已说她没有生命危险,可以回家休养。但是她算是怕了那条无处不在的金蟒,在医院的时候没发现有,所以死活赖在医院不肯回家。徐彦绍估计也是想避着夏芍和徐天胤,因此便借口在医院照顾妻子,这天没有回来。

    而徐天哲,早在跟夏芍谈话完的那天晚上,就又飞回了任职的地方上。临近年关,政务事忙,京城年底因为王卓的案子闹得不平静,各方面都很敏感。徐天哲这次回来是以看望母亲为名请假,但也只请了一天假,便赶紧回去了。

    他的承诺有没有做到,夏芍不知道,也不想理会。她没打算罢手,等她今儿动了王家的风水,会让华芳和徐彦绍“好好”过个年的。

    呵呵。

    吃饭的时候,气氛还是有些怅然的。毕竟家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也不是说忘就忘的。只不过今天要谈正事,徐彦英便笑了笑,问道:“天胤啊,听说你见过小芍的父母了。不过,这回是正式拜见,连她家里的长辈们也都一起见见。按规矩,咱们这边最好是有个长辈陪着。你看,姑姑姑父陪你去,成不?”

    徐天胤闻言抬眼,还没说话,老爷子一摆手。

    徐康国道:“不用。这回就叫天胤自己去吧。咱家跟着去那么多人,不是给人家父母压力么?儿女结婚对天下父母来说都是大事,你们去了,叫人家当面说同意还是不同意?我看还是让天胤一个人去,也给芍丫头的父母时间考虑考虑。”

    夏芍闻言一愣,接着暖心地一笑。天底下最盼望师兄早些成家的人就是老爷子了,老爷子应该知道她年纪小,父母未必愿意她这么早把终身大事定下。原以为老人会在这时候耍点老狐狸心思,让徐家长辈跟着去,排场摆得正式些,给她父母些压力,不好不同意。没想到,他还是为她父母的心情考虑了。

    这位老人,当真可敬。

    徐彦英听了苦笑,“爸说的也是这么个理儿。那行,就听您的吧。”但说完便看向徐天胤,目光慈爱里带些复杂,劝道,“你可要记着,小芍她年纪小,她父母要是不同意,那是情理之中。到时候,你这性子,可得克制着些,知道了么?”

    夏芍闻言一愣,噗嗤一声笑了,有些无奈。

    徐彦英这话是怕她父母万一不同意,徐天胤会拔枪像那晚对徐彦绍夫妻那样对她父母?看来,她还是不了解徐天胤的性子。虽然可能她是徐家少有的疼爱徐天胤的人,但是因为不常见面,一家人终究如此不了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7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三章 案件进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7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三章 案件进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