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王家风水!

    一家人如此不了解,让夏芍有些感慨。舒琊残璩但是她还是很乐观的,好歹徐彦英对师兄还有疼爱在,如今师兄回了京城,只要多相处,总有了解的那一天。

    在夏芍发笑的时候,徐天胤放下碗筷,点头,“好。”

    徐彦英看他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态度恭敬,一点也没有那晚的戾气和冷酷,怎么看都是好孩子,这才叹了口气,笑了笑。她看起来像是有很多话想跟徐天胤说,但是又不知从哪句说起,最终只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不管怎么说,你要记得,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尽管在一起也会有不快的时候,有性情合不来的时候,但终究是一家人。就算长辈有的时候是错的,姑姑也还是疼你的。”

    徐天胤的目光落在徐彦英拍在肩膀的手上,在他的记忆里,女子年轻的时候就笑容温柔,和母亲有些像,但是现在,他看不见母亲人到中年的模样,却可以看见眼前女子眼角生了鱼尾纹,看着他的目光有些忧心,也有些慈爱,笑起来很温柔。

    男人的目光明显变得有些恍惚,他只点头,声音很沉,“嗯,谢谢姑姑,我会记得。”

    徐彦英笑着点点头,伸手夹了几道徐天胤最爱吃的菜给他。虽然跟大哥的这儿子相处时间不长,但是他爱吃的菜,她还记得。

    徐康国在一旁看着,老人的目光里有些感慨,但总算带起了些欣慰。他最担心的事,还是没有避免。但是这辈子,什么风浪都经历过了,如今已是半只腿迈进棺材里的人,他已经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沧桑的心境上。有生之年,要是能看见孙子成家,倘若还能看见一家和睦,那死的时候也就能闭上眼了。

    不过,以老二一家的性子,这只怕不容易。

    徐康国把目光投向夏芍,就是不知道这孩子在,能让徐家发生什么改变了。

    ……

    一顿饭吃完,夏芍和徐天胤陪着老爷子说了会儿话,然后扶老人去午睡。下午又坐在一起说了说徐天胤过年去夏家拜年的事,老爷子提点了几句,徐天胤都称记下了。

    这天,夏芍和徐天胤倒不急着走,在家里一直陪老人吃了晚饭。待吃过晚饭,夏芍笑道:“老爷子这里的饭就是好吃,吃得我都撑着了。出去散散步再回去吧。”

    徐彦英道:“这大冷的天儿,刚吃完饭,可别冻着。”

    徐康国一摆手,一天不训示人他就难受,“冻什么冻!年轻人,这点冻挨不了?想当初,我们打仗过雪山的时候……”

    徐彦英苦笑一声,对夏芍和徐天胤使眼色,“赶紧去!”

    夏芍轻笑一声,挽着徐天胤的胳膊,两人就逃出了餐厅。一走远,两人步伐慢下来,夏芍的目光便冷了下来,看了徐天胤一眼。

    徐天胤低头,对上她的目光,点头,“走。”

    ……

    两人出去散步,警卫员自然识趣,没有跟着。夏芍之前已经用天眼把这红墙大院里的布局摸透了,因此她算是熟门熟路。王家所住的生活区和徐家有段距离,中间都是景致很好的湖水、长廊、曲径。夏芍和徐天胤一副散步的样子,走得慢悠悠,“不知不觉”就走远了。

    来到王家附近的时候,夏芍和徐天胤没有走得太近,以免引人疑窦,两人从离王家最近的一条小路上去。冬天的北方,天黑的一贯早,此时路灯照亮着道路,雪花落得悠闲。今晚难得风不急,徐天胤穿着身黑色的羊尼大衣,V领的毛衣,脖子上围着松软暖和的条纹围巾。夏芍还记得刚认识他的时候,大冬天的这男人只穿很薄的外套,现在她自然是不许他这么穿。不管是不是训练的时候特别抗寒,到了冬天,夏芍都一定要他穿得严实,围巾都是夏芍亲手织的,尽量用软棉的线,用活泼些的颜色。

    徐天胤的手上也戴了手套,但他看起来像是怕夏芍冷,稍微感觉小路的坡上起风的时候,便把大衣脱下来展开,裹住两个人。从背影看,两名年轻人风雪里相拥着走在小径上,一幅令人羡慕的温馨画面。但谁也没注意到,徐天胤把大衣披到夏芍身上的时候,夏芍的手指顺势一弹!

    这一弹,角度非常刁钻,那东西是顺着徐天胤的大衣衣角擦出去的,速度奇快,又是在夜色里,目力根本很难看清。且那东西弹出后,嗖一声落入小径旁边的泥土地里,若此时有人经过细看,必定惊骇不已——地上竟一个石子儿大小的深坑,不知有多深。

    那东西竟然从夏芍指尖弹出,直接钉入地里!这得多深的指力?

    其实,那只是被夏芍用劲力震出去的一颗鹅卵石。这颗鹅卵石,她从警局出来后就开始用龙鳞的煞气蕴养,整整养了半个月!这颗鹅卵石吸收了龙鳞的煞力,此时已是一颗极凶的石子儿。

    而它现在嵌入地底的位置,正是王家西侧,白虎位的方位!

    但,仅仅有一颗还不够。

    夏芍以那颗鹅卵石的位置为准,以和徐天胤在小径上看雪笑闹为遮掩,又连续弹出七颗,钉入地里。若此时有高手在,必定要惊呼——八卦聚灵阵!竟然用鹅卵石就能布阵!但若有高手在,也一定要纳闷,八卦聚灵阵应该是聚生气的风水阵,可以调理身体。但最好是用玉石类的法器,以法器的吉气作为牵引,调整和聚纳四周天地元气,供身在风水局中的人调理五脏气场,达到修身养性调理身体的效果。世上只有极少数的高手,可以不以玉器布阵,比如用石子儿或者随便什么东西,以自己的元气蕴养出来,便可成一件法器。

    但这样高手少之又少,修为少说要炼神还虚!因为不是什么东西都容易吸收阴阳之气的,玉是天地间元气所化,最易吸收。若顽石也那么容易吸收天地元气,岂不早已成玉?所以说,要把一颗顽石蕴养成法器的难度要比玉石高得多。

    而且,更怪的,夏芍弹出去的石子儿上面明显不是吉祥生气,而是阴煞死气!

    以阴煞之力来布八卦聚灵阵?闻所未闻。这局是聚生气的,阴煞之力能聚来生气吗?这岂不是相冲的?

    这也是夏芍的尝试。天下任何风水局,应该都是可吉可凶,端看布局的风水师以什么手法来布。

    八卦聚灵阵确实是聚吉祥生气的风水局,但是若用煞力来布,而且还是布在不能动的白虎位上,结果会怎么样?

    夏芍冷笑一声,在徐天胤怀里抬眼,道:“走!”

    风水局还没有完成,夏芍还需要将阵法催动,将煞力催生出来。但是这一步显然不适合在这里做,这红墙大院儿里要动手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夏芍必须回去尝试。这对夏芍来说也是个挑战,她从未试过远距离催动阴煞,好在石子上的阴煞是以龙鳞煞力蕴养的,而她与龙鳞血脉相连,意念相通,应该可以一试。

    夏芍当即便和徐天胤散步回了徐家,和老爷子与徐彦英打了声招呼后,便开车回了别墅。

    回到别墅后,两人进了房间,徐天胤低头看夏芍,剑眉轻蹙,“可以么?龙脉虽死,紫禁城里龙气仍在。”

    夏芍笑了一声,“我想应该没问题。历经数百年,如今龙气与古时候已经不能比,从天时地利来说,下风水局要容易得多。况且我聚的煞,只要以龙鳞阴煞蕴养的阵脚开阵聚的是煞气,我就能保证不伤到龙气。”

    徐天胤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中国二十四条龙脉,虽然龙气已尽,不可能再有王朝出现,但是紫禁城的布局是出自风水大家之手,自明清时期到现在,至今纳有龙气在。而这龙气出自国脉,夏芍催动聚灵阵,要保证不会伤到它,否则业障之大不是香港那条龙脉可比的。

    “确定要试。”徐天胤的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

    果然,夏芍一笑,她动手都动到一半了,难道会停?“我想试试,八卦聚灵阵到底可不可以聚阴煞,这是很值得尝试的。放心吧,我有分寸。万一我发现阵法到时候还是会聚生吉之气,我会让大黄把石子儿上吸走,停掉阵法!放心,不会有事的。”

    红墙大院里的生吉之气就是龙气,如果八卦聚灵阵会将龙气吸引过来,那么阵脚是以阴煞为基,到时会与龙气相冲,这就是对夏芍来说冒险的地方。但是她已经想好应对的方法,所以打定主意要试一试。

    徐天胤默默望着夏芍,暗夜般的眸仿佛要将人吸进去,他只说了一个字,“好。”然后转身就走。

    他走到门口,守着房门盘膝坐下。夏芍狐疑转头望了一眼,心里有点奇怪的感觉,但一时又说不上来。不过,看样子徐天胤是想要给她护持,夏芍便笑了笑——她有把握,不需要护持。不过,这样能让他安心些的话,就随他。

    夏芍在床上盘膝坐下,先把大黄给叫了出来。这货前段时间去吓华芳,玩得很欢快,今晚一出来便很自觉地变小,等着撒欢出去玩。夏芍却道:“去吧,今晚不是叫你去玩儿的,看好了,如果阵法会聚来龙气,便即刻把阵位上的煞气吸收掉,将阵法废掉。今晚马虎不得,你可别认真些。”

    金蟒也听出夏芍话里的严肃,很通灵性地点点头,然后熟门熟路地从窗口窜出,向着红墙大院里去了。

    夏芍开了天眼,到了红墙之中,指示金蟒找到了王家西面布阵的方位,它维持小蛇的状态,窝在草丛里,等待。

    夏芍见金蟒到位,便一刻也不耽搁,动手!

    催动八卦聚灵阵的术法很简单,在玄门里,这是属于最基础的风水局,只需要几个简单的指法变换。虽然徐天胤的别墅离王家很远,但是有龙鳞的煞气作为媒介,夏芍的元气离得远也照样对阵法有影响。这与一些法师拿到人的八字或者头发指甲就能作法,是一样的道理。

    阵法的催动是很快的,但心境却是漫长的体验。夏芍的目光紧紧盯在红墙内,看那之中金吉之气流动,璀璨夺人——龙气!尽管相对于国脉应该有的龙气来说,此时已经很微弱,但是仅仅是望着,仍能令人生出敬畏之心。

    夏芍的目光在龙气上一落,便转向王家西侧,八卦聚灵阵的方位。她手上的指法一刻未停,成或不成与阵法启动快慢没有关联,所以她不犹豫,宁愿果断启动!

    当最后一道指法掐起,夏芍的目光又紧紧盯着龙气的流动!此刻,阵法内黑气大盛,以八卦方位钉入地里的阴煞顿时发动煞力,不过是一方圆的小小地方,却形成了一道吸纳的气场!

    红墙之中,有的不仅仅是龙气,也有着数百年来的深宫怨煞之气,由于龙气强盛,怨煞之气始终不足以作祟,但如果人为聚集,后果却是可想而知。

    今晚的成,或败,就看这道八卦聚灵阵聚的是龙气,还是煞气了!

    夏芍盯着王家西侧四周的阴阳之气,眼都不眨,金蟒也从草丛里抬起头来,一个准备就绪的姿态。

    夏芍的眉尖儿去蹙了起来——动了!

    最先有反应的,竟是龙气!

    当周围的龙气有轻微的流动之时,金蟒跳起来,张大嘴,对着阵法的位置就吸!

    夏芍道:“慢!”

    金蟒的身子在空中翻了个滚儿,轻巧落去地上,眼紧紧盯着阵中。夏芍的唇角,却慢慢勾了起来。

    龙气是有轻微的流动,但不是向着阵法,而是向着远离阵法的方向避开了!

    刚才,金蟒是太紧张了,看最先动的是龙气,便以为是要往阵法里聚拢,第一反应便是跳起来要废了阵法,好在夏芍有天眼在,看得比较真切,及时阻止。

    而就在她喊停的一瞬,周围的龙气已经离开,剩下的阴气开始往阵中聚拢!最先聚过来的是附近的阴气,随即,远处的也慢慢被吸引过来!

    成功了!

    果然,夏芍想得没错,阵法是吉是凶,与风水师怎样用有很大的关联。即便是调理身体的风水妙局,也可能成为杀局!

    夏芍将阵法下在王家西侧,白虎位上。白虎位向来喜静,此刻煞力催动,白虎聚煞,聚的还是紫禁城中数百年的怨煞,煞力之强自不必说——王家,不是有血光之灾这么简单。

    “可以回来了。”夏芍对金蟒下了指示,一笑。

    本来白虎煞就是件很简单的布局,因为王家住在红墙大院里才这么麻烦。不过还好,她的猜想没错,成功了!

    “师兄,成功了!”夏芍笑着回头,见徐天胤坐在门边,手中指诀收起,点头。

    “嗯。”

    夏芍的目光却忽地一变,往屋子四周一扫,“……风水局?”

    那波动只是刚才一瞬,此时已恢复平静。尽管是轻微的波动,夏芍还是感觉到了,“师兄,你布了局?”

    “没什么。”徐天胤起身走过来,屋里没亮灯。黑暗里,男人走过来将她拥住,气息钻入她鼻间,这一回却没让她会心一笑,而是眉头皱紧了,转身,抬头。

    “你到底布了什么局?”夏芍很在意这件事。徐天胤在房间里布局的事,她根本就不知道。很明显,之前阵法没有催动,而刚才他在给她护持的时候,曾经想要催动阵法。

    “没什么。”男人还是这句话。

    “你说过,永远不骗我的。”夏芍敛眸,目光严肃地盯紧徐天胤。

    “唔。”男人从她头顶望下来,眼眸漆黑,定定望她。若是平时,夏芍定要噗嗤一笑,骂声呆萌,但是今晚她动也不动,绝不退让。她的紧盯让男人眸似乎又黑了黑,最终声音虽平板,却少有地有些小心翼翼,“八卦聚灵阵。”

    “……”夏芍的唇抿成一线,有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八卦聚灵阵,跟她今晚布在王家的一样。但是夏芍知道,用处绝对不一样!

    虽然刚才只是短暂的灵气波动,但明显不是阴气,而是吉气!

    现在,她总算知道刚才看见徐天胤转身坐向门边的时候心里奇怪的感觉是什么了!既然要给她护持,为什么要坐去那么远?此刻知道她布了八卦聚灵阵,答案才很明显了——他坐的位置,一定是阵眼!假如,刚才她布局失败,大黄也没有来得及废了阵法,那么红墙内龙气撼动,向她反噬的话,气场会首先被徐天胤布下的聚灵阵吸收,伤的人,绝对不会是她!

    夏芍倒吸一口气,浑身发冷,一拳打在徐天胤胸口,“你混蛋!”

    男人一动也不动,任她一拳捣过来,手臂却把她拥得更紧,大掌在背后抚摸她的背,脸埋去她颈窝,轻轻地蹭。他一点也不笨,知道这种方法可以安抚她,软化她。每次他蹭来她颈窝,她总是轻轻笑,脾气很好。但是今晚,夏芍可不好哄,她伸手去掐徐天胤的腰,男人的腰线紧实得掐都掐不下,夏芍却狠狠一抓。

    男人闷哼一声,嗓音低沉,气息都跟着一沉。奈何夏芍此刻满心后怕,哪有心思去注意这个?她声音也低得发沉,“为什么不事先跟我说?”

    “不一定会失败。”

    “万一失败了呢?”

    “有大黄。”

    徐天胤答得很顺,夏芍听到此处才忍俊不禁,但随即眼神里又生出杀伐刀光——现在他知道有大黄了!布阵的时候他怎么不想想还有大黄?明显就是不信任大黄会把事情办好,所以自己上一道保险。

    夏芍推开徐天胤,让他看着自己的眼,“我知道师兄不想让我有危险,但是在我心里,你有危险我的感受是一样的。答应我,别再有下回。”

    “嗯。”徐天胤的眸在卧室里沉得比黑夜还黑,只盯紧她的眼。少女的眼眸黑暗里泛着微微雾气,柔和,柔得人心里都是一紧。男人屏息,目光变得有些危险。

    夏芍却没太在意那危险,“你答应了,我可是听见了。你说过不骗我,所以不能有下回。”

    “嗯。”徐天胤还是这一句,危险的目光却转移去她唇上,黑暗里看不出平时的浅粉,但她肌肤向来温润如珠玉,在黑暗里那光泽才更加诱人。这回,徐天胤低头,果断!

    夏芍还想说什么,眼见着头顶男人的气息压下来,她本能往后退一步,腰身却早被禁锢住了。一点意外也没有,她立马被捕获了。元旦的时候徐天胤就回了京城,但是徐家出了那样的事,他一直没什么心情。元旦那三天假期,夏芍把心思都放在陪伴他上,晚上等他睡了,就让大黄继续去问候华芳。两人确实有段时间没有过房事了。而今晚,一切来得突然,却如洪水猛兽。

    当金蟒一路赶回来的时候,卧室里已是春潮无限,金玉玲珑塔放在一旁桌上。夏芍感觉到窗外有阴煞,这才想起来大黄还在外头,她本能转头,看见窗外一颗巨大的蟒蛇脑袋,丫咧开嘴,露出倒钩牙,对她嘶嘶地吐着信子笑。画面一定也不美好,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至少,大黄是这么以为的。

    夏芍却只是脸一红,伸手就去抓身旁,找衣服遮住身子。伸手的时候才发现衣服都被身上男人粗鲁地丢去地上了,此刻两人在被子上,身无遮蔽。

    “师兄……”夏芍唤一声徐天胤,伸手就环上他的腰身。她的本意是把他拉下一点来,遮住她。但她的声音和动作却让男人眸底变得更加血腥,野兽般低吼一声,加快动作。

    夏芍的脸刷地爆红,而窗外大黄内心开始叹气。

    为什么主人要这么淡定呢?那晚它去吓那个老女人的时候,她就没穿衣服奔出去了嘛!

    嘿嘿,好遗憾哪好遗憾!

    如果夏芍知道金蟒在想什么,她大概会拿着床头的金玉玲珑塔丢出去!

    但是,还没等她行动,屋里边砰地一声玻璃碎声,一只金玉玲珑塔呼啸着砸破窗户丢了出去!正中金蟒脑袋!金蟒被呼地一声收了进去,寒冬的冷风吹进房间,徐天胤寒着脸被子一裹,将夏芍裹着,抱着她去了隔壁房间,继续奋战。

    房间里,春光还在继续。

    而屋外窗下,一只金玉玲珑塔落在地上,寒风大雪里整整冻了一晚……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7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四章 王家风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7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四章 王家风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