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徐家来人,不速之客

    有三位贵客?

    夏家人面面相觑,第一个念头,是不是刘市长来了?毕竟夏芍回东市这么长时间,都没在上层圈子里走动,有意躲清闲。刘春晖、夏志涛这段时间在外头,没少被人逮着问夏芍的情况,所以两人知道,东市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见她。今年过年,夏家的宴席都是在家里吃的,外头的人想见夏芍也没有机会,好不容易她今晚出来酒店吃饭,有消息传出去也是有可能的。毕竟现在在东市,谁不认识夏芍?夏家下午在酒店一订酒席,消息可能就传出去了吧?

    既然侍者说是贵客,在东市能在夏芍面前被当做贵客的,还能有谁?不就是刘市长或者是市委书记一类的官员?

    “谁?”夏志元转头问。

    “请进来吧。”夏芍这时已经笑着发了话,只是她的笑容看起来并不惊喜,也不猜疑,而是有些令人看不透的意味。

    侍者恭敬地退出去,稍时,请了三位“贵客”进门。

    夏家人都愣了愣——不认识。

    这三人,一对中年夫妻,一身贵气,气度不凡。走在两人前头的男人二十七八岁,气质谦和,文质彬彬的,长相倒是英俊,细瞧之下有点眼熟。

    这眼熟一时半会儿夏家人都说不出像谁来,见贵客进门,一桌子人礼貌性地就得站起来。夏芍坐在两位老人身旁,按住要站起的老人肩膀,其余人面面相觑,不知该站还是该坐着,夏芍自己站了起来。

    “徐委员,华副处长,徐市长。看来,还当真是贵客啊。”

    徐天胤也站了起来,目光落在三人身上,冷凝。他不说话,夏家人却再怔愣后纷纷瞪眼——徐……委员?

    这回,夏志元等人在惊愣之后,可是坐不住了!纷纷起身,夏志元当先就站了起来,两位老人也要起身,夏芍从旁往老人肩膀上轻轻一按,低头笑了笑,安抚。

    夏芍就是没让两位老人起身,但是没阻止父亲夏志元起来。夏志元这时候已经看向了她,惊愣地问:“小芍,这三位是小徐的……”

    “是徐家人。这位是徐委员,这位是华副处长,这位是徐市长。”夏芍笑着为父亲介绍。

    夏志元本来是想问,这三位是小徐的叔婶堂弟?但是夏芍接着就接了话,这话细品是很奇怪的,尤其是徐天胤还在场的情况下,为什么不介绍家庭关系,反而要介绍官场上的职务?但这个时候,包括夏志元在内,谁都没去想这点,内心早被震惊给填满了!

    徐家来人?这、这怎么之前没听夏芍和徐天胤说过?

    而且,来的人还是徐委员!那是徐家二代里最牛的人物,国家领导人级别!今晚竟然亲自来夏家了!这让不知道情况的夏家人怎能不激动?

    顿时,夏志元便赶紧上前和徐彦绍、华芳以及徐天哲握了手,其余人,例如夏志涛等人都在原地站着,手往身上擦了几擦,都没敢上去握手。

    这时候,夏志元已经跟三人握罢手,招呼侍者加三把椅子和三副碗筷来,热络地请三人入席。一坐下来,他也感觉有点发懵,但是气氛不能就这么懵着,所以他还是开口问道:“呃,徐委员,真是没想到,今晚您三位会来。怎么提前也没打声招呼?一定是这两个孩子,给我们搞这种突然袭击!”

    说罢,夏志元先笑了笑,看向夏芍和徐天胤,并暗暗瞪了夏芍一眼,责怪她这么大的事,也不跟家里人说。

    夏芍一点也不在意父亲责怪的目光,只是拉着徐天胤坐下,笑看一眼徐彦绍、华芳夫妻和徐天哲,那一眼看得三人笑的笑,躲闪的躲闪,而夏芍则转头对夏志元笑道:“爸,您可冤枉我们了。有的时候,爱搞突然袭击的,不是只有年轻人。”

    夏志元一愣,徐彦绍笑了起来。

    “呵呵,这事确实不是孩子们的错,是我们一家搞突然袭击。我是知道天胤今天来未来岳丈家里拜访,觉得我们这边没个长辈来不好,显得不够重视,所以就一起过来了。来之前也没打招呼,叨扰的地方,还希望两位老人家、两位未来亲家别介意。”

    徐彦绍这话一说出来,在座的老夏家一大家子人便都明白了,两位老人有些激动,夏志涛等人则有些受宠若惊!

    受宠若惊之余,还纷纷看向夏志元,意思都很明显——你之前还担心徐家除了老爷子,亲戚们可能会有意见。现在看见了?哪有意见?人家都亲自来了!这可是委员啊!这还不够重视?

    夏志元确实很意外,顿时笑着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点头道:“徐委员,您这……来就来吧,还带这么多东西过来做什么?都是为了晚辈的事,您这也太客气了。”

    徐彦绍一家人今晚过来,是提了不少东西的。三人手里都提了礼盒,金灿灿的包装,一看就很贵重。但是跟金灿灿的包装比起来,三人的脸色都有点菜色。尤其是徐彦绍和华芳,眼下乌青,面色发黄,在宴会厅金碧辉煌的灯光下细看的话,两人眼里还能看得清血丝。华芳的身材原本是保养得很好的,人到中年也很苗条,但是今晚给人的印象都有些清瘦了。

    过了个年,她可瘦了不少。而徐彦绍看起来就像是操劳多了一般,瞧着有些憔悴。

    两人看起来精神不济,徐天哲也看起来不太好,他眼神担忧,从进了门起就往夏芍身上看,奈何夏芍坐在椅子里,坐得稳当,笑容也稳当,就是没看他一眼。

    但她却开了口,话是对夏志元说的,却是冲着徐彦绍去的,“我们来之前,先去见过老爷子。原本,胤的姑姑要陪着来拜访,但是老爷子的意思是,第一次拜访咱们家,怕来的人太多给你们太多压力。老爷子虽然赞成这桩婚事,但还是希望让您和妈也有时间考虑和决定,所以这回就只让胤一个人来了。所以,我们也没想到,徐委员他们会来。”

    夏家人一听,面面相觑。夏志元和李娟顿时有些感动,他们是真不知道,老爷子身居高位,还能为他们的心情考虑。想想中午自己那些做派,夏志元顿觉汗颜。他担心女儿的心情是没有错的,但是确实够难为徐天胤的,把他逼得为了争取夏家人的好感,难受了一下午,差点生病。

    夏志元汗颜地看了眼徐天胤,叹了口气,确实觉得自己为了给女儿把关,有点丢当岳父的品格。

    一家子人里,最感动的莫过于夏国喜。他本就是徐老爷子当初手底下的老兵,对老人一直有敬重在。今晚听见老人身居高位这么多年,还这么为人着想,他当然很激动,也很感动。

    夏家人都在感动,徐彦绍一家则有些尴尬!

    老爷子说过这样的话?他们……他们不知道哇!

    徐天哲看向父亲,徐彦绍咳了一声。但他不愧官场这么多年,反应很快,尽管知道这是夏芍给的尴尬,但硬着头皮忍着尴尬也得笑,“呃,老爷子是这指示么?哎呀,我是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临走前去见老爷子那天,内人身体不太好,我陪着去医院了,老爷子的指示没听见……嗨!这事儿闹得,看来我来,真是添乱了。”

    夏芍微笑,内心默默点头。徐彦绍一家三口今晚来的目的,她心如明镜。看他们一家今晚的态度,估计让他们添乱,他们也不敢。不过,她不想见到这一家三口倒是真的。

    在酒店侍者眼里这是贵客,在她眼里,这真是不速之客。

    夏志元这时也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刚才那话,估计是让徐彦绍一家尴尬了。于是,他赶紧笑着打圆场,“徐委员,我们没有这个意思,您别多想。你们来也是对晚辈婚事的重视,我们也是当父母的,理解这个心情。”

    徐彦绍的尴尬这才缓了缓,华芳在一旁也露出点笑容。她从进了门就低眉顺眼,虽然没敢看夏芍,也没开口说话,但是好歹脸上一直带着笑,看起来很随和。

    徐彦绍没想到,夏志元说话还是挺给他们面子的,看起来,夏芍并没有告诉他京城的一些事。他抬眼,深深看了夏芍一眼,然后对夏志元笑道:“既然老爷子的意思是不给你们压力,所以我就不多什么了。其实,我们都是挺喜欢小夏的,今天过来就是怕你们对天胤不满意。天胤这孩子,不在我们身边挺长时间,但是我都知道这是个好孩子。虽然话不多,性情上你们或许觉得沉默寡言点,但是他对小夏是不错的。孝敬老人,对长辈也有礼貌,又会照顾人。”

    徐彦绍说到这里,笑了笑,“不要觉得这是我在自己夸自家人啊。我只是希望,我们之间能摒除一些世俗观念,从孩子的意愿和感情出发。”

    夏家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惊讶。闹了半天,纠结的人只是他们?

    夏志元点头,感慨道:“是啊。世俗的观念真的挺害人的,我们家这孩子,也不是我自夸。我和她妈没本事,孩子十五岁起白手起家,自己一手打拼起的事业。我们当父母的也希望她嫁得好,但是她嫁得太好了,我们也是担心世俗观念害人的。好在这些都是我们的担心,没想到徐委员和华副处长是这么开通的人,这倒叫我们有些汗颜了。天胤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他是个好孩子,我们心里清楚。之前就是担心徐家不接受我们这孩子,但是今晚听徐委员这么说,我们也就放心了。”

    夏志元说完,就去看夏芍,少见地摆出当父亲的威严来,说道:“你也算是命好,从小到大,我和你妈在名利上没办法给你太多,但是在做人这方面我们没少教你。难得你嫁去这么好的家庭,家里的长辈也都开通,你要好好珍惜。平时不要因为长辈们喜欢你就恃宠而骄,要孝敬长辈。咱们家虽然家门比不上小徐家,但是我们不丢人!”

    夏志元是不知道实情的,他这话并非教训夏芍,而是发自内心,就像一位父亲对女儿出嫁前的教导。

    夏芍含笑听着,很受教,却抬眼看了徐彦绍一眼。那一眼,慢慢悠悠,意味百转千回。

    徐彦绍被她看得面皮一红,低头咳了一声,很是尴尬。他也知道,他今晚说这些话很自己打脸,但是有什么办法?谁叫他们实在熬不住了,只能求夏芍了。好在,夏芍虽然态度看起来让人看不清,好歹她没有当场揭穿。

    夏芍不会揭穿,她当然不是为了徐彦绍一家,而是为了自己家里的人。她没有跟父母说京城的事详情是怎样的,就是不想让他们担心。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在京城几个月遇到的一环扣一环的事,他们非得担心得晚上睡不着觉不成!所以,夏芍希望父母安心,而徐彦绍一家的出现虽然她不欢迎,但是只要父母能因为他们的到来把心里的担忧放下,她就不会当场揭穿。

    至于徐彦绍一家的事,等晚宴结束了,她会解决,不需要被父母知道。

    夏志元这时又转头看向徐彦绍,接着道:“徐委员,是这样的。你们没来之前,我就说了,这两个孩子的路让他们自己去走吧。不过,我还是有句话,我们小芍过了年才二十,而且正在读大学,我和她妈都觉得孩子现在谈婚事有点太早了,想等着她大学毕业再说。你们看呢?”

    “这事啊……呵呵。”徐彦绍一听就笑了,“天下父母心嘛,这个可以理解!你们的意思,我们回去会跟老爷子转达的,看看老爷子什么想法,我们再定。”

    夏志元点头,老爷子连徐天胤来夏家拜访的事都可以为他们着想,想必这件事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没想到在这似乎,一道声音从席间传来,“可以先订婚。”

    众人一愣,转头一看!

    徐天胤!

    “什么?”夏志元张着嘴。

    徐彦绍也愣了愣,望向徐天胤。徐天胤从他们来了连招呼都没打一声,看他们的目光很警戒,这不由得让徐彦绍苦笑。这孩子,是真不认他们了么?不管怎么说,他们今天就是想来促成这件事的,也算在夏芍面前表面心意,好让她出手帮帮忙。原以为夏志元同意了就可以了的,没想到徐天胤还有这想法。

    华芳嘴角的笑像是刻上去的。订婚,那是多大的事?徐家嫡孙订婚,那是要震动各方的。而且订婚,等于夏芍就是实实在在的徐家孙媳了。哪怕是两人三年后或者几年后再结婚,她都有这个徐家孙媳的头衔!而且,还是孙长媳!地位不同!

    华芳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她知道夏芍的身份嫁入徐家,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比如说她以前就担心的,徐家官场上的名声。而另一方面,她现在正有求于夏芍的这个身份。如果没有夏芍的帮忙,徐家官场上的名声一样要丢!

    为什么?就凭她这段时间一直被恶梦惊扰,别说上班了,她连最基本的精神和身体状况都保证不了。再这么下去,不用单位给她做精神评估,她自己就会被恶梦逼疯!她是一天也忍受不了了,再这么下去,她觉得她连自杀的念头都有了。如果不是熬不住了,等不到夏芍开学回去,她不会不请自来,来东市夏家,来求夏芍。

    而且,被恶梦惊扰的不仅是她,还有她的丈夫。她的工作如果丢了,大不了当个全职太太,可是徐彦绍不能!他是徐家除了老爷子外的顶梁柱,他要是垮了,徐家就垮了一半了。再者,儿子看他们两人不太好,他也担心,过年这几天也没睡好。再这样下去,他们一家都得被拖垮!

    一下子垮了三个人,徐家在京城的地位可不是要保不住?

    求夏芍,就是在保住自己、保住他们一家、保住徐家!所以才有今晚徐彦绍这么卖力地说好话,只是没想到,徐天胤知道夏芍家里人会觉得她年纪小,不适合现在谈婚事,所以他便先想着订婚。

    这让华芳左右为难,但是现在,她必须要有个取舍。

    而这个取舍,是显而易见的了——他们连眼前这一关都过不去了,还谈什么以后?看样子,是只能同意夏芍嫁进徐家了。

    华芳转头看了丈夫一眼,但还没等她示意,徐彦绍就笑了起来,“呵呵,对!对!订婚!老夏啊,这事我觉得天胤考虑得对,是应该先把婚事定下来!”

    “这……”夏志元有点懵,和妻子看了一眼。订婚?在他们的老观念里,订婚那都是电视上才有的,有钱有势的人家才搞订婚这一套。

    不过,现在想想,大概、可能、也许……自己家也算有钱?徐家就不用说了,徐家都不算有权势,那共和国就没哪个家族敢说自己有权势了。

    这么说来,似乎也是可以订婚的。

    “但是,订婚这事,是不是有点太高调了?我们这辈人,真是不流行这个。我们嫁女儿其实也不图什么,就是两个孩子以后能好好过日子就行了,这些名利的东西,不搞也行。”这是夏志元的心里话。年前,京城方面的消息刚传回来的时候,东市就炸开锅了,他走到哪里,那些人那叫一个热络!他躲在家里,几天没上班。夏志元跟妻子李娟都是实诚人,两人都不希望这么高调。这婚要是一订,东市或者说省里又是个什么样子?

    “岳父。”徐天胤看向夏志元,目光坚定。芍说过,要求婚、订婚,才能结婚。所以,必须订婚。

    夏志元被徐天胤的目光看得一愣——这小子还坚决上了?

    徐彦绍看了徐天胤一眼,笑道:“老夏啊,是这样的。咱们这一代人呢,都有点老思想。所以,这婚还真是得订!不管两个孩子什么时候结婚,都得给孩子一个名分。不然的话,这男女朋友关系,没人当回事不说,时间长了外界是会有人说闲话的。订婚就是给孩子个名分,以后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至于什么时候结婚,看看老爷子的意思,咱们两家到时候再商量。”

    这话一说,还真是让夏志元和李娟都愣了。两人确实没想到这层面!

    夏志元和李娟看了一眼,一直坐在一旁不敢随意插嘴的夏家亲戚们都点了点头,觉得徐彦绍说的很有道理。连两位老人都点点头,看向大儿子。

    如果让夏志元选择,女儿的名分和他与妻子被人说高调,那他选择前者。

    “是有道理……”夏志元锁眉琢磨,半晌见妻子也微微点头,这才转头道,“徐委员,我觉得还是您考虑得周到。孩子的名声确实很重要!既然这样,那订婚……就订吧!时间上,劳烦你们回去问问老爷子的意思。”

    “好、好!”徐彦绍连连点头,很高兴,暗地里却松了口气,“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夏志元笑着点头,这才想起来,这时候应该干杯庆祝。于是赶紧端起酒杯来,站起身来感谢今晚徐彦绍一家到来,并祝贺徐天胤和夏芍的事定了下来。一家人起身,华芳起来的时候晃了晃,显现摔倒!夏家人都以为她是没站稳,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精神不济,这些天就这样,风一吹就倒似的。华芳现在的身体,根本就不合适喝酒,但她还是端起酒杯来,喝了一杯。

    直到喝酒的时候,徐天胤才看了徐彦绍一眼,但最终仍是沉默。

    坐下来之后,夏志元才发现今晚的菜都偏清淡,根本就没几道肉菜,顿时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徐委员,华副处长,徐市长,我们中午都吃得有点多,所以晚上大家都想吃点清淡的,也没想到你们会来,所以这一桌子,你们别见笑。”

    徐彦绍和徐天哲自然是说不碍事,夏芍却在这时笑了笑,看向华芳,“是啊。华副处长,东市没有国宴,您包涵。”

    华芳的脸刷地红了!夏家人不明就里,齐齐看过来,把华芳的脸瞧得更红。徐彦绍和徐天哲看了夏芍一眼,都有些尴尬,也终于明白,虽然今晚促成了订婚的事,但是夏芍这一关,似乎并不那么容易过。

    “你这孩子!刚才怎么说你的?跟长辈,别开玩笑!”夏志元以为夏芍开玩笑,便轻斥她一声,笑道,“还有,你看天胤都改口了,你是不是也改个口?以后都是一家人,这么叫多生疏。”

    夏芍却别有深意地笑了笑。是么?以前她倒是叫了,可是有人不见得稀罕。现在想让她改回来,她还不稀罕。

    “不用不用!这不是刚开始么?总得给孩子适应的时间不是?”徐彦绍赶忙摆手打圆场。

    夏家人也笑了笑,觉得也是这么个理儿。于是,席间由夏志元领着,碰杯的碰杯,吃饭的吃饭。只是这顿饭吃得有人欢喜有人愁。不知道事情真相的夏家人是欢喜的,知道真相的徐家人是忧愁的。

    忧愁的是,等饭吃完了,该怎么让夏芍答应出手帮忙?

    但是再忧愁,这饭也有吃完的时候。这顿饭从谈事到吃饭喝酒,足足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等酒足饭饱,桌上的菜见了底儿,都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夏家的人都不怎么累,他们下午休息过了,而且此刻很兴奋,觉得今天真是少将也见了,委员也见了,那都是平时到了京城站在皇城根底下都得从新闻报道里看见的人,如今见了真人,还跟自家结成了亲家,那当然没什么遗憾了。就连两位老人,今晚也是精神抖擞,一点也不累!

    但是,本来已经精神不济的徐彦绍三人,更累了……

    但他们的累还在后头。

    他们来得晚,之所以知道夏家在这酒店里用餐,当然是来了之后先找上东市的市长,然后通过各方消息打听到的。他们来东市之前也没来得及订酒店,于是就打算在吃晚饭这家酒店入住。众人出门的时候,徐彦绍看向夏芍,道:“呃,小夏。叔叔婶婶有点事想和你谈谈。”

    夏志元回头,见徐彦绍笑呵呵的,态度挺好,觉得徐家人可能是有什么话嘱咐夏芍,他们不方便在场,于是便道:“行,你跟着去吧。我们再外头等,不用怕我们等的时间长,车里不冷。”

    夏芍一笑,没推辞。跟着徐彦绍一家三口,就进了他们去楼下订好的套间。跟着她一起去的,当然还有徐天胤。

    到了套间里,夏芍笑着慢悠悠走去沙发里,和徐天胤两人坐下,抬眼,“徐委员,你认为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呢?”

    徐彦绍一家人还站在,顿时觉得很尴尬,但是他们人都来了,好也示了,当然不会到了这时候不敢开口了。再尴尬,今晚面子再丢,这事也得求。

    “呃,小夏啊。我知道,之前的事是我和你婶婶做的不地道,但是我们现在真的遇到了麻烦,看在以后都是一家人的份儿上,我们……想请你帮个忙。”

    “哦?”夏芍装傻,“我一介商人,平民出身,能帮到徐委员和华副处长什么呢?”

    这都是以前华芳说夏芍的,现在果真是打脸!

    但还有更打脸的。

    徐彦绍脸皮都抽了抽,“呃,我们不是想让你在经济上帮助什么。我们想让你……帮我们看看风水运程方面的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章 徐家来人,不速之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章 徐家来人,不速之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