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正文

    亚当反应很灵敏,直接扑去床上,抱着胡嘉怡在床上一滚,两人翻去地上。他将胡嘉怡往地上一放,自己翻身滚出来,远离床边。

    夏芍在看清床上还有胡嘉怡的时候已经是紧急收了龙鳞,她之前已经猜出胡嘉怡是来找亚当,但是考虑到胡嘉怡对亚当的心思,两人在一起可能有些隐私的事,夏芍不便于窥看朋友的隐私,所以她便没有开天眼。但她一直注意着这边方向的状况,在亚当开始使用巫术的时候,夏芍和徐天胤便感觉到了,两人冲过来,正见亚当画下最后一道魔法阵。

    而此刻,亚当离开胡嘉怡,翻身退到床对面的墙边,就在他起身的时候,面门一道黑气迎面刺来!那道黑气与劈向他后心的那道不同,那道带着寒光,而这道出手的时候亚当几乎就没发觉!这是把两刃薄如蝉翼的匕首,黑暗刀身是刺杀的利器,刀身周围更是带着阴灵之气!那把匕首来的方向很诡异,自上而下,直逼亚当面门!在亚当抬头的刹那间改路,顺着他脖颈动脉一抹!

    亚当瞳仁骤然一缩,身体擦着墙面滑出去,在徐天胤手中的将军划过的地方,一张人形的纸片被斩做两半,飘去地上,化为黑灰。

    那人形的纸片看起来就像是日本的阴阳师所使用的式神,但是夏芍知道,在黑巫术里面,诅咒也常用纸片代替。中国古代最常见的巫蛊之术里的扎草人,在西方也有类似的巫术,但却是用纸片代替。而亚当的纸片并非诅咒用途,看起来只是代替他,挡了刚才将军那一刀。

    但即使如此,夏芍的目光还是微微一变。徐天胤的修为和身手她是清楚的,亚当能在他出这一手致命一击时迅速躲开,还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祭出替身,这男人的反应之敏捷,也属少见!

    果然是高手!

    这个时候,夏芍已来到床边地上查看过胡嘉怡,她并没有大碍,只是晕了过去。刚才,亚当的巫术并没有完成。夏芍挡在胡嘉怡面前,望向躲开的亚当,“你刚才想对她做什么?”

    亚当的处境看起来并不妙,他虽然是躲开了刚才生死一劫,但徐天胤取他性命的杀招并未有丝毫减缓。亚当没有喘息的机会,刚擦着墙躲过,便只觉一道劲力震来!他往地上一匐,那道劲力擦着他站着的位置震过去,墙面轰地一声,一道蜘蛛网的巨大裂痕,墙皮噼里啪啦往下落。亚当起身的时候扫了一眼墙面,他白色的风衣已经沾了些灰尘,脸上的笑容也并没有上午见面时那么轻松,但他却在这种时候,仍然回答了夏芍,“没什么,只是有些记忆不是很愉快,我希望她忘记而已。”

    说话的时候,徐天胤手中一道虚空金符震来,亚当又敏捷地一躲!他本是躲向门边,徐天胤虚空作符的一刻,竟手一抬,将军往门的方向一劈!

    这回在一刹那就像切豆腐般,什么声音都没有,房间的门和墙面却一道纵深的切痕,像在人身上豁开一道大口,三秒钟,轰地一声!门倒,墙塌了一半!

    “再不愉快的记忆也是属于她的,你认为你有权剥夺?”夏芍眼神发寒,始终挡在胡嘉怡身前,看向无奈躲向里面来的亚当。

    亚当的目光盯着徐天胤,不敢有丝毫松懈。他看起来很紧张,但是脸上依旧维持着笑容,退后的姿态也让人觉得风度翩翩。他退到屋子里面的墙角,退无可退,却笑了笑,“那记忆是属于我的,我有权拿走。”

    混账!

    夏芍顿时蹙眉,她如今越发觉得亚当与胡嘉怡相识必定是早有预谋。原本他就是有目的的接近,错就在他,给胡嘉怡造成伤害之后,他竟还好意思说那记忆是他的,他有权拿走。

    “你有什么权利!”夏芍怒喝一声,骤然出手!

    在她出手的前一刻,徐天胤手中一道金符已经震向亚当!亚当擦着墙面又躲,这一躲便躲到了落地窗前,离着夏芍很近。夏芍恰巧在此时抬手,一掌暗劲震出!

    亚当一眼看向夏芍,躲闪的身法忽然慢了慢!

    这一慢,只是一息的工夫,亚当却被夏芍的一掌暗劲打了个正着!顿时,只见他身子一躬,噗地一口血喷出来,后背猛地撞向身后的落地窗。而窗户因暗劲和他的撞击力度脆然破开,亚当仰面朝天,从楼上跌落了下去!

    房间下面,正是胡家的院子,院子里一湾引入院子的湖水,扑通一声,亚当砸入水中,很快沉了去。

    徐天胤来到窗边,夏芍一把拉住他,“师兄!”

    夏芍的脸色很古怪,她阻止了徐天胤跟着跃入湖水中,只是向下探头一看,开了天眼,只见冰冷的湖水里,亚当口中吐出几口血,便翻身向远处游去。

    夏芍的眉头蹙得极紧,刚才亚当跌下去的一幕还在她眼前,虽然那一瞬极快,但她就是有个很古怪的感觉——他是故意的!

    亚当跟徐天胤在屋里过了几招,他的反应是怎样的敏捷,夏芍也看出来了。刚才他虽然是面临两人夹击,但是这对高手来说未必躲不过。他完全可以向前扑滚出去,但是他的步伐竟然在那一刻慢了那么一拍!

    刚才,在与徐天胤交手时那生死一刻,他既然可以速度奇快地祭出替身,刚才为什么就什么都没做?

    这简直就像是故意被她伤到一般!

    为什么?

    尚未相通,门口便听见胡广进夫妻惊骇的喊声,“怎么回事?亚当?”

    亚当住在这个房间里,胡广进夫妻听见动静自然以为亚当出了事,两人跑过来,看见夏芍和徐天胤站在窗前,窗口破了个大洞,门口门被斩做两半摔在地上,墙上更是惨不忍睹,钢筋水泥都露了出来!

    胡广进夫妻傻了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家里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更想不通,这是怎么造成的。

    夏芍回身,一眼望见屋里的狼藉,心里也是咯噔一声!不是怕把胡家弄成这个样子不好交代,而是心里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房间里的狼藉惨状,可以说都是徐天胤造成的。亚当在刚才跟他交手的过程中,除了那张替身纸人,他根本就没用任何术法跟徐天胤对决!回想刚才两人交手的几招,亚当一直在躲,他甚至没跟徐天胤真正交手打过。

    “……”这又是为什么?

    这不解的念头只是在夏芍心里一转,她很快便看向胡广进夫妻,歉意道:“胡总,胡夫人,实在抱歉。刚才我们和亚当有些争执,他已经跳窗逃了。贵宅的损失,我会赔偿的。”

    “什、什么?”胡广进夫妻好半天没反应过来,他们压根就没在意赔偿的事,而是听见夏芍的前半段话就懵了,“亚当……他怎么了?”

    “嘉怡?嘉怡在哪儿?”胡夫人惊愣之下,赶紧回头望向女儿的房间。这间房间是给亚当安排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她怎可能听不见?没见她跑出来,胡夫人很奇怪,顿时便往女儿房间跑去。

    夏芍一听,内心一叹,知道是瞒不住了,便道:“胡夫人,嘉怡在这里。放心,她只是晕过去了,没事。”

    胡夫人一听,眼神又惊又急地跑回来,胡广进已经赶紧进了屋。夏芍把胡嘉怡从床边地上的角落里扶起来,胡广进夫妻一见到女儿也在这里,脸色刷白,“这、这是怎么回事?嘉怡?嘉怡!”

    胡夫人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夏芍赶忙在一旁安慰,“没事的,她只是晕过去了,我已经看过了。刚才虽然我们和亚当有些过节,但她被安排在这里,并没有受到……”

    夏芍说到这里,声音一停,脸色一沉!刚才,是亚当把胡嘉怡放在这里的。这个地方有床挡着,刚好是个死角。胡嘉怡在这里,双方打起了来,确实不容易被伤到。

    亚当把胡嘉怡放在这里,是他在保护她,还是无意之举?夏芍对亚当没有什么好感,她很想认为是后者。但他刚才在房间里跟徐天胤动手,没有用过巫术对决,似乎证明了他是前者……毕竟,亚当的修为不低,黑巫师一脉的未来当家人,他的巫术水准应该是很高的。在刚才双方交手的情况下,徐天胤一人的破坏力如此,加入亚当再以巫术出手的话,这房间会变成什么样?

    毫不客气地说,这房间房顶掀去一半,或者这幢别墅塌了都有可能。

    那么,他只躲,不动手,是不想让胡嘉怡受波及?

    如果这男人心思真这么深沉,演技真这么高,那么刚才他故意被自己打伤又是为了什么?

    夏芍不解,却回头往湖水里看去,眼下是大年初五,寒气未去,湖水冰冷,表层结了层冰。亚当在冰层下游着,已经来到别墅区下游的岸边。寒冬冰冷刺骨的湖水,厚实的冰面,普通人落入其中必死无疑,他却在水下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画了道魔法符一般的图画,冰面顿时被黑气腐蚀开,他手掌往冰面上一拍,冰便碎裂开来。

    亚当爬上岸边,咳了几口血水出来,顺着林子往公路的方向跑去。

    这时候,胡家房间里,胡广进夫妻抱着女儿,又是担忧又是不解,他们根本就弄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中午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这才刚吃完饭,睡个午觉的工夫就打起来了?

    亚当跳窗逃了?那下面可是湖水啊!上回女儿生日,她的朋友苗妍就是从阳台掉进了湖里,这回又有人落水。胡广进开始怀疑,自己家里引湖水进院子,是不是风水不好!回头得把这院子重新修整。

    这个时候,任何想法都是混乱的,胡广进只觉得头脑乱糟糟,他就是再弄不明白夏芍、徐天胤和亚当三人的过节,再怀疑是不是家中风水有问题,也还是更忧心女儿。

    “老胡,嘉怡她、她还没醒?我叫她、她怎么没反应呢?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快去!”这时候,胡夫人急道。胡广进呐呐点头,赶紧去掏手机,手都是抖的。

    夏芍没阻止两人,把胡嘉怡送医能让他们感觉安心的话,她是不会阻止的。夏芍只是蹲下身来,给胡嘉怡补充了些元气,起身道:“她晚上就能醒。”

    夏芍是风水大师,她这么说,胡广进夫妻自然是信,顿时心落下了一半。但是此刻看见女儿昏迷,他们依旧是担忧。

    救护车一会儿就来了,医务人员把胡嘉怡抬上车去,胡广进夫妻留佣人看家,两人都跟着去往医院。夏芍和徐天胤也跟着上了车,路上的时候,夏芍给艾达地产青市的总经理打了个电话,让他派人来看看胡家的别墅损伤情况,照市价双倍赔偿。

    一路上,救护车往医院开,夏芍的目光却总是望着一个方向——她在处理这些事的时候,一直没忘了监视亚当的动向。

    亚当拦了辆出租车,往市中心而去。在救护车到达医院的时候,亚当乘坐的出租车停在了青市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他全身湿透,脸色发白,嘴唇青紫,白色风衣前尚有血迹。这一身的狼狈,男人走路的步伐却依旧优雅,一进入酒店大厅,服务生和来往的宾客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他却微笑着冲众人一点头,收获惊艳无数。

    亚当与酒店大厅的服务人员说了几句话,便被恭敬地引上了楼去。

    青市靠海,市中心却离海边很远。酒店79层的海景套房里,可以远观市郊波澜壮阔的海岸线,将优美风景一览眼底。亚当停在一间海景套房门前,房间里,一名金发碧眼的妙龄女子正坐立不安地来回走动。

    女子听见敲门声便赶紧去开门,这一开门,脸色大变,“亚当?!噢,上帝!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她扶着亚当进来,把门关紧锁上,“上帝!你落水了?你受伤了?”女子的语气很不可思议,仿佛不敢相信,亚当这样的人会受伤。

    “任务失败。”亚当捂着胸口,一声咳嗽,低着头看不清面容,只道,“安琪拉,让我先去换身衣服再谈。”

    亚当转身去行李箱里拿了衣物出来,进了浴室。安琪拉立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脸色发白,眼神发直,似乎不敢相信,亚当居然说任务失败了。

    亚当去浴室的时间不长,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身干爽的衣物,金色长发也已经吹干,除了脸色有些发白看起来精神不济之外,他与平时优雅忧郁的气质并无两样。

    他坐去沙发里,桌上一杯热腾腾的红茶,亚当端过来,安琪拉便急忙坐下来问道:“亚当,你真的失败了吗?是他们打伤了你?你伤得严重吗?”

    亚当看向自己的妹妹,笑了笑,“受伤的滋味是不好受。不过,失败了,不是很好吗?”

    “可父亲把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安琪拉瞪大眼,不可思议亚当会这样说,“你失败了,家族的人会很失望。”

    “失望?”亚当抬起眸来,唇边竟带起抹嘲讽,“失望,他们能把我怎样?”

    安琪拉一咬唇,“亚当,他们不会把你怎样。你是父亲最重视的儿子,我们撒旦一派未来的主人。但是你失败了,我们的家族会陷入危险。”

    “你错了,安琪拉。我失败了,才能有一丝希望挽救家族。”亚当把红茶又放回桌上,看向自己满脸不解的妹妹,叹气,“父亲的指令是错误的。我对唐先生的弟子下杀手,只会让我们家族真的和玄门结下死仇,让我们真正的敌人有可乘之机,坐享利益。”

    安琪拉睁大眼睛,半晌才忽然站起来,捂住嘴,“你、你是故意的……”

    亚当面对自己的妹妹,笑容温柔了些,一摊手,“现在我失败了,你觉得父亲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父亲会吓坏的!我们不仅有玄门这个敌人,现在还面临拉斐尔一派的诬陷!父亲会以为我们腹背受敌,会急疯的!现在,老伯爵已经陷入疯狂了,竟然相信拉斐尔他们捏造的谎言,认为父亲在当年隐藏起了另一半的羊皮卷。现在,伯爵很有可能要了父亲的命!拉斐尔那些人,怕老伯爵沉迷我们一派的巫术,会把家主的位子传给我们,他们现在一定尽量削弱我们的!如果父亲被害,下一个就会是你,亚当!只有我们没有了当家人,他们才会有胜算!”

    “哦?有本事,就让他们来。”亚当笑容不改,湛蓝的眸却沉了下来,总是含着三分忧郁的眸此刻全是慑人的气度。

    安琪拉却没他这么从容不迫,她蓝色美丽的眼睛里全是担忧,“你在冒险!你受伤了!你怎么跟拉斐尔那些人周旋?”

    “所以,我的妹妹,你要为我保守这个秘密。这件事只需要让父亲知道就好了,他从来都优柔寡断,知道我失败了,他会考虑放弃对付玄门的。”

    “可是玄门会放弃找我们报仇吗?”

    亚当闻言沉默,随即淡淡笑了笑,“至少,不是我们主动对付玄门。毕竟,玄门要报当年的仇,我们和他们有共同的敌人。而且,我们毕竟亏欠别人的,总要表现出一些诚意。”

    安琪拉沉默,她还是觉得亚当在冒险。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从外头打开,夏芍走了进来,笑道:“想要表现诚意,亚当先生和安琪拉小姐恐怕需要再付出一些。跟我到香港走一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七章 正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七章 正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7。